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52446
  • 开博时间:2005-05-25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文分类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大力士与花仙子

   细雨朦朦的张家界市真是特别,人在街道上走,缆车在空中走,往天门山去的缆车在空中滑向雾里。把头仰得高高地去望它,云雾袅绕,且天门两个字让人浮想联翩,坐着缆车去天堂,呕啦啦......

走到大庸府城,一看要上这么多层阶梯才到里头的八戒青旅,头大。打电话过去说姐姐我走不动了,一分钟不到一帅哥由八戒飞奔下来,一手拎一重重的行李箱,又飞奔上去,看得我一楞一楞地。我说:“你力气真大!” 这位同志只是笑笑,发了一份他们的手绘地图过来。定好他们家山上的八戒,上山,向张家界国家森林公园出发。

雨下了一会就停了,沿着金鞭溪溯溪而上,空气清甜。一路听不同的导游讲山石典故。张家界的导游(绝大部份是土家族的)和拉萨的导游一样,很乐意有陌生的游客跟在身边听他们讲说,是不是少数民族就是比汉族的同志们要热诚呢?跑的地方越多,这感觉越强烈。乘百龙天梯时,心里这个激动啊!这电梯太酷了,运行速度每秒3米,被它快速带上山顶,如果有飘带,我就是天外飞仙了。如果电梯票能够便宜一些,比方说五元一次,那我一定会来来回回坐个十次八次过过瘾。山路很好走,爬完黄山再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41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武汉的绿眼睛

   在武汉闷热的街头,小巧玲珑的小奇款款穿过人群看见小美女和我,惊讶得半天没合上嘴。白白嫩嫩的她一身凉爽的短衣短裤,短发细致地梳在耳后,而我们俩个风尘仆仆,脚蹬密实的登山鞋,刚从山里打老虎出来似地,还各自拖着一个行李箱。更可怜的是,我的行李箱侧面在长途巴士上被哪位大姐的杨梅筐给染红了一大片,似乎行李箱里头装了一只新鲜虎腿。

 “哎,你们,你们俩个疯子......”她急忙带我们回家,估计是想把我们扔进洗衣机里好好洗一洗。小奇的家是田园风光的风格,摆放了许多东南亚国家的特色小饰品。给我们睡的房间里是一个深棕色古色古香的床罩,小奇说是上回在泥泊尔买的。这种颜色很容易让人想念自己的睡房。铺得这么齐整,真想跳上去蹦几下,给她弄乱点,更象家,呵。窗外头是长江和跨江大桥,这下好了,省得跑去看鼎鼎有名的武汉长江大桥了。如果能再望到黄鹤楼和东湖就好了,一并省了跑路。 “喂喂你这件衣服是不是上回在泥泊尔的那件?”小奇指着我刚换上的衣服问。我说:“是啊是啊,来见故友,就穿故衣。”其实是只有这件T shirt前面和后面都开口比较低,有利于风穿过,凉快一点。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3 | 浏览:39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孟特芳丹的回忆

----- 理坑小记



  理坑在婺源的东北,与皖南隔着一座小山,婺源本身也与黄山是邻居。看到过太多关于婺源油菜花的美丽相片,真希望油菜花会为远道而来的人们不分季节地开一场。在这样灿烂的阳光下,山脚下的村庄如一幅恬静的田园画。但是很纳闷为何婺源旅游的套票里都不包含理坑呢?如果这样,理坑应是会如当地人所说,游人少而保存原有气息更好吧?于是决定租车去理坑。车在山里穿来穿去,风混和着阳光扑打着脸颊,偶尔山上的涧水直坠而下打在车顶哗啦啦响一阵,伸出手去接,溅个满脸的冰冰凉。

  到了理坑进村,一位老伯一直跟着我们讲解,尽管入村时我们说了不需要导游(导游费也只是二十元),因为关于理坑的人文历史,网上都有详细的资料。但他和谒可亲的态度让我们不忍拒绝,他生动的解说又让我们越听越着迷。这位六十多岁的老人家姓余,本地有名的官宦大家后代,曾是位导演和编剧,十年动乱前回到故土,接下来的十年不必细说了,退休前是教师。一位这个年纪的长辈给我们做导游,这让我心里非常地不安,但又不能表现出来,只有跟上他的脚步认真
分类:未分类 | 评论:5 | 浏览:56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有星的月夜

 不得不说,在雨中登山是一大考验。背着重重的行囊,没有登山杖,没有马,在黄山的石阶上一步一步地向上挪,对我等业余登山者而言痛苦肯定是多过快乐的。初见黄山的兴奋很快被负重的疲惫压倒,如果有选择,倒是宁愿回到山脚下的住处,但往回走也是那么远。这就是没有选择的好处,你只能向前。雨衣竟被雨水给冲涮破了,在风里飞来飞去,额前的头发丝也跟着飞来飞去,手里抓住在路边捡的当拐杖的泥泞树枝---我和同行的小美女互望着,暴笑,洪帮主恐怕要来领我们归队了。就在此时,小美女一个不小心脚底一滑,一屁股坐石阶上,我情急之下,脱口而出的竟是大声责怪她走路不小心,一边赶紧把她的背包拎起来,可别压着背或腰了。她缓过一口气来第一件事就是对我一声大吼:别吵!不知这种沟通方式是否也是亚洲人特有的特色来的,唉。路边一帅哥飞也似地跑过来帮她把鞋套脱了,然后又帮我把鞋套脱了,反复叮嘱我们小心地滑不要穿鞋套。然后坚持要帮我背行囊。在争夺背包之时,他的夫人说让我拿吧于是一把抢过我背包里的袋袋就往前走,那个快。怎么办怎么办,本来我老人家就已经阿弥佗佛走不动了,这下还得卯足力气去追她。姐姐,你老公是学习雷锋做好事发扬中华民族光荣传统我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88 | 收藏 | 查看全文>>

饿饿的爱

   眼前的这一盘鱼,一条大草鱼,很浓的酱汁色,象刚洗完泥浆浴就被猎手逮住。猎手一口咬下去,果然滑溜鲜嫩。这就是鼎鼎有名的西湖醋鱼也。上回到杭州时吃过一回西湖醋鱼,但大厨为照顾我们那队吃辣人马,特意在鱼里放了辣,变成一道酸辣菜,虽说被我们吃了个底朝天,但当地人说那实在不算是西湖醋鱼,心下不免有些遗憾,这回一定要吃个正宗的。
 西湖醋鱼,顾名思义,一听这名字就知道这是属于西湖的菜。杭州自古多才子,游船品鱼作诗,何等雅兴。我大力向老妈推荐这道名菜,叽哩呱啦地把它的典故啊做法啊全倒出来,好象整个酒楼就我一个人了解它似的。妈平时很怕别人罗嗦的,这回竟听我瞎扯个老半天,要不是已饿得前胸贴后背,我几乎要把民间故事里周邦彦和李师师的故事八给她听。杭州确是个容易让人诗兴大发的地方,在古典文学里,它永远是那么地美丽动人,在现代生活里,只要手上有一元钱的人,都无时不刻地在欣赏它。对,一元钱!我立刻打开包包掏出一元纸币给妈看,瞧瞧,钱上面都有它呢!看这三潭里的水,水里不就是鱼嘛。爱钱钱,爱西湖。
 鱼肉很嫩。吃着吃着,想起以前一位同事,北方人在深圳,每天晚上一定要泡碗方便面才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9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寻牙序

据闻苏州博物馆是贝律铭的收山之作,并被他本人称作“小女儿”。华人的传统是儿子传宗接代的吧,他把它称为女儿,看来是真的不想再出新作了。虽然我对建筑的知识为零,但没吃过猪肉,却是看了一回猪跑--- 这次世博园给我上了一堂猛课,多少明白了一点点,原来建筑可以这么艺术,既是这样,到了苏州就一定要去看一下老贝的小女儿了。

进了博物馆大门,第一感觉就是,这个女儿是中日混血的吧。虽然我没去过日本,但从电视电影里看到的,日本的许多房子都是这种娟秀的感觉,它又带点苏州古城小桥流水的绰约。再看久点,又象是一盒积木,在水面上可以任你堆成不同的几何物。这似乎又带上西方的特色。这是一位在日本和欧美留学归来的少女。据闻贝律铭一直称他于1982年设计完成的北京香山饭店是一个完全的失败,他对纽约时报痛扁它,说完全看不到中国的希望,年轻人不干活,拖延工期云云。但在2002年他仍满心欢喜地回到家乡设计建造苏州博物馆并亲昵地称它为自己的小女儿。这是不是有点象母亲嫌自己的孩子不成器,恨不能将之捏个粉碎重塑成自己想要的样子,但只要一听到孩子需要她,就又屁颠屁颠去为之赴汤蹈火呢。有些东西,即使恨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5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南京,南京

   到达南京是晚上,一场大雨正痛痛快快地下着,慌忙上了的士,司机是个鼻梁高高的头发半金半黑男孩子。我说去夫子庙。他叽哩咕噜说什么我听不懂,第一次听南京话,云里雾里。倒是坐前排的老妈和他用半普通话半老家话聊起来。两个都说着自己的老家话,怎么就互相能沟通了?不过也没什么,以前我那小狗和我也是各说各的家乡话,都能互相沟通。

 雨打车窗,刮雨器发出惊人的哐啷声,我说:“师傅你这雨刮也太有个性了吧。”他说:“我这车快到期要换了,一个朋友就说反正要换了,不如把里头好东西给他,于是把那雨刮换成现在这个,没办法。” 他说完打了一个哈欠。我说:“那听着不觉得声音大了点吗?”他说:“快别说你们,这几天我开车,跑一天下来,听到心里都快烦死了。主要是那个人太卑鄙了!”又一个哈欠。我说:“你开夜班车呢白天泡网吧了吧?”他笑几声:“上网上一天了。” 妈妈笑起来。我说你们这些九零后的孩子都这么爱泡网啊?他又嘿嘿笑几声。他问我们来这儿做什么,妈妈说旅游,他大声地说:“这里有什么好玩的,不就是一个城市吗。” 我们又笑。大雨里他帮我们把行李拎下来放好,淋了一身雨跑回车里,向我们挥挥手,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45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世博呜呼排队记

在各媒体中看到的世博是那么地美,翻翻相册看那一栋栋的楼也确实很美,看来时间是魔术师这仍是个颠扑不破的真理,离开世博园的日子越久,世博园越显得漂亮起来, 话说这种后知后觉的美感是在世博园区开阔的场地排了三天队而培养出来的。

为了拿到中国馆的预约票,早上6点就到达园区6号门外排队等候,注意,是门外,门外是木有任何人维持任何秩序滴。在那一小片空地上密密麻麻挤满了人,许多是早上三四点就到了。人多热闹好消遣时间,吃早餐的,大声聊天的,一派热火朝天之势。我由于睡得晚起太早,站着站着胸口就有点闷了,于是决定闭目养回儿神。这时近7点了,据说7点会开第一道门,人群时不时唰地朝前推一下,又回到原状,队伍时不时唰地一下被挤变形了,又回到原状。这种高度的排队技巧,不知是不是国人的独门秘籍。凌空时不时炸起一小锅油花,某条队伍里有人想插队未遂被人训。突然来了场大的,骂声挺宏亮的那种,睁开眼望去,哟嗬,打起来了。扭打的那两人旁边站一高大个金发碧眼,望着他们哈哈哈地大笑。站在门内的工作人员大叫不要吵不要挤,估计此时他们也无法挤出门来指导大伙了。眼见着队伍之间的栏杆就要被挤倒在地,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8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听你唱

还有几天就到尼泊尔了,不知为何突然不想走了,也许心的一小角已被切下来放在这儿了.
在街上走着走着,总是突然就会听见身前或身后传来的一阵漂亮的和音,据说泥泊尔的人也是这样,走着走着,想唱就唱.为什么,他们走着走着就会放声歌唱.而我的心,就这样被切下来一小块.
拉萨,也许以后不会再来了.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12 | 收藏 | 查看全文>>

香港地铁惊魂记

 前天也就是8月1日是个难忘的日子, 首先它是我党建军日, 是个军民同庆的好日子, 其次是我在香港地铁惊魂一刻游的日子.

 这天是星期六,和朋友们在香港逛了大半天, 个个都满载将归, 回程我们不同路, 于是我一个人从尖沙嘴坐地铁去太子.地铁上那个人多得, 就象菜田里丰收的水稻小麦一样,密密麻麻一片,但却比较安静,听耳机的,闭目养神的,目光游离的,貌似就等谁的手挥着镰刀唰唰唰来收割了.我刚从大街上进到地铁里, 皮肤上还满是太阳热辣辣的滚烫的吻,忽然被地铁里超强悍的冷气一吹,立马想头一歪靠在哪位同志的肩上睡了.好在一会功夫就到太子站,随着人流涌出地铁,觉得说不出的轻松......不对,怎么可能......天哪!等我扭头看时,地铁已呼啸着带着我的背包无影无踪了.

 天, 我所有的证件! 天, 我全天的采购!

 汗很及时地从额头喷出来, 我咚咚咚跑到地铁人工售票处告诉工作人员丢包了, 快快帮忙. 对方是位中年女士,一听到证件全没了, 非常同情地看着我:"不要着急,我们立刻帮你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9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日食

据说是五百年一遇的日食今日上映, 一上班就看到一群同事小女孩们欢呼雀跃地准备看太阳的工具.
她们递给我片胶片,围在窗前叽叽喳喳. 放眼望去,赤橙黄绿青蓝紫,这群小女生,没有啥颜色不敢穿的,象一窝早起的鸟儿发现了虫子一般开心.
太阳渐渐被咬了一小口,在胶片里是红色的,真好看.
上一次看日食是小时候, 老师让我们到操场上看,全校同学叽叽喳喳乐翻了天.
网上看到一些地方,那几分钟天都黑了,瞬变天地.
台风刚走,日食又来,自然细微的恒远,拂过人类短暂的气息.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47 | 收藏 | 查看全文>>

莫拉非

台风又要来了. 这个海滨城市, 有一位美丽而任性的情人, 他们的每一次约会, 都是如此强烈地排他, 浓郁的戏剧色彩总是令我忍不住设想结尾的悲剧性.
坐在地板上, 看玻璃门外横飞的雨. 或明或暗的午夜, 台风来了.纳兰若见, 梦可会到谢桥.

“谁翻乐府凄凉曲?
 风也萧萧,
 雨也萧萧,
 瘦尽灯花又一宵。
 不知何事萦怀抱,
 醒也无聊,
 醉也无聊,
 梦也何曾到谢桥。”

辟若此横扫黑夜的风,又会持续多久,纳兰若见,会怨故人心易变吗?谯鼓已三更,人生如初见.
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0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2页/28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