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269500
  • 开博时间:2008-03-04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美国政党

关于《美国政党与选举政治》

潘小松


  “如果对美国的国内政治不甚了了,那么对它的对外关系,包括美国对中国的战略意图和政策,理解也就有限了。”这是王缉思先生在张立平著《美国政党与选举政治》序中的话,我借用来表达向读者推荐这本书的意思。立平博士读研究生时是何兆武先生的高足,仅凭这一条我大抵能测量她的学术底子;兆武先生是我敬仰的学者,我读立平的专著,乃师的影子仿佛可见。比我年龄小而有志于学的同道的著述,无论怎样可以商榷,其心力勤勉总是能让我不等闲视,他们是未来中国学术的希望。何况一个学人积十年之功于一个专门的领域,其心得自是专家的心得,非泛泛之言。不专门研究美国政治如笔者,选择阅读的也是这种下苦功夫写的书。何况“本书是国内学者专门研究当代美国政党政治的第一部学术著作”。

  立平博士认为我国学者对美国政党的特点研究不够,对民主党和共和党两党的分歧认识不够,较少触及两党的意识形态区别,心理认同区别。因此她在《美国政党与选举政治》中设专章比较分析美国两党的历史和现实,阐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99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张德彝


从张德彝说开去

潘小松



回过头来看,钟叔河先生20年前编辑“走向世界丛书”的眼光不能不叫人钦佩。他为各文本写的25篇“叙论”我是到岳麓书社今天冠以《从东方到西方》之名结集(2002年8月版,定价38元)才认真读了一遍。换句话说,书读到40岁,才知道这样的书的价值。本文的宗旨并不是评论钟先生的书,只是从他发掘汇集的史料里找一个长久以来就想做的题目的引子:中国之有英汉、汉英词典(字典、辞典)到底有多久了?
根据1918年4月初版李玉汶等编《汉英新辞典》李自己“民国三年”于北洋大学校的“序”:“汉英字典之作,始于英人马利生MORRISON。著作七载。以一八二二年告竣。售稿于东印度公司。……民国元年,有张君在《新汉英辞典》出……我国人所著汉英字典,以兹为滥觞。”根据钟先生的考证,中国第一所外语学校“同文馆”建于1862年,第一批学生里有个“最早的英文学生”张德彝,他早于上述辞典就编译“汉英字汇”了,并于1895年之前写过《英文话规》。舍下藏的一书柜汉英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41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天使面前不容理性的魔鬼

天使面前不容理性的魔鬼

潘小松


目前市面上有两本研究非营利部门的好书,一本是资中筠教授写的《散财之道——美国现代公益基金会述评》,另一本是范丽珠教授主编的《全球化下的社会变迁与非政府组织(NGO)》。
非营利部门研究是“公民社会”研究的重要组成部分,旨在考察“市场和政府”之外的第三部门在社会生活中所起的作用。非营利部门在世界各国有不同的称谓,比如“非营利组织”、“第三部门”、“独立部门”、“慈善组织”、“志愿者组织”、“公民社会组织”、“民间组织”以及“免税组织”等。
美国非营利部门起源于自治的传统。1620年颁布的《五月花号公约》就明确写着最早抵达新大陆的人“自愿结为一民众自治团体”。美国非营利部门日后的发达是美国特有的文化和历史的产物。美国强烈的个人主义文化价值观使美国人天生对集权反感,在政治和经济领域都如此。美国人不太愿意依赖政府来解决社会问题,情愿通过志愿活动来解决困难。美国人一开始就关注宗教自由,警惕政府干涉宗教信仰,这就为私人参与公益活动提供了空间。“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983 | 收藏 | 查看全文>>

社区基金会在美国

社区基金会在美国社会中的作用

潘小松



概述



社区基金会(community foundations)在美国被定义为公众支持的公益慈善机构。这种基金会由能代表社区公众利益并熟悉社区情况的公民组成的董事会管理。社区基金会管理的基金来源于不同渠道的捐赠,其中有个人捐赠的,也有其它机构和公司捐赠的。美国的社区基金会服务的对象有三个:第一,捐赠人;第二,非营利部门;第三,社区。有些社区基金会也许只为其中的一个对象服务,因此社区基金会在美国的情况是复杂多样的。但是,美国社区基金会的结构和社会作用大抵一致。社区基金会是当今美国慈善事业里发展较快的领域。社区基金会的存在使美国许多热心公益慈善事业的捐赠人得以建立永久性的慈善基金为改良社区建设社区服务。全美目前有600多个社区基金会,遍布各州及主要城市,资产总额约230亿美圆。2001年,美国社区基金会捐助教育、卫生、环境、艺术和社区救助方面的数额达到26亿美圆。[1]美国社区基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05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旧籍新编


潘小松:從舊籍到新編

——關於中西文化交流的幾本書

這篇文章的思路有些亂,原因是好幾個題目在腦子裏打轉,到手閱讀的書也有些雜。不過,這篇文章涉及的書(舊的新的都有)的資訊足夠吸引讀者,所以還是一路寫下來了。我有一種福氣,這福氣只有跟書有緣的人才會有:想讀什麼書的時候,同類的書總會紛至遝來,好像我發了邀請似的。因為自己莫名其妙地蒐羅了一個標準書櫃的舊英漢漢英詞典,閒來每位編者的前言,中西交流這個話題至少在語言文字這個層面出現了。朋友知道我雅喜集舊字典,問起雙語詞典的起源。有據可案的只有1918年商務印書館出版的《漢英新辭典》。編者李玉汶“于北洋大學校”寫的序開頭就說:“漢英字典之作,始於英人馬利生MORRISON。著作七載,以1822年告竣。售稿于東印度公司。得六萬元之報酬。同時坊間所出漢英字典,亦有五六種,然皆魯魚亥豕(用現在的話說就是校對錯誤多),今且湮沒無聞。”李文還傳遞了一個資訊:“民國元年,有張君在新漢英辭典出,內容簡明……我國人所著漢英字典,以茲為濫觴。”舍下藏有“光緒壬寅三次重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582 | 收藏 | 查看全文>>

自由

[人生哲理]精神的自由和肉体的自由
2007-04-21 16:46:34









  人生哲理
  潘小松

  普鲁斯特虽然身体不好,生活的物质条件却极好。假如他也要为五斗米折腰,大概也就写不出《追忆》,甚至肉体的短暂存活都成问题。所以说,精神自由还是要以肉身的一定自由为条件。

  人大概只有躺在病榻上的时候,精神自由才能充分实现。因为,这个时候,精神和肉体都摆脱了各种欲求,精神活动处于自然伸张状态,较少理性的雕琢。英国诗人华兹华斯说:诗是激情的自发流露。同样,自由的精神活动也是随意识流自然产生的。无针对性的意识流往往产生于较少外界刺激的环境,躺卧时的思维因此成为自由精神活动的表现。
  20世纪最伟大的意识流派文学作品《追忆逝水年华》就是在病榻上写就的。虽然我们对普鲁斯特不健康的生活环境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249 | 收藏 | 查看全文>>

王世襄

耽读王世襄
2008-01-11 作者:潘小松

 ■潘小松

 我读王世襄的著作是受了李经国先生编的《奇人王世襄》(三联书店2007年4月版)的蛊惑,单是封面老先生抱着圆香几的照片就足以勾魂了。黄裳先生说,王世襄的《秋虫六忆》端的是最好的散文。我信黄先生的话,因为他多少比董桥更解得京味儿,而不懂得京味儿你是把不到王世襄的脉的。捉獾架鹰、逮蛐蛐蝈蝈、种葫芦喂鸽子,没有北方这座城市的俗文化背景,也造就不了今天的王世襄。我想过,假如没有四合院的概念,我不会对王世襄和陈梦家们搜罗的明式家具产生兴趣,尽管这些家具的产地可能是苏州广州。芳嘉园和钱粮胡同里的房屋比拙政园等更让我感觉王世襄的家具亲切可爱。所以,我情愿听京郊焦庄户的农人笑话我买的葫芦是冤大头,也不愿读董桥对王世襄《说葫芦》的评论。在董桥笔下,葫芦只是个古董一样的玩意儿,离王世襄的葫芦境远了去了。我自己是到了城南旧货市场附近的鸽市转了转,跟卖鸽子的人聊了一阵才找到读王世襄《北京鸽哨》(辽宁教育出版社2004年版)的感觉的。没有这种切身的体验,鸽哨之类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052 | 收藏 | 查看全文>>

豆瓣书话

豆瓣书话
潘小松


很久没有去万圣书园了。到了门口未进,发现隔壁的店铺招牌旁有醒目的“豆瓣书屋”字样。很久没有这么痛快地买新书了,可见我们不是懒读书,而是买不起书读。要是目前新书的价格都这样四折一下,或许我的读书体会能多到让读者满意也未可知。因为这里所读的书都是在“豆瓣”廉价买的,故用此标题。近年的读书于我实在是连豆瓣的味道都难品出,用这样的标题倒怕辱没了豆瓣的“门楣”。在一锅酱里能吃出豆瓣的味道,也算是书没有白读,文章没有枉写了。知堂老人说:“茶饭一年年地吃多了,年纪不能没有长进而思想也就有点儿变化,新的变老,老的变朽,这大约是一定的情形,然而又听说臭腐也会化为神奇。”我是在读知堂为废名写的《莫须有先生传》作的序时,才体会到他的“忧愤的颓放”的。文学作品与作家的气质的关系也是近年为理论家忽略的问题。在我这里,“忧愤的颓放”之类实在属于血气的范畴。这大概是读者仍然耽读知堂的原因之一。文并非“如其人”,知堂是个例证。在为废名的小说《竹林的故事》写序时,知堂又说:“文学不是实录,乃是一个梦:梦并不是醒生活的复写,然而离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01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孤岛客的文章

《书梦依旧》
发表时间:2006年09月14日 星期四 1:14 下午,作者:黄集伟

潘小松著

直到自己的文字真正变成书前,我都还能勉强自信,可书出来后,心里就有点乱:由自卑与自尊自信与自谦自贱与自大混合而成的怪东西堵在心里,进退失据方寸大乱,不道用一种怎样的口吻、相对真实、自然地让朋友们分享一个三流作者勤奋努力后的小成果……在如此心境中,读到潘小松自己给自己新书写的一个小文字:

“在诸事懒做的炎热里,只有远处的书铺还可以去去暑。假如一个随便的帖子,你能在暑热中坐了公共汽车去鲁迅博物馆的书店,就为买一本《旧墨二记》的毛边书,梦里有书也就非你莫属了。

“假如你对这样的故事感兴趣,我就不客气地推荐你读八月由三联书店出版的我的随笔集子《书梦依旧》……我对偶尔闲了读读我的集子的朋友建议,随便翻翻就可以了。

“人生如果没有职业的逼迫,这样的读书方法我认为很可取。一个人穷其一生是连自己珍藏的那些书也读不完的,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003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说老商务

潘小松

我有搜罗旧外文书的兴趣,因此产生些好奇;比如这些书是怎样流到中国来的?是传教士还是留学生?搜罗的范围广了,也就兼及海通以来国内出版的外文书籍。久而久之发现,这些书大抵是“商务印书馆”出版的。我从前读近代文学史料,碰到过《莎氏乐府本事》和《海外轩渠路》之类的书名,以为这些都有完整的译本;等我搜罗全了二十来本商务印书馆二十世纪二十年代出版的“英文注释读物”才发现,这些书原来只有中文书名,并没有完整的译本。我一开始注意搜罗的“商务”出版物仅限于此,囿于狭隘的文学偏好。曾经在哪本杂志上读到香港某翁喜欢搜集各种字典,号“五百本富翁”。当时并没作何想。回过头来一思量,我的老字典收藏超过五百本,发端竟是在这里。因缘际会,以很低廉的价格得到“商务印书馆”草创时期的《华英字典》,由此不可收拾,搜罗了数十种商务出版的各种英汉汉英辞典。从此对老商务印书馆出版的书刮目相看、情有独钟了。日子一天一天过去了,居然成绩不小。林琴南翻译的《吟边燕语》(收入商务光绪年间出版的“说部丛刊”)我以前只在文献类的书籍里见过,居然让我以一本新书的价格买到了。价格较昂的有《马哥勃罗游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85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4页/135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