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268204
  • 开博时间:2008-03-04
  • 博客排名:第6365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书国漫游

  《书国漫游》
  ——百花文艺出版社2011年5月版
  
  目录
  
  序
  
  第一辑
  
  书国漫游
  长夏旧书
  荷花市场
  旧书缘
  关于藏书
  圆明园访书记
  但丁汉译百年
  群书经眼
  随想
  病房谈书
  两本《简•爱》
  献县访拉丁文
  波士顿记忆
  水孩子
  追寻逝去的时光
  果戈理
  关于迁徙
  董乐山先生
  我与书
  约翰•饮水的《文学史纲》
  最早在中文里使用标点符号的人
  
  
  
  第二辑
  
  小妇人
  巴尔芬奇神话
  《荷马全集》小记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164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广学会与李提摩太

  暗 室之孤灯,迷 津 之片筏
  
  
  
  潘小松
  
  刊《中国收藏》2011年5月号
  
  
  
  广学会的出版物 不易得。方家如《民国出版标记》的作者张泽贤先生也望广学会而兴叹。
  
  这是本文聚焦《泰西新史揽要》的原因,《揽要》恰是广学会的出版物。
  
  广学会出版的《揽要》难得,它的母本也不是去趟图书馆就有的,而我竟在地摊上得了。
  
  英文原著书名是《十九世纪史》(The 19th Century A History),因此被收入“十九世纪文库”(The 19th Century Library).扉页未着出版年份,只言“第十四版”。看样子,这本学者们看不大上的“三流”史书一百年前在英语世界就很流行,否则不会“修订增补”(Revised and Continiued)。
  
  在中国,梁启超称《泰西新史揽要》为“西史中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05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小同文馆藏晚清民国双语词典文献

  
  
  小同文馆藏双语词典简目(未刊稿)
  (潘小松辑《晚清民国双语词典文献录》附录一)
  
  
  1.袖珍英华双解字典
  编辑者:杨锦森、关应麟、张莘农
  发行者:中华书局
  民国六年一月印刷发行
  民国廿四年八月十八版
  又民国三十年二月廿二版
  发行者:中华书局有限公司(代表人路锡三)
  印刷者:上海澳门路美商永宁有限公司
  总发行处:昆明中华书局发行所
  
  2.袖珍英华字典
  编纂者:吴治俭、胡诒毂、
  增订者:马国骥、徐铣
  发行兼印刷者:商务印书馆
  乙巳年四月初版
  中华民国十五年十二月第二十六版
  中华民国廿二年十二月国难后第一版
  中华民国廿三年十二月国难后第二版
  
  3.袖珍英华成语辞典
  全称:增广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862 | 收藏 | 查看全文>>

藏-拉-法

   1899年香港印《藏文拉丁文法文词典》
  
  刊《中国社会科学院院报》2011年3月10日副刊“后海”
  
  
  
   潘小松
  
  
  
  1998年到2004年,我住在北京潘家园旧货市场附近。周六、日假如没有旁的事情,总是去那里的书廊淘旧书。那几年潘家园是淘书人的乐土,每次去少有空手而返的。
  
  不知在哪本杂志或者哪份报纸上读到有一个香港人收藏老字典,他号称“500富翁”,意思是藏有老字典500本。这是我留心老字典的由来。十来年白驹过隙,我自己也可以号称字典富翁了。突然发现有些不经意买来的东西竟是很珍贵的文献,比如我下面要展示的《藏文-拉丁文-法文词典》(DICTIONNAIRE THIBETAIN-LATIN-FRANCAIS )。这是天主教驻藏传教士们编纂的词典,1899年由巴黎外方传教会设在香港的拿撒肋会所(1883-1953)印刷的。词典正文前有一篇编纂者用法文写的“序言”,读者藉此可以了解成书过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66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奥威尔

  奥威尔致亨利·米勒的信札
  作者:潘小松 日期:2011-1-19 16:42:00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我买Harvill Secker版的《奥威尔:书信构成的传记》(2010年版)是因为这本厚达542页的书的封面设计比较素雅美观,中间奥威尔的头像也比较有个性。还有,护封的简介说,书里面收有奥威尔给亨利·米勒的信。1990年我在波士顿,一部纪念米勒百年诞辰的电影《亨利与琼》着实给我留下了印象。不曾想,数年后,我有机会翻译他的随笔集子《宇宙哲学的眼光》。奥威尔的作品不属于我青年时期的文学审美趣味,所以当年董乐山先生翻译《1984》,我并不热衷追读。人过中年以后,很难抵挡奥威尔这类作家的诱惑,只能感叹少年时读书选择上的轻薄。
  
    1947年,奥威尔在给作家型的文学评论家Richard Usborne的一封信中详述了自己的经历。这封信本身就是小说的素材:
  
    我生于1903年,靠奖学金在伊顿公学就读。我父亲是英属印度殖民地公务员,我母亲也是盎格鲁-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74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满俄

  满俄大辞典
  
  (刊《中国收藏》2011年1月)
  
  
  
   潘小松
  
  
  
   一
  
  
  
  多年前在潘家园偶得一本《满俄大辞典》,束之高阁许久。近读阎国栋先生著《俄国汉学史》(人民出版社2006年12月),才知道它是很了不起的双语辞典。编纂者中文名字叫杂哈劳(1814-1885),《伊犁塔尔巴哈台通商章程》签订过程中的谈判翻译,俄驻华第一个领事(伊犁)。中俄《勘分西北界约记》签订过程中任俄“全权会勘地界大臣”,擢我西部40多万平方公里国土。清(同治朝)《筹办夷务奏折》里上折的人骂他奸诈。
  
  杂哈劳1840年随第12届俄国东正教传教团来北京,一住就是10年。他的身份是学员,有充分的机会研究满汉语。《满俄大辞典》1875年出版,号称积二十年之功,当不为虚词。1972年苏联满学界仍然觉得杂哈劳的辞典和满语语法著作是“不可替代的参考书”。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76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房山印象

  
  
   房山印象
  
  
  
  
  
   潘小松
  
  全球通杂志2010年10月
  
  
  
  一个在北京逗留十天左右的游客尤其是初来的人,大概不会去西南郊的房山,除非他(她)对周口店的北京猿人遗址有特殊的兴趣。
  
  一个长住北京的人夏天会去十渡消暑并欣赏那里的风景,接着可能前往更远的野三坡。然而,即便他(她)跟着917公交车一站一站地行进,也未必会注意房山地名的富有诗意和典故:比如小紫草坞、顾册、纸房……
  
  有《红楼梦》考据癖好的人是不会放过尤家坟和金陵这样的名字的,尽管人家明确告诉你这里的金陵是金代皇帝的陵园。
  
  跟金陵同在三盆山的是十字寺,十三世纪畏兀儿(一说汪古部突厥)人拉班·扫马修行七年的地方。遗址只有残碑和柱础,还有一棵五人抱粗的银杏树。有年龄与我相仿的一位东北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825 | 收藏 | 查看全文>>

献县访拉丁文

  本文刊中国收藏杂志2010.6





潘小松



1856年的直隶河间府想是不通自来水和电的。不管是从天津还是从北京往献县赶,都免不了驴车骡车马车的颠簸劳顿。从上海徐家汇赶来的法国神父朗怀仁初到时不知作何感想,他是来当天主教宗座直隶东南代牧区的第一任主教的。20年后,张家庄这座天主教华北总堂已经拥地600亩,建有印刷所、慈幼院、医院和学校。最盛的时候,12里远的云台山教会所属菜园子供千人食用蔬果。今年年初四是个有风的日子。我和内子从目前属于沧州的献县东关打车去云台山看了看。印象比较深的是当年主教和司铎们夏天避静的小院落里的小教堂,还有就是废墟一堆的传教士们的墓碑。新立的纪念碑上说,这里埋葬着5位主教和一百多位司铎,有法国人、比利时人、匈牙利人……。顾赛芬和戴遂良应该就长眠于此,我想。

19世纪下半叶,法国汉学的两个中心一个在巴黎,另一个就在河间府献县张庄天主教总堂内。这里的中西文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1656 | 收藏 | 查看全文>>

马可波罗

   马可·波罗游记

 ——一个英文本子和一个中文本子

中国收藏杂志2010年8月刊



 潘小松



 一



史学家和文学家讲马可·波罗的故事,总是喜欢这样开头:在阔别了26年之后,马可和父亲、叔叔回到威尼斯的家。

他们的家早就被亲戚们占用了。人们都以为波罗兄弟、波罗父子早就死在异地埋骨他乡了。

“一定是跟尼古罗和马菲奥认识的人,来诈我们房产的。以为我们不知道!”

反复盘诘后,衣杉褴褛的波罗三人还是被让进了家门,尽管疑云仍然笼罩。是啊,戈壁的沙漠改变了他们的模样,异国的口音叫人难以分辨真假。波罗们于是决定:明日把亲友们召唤来,摆一桌盛宴。

次日的筵席让威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89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水孩子 第一章

水孩子

( 英国 ) 查尔斯•金斯利 著

潘小松 译

(译者为此书诚征出版社,有48张精美插图可供选择)




第一章

扫烟囱的小可怜


从前有一个扫烟囱的小可怜,他的名字叫汤姆。汤姆住在北方一个了不得的镇子里,那里有的是烟囱要扫,有的是钱让汤姆去挣,让他的主人去花。他不会写字也不认得字儿,也不想读书写字。他也从不洗澡,因为他住的院子里根本没有水。也从没有人教汤姆做祈祷。他从没听说过上帝或基督什么的,除了嘟囔几个你从没听说过的词儿,那几个词儿他要是从不知道倒是更好。汤姆有一半儿时间在苦,有一半儿时间在笑。被迫怕黑黢黢的烟囱管子时他就哭,可怜的膝盖和胳膊肘都蹭黑了,每天烟灰都要糅进眼睛。主人打他时他也哭,主人每天都要打他。吃不饱的时候汤姆也哭,每天他也吃不饱。另一半日子在笑的时候,是汤姆和小伙伴儿们玩耍的时候。他和别的小
分类:未分类 | 评论:3 | 浏览:431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4页/136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