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7953464
  • 开博时间:2008-02-28
  • 博客排名:第119位
日志存档
博客门铃
博文

中纪委应介入调查“区伯嫖娼”

长期固执地坚持以一己之力监督、揭发“公车私用”的广州区伯在湖南长沙“嫖娼”被抓,引起广大民众关注。当舆论的焦点集中在区伯到底是“嫖娼”还是“被嫖”,关注他的“私德”与“清白”时,我这位最近被指认为“保党派”的“卧底”却焦急万分——说实话,我并不关心这位六十岁的单身老头是嫖还是被嫖,我甚至不认为一位单身老头把持不住了去嫖一下就如何“私德”有问题了,当然,更不会影响我对他长期监督“公车私用”的敬佩,总之,区伯的“私德”与“清白”也与我关系不那么大——

 

 

 

但想“保卫政权”的老杨头却非常关心我们政府的“公德”,以及公安政法系统的“清白”!我想知道当地政府与公安政法系统到底在“区伯嫖娼”中扮演了什么角色,他们的公德是否出了问题,是否顶风作案、滥用权力?是否故意给当今全力打贪与限制权力的北京当局抹黑?因此,“保卫政权派”的老羊头呼吁中纪委立即介入此案,不是为了还区伯“清白”,而是必须当地政府与公安政法系统一个清白,也给民众一个交代!

 

 

分类:时评 | 评论:6 | 浏览:1100 | 收藏 | 查看全文>>

谁在抵制反腐?谁在支持改革?

——美国学者划分中国支持和反对改革的群体

 

 

 

一著名美国中国问题专家日前在悉尼指出,中国对习近平这届政府反腐、改革持支持态度的有三类人:广大民众、中产阶级与中下级军官;持相反立场的他也归纳出三种人:党政干部与利益集团(包括大富大贵)、高级军官、知识分子。

 

 

 

这种分法显然过于简单了,不科学,甚至有失偏颇。与其说是实地考察调研的结果,不如说是根据这届政府上台后的动作来反推的。例如习总上来后主要是反腐倡廉,要把公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是拿体制内的党政官员和高级军官开刀,这位学者就自然而然地把几千万官员分到对改革持“反对”立场的一边。这点就与事实不相符。

 

 

 

上个月我就写过一篇《公务员不支持习总反腐吗》的博文,检讨了我以前持有的类似看法,指出习总的反腐其实是得到广大基层公务员与廉洁官员

分类:杂文 | 评论:12 | 浏览:257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新加坡模式为什么难以为继?

新加坡模式为什么难以为继?

 

这次到新加坡来实地了解普通民众对新加坡模式的感受。以前也来过几次,但都没有机会同新加坡人深入交谈,去年底集中时间研究了一番“新加坡模式”后,计划了这次新加坡实地考察之旅。

 

 

 

在几天时间里,我同十位各行各业新加坡当地人(包括三位出租车司机)进行了长达11个小时的对话,获得了从书本上很难得到的第一手感性认识。

 

  

 

与新加坡普通人(此处指官员、富商与专家学者等精英之外的新加坡人)的聊天中,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对话

分类:杂文 | 评论:2 | 浏览:583 | 收藏 | 查看全文>>

你可以当李光耀,但我不是新加坡人

  

李光耀走了,但盖棺无法论定,全世界的媒体都在议论他和他的新加坡模式,纠结于他到底是独裁,还是现代文明国家新加坡之父。当然也不乏介入这两者之间的持平之论。可看来看去,我发现一个令人困扰的现象:第一,本来最应该对他做出评价的新加坡人却大多保持了沉默,新加坡大众无法隐瞒对李光耀的尊重与哀悼,而本来就不发达的新加坡学界与媒体却鲜有吸引世人眼球的评价。第二,大量新加坡以外对李光耀的褒贬不一的评价,也几乎完全忽略了新加坡人的态度与想法,好像新加坡只有李光耀和他的新加坡模式。

 

 

 

我们不妨多一个观察的角度。当我们研究一个国家的统治者的时候,是否也应该把他的人民考虑在内,至少应该对这个国家的国民性做一些研究吧?对于使用枪炮的独裁者来说,似乎用不上这么麻烦,反正,人性在皮鞭和枪炮下几乎是一样的。可李光耀几乎从来没有使用军队与暴政维护其统治,他一边使用有些严酷的法律,一边仍然在进行一人一票的选举。抓捕的异议分子也不明显,至少在亚洲可以这样说。也许我们该问一下,当我们说到李光耀和他的新加坡模式时

分类:时评 | 评论:7 | 浏览:1197 | 收藏 | 查看全文>>

羊群日记:敬重传播知识、真相与真理的人

1

 

 

 

建“羊群”只不过是“走遍中国”与各地读者会面后的自然延续而已,微博微信使得这种虚拟社区成为可能。如果读过我《致命系列三部曲》的,都会清楚我已经开始写第四部,不是,是杨文峰开始了新的行动……

 

 

 

触动我在羊年春节前三天突然建起第一个“羊群”的事由却很简单,一位读者来信说,“杨老师,要回去与家人、亲戚朋友过年团聚了,但一想到你可能也会休假而暂停写作,一种莫名的孤独油然而生……”——他的话一定让你回不过神来,要回去同亲戚朋友一大帮人团聚过年了,却会感到孤独?

 

 

 

是的,现实中大多时候,我的读者,或者说接受了我部分思想的读者常常会有一种孤独感,尤其在芸芸众生的喧哗与喧闹中,他们并不合群。那何不利用现在的微信群,让他们到一个群里来?

 

&

分类:杂文 | 评论:4 | 浏览:57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制造一个你可以打交道的敌人

  

观察世界各国转型的过程不难发现,无论是封建、集权,还是专制、极权,凡是被当局弄得一个敌人也没有的国家,转型起来不但异常激烈,且统治者基本上都没有好下场。最近的例子发生在苏联东欧剧变与中东茉莉花运动中。这两个地区剧变发生前,被统治者弄得全国上下万马齐喑,一个“敌人”都找不到的国家分别是罗马利亚和利比亚,恰恰是这两个国家的独裁者乔奥塞斯库和卡扎菲死得最惨:一个被被乱枪扫射,一个肛门被乱棍狂插。相比而言,当时这两个地区的苏联、东德与埃及、突尼斯等国家,都多少因为存在敌人而使得转型相对平和、有序。

 

 

 

当然,没有人喜欢敌人,更不用说那些唯我独尊的专制国家的统治者了。看看中国几千年的历史,皇帝大权独揽的时代,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的范围内,凡是对朝廷与皇帝稍有敌意的,基本上都被杀头、抄家了。不过,那样的时代已经一去不返了,正如我曾经说过的,现代文明社会里,独裁者要想用专制手段统治一个国家超过70年,几乎都没有成功的例子。转型已成为必然,问题在于是主动转型还是被动转型,是主动改良、改革,寻找

分类:杂文 | 评论:4 | 浏览:669 | 收藏 | 查看全文>>

美国更需要司马南这样的公知

  

今天有几十个网友跑来问我如何看司马南变成了美国人。他们说司马南在美国开公司做生意,还在美国华人电视台开节目,大骂中国贪官,辛辣有如鲁迅。司马南在节目中直言“中国政治是纯粹权力政治,纯属利益政治”,让左右两派都跌掉眼镜。

 

 

 

我没办法证实这消息。我只是告诉网友,在美国做生意上电视,也不一定是“美国人”,也许只是拿了美国绿卡甚至工作签证,这样他们依然拥有中国国籍。当然,即便司马南真是“美国人”了,也不是个问题,更不必要大惊小怪。任何人都有权力为自己和老婆孩子选择更适合他们居住、方便他们发展的地方。不过,我能理解一些网友的气愤,例如有两个小左派对我说,既然他司马南给自己选择了更好的地方,就不应该来忽悠我们嘛——

 

 

 

为此,我是这样帮司马南辩解的:司马先生只不过是一民间人士,他有权在不违法的情况下写作,甚至胡说八道,你要选择被他忽悠,那只能是你傻。我的读者咋没被他忽悠呢?再说,我写

分类:杂文 | 评论:5 | 浏览:2704 | 收藏 | 查看全文>>

老杨日记:包容、屠杀、在一起

  

1月16日:巴黎恐袭遇害者中有老“红卫兵”?

 

 

 

刚知道巴黎血案受害者中竟然有两个是我法国教授哥们的好朋友,他们的战斗友谊始于60年代,我哥们和其中一位都是法国红卫兵,是疯狂的毛泽东崇拜者,曾一起参与发起法国“文革”,上街打倒西方政府。如今我朋友因搞学问,已弄得不左不右,但他那位受害的左派朋友还痴心不改,对60年代的中国多有怀念。哥们说他讽刺过所有西方国家当今和历史上的政要,但从不讽毛,也少涉及中国政府政治。当他们遇害后,西方国家(大多是右派)领导人都手挽手走上街头,声援他们……

 

 

 

查理遇袭之后,我看到恰恰是一些中国左派和崇毛的人士,不但没有站出来挺查理,反而以“言论自由是有界线的”为由,说了一些足可以令他们的巴黎“同志”死不瞑目的话。扼杀言论自由的任何行为,最后很可能让你自食其果。不用远的例子,中共历史上那些在位时拼命限制大众言论自由的

分类:杂文 | 评论:2 | 浏览:1238 | 收藏 | 查看全文>>

王沪宁二、三事

  

海外一些媒体总喜欢八卦中共领导人,政治局委员、中央政策研究室主任王沪宁自然也不能幸免。可吊足了海外媒体胃口的是,这位历经三朝,20多年来出现在最高领导人身边次数最多的学者型高官,硬是没有几件事可以让外媒炒作的,负面新闻几乎没有。

 

 

 

这可害惨了海外媒体,除了不停给他送各种头衔,诸如“政治化妆师”、“三代国师”,“XXX理论提出者”外,就是变换着标题来吸引眼球。前天我就在海外一本杂志上看到了骇人听闻的标题:王沪宁为什么不倒?打开一看吧,全部胡编乱造,只能莞尔一笑。

 

 

 

不过这标题却也让人醉了。如果改动一下变成“做官怎么才能不倒”,完全可以成为中央党校的一门必修课,取代越来越不靠谱且有风险的“潜规则”、“厚黑学”、“关系学”与“官员学”之类的。

 

 

 

从海外媒体使用的标题可以看出

分类:杂文 | 评论:10 | 浏览:5388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周永康为何要“大干一场”?

  

新浪网引述最新一期《凤凰周刊》披露周永康曾在重庆与薄熙来密谈。密谈主要内容是彻底否定邓小平的改革开放理论与实践,两人认为,毛泽东晚年提出的关于中国社会的主要矛盾“仍然是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社会主义道路和资本主义道路的矛盾”的论述和实践依然是正确的,要回到业已被中共自己37年前在十一届三中全会上就否定了的老路上去。周、薄两人政治立场、价值观念一拍即合,周永康回北京后表示要“大干一场”。

 

 

 

消息虽未被证实,但也引起了海外关注。一位眼尖的美国记者不失时机地翻出了我三篇写邓小平的博文(其中两篇去年已被美国网站翻成英文),他说十年来没见你写过几篇邓小平的文章,可就在周永康逮捕后短短几个月里你竟然连续写了三篇,从《假如邓小平还活着》(2014年8月)到《邓小平是中共最了不起的领导人》(2014年10月),最后到《你们要怎样超越邓小平》(2014年11月),一篇比一篇狠。这位记者认定我一定是得到了相关信息,要采访我。

 

 

分类:时评 | 评论:5 | 浏览:520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69页/682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近访客

冰释234白

2017-12-16

小奋青滤pe

2017-12-16

吴福清词no

2017-12-15

若芊我芊n

2017-12-15

歪道道

2017-12-11

力瑾

2017-12-08

老天和上帝

2017-12-05

钓鱼舟

2017-12-02

友情博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