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天一色无纤尘博客达人

新闻结束的地方,文学出发了。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16
  • 总访问量:1151789
  • 开博时间:2005-05-19
  • 博客排名:第1300位
最近访客

洪忠佩

2017-08-03

zuokanyunq..

2017-07-24

ty_风雨一生

2017-07-23

意彷徨1

2017-07-12

阿贝尔

2017-07-04

浦江秋月

2017-06-27

很酷不能笑

2017-06-06

乡村遗老

2017-05-31

袁丶先生

2017-05-25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博客门铃
博文

新世纪十五年散文笔谈

  

别开生面的散文实践

江少宾

 

新世纪以来的散文实践让人有些眼花缭乱,如贾平凹先生所倡导的“美文”;以余秋雨先生为代表的“文化散文”;由《大家》杂志最早推出、后以祝勇、周晓枫、张锐锋、钟鸣、庞培等为主要代表的“新散文”(代表性文本有祝勇的《旧宫殿》、周晓枫的《巨鲸歌唱》等);杨献平等新生代散文家主导的“原生态散文”(代表性文本有《原生态散文13家》);周闻道等人发起设立的“在场主义”(代表性文本有《星空肖像》等“在场主义”五年系列丛书),以及《人民文学》杂志近两年推出的“非虚构”(代表性文本有梁鸿的《中国在梁庄》、郑小琼的《女工记》、李娟的《羊道》、乔叶的《拆楼记》

分类:我评他评 | 评论:2 | 浏览:197 | 收藏 | 查看全文>>

【转帖】新观察·年度综述

  

 2014年散文:在谦卑和宽广中显现力量

 李林荣

 

    新世纪以来中、长篇散文走热的趋势,在2014年益趋加强。传统写法的短篇散文也取得了多样化的好收成,在个别忆旧类作品中,甚至还偶尔出现篇幅扩张现象。

  演述历史散文在2014年持续发热的同时,人文地理书写的新潮流开始消融历史演述的旧套路,2014年中长篇散文最丰硕的成果,正集中在这里。

分类:拿来主义 | 评论:0 | 浏览:58 | 收藏 | 查看全文>>

【转帖】《都市》2015年第2期目录

  

《都市》2015年第2期目录

 

都市实力榜·阿微木依萝

阿微木依萝:火车上的男人

阿微木依萝:青云记

阿微木依萝:途中

易清华:阿微木和依萝

分类:拿来主义 | 评论:2 | 浏览:17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元月19日

  

《红豆》新年第一期发出去年写的万字长文《近视的童年》;《对峙》新年第一期也发出来了,内蒙古的《鹿鸣》杂志,第一次上这个刊物,这个刊物每期推出一个主题,有点意思;《你往哪里去》发于去年12期《文学界》。还有两篇长文春节之后都会陆续出来,这样,手头再没有一篇剩余的文字。

每年总是这样,写出来的,发出来了,尔后就是虚空。因此,一直羡慕那些一年能写十几万字的人,尽管他们总是在重复,尽管大部分文字基本上等同于垃圾,但他们每年都能写十几万字。这,是一个奇迹。

 

忙于“心动安徽”。每年年底,总要这么累一回。

分类:流水日记 | 评论:0 | 浏览:18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对峙

  

对峙

■江少宾

 

那一年的雪比哪一年都大。纷飞的雪花像我盖的被子,随手扯一下,就是一团一团的絮子。这要下到哪天呢?灶屋里传来父亲的声音,紧接着,就听见门扉“吱呀”地一声。父亲是我们的守护神,每天晚上,父亲总是最后一个上床,临上床之前,也总忘不了关上那一扇呲牙咧嘴的年久失修的后门。

天色已经晚了,但漫天飞舞的大雪还是让屋内添了一些亮光。窗户上的玻璃在寒风中瑟瑟发抖,其中一块玻璃已经碎了,弹弓打的,母亲闻声撵出门的时候,孩子们已经一哄而散——我在其中,母亲气不过,却又毫无办法。伙伴们人手一把弹弓,究竟是谁击碎了玻璃?我竟没有在意。母亲先后逼供了两次,第一次我说是张三,第二次我说是李四,母亲只好放弃了声讨的打算,“弹弓事件”就此成了一桩无头案。那时候,玻璃还是罕见的奢侈品,除了盖房子,乡亲们平时根本就不去管它。在牌楼的人家,总有一两块玻

分类:往日重现 | 评论:0 | 浏览:334 | 收藏 | 查看全文>>

你往哪里去

  

你往哪里去

■江少宾

 

如果有位置,我总习惯于闭上眼睛,在公交车或快或慢地摇晃里睡上几分钟。许多时候,我都能没心没肺地睡过去,甚至,还做过一些奇怪的梦。有一次,我居然一直睡到了终点站,猛然惊醒的时候,空荡荡的车厢里,只剩下我一个人。司机紧张地探过上半身,双手怕打着方向盘,喂喂喂,她冲着我大喊,到站了,到站了!我没头没脑地站了起来,一言不发,瞬间失去了所有的方向感。这是哪?那个终点站过于偏僻,地面上坑坑洼洼的,无数黑色的鹅卵石夹杂其间,像一张被碾碎的巨大的招贴画。看到我终于醒了过来,司机如释重负,擦肩而过的瞬间,我甚至看到她偷笑了一下。她肯定怀疑我在睡梦中去了安详的天国,十五六站路啊,公交车一路报站,车厢里人声嘈杂,一个中年男人,实在没理由如此疲惫不堪。是啊,不过四十岁,我怎么会如此疲惫不堪?

分类:往日重现 | 评论:0 | 浏览:42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推荐】傅菲兄新书《南方的忧郁》

  

编辑推荐

1.首届在场主义新锐作家奖获得者傅菲十年散文写作的总结呈现。

2. 一本结实厚重的触及灵魂的生命之书。

3. 一本描摩乡土中国的精彩之作、沉痛之作。

内容简介

这部书稿,是傅菲十年散文写作的总结呈现。从2002年始,作者致力于对故土枫林村勘探。像一个找矿的地质队员,扛着测量仪,打眼钻探,取土样,分析水文,观云识天气。每年坚持在枫林村住宿的时间在一个月以上。作家对诊所、理发店、旧小学、古树、老屋,都做过详细的记录。去多个残疾人和各种手艺人的家里闲聊,一坐就是半天。还和赌徒一起生活半个月。甚至守着一部村里的固定电话,守两天,看他们怎么接听电话。作家不停地发烟,于固定的时间出现在同一个农人的家里,把烟发给他们,只为看看他们餐桌上每天的菜肴。他还和猎人一起上山,在崇山峻岭间行走,头上戴着汽灯。他看人下葬,在出殡的前夜,看乡村道师做道场,通宵达旦。他陪木匠干活,帮他坐马扎。他说,“但我能从他们每一个人身上,看

分类:流水日记 | 评论:0 | 浏览:141 | 收藏 | 查看全文>>

锈色

  

锈色

江少宾

 

许多年之后,我无数次途径铜陵路与和平路,每一次,我都看见那个瘦削的年轻人,一身油漆斑驳的银灰色的工装,一张茫然、惶惑而苍白的脸——那时候,他刚刚大学毕业,像一粒潮湿的种子,试图在这座陌生的城市里扎根、萌芽、开花。然而,上帝之手将他推进了一座大厂,那座深渊一样的大厂盘踞在和平路以南、铜陵路两侧,轰鸣的机器声从车间里传出来,仿佛来自幽暗的洞穴。庞大的车间像一张陈年的黑白照,梅雨季节过后,每一个角落都长出了铜钱般的锈色。照片里的师傅们也是锈色的,他们躬身俯首,忙碌在一堆堆零部件之间。如今,许多年过去,我能忆起的面容屈指可数,他们毫不例外地失去了表情,像一个个抽象的符号,镌刻在那一段青涩的年月里。

分类:往日重现 | 评论:0 | 浏览:28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寄居者(二题)

  

寄居者

◆江少宾

在大地上我们只过一生——叶赛宁

 

一、楼道里的灵魂

 

我一直没有见过那个老人,他确切的年纪、外貌,以及健康状况,对我都是一个谜。然而,老人就住在我家对面,在一年多的时间里,他竟然没有出过一次门。他的空间,是一所华丽的囚室,喑哑的时光深处,拘禁着一粒尘埃似的灵魂。每次晚归,正对楼道的卫生间总亮着雪亮的灯,晨起的时候,卫生间里的灯依旧是亮的。据说,房子落在孙子名下,虽然孙子很少回来,但空荡荡的三居室,只有卫生间能供老人栖身。这让我非常诧异,即便没有一间单独的卧室,老人也应该栖身于客厅——卫生间只有九个平方,我无法想象,逼仄、潮湿而阴暗的卫生间,如何能安放一段残年?

分类:一路繁霜 | 评论:1 | 浏览:53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杨献平的故乡课

  

杨献平的故乡课

■江少宾

 

     盛夏的一个午后,我独自回了一趟老家。老家门前的小路杂草丛生,几乎难以下脚,葳蕤的芭茅在闷热的风中摇摆,像那些留守在家的懒洋洋的老人。我的小村已经空了,家家户户的门槛石上爬满了地毯一样的青苔,门把手上的铁链积满了几寸厚的灰尘,像一条条死蛇。没有鸡叫,没有狗吠,甚至也难得听到人声。这荒凉的一幕让我暗自神伤——二十年前,我大张旗鼓地离开了小村,路边围满了祝福的乡亲;二十年后,当我悄然回到故乡,故乡已经走进了聊斋里,像大地深处一座荒凉的坟。

     回来之后,我恰好读到

分类:我评他评 | 评论:1 | 浏览:46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53页/529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