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天一色无纤尘博客达人

新闻结束的地方,文学出发了。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4
  • 总访问量:1150461
  • 开博时间:2005-05-19
  • 博客排名:第1299位
最近访客

意彷徨1

2017-06-11

很酷不能笑

2017-06-06

乡村遗老

2017-05-31

袁丶先生

2017-05-25

黑梅

2017-05-01

sweetswing

2017-03-29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博客门铃
博文

你往哪里去

  

你往哪里去

■江少宾

 

如果有位置,我总习惯于闭上眼睛,在公交车或快或慢地摇晃里睡上几分钟。许多时候,我都能没心没肺地睡过去,甚至,还做过一些奇怪的梦。有一次,我居然一直睡到了终点站,猛然惊醒的时候,空荡荡的车厢里,只剩下我一个人。司机紧张地探过上半身,双手怕打着方向盘,喂喂喂,她冲着我大喊,到站了,到站了!我没头没脑地站了起来,一言不发,瞬间失去了所有的方向感。这是哪?那个终点站过于偏僻,地面上坑坑洼洼的,无数黑色的鹅卵石夹杂其间,像一张被碾碎的巨大的招贴画。看到我终于醒了过来,司机如释重负,擦肩而过的瞬间,我甚至看到她偷笑了一下。她肯定怀疑我在睡梦中去了安详的天国,十五六站路啊,公交车一路报站,车厢里人声嘈杂,一个中年男人,实在没理由如此疲惫不堪。是啊,不过四十岁,我怎么会如此疲惫不堪?

分类:往日重现 | 评论:0 | 浏览:42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推荐】傅菲兄新书《南方的忧郁》

  

编辑推荐

1.首届在场主义新锐作家奖获得者傅菲十年散文写作的总结呈现。

2. 一本结实厚重的触及灵魂的生命之书。

3. 一本描摩乡土中国的精彩之作、沉痛之作。

内容简介

这部书稿,是傅菲十年散文写作的总结呈现。从2002年始,作者致力于对故土枫林村勘探。像一个找矿的地质队员,扛着测量仪,打眼钻探,取土样,分析水文,观云识天气。每年坚持在枫林村住宿的时间在一个月以上。作家对诊所、理发店、旧小学、古树、老屋,都做过详细的记录。去多个残疾人和各种手艺人的家里闲聊,一坐就是半天。还和赌徒一起生活半个月。甚至守着一部村里的固定电话,守两天,看他们怎么接听电话。作家不停地发烟,于固定的时间出现在同一个农人的家里,把烟发给他们,只为看看他们餐桌上每天的菜肴。他还和猎人一起上山,在崇山峻岭间行走,头上戴着汽灯。他看人下葬,在出殡的前夜,看乡村道师做道场,通宵达旦。他陪木匠干活,帮他坐马扎。他说,“但我能从他们每一个人身上,看

分类:流水日记 | 评论:0 | 浏览:141 | 收藏 | 查看全文>>

锈色

  

锈色

江少宾

 

许多年之后,我无数次途径铜陵路与和平路,每一次,我都看见那个瘦削的年轻人,一身油漆斑驳的银灰色的工装,一张茫然、惶惑而苍白的脸——那时候,他刚刚大学毕业,像一粒潮湿的种子,试图在这座陌生的城市里扎根、萌芽、开花。然而,上帝之手将他推进了一座大厂,那座深渊一样的大厂盘踞在和平路以南、铜陵路两侧,轰鸣的机器声从车间里传出来,仿佛来自幽暗的洞穴。庞大的车间像一张陈年的黑白照,梅雨季节过后,每一个角落都长出了铜钱般的锈色。照片里的师傅们也是锈色的,他们躬身俯首,忙碌在一堆堆零部件之间。如今,许多年过去,我能忆起的面容屈指可数,他们毫不例外地失去了表情,像一个个抽象的符号,镌刻在那一段青涩的年月里。

分类:往日重现 | 评论:0 | 浏览:28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寄居者(二题)

  

寄居者

◆江少宾

在大地上我们只过一生——叶赛宁

 

一、楼道里的灵魂

 

我一直没有见过那个老人,他确切的年纪、外貌,以及健康状况,对我都是一个谜。然而,老人就住在我家对面,在一年多的时间里,他竟然没有出过一次门。他的空间,是一所华丽的囚室,喑哑的时光深处,拘禁着一粒尘埃似的灵魂。每次晚归,正对楼道的卫生间总亮着雪亮的灯,晨起的时候,卫生间里的灯依旧是亮的。据说,房子落在孙子名下,虽然孙子很少回来,但空荡荡的三居室,只有卫生间能供老人栖身。这让我非常诧异,即便没有一间单独的卧室,老人也应该栖身于客厅——卫生间只有九个平方,我无法想象,逼仄、潮湿而阴暗的卫生间,如何能安放一段残年?

分类:一路繁霜 | 评论:1 | 浏览:53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杨献平的故乡课

  

杨献平的故乡课

■江少宾

 

     盛夏的一个午后,我独自回了一趟老家。老家门前的小路杂草丛生,几乎难以下脚,葳蕤的芭茅在闷热的风中摇摆,像那些留守在家的懒洋洋的老人。我的小村已经空了,家家户户的门槛石上爬满了地毯一样的青苔,门把手上的铁链积满了几寸厚的灰尘,像一条条死蛇。没有鸡叫,没有狗吠,甚至也难得听到人声。这荒凉的一幕让我暗自神伤——二十年前,我大张旗鼓地离开了小村,路边围满了祝福的乡亲;二十年后,当我悄然回到故乡,故乡已经走进了聊斋里,像大地深处一座荒凉的坟。

     回来之后,我恰好读到

分类:我评他评 | 评论:1 | 浏览:46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关于鲁奖的一个约谈

  

在中国这个人情社会里,任何形式的评奖,都已经没有了书面意义上的公正和公平,鲁奖也一样。从目前媒体的报道来看,诗歌获奖者的争议似乎是最大的,但散文就没有争议吗?恐怕也未必。本届获奖的刘亮程和周晓枫,是散文写作阵营里的标志性人物,早在数年前,他们就以卓尔不群的优异文本为散文写作提供了新的可能性,鲁奖对于他们来说,只是一次迟来的加冕,鲁奖本身却会因为这样的获奖者而赢得大家的尊敬。然而在此之外,或许还有一批“刘亮程”和“周晓枫”未能进入评委的视野,这群默默耕耘的独立的散文写作者由于长期游离于体制之外,已经被体制自觉地“屏蔽”了。然而,正是由于有这群默默耕耘的独立的散文写作者,我们的散文写作才有了一丝生机和生气,他们以有限的个体经验和审美趣味,努力抵达无限的人性空间。他们的写作是不容忽视的,也不该被忽视,像暗夜里寥落的寒星,这一批文本的客观存在,使得当下的散文面貌,不再那么主旋律,也不再那么面目可憎。另一个值得商榷的现象是:散文必得以作品集的形式参与评选,也使得一些写作者提前失去了竞技的资格——既然一万字的短篇小

分类:流水日记 | 评论:1 | 浏览:326 | 收藏 | 查看全文>>

【转帖】江少宾的爱与疼痛

  

江少宾的爱与疼痛

文:汤传福

 

当下的散文写作貌似繁花似锦、众声喧哗,但真正能直面时代,直击人心的文字像河床里的金沙一样稀少。一些散文家将自己修炼成语言的炼丹师,穿行在云烟缥缈的虚空之中,读完之后,美则美矣,却毫无所得。另一些散文家倒是脚踩大地之上,激情像拧开的水龙头,喷涌不止,他们能把一粒葡萄酿成一桶葡萄酒,营养价值不会超过白开水。但总有一些散文家相信文字不是凌空蹈虚的炫技,也不是有闻必录的生活流,而是源自灵魂的召唤,是从生命中流淌出来的,关切现实,关乎灵魂,关系生命,而具有恒久的价值。

我所熟悉的散文家江少宾就属于后一种人。

我和少宾都出生于长江边的枞阳,那里是诗人之窟,文章之府,这里走出了桐城派三祖,影响有清文坛三百年。散文的DNA

分类:拿来主义 | 评论:0 | 浏览:250 | 收藏 | 查看全文>>

【转帖】《老舍散文奖获奖作品集(第一届至第六届)》

  

【编辑推荐】老舍散文奖是老舍文学奖的重要奖项之一。其他奖项分别是老舍长篇小说奖、老舍中篇小说奖、老舍戏剧剧本奖和老舍青年戏剧文学奖。北京文学月刊社主编的《老舍散文奖获奖作品集(第一届至第六届)》收录了史铁生、徐迅、安然、韩小蕙、冯秋子、张守仁、肖复兴、阎连科、毕淑敏、王十月、陈启文、江少宾等作家的老舍散文奖获奖作品。

第一届
病隙碎笔(之六) /史铁生
鼓神/王雁
谁是我们的敌人? /刘燕燕
我心目中的季羡林/张曼菱

分类:拿来主义 | 评论:0 | 浏览:27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朱檐下

  

朱檐下

■江少宾

 

四年之后,我们终于拿到了钥匙。这一天,我们已经等得太久,曾经的激情和兴奋,差不多全部消失了。在漫长的四年时间里,我们已经支付了五十多万,每一次刷卡,狂飙的心脏几乎就要冲出胸腔。那套遥遥无期的集资房,像一个无底洞,渐渐抽干了我们辛辛苦苦攒下来的家底。一些不堪重负的年轻人终于选择了退款,更多的同事则像我一样,在占单位一点便宜的心理驱使下,一边在私下里咒骂,一边暗暗地咬紧了牙关。每一次缴费似乎都曙光在望,但每一次最终都没有下文——什么时间可以交房?每套房子的确切的单价?如此等等,一笔糊涂账。为单位职工建集资房,已经沦为一件敏感的好事,没有一个领导愿意负责到底,更没有一个领导愿意担责,给职工们一个明确的说法。

然而,这又是职工们一次心甘情愿的“被绑架”。为了争取到有限的购房

分类:一路繁霜 | 评论:2 | 浏览:320 | 收藏 | 查看全文>>

6月6日散文通信

  

……【此处省略110字】熟悉我的朋友其实都知道,我向来不评论安徽的散文写作,唯一的一次破例是应邀给新华学院开了次散文讲座,其中谈到了安徽的散文写作现状。那时候年轻气盛,识见也很粗浅,虽然罗列了一大堆写作者的名字,但遗珠之憾总是有的,对于个别写作者的评价也不够客观。尽管没有人向我兴师问罪,但终归不合适,因此我一直没有整理发表那篇文字。写作是一项个人的寂寞的事业,任何喧闹都会对写作形成干扰,因此这些年来,我基本上不参与文学活动——说出来可能你不会信,我谢绝了一次新书首发式,谢绝过两次签名售书。我写作是遵从于内心的需要,不是为了发表,也不是为了出名,更不是为了搞讲座混几条烟抽。人近中年,我早已看淡了这些身外之物,所谓的名和利,不过都是浮云,只能短暂地满足一下自己的虚荣心。如果一个写作者连自己究竟几斤几两都搞不清楚的话,他的写作必然可疑。因此我必须谢谢你的好意,但我确实没有精力、也不愿意去做这些事。希望你不要生气才好!另外,作为一个素未谋面的朋友和兄长,我也希望你不要再公开议论某人的做法,每个人都有自我炒作的权利,他怎么炒作,与你我都毫无关系。更何况,让一个作家最终得以确立的,只能

分类:流水日记 | 评论:3 | 浏览:36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53页/524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