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1
  • 总访问量:1163462
  • 开博时间:2005-05-19
  • 博客排名:第1267位
最近访客

岭南雀巢

2018-12-14

思念秋天窍

2018-12-05

sweetswing

2018-11-08

流丽年华昧

2018-11-01

槟郎

2018-10-26

jfsvwn1746..

2018-10-24

深海悬崖

2018-10-24

叶小琛挪

2018-10-22

九州神国阜

2018-10-19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关注更新
博客门铃
博文

飞蛾

飞蛾

◎江少宾

 

那一刻,我不能说话,像忽然吃到一只苍蝇,想吐,又吐不出来,太难受了!电话那头,她依旧在喋喋不休,“是、是你改的,对吧?你并、并没有征得我的同意,是吧?你就应该向我道歉,没错吧?你、你必须道歉……”她不依不饶,步步紧逼,不达目的不罢休。我强忍怒火,将那只卡在喉咙里的苍蝇,慢慢地,囫囵着吞了下去。她赢了。尽管我有一万个不愿意,挂电话之前,我还是说了一声——

“对不起!”

这平平常常的三个字,像一道深渊,我在其间飞速下坠,周遭寒风吹彻。这是第几次了?好了伤疤忘了痛

分类:一路繁霜 | 评论:0 | 浏览:5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新作刊《散文》第七期

《飞蛾》,刊《散文》2018年第7期,6300字。

写作经年,幸得《散文》杂志扶持,每年总发我一至两篇,其中多鼓励。

新作刊《散文》第七期

 

分类:流水日记 | 评论:0 | 浏览:33 | 收藏 | 查看全文>>

草泽医人

草泽医人

◎江少宾

 

上世纪八十年代的破罡街,有两个热闹的去处,一个是老杜茶馆,一个是志友诊所。老杜茶馆雄踞街头,每到农闲,天麻麻亮,方圆数里的乡亲就从四面八方赶了来,喧腾腾地挤满了三大间屋子。志友诊所蹲守在街尾,外墙上用红漆涂出一个醒目的“十”字。诊所只有二十几个平方,两扇对开的玻璃门,左边贴着四个字“悬壶济世”,右边也贴着四个字“妙手回春”。往里走,灰扑扑的墙上趴着几张陈年的招贴画,一把吊扇从梁上垂下来,一管日光灯从梁上垂下来。蜘蛛不知去向,空留一张游丝一样的破网。迎面摆着一张长方形的条几,那是朱

分类:往日重现 | 评论:0 | 浏览:5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打铁,打铁

打铁,打铁

◎江少宾

 

铁匠铺门脸不大,但在破罡街上,它是最大的一家。和街上其他的店铺一样,铁匠铺也是垄断经营,别无分店。这种约定俗成的现象维持了若干年,店主们仿佛集体商量好了,共同制定了这样一条商业规则。大家你干你的,我忙我的,没有恶性竞争,每一家店铺都有固定的客源和生意。这规则一传十十传百,再有人想挤进破罡街,必得把一家家老板都请了来,好烟好酒地款待着,向老板讨主意。讨主意其实就是讨生活,已经提前挤进破罡街的老板们也乐于分享自己的经商心得,他们你一言我一语,七嘴八舌的,都大着嗓门,仿佛即将吵起来。那个不停敬酒不住散烟的人只是静静地听着,面含微笑,酒席还未散场呢,心里已经打好了算盘。能在破罡街上站稳脚跟的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43 | 收藏 | 查看全文>>

【转帖】中国书写:致敬古老的二十四节气

【转帖】中国书写:致敬古老的二十四节气

 

上海文艺出版社;主编:庞培\赵荔红

分类:流水日记 | 评论:0 | 浏览:31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读闲书如遇故人

读闲书如遇故人

◎江少宾

 

在我过去的阅读印象里,储劲松是个文体意识很强的专栏作家,书评享有盛誉,有见识,敢直言,常见于全国数十家报纸。近年,他忽然痴迷于史,书评文字少了,偶尔也能读到一两则随笔,书卷气很浓,字里行间漾着古风。他的随笔某种程度上濡染了传统文化的养分,于温情脉脉里,摇曳生姿,流淌着诗意与哲思。

对于写作者来说,读史进而写史是一扇窄门,它既考验写作者的历史观,也考验写作者还原历史的能力、写作历史的途径,以及进入历史的方式。读史如做学问,要板凳坐得十年冷,下足苦功夫,拿储劲松的话来说,“史书是枯藤老树,是

分类:我评他评 | 评论:0 | 浏览:50 | 收藏 | 查看全文>>

【转帖】《南方文学》2018年第3期目录

《南方文学》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主办。《破罡街》一组含《草泽医人》《打铁,打铁》两篇,计一万一千字。谢谢约稿责编。

今年,一直在写这个系列,越到后来越难写,毕竟多年过去,记忆中的许多细节都不准确了。一个比较好的消息是:今年写的五六篇都被朋友们领走了,陆续会发出来。这个系列的优点和缺点都很明显,比如就有编辑直接说,你的那种厚重还在,但小说的元素比过去更多了。对此,我无意进行过多的辩解——“小说化”是我散文写作的通病,一开始就如此,不过,小说化,关键还在于一个“化”字。散文当然可以虚构,但散文的“内核”和“场域”一定是真实的。写作经年,我一直自信的是,我笔下的每一个细节,都落到了实处;每一个人物,也都有活生生的面孔。

写作是场漫长的苦役,无谓一时的得失。每写完一篇,我都在心底再一次告诫自己:精力有限,闲暇不多,且写且珍惜。

分类:流水日记 | 评论:0 | 浏览:90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万斛醍醐总不如

万斛醍醐总不如

◎江少宾

 

我的一天,是从一杯蜂蜜水开始的。每天清晨,我起床之后的第一件事总是烧水,并且就在灶台边候着,像一头饥渴的老牛,急不可耐地等着那一杯续命的蜂蜜水。偶尔也有等不及的时候,接下来的一天,我就像一个毒瘾发作的瘾君子,神思恍惚,总是提不起精神来。

蜂蜜有很多种,一般根据蜜源来划分,常见的春季蜜种有槐花蜜:水白透明,质地粘稠,不易结晶。具有清热、祛湿、利尿、止血之功效。紫云英蜜:又叫红花草蜜,是我国南方春季特有的蜜种。紫云英蜜浅琥珀色,甜而不腻,具有清热解毒、祛风明目、消肿利尿的特殊功效,对风痰咳嗽、喉痛、火眼痔疮也有辅助疗效。荔枝蜜是岭南特有的蜜种,

分类:往日重现 | 评论:0 | 浏览:56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中国随笔年度佳作2017(主编:石耿立)

《中国随笔年度佳作2017》由石耿立主编,精选2017年全国各地报刊和网站中的优秀随笔佳作,选取如李敬泽、张炜、曹乃谦、凸凹等名家作品,内容涉及古今中外,以现代的眼光来分析、探讨、辩证、澄清、纠正,展现智慧与理性的分量,*大程度反映该年度随笔*主要的创作流派、题材热点、艺术形式上的微妙变化。同时,坚持风格、手法、形式、语言的多样化,保证了作品的创新价值,满足广大读者的阅读期待。以灵活自由的格式、真情流露的语言描绘现实世界。追忆先人,述说职业,感悟自然,赞美人性,感触历史,思考现实。从物质生活到精神生活,笔触遍及生活中的各个领域。

目录 

郑伯克段   李敬泽     001

松浦居随笔  张 炜

大梁坡上的生活   帕蒂古丽

学书六十年,而今才知砚   曹乃谦

牡蛎和霾&nb

分类:流水日记 | 评论:0 | 浏览:48 | 收藏 | 查看全文>>

2017民生散文选(主编:古耜)

2017民生散文选(主编:古耜)

 

感谢古耜老师,连续多年选入我的文章。《指尖上的舞蹈》,原刊《红豆》杂志2017年第8期。

分类:流水日记 | 评论:0 | 浏览:10 | 收藏 | 查看全文>>

【转帖】第十六届华语文学传媒大奖 授奖辞

 

二〇一七年度杰出作家:叶兆言
授奖辞:叶兆言的写作,大文弥朴,至言不饰,用意精深,下笔平易。他的散文,言浅可以托深,微小可以喻大,诚恳庄重而趣味横生;他的小说,叙事力求现代,细节力求实证,恍兮惚兮而真假莫辨。他出版于二〇一七年度的长篇小说《刻骨铭心》和散文集《站在金字塔尖上的人物》《乡关何处》等作品,有读书人的守旧,也有写作者的创新。尤其是《刻骨铭心》,以每个人在乱世仍倾全力而赴之的爱与痛惜,来烛照今日溃决的人心,更显个体在巨变时代里的渺小和无力。

二〇一七年度小说家:严歌苓
授奖辞:严歌苓是讲故事的人。纯熟的叙事语言,严密的命运剧情,伟大的母性光辉,是她小说风格化的重要标记。她直面创伤记忆,深思人性的困境,一次次在个体生命的痛苦中,向我们讲述负重的灵魂如何艰难前行。她出版于二〇一

分类:流水日记 | 评论:0 | 浏览:7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再续,再谢!

老杜茶馆

江少宾

破罡街是条真正的小街,它长不足500米,宽不过20米,中间的那道十字路口像某个孩子画出来似的,向四个方向歪歪斜斜着。沿街的店铺大都小到不能再小,但脸面还算干净:新潮美发、百姓百货、破罡邮局、志友诊所、老杜茶馆、美味厨房……远远地看上去,像一册册挤在一起的形色各异的书。

清晨的小街非常热闹,源源不断的人流从四面八方向小街聚拢,人挤人,脚踩脚,仿佛一个乡的人都拥了进来。上了年纪的老人占了大多数,剩下的就是一些专程来采购的妇女,一些跟脚的小孩。老人们的目的地大多只有一个:老杜茶馆,老人们不是为了喝茶,也没什么特别的大事,就是去那里坐坐。多少年了,破罡街最热闹的去处一直是老杜开的茶馆。一张张油漆剥落的四方桌子

分类:拿来主义 | 评论:0 | 浏览:5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安详的悲伤》阅读理解试题

续上,感谢家乡这位陌生的老师!

 

安详的悲伤

文/江少宾   

如今,十七年过去了,我还记得那个夏天,还记得那场雨中的长途跋涉。那时候,合肥到破罡还没有直达的客运班线,我和父亲不得不顶着淋漓的大雨,先到了孔城,尔后满大街寻找能够带我们回老家的营运车。然而没有一趟车能够直达,我们只好辗转到了牛集,再从牛集辗转到了扫帚沟,又在扫帚沟找到了一辆四处漏雨的蹦蹦车。

回到牌楼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好在我的小村没有下雨,夕阳的余晖镀亮了父亲悲伤的脸。穿过一座陈年的坟茔,五叔的家就到了,门楣低矮,经幡低垂,五叔安静地躺在门板上,他再也不能乐呵呵地

分类:拿来主义 | 评论:0 | 浏览:45 | 收藏 | 查看全文>>

身为作者,我勉强能考及格分

阅读文章,完成试题。

 

他就哭了两声

江少宾

那个五月的傍晚,天空布满阴霾。病房里空荡荡的,三张病床挤在一起,逼仄的过道刚够放下我们的加床。三个女人都是剖腹产,不能开空调,不能开窗户,室内弥漫着一股咸涩的鱼腥气。

临床的那个孩子比儿子早出生两天,每隔一个小时她就要哭一次,仿佛不愿降临这个不堪的人世。好在,喂过奶粉的儿子始终在熟睡,偶尔会有些惊悸,片刻之后,便再次沉入梦乡。十点多钟的时候,妻终于睡过去了,甚至起了轻微的鼾声。我睡不着,读汪曾祺,《晚饭花集》,几乎一目十行——思维实在是太跳跃了,想起

分类:拿来主义 | 评论:0 | 浏览:3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张炜:过于勤奋的写作将把自己逼入平庸境地

       谈到写作习惯,每个人都不一样。大家可以根据自己的条件,渐渐形成自己的工作节奏和工作时间。有人说一个作家要多产,就要保持均衡的工作,从而有一种大致稳定的写作数量。这样的例子可能有。但这种均衡的工作方式我还是有些不太理解。有人进一步举例,指出某位作家可以每天坚持写三千字,不间断地写下来,所以才会有那样大的写作量。这个说法是值得怀疑的。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作家可以不间断地每天写三千字,一直地写下去,写几十年。那样的话,算起来他一生的写作量也太巨大了。如果真的会有这么一个作家,那也只能是一个相当平庸的作家。

分类:拿来主义 | 评论:0 | 浏览:3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39页/578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