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天一色无纤尘博客达人

人生天地间,忽如远行客。联系邮箱:jiangsb1120@163.com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26
  • 总访问量:1155354
  • 开博时间:2005-05-19
  • 博客排名:第1290位
最近访客

小奋青滤pe

2017-12-16

吴福清词no

2017-12-16

若芊我芊n

2017-12-15

冰释234白

2017-12-15

天牙管理员

2017-12-11

zuokanyunq..

2017-12-07

觉中

2017-11-20

塑料胶袋

2017-11-16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关注更新
博客门铃
博文

大地上的灯盏

大地上的灯盏

◎江少宾

 

 春节还回来吗?临行前,堂哥凑近父亲的耳朵,大声问。父亲默默地摇了摇头,吃力地杵着拐杖,佝偻着腰身。我们已经习惯了父亲的沉默,在一日重于一日的沉疴里,父亲成了一个失语者,他以小村一样幽深的沉默,对抗垂暮的光阴。由于腿脚不便,垂暮之年的父亲很少再回来。每次回来,父亲都要站在村口的石拱桥上(桥下的小河几近干涸,沿途漂满了各种垃圾,成了一条“垃圾河”),长久地环视整座小村。小村背倚巢山,山上的马尾松都长野了,它们在绵长的松涛里起伏,狂舞,抖动着绿色的油亮亮的波纹。小村的外围,是高低不平的大圩和小圩。初冬的田野鸦雀寥落,寂无人声。不远处的田埂上,站着一棵孤零零的乌桕树,几根丝瓜晃荡在光秃秃的枝丫上,萎谢的藤蔓在风中摇摆,像一条条僵死的水蛇。大圩和小圩的尽头,是水际接天的白荡湖,纵目远望,枯水季节的白荡湖波澜不惊,阳光下,像一块温润的琥珀。

 牌楼,这座皖江北岸的小村是父亲的胞衣之地,父亲在这里成家立业

分类:往日重现 | 评论:0 | 浏览:7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安息

2017年7月24日,下午6时许,父亲从老屋往生,享年82岁。

 

皖江北岸的小村牌楼,从此成了一个空荡荡的地名。它是我和孩子的籍贯,是在睡梦里萦回的故乡。

七年前,母亲撒手人寰,如今,父亲也离开了这个寒凉的世界,他要去找母亲,“我一定要想尽办法找到她”。老头子,你找到老娘了吗?无论是否找到,都愿你在天堂里安息。也愿天堂里的你们,还能认出彼此前世的面容。

你们先好好聚着,若干年后,我们再相认。

——愿生者安泰,逝者安息。

分类:流水日记 | 评论:0 | 浏览:60 | 收藏 | 查看全文>>

【转帖】《散文海外版》2017年第8期

《弄斧记》入选《散文海外版》2017年第8期,原刊《红岩》第3期。存谢两刊:)

【转帖】《散文海外版》2017年第8期

【转帖】《散文海外版》2017年第8期

分类:流水日记 | 评论:0 | 浏览:12 | 收藏 | 查看全文>>

《粒粒皆辛苦》

新作《粒粒皆辛苦》,刊《山西文学》2017年第7期,5000字。与饥饿有关的一段记忆,写生存之痛。

《粒粒皆辛苦》

 

个人简历是编辑从网上搜的,有误,如“冰心文学奖”应为“冰心散文奖”。特此说明:)

《粒粒皆辛苦》

分类:流水日记 | 评论:0 | 浏览:3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散文观

散文是“散”的,但不是“形散神不散”。散文的“形”可以散。散文是一种开放的文体,没有条条框框,也没有固定的套路,小说、诗歌、戏剧乃至于书信等诸多元素,都可以进入散文。事实上也正是这些新鲜的元素,稀释了散文的陈词滥调,从散文内部完成了一场意义深远的革命。

那么,散文的“神”就一定不能散吗?在我看来,散文的“神”也是可以散的。试想一串串散落的珍珠,大珠小珠落玉盘。大珠有大珠的圆润,小珠有小珠的玲珑。比较而言,我更喜欢这种异质化的文本。

修辞立其诚。散文写作尤其需要“诚”,即以一颗虔诚之心,观自然,观万物,观众生。我的散文里都有一个“我”,有作家说“你的散文都是自传”,对,也不对。“我”是我,但也不妨是他人。“我”,立其诚。

【刊《红岩》2017年第3期】

分类:我评他评 | 评论:0 | 浏览:46 | 收藏 | 查看全文>>

【转帖】2016民生散文选(古耜主编)

【转帖】2016民生散文选(古耜主编)

目录
出境   南帆
远处的墓碑   彭程
画里乡村 

分类:拿来主义 | 评论:0 | 浏览:78 | 收藏 | 查看全文>>

【转帖】《红岩》2017年第3期目录

【转帖】《红岩》2017年第3期目录

中国叙事

秘密(中篇小说)/  李治邦

困扰(短篇小说)/  

分类:流水日记 | 评论:0 | 浏览:73 | 收藏 | 查看全文>>

风吹落日

风吹落日

江少宾

 

一、失窃的村庄

    那两瓶好酒,父亲在五斗橱里珍藏了十几年。那件五斗橱比我的年纪还大,已经老成古董了,外表黯淡无光,里里外外散发出深重的腐朽气息。父亲在五斗橱的几层抽屉里,横七竖八地塞满了一件件陈年的衣物,那两瓶好酒,藏在最上一层抽屉的最里面。父亲原以为,即便是家里进了贼,也翻不到那一个隐秘的角落,那个隐秘的角落,应该是家里最安全的。谁知道,父亲的如意算盘还是落空了,贼不仅搬走了家里的电饭煲和煤气罐,拿走了一盒茶叶,掏走了十几枚硬币,还翻到了

分类:往日重现 | 评论:2 | 浏览:136 | 收藏 | 查看全文>>

2016年散文:以自由为桂冠或是筛子

2016年散文:以自由为桂冠或是筛子
文:王清辉

 

散文应该海纳百川、无所不包,种种迹象告诉我们,散文领域正在出现某些意味深长的新生态,向着自由的努力正在蓬勃生长。我想,今后散文的发展方向可能是一种综合性的文本,散文的疆域也可以继续扩大。时代总会对作家提出更高的要求,自由在当下会成为散文的桂冠还是筛子?我们将拭目以待。

散文是最平易近人的文体,

分类:我评他评 | 评论:0 | 浏览:71 | 收藏 | 查看全文>>

【转帖】《西部》2017年第2期目录

【转帖】《西部》2017年第2期目录

西部头题

韦锦:楼和兰(诗剧)

 

分类:流水日记 | 评论:0 | 浏览:6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剃头,剃头

剃头,剃头

江少宾

 剃头,剃头

分类:往日重现 | 评论:0 | 浏览:126 | 收藏 | 查看全文>>

生缝寸尺心

生缝寸尺心

江少宾

生缝寸尺心

分类:往日重现 | 评论:0 | 浏览:98 | 收藏 | 查看全文>>

【转帖】2016年小说、散文排行榜

片面的优秀
——2016年小说、散文排行榜

 

2016年度中篇小说排行榜
《女神》                            

分类:拿来主义 | 评论:0 | 浏览:565 | 收藏 | 查看全文>>

贩鱼人,或水鬼的传说

贩鱼人,或水鬼的传说

 ——《浮生记》之二

◎江少宾

 贩鱼人,或水鬼的传说

     鱼挑子太长了,贩鱼人试了三次,后面的一大筐鱼就是拐不进来。当贩鱼人抓着鱼筐上的绳索,反复调整着姿势,准备第四次上车时,公交女司机终于失去了耐心,不过她并没有绝尘而去,在关上前门的同时她又打开了后门。挑着这样一副鱼

分类:往日重现 | 评论:0 | 浏览:95 | 收藏 | 查看全文>>

谁在深夜祈祷

谁在深夜祈祷

 ——《浮生记》之一

江少宾

 

     半年了,我一直没有见过他们,这让人有些难以置信——我们是门对门住着的邻居,每天,我总要出门一两次,但对面那扇枣红色的防盗门却始终处于关闭状态,门框上的春联(上联:门前春带雨;下联:心上梦生花)都老了,浮尘密布,灯光掩映下,像一堆堆密集的皱纹。门后面的那个家,我曾在装修的时候进去过一次,空荡荡的客厅,空荡荡的主卧,空荡荡的次卧呈现出佛堂的雏形。没错,是佛堂,一座微缩的庙宇,前后两进,一尊镂空雕花的佛龛南面而立,佛龛的两侧,砌着两座一米左右的立柱,立柱的顶部,托举着两个乳白色的莲花底座。莲花底座清凉而圆润,不是瓷,仿佛也不是玉。连接次卧的原本是一个卫生间,但改造后的卫生间已经不是卫生间了

分类:一路繁霜 | 评论:0 | 浏览:11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37页/542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