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10
  • 总访问量:1174686
  • 开博时间:2005-05-19
  • 博客排名:第1130位
最近访客

若芊我芊n

2020-04-07

费尔奇圆

2020-04-06

岭南雀巢

2020-04-02

小奋青滤pe

2020-03-30

贵州卢仁强

2020-03-23

mukj049

2020-02-23

阿贝尔

2020-02-22

wzq33161

2020-02-01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博客门铃
博文

【原创】江少宾|疫中札记

 小河,今日春分,天鹅湖畔的早樱已经开了,红叶李开得繁盛。从医院回来已经二十多天,想着给你写封信。我很好,没有发烧,没有咳嗽,只是心有余悸。谁能想到呢?那天凌晨,前所未有的剧痛突然从腰部袭来,躯体仿佛已被拦腰折断。更难受的,还是接踵而来的小便受阻,坠涨的小腹越来越沉,我甚至能感受到充盈的膀胱。我没有经历过这些,恐惧在所难免。你知道的,春节过后,新冠肺炎疫情一直在蔓延,为了抽调医护人员支援湖北,各大医院都停了常规门诊,除了危重患者,不再收治普通病人。好不容易捱到第二天中午,痛疼没有缓解,依旧无法小便,我撑不住了,只好挣扎着起床,叉着腰,决定去医院。家人都不放心,我自己也不放心,然而,面对凶险的疾病,我们每个人都是弱者,别无选择。

  疫情笼罩,医院少了往日的喧嚣,空旷的大院里,两个保安裹着厚厚的防护服,木头人

分类:流水日记 | 评论:0 | 浏览:1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原创】江少宾|桐花万里路

桐花万里路

 

 【原创】江少宾|桐花万里路

老家的院子里,有一棵枝繁叶茂的泡桐树。泡桐生产迅速,又经济实用,是小村牌楼最多的树种。春末夏初,桐花的香味翻滚而来,几天之内,房前屋后的桐花次第绽开,绿叶间,扶摇着一朵朵淡紫色的小喇叭。桐花怒放的牌楼有一种阴柔之美。丢下饭碗的少女喜欢聚在泡桐树下,跳绳,踢毽子,玩累了,再把地上的桐花一朵朵拾起来,串成花环,挂在汗津津的脖子上。男孩胆子大,有月亮的晚上,我们总要聚在泡桐树下

分类:往日重现 | 评论:0 | 浏览:1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原创】江少宾|五月书

五月书

 

小河,我又开始走路了。初夏的早晨适合走路。小区里,有十几个和我一样常年早起坚持走路的人,几乎都是女性,最大的一个估计有七十岁了,蓬着一头奶奶灰,手臂大幅度摆动。步行途中,我经常会遇到一个中年男人,和我一样鬓发斑白,表情木讷,垂着眼睑,显得有些苦大仇深。擦肩而过的瞬间,我们偶尔会相视一笑,或者微微颔首,再无其他交流。你知道的,我喜欢独处,休息日,我总是宅在家里,一整天不出门。人到中年,我愈发沉默,和陌生人交流的欲望愈发少了。

我们都是内心极其孤独的人。内心孤独的人具有植物性,更容易触摸天地万物的脉动,感知草枯花发,日落月升。我时常在想,我们每个人都是一座城堡,斑驳的外墙爬满青苔。青苔是阴翳之物,有一种处女般的恬静美。小区中央有一方池塘,鱼翔浅底,岸边的青苔像一块温润的绿豆糕,睡莲上的蜻蜓

分类:流水日记 | 评论:0 | 浏览:28 | 收藏 | 查看全文>>

【转帖】《红岩》2020年第2期目录

 

【转帖】《红岩》2020年第2期目录

 

中国叙事

丢失的哪吒(中篇小说)吴苹

苔花(中篇小说)黄海兮

分类:流水日记 | 评论:0 | 浏览:1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原创】江少宾|蚕老枇杷黄

蚕老枇杷黄

 文|江少宾

 

【原创】江少宾|蚕老枇杷黄

 

五月江南碧苍苍,蚕老枇杷黄。当蚕豆从牌楼人家的餐桌上黯然退场时,二爷家的两棵枇杷树,已经坠满了黄澄澄的枇杷。坠着坠着就落了。落了也就落了。房前屋后,到处都是桃树、梨树、枣树和杏树,怎么吃的过来呢?倒便宜了那些馋嘴的鸟,它们成群结队地飞来,

分类:往日重现 | 评论:0 | 浏览:16 | 收藏 | 查看全文>>

【转帖】《星火》2020年第2期目录

主编手记

傲慢与错觉/范晓波 04

【转帖】《星火》2020年第2期目录

新名家

杨则纬小说二题/杨则纬 05

我们都一样混蛋又一样善良(创作谈)/杨则纬 23

则纬印象小记/贾平凹 24

 

分类:流水日记 | 评论:0 | 浏览:3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原创】江少宾|流徙的信使

流徙的信使

文|江少宾

 

【原创】江少宾|流徙的信使

 

在南宋,宫廷画家李嵩可能并非一位大画家,但他留下的一组《货郎图》声名显赫。美术史上,《货郎图》一直被视为南宋商业经济的直观反映,是南宋社会生活的一面镜子。宋代以前,无论图画、雕塑,还是文字,很少有对货郎的具体呈现。宋代的城市功能发生转变,市镇广泛兴起,市场交易频繁,货郎成为商业活动及

分类:往日重现 | 评论:0 | 浏览:1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原创】江少宾|烟灰色的苍穹

烟灰色的苍穹

◎江少宾

 

青砖墙,灰瓦房。从村口望过去,苍天的绿树,掩映着层层叠叠的烟灰色的瓦。这是鼎盛时期的牌楼,人丁喧腾,六畜兴旺。瓦,分阴阳,凸的为阳,凹的为阴。阳瓦朝地,阴瓦朝天。瓦楞凹凸相扣,在屋脊两侧,扣出一个“人”字形。层次分明的瓦楞,梯田一样纷披下来,远望如鱼鳞。这是哲学和审美在穷乡僻壤的一次生动投影。不过在农家的屋顶,密如鱼鳞的瓦凹凸相扣,只为了遮雨走水的便利,既无关哲学,也无关审美。连绵起伏的瓦,构成了村落和人间的烟火景象。天地如巢穴。瓦,薄而脆,笼着我们的生命之巢。这是一小片倒悬的烟灰色的苍穹,我们在瓦下,穿衣、吃饭、睡觉、缝缝补补、生儿育女

分类:一路繁霜 | 评论:0 | 浏览:18 | 收藏 | 查看全文>>

【转帖】《四川文学》2020年第2期目录

叙 事

张奉宝    把帽檐压低(中篇小说)

聂   与    我们的弥留之际(中篇小说)  

栗   华    沟(中篇小说)

王大进    奔跑,不要停(短篇小说)

分类:流水日记 | 评论:0 | 浏览:135 | 收藏 | 查看全文>>

【转帖】人文精神的死亡赋格曲

《月落荒寺》:人文精神的死亡赋格曲

文|非常道

 

    《月落荒寺》是一部关于知识分子的精神哀歌。小说以车祸开头,给叙事蒙上了一层死亡的阴影;车祸的描写是颇有深意的:伤者被抢救,而死者无人问津;所幸的是,死的不是主人公;随后的一系列铺陈,继续给书的基调打上了一层荒凉的底色:“打点滴”的枯树、“纯洁而忧伤”的彼岸花……

 

 宜生:知识分子的价值危机

    《月落荒寺》的主人公林宜生,是个大学哲学教授,典型的知识分子。小说主要围绕他展开,讲述了他的朋友关系、家庭关系、婚恋

分类:拿来主义 | 评论:0 | 浏览: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原创】江少宾|河畔的遗迹

河畔的遗迹

◎文|江少宾   ◎图|许红旗

 

“你把大方向搞错了,再往前跑,就到水泥厂了。”永浩套着老头衫,穿着大短裤,趿拉着拖鞋,一边走一边指着两边说,“喏,石桥,长河,前头就是长江了,这都没变,想起来了吧?”正午的石桥像一只灰色的老猫,病恹恹的,看上去就快要死了。石桥下的长河绿中泛黄,像一大块变质的绿豆糕。咕噜,咕噜,气泡翻起来,味道翻起来。石墩周围,淤积着一大堆醒目的建筑垃圾和生活垃圾——白色的塑料袋,一次性饭盒,妇女用过的卫生巾,猪大肠一样肿胀的避孕套……岸边的大叶杨齐扎扎的,哗哗哗,绿荫掩映处,琉璃闪烁,若隐若现一座座黛色的屋檐。这是哪里啊?我一脸茫然,似曾相识,又没有更具体的印象。永浩收住脚步,诧异地叫了起来,“啊!不会吧?你怎么连扫帚沟老街也不记得啦……”永浩的震惊和困惑溢于言表,

分类:往日重现 | 评论:0 | 浏览:6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原创】江少宾|纸扎

纸扎

◎江少宾

  

“你可怕啊?”五叔摸着我的脑袋,笑眯眯地问,我摇了摇头,好奇地盯着祖父的灵屋,想触摸,又不敢靠近。祖父的灵屋是两间敞亮的瓦房,瓦房前面,还圈了一座四方四正的院子。我家的土坯房已经和祖父一样老了,看上去比祖父还要老,我没有想到,登仙之后的祖父会撇下我们,独自搬进这样一栋气派的瓦房。祖父的院子里,站着一堆花花绿绿的纸人,男的戴着帽子,女的扎着辫子,还有一些人提着篮子,扛着锄头,挑着担子,抬着轿子……赶集一样热闹。太稀奇了,我没有见过,完全是另外一种生活。

分类:往日重现 | 评论:0 | 浏览:22 | 收藏 | 查看全文>>

【转帖】两个目录

《河畔的遗迹》,刊《安徽文学》2020年第1期

【转帖】两个目录

 

《枯荣勿念》,原刊《广州文艺》2019年第10期,《散文海外版》2020年第1期转载

【转帖】两个目录

分类:流水日记 | 评论:0 | 浏览:1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原创】我的2019|总有微光照亮

总有微光照亮

文|江少宾

 

早晨从六点钟开始。起床,上厕所,刷牙,洗脸,烧开水。其间,我会见缝插针地浏览一遍微信朋友圈。家人,朋友,同事,作家,我长时间默默地关注他们,很少交流,也很少赞美。事实上我已经不会赞美了,陪读的日子,我牵着一只负重爬行的蜗牛,崎岖的道路,一眼望不到尽头。

早餐相对简单,两个包子,一瓶鲜奶,儿子风卷残云,抹抹嘴,拎起沉甸甸的书包,蹲下身子,穿鞋,出门。从六点三十五分起床到七点钟出门,他的早晨,只有短短的二十五分钟。这也是绝大多数初中生的早晨——疯狂的闹钟。睡眼惺忪地穿衣,起床。边走边吃。鼓鼓囊囊的书包坠在背上,看上去像是出门远征。确实是远征,目

分类:流水日记 | 评论:0 | 浏览:2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原创】江少宾|天气晚来秋

天气晚来秋

 文|江少宾

 

总是在夜里,迷迷糊糊间,耳畔漾起爆炒蚕豆一样的雨声,由远及近,仿佛若有风。灼烫的凉席浸满了我们的汗渍,后背黏在席子上,猛然起身,皮肤几乎要揭下来,咝咝啦啦的,如裂帛之音。窗外,站着两棵枝繁叶茂的梧桐树,雨水像一万只小手,轮番拍打着梧叶,沙沙沙,沙沙沙,疏一阵,密一阵。挣扎在梦境的边缘,我仿佛看见梧叶在风雨中翻卷的样子,叶子们已经习惯了荣枯,像乡下那些饱经沧桑的老人,不卑不亢地承接着人生的风雨。重新沉入梦境时,潮水一样的雨意在床头浮荡,燠热,从雨声里慢慢消散了。

分类:往日重现 | 评论:0 | 浏览:1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38页/566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