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10
  • 总访问量:1164367
  • 开博时间:2005-05-19
  • 博客排名:第1267位
最近访客

黑梅

2019-01-08

思念秋天窍

2018-12-23

岭南雀巢

2018-12-14

sweetswing

2018-11-08

流丽年华昧

2018-11-01

槟郎

2018-10-26

jfsvwn1746..

2018-10-24

深海悬崖

2018-10-24

叶小琛挪

2018-10-22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博客门铃
博文

师友荐语

○在江少宾的散文世界里,我们看到他在生命体验的通道里埋首挖掘的身影,看到他对底层群体的精神抚慰与人文关怀的光芒,并以小说化叙事重新发现、创造并确立了散文的新秩序。

江飞(评论家。北京师范大学文学博士、复旦大学访问学者)

 

○《味蕾上的乡愁》精选了三十多篇美文,文字短小精致,形象生动,彰显中文之美,堪称学生学习写作的范文;所选篇章呈现作家对自身和社会的思考,有着生活深处的温热和疼痛,是引导学生思考人生进而确认自我的佳作。

刘学刚(中国作协会员。高中语文教师、中高考语文

分类:拿来主义 | 评论:0 | 浏览: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味蕾上的乡愁》目录

《味蕾上的乡愁》 时代文艺出版社2018年12月第1版;定价:28元。当当网有售,有折扣http://product.dangdang.com/26439365.html

 全书收入33篇散文,12万字,其中28篇系首次结集,7篇入选过浙江杭州、萧山、泉州、常德、南充、齐齐哈尔等省(市)中高考语文模拟试卷。

 

辑一:味蕾上的乡愁

老杜茶馆

打铁,打铁

分类:流水日记 | 评论:0 | 浏览:13 | 收藏 | 查看全文>>

2018,兼及一本小书

岁月不居,时节如流。2018年,已是过去式。

从发表的情况来看,这是歉收的一年,只在《安徽文学》《散文》《文学港》《南方文学》等刊零散地发过几篇,具体字数尚未统计。稍稍令我欣慰的是,元旦前,一直想写的书终于脱稿了,计21篇(含后记)13万字,其中大部分文字写于2018年,包括尚未发表的五六万字。写作的过程也是反思与自省的过程,每写一篇,我都暗暗告诫自己、反复告诫自己:这一篇,是否有必写不可的理由?书写的价值和意义又体现在哪里?人云亦云是我不想要的。作为一个业余写作者,我从不强迫自己,更不愿意浪费有限的时间和精力,制造不必要的文字垃圾。——白驹过隙,浮云过眼。人到中年,我虽未“证悟”,却也已经活明白。

2018,兼及一本小书 

还是要感谢

分类:流水日记 | 评论:0 | 浏览:17 | 收藏 | 查看全文>>

11月26日,安庆晚报

安庆晚报《月光城》副刊,之三。

 11月26日,安庆晚报

 

分类:流水日记 | 评论:0 | 浏览:20 | 收藏 | 查看全文>>

12月20日,安庆晚报

安庆晚报《月光城》副刊,之二。

12月20日,安庆晚报

 

 

分类:流水日记 | 评论:0 | 浏览:9 | 收藏 | 查看全文>>

12月6日,安庆晚报

如今,能给一个整版的报纸副刊,不多见了。安庆晚报《月光城》副刊,之一。

12月6日,安庆晚报

分类:流水日记 | 评论:0 | 浏览:1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漫游的灯盏

漫游的灯盏

文|江少宾 

 

漫游的灯盏

夏日的午后,阳光如瀑,蝉声如雨。狗,窝在桌子下面,蜷在门槛石旁边,趴在树荫里,眯着眼睛,猩红的舌头吞吐着,呼,呼,呼。鸡,若有所思地踱着方步,仿佛刚刚睡醒,忽又扑棱着翅膀,低低地趐起来,像即将起飞的滑翔机。这是牌楼少有的闲适时刻,大人要么就在午睡,要么就光着膀子,

分类:一路繁霜 | 评论:0 | 浏览:22 | 收藏 | 查看全文>>

血脉里的路标

血脉里的路标

文|江少宾

血脉里的路标

 

咚咚锵。咚咚锵。锣鼓一打宣四方,今天说的是杨家将……朱师傅来的时候,酷暑也来了。是正午,地面上热浪滚滚,绿荫里蝉声如雨。从凉床上探出头来,就见朱师傅穿着一双圆口的黑色老布鞋,坐在条凳上,敞着白衬衫,摇着破蒲扇,等着乡亲们来听大鼓书。哪里还要等呢?片刻功夫,乡亲们就团团围住了朱师傅,半只脚都插不进去。这是小村牌楼难得的闲暇时光,牌楼——皖江北岸的一座古村落,像一

分类:一路繁霜 | 评论:0 | 浏览:3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暧暧远人村

暧暧远人村

暧暧远人村

文|江少宾

 

天黑了下来,一团团乌云在山脊上翻滚。凉飕飕的秋风扑进阴翳的山谷,裹挟着氤氲的雨意。我不止一次经历过皖南山区的秋雨,铺天盖地,像一个吹口哨的少年,来的急,去的也快,一盏茶的功夫,便从这座山头赶到另一座山头。山头与山头之间的逼仄盆地,星散着一座座人迹罕至的古村落。上世纪九十年代,

分类:往日重现 | 评论:0 | 浏览:60 | 收藏 | 查看全文>>

【转帖】谢有顺:想念文学里的感官王国

? 一 ?

 

今天的文学普遍进入到了一个书斋写作和纸上写作的时代。尤其是小说家,稍有知名度之后,就能靠写作养家糊口,甚至过上体面的生活,可以呆在家里专心写作了。这本来是一件好事情。可是,如果一个作家,长期只有狭窄的生活面,他的感受力主要是和报纸或书籍打交道,写作的时候,也多靠这种阅读经验来虚构,时间久了,可能就会在写作中露出苍白、贫血的面容。本来丰富的世界,在他笔下是静默的。有些作家,他后来写的作品,很多经验类型、心灵细节,都和他早期的作品相类似,没有什么新的进展和发现,因为他对生活没有什么新的感受。

这是致命的。一个作家,写来写去都是那些事情,经验的边界没有扩展,灵魂的体验没有更深,写作不过是变相的重复,只是简单地复制自己过去的感受,或者直接复制报纸的社会新闻或看过的影碟。

这样的写作,已经和创造无关。

很多作家习惯了用头脑写作,而不太想到,作家有时也要用耳朵、鼻子、眼睛写作。他们只记得自己有头脑,没想到自己还有心肠;他们只想到自己有想象的才能,没想到自己也有眼睛、鼻

分类:拿来主义 | 评论:0 | 浏览:1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后记:且认他乡作故乡

 

辑完《且认他乡作故乡》,正是霜降时节,深秋的合肥漾着桂花馥郁的香气。昨夜晚归,我在一株老桂下静默良久,那种幽远的香气,让我想起久违的牌楼。老家破败的小院里,也有一棵父亲栽的桂花树,十几年了,它长了一层楼高。这个秋天,它开花了吗?我不知道。

小村牌楼,只有这一棵桂花树。父亲喜欢栽树,他栽过两棵枫香,四棵杉树,四棵法梧,二十六棵香樟,还有四五棵果树。现如今,不少树已经死了,还有一些无人问津的老树没心没肺地活着,不知有汉无论魏晋的样子,像守在牌楼的那些老人,风烛残年,苟延残喘。父亲走后,牌楼已经没有人栽树了。树和人一样自生自灭,在大地上慢慢衰老。事实上,皖江北岸的牌楼已经空了,泥土深处,亲人在长眠。每年清明,我都要回牌楼祭扫,每一次回去,我都要面对“故乡”这个词。在一次又一次深长回望与书写里,我越来越深切地体会到,故乡不仅埋有我的胞衣,昭示着我的来处,更是父母长眠之地,指引着我的归途

分类:一路繁霜 | 评论:0 | 浏览:45 | 收藏 | 查看全文>>

【转帖】读古诗 做现代生活家

主题:《梅边消息:潘向黎读古诗》

嘉宾:潘向黎 作家、编辑

李敬泽 评论家、散文作家

主持:韩敬群 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总编辑

 

分类:拿来主义 | 评论:0 | 浏览:10 | 收藏 | 查看全文>>

【转帖】谢有顺:散文之悟

谢有顺:散文之悟

 

    文坛上活跃的作家是有不同类别的,有些人,一眼就让人洞穿了自己隐秘的写作身份,往往以一句先锋派传统派

分类:我评他评 | 评论:0 | 浏览:5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斜风细雨不须归

斜风细雨不须归

О江少宾

 

雨越下越大,屋檐下的雨滴像齐奶奶的纺线,断了又续,续了又断。记忆里的齐奶奶总是一身素净,双颊凹陷,白发齐耳,脑勺上别着一根亚麻色的发簪。她独自住在一间昏暗的厢房里,守着一台老掉牙的织布机,摇啊摇,从麻麻亮摇到天擦黑,周而复始,不知疲倦,仿佛已和织布机融为一体。下雨天不能出门,我们一人一只小板凳,坐在门边上,迎着亮,分拣从地里摘回来的棉花。棉朵婴儿一样窝在棉碗里,仿佛一小蓬绽开的雪。门外雨潺潺,我们心不在焉地拣着棉花,不时有人打门前经过,噗嗒。噗嗒。穿着木屐(我们叫“雨耷子”),撑着雨伞。

雨伞,我们那会叫洋伞。那个年代的“洋”字,既意味着来

分类:往日重现 | 评论:0 | 浏览:71 | 收藏 | 查看全文>>

【转帖】晚色——读江少宾《爱着你的苦难》

你轻一点哎,你慢一点哎……“疯了”的外公,抱着自鸣钟,喃喃地慰语。
这是生命的自赎,也是时光的挽词。
原声体验中的我,恍然也站在逼仄的储藏室里,目遇风烛残年的外公,咀嚼他温凉的话语,悲喜他孤寂又冲和的晚色,泪意汹涌。
这一经典的桥段,出自作家江少宾的惑之书——《爱着你的苦难》。
因惑而生的乡村叙事,承载着少宾的成长心路,也充注着他对原乡民的虔敬、活中有惑的生活体验、心灵观照的疼痛与悔意、生命奥义的寻绎与神性的欢愉,力透纸背。
  
一、活中有惑的生活
  普里什文的北俄罗斯、梭罗的瓦尔登湖、沈从文的湘西、张承志的北方、傅菲的绕北河,无一不是

分类:拿来主义 | 评论:0 | 浏览:7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39页/584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