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78
  • 总访问量:1178382
  • 开博时间:2005-05-19
  • 博客排名:第1128位
最近访客

小奋青滤pe

2020-07-16

铲铲队员伤

2020-07-13

费尔奇圆

2020-06-29

冷自知胺

2020-06-10

若芊我芊n

2020-06-02

岭南雀巢

2020-05-30

云引长空

2020-05-20

贵州卢仁强

2020-03-23

mukj049

2020-02-23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博客门铃
博文

某书店拍的图片,存一下

某书店拍的图片,存一下

裸脊线装,60克瑞典轻型纸。有友人反馈说,新书手感很舒服:) 

分类:流水日记 | 评论:0 | 浏览: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新书出厂,微店上架

写字不易,出版更难。新书《回不去的故乡》昨天在广西师大出版社微店上架了。当当、京东等大网店铺货还要等半个月左右。

新书出厂,微店上架

分类:流水日记 | 评论:0 | 浏览:17 | 收藏 | 查看全文>>

痛惜屯溪老大桥

2020年7月7日上午,屯溪老大桥(镇海桥)被洪水冲垮。这座建成于明嘉靖15年(1536年)、承载着无数徽州人记忆的城市图腾消失了。

痛惜屯溪老大桥

1992年—1995年间,我曾无数次走过老大桥,这座苔痕漫漶的老大桥,也见证过我的青春梦想和青葱岁月。“新安江水碧悠悠, 两岸人家散若舟。 几夜屯溪桥下梦, 断肠春色似扬州。”郁达夫先生笔下的胜景,从此成为记忆。

分类:流水日记 | 评论:0 | 浏览:1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家谱资料】江习胜| 革命烈士四静公传

 革命烈士四静公传

 

    用福,字四静(士进),生民国五年丙辰八月十三戌时,巢山牌楼人。伯海房大统公支下德扇公长子。

    用福公出生于一个贫苦家庭。其父长年给大户人家帮佣搞船。其弟用如、用东、友正、正友相断出生。随着自己结婚成家,女儿花梅的出生,一家人的生活更是雪上加霜,常常以野菜树皮充饥。为谋生计,用福公只好跟着父亲常年漂泊在水上。但用福公目睹社会乱象,愤愤不平,不甘遭受剥削过着贫穷的生活,立下了为公平清明世界而斗争的大志。公元1937年,抗日战争全面爆发,用福公作为热血青年,告别父母妻女,弃家从戎,跟随陈定一、何东初,积极投身到抗日救亡的洪流中。其父本想长子帮助家里打工挣钱,养活一家老小,但看到日本鬼子所作所为和儿子坚定的抗日决心,也毅然支持儿子

分类:流水日记 | 评论:0 | 浏览: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家谱资料】江习胜| 江满舟公传

 江满舟公传

 

    德扇,字满周(满舟),生清光绪十八年壬辰十月初七亥时。巢山牌楼人,伯海房大统公支下文义公第七子。

    公生活在兵荒马乱年代,从小就给大户人家帮佣搞船,长年漂泊水上,惊涛骇浪,处境危险。由于乡匪恶霸横行,鱼肉百姓,公收入低微,家中一贫如洗,经常食不果腹。成家后,其子用福、用如、用东、友正、正友相继出生,一家人生活更加困难,往往是吃了上顿无下顿。其时,国家极度贫弱,战争不断,旱涝灾害频发,日本侵华,内忧外患一齐袭来,国家处在生死存亡之际。德扇公毅然支持长子用福投身革命,抗日救国。用福英勇善战,屡立战功,后因叛徒出卖,壮烈牺牲。解放初,公支持三子来流协助政府在凤仪等地建立基层政权,维持社会稳定。又支持四子友正读私塾,友正天资聪颖,解放后在巢山大队任文书,帮助

分类:流水日记 | 评论:0 | 浏览:1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家谱资料】江习胜|人杰地灵牌楼庄

 【家谱资料】江习胜|人杰地灵牌楼庄 

在长江和白荡湖之间,有一座山峰名曰巢山。巢山一峰突起,峻秀挺拔。四望则山水相间,田畴交错,农舍依依,风景如画。巢山之北,白荡湖之南,有个安静祥和的小村庄,因村东头曾经耸立几座牌坊,村庄的名字就叫牌楼。

牌楼居民多为江姓,这里是枞阳(桐城)焦岭江氏伯海房十三世孙大统公后裔集中居住地。大统公,字思为,清康

分类:流水日记 | 评论:0 | 浏览:1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新书封面

新书封面最终定了这个,下印了,预计七月份上市。责编说:这本书的内容编的时候就喜欢,没有无病呻吟,以事实说话。美编设计的封面也契合。故园反正是回不去了,那就直面惨淡,重建精神家园,对抗虚无。拒绝做无根无魂的大地上的异乡人。

新书封面

新书封面

分类:流水日记 | 评论:0 | 浏览:2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札记】两则消息

先说坏消息。《远去的湖畔》最终还是退了,编辑说,不是稿子本身的问题,是因为脱贫攻坚,全国一盘棋,主编觉得这篇调子太灰了,“最好换一篇”。这种情况,近几年还是第一次。

再说好消息。《回不去的故乡》(广西师大出版社)已经在申请书号了。遗憾的是,最终还是拿掉了《魂归何处》,因为终审意见说“其中毁棺的情节有可能激化社会矛盾”;《生死之间》拿掉了和“过阴”有关的章节,因为涉及“迷信”。我个人很看重《魂归何处》,结集时以它开篇,倒不是因为写得多好,而是写得“顺”,和《风吹落日》一样,我还记得那种一气呵成。虽然有些遗憾,好在并不影响整部书稿。诡异的是:《庭院深深》终审和复审都没有意见,《未完成的葬礼》也一个字没提。不是“全国一盘棋”吗?搞不懂!

又:刘亮程老师和梁鸿老师分别写了几句推荐语,责编选了我拍的九张图,包括老头老娘以及我们兄妹六人的合影,这让我欣慰,也让我对这本小书充满了别样的期待。

 

分类:流水日记 | 评论:0 | 浏览:3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原创】江少宾|入殓者

【原创】江少宾|入殓者

死亡是人生的大事,牌楼人对于死亡尤其重视。生前无论多凄惶,一旦走了,下人总要把后事办得风光一些,这既是亡人的哀荣,也是生者的体面,办差了,办砸了,失礼了,男女老少都要在背后戳脊梁骨,甚至指鼻子骂的。可以说,和死亡有关的一切,样样都不能大意。有一年,德贵二爷死了,桂皮从广西赶回来奔丧,长途奔袭的桂皮在给父亲磕了三个响头,又吞掉两大碗面条之后,坐在屋檐下睡着了。老西性格耿直,张口就骂:“吃的死去!还困告,什么时候不能困告!”——“吃的死去”是牌楼人的口头禅,

分类:往日重现 | 评论:0 | 浏览:25 | 收藏 | 查看全文>>

【转帖】《岁时记》:两则短评

   2020年第2期《星火》杂志里,我最喜欢的作品是江少宾的散文《岁时记》。《蚕老枇杷黄》《五月书》《桐花万里路》一组三题,将牌楼的草木风土人情写得生动有趣,让人印象深刻,神往不已。作者的语言功底深厚,灵动、诗意的语言,像带着清风、流水一般,徐徐铺开。如《蚕老枇杷黄》中,“牌楼像一块宣布,成为各种颜色的试验场”;再如《五月书》中,“我们每个人都是一座城堡,斑驳的外墙爬满青苔”“小区中央有一方池塘,鱼翔浅底,岸边的青苔像一块温润的绿豆糕,睡莲上的蜻蜓张开小小的裙据,舞女一样飞去,又飞回”;又如《桐花万里路》中,“宝蓝的银河悬在头顶,像一只蓄满星光的广口玻璃瓶”。这些语言精致,到位,引人入胜,激起人的阅读快感。这种文章和语言,充满生命力,值得读者反复精读,细细品味。(山东安丘 李颂颂

 

   江少宾一组散文《岁时记》尝试着用写植物的方式来与家乡的

分类:流水日记 | 评论:0 | 浏览:41 | 收藏 | 查看全文>>

【转帖】《散文 海外版》2020年第5期目录

特别推荐 

 致母亲     李修文

    选自2020年第3期《芙蓉》

 青春与故乡,让贾樟柯不孤独      韩浩月 

分类:拿来主义 | 评论:0 | 浏览:5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原创】江少宾|磨剪子嘞戗菜刀

【原创】江少宾|磨剪子嘞戗菜刀

“磨剪子嘞——戗菜刀,磨剪子嘞——戗菜刀……”声音由远及近,苍老而低沉,“嘞”字后面有一个明显的停顿,甩着长长的颤音。每次听到这熟悉的吆喝,我们总要丢下手头的作业、农活或碗筷,小跑着,去迎那个颠着担子,扛着长凳,走村串巷,磨剪子戗菜刀的老师傅。老师傅姓周,六十开外了,国字脸,长寿眉,眼窝深陷,两鬓花白,一边走一边吆喝,沿着村口的机耕路慢悠悠地步行。他走的真慢啊,仿佛已经走过了半生。终于近了,他走过石拱桥,进了村口,我们从四面八方急慌慌地迎

分类:一路繁霜 | 评论:0 | 浏览:3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原创】江少宾|一个创作谈

这组系列散文(系列散文《大地上的灯盏》,年底前出版),我前后写了两年。它有人物,也有相对完整的故事情节,和我过去的散文相比,“小说化”似乎更明显了。但这些只是它的外衣,散文叙事自有其伦理。我在乡村长大,现在又是一名媒体人,媒体是一个和社会良心息息相关的职业,它既支撑了我的散文写作,也注定了我的写作姿态——新闻结束的地方,散文出发了。当然,想象力是文学的基本功,虚构也不是小说家的专利。文学是人学,既要直击纷繁复杂的世相,也要逼视幽微深邃的人心。散文也不例外。

作为一种见情见性的文体,散文对写作者的消耗太大了,大体量的写作势必会导致质量上的平庸。比较而言,我更喜欢有烟火气息的,有生命体验的散文,读这样的散文,能触摸到作者的呼吸、心跳和体温。我希望自己能写出这样的散文。(《红岩》2020年第2期)

分类:流水日记 | 评论:0 | 浏览:1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原创】江少宾|疫中札记

 小河,今日春分,天鹅湖畔的早樱已经开了,红叶李开得繁盛。从医院回来已经二十多天,想着给你写封信。我很好,没有发烧,没有咳嗽,只是心有余悸。谁能想到呢?那天凌晨,前所未有的剧痛突然从腰部袭来,躯体仿佛已被拦腰折断。更难受的,还是接踵而来的小便受阻,坠涨的小腹越来越沉,我甚至能感受到充盈的膀胱。我没有经历过这些,恐惧在所难免。你知道的,春节过后,新冠肺炎疫情一直在蔓延,为了抽调医护人员支援湖北,各大医院都停了常规门诊,除了危重患者,不再收治普通病人。好不容易捱到第二天中午,痛疼没有缓解,依旧无法小便,我撑不住了,只好挣扎着起床,叉着腰,决定去医院。家人都不放心,我自己也不放心,然而,面对凶险的疾病,我们每个人都是弱者,别无选择。

  疫情笼罩,医院少了往日的喧嚣,空旷的大院里,两个保安裹着厚厚的防护服,木头人

分类:流水日记 | 评论:0 | 浏览:6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原创】江少宾|桐花万里路

桐花万里路

 

 【原创】江少宾|桐花万里路

老家的院子里,有一棵枝繁叶茂的泡桐树。泡桐生产迅速,又经济实用,是小村牌楼最多的树种。春末夏初,桐花的香味翻滚而来,几天之内,房前屋后的桐花次第绽开,绿叶间,扶摇着一朵朵淡紫色的小喇叭。桐花怒放的牌楼有一种阴柔之美。丢下饭碗的少女喜欢聚在泡桐树下,跳绳,踢毽子,玩累了,再把地上的桐花一朵朵拾起来,串成花环,挂在汗津津的脖子上。男孩胆子大,有月亮的晚上,我们总要聚在泡桐树下

分类:往日重现 | 评论:0 | 浏览:3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39页/579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