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天一色无纤尘博客达人

人生天地间,忽如远行客。联系邮箱:jiangsb1120@163.com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9
  • 总访问量:1155336
  • 开博时间:2005-05-19
  • 博客排名:第1290位
最近访客

吴福清词no

2017-12-16

若芊我芊n

2017-12-15

冰释234白

2017-12-15

小奋青滤pe

2017-12-14

天牙管理员

2017-12-11

zuokanyunq..

2017-12-07

觉中

2017-11-20

塑料胶袋

2017-11-16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关注更新
博客门铃
博文

2017

对我个人来说,2017年具有不平凡的意义,继2011年元旦母亲去世之后,2017年盛夏,父亲也离我们而去。活在这个盛世,我们已是孤儿。牌楼,父母亲的胞衣之地,我们的故乡,但如今,它只是户口本上的一个籍贯,我们再也回不去了。田园将芜,无可救药的沦陷。

和往年一样,2017年我依旧深居简出,工作之余,看书,

分类:流水日记 | 评论:0 | 浏览:3 | 收藏 | 查看全文>>

葬礼

葬礼

◎江少宾

 

老人躺在门板上,头朝南,脚向北,一床簇新的寿被完整地蒙住他的遗体。这个八旬老人已经被死亡抽空了,崎岖不平的身躯彻底坍了下去,像一床无法归整的旧棉絮。时值酷夏,树梢没有一丝风,人来人往的堂屋像一只火药桶,仿佛只要两个人擦肩而过,空气就能够燃爆,冲起一团蘑菇云。据说老人就是热死的,在他之前,村子里已经热死过两个,两个人的年纪都不大,都还能做饭,洗衣,下地干活。“人假得很啰!晚上还吃了半碗饭呢,说不照就不照了……”我静默地听着,心里却怀疑老人真正的死因,所谓的“热死”,或许只是一种巧合。在老人的正上方,吊扇的三片叶子有气无力地旋转着,呜呜呜,呜呜呜。我出神地看着寿被上的牡丹,一丛又一丛,怒放的花蕊,在热风中微微抖动。

分类:往日重现 | 评论:0 | 浏览:14 | 收藏 | 查看全文>>

生死之间

生死之间

◎江少宾

 

《礼记·祭义》:“众生必死,死必归土,此之谓鬼。”

——题记

纪晓岚在《阅微草堂笔记》里录了许多鬼故事,之所以说是“录”而不是“写”,是因为许多鬼故事都标明了讲述者,包括具体的时间和地点。甄士隐,假语村言,看上去很像那么回事。更像那么回事的,是中国文言短篇小说的巅峰《聊斋志异》。据说蒲松龄自备茶水,请人说鬼故事,他则记录下来,再煞有介事地注明“异史氏曰”。此地无银三百两,信与不信,全在阅读者自己。

分类:往日重现 | 评论:0 | 浏览:17 | 收藏 | 查看全文>>

【转帖】《百花洲》2017年第6期目录

《百花洲》2017年第6期目录

 

长篇

白银火车(长篇小说)……六河

结局在继续(创作谈)

虚构

普贤寺(中篇小说)……

分类:流水日记 | 评论:0 | 浏览:2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清晴可喜读文河

      没有记错的话,《清晴可喜》(广东人民出版社201710月第1版)应该是文河的第二本书。书名《清晴可喜》,我读了也觉得清晴可喜,喜在,文河的文字有悟识,有自由,也有格局。我读书很随性,相对来说,更喜欢有格局的文字。语言和气息当然也很重要。尤其是语言,语言是基本功,写到一定的份上,时候到了,总不会太差。不差并不等于就一定是好,不差也有高下。曾经和一个女作家聊到语言,她很不屑,现在

分类:我评他评 | 评论:0 | 浏览:114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枕蛙声

一枕蛙声

◎江少宾

一枕蛙声 

谷雨过后,小区的池塘里总会响起一阵阵蛙声,咕咕,呱。咕咕,呱……通宵达旦,不知疲倦,像一阵阵密集的雨点。被蛙声叫醒的晚上,窗棂上闪现着幽蓝色的天光,它们来自遥远的星宿,长途奔袭,恍如梦中人光洁的脸。好多年了,我没有听过这样密集的蛙声,于是醒着耳朵听。一边听一边想,心魂就在蛙声里插上了翅膀,飞到了皖江北岸一

分类:往日重现 | 评论:0 | 浏览:22 | 收藏 | 查看全文>>

【转帖】《广州文艺》“散文实力榜”推荐语

 

《老》让我控制不住地流泪,想到了我那半个多月前离世的八十余岁的父亲,我见证了他从一个挺拔、英俊的军人变成一个精气神十足的小老头,再慢慢衰老。我见证了他变成……。我泪流满面。少宾用他平静的语调,强撑着和我们讲故事,讲那些老人的故事。亲情散文的写作,最难把握的就是情感、情绪。

尚未从《老》的悲伤中缓过劲来,就进入了《一枕蛙声》的童年乐趣中。其实没那么简单,很快,又跌进了另一种悲伤之中。

对于笔下的生活,江少宾是旁观者也是参与者,他能清醒而睿智地看待他周围的存在。他目睹甚至参与了记忆中人们的生死、悲欢。少宾的散文有着某些小说的气质,叙事结构严谨,丝丝入扣的起承转合。

分类:我评他评 | 评论:0 | 浏览:2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江少宾

 

黄昏的时候,他喜欢瘫坐在幽暗的卧室里,将浮肿的左腿搁置在床上,长时间一言不发,像时光深处一尊凝固的雕像。偶尔,也会极其缓慢地咀嚼某种零食,像一只年迈的老鼠,好半天,一声脆响,又一声脆响。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些什么,是乡下那栋久已破败的老屋,多年未曾谋面的亲戚,还是已然离世的老伴?八十多年了,他有太多的前尘旧事需要一一梳理,它们定然像一幕幕无声的电影,在他的脑海里轮番上映。这些前尘旧事他要一个人默默地审一遍,这个倔强的老人,正沉浸在孤独的暮年里,裁判自己的人生。

分类:往日重现 | 评论:2 | 浏览:45 | 收藏 | 查看全文>>

【转帖】贾平凹:关于写作的贴心话

贾平凹:关于写作的贴心话

——致友人的五封信

 

1从“我”走向“我们”

一个人的生存经验来自他的生存方式,读你的作品,我尽量地去理解,但我不得不说,3

分类:拿来主义 | 评论:0 | 浏览:20 | 收藏 | 查看全文>>

【转帖】浙江省2017届高三高考模拟语文试卷

阅读下面的文字,完成下列各题。(20 分)

 

谁在深夜祈祷

江少宾

佛香盘旋。从我家的防盗门到她家的防盗门,不过五米,这段花岗岩铺就的楼道,成了一道无法逾越的天堑。她刻意将自己封闭起来,不愿意和左邻右舍发生任何交集。说是左邻右舍,其实就是门对门。城市到底不比乡下,所谓的邻居,往往都是陌生人。

这让我想到一位古稀老人,那时候我刚刚大学毕业,租住在庐州城南的一片平房里。老人的腰身已经完全佝偻了,又有些耳背,因此基本上不和邻居们走动。有一次,我撞见老人在走廊里拾起一张窝成一团的纸币,心里有些好奇,当我将手习惯性地探向自己的口袋时,老人立即举起那张窝成一团的纸币,“可是你的?”我笑着摇了摇头,“真不是你的?”老人继续举着那张纸币,他

分类:拿来主义 | 评论:0 | 浏览:34 | 收藏 | 查看全文>>

【转帖】 贾平凹:好的语言是什么?

贾平凹:好的语言是什么?

 

什么人说什么话,有什么样的精神世界就会有什么样的文学语言。有人心里狠毒,写出的文字就阴冷。有人正在恋爱期,文字就灿烂。有人才气大,有人才气小,大才的文字如大山莽岭,小才的写得老实,讲究章法的是小盆景。大河从来不讲章法。

我来讲讲文学语言。

语言是什么?有些教科书上或许会有许多定义,其实,每个人会说话就掌握了文学语言。口头语言和书面语言不同,而文学语言却是和口头语言一致的。但是,不是说你会说话你就能写出好的文学语言。

分类:拿来主义 | 评论:0 | 浏览:19 | 收藏 | 查看全文>>

【预告】《广州文艺》2017年第11期目录

《广州文艺》2017年第11期“实力榜”,选用了两篇散文《老》和《一枕蛙声》。谢谢张鸿和她的团队。

写《老》时,父亲还和我谈过一次生死的话题,而如今,父亲已驾鹤西归,舍我而去。又是一年中秋节,抑郁再度来袭,失眠又加重了。心底总有一块地方,在隐隐作痛。

……

【预告】《广州文艺》2017年第11期目录

 

 

分类:流水日记 | 评论:0 | 浏览:32 | 收藏 | 查看全文>>

【转帖】周晓枫:寄居蟹式的散文

寄居蟹式的散文

周晓枫

 

以前做杂志编辑,我开车上班1个小时20分钟,坐地铁快些,13号线换10号线,45分钟。那是我从前的生活,每次往返数千步的小长征,到达卖力气的地方。2013年我从编辑转入专业写作,不必早出晚归,节省许多时间、体力和麻烦。如果死后能进天堂,我想象不出更好的生活,我觉得天堂的大门长得最像作协办公楼。从此什么样的好工作,对我都难以形成诱惑,心里层澜不起。

分类:拿来主义 | 评论:0 | 浏览:5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指尖上的舞蹈

指尖上的舞蹈

◎江少宾

 指尖上的舞蹈

“边上都烂了,怎戴啊?你看……”二哥站在雨檐下,扬着手里的斗笠,对母亲抱怨。母亲接过斗笠,迎着光,小心翼翼地摩挲着斗笠的边沿,“还好,还能用。不知道打

分类:往日重现 | 评论:0 | 浏览:7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弄斧记

弄斧记

◎江少宾

 

在牌楼的手工艺人当中,最受孩子们欢迎的,其实并不是剃头的胡福(详见《剃头,剃头》),而是唐木匠。当笑眯眯的唐木匠拎着寒光闪闪的斧子出现在村口时,孩子们就知道,他们又能吃到肥得冒油的红烧肉了。在牌楼,肥得冒油的红烧肉只出现于两个特定的时间段,一个是逢年过节,另一个,就是谁家请来了久负盛名的唐木匠。唐木匠的饭量并不大,也不好喝酒,却偏偏爱吃红烧肉,他能够天天吃,顿顿吃,百吃不厌。红烧肉切成鸡蛋大,唐木匠一口包下去,眯起双眼嚼,嘴角很快渗出一汪油。此时的唐木匠,像极了一个大口吃肉的活菩萨。

分类:往日重现 | 评论:1 | 浏览:5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37页/542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