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大川:保守与激进

本人借用天涯博客,利用对保守与激进的一些感悟,写一些古今中外的历史、现实、政治、人文的个人观点随笔。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7052
  • 开博时间:2008-02-21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2010年11月份,会成为由中国波及全球的新一轮金融危机


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这也是一个最坏的时代,因为每个人观察社会的视角不同总会得出大相径庭的结论。这也是一个充满风险的时代,同时也是风险中孕育机遇的时代。在国际金融危机和债务危机的大背景之下,貌似已经强大了的中国经济至少还没有迎来最坏的时刻,在高增长和抑制通货膨胀左右为难的漩涡中正在一步步滑向进退失据的危机深渊之中,中国经济的未来与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每一个人都息息相关,是繁荣还是衰退抑或涅槃重生?本人从中国经济以及国际经济大环境中的某些现象中,谈谈个人对未来经济走势的某些看法,只为能将自己思维的脉络和逻辑梳理的更清晰一些,如果与谁在观点上有冲突或异议,愿与之展开深入的讨论或探讨,总能使自己在思维和认识上有所受益。

本文的一个主要观点是,即将到来的2010年11月份有可能成为主导未来中国走势的一个关键节点月份,有可能成为因中国的危机爆发导致全球新一轮衰退的起始月份。本文所要论述的观点到底是胡思乱想的废话一堆还是有那么一点道理的一家之言,只能拭目以待用时间去验证。

说中国经济面临两难,其实不难理解,既要追求高增长同时又要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8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们应当像理解孔子本人那样去理解电影《孔子》

我们应当像理解孔子本人那样去理解电影《孔子》
  
  电影《孔子》正如孔子本人身后两千多年的遭遇一样,惹起了公众褒贬不一的热议。看完影片后,虽然感觉片中有一些常识性的小瑕疵,但整体上来说不失为当下中国一部优秀电影,比本我事先预想的要好得多。这部电影的票房不佳到目前为止已经成为事实,至少我看的那场,在本城市最大电影院最大放映厅中显得空荡荡的,上座率肯定不到10%,但电影质量的优劣很难只以票房单一标准来判定。之前不就是有一位被业界人士称为“对自己不负责任的中国最著名导演”转型拍文艺搞笑片叫座不叫好的先例吗?也有在国际在获奖电影只在本大城市只卖八张票就尴尬下线的惨淡记录。
  
  如何评价影视或文学作品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标准,个人认为,作品只要不带有作者强烈的刻意引导的主观倾向,能够以白描的手法客观再现历史或现实不同人等的心理状态以及世态炎凉,这样的作品就是优秀的作品。这样才能让观众能从不同视角思考理解问题,而这种理性的思维方式却是历史和现实的中国文化中相对最为缺乏的。其实这样的标准要求并不高,但在当下的中国却十分难得。就以胡玫导演的几部影视作品为例,从前的《雍正王朝》和《汉武大帝》都有太强烈的主观倾向掺杂于电视剧中,两部帝王剧的引导性的思想倾向也实在值得商榷,这样的作品我个人是不喜欢的。但从《乔家大院》到如今这部《孔子》,编导的主观倾向性较之前的帝王剧就有了大幅度的削减,以相对客观的方式讲故事或再现历史,电影《孔子》对当时那个时代人性的刻画和展现还是相当到位和成功的。我个人非常乐于见到胡玫导演从《雍正王朝》到《孔子》这种艺术风格上的转变。导演风格的转变也许与剧本或题材有关,两部帝王剧核心体现的是帝王治国不可或缺的集权专制古代理论,而《乔家大院》是晚清一部儒商戏,《孔子》更是力求表现儒家的本源,历史上的儒家要比法家集权思想温和得多,再加上儒家在当代特殊境遇,以皇帝戏那种激进的方式演绎《孔子》肯定不是好的选择。
  
  电影《孔子》对那个时代人物塑造的把握上是一大亮点,周润发饰演的孔子温文尔雅的言行举止基本符合孔子的本来面貌的,他的那些性格各异的弟子们的形象也都栩栩如生,甚至还包括那个只能同甘不能共苦为了小利出卖孔子的公伯寮。陈建斌饰演的季桓子老成深算霸气中不失温润,他可以不动声色的暂时让出相位,借孔子之手剪除手握军力实权的家奴公山狃(历史上此人应该叫公山不狃吧?不知道编剧为何在此将名字改为公山狃),又借外面强大的齐国之手让鲁国国君将孔子晾在一边,一旦强敌入侵,他又放弃前嫌及时召回孔子弟子中最有军事才能的冉求成功抵御外敌,晚年又主动寻求与政见不同的孔子和解,在凄凉落寞中离开人世。他对待知识分子为代表的孔子,不用简单粗暴的言行,一个玉珏一个玉环就将自己要表达的意思告诉了明白人孔子,珏和环分别是诀别和归还的谐音。全剧中季桓子被塑造的最丰满,某种程度上超过信奉“仁者爱人”单一性格的孔子,因为在季桓子身上体现的是多种复杂的性格,而这种复杂的人格更接近于他所处的地位和人性。姚鲁饰演的鲁国国君,先是想借着孔子的名望和学识平衡“三桓”势力,但孔子在官场之中刚刚初露峥嵘后,在三桓的内忧和齐国的外患下共同逼宫下,鲁国国君却让孔子“聪明”一些通过无为达到自保。齐国被孔子称为“虎狼之国”,影片中马精武和王绘春扮演的齐国君臣正是那种虎狼似的人物,就是要不择手段的攫取利益。毕彦君饰演的卫灵公,是那种安逸享乐醉生梦死的代表人物。这些人物的塑造个个活灵活现,基本能代表那个时代某些人物的性格和个性。影片中最有争议的是“子见南子”,我倒是认为这是本片中最出彩之处,周迅饰演的南子还算到位,卫灵公夫人南子在史书中能找到的记录并不多,编导在没有改变孔子本来性情的基础上,又为观众推出了一个聪明而有心计、名声不好又放荡、追求个性的鲜明的南子形象,这总比那些无厘头西游记中让唐僧和孙悟空动情与妖精谈恋爱好多了。会见的最后南子却一语中的点名了孔子周游列国时内心的孤独和落寞,这实在是全片的点睛之笔。如果不理解孔子在那样一个礼崩乐坏道德沦丧时代的孤独落寞心情是无法体会孔子本人和他所倡导的仁义道德的。在故事情节上唯一值得商榷的是“颜回之死”,为了捞取掉在冰窟窿里的孔子书籍,颜回不惜几次沉入河底捞取书简而献身。历史上的颜回不是这么个死法不说,尽管可以说艺术来源于生活高于生活,可以对历史题材进行加工,但脱离现实和人性的塑造很难令人信服。如果说“子见南子”是全剧的点睛之作,那“颜回之死”就有蛇足之嫌。
  
  个人也认为这部电影还不足够好,许多完全可以避免的瑕疵的存在实在令人遗憾。之前已有专家举出了影片中的几个细节性问题,如孔子儿子的名字字幕打错了,孔子称呼学生名字时不符合论语中的记载和当时的社会习惯等,还比如说阳虎从晋国杀向卫国而杀了子路,阳虎在鲁国失败后的确是逃亡到了晋国,但与子路之死应该没有什么关系吧?冤枉孔子瞧不起的阳虎只能给观众“打击异己”往意见不同者身上泼墨的感觉,对于故事情节没有什么必要还可能给人留下无中生有的话柄,笔者认为还是避免的好。剧中引用了大量的孔子语录或《论语》故事,子路问路那段就真实的再现了《论语》中情景,编导也没有刻意引导观众,给观众留下了想象空间。而有的语录使用就有点不着调,比如“苛政猛于虎”完全也可以设计出一段类似于子路问路那样的《论语》情景来表现这个朴素的道理,编剧却没有,只是在孔子看到鲁国费邑暴政时发的感慨,容易给人不搭界的错觉。电影故事结构的设计是下了一番心思的,但如果能找一位或几位相对理性的专家征求一下意见,在不改变故事大纲的基础上,对某些细节进行更加严谨的校正,增加一些严谨的历史知识的积累和沉淀,本来已经很优秀的影片可能成为历史影片中的精品和经典。
  
  我经常把人的思想比作生活中五光十色的颜色,把那些理性保守比作浅色亮色,而与之对立的非理性激进比作深色暗色,介于两者之间的是调和色灰色。鲁迅的文章致力于呐喊呼唤沉睡中的百姓,当代的许多人也基于鲁迅的思想,认为国人麻木的太多,有血性的太少。我个人认为麻木的人太多是事实,但中国从来不缺少血性,缺的是与血性相对立的理性尤其是基于保守态度的理性,我们还有什么样的鲜血没有流过,而流血究竟给我们这个带来什么?见仁见智每个人对此会有不同的答案,但一个理性匮乏的社会是很难融进现代文明社会的这也是事实。如果我们不认同孔子原始的朴素感性的保守思想,也不了解西方基督文明现代的理性保守思想的真正内涵,那么人的思想境界也就只能是灰色或暗色了。灰色地带只能是迷茫和困惑,贾宝玉可以将自己投入大观园的温柔乡中逃避他的那个世界,没有贾宝玉那么好条件的现代人,也可以沉迷于酒精、麻将、网游或其它什么之中麻痹自己,醒来之后依然一场空。深色和暗色代表激进和血性,就像武松和李逵那样杀人如切菜,杀人和流血是他们发泄内心愤懑的最好方式。
  这部电影可能遭到“反孔”的人反对不在意料之外,但也可能遭到那些“尊孔”的人反对,因为整部影片并没有提到“圣人”字样,这是当代许多痴迷于孔子的人无法接受的。李零先生曾经出版过一本在学术界引起争议的书《丧家狗——我读〈论语〉》,将孔子比作丧家狗,受到了当代儒生们的口诛笔伐。但在电影《孔子》之中,周润发饰演的孔子一句台词就说“我就是丧家犬”,基本符合《史记•孔子世家》相关记载,从这一点来说编剧的思想境界就比那些儒生高得多。就从《论语》来看,不仅记录了孔子正面的语录,而且对孔子不利的他人言行也多有记载,这与某些诸子著作中只有过五关斩六将而绝没有走麦城形成鲜明对比,也说明孔子的为人和思想都具有相当的包容性,这恐怕也是当代那些面对孔子非圣即恶观点相对立的两种人都无法理解的。我们真的应该理性的面对两千多年前孔子遗留给我们的朴素的思想,到底什么才是现代社会所应该扬弃的又有那些是应该吸收的,而不是不知所以然非理性一味的捧杀或棒杀。我们也应该像理解孔子本人和他的思想那样理解电影《孔子》,在评价电影优劣的时候有自我定位标准的前提下,也应该知道编导们到底要通过电影告诉观众什么,然后才去客观评价一部文艺作品,这才是理性的选择。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19 | 收藏 | >>引用社区地址查看全文>>

自我救赎:走出精神世界的大峡谷

自我救赎:走出精神世界的大峡谷
  
   (一)我长久的陷入在迷茫和困惑中
  我1996年大学专科毕业,分配到了一个事业单位做职员工作。原以为,一份带有事业单位指标的稳定工作,将来像常人那样努力工作、、快乐生活、娶妻生子、终老一生,也许会成为我平淡一生的主基调。但现实却将我的幻想击打的粉碎,由于个人能力问题,也由于外部客观环境的原因,情感、工作、生活几乎在困顿中难以自拔,情感欲追寻而不得,工作有力气使不上,生活混乱懵懂,我的人生由此陷入一场持久的难以名状的迷茫和困惑之中。这并非是适合我的生活和工作,更可怕的是自己也不知道到底什么才适合自己,内心长期被忧和愁所占据,从那时起开始了漫长的寻找精神世界的自我救赎之路。
  
  (二)我要寻找属于我的路
  其实很少有人能终身一帆风顺,几乎所有的人都会遇到这样或那样的人生坎坷,这个坎坷好比人的精神坠入一片充满荆棘而四周又是悬崖峭壁的大峡谷,由于每个人的自身情况和生活际遇的差异,如何走出那个谷底也就成了我们所要面对的最大人生命题之一。有人在拼命工作,用工作来化解心中的忧愁;有人拼命捞钱,用金钱满足自己内心的空虚;有人借酒消愁,用酒精麻痹自己的神经;有的人沉迷于麻将或网络,消磨自己无聊的光阴;有人借着报复社会来释放内心的恐惧;甚至有些人会以生活在峡谷中自得其乐根本就没有想到要离开那里;还有的人干脆以自杀了断,切割与这个世界的任何联系;《红楼梦》中的贾宝玉沉浸在大观园的温柔乡中逃避他那个黑暗的世界;《水浒传》中的武松和李逵用杀人发泄心中的仇恨和愤懑;一些人会用到组合的方式,有的贪官既捞钱又将自己扔进温柔乡,有的人上班努力工作下班酒精麻醉或沉迷游戏……,自我救赎走出人生的谷底其实并没有一个固定的模式,自己认为合适也就可以了。
  在那迷茫的岁月,我也曾经用各种方式排解心中的忧愁,我曾经在不同时期沉迷在麻将、酒精、电视转播的体育赛事、网络论坛之中,麻醉一时不能麻醉一世,沉醉之后醒来了却发现自己的精神世界依然空虚的一无所有。还有一段时间停下了自己的工作,在社会上做出各种尝试的闯荡,结果只能是四处碰壁,其中虽然那么一年赚钱稍微多一点,但到头来依然一事无成。2006年工作的第十个年头,我有机会又重新回到了当年工作的起点,这时的我与1996年刚开始工作时的我已经完全不同了,一条新的走出人生谷底的道路已经在我的脚下,现在依然在路上,但我已然看到了走出这条人生最大的峡谷的曙光。
  
  (三)思想和信仰
  攀爬在精神大峡谷的路上,主要有两个方面的内容,一是思想,二是信仰,我把思想用做攀爬的工具和装备,而把信仰当成精神食粮。所谓思想是我从学者、文人或是普通人的言行和观点中获得的某些理论性的人生启示。主要是通过自由、民主、人权、平等、正义、理性和保守等等概念的理解,通过自己还不算太差的理解力、洞察力和逻辑分析能力,将这些概念用于解读现实或历史所发生的大事小情,所涉猎的包括政治、历史、社会学、经济学等诸多社科领域,我不是专业学者,只是博采众长从别人那里期望得到我所需要的可以作为日常生活中思想工具的那些理论观点或基本概念。而信仰是我从上帝赐给人类的《圣经》中让我知道了为人处世的基本道理,基于基督教义,神创造了人,从有人那天起亚当和夏娃就因为偷吃禁果而犯了罪,人性是恶的都有原罪的,人应该抱有一种忏悔的精神,时刻省察自己的过犯;而人自己又不能克服自己的原罪,所以才有了权利的相互制衡;不管信不信主,人都是主造的,信主的被主拣选是一种荣耀,不信的是远离主背离主,信主的心中只有唯一真神——上帝,所有的人在上帝面前都是卑微的,但人与人之间都是平等的,因此才有了平等和正义的基本理念。
  有人曾经问我,作为基督徒和普通人(不信主的人)有什么区别?别人怎么样我无法回答,只能从自己从一个不信主的人到一个受洗的基督徒前后之间的差异来回答这个问题。信主之后,让我的内心有了更多的爱,对人更加宽容,对事物更加包容,尽可能的多理解别人,同时也让我明确了什么是真正的爱;信主之前,也是由于迷茫和困惑,我的内心不够坚强又缺乏自信,到现在真心的信靠主,将自己的一切交给主,越来越有信心,内心也越来越坚强。将自己的一切都交托给主,做好自己应当做的,该得到的一定会得到,不该得到的你永远也得不到;内心有了更多的喜乐和平安,逐渐代替了从前心中的忧和愁;当遇到与别人矛盾的时候,从前的我总是先想到一定是对方有问题,而现在的我总是首先省察自己,是不是自己的所作所为有什么不合理之处,即使问题确实不在本人,也要尽可能的给对方以宽容和理解,在坚持自己道义底线的前提下妥善处理有可能面对的问题;信主之后也让我明白应当记住应该记住的,比如:对主的信仰、感恩、爱、宽容、理解,同时也忘记应该忘记的,比如:痛苦和仇恨。
  
  (四)保守和理性是现代文明最要特征之一
  我把那些“为我所用”的思想当成工具和装备,这里只想简单谈一下理性和保守,因为从个人的观点来看,理性和保守之于现代文明发展有着重要的作用,也是现代文明的重要特征之一。我对理性的理解其实很简单,就是从尽可能多的角度去观察事物,通过尽可能多的影响因素判断事物运动和发展的一般规律。与之相对的非理性概念至少应该有感性和片面,感性和片面是只从自身的某种感觉或单一方面因素来判断事物特质和发展规律。对于保守概念的理解最早来源于英国当代自由主义大师柏林的中文译著《自由论》,其中对两种自由的论述对我有很大启迪,柏林认为两个英语单词freedom和 liberty都有自由的含义,为了将其区分,称liberty为积极自由(也就是我们称之为的解放),而将freedom称之为消极自由,而我本人却将这两个概念分别理解为激进的自由和保守自由,我本人现在的思想更倾向于后者,并自己定义了保守的概念。所谓“保守”是在价值底线之上的,在人、集团、阶层、民族、社会、国家等不同行为主体之间为达到共同利益而采取妥协包容的一种利益博弈方式,保守的几个关键词是“妥协、包容、共同利益、价值底线”。与保守相对立的概念是激进,激进的一般特征是不妥协、无底线、在利益的争夺上强调的是你多我少或你死我活。中国古代社会非动乱时期大多时候都是保守占主流,而美国是现代社会中最具保守特质的国家,古代中国和现代文明的新保守主义分别套用前面那个保守定义都适合,就像数学中的函数一样,有相同的函数模型但不同变量和适用范围使最终的结果大相径庭。中国古代社会是一种传统的狭义保守,捍卫的是等级社会的价值底线,争取的是统治集团内部的共同利益,相互妥协和包容也多在统治集团内部。而现代文明的保守捍卫的是自由、民主、人权、宪政的价值底线,争取的是所有人之间的共同利益,在所有各利益集团中相互包容妥协尽可能求得共同利益。
  
  (五)《圣经》让我懂得了爱和宽容真正含义
  “爱是恒久忍耐,又有恩慈;爱是不嫉妒;爱是不自夸、不张狂。不做害羞的是;不求自己的益处;不轻易发怒;不计算人的恶。不喜欢不义,只喜欢真理。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爱是永不止息。”(《圣经•哥林多前书》13:1-8)上面那段话是《圣经》中著名的爱的箴言。我们从前并没有少的提到爱,但真到爱时除了范围较为狭窄的亲情之爱和爱情之爱外,对于其他人的爱要么是因为概念含混而虚无缥缈,爱国不爱人,爱民族不爱民是最典型的一种爱的模糊表现,要么是因为根本不懂得什么是真正的爱而使爱流于形式,一个传统的感性而非理性社会,爱是匮乏的,相反一旦有了恨,却是实实在在的,在一种非理性思维状况下,也由于恐惧带来的不宽容,人们内心通常更多的被仇恨占据。
  还有一点需要说明,溺爱不是爱,宽容也不是纵容。宽容应该归为爱的一种,与之相对应的溺爱也应该是纵容的一种特殊情况。我所认为的“宽容”的基本含义是为人处世的一种生活态度,当遇到与自己在观念或利益上有某种冲突的某些人,或遇到某些不顺心的事情,也能以豁达乐观尊重理解包容的态度去面对。又应当如何面对某些人的道义底线之下的行为呢?如果只是采取无所谓甚至帮助或支持的态度那就是纵容,宽容不同于纵容是在明确不赞成自己所坚持的道义底线之下行为的前提下,对于人之前的行为予以某种程度上怜悯和谅解,并给予对方精神上的理解和人格上的尊重的。爱是有原则的,“不喜欢不义,只喜欢真理”,而一旦遇到别人的不义,爱的真谛就是“不计算人的恶”和“爱你的敌人”,这应该与无原则的溺爱是有本质的区别的。
  
  (六)内心的喜乐和平安
  去年的平安夜,我去了教堂,牧师讲道的内容是“信靠主的人内心有平安”,只有真正信靠主的人,他的内心才可能喜乐平安,一个人的内心是否平安是可以通过这个人外在的某些行为和语言表现出来,牧师举了一个例子,如果有人称赞一位女士“今天你很漂亮”,如果这位女士内心有喜乐和平安她一定会说“谢谢”,反之她就可能会说“你什么意思?是说我以前不漂亮吗?很丑陋吗?”这个小故事给我个人很大的触动和启示,也许这正是主通过牧师的口把他的话语传给了信众,使我得到了足可以受益终身的人生启迪和感悟,真的应该感谢主!一个人内心有了喜乐和平安,那么他一定是有爱的,反之则是内心被更多的恨所占据,一个人内心爱恨的多寡也就决定了这个人为人处世基本态度,如果恨占据了人的内心他就一定会认为“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即使碰到最值得可怜的乞丐他也会认为这是一个“可恨”的不劳而获之人而不会抱有丝毫的同情之心。如果一个人内心被更多的爱占据,他的行为处世的观点就会认为,即使最可恨的人也一定有可怜之处,即使是与自己为敌的人也要用心去爱他去宽容他,普遍的观点认为当下中国最可恨的人是那些贪官污吏,从某种程度上说他们也是可怜之人,如果能够有一套诸如权力制衡、官员财产公示、接受社会公众和媒体监督的有效机制,这些人中的绝大部分都会成为满有能力干练的社会栋梁之才。真正的爱应该包括所有的人,既有你的亲人也应该包括与你为敌的人。
  
  (七)学会忘记痛苦和仇恨和懂得爱和宽容同样重要
  我们应该记住爱、宽容、喜乐、平安,也应该记住主对我们的恩典,一定要知道感恩,同时我们也应该学会忘记,忘记那些应该忘记的记忆,如:痛苦和仇恨。《圣经•创世纪》中,雅各的小儿子约瑟由于受到父亲的宠爱,受到兄长们的妒忌,十七岁那年被他的哥哥们卖到异邦埃及为奴,神与约瑟同在,经过一番曲折的人生经历,十三年使约瑟成为了埃及的宰相。他有了两个儿子,长子取名叫玛拿西(就是“使之忘了”的意思),因为他说:“神使我忘了一切困苦和我父的全家。”他给次子取名叫以法莲(就是“使之昌盛”的意思),因为他说:“神使我在受苦的地方昌盛。”后来约瑟的父亲雅各所在的迦南地受灾,约瑟将自己的父亲和卖过他的兄弟们接到了埃及,并没有记恨他们,而是用粮食奉养他父亲和兄长们。看来约瑟并非是忘了他父亲全家,而是忘了那个家给他带来不幸和痛苦。
  真要人们忘记内心的仇恨和痛苦其实是一件强人所难的事情,尤其是在一个缺少对主的信仰或非理性占主导的社会。人们说到爱,很多时候并不明确什么时候才是真正的爱。前面提到的“爱的箴言”不真正信主的人很难了解到其中的真谛,那么如何才能使人们的内心不再遭受痛苦和困惑的心魔折磨呢?
  如果一个人像约瑟那样真正信靠主,将自己的一切交给主,神与你同在,会使你在受苦的地方昌盛;如果你真正信靠主,你一定会把磨难和考验当作历练和造就,那么你的内心也一定会像约瑟那样忘记从前的痛苦和仇恨。
  一个人内心有爱,也可以使他忘记痛苦和仇恨,爱和恨之于一个人的内心是矛盾对立的,爱多一点恨就会少一点,如果一个人满有爱心,那他的心中就不会有仇恨的位置。爱别人会使你的内心淡化或忘记痛苦和仇恨,被爱之人也可能驱除心魔而忘记痛苦和仇恨。上个世纪著名的文学大师沈从文先生,他的文学作品都创作于49年之前,五六十年代的历次运动都没有放过他。一次又一次来势汹涌的打击,使忧郁过度的沈从文陷入了病态的迷狂状态,并两次自杀,是在妻子张兆和悉心照料和药物治疗下,沈从文渐渐恢复了健康,这些难忘的经历使他的心灵产生了对苦难的免疫力,使他和妻子坚强地度过了艰辛清贫的岁月,没有妻子的爱很难想象沈从文会如何度过近四十年的后半生人生岁月。
  《圣经》还告诉信众们要“爱你的敌人”,真正要做到爱自己的敌人其实是一件很难的事情。约瑟就是这样,用自己的爱报答了兄长们当年对他的迫害。从另一个角度来说,若不是被卖到埃及,约瑟又会如何会有后来的荣耀。正像约瑟给自己的两个儿子所起的名字那样,是神让他忘记了从前的困苦和仇恨,也是神让他在受苦的地方昌盛。从历史和现实中我们都不难发现,强敌在可能给你带来灾难的时候,也会在客观上给你带来意外的益处。商场上只有够得上足够强的对手之间的相互竞争,才可能共同做大做强。体育赛场上,如若没有足够强大的对手,也无法真正体现强者的荣耀,从这个角度来说,我们真的要感谢对手,尊重敌人。有了强敌会是你意志坚强,如果长时间没有强敌生活的安逸完全可以使人堕落和颓废。如果我们真的能爱自己的敌人,那么也就没有什么人不能爱,没有什么样的痛苦和仇恨不能忘记。
  
  (八)感谢主,为了指明了一条自我救赎的路
  我是先有的思想后有的信仰,大约是在2001年接触到自由主义开始,直到现在自己的思想都在不断完善并修正中,而走进教堂是在2006年上半年的事情,2007年8月底在沈阳市东关教会正式受洗成为一名真正的基督徒。这与基督教的历史是相反的,历史上是先有基督教,在欧洲中世纪基督教也曾经偏离了主为人世间铺的正路,尤其是对异教徒的惩戒和对异端学说的打压,因为人无权基于《圣经》中的教义对人进行审判,只能依据人间约定的法律对人的行为进行审判,对于违背《圣经》教义的审判只能由神来完成,神的大爱和智慧不是世俗的人所能懂得的,人没有那个能力也没有资格替神来审判那些异教徒和异端学说。所以,之后出现了宗教改革和自由主义的学说,对中世纪欧洲基督教进行修正,基督教义其实是离不开自由、平等、保守、理性这些基本概念的,自由和平等是基础,而保守和理性是思维方式,如果没有保守和理性的信仰很容易偏离主的正道,当我们可能偏离主的道的时候,要将我们拉回正途,还是离不开保守和理性。
  感谢主,我觉得我是幸运的,我没有在这条路上有大的偏离,即使偶尔有小的偏差也能及时校正。天国的路只有一条,到了天国的门前并不是所有自称信主基督徒都能通过那扇狭窄的门,主会做出最后的审判和裁决,只有真正信主的人才能进入那扇门得到永生。我的人生之路,先是较为顺利的童年和中小学阶段,高考时稍有偏差未能进入理想大学就读有所失落,工作后感觉自己彻底陷入低谷,从新世纪开始才逐渐找到了这条路,一条从谷底向上攀爬的路,尽管在路上时常会有所艰难和险阻,如今的我依然行在路上,并不敢说已经完全脱离这个精神的大峡谷。即使将来走出峡谷前面的路依然不会一帆风顺,依然会有艰辛的旅途。直到我离开了人世间,还会有一段通往天国的路,如果有幸到了天国的门前,我当接受上帝的审判,由主来裁决我是否有资格进入能够得到永生的天国。
  
  (九)基督徒应该“活出主的见证”
  《圣经》中有一句话“活出主的见证”,一名基督徒又当如何才能“活出主的见证”呢?汶川地震期间,一位牧师正道的时候曾经说过说:“在震区,某些教徒下去传福音,实际上他们所做却是在自毁教会,因为他们告诉那些灾民,之所以受大灾,是因为之前犯了大罪,只有真心忏悔才能得救。那不是在人家受伤的伤口撒盐吗?真心忏悔是必要的,不过那是指自己,对待肉体或心灵受到创伤的人,那不是爱是残忍。基督徒在灾区最好的‘传教’方式就是给灾民们以关爱,给他们精神或物质上的帮助,让人感到你是用主的爱在真心帮助他们,用你的爱帮助灾民减轻心灵上的痛苦和创伤,这才是‘活出主的见证’。”
  19世纪中叶,较早的一批西方传教士来中国传教,告诉那些平民,信靠主如何好,有什么好处,但收效甚微,甚至可能由于别人的反感引起冲突和麻烦。19世纪末期和20世纪上半叶的传教方式就起到了相对较好的效果,教会采取办学校、医院或慈善帮助穷苦人的方式弘扬主的名,不再是让不信主的人如何去做了,而是用自己的包容和爱去感染别人以此来为主做见证。
  
  (十)这是我的事,我和上帝之间的事
  鲍鹏山老师在新书《风流去》中谈到老子时说:“世上有两种智慧,一种是理性的智慧,一种是世俗的智慧,理性的智慧用来明哲,世俗的智慧用来保身。”在当下中国的环境氛围中,由于历史和现实的原因追求理性其实是一件不会被很多人认同的事情,但我会依然坚持自己的理性选择,就是为了自己早日彻底摆脱心灵的枷锁也要继续走下去。不久前就有朋友好心的劝过我:“你整天沉浸在你的那些思想和信仰里,活的累不累啊?而且还有那么大政治风险,图啥呢?每天快乐的生活,喝喝酒、打打麻将,玩玩网游,生活丰富多彩,干点什么不好啊?”我不是当代的愚公,但确实是碰到了当代的智叟。那位朋友信奉的就是鲍鹏山老师说的世俗的智慧吧,而我在追求理性的智慧明哲的同时,也并没有完全放弃世俗的智慧。思想和信仰只是我业余时间的一部分而不是全部,我不是学者不用整天泡在书海里遨游,只是想从学者、大师、文人那里期望得到一些思想精华使之有助于我的攀爬;我也不会成为专业的宗教工作者,从《圣经》中神的话语里得到的是能够使自己内心喜乐和平安的为人处世的基本原则。在世俗上,为了安身立命,我会尽心尽力的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也许这依然不见得是我最喜欢的工作。我不会像从前那样沉迷于网络、酒精、麻将或是其它什么游乐项目,但网络还会是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之一,偶尔喝喝酒、玩玩麻将、逛街、旅游,那也会使快乐生活丰富多彩,这样难道不是很好吗?
  当我对别人所求力所不能及的时候请不要嘲笑我的无能,当我对某些缺乏道义的丑恶行径保持沉默的时候请不要笑话我懦弱,当我不能像《悲惨世界》里的卞福汝主教和现实的特蕾莎修女那样自己甘于清贫而一生致力于穷人的慈善事业的时候,请不要说我说的爱和宽容有多么虚伪,我在大多数的时候能做的只有尽我所能的帮助别人,在精神和道义上包容和理解别人。当我说到爱和宽容的时候,有人曾经嘲笑过我:“你以为你是上帝呢?”对此我只能一笑了之,我不是上帝,我只是上帝拣选的一个普通信众,正如我不是权利的轮子一样,我只是被压在轮子下的活人之一。最后,以特蕾莎修女的那段名言作为本文的结尾,这段话简直就是对今日的我最好的谆谆教诲,也是对我寻找精神之路可能遇到的不理解最好的安慰。
  If you are honest and frank, people may cheat you;
    Be honest and frank anyway.
    即使你是诚实的和率直的,人们可能还是会欺骗你
    不管怎样,你还是要诚实和率直
    People are often unreasonable, illogical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78 | 收藏 | >>引用社区地址查看全文>>

[人文]阿克毛谢赫的生命淹没在群体的恐惧之中

阿克毛•谢赫的生命淹没在群体的恐惧之中
  文:黄大川
  
  英国公民阿克毛•沙伊克(Akmal Shaikh),因携带四公斤高纯度海洛因,于2009年12月29日被执行注射死刑,中国国内媒体对此多有报道。在极大门户网站的报道附后的“网友评论”栏中,几乎绝大部分网友对此拍手称快,甚至对曾经十次向中国政府求情的英国首相布朗以及阿克毛本人极尽挖苦讽刺,甚至于一百多年以前的鸦片战争相提并论,似乎此次司法死刑判决一雪百年前耻般的让人极度亢奋,即使有极少数宽容阿克毛的声音也完全淹没在了不宽容的民意汪洋大海之中。
  
  此案件让我想起了九年前南京轰动全国的入室灭门杀害德国人一家的案件。2000年4月1日深夜,来自江苏北部沭阳县的4个失业青年潜入南京一栋别墅行窃,被发现后,他们持刀杀害了屋主德国人普方(时任中德合资扬州亚星——奔驰公司外方副总经理)及其妻子、儿子和女儿。案发后,4名18岁~21岁的凶手随即被捕,后被法院判处死刑。但故事并没有结束,就在那年11月,在南京居住的一些德国人及其他外国侨民设立了纪念普方一家的协会,自此致力于改变江苏贫困地区儿童的生活状况。协会用募集到的捐款为苏北贫困家庭的孩子支付学费,希望他们能完成中国法律规定的9年制义务教育,为他们走上“自主而充实”的人生道路创造机会。这一举动默默延续了9年,已有超过500名的中国贫困学生因此圆了求学梦。据说案发后,普方先生的母亲从德国赶到南京,在了解了案情之后,老人作出一个让中国人觉得很陌生的决定——她写信给地方法院,表示不希望判4个年轻人死刑。在当时中国外交部的新闻发布会上,也有德国记者转达了普方家属希望宽恕被告的愿望。外交部方面回应“中国的司法机关是根据中国的有关法律来审理此案的”。最终,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驳回了4名被告的上诉,维持死刑的判决。
  
  提到九年前南京的案件与阿克毛案相比,是什么让朋友和亲人遇害这样难以言表这样的亲情之痛后依然表现出让国人难以想象的宽容呢?又是什么让几乎没有什么感觉的国人对一个陌生外国人表现出如此的极度不宽容呢?在宽容和不宽容的人生态度中中国和德国乃至整个西方为何有如此大的差异?是人种的不同造成的?我是坚决不赞成人种决定论,各种肤色的人没有什么高低贵贱之分,而且二战以前的德国人面对德法上百年的民族矛盾以及对待当时的犹太人绝不会有今天这样的包容和宽容态度。
  
  这不是什么人种的原因,只能从制度上寻找导致人性巨大差异的原因,房龙的《宽容》一书的核心内容就是,人之所以不宽容是因为内心的恐惧,现代文明社会一个重要标志是,在拥有言论表达自由、宗教信仰自由、免于饥饿的自由之外,还要有免于恐惧的自由。传统社会通常把“恐惧”作为维系社会秩序的基本准则,这一点不仅中国如此几乎所有的传统社会都如此,中国传统法家的严刑酷法、巴比伦法典、欧洲中世纪对异端学说的整治、克伦威尔和罗伯斯庇尔的英法革命、伊斯兰法典中的用乱石打死人都有“恐惧”幽灵蔓延在社会的每一寸空气中。在中国历史的兴亡周期律中就暗藏着一个恶性循环怪圈,当权者播撒恐惧的种子试图治理国家维持一般的社会秩序,虽然在短期内可以让平民百姓由于惧怕恐惧而逆来顺受,但也同时在民众间留下了社会群体性的内心不宽容的阴霾,平民的逆来顺受又会使官僚特权阶层为了小集团的既得利益肆无忌惮的胡作非为为所欲为,官僚阶层对平民的肆无忌惮以及同僚之间内部无规则的争权夺利都会危及使制造恐惧者自身更加恐惧,由于整个社会爱的匮乏和不宽容会使人们恐惧叠加,整个社会变本加厉的恐惧直至由于利益极度失衡而导致危机临界点的到来,结果只能是王朝非正常交替过程中不宽容决绝精神的加倍释放。刚开始播撒恐惧的种子期望维系基本的社会秩序,但生出的却是不宽容的“恶果”,这也是最终导致社会动荡的制度性根源。
  
  现在的中国官方提到最多的是稳定和和谐,笔者对于稳定和和谐的提法并不反对,但问题是我们这个社会到底需要什么样的稳定和和谐?中国当局维持稳定和促进和谐的手段和措施绝大部分都是通过制造恐惧来维系社会基本秩序,这个时候的稳定和和谐就成为了一个幌子,掩藏它后面的都是“制度性的恐惧”。暴力拆迁、“跨省追捕”、遏制上访、对举报者打击报复,无一不是人为制造恐惧。还有那些由于政策导致的诸如高税费、高房价、高学费、高额医疗费,造成的经济隐形恐惧也同样不可忽视。穷人为了生活劳碌奔波,富人为了防止“仇富”而提心吊胆,权力所有者害怕非正常失去权力的巨大落差以及同僚之间的相互倾轧,在中国几乎没有人可以拥有免于恐惧的自由。我们似乎不少讲到“爱”,但那种爱是显得那么的苍白无力和虚无缥缈,口口声声高调爱国的人却连人的一生仅此一次的生命都不尊重,但我们的恨却总是实实在在的,总能找到具体某个人进而对其采取尽可能的严厉措施。
  
  只有现代文明才有可能破除“恐惧—不宽容”这个怪圈,用良性循环“免除恐惧的自由”的制度设计代替“恐惧治国”的恶性循环。只有人们有免除恐惧的自由,人的内心才会有更多的爱和宽容。也许你有现代化的高楼大厦,你有现代化的机器设备、你有很多金钱财富,但只要制度性的播撒恐惧种子没有终止,社会就还没有“进化”成为现代文明社会。当许多人在数落民主的诸多负面效应时,殊不知民主只是现代文明的一个必要条件而非充分条件,现代文明社会既需要民主又需要富兰克林•罗斯福所提出的四大自由“言论表达自由、宗教信仰自由、免于饥饿的自由、免于恐惧的自由”。在特定状况下民意是不那么可靠的,民意在被胁迫的情况下或是恐惧不宽容的状态下就不那么可靠,萨达姆百分百当选伊拉克就是一种民意被胁迫的表现,而1933年希特勒在德国大选中获胜就是在一战后欧洲大陆对德国极度压制中民意恐惧不宽容的状态下做出抉择。
  
  阿克毛死了,他的死让人看到了中国社会群体性的不宽容,而隐藏在不宽容背后的既有那不太可靠的民意,还有整个社会普遍存在的群体性恐惧。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25 | 收藏 | >>引用社区地址查看全文>>

去激进化和寡头化是中国改革的关键

 去激进化和寡头化是中国改革的关键
2008年是中国实行改革开放政策三十周年,许多专家学者都改革三十年的得失见仁见智发表了各自的观点和看法,既总结过去也展望未来。谁也无法否认中国改革开放的三十年在经济建设上取得了一些成就,但是由于历史与现实诸多因素的制约,中国的改革也遇到了一些问题,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问题对社会的影响愈发显得突出,如何处理并解决好改革开放过程中所暴露出来的问题已经成为中国经济是否能够健康发展的关键。笔者从历史经验论出发找出一些具有共性的历史经验,为中国继续深化改革提供一些个人的意见和建议。
一、由基本概念谈起:民粹和寡头
最近关于民粹主义的讨论非常多,朱学勤教授在接受《南方都市报》访谈时,认为在目前中国挑起民粹主义是非常危险的事情“它有可能中断市场经济的发展,至少是干扰它的正常进程”。刘晓波先生的文章《民粹主义是独裁的温床》对民粹主义的批判就更加直接明了。学者陈永苗就此撰文《诬蔑民权为民粹——少数政改派的投名状》,认为有人刻意将民权与民粹相混淆,打压民权之意昭然若揭。
以上几位学者都将“民粹主义”视为一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330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中国没有必要为“科索沃独立”兔死狐悲

中国没有必要为“科索沃独立”兔死狐悲

文:黄大川

2008年2月17日注定成为一个重要的日子,这一天科索沃地方议会单方面宣布脱离塞尔维亚成为一个独立主权国家,这一事件肯定将对今后一个时期欧洲尤其是巴尔干地区的政治走向产生深远影响,由它所引起的政治争议也势必持续相当长的时间。支持和反对“科索沃独立”都可以找到各自的法理依据,支持独立的依据是联合国人权宣言第一条规定的“民族自决权”,反对独立的认为科索沃原来在塞尔维亚的法律地位只一个没有独立权利的自治区。从上个世纪80年代末苏东剧变以来,欧洲大陆新独立的民族主权国家并不在少数,但是那些国家都是具有法律赋予独立权利的加盟共和国,科索沃的独立在现代欧洲大陆开创了一个自治区域脱离原宗主国的先河。

中国对于“科索沃独立”是什么态度呢?中国政府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明确表态是否会承认“科索沃独立”只是说“密切关注”。从互联网的反馈来看,除了少部分异议观点对科索沃独立表示支持外,更多国人的观点体现的是一种兔死狐悲的心态,最让人担心的是科索沃独立会波及中国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6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页/6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近访客

小奋青滤pe

2020-08-12

冷自知胺

2020-07-23

费尔奇圆

2020-06-21

若芊我芊n

2020-05-25

mukj049

2020-02-20

友情博客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