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中飞鸿奥斯汀的苦咖啡天涯名博

吕虎平省作协会员、市作协理事,长安作协副主席,西安市首批签约作家,获市百名艺术家称号。著有《棉花》《吹进院墙的风》《散碎阳光》《镜与像》《单面人》等,被长安人网站评为“2010年度十大热点人物”。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1
  • 总访问量:3005845
  • 开博时间:2005-05-18
  • 博客排名:第425位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ty_1316286..

2017-08-13

ty_1306706..

2017-07-17

三厘米的爱

2017-06-19

钓鱼舟

2017-05-31

博客门铃
博文

日历(2)

  

翻过这一页日历,木青又新添了一岁。昨天是木青的生日,木青喝得过了量,头昏脑涨地。早晨起来,木青忽然有种奇怪的,说不清的不安,像是有根若有若无的蚕丝,缠绕在他身体的某个部位。他看不见它,但觉得它就在那里。那缕蚕丝一寸一寸地缠绕着,几乎要把他包在里面了,自己就要成为蚕蛹一般,憋闷、气短。木青有些害怕,他下意识地看看周围。他正躺在房间里,随着他身子的晃动,床板发出轻微的吱嘎声,一切都没什么不正常,窗外的雨声一阵紧似一阵。他扯出一条蓝白色浴巾,裹在身上,把自己裹得像只蛹。然后,一只胳膊从蛹里伸出来,摸到了手机。他拿起手机,想摁键,这时他才感到自己头疼欲裂。虽然刚才已经哇哇吐了不少,但酒精的作用,依然像一股无形的神力,左右着他。

分类:文学空间 | 评论:0 | 浏览:3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日历

  

阵阵狂风从窗外呼啸而过,高密度的雨水噼里啪啦倾泻在众多边角枯黄的法国梧桐的叶片上。从地平线腾跃而起的道道闪电的夹缝中,有轰隆隆的闷雷,憋了好久,终于发出震天的声响。雨势还在加大,在这样下去,这个多年未曾改造的城中村,又该成为被暴雨围城的孤岛。木青从窗户向外望去,不远处的下水道已经难以接纳如此强势的洪水。污水在下水道口打着旋,又向外滚动着,泛起油腻腻的白沫。木青有些急慌,在这突如其来的暴雨中,自己怎么迅速到达单位,去做无休止的、了无生趣的工作。雷声一阵紧似一阵,闪电夹在炸雷声中,从天空迅速插下一道明晃晃的光柱,刀劈一般,将灰暗的天空划开。木青胸口有些发闷,仿佛一股气流充盈其间,向外膨胀着,几乎到了极限点,快要炸裂开来。木青还没有穿衣服,只是穿了一条三角内裤,冷风吹来,不由他打一个激灵。昨夜喝了不少酒,头有些晕眩,看到白色的泡沫,木青胃囊开始犯恶心,想吐。他急忙拉开门,也不顾及冷风吹来,对着廊檐外,哇哇地吐了出来。他吐出的混杂着酒精和酸腐味的东西,很快被带走,消失在污浊的雨水中。雷声一阵紧似一阵,像是一个火气十足的屠夫,泻火一般,粗厚的嗓门,带着盛气凌人的架势,一点都没有修养。

分类:文学空间 | 评论:0 | 浏览:281 | 收藏 | 查看全文>>

《2012年诗歌年鉴》目录

  

 

安徽/飞云横渡/标 志(外五首)

甘肃/安文海/短诗六首

河南/哑柳/一只鞋子丢失了(一组)

山东/陈忠/看电视(一组)

河南/花坟/我在北方一座城里胡言乱语(一组)

四川/陈茂慧/桃花朵朵(组诗)

福建∕梦溪流/悄悄地,你走了(外五首)

福建/卓子/春风一吹,花就开了(外五首)

云南/子夜梦寒/为一首诗默哀(一组)

重庆/重庆子衣/必须泅渡的夜色(一组)

北京/有偶/洛神的故乡(一组)刘克震

山东/张士国/夜 雨(一组)

安徽/竹篙/开山之石 (一组)

辽宁/陈国强/故乡(外五首)

山东/刘恒武/济南的春天(一组)

江西/上饶万欣/夜的幕,漏出了灯光(组诗)

四川/万朝友/蛇(一组)

上海/柏彩霞/月 影(一组)

河北/

分类:文学空间 | 评论:0 | 浏览:527 | 收藏 | 查看全文>>

《艺术长安》长安文学专辑目录

  

《艺术长安》长安文学专辑目录

《艺术长安》长安文学专辑目录

 

《艺术长安》长安文学专辑目录

分类:文学空间 | 评论:0 | 浏览:31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安徽文学2013年度诗选目录(转帖)

安徽文学2013年度诗选目录

 

A

安琪: 亚热带阵雨

安海茵: 月光是当下唯一的渡口

阿翔: 纪念诗

艾琳: 相遇

阿门: 色身

阿梅: 江湖

B

包苞: 翻穿羊皮的人

白芳芳: 雾

白。梅子: 美丽时刻

白云: 草绳

北城: 一棵老树,倒了

冰客: 在河西安下我的家园

碧青: 山里的女子要出嫁

分类:文学空间 | 评论:0 | 浏览:41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古都的天空

  

朋友从西安寄来他的新作《长安书》,扉页上写着:“何时回来喝茶叙旧。”一句话,撩起我多少乡愁。

与朋友相聚的日子,我们总在德福巷,选一家茶楼,临窗而坐,既能享受茶楼舒缓的背景音乐,抬头,也能仰望古都的天空。长久生活在这里,不觉古都的天空有什么稀罕,远离了家乡,再次仰望,甚觉它的美丽和魅力。客居成都,总是灰蒙蒙雾蒙蒙的天,难得见到阳光,一年四季的蓝天,更是屈指可数。即使晨起看到晴天丽日,到了后半午,必然雾气聚集,遮蔽了阳光,天空就是一片惨白。过去,与外地友人说起西安,总说,你春天来吧,气候湿润,灞柳青青。或者说,秋天来吧,秋高气爽,果瓜飘香。到了异乡,想起西安的四季,都让人稀罕。此时,我会说,夏天去吧,走进大秦岭,沐浴灿烂阳光。冬天去吧,漫天雪野,大地白茫茫一片,气势磅礴,不似南方,冬天只有阴冷潮湿,缺乏冬日应有的意境。

未回西安,倏尔又有两月。一小时的飞程,隔山却如比邻,但大秦岭横亘中间,总有远隔之感。在成都,选择居所的时候,将阳台选在朝北的方向,尽可能多望一眼北方的天空,尤其是在黄昏,心里更多了思乡情结。人不离开自己的家乡,真不懂思念的滋味。

分类:文学空间 | 评论:0 | 浏览:44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发点文字,也算对得住自己

好久没有上博客了,觉得有些对不住自己,也对不住关注我的朋友。以前总是离不开博客,后来有了微博,就对博客看得轻贱了,有了微信,微博也不上了。但博客毕竟是自己的自留地,这一亩三分地不耕种,不除草,不间苗,就撂荒了。撂荒了自家的土地,是大不敬,还是发点文字,安抚一下自己。无论长短,总算是到田地里看了看,走了走,不至于让它成为无人看管的孩子。

分类:文学空间 | 评论:0 | 浏览:445 | 收藏 | 查看全文>>

花家村花事(6)中篇小说

  

不管花卉承认不承认是“咱”,但我早已把她当做“咱”了。晚上睡在炕上,我就想起花卉,连梦里都想跟她做爱。有一天,想着想着就睡着了,我搂着她睡的,睡得我昏天黑地,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抱着枕头。稍一翻身,发现双腿间不舒服,黏糊糊的,原来我遗精了。我心里突然涌出一股说不出的感觉,很爽的感觉。

牛粪那次来我们村飙摩托,差点误撞了花卉,牛粪来得更勤快了。只是他再来,摩托车屁股后面,没再坐着那个圆盘脸的高挑女孩。牛粪来了,总是咋咋呼呼的,习惯往花卉家门里偷窥。花卉不睬他,他说有些够他妈流氓的话。我知道,这是牛粪在使殷勤,我提醒花卉,花卉抢白我,你管得着么?

我回家后,就向母亲死缠硬磨,开了一个小卖部。那时,小营生刚刚盛行,税收管理不够规范,小卖部的生意还算可以,每月至少有三四百元的纯利润。花木时常到小卖部买烟,一包十二元的烟,我只收十元,他要翻找零钱,我总是很爽气地说,不用找了,以后有了再说。花木喜欢占小便宜,我知道,越是这样,他每次来,即使有零钱,也给整张的百元钞票。有一次,他说没零钱,却不小心从裤兜里带出了几张零票子,他很尴尬,我却假装回头整理货柜。在

分类:文学空间 | 评论:1 | 浏览:739 | 收藏 | 查看全文>>

花家村花事(5)中篇小说

  

我高考落榜那年,全国完成了公社改乡工作。我们细柳公社也改为细柳乡,就是周亚夫军细柳的细柳。新来的乡长姓牛,牛乡长是一头沉,儿子随母亲户口,还在乡下。儿子叫牛涛,矮墩墩的,正是青春期,满脸的痘痘。牛涛有时没事喜欢拿手挤,最后把一张肉墩墩的脸,挤成了麻子窝。加上鼻头上几颗褐色雀斑,与这五短身材搭配,就是一坨粪,牛粪。牛粪初中没读完,就辍学了,仗着父亲的职位,整日游手好闲,看着那满脸横肉的牛粪,我说,这东西不是善茬,总有一天会犯事。同学李明军说我嘴毒,骂我阴损。我说,我懂得看相,不信咱们走着瞧。

牛涛骑个本田125摩托,在乡上风驰电掣。有一天,他驮了一个女孩子经过我们村,差点碰上花卉。花卉一闪身,端的鸡蛋滚落地上,满地屎黄屎黄的,牛粪就看着花卉笑。花卉骂他臭不要脸的,碰了人,不道歉还死皮赖脸笑。牛粪说,妹纸,我碰着你了?碰你哪儿了?说着,牛粪撑了摩托,拽着花卉的裙子,左右看。花卉顺手打开牛粪地手,说流氓。牛粪驮的那个女孩子圆盘脸,个头还算高挑,她鼻子一哼,瞟一眼花卉,很布鞋地说,涛涛,我们走。牛粪看起来对圆盘脸有几分惧,听她那么一喊,只好打上摩托撑子,看着花卉说,

分类:文学空间 | 评论:1 | 浏览:447 | 收藏 | 查看全文>>

《秦岭.青年作家专刊》目录

《秦岭.青年作家专刊》目录

分类:文学空间 | 评论:0 | 浏览:38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的故乡晋察冀》,玩穿越的雷人抗战剧

看文化娱乐新闻,对《我的故乡晋察冀》这样评价:是周振天20年磨一剑,继《金手指》、《小站风云》之后三度携手导演马玉辉的呕心之作,以主人公耿三七的成长历程,将抗战爆发到新中国成立这12年发生在晋察冀抗日根据地的战斗史生动地展现在观众面前。宏大的战争场面、诙谐的人物性格、错综复杂的剧情设置,使这部以红色抗日为主旋律的电视剧充满了扣人心弦的情感纠葛、生死悬念和谍报较量,可以说是一部有着浓郁无间道色彩的抗日大剧。最近抗战雷人剧实在不堪入目,想必这是一部不错的抗战剧。看了,才知上当。据说,14日将播出《火线三兄弟》,看演员,我猜测应该不错。演员阵容决定电视剧档次。不是说演员好坏就是电视剧的好坏,但事实是,差的导演和剧本,请不来一线演员。

《故乡晋察冀》的演员阵容宣传十分强大,但我看了演员名字,就知道,全是二流货。看电视剧,更觉得从编剧到导演,更是体现了低能和二流。从语言对白上,幼稚低能,从人物思想上,更是低能幼稚。看每一集,你都想笑。广告宣传说,诙谐幽默。的确诙谐,你觉得整个人物怎么这么有趣,有趣到无知、无畏的程度。从事件和时间概念上,你更想笑,这到底是不是抗战穿越剧?电视

分类:文学空间 | 评论:1 | 浏览:563 | 收藏 | 查看全文>>

花家村花事(4)中篇小说

  

阴沉脸据说是喝洗脚水长大的,头脑呆板,目光呆滞,没读几年书,就卷铺盖回家了。阴沉脸回了家,缺少与外界接触,头脑更呆傻,后来,干脆到外面流浪,混口餐食。村人可怜他,阴沉脸倒不会饿着了。阴沉脸呆傻,但这狗日的做事邪性,让人摸不着路数。阴沉脸混不上婆娘,三十好几了,还是光棍一个。看着人灰头土脸,这狗日的鸡巴好用,时不时往女人堆里扎,有时,他当众掏出那玩意儿,让女人羞得作鸟兽散。女人越是逃得快,阴沉脸越得势逞能,肆无忌惮。有一次,几个婆娘把阴沉脸扒个精光,说是老娘啥没见过,还怕你个鸡巴蛋。阴沉脸受此羞辱,张大嘴哇哇哇地哭了起来,哭得满脸泪水鼻涕邋遢。

忘了说了,我叫花鑫。母亲说是家穷,需添财进宝。三金摞起来,就是一座金山。但意随音走,花鑫,花鑫,叫着叫着就成了花心。母亲给我取这个名的时候,万万没有想到,天妒英才,不随她愿。母亲说,这娃不老实,月子里就毛手毛脚,双手弃齐上,揪她的奶子。再大的时候,揪女人的长辫子,扯女人的衣襟。为此,母亲时常扇我的手掌,说是扇了手,就不会五花六花的想歪事了。虎毒还不食子呢,母亲扇的时候,下不了手,像是挠痒痒,每次扇一下,还背过身,对别人

分类:文学空间 | 评论:0 | 浏览:509 | 收藏 | 查看全文>>

花家村花事(3)中篇小说

  

花卉长相不算出众,但性感耐看,尤其那张厚厚的嘴唇,有着特殊的诱惑。隆起的胸,像两座小山包。我时常梦里搂着她,用双腿夹紧了,蹭啊蹭的,蹭得我双腿间黏糊糊的,沾满了“鼻涕”。其实,我们什么也没发生,但时间长了,我以为真的和花卉发生了什么。我甚至时常看着她的肚子,担心哪天会隆起来。 

事实上,花卉对我没感觉,总是不冷不热的。我要是几天不理了,她又主动找我,有事没事骂我两句。也许人就是这么贱。我的贱。就是明知道花卉瞧我不顺眼,我还要黏糊她。花卉的贱是因为我冷了她的时候,她却热热地沾上来。再说了,我们谁和谁也没许下什么。什么都没有。我只是在心里藏着她、掖着她,甚至默默地等着她。我一直没敢向她开口,怕挑明了,被她拒绝,以后再没机会了。我装糊涂,她也装糊涂。只要我不提起,她也不提。两个人就这样打哑谜,看谁最终能沉住气。 

花家村大白天是平静的。到了夜里,花家河的流水,给村子带特有的灵性。我喜欢动感的水,一潭死水终究会腐朽,只有动感的水,才是活的。我觉得,水也是有根的,有生命力的。古人说,流水不腐户枢不蠹,就是这个意思。我虽然没读几天书,

分类:文学空间 | 评论:0 | 浏览:45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延河》下半月刊2013年6期目录(转帖)

 来源标签: 陕青协省作协延河目录2013年文化 分类: 讯息   博客来源:西安王琪

 

 

名家现场

 

004   乔  叶:写作者存在的意义在路上  王 琪 

 

小说实验室

 

011   寒秋中的草垛                    冯光辉 

026   草根智者       &nbs

分类:文学空间 | 评论:0 | 浏览:575 | 收藏 | 查看全文>>

花家村花事(2)中篇小说

  

花嫂不姓花,姓刘。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丈夫姓花,人们只能叫她花嫂。花嫂的丈夫名字也有趣,也许是在她落地瞬间,父母捡起她的同时,也从地上捡起一个名儿——花木,得,就花木了。花木还有个妹妹,叫花卉,也是抬眼一看,春暖花开,得。就叫花卉吧。这么随意的名字,在乡间,反而文绉绉的,有点文化味。其实,斗大的字,写在墙上,字能认得花木的父母,花木的父母不认得它。在我们村子,女人几乎没有地位,没有几个人知道谁家媳妇儿的真实名姓。村子叫花家村,河流也叫花家河,一村子三百余户,花姓几乎占了一半。因此,村子里花奶奶、花婶子、花嫂的称谓非常多。有时得叫大花嫂,小花嫂,长根花奶奶,德顺花奶奶。

花木平日里喜欢喝酒,闲了,泡在麻将桌垒方城。花嫂说过几次,花木烦躁了,骂一句:“你个屄婆娘,还把你能的,管男人了不成!”花嫂还想争辩,花木瞪圆了眼,能把花嫂吃了。花嫂身子一扭,进了厦房,不再言喘。我正好推开花木家的大门,去找花卉,我看到花卉瞪着哥哥,那意思很明确,不要耍大男子主义。花木家在坡坎上,三间大房很显眼。站在村口,他家的房子一览无遗。我沿着凸凹不平的土路,上一道坡坎,再下一道坡坎,半腰子

分类:文学空间 | 评论:0 | 浏览:46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44页/2146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