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雨

看起来是白糖,靠近了才知道是雪,冰冷刺骨。一颗糖的旅行,甜到忧伤。此意绵绵无绝期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506400
  • 开博时间:2008-02-18
  • 博客排名:第2645位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味蕾上的故乡(五)

五、

乡里唯一的中学在珠山水库东北方向的山坳里,教学楼、宿舍依山而建,公路是我们的跑道,农作收割后的稻田是我们打闹追逐的操场。离学校最近的村落也在五公里以外,乡里所有的孩子都需要寄宿。

 

我家需要往南五公里,爬上五百级台阶,再步行三公里。每周五下午两节课后可回家,周日返校。

学校食堂只供应米饭,米是开学时家里带去的,额外的交一点柴火费,条件艰苦一点的孩子,每周扛着柴火去上学。菜多半是可以久放的酸豆角、酸萝卜条、霉干菜等,因酸菜多吃对身体有伤害,还是带霉干菜的居多。

根据家庭条件的不同,霉干菜的做法不一:有霉干菜烧肉的;有霉干

分类:生活 | 评论:4 | 浏览:6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味蕾上的故乡(四)

四、

糊豆腐上桌后鱼才可以端上来,鱼不可以动筷,等待主人敬酒后才可以吃;这是古徽州酒席宴请时的规矩。无论红白喜事糊豆腐必不可少,寓意五福临门。谁家有酒席火头师傅(酒席的厨师)要做一大锅糊豆腐,除酒席上的以外,屋前屋后邻居每家端一碗。

   这也是徽州年夜饭中八仙桌上要有的一道菜。大黄豆是田埂上种的,金秋十月,稻穗沉甸,豆荚饱满,艳阳高照风轻云淡;打谷机像摇滚乐手“轰隆隆” “轰隆隆”敲打着重金属的曲子,人们挑着百斤的稻谷,步伐飞快,松树底一千二百斤,碓头八百斤,目前在楼道的扶墙上用粉笔记下今年的生谷产量。接下来的日子就是晒稻子,收黄豆,田埂上的豆荚连禾一同拔下,成捆的背回院子里,我和祖母坐在枣树下将豆禾的叶子摘掉,挑出饱满的横挂在竹竿上,干瘪的青豆则留下来,剥成一粒粒的用来做豆腐,新鲜的青豆做豆腐一年也就只能吃上这么一次。

农忙季节做豆腐,只能选择晚上,傍晚我和祖母一起把青豆清洗干净浸泡在木桶里,等母亲手工回来

分类:生活 | 评论:0 | 浏览:3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味蕾上的故乡(三)

三、

     公路两旁的青山还笼罩在轻薄的雾气中,江铃农运车经过一个个急弯往山下转,车子渐渐平缓下来,我知道已经过了那段之字形的山路,到了珠山水库。这里,是告别家乡也是出发的地方,承载着我最初的爱情和味觉。

     这里原拥有整个乡镇最大的村庄,后因兴建水电站这方圆几十里的村庄稻田都围成了这片湖泊。云雾环绕在青山绿水间,静谧湖面上的几只竹排和小船停靠在岸边,
养鱼的人还没有醒来。

     养鱼的人向水电站承包了水库养鱼,雇了几位附近村庄的人,每日撑着竹排喂鱼捞鱼。姑姑姑父便是在这水电站工作,因此我们能经常吃到这水库里二三十斤大的雄鱼。姑父一根扁担一头挂着鱼,一头挂着公文包

分类:生活 | 评论:0 | 浏览:3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味蕾上的故乡(二)

大头公,进中村

走起路来咚
咚 咚

吃起猪肉来油
泷 泷

打起pi来
臭 轰轰

这是祖母调侃祖父编的打油诗,被儿时的我们和小伙伴们当成了童谣,捉迷藏时唱,玩跳绳唱跳高时也唱,祖父从不生气,每次都只是抿着嘴笑。

八十年代初,祖父从上海退休回乡后,每月一号退休工资到帐,二号祖父便起个大早,步行一个半小时到中村邮政所取他的退休工资(中村:乡镇所在地)雷打不动,祖母对他此种举动过于积极表示不满而编了这样的打油诗。

   每月二号祖父早上六点就起床,无论春夏秋冬, 戴上浅蓝色的工人帽,拎上公文包,俨然一副退休工人的模样,步行一个半小时到达中村。找个早餐店吃碗馄饨,买上十个菜包(祖母喜欢吃菜包,方圆十里也只有乡镇中村有得卖)再到猪肉铺称上几斤猪肉;邮政所正好上班,办好领取手续,祖父又马不停蹄的往回赶,到家才上午十点,正好赶上祖母烧中饭。

   祖母拎着猪肉到后山脚下的石涧里清洗干净后,切成厚厚

分类:生活 | 评论:1 | 浏览:3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味蕾上是故乡(一)


   清晨的雨像是从天上倒下来一样,我赶紧跑到阳台去搬我的几盆多肉植物,无意发现两周前还开着小白花的辣椒竟有手指那么长了。辣椒秧苗是买花时花鸟市场老板送的,随手就种在阳台的花盆里,没想到长势喜人,几只青椒在雨水的冲洗下,色泽鲜明,娇嫩欲滴。

望着紧密的雨帘我想起了小时候的暑假,雨从天井里倾斜而下,若是有风八仙桌就要铺上油纸戴上斗笠,祖母坐在东面的厢房门口,手里捧着青花茶杯一边喝茶一边嘱咐我们不要出去。我跑过去端起她手里的茶喝掉半杯“奶奶,中午吃什么菜”。“吃什么菜?今天有菜的,昨天大路上有人家杀猪,你爷爷买了猪肉”祖母抬头看了看天井。 
   这是一幢清朝的徽派建筑,三进两厅,前厅由上堂、下堂,东厢房,西厢房和一个大天井组成。天井下面是一个直径一米高一米五的鱼缸,古徽州的大户宅院都会摆放鱼缸在天井内,寓意聚财。里厅的天井偏小大概只有

分类:生活 | 评论:0 | 浏览:31 | 收藏 | 查看全文>>

疾病的初夏

从医院出来,刚走到车站,暴雨突然倾泻下来,幸好早上在包里放了伞,到了这个岁数,不再有可以随意来接送的人。

上周做了肠胃镜检查,今天来取化验报告,还是有轻中度的炎症。我一度以为已经痊愈了,开始不忌口,可是身体不会撒谎。

2010年我在感情上经历了很大的打击,久郁了很长一段时间,后来肠胃开始反抗,重度溃疡,医生说情绪对肠胃的影响很大,要保持心情舒畅,可是任何时候我都像个诗人一样,喜欢生气。我觉得那段感情就像是我的肠胃病,也许这一生都会伴随着我,即便是用药,也不可能痊愈。就像每年夏天一来就会经常有暴雨一样,不可能有哪个夏天不突然来场暴雨的。

是的,五年了, 我依然是一个人,也许是老了,不再爱拍照了,觉得怎么拍都不好看。精力也不如以前了,下班了只想

分类:柔软领地 | 评论:3 | 浏览:6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无题

  

记不起多久没来天涯了。

除了太忙之外,空闲时间已经没法静下来书写。

但依然怀念这一片天地。

看看以往有互动的朋友们都有更新博客

安静且安心。

分类:生活 | 评论:2 | 浏览:95 | 收藏 | 查看全文>>

都好吗

太久没来了,大家都好吗?

分类:柔软领地 | 评论:1 | 浏览:29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小清新大转变

同一张照片简单的做了处理

两种不同的风格

你喜欢哪种

小清新大转变

 

小清新大转变

我选择清新吧,自然一些,后者过于修饰,像画了浓妆的女人

 

分类:视觉 | 评论:6 | 浏览:37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的“花事”

  

皖南是我的家乡。

虽然在40年代已不属皖管辖范围之类。但我依然愿意这么去命名我的家乡。

徽州商人,徽州女人,生在徽州,粉墙黛瓦,皖南女子等等这些 都是让皖南人骄傲的字眼。

远比最美乡村,伟人故里,中国旅游强县等等使原本宁静的家乡日夜喧哗起来,使原本淳朴的家乡人变得唯利是图起来的荣誉更能彰显她的荣耀。

像是一个有气质的女子根本无需浓妆艳抹,她的原态就是最美的。

 

5月中旬有幸参加“中国水生野生动物保护协会”的一次拍摄活动。远赴皖东——宁国。是的,她在徽州的另一个方向,可是她却保留着最原本的徽州景致,崎岖的山路,淳朴的村民,见到车子会围观的孩子们,见到生人会跳上围墙的家禽。。。还有那晨光中的青山绿水,白墙黑瓦,静谧得让我想在水面上漂浮一会,就一会

我的“花事”

 

我的“花事”

 

置身其中整个人都也轻盈起来。鸟儿为我奏乐,风儿为我伴舞。

 

轻踩舞步,幽幽转身,怕惊扰了意中人那般轻俏。

 

那一路的野花啊,我要摘上一束,轻轻的轻轻的放在他窗台。

 

花香绕过木棂,穿进他的胸腔,他在我给他的香气中醒来,,,

我的“花事”

 

我的“花事”

 

我的“花事”

 

我的“花事”

 

我的“花事”

 

我的“花事”

 

 

 

 

 

 

 

分类:行走 | 评论:4 | 浏览:43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65页/641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