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924
  • 开博时间:2005-05-16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齐鲁周评】2005第一期

陈忠主持
汪洛主评

主持语:
 汪洛是我多年的文友,现在某大学任教。汪洛是个很很博学的人,他很少创作诗歌,但对诗歌有他自己独到的观点,正因为这一点,我请他来暂时做一下【齐鲁周评】的主持,一是他和诗歌保持着一段距离,能够客观地点评他不熟悉的诗歌作者的作品,而不带一点“友情”和“私情”;二是他与诗歌又有着一些割不断的情结,这就不会(起码不会)说出一些诗歌“圈外”的话。当然,汪洛在某种程度上来讲还是一个读者,难免在点评每首诗歌时,有他个人的观点甚至偏颇的点评之语,在此,也希望各位多多包涵。
这里没有权威,这里只有交流。

主评语:
 首先说明的一点就是,我对诗歌创作是个外行,如果不是陈兄拉我来“应景”,我在各位诗歌作者朋友面前,就会有“关公面前玩大刀”之嫌,好在来的都是朋友,即使我不小心漏出些破绽,我想,各位作者和读者也会谅解的。

1、 在旅途中寻找诗歌的风景

如水人生这组《张家界之行日记七则》诗歌,我很看好的是那首《天子山云海》,原因就在于她没有将语言停留在一个平面上,没有拘泥于眼底的景物,从容自如的语言叙述,仿佛带着读者从心灵的深处向一个高度延伸,而且,随着高度的延伸,留给读者想象的空间也越来越大。

如果天气晴好,我们可以看到69道岩湾
和84个观景台
可以听到屈子行吟,姐妹私语,众仙聚会
然而今天落雨。我们只能随遇而安
接受云,接受雾,接受雨洗天子山
在亚热带,我亲眼看见山上的云
一路化为山下的雨。冒着跌跤的危险
我们终于看到了奇观。在习惯于仰视之后
找到俯视的最佳角度
路过食指峰,我的手指隐隐作痛
关于美丽,我一直害病多年
我崇拜石头,石头向往树
树喜欢人间
雾一语不发,在石头与树之间
爱情一样充满空气
脚腾云驾雾。这个梦想也是顽疾
一览,再览,众山不小
小的依然是我
风在树丛转身,我在午后转身
回到尘世时,雾还在穿梭
温柔缠绵

2、 在城市的封面上弹着钢琴的女人

很多人对具有先锋意识的诗歌,总是带着有色眼镜,我一直认为,时代在变得慢慢宽容起来,为什么对诗歌创作不能宽容呢?诗歌贵在言志。半枝蜡笔的《酒吧里的钢琴手和秃顶男人》这首诗,场景处理的很妙,像电影镜头的切割,语言具有震撼性的穿透力。透过作者平静的语言背后,我们看到的是美丽的罂粟花和带着腥味的河流交汇在一起的画面。缺点是结尾处理的再隐一些会更好。

鸡尾酒还没调好
酒吧的服务生要我点曲子
我看一眼那个钢琴手
她脸上的霜很厚
白色拖地长裙,领口太低
我想起喝了一半的高脚酒杯

蓝色多瑙河
我翘着二郎腿,冒充洋人
对面那个秃顶男人盯了我一眼
我把瓜子壳狠狠吐在地上

咖啡,是现磨的
和钢琴曲一样不能让我醉眼朦胧
可那男人却退掉了鸡尾酒

像个绅士,走到钢琴旁
把一张红色的钞票递给钢琴手
她没用手接,我听到
脸上的霜落了一地

我的鸡尾酒来了,红粉佳人
没喝酒前,我在想象
那男人衣袋里有多少钱

3、 像蝴蝶一样轻巧而灵动

短诗是很难写的,尤其是短小精悍的诗歌,必须有内涵而又能咀嚼出东西来。黄光辉的这组《发给春天的短消息》情景交融,轻巧灵动,精炼而带些许哲思,看得出来作者写诗有多年了,语言的运用不紧不慢,张弛有度。我主要看好这三首诗:

现象
不想让别人看见
看见我一边流浪一边返乡
看见我把月光放进你的手掌
但我看见自己
不是在家乡,也不是在他乡
被忽隐忽现的火焰照亮
预料之中
我的月光不分颜色
也不会折断翅膀
陌生
风一吹就散
很多年后
我停了下来
停在仰望和梦境之间
如今不发一言
我们静静地坐着
有时会发现
春天忙得像一口井
挤满了许多陌生的名字
表达
把房间留给我
把时间留给我
把我也留给我
梦遗、潜逃,新奇、溃败
它们不停地生长
用一种完美来表达
现在她要躲进春天最里面
至少知道,在镜子前
我会对她笑一下

4、 在荒诞中看见诡异的鬼狼

我是被“鬼狼”这个名字吸引住的,果不其然,是很诡异,不论是语言,还是在意象上,都给人一种诡异的感觉。他的诗歌语言具有很大的跳跃性,在段与段之间总是出乎意料之外营造出使疲惫的感觉扬起的兴奋点。他的身上带着“80后”的痕迹,但又在诗歌语言背后方面,又很细微地区别于“80后”,似乎和土地贴得很近。

马路上行走,散漫;焦急;心事重重;开心得意。
一朵白云飘过一朵白云,天空有雨,阳光明媚。不要说这是荒诞,
荒诞是夜晚的羞事,为此一张网也会结结巴巴。
是否该适时的与路边穿短裙的女人搭讪,调笑;顺便做夸张的动作。
然后再收留一只邋遢的老猫,烧掉胡须;剪掉指甲,
这个过程可能擦伤名贵的车;打翻发霉的水果摊;钻进女人的裙裾;
碰醒熟睡的乞丐。。。
漆光;影子;草莓;菠萝;荔枝;香水;发卡;带红的纸巾;
青春的老相片;乌黑的手;摇摆的假肢;叮当的饭碗。。。
一个孩子伸长脖颈张望。一只手的距离老猫跌倒;哭泣;压伤腿和尾巴。
路人的骂声不能让我心伤,我们终究要一起过天桥。
天桥在高处,在路人的头上。拾级而上,一次只需迈上一个台阶,
一个台阶压一颗头,两颗头;或是一群,黑压压的是蚂蚁也是乌鸦。
只需这么抱着,站在天桥手遮望眼打量前方。心平气和;胸有成竹,
握着两只猫的前爪,一手是政治;一手是性,钢硬;柔和;铁或是纱。
晴朗的夜晚,太阳高照,在每一个高楼的背后不要说这是荒诞,
荒诞是夜晚的羞事,为此一张网也会结结巴巴。

5、 像三色堇一样明亮而鲜艳

三色堇的诗歌最大的特点就是很注意笔墨的节约,在语言的运用上显得很“吝啬”,这需要一定的功底,干净凝练,平稳地叙述后面潜伏着和谐的韵律和节奏。

这是仅有的一次坠落
滩开雨水
关闭所有的情节
一些丢在桌上的表情
制造着假像

暴雨来临之际
我情 不自禁的笑容
变得松弛,空洞
偶而有不知名的小虫子
在窗的缝隙内游走,爬行

明亮,细小的事物
有了片刻得停顿
用耳朵去勾勒色彩
一次坠落的过程
由此变得简单,清晰


6、 在纸质的忧伤里吟唱的蜀道_周

在诗歌创作中,往往把舒情和叙事放在一起是很难掌握两方面的尺度的,蜀道_周在这方面基本上把握得不错,尤其是在《四月,一场深入骨髓的病》这首诗作中,作者的语言疏朗有度,情感渲泄的也适度,但要注意,有时诗歌的写作需要彻底的放开。

1、 麦芒上的泪光
返回一直站立的地方
喧嚣着无数列队通过的花朵
你象一片叶子
被遗忘在最绿的春天
你的目光曾经高出这片土地
此刻,却只有了锋利的麦芒
我在麦芒晶莹的泪光中
读出你和一首诗
被加深的寂静
2、 妹妹
四月,怎么长满了忧伤
割猪草的镰刀锈了
多少个在虫鸣声里赶织好的黎明
带着露水和星光
等你回来
你却在埋下爷爷的荒野里
含泪躺下了,妹妹
你被别在初夏薄薄的蝉翼上
你被肩头疯长的荆棘吵得无法入睡
3、 剪一缕炊烟
我去哪里找寻你
和你的春天,妹妹
你在一缕烟尘中淡淡呈现
你说,“不要忘记燃烧
在那一缕炊烟中,感知
故乡吧,并享受爱和死亡”

7、 看见水杯里月光的居士

《水杯里的月光》这首诗写的很放松,画面感很强,也有质感,读后感觉很舒服,但我想说的是,第一人称的出现频率太多了,“删繁就简二月花”,其实,写完以后仔细品读一遍自己就会发现很多词句完全可以删除,少一些累赘可能更完美些。作者的《电话里的心跳》就处理得好多了。

在桌上,这只玻璃杯盛满热水
喝一口,滋润我发干的喉咙
我不知道玻璃是如何的易碎
但我看到月亮从窗户的缝隙钻进杯里
随热气飘起月光,在我迷茫的视线
像不远处的村庄,杨树的枝头
挂满油灯下的风霜。升起的炊烟
偷偷地去聆听,母亲唠叨的叮咛

深夜,杯子是今夜的旅人
书写着一句句并不夸张的诗行
我握紧杯子,怕握疼了月光
怕月光的根,又要扎在异乡

8、 在一朵花上“绕口令”

“没文化”这个网名看来还有别的“文雅”的网名,这个谦称可能是故意的,另有隐语。<“饶口令”----在一朵花上>写得简短,但读起来却回味无穷,类似中国画中的“水墨画”,虽带些“游戏”的味道,但也不失为精美的小品。这首诗的妙处在于最后两句。

栖息在一朵花上的翅膀
在一朵花上栖息
栖息在一朵花上
他们倦于飞翔
一朵花上
栖息着翅膀

9、 带着泪水微笑的氤无心

我想氤无心是个很会生活的人,对生活他有自己独特的见识,很有可能走过很多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6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页/1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新评论
最近访客

鲁南刘氏

2017-08-18

友情博客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