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竹家园

望见田野一片宁静,没有收割的人。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2
  • 总访问量:103533
  • 开博时间:2008-02-08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一年花事——毛木半夏

  最早邂逅毛木半夏是在李梅湖边上的一片野地里,我记录的时间是2004年5月25日上午。已是春末,那棵小灌木孤零零立于一片矮草中,枝叶间缀着小枣一样红色的果实。我摘下一粒对着阳光照看,肉晶晶的,透着红光。
  我认定这是胡颓子,回家查书本,也对也不对。它准确的名字应该是毛木半夏,胡颓子的一种。
  第二年早春时候,我便去看毛木半夏的花。那是4月16日,我在那片地里找到它的时候,看见花枝满树。那花是毛绒绒的黄白色,细筒状,顶端开成4瓣,三、五朵聚于一簇。虽然只是一丛小灌,竟也开成了一棵蓬乱的花树。
  我喜欢这棵花树。为此我连续三年,都在春天里去看它。
  2006年4月8日,毛木半夏正是新花,花色素雅新鲜。
  2007年是1月27日,冬寒未退,山野萧瑟,那棵毛木半夏却已花开三、五朵。
  2008年4月12日,我没能看见期待中的花树,只在那片浅草地里找到一个黝黑的树桩,它不知何时被谁砍掉了。
  好在毛木半夏在闽北不算稀罕,只要细心留意,总还能在山间行走时发现它们。2009年4月20日,我在城郊北山一
分类:修竹草木 | 评论:0 | 浏览:37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去玉龙雪山云杉坪看草木

  6月13日去云南玉龙雪山,坐索道上了云杉坪。云杉坪海拔3240米,有原始云杉林,林内有高山草甸,平阔高远,绿草茵茵,静宓如仙境。高海拔地区树木一般不高,而云杉是例外。也看到一些灌木状植物,其中一些正在花期,最抢目的是绣球花科的粗毛山梅花和小檗科的大理小檗,前者开白花,后者开黄花。低头看草坪,花就多了,白花、黄花、紫花、粉花,开得星星点点,大都是葡地矮小草本。走进云杉坪,只恨眼睛不够,时间不够,恨不得就在林下支个账蓬安顿下来,住上几天,把花事看够。这当然不现实,那就抢拍吧,回来分类整理一下,也只拍了27种,不足零头,却总是很可观的收获。查了几天《中国高等植物》、管开云先生主编的《云南高山花卉》和武全安先生主编的《中国云南野生花卉》,大多数对上号了,也有一些依然不得其名,一并贴上,还请行家可教我。
  
  杉坪绿草如茵,远处是藏于云中的玉龙雪山。
  
  
分类:修竹草木 | 评论:0 | 浏览:247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年花事——山莓

  山莓与蓬都是闽北山地常见的悬钩子植物。每年春天,它们几乎是同时开花的。2月27日那天,大石溪岸蓬花初开的时候,我看见路边上有几株山莓也进入了花期。山莓不似蓬那样生成一个群落,它总是孤单地在杂灌丛中挣扎,好在凭着一身勾刺,不至于让自己在争夺阳光的战斗中落败。既如此,它也开不成蓬花的舒展和气势。
  山莓开白花,5瓣,比蓬花略小,数朵白花稀疏地开在一条细枝上,藏于叶下,似乎非常的害羞。看一朵山莓花,你会感觉它开得好吃力,花瓣皱巴巴的,总也不能平展,就像一只刚刚羽化的小蛾,不能在风中晾干它的翅膀。
  然而,山莓的花事却是坚定不移的。
  3月13日,在濠村南山岗,蓬花渐入佳境的时候,山莓也花开正好。
  4月3日,老家后龙山,我看见山莓花与掌叶复盆子花在雨中竞放。
  3月27日,我翻过闽浙边界的毕岭关,一路上山莓花时隐时现,它们似乎准备收花了。
  4月10日,黄碧村山间小道旁,蓬花尚在,山莓花告别了自己的花期。
  春尚好,山莓却不敢贪恋春光,它需要更长时间去孕育自己的果实。
  
分类:修竹草木 | 评论:0 | 浏览:23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六月 玉龙雪山

六月的玉龙雪山,积雪已消融,露出坚硬的线条和峥嵘山体,更显神秘和峻峭。第一次如此接近造物的大器,感觉人确是太过渺小。










分类:修竹影像 | 评论:0 | 浏览:312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年花事——萝卜

  春天的农家园子像个花园,盛开着各种菜花。这当中我最喜欢萝卜花。它们不像油菜花那般汹汹,也不似胡萝卜花结成憨厚的一盘。萝卜花是粉白的,四片花瓣平阔温软,上面描画精致的淡紫色脉纹,开在春天细细的风里,感觉特别素雅而有韵味。
  闽北最早的萝卜花二月里就开了。2月24日,我在城南河滩菜地里发现了几株开花的萝卜,那高高抽起的一小群白花,在菜地的绿色里分外显目。在闽北,农人通常种秋萝卜,每年九、十月间谷物收尽,闲田里除了种油菜和紫云英,也会整几畦播下萝卜的种籽。秋后,地里的萝卜长得白净水嫩,农人挖出来挑进城里卖。卖不掉的自己吃。自己也吃不了,就放任地头闲长。那是一些自由自在的萝卜,它们在麻雀和乌鸦的守望里安然越冬,然后在春天开花结籽。
  三月,粉白色的萝卜花开在田间地头,有的三五株成伙,有的满满一畦。3月21日,我走过黄碧村,看见路旁有几畦萝卜地,白花已是缤纷,几只黄色和白色粉蝶飞动于其间。萝卜花地傍着小溪,溪边绿柳成烟,果然是江南杂花生树的早春了。
  4月15日,在大石溪畔,一群一群的萝卜花从农家菜地里开出来,不远处是遍地鲜黄的油菜花,这错落的粉白显
分类:修竹草木 | 评论:2 | 浏览:355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年花事——木通

  今年4月10日,我第一次拍到了木通花,这得感谢那株黄花招展的云实。
  那天上午,我沿黄碧村小路进山,远远看到了水涧边那片鲜黄的云实花。我跳下溪岸准备拍照,发现云实藤下面还牵挂着几串紫红色的小东西。细看,原来是一株木通开花了。
  木通花深紫红色,有雌雄之分,都开在同一条花枝上。雄花小而多,生于枝端;雌花稍大,只一、二朵,开于花枝下部。看那雌花,感觉像一只翼形虫,怪模怪样,于浓荫里泛着紫红色的幽光。
  木通是闽北山野常见的藤状植物。它们总是牵爬在杂灌之间,沿着藤蔓张开着厚实的掌状叶子,有时那叶子下面还会挂起几颗看上去有些粗笨的木质果实。只是不知为何,木通花却隐蔽难寻。我在山里走了这许多年,竟然没能遇见一次。我知道它们肯定在某个时间某个地方静静地开着,可我就是没能发现。
  所以这一次,是一个机缘。
  机缘不是随时都有的。半个月后,也就是4月24日这天上午,我重走黄碧村小道,看见那群云实花鲜黄依旧,而深紫红色的木通花已经散去了。
  
  (木通 木通科木通属)
  
分类:修竹草木 | 评论:3 | 浏览:264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年花事——羊踯躅

  4月里走进县城东郊的山林,偶尔会遇到一株开黄花的杜鹃,那是羊踯躅。羊踯躅是杜鹃花中的另类,它的花叶含有剧毒,动物吃了足以致命。《本草经集注》中有记:“羊食其叶,踯躅而死。”踯躅,形容走不动。动物在什么情况下会走不动呢,那就是肌肉麻痹了。因此,羊踯躅是一种麻醉药。据说,《水浒传》中孙二娘使的蒙汗药便有羊踯躅的成份,难怪那些吃了酒的官兵和好汉都会把持不住,在老板娘的笑声里“倒也,倒也”了。
  黄花杜鹃有毒,乡人大多知道,当地叫它闹羊花。靠山吃山的人,很多草木的知识靠世代口口相传。记得小时候住乡下,春天里跟邻家的孩子进山,摘杜鹃花吃时他们会唱:红花是人吃的,白花是鬼吃的,黄花是不能吃的。所以,你不用担心人会不小心吃了羊踯躅。不仅人不会吃,羊也不会吃,因为黄花杜鹃在野地里并不多见,即使遇到了,牧羊人也会赶着羊远远的地避开。
  如今,开黄花的杜鹃已经是很少见了。这些年,春季我都会去东郊那片山地走走。04年4月11日,在那山里遇到过三株羊踯躅,正值盛花时,明亮的黄花聚在枝顶,开得安静又热烈。06年4月8日,我只找到一株,差不多一人高的小灌,叶色新鲜,花却只有稀疏的几
分类:修竹草木 | 评论:0 | 浏览:328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年花事——尖连蕊茶

  闽北野生山茶中观赏种类很少,常见的几种多是经济实用型的,比如茶、油茶和尖连蕊茶。茶和油茶都有人工种植,尖连蕊茶却任由野生。它的果实也可以榨油的,浦城人称信籽油,油质很好,只是产量偏低。
  今年2月18日,我开车沿302省线去观前村,公路旁的矮山灌丛里闪过几树白晃晃的花影,我知道是尖连蕊茶开花了,它们的花事是闽北山野最早的一抹亮色。尖连蕊茶花白亮洁净,由绿叶安稳地托衬着,不似其它一些早春花木那般满树花团。
  尖连蕊茶开花的时候,山里的白梅和木姜子们也在开花。但是白梅2月中旬就谢了,木姜子也撑不到3月,尖连蕊茶却能不急不燥地开到4月初。它们的花事还真是安稳。
  2月26日,我在去山下乡的路上见到一棵尖连蕊茶。那树下残花满地,树上白花却不见残缺。这时节它们正是盛花期。
  3月13日,濠村南山岗下桃花初绽,李花纷繁。高处的阔叶林中,尖连蕊茶在静静地开花,只是花色已压不住绿叶。
  3月27日,与单位同事去忠信看油菜花,途中见到尖连蕊茶,白花已是凋零。
  4月10日,在黄碧村后面的山上,还能发现几朵尖连蕊茶花。
分类:修竹草木 | 评论:0 | 浏览:396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年花事——紫藤

  4月10日这天,紫藤已经开花了。我在一条山涧里看见它的时候,这条粗壮的藤蔓正爬上对岸的一片杂灌丛,把自己硕大的紫花球挂在阳光下照晒。
  这个春日的上午,涧水哗响,鸟鸣清脆。紫藤忙碌着自己的花事,静寂无声。
  紫藤在乡下被叫做狐狸藤。这名字是有些形象的,你看那密林间一串串肥嘟嘟的紫花,像不像一群狐狸妖媚的尾巴呢?或许它真是妖媚的,那天我在涧边为紫花们拍照,不知为何突然就踩翻脚下的石头,差点掉进了水里。好在水流虽急却不深,我及时站稳了脚跟。毕竟,它们并不真的就是狐狸精嘛。
  《花经》载:“紫藤缘木而上,条蔓纤结,与树连理,瞻彼屈曲蜿蜒之伏,有若蛟龙出没于波涛间。仲春开花。”此述是很准确的。春天里走进山野,会很容易发现一棵紫藤。它是那种大型木质藤本,枝蔓张扬,攀爬成棚,4月盛花时节更是繁花累叠,格外醒目。紫藤花开芬芳,一阵山风吹过,会把花香送出老远,你都不用成为一只蜜蜂,就能闻香寻到紫花深处。
  这是我今年遇到的第三棵紫藤。3月21日那天,我见过一株紫藤正在含苞,一些松果似的花蕾挂在几乎光裸的藤茎上;4月3日,在我老家乌龙山上,另一
分类:修竹草木 | 评论:2 | 浏览:265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年花事——广东蔷薇

  广东蔷薇与粉团蔷薇几乎是同时开放的。两者的花期都在四、五月间,花形也很相似。不同的是,粉团蔷薇花开粉红色,而广东蔷薇开白花,花序也不似粉团蔷薇那般密集。相比较而言,我觉得广东蔷薇更像小一号的金樱子花。
  4月24日,在水北街镇双墩村弯曲的山道上,我注意到广东蔷薇开花了。这时节正值金樱子的盛花期,路旁堆挂着一群群洁亮耀眼的白花藤,灌丛中另外几朵小白花差点就从眼底下漏过。新开的广东蔷薇花疏朵小,与金樱子花开在一起,自然难引路人注目。然而,如果驻足细看一朵广东蔷薇,就会发现这花儿十分娇美:洁白的花瓣,鲜黄的花蕊,蕊心那根雌性花柱细嫩可人,似乎在挑逗闻香而至的虫儿们:吉米吉米,来吧来吧。
  4月29日,在大石溪岸,我又见到了广东蔷薇。四月底它们也进入了盛花期,洁净的白色花群在春日阳光下闪闪发光,在周边纷繁热闹的粉团蔷薇衬托下,这洁白花事显得干净而素雅。
  与粉团蔷薇一样,广东蔷薇的花期也不能长久,它们在闽北山野不会开过五月。5月5日,在城郊附近山地,我看见广东蔷薇开始凋败,白净的花瓣已经泛黄零乱。
  5月14日,春近迟暮,我去了青草洋
分类:修竹草木 | 评论:0 | 浏览:27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20页/200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3 4 5 6 7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