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竹家园

望见田野一片宁静,没有收割的人。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103529
  • 开博时间:2008-02-08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高原明珠——洱海

  

洱海,实为湖。高原地区的湖,常被称作海。洱海位于云南大理境内,泊于苍山下,

分类:修竹草木 | 评论:1 | 浏览:331 | 收藏 | 查看全文>>

精怪的故事

  

那日行山,路途一老者,正地头种芋。见我穿行装持相机,以为高人,引我看小道一蹋陷处

分类:修竹影像 | 评论:0 | 浏览:301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年花事——泥胡菜

  三月末,泥胡菜开始在一些荒闲的田地里渐露头角。它们麻杆一般抽起来,茎葶上结出成串的花苞。那花苞绿中带紫,饱满结实,看上去很像一只只握紧的小拳。这些高挑的菊科草本植物,已经准备加入闽北春天百花的合唱,它们将要表演的是一连串紧凑而尖锐的高音。
  4月8日上午,柘溪岸畔的泥胡菜开花了。只是零星的几朵淡紫色绒球,犹如几个清脆的单音,从波澜壮阔的紫云英与油菜花的和声里跳出。
  4月15日,晚饭后沿大石溪小道散步。刚刚下过一场雨,潮湿的空气中混杂着青草与野花的芬芳。天光柔和,有虫在飞,农家园子里白色的萝卜花与黄色的筒蒿花相映,路边上小窃衣、茅莓和络石花新起,还有水星宿菜、金苍小草、伏生紫堇等小草花点缀着野地。如此美妙的春日黄昏曲当然不能没有泥胡菜的参与,它们三、五成群开在路旁和闲田,成串的粉红花球在细风中轻摇慢曳,拍打着轻快的节奏。
  4月26日那天,去了李梅村。站在村口,眼前是平整的油茶花地,之间错落着几片荒疏的冬田,泥胡菜与看麦娘、鼠曲草和水星宿菜们蜂蜂拥拥,营造起野性的花园。现在是四月末,泥胡菜花事正好,它们齐刷刷站起半人高,梢头上的花球粒粒鼓涨
分类:修竹草木 | 评论:4 | 浏览:422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年花事——结香

  水南鹰武寺内有一棵结香树,2月22日那天开花了。告诉我这个消息的是寺里的管事,昨天他到宗教局办事,正好被我撞见,我就问起那棵结香。他说你怎么还记得它。
  我曾经在水南乡工作过几年,第一次见到那棵结香树的时间,应该是2005年春节过后不久。那天我在寺里转悠,猛然被一股花香吸引。寻香望去,是院落里一棵矮灌,棕红色的枝干粗壮光秃,枝头上缀着鹅黄花球。它就是结香,冬末春初正好是花期。
  结香是瑞香的一种,其名出自明代《群芳谱》,清陈淏子撰《花镜》,说结香“枝甚柔韧,可绾结。”花香,枝可打结,所以叫结香。结香先花后叶,盛放时几十朵聚成一球,外披白细毛,缀挂于裸枝头上,很是可爱。
  闽北没有野生结香树,人工栽植的也很少,偶尔我会在乡间农舍旁或山寺里遇见,也就是一棵、两棵的。乡人不知结香,都说是香花树。
  县北五显岭上有五显庙,庙的后面也有一棵结香树。06年2月26日我见到它时正值盛花,毛绒绒的黄花球开在荒岭上,花香被早春的风远远吹送。
  一个月后,我在浮盖山大云寺旁遇到另一棵结香,它也还在花期中。
  在闽北,结
分类:修竹草木 | 评论:3 | 浏览:426 | 收藏 | 查看全文>>

白花蛇舌草

  早上在小区里散步,发现浓密的紫茉莉之下,依然有小草花在顽强地绽放,蹲下身细看,原来是茜草科的白花蛇舌草。
  
  (白花蛇舌草 茜草科耳草属)
  
  


  
  

分类:修竹草木 | 评论:2 | 浏览:254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三角叶风毛菊

  在青草洋林区,我又遇到三角叶风毛菊。去年的这个个时候,我们初相遇,我还叫不出它的名字,感觉它长得挺怪,细瘦的高茎,一串花头,毛绒绒的低垂着,像某种做工精致的铃铛,却是实心的,秋日山风吹过,不能摇出响声。
  
   (三角叶风毛菊 菊科风毛菊属)
  
  


  
  


  
  
分类:修竹草木 | 评论:2 | 浏览:25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浙南古镇廿八都

  仙霞山脉深处,有枫溪弯延流出,溪畔有古镇廿八都。廿八都地属浙江省江山市,位于闽浙赣三省交界处,可谓鸡闻三省之地。1100多年前,黄巢大军于浙、闽之间崇山峻岭中开辟出仙霞古道,廿八都便成了千年古道上的军事重镇,为兵家之必争。后来又成了商旅要道,作为钱塘江与闽江之间过往货物的中转站,廿八都富足繁华,历数百年之久。
  如今的古镇,已被重修。只是,装饰的红灯笼和新粉尚不能掩盖旧色。这个秋天我走进古镇,只见白墙青砖黑瓦,马头墙鳞次栉比,风格却各异。高墙之内,有昔日繁华的旧迹,亦有退隐后的清凉,甚至,还有没来得及掩饰的破败。一千多年来,商贾传说,文人风流,民国故事,战争峰火,统统汇聚于一方老镇,能装的都装下了,装不下的随枫溪水流逝。然而今人却要挖空心思,硬生生来打造一个旅游地。也罢,那就看图片吧。
  
  枫溪之畔的古镇,可以看出重新打造的痕迹。
  
  
分类:修竹影像 | 评论:2 | 浏览:265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年花事——堇菜

  堇菜花三月里开,3月6日我就看见它们了。那天我去了李梅村,在村前一条哗哗水响的泥沟里,看见好大一群堇菜。它们刚刚进入花期,花葶抽起一寸高,似初发的豆芽从湿漉漉的叶丛里窜出来。
  春天到了,堇菜喜欢在洼地里密集生长,齐刷刷开起淡然小花。花虽小,却开成群,它们的花事是闽北野生堇菜属植物中最热闹的。
  堇菜开白花或淡紫色花。花小而飞扬,像惊蛰后刚刚破茧展翅的小蚂蚱。
  3月13日在濠村南山岗下,又一群堇菜开起小白花,它们开在一户农家门前的水沟旁。
  3月27日去忠信上同村。在一片油菜花田边上,我看见一些淡紫色小花。堇菜花当然敌不过汹涌的油菜花海,却生动而不卑下。
  4月3日冒雨回了老家后龙山,在一片片望天田里遇见有堇菜花,它们在那泥泞之地开得很好。
  4月15日上午,我在家院后的墙角处发现几丛堇菜。它们花事未歇,几朵小花张开翅膀,一副跃跃欲飞的模样。
  4月24日去了黄碧村,在村前的小道旁,又见到一群堇菜。这时节它们花已稀零。
  今年我最后一次见到堇菜花是5月9日。地点是宝山
分类:修竹草木 | 评论:7 | 浏览:33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宝山的柿子熟了

  下午去了宝山,宝山的柿子熟了。每年的这个时候,我总要找个理由上宝山.其实嘛,就是想柿子啦。
  
  


  


  

分类:修竹草木 | 评论:0 | 浏览:313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年花事——苦楝

  苦楝花是怀旧之花。苦楝花起,童年的影子就挥之不去。
  我从小生活的这个县城,过去到处是苦楝树。四、五月间苦楝花开,空气里弥漫起苦苦的香。昔日的孩子抬头望,发现天空中布满花的彤云。
  什么时候,大街两旁的苦楝树被法国梧桐取代了?什么时候,孩子的脸庞不再辉映紫色的花影?时间里的事物像水一样流过,遗下的记忆也已模糊散淡。
  好在,有我们还拥有现实中的苦楝树。它们闲散于乡野村庄,高大舒展,紫花如云,于不经意间让满面风尘的路人驻足痴望。
  4月24日,已是仲春。我开车沿西乡河从观前码头到景城,见到了今年最早的苦楝花。那是几棵年轻的苦楝树,它们在河边坡地撑起一片新绿,我看见有淡紫的花影如烟霞泛起。
  大约一周之后,在县城北郊一个废弃的窑厂边上,我遇到了一棵高大挺拔的苦楝树,紫花已经开满枝梢。现在是苦楝盛花时候,只是那些花儿开得太高,我只能站在树下仰望,那么浓郁的紫,在蓝天白云下飘浮。
  再过三天,5月4日,我沿302省线走,又遇到几棵苦楝树,其中一棵就生长在路基坡下。我站在道路旁,一蓬苦楝花就开在了眼前。我伸
分类:修竹草木 | 评论:2 | 浏览:24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20页/200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