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竹家园

望见田野一片宁静,没有收割的人。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103530
  • 开博时间:2008-02-08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一个野生植物爱好者的行走笔记——枫溪 [下]


    昨天早上没来得及走完的那条沿溪小路,我准备乘今天早餐前的这段时光继续走下去。
  六点起床,出门的时候发现持续了一夜的雨水已经停歇,只是天色灰暗,乌云还压在不远处的山顶。村子依旧那么安静,很少走动的人。夜雨使昨日清澈的小溪变得浑黄不堪,饱涨的水声里不时窜出一两声水淋淋的鸟鸣,我沿着溪边行走,一边小心地避让积存在路面上的雨水,一边打量着岸边的草木。小路分叉处,昨天那棵蛛网萼依旧开在凉亭边上,枝叶和花瓣挂满了水滴。我没有在此停留,径直沿着小溪朝前走,前头就是昨天看到的那栋青砖老屋,远远望去,小路似乎就此切断。走到近前,看见老屋木门紧闭,门廊上挂着退了色的红旗幡,原来是一座社公庙,那里面供着守护一方的土地神。小路在这里转了180度,绕过小庙继续朝前延伸,连接起不远处的一道石桥,那桥看上去有些年代了,全身包裹着青苔,桥头草木丛生。在那里,我又看见了蛛网萼,松松散散的一丛,开满青白色的花。过了桥,沿溪小路陡地变成了上山路,在一个看得见的高处,山路消失于灌

分类:修竹笔记 | 评论:2 | 浏览:292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个野生植物爱好者的行走笔记——枫溪 [中]

    早上六点半起床,隔壁卫东他们还没动静。乡政府条件简陋,晚上客房竟然没灯,现在又发现没水,我只好打开一瓶矿泉水,洗涮完毕便背起相机出门。村子里很安静,连狗都还没醒来,乡政府旁边有个杂货店,店主正在开门。一个农妇挎着空竹篮从我身边走过,她的手上抓着一把青草。不远处一座石桥,一个男孩靠在桥栏上向我这边张望。我沿着桥头的石阶下去,走上了一条临溪的小路。夜露未消,地面湿漉漉的,有水声不绝于耳,一路走着,一些记忆就隐约起来了,二十年前我是走过这条路的,但我忘了它曾将我带往何方,路向雾气中的大山延伸,我不知道它的尽头会是哪里,可是知道了又怎么样呢?我只是走走而已。
  小路弯弯曲曲,它的一边傍着小溪,另一边靠田,一些春天里常见的草树在溪边田头长势良好。我看到含苞的茅莓、展枝的算盘子、初绿的乌蕨,贴地的翠云草,抽穗的白茅、开出碎花的灯心草,四处蔓延的空心莲子苋。。。。。。我还看到垂盆草,它们贴着河边的岩壁疯长,对置身环境并不苛求,只要水和一层薄土,它们便能获取繁演生息的力量,现在是五月,这些景天科的小草开始孕育,不出十天,它们开出的黄花就该覆盖整个溪岸了。在一道田埂上,我找到几枝三叶委陵菜,它们三三两两从一片翠云草中探出头来,舒展开三张嫩绿的叶片,沿齿缘托起一排小小的露珠,也许它们都是同一株,腐土里面会有几根红色的细茎将它们联结起来。溪边一棵岗梅正在开花,小小的白花,密集而纤细。在所有冬青科植物中,我觉得岗梅花是最漂亮的,洁白,舒朗,轻巧,但它的果实却逊色于同属兄弟,到了秋天,铁冬青、毛冬青们结出满树亮丽的红果,岗梅稀疏的小黑果就只能独自黯然神伤了。

垂盆草:景天科景天属,多
分类:修竹笔记 | 评论:0 | 浏览:477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个野生植物爱好者的行走笔记——枫溪 [上]

     五一节的前一天,卫东打来电话,长假期间想找个地方走走。我说好的,咱们去乌龙山。乌龙山是我盘亭的老家,大山窝里一个小小的村子,前年去过一回,也是五月,满山遍野的花。电话那头卫东吱吱唔唔,说那里没东西画。我明白他的意思,他想要老房子,要成片的高高低低的老房子,用卫东的话说就是错落有至。这就是我们之间的不同,他希望有老房子入画,而我只希望看到更多的植物。我说去哪里没关系,只要有山有花草就行。他提议去枫溪,那里有山也有老房子。我说好的,咱们就去枫溪。
    早上八点出门,先开车到文化馆,几个画家已经在那里等得有些不耐了,画架画箱堆满他们的脚下。枫溪我已好些年没去了,最早一次是二十年前,当时枫溪还没单列为乡,我从山下开始步行,沿枫溪、胡堆,池家、杜畲,一路走到武夷山的岚谷。二十年,一晃也就这样过了。后来又陆续去过几次,只是公务在身,匆匆来去,并没有细细的看上一眼。枫溪是个高海拔山区,这里的植物种类跟平原地区肯定会有些不同,很早我就期待着一次枫溪行,尤其是五月春花盛开的季节。这回我想好好在上面呆几天,没别的,就想看看这地界的花草。
    天气预报说近几日有大雨,出发的时候天色暗淡,我有些担心半路上会为雨所困。还好,车开始爬高,天空反而开朗起来。这个季节开着车在山区里闲逛,实在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打开车窗,享受着自然的风,一车人不由的兴奋起来。五月,杜鹃已败,大山的第一阵热闹已经过去了,放眼望去,满目青翠。浓绿中不时能见到一片片白,那是开得正旺的金樱子花,它们喜欢成群结队爬上身边的灌木,再让自己倒挂下来;沿路不时会看到多花蔷薇,现在正是它们的花季,粉红色的花朵儿密集地铺开,架
分类:修竹笔记 | 评论:0 | 浏览:57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岁月的声音——父亲




    早晨五点多,父亲就站在院子门口,学着卖早点的小贩吆喝:“麻糍——馒头——包子——” 声音宏亮粗壮,在寂静的清晨便有了晴空炸雷般的效果。这时候我只好万分不情愿地从浓睡中醒来,躲在被窝里苦笑,我知道此时周边那些邻居,一定也都在各自的床上辗转反侧,心里恨恨不已。

    父亲今年七十九了,这辈子他做过农民当过樵夫扛过枪打过仗吹过黑管萨斯学过当领导,但绝不会再有机会去卖馒头包子了。我知道他只是心情好。他一定觉得空气这么清新早晨这么宁静,如果不吆喝几声自己的好心情就无法表达。

    不知道我父亲的人一定会觉得他像个疯老头。在那些夏天的傍晚,父亲赤裸着上身,站在自家的门前一脸的神采飞扬。他一边拍打着刚吃饱的胖肚皮,一边与周边乘凉的邻居们高声说笑,声音大得整个街区也能听到。一次有个同事告诉我,她早上去市场买菜的时候看见了我的父亲,她说他打着赤膊,站在菜摊前与一个卖茄子的农民大声地讨论今年的年成。我对此一点也不觉奇怪,父亲将自己肥硕的上半身拿到大街上去展览,对我来说实在算不上什么新闻。父亲本来就是一个不拘小节的人。过去上着班的时候,他灰色的干部服里面,会藏一件破旧的汗衫,一旦觉得热了,他就解开外衣的扣子,让自己漏洞百出地站在领导和同事的面前。离休以后,他就更加肆无忌惮地彻底解放了自己。许多时候我面对父亲年轻时的照片百思不解,照片中的他头发乌亮,军装笔挺,目光炯炯,与

分类:修竹文字 | 评论:1 | 浏览:26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岁月的声音——老宅




 老宅座落在一条清浅的河边。它属于闽北山区一个古老集镇的一小部份。

记忆中的老宅年代久远。高大破旧的灰砖门楼,高矗的长着稀拉狗尾巴草的风火墙,阴暗潮湿的三进深的内堂,杂草丛生的后院,后院中青苔斑剥的古井,垂挂着蛛网与乌黑油烟的屋檐,这一切构成了我童年一部分生活的场景。父母在结束了短暂的流亡生活之后,带着两个妹妹重新回到了县城,而我被留给了外祖母。有两年时间,我和外祖母一起生活在这个古老而破败的宅院之中,那时,我并没有觉得小镇老宅院内的生活与其它地方有什么不同。

据说老宅是我外祖父的产业。外祖父是我所有亲人中永远无法亲近的一个。我从没见过他。作为这个闽北古镇有名的纸坊老板兼地主,他不失时机地死在临近解放的头一年。我从小跟着外祖母在老宅里长大,但我几乎没有听到她谈起过外祖父。我只隐约知道外祖父活着的时候很有钱,拥有古镇半条街的产业。但到我记事的时候,我与外祖母就只能蜗居在这座临河老宅的一间阴暗小屋里了。那是土改之后外祖母拥有的唯一一间房产。那时老宅已成为名副其实的大杂院,六七户人嘈杂地居住在这三进深的古老宅院里,四处胡乱堆放着柴草和农具杂什,家禽屎便随处可见。多年以后我仍然想象不出老地主当年在幽深古朴的宅院内悠然踱步的情景。

一条厚实的青石门坎把老宅圈进浓重的阴暗中。很多年我一直没有弄懂南方地区房屋门坎的用途。在南方,为什么传统的建房总要在所有叫门的地方横上一条小小路障,或石条或木板,高矮不一,但总在人
分类:修竹文字 | 评论:1 | 浏览:22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岁月的声音——初降人世

 老照片



 一九八七年初夏,我从福建出差去北京,乘的是火车。车在济南站停靠二十七分钟,我跑到车门前,乘务员在那守着,我对她说,济南是我出生的地方,但我根本记不起它的模样,现在我想下去看看,至少得让我踩一踩这块土地。那位大姐模样的乘务员大约被我疯疯颠颠的话给搞糊涂了,居然放下了车门的踏板。当我双脚落到地上的时候,内心里面就有一块石头也跟着卟通一声落了下来。我跺跺脚,走了几步,心里默默地说,最初我是在你的身上学习站立的,现在我终于有机会向你证明我的脚步已经很沉实。我看见站台上阳光明净,过往的旅客来去匆匆,一些穿着铁路制服的人零零散散地站着,几个大嫂模样的人挎着篮子,操着浓重的北方口音沿列车叫卖。我就这样呆站着,然后沉闷的汽笛就响了,我上车,重新坐回靠窗的位置,看着济南站的字样与站台上的人一起,在北方六月的阳光下渐渐被拉远,变小。那一刻,我心里突然就泛起了一片潮水。

济南是我的出生地,在我还没开始记事的时候我就远离了它,甚至在梦中我也无法描述它的模样。几十年来我始终渴望着一次真正的游子归乡,那一回当我真的踩上这片土地的时候,却觉得自己只是个匆匆而过的外乡人。

闽北和山东,我时常说不清自己究竟属于哪个地方。

秋天,郊外田野里的稻谷黄了,熟透的果实在风声中坠地,指甲花饱满的果荚在每一次轻微的触动下迅速地张合,将自己的籽实弹射开去,一些留在了母株的近旁,另一些却被鸟儿带去了远方
分类:修竹文字 | 评论:2 | 浏览:24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岁月的声音——曾经的县城






县城坐落在一个狭小的盆地里,四周是延绵起伏的山群,柘溪从北部柘岭发源,傍城南而过。小时候我家住在河的北岸,这条清浅的河占据了我童年的许多时光,我可以算个在河边长大的孩子。

小城有些历史了,却始终是一个不大的山城,人口至今也不足十万,但在我小时的记忆里它却异常的空阔。那时城里只有一条主街,叫五一三路,从城东的仙楼山脚下笔直穿过整个县城。沿街都是一些青砖红砖的低层楼房,难得见到一栋高大的水泥建筑。街上不会有多少行人,夜晚的灯火暗淡而稀疏。街道两旁生长着高大的泡桐树、浓密的苦楝树和低垂的柳树,春天里,柳枝泛出淡淡的新绿,空气中弥漫着苦楝浓郁的臭味,地上落满了灰暗的泡桐花,只有夏天的鸣蝉才会使整条街变得燥热而喧闹。主街的名字与小城的一个重大历史事件有关。一九四九年五有十三日,中国近代史上最重要的一场革命从北方推进到闽北的这个山城。解放军第五十一师进城的时候发现这个小城正在经历一个漫长而枯索的雨季,就在这个雨夜,这支军队悄无声息地完成了对小城的占领。当第二天早上人们在淅淅沥沥的雨水声中推开屋门的时候,才惊讶地发现屋檐下的泥水里躺满了熟睡的士兵。十年后的一天早晨,新上任的县长登上位于城东的仙楼山顶,伸出右臂对着山下饮烟缭绕的小城凭空一劈,说,就从这里开一条大街吧。于是,五一三路应声而出,并像一块长条形的海棉迅速吸饱了楼群、喧哗与灯火。


分类:修竹文字 | 评论:1 | 浏览:22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正月里的观前村

 观前是古时候的大码头,现在依旧保留着当年的旧建筑和密集的人口,正月初四去观前村走一圈,随手拍下一组。照片很多,慢慢贴吧。










分类:修竹影像 | 评论:1 | 浏览:21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冬日之双门井村

 这个冬天格外寒冷,对于大山深处的双门井村来说,严寒意味着封闭。阴沉的天空,白茫茫的霜雪,结了冰的泥湿路面,这一切让村庄关上深重的门。虽然已是接近年关,走进村庄,却十分的凝重和清冷。








分类:修竹影像 | 评论:2 | 浏览:18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20页/200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6 17 18 19 20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