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竹家园

望见田野一片宁静,没有收割的人。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102404
  • 开博时间:2008-02-08
  • 博客排名:第15884位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一年花事_黄葵

在云的下面口唱小曲的人

像一枝黄葵 在秋天的日光下

孤独地 温和地

微笑 站在去年相遇的树下

一枝黄葵 站在自己的影子里

聆听马蹄的声音

望见田野一片宁静 没有

收割的人

多年前我写了一首关于黄葵的诗。至今我还能忆起那个初相遇的午后:一片寥阔的乡野,碧空高远,稻禾青黄,村庄被推向远山脚下,风吹散了炊烟。一丛黄葵穆然静立,沐浴秋阳,枝头开几朵硕大黄花。在我眼中,黄葵便是一个孤寂的旅人形象,孑然于乡野,草叶披风,黄花透亮,那深紫色的花心,犹如饱含忧伤的眺望。

黄葵是本土植物,闽北却少有人种。近些年,另一种来自印度的黄葵声名雀起,这种叫咖啡黄葵或者黄秋葵的外来植物,无论花叶都与本土黄葵十分相像。后者因此常被张冠李戴,说是植物伟哥,男人的蔬菜。其实,只有菜农知道自己种下了什么。他们要的是黄秋葵那羊角状的粗长果实,而黄葵的蒴果像个小棉桃,没有

分类:修竹草木 | 评论:2 | 浏览:65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年花事——海桐

 

一年花事——海桐

 

大院里有五棵海桐,都是老树。其中一棵最老的,树干比牛腿还粗,它紧挨一堵老墙,树冠超过了屋檐。一年四季,这棵海桐树像一团浓重的绿云,它投下的阴影,让老墙更老。

今年三月的最后一天是星期天,晚上我去办公室加班。走进机关大院,忽有花香扑面,黑暗中我知道,是海桐开花了。

分类:修竹草木 | 评论:1 | 浏览:239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年花事——荔枝草

只是野地里一丛不经眼的小草,不明白它为何就叫了荔枝草。查过资料,知道荔枝草之名最早出自《本草纲目》,却也没说出缘由。前几日在百度搜索,搜到疏延祥先生的博客文章,文中居然提到本人几年前关于荔枝草的一段话,说的正是对荔枝草名的困惑。疏先生有心,帮我解了惑了,说某冬日与汤华泉教授校园散步,见地上有荔枝草。汤教授以为,取名荔枝草,是因其冬叶面皱微红,似新鲜荔枝壳之故。语虽猜测,确有启发,我也见过越冬的荔枝草,霜冻之后,一丛卵圆叶子皱凸泛红,看上去确实很像一串鲜荔枝掉落地上。

清代赵学敏编撰《本草纲目拾遗》,录有荔枝草,所述细致,能见前人格物之严谨,且抄录下来:“一名皱皮葱,丹术家入炉火用。《百草镜》云∶‘荔枝草冬尽发苗,经霜雪不枯,三月抽茎,高近尺许,开花细紫成穗,五月枯,茎方中空,叶尖长,面有麻累,边有锯齿,三月采。’辛亥,予寓临安署中,见荒圃中多此物,叶深青,映日有光,边有锯齿,叶背淡白色,丝筋纹辍,绽露麻累,凹凸最分明,凌冬不枯,皆独瓣,一丛数十叶,点缀砌草间

分类:修竹草木 | 评论:0 | 浏览:598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年花事——柑桔

对桔子的花香,我有一种特别的怀念。

这些年,每当我经过乡村,闻到空气中飘过来一缕桔花香,便会不由地停驻脚步,四下顾盼搜找那棵散发芳香的花树。如此馥郁,如此沁香,如此透彻心肺,一棵正在开花的柑桔树,会令我想起年轻时候的一段生活。

三十年前,我在一所农村中学教书,每天会沿一条沙砾公路晨跑。跑出三华里地,有一片四季郁绿的桔园,四、五月里桔花开了,老远就能闻到馨香。每次跑到那里,就不想再往前了,我转进桔园深处,让花香将自己从头到脚,彻底清洗一遍。一个清晨,桔园里弥散着淡雾,我看见一个女孩,低头坐在一棵柑桔树下,手中翻开一本书。她头顶的一股枝杈上,挂着打补丁的红碎花书包。她的脚下,一地洁白的落花。女孩是如此专心致志,以至于听不到我走近的脚步。她是我的一个学生。我不忍打断她的早读,绕行从桔园里退出来了。

那时候,闽北一带广种柑桔,春

分类:修竹草木 | 评论:1 | 浏览:1175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年花事——天葵

三月里,天葵花开。

天葵花是如此细小的草花,匆忙的路人不会在意。他的脚踏进路边草丛,裤腿扫落一片早春的露珠,也扫落了天葵一季的花事。一个对生活和自然保持好奇心的人,会观察和欣赏人生中的一切美景。他会留意自己脚下一丛嫩绿细雅的草叶,他蹲下身来,会发现草叶之上那些轻巧而谦逊的小花,像新脱壳的米粒一般嫩白,比草叶更雅致可爱。在他的注视和赞美之下,一朵天葵花渐渐呈现惊人的美丽:五枚洁白的萼片,护抱起淡黄的花瓣,隐约可见的花丝,鲜黄的花药,极短的花柱,娇嫩的心皮,所有这些构造,被精心慰贴地安置于一朵5毫米的花被中。当他从这朵天葵花面前站起,内心充满敬意。他会说,这真是造物最精美的微雕作品。

3月13日上午10点42分,我就匐在这样一朵天葵花面前,用手中的微距镜头见证这份精美。这是县域南部南山岗下的一条小道,路旁岩隙处有几株天葵正在开花。这是我今年第一次拍到天葵花,看那新鲜白净的萼色,它们的花事应该才

分类:修竹草木 | 评论:0 | 浏览:721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年花事——马鞭草

邻家女孩的小辫悠悠晃晃,辫梢上扎着几朵淡紫小花。我看见那花儿像粉蝶转过童年的弄巷,在夏日村后的溪畔轻轻飞动。

那是记忆中的辫子花,它属于我儿时的乡村生活。

我不知道辫子花是否只是我的叫法。它是那样普通而熟悉的草,一群群生于村外小路与草滩,叶子郁绿,花开素淡,柔细的花枝在微风中轻轻晃动。多年以后,我成了一名植物爱好者,知道它的大名原来叫马鞭草。我觉得马鞭草这叫法不如我的辫子草。南方人的生活中没有马,无以想像那驱马的鞭子如何般配眼下这细雅的草花。辫子花是多么形象生动,它是闽乡女孩撒欢奔跑的背影,是她辫子梢头调皮嬉耍的蝶儿花。

蝶儿花开的时候,夏天就快到了。

是今年4月21日,在去宝山的路上,我就发现零星的蝶儿花了。它们与夏枯草、野老鹳草和小窃衣开在一起。这

分类:修竹草木 | 评论:0 | 浏览:1023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年花事——还亮草

还亮草是一群紫色微形鸟,它们会在四月的青草地里飞起来。

第一次邂逅这些美丽鸟是2004年。那一个春日,我走向通往城南白沙寺的小路,发现路旁半尺高的绿草梢头,一群造形奇特的紫花随风摇曳,一朵朵欲飞的样子。我拍了照片带回家去查对,确定是毛茛科的还亮草。

还亮草之名出自《植物名实图考》,说它“横擎紫花,长柄五瓣,柄矗花欹,宛如翔蝶。”正是这宛如翔蝶的模样,会让初识之人误以为是蝶形花科植物。然而看仔细,那展开的翅膀后面,还有一个斜斜翘起的距,犹如鸟之尾羽,这是蝶形花所不会有的。就好像孙悟空变成土地庙,尾巴却没藏住,让二郎神看破了真面目。

其实,还亮草并没想要藏匿起什么,是人眼拙心燥,不能好好识花认草。

很早以前,还亮草自乐于野。《植物名实图考》成书于清道光年间

分类:修竹草木 | 评论:2 | 浏览:815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年花事——凹叶景天

我家院子里那座假山,是一个小植物园。四月末的一天,我蹲在那里清点,不足4平米的石岩堆里,竟然生长了47种植物。其中有一小群凹叶景天,我数到它们的时候,正星星一样绽放几朵鲜黄的小花。

这群凹叶景天,可算一个念物。当年我家住青少年宫楼上,门前是一个宽阔的平台,平台的水沟旁,常年生长着一群铺地的绿草。那草叶似瓜子,中间有一小缺;春天时开一地黄花,是常见的花,呈尖锐的五角,我却叫不上名字。后来自己盖房子,在院落里修了水池,水池中间垒了假山。搬家那天,心有念起,便去了平台,从那铺地的绿草中挖了一丛,将它移植到新家的假山上。

后来我才知道,当初自己从老宅带过来的,是一丛凹叶景天。

一晃十多年过去,凹叶景天在假山上的生活可算安然。它们坚守在两块岩石之间,逐渐繁衍成一个群落。每年五、六月间,开一群闪亮的黄花,给假山植物园增添一抹春色。

分类:修竹草木 | 评论:0 | 浏览:681 | 收藏 | 查看全文>>

闽乡记忆——浦城县富岭镇寺前自然村

2013年6月30日:浦城县富岭镇寺前自然村。这是一个即将被人类遗弃的村庄,只有太阳没有放弃,它努力深入日渐阴蔽的草木,照亮土墙和小路。还有一棚南瓜,它表示有人作最后留守,毕竟,这是祖先最初选中的地方。

 

闽乡记忆——浦城县富岭镇寺前自然村

 

闽乡记忆——浦城县富岭镇寺前自然村

&

分类:修竹影像 | 评论:0 | 浏览:1968 | 收藏 | 查看全文>>

闽乡记忆——浦城县水北街镇黄碧村

2012月4月3日,浦城县水北街镇黄碧村。四月的闽乡,紫云英和萝卜花开了,树木萌发新叶。村庄宁静,农事尚未开始,我从村口走过,不见一个人。

 

闽乡记忆——浦城县水北街镇黄碧村

 

闽乡记忆——浦城县水北街镇黄碧村

 

分类:修竹影像 | 评论:0 | 浏览:170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20页/200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