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烧生命的印迹------蔡猜的小说\诗歌\散文

人类对未来的唯一希望,也是最终愿望,应当是将人这种生命,能衍续得更加久远。我写下的所有文字,都是我的亲人.所有我画的图,都是我的孩子.请您善待!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爱是永不止息。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2
  • 总访问量:1508065
  • 开博时间:2005-05-14
  • 博客排名:第886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闲话

  
  听莎拉布莱蔓的月光女神,听着听着,眼圈就酸涩了。总觉得自己最近挺快乐的,而且身心也很自由,但是,一不留神,那种莫明的伤感,又会袭击我了。有时,可能只是一句话,或者一个眼神。别人对那些存在的赞美,这个时候,就会成为一把利刃,刺着我。有时,做着总也做不完的家务,就会生心忧叹。我有一双手,没时间去画画和写作。因为灰尘就反复进驻了我的活动范围。我要它们明亮,干净。要它们让我感觉到放松,所以,我只能不停地屈服。
  一如既往地喜欢神秘园,看到新出的专辑,没有新曲子。就想找找有没有关于神秘园中那两个灵魂人物的消息,再也没出新的曲子了。于是看到了有人在问,这两位灵魂人物,是不是夫妻。罗尔夫和沙莉,是两个不同国家的人。但他们每张专辑上,都有一种情绪,那种爱,已经超越了所有的夫妻。可想而知,有多少人会误以为,他们最终将走到夫妻的份上。可现实是他们依然保持着原有的家庭,只是沙莉后来离异,至今独生。网上还有她得病二年的消息,到底为何得病,为何离异,都像神秘园这个名称一样,带着一种无法探知的东西一起,随着神秘园的消失而被所有人淡忘。
  只是,这样的消息,让我更多的是幻想,他们的感情世界,走到何种地步。
  此时的沙莉会和我现在这样,一个人听着神秘园,然后,心生戚戚之情吗。美丽的沙莉,给世人留下了那么美好的容颜和欢笑,当然最重要的是那些音乐。我为之动容的,是她在巡演过程中的录像上,演到深情时,不禁欢叫一声。那叫声如惊鸟冲天似的愉悦。又如一缸清水,满溢而出的情景。不同的是,她的满溢有人看到,我的快乐忧伤,只有蓝天白云,还有我家里的那几条金鱼知晓。
  2011-5-17
  
  路过市立医院的公交车上,远远看到,挂在一幢楼上的大幅标语。
  标语的内容是向白求恩学习,学习什么,勿庸致疑,是让当代神医们学习白求恩的大公无私。如果这条标语放在三十多年前,它可能会产生一定的效益和影响。
  但是,在这个没有信仰,而又内部问题堆积如山的时代。这样的口号,无疑是超不出这条标语本身价格的。甚至于可以这样猜想,挂这条标语的人,是有着某种目的性的。可能是为了确保自己的升迁加分,或者直接一点就是经济利益。对于普通老百姓,它存在的价值,可能会让很多人在碰见的时候,多笑上一笑。
  2011-5-20
  
  顾彬教授说,欧洲当代的小说,已经不重于情节,更多的询问我们苦难的根源。
  其实,说白了就是自省。
  自省的目的,当然是为了不再重蹈覆辙。眼看着中国现在闹哄哄你方唱罢我登场的样子,跟过去能有多大的改变。
  读国内的很多作品,没怎么读到过,自我悔过的事例,那么,再过一段时间。是不是会呈现出过去曾经的付出努力的一批人,为了赢得尊重,悄悄地走了。现在,大地又开始销声匿迹,因为,所有的人,都半梦半醒。不知道尊重的真正含义。
  五四所带来的那一点尊严,都被那批抗争的人带走了。
  在获得满足和尊重之间,到底有多远。
  有多少人懂得掌握幸福的尺度。
  2011-6-5
  
  原来自己是这么脆弱。
  别人的批评,竟会导致自己对自己完全否定。
  现在,我把脚提起来后,不知道往哪个方向伸了。难道,这么多年真的是我错了。荒废了那么多的光阴,只是给自己身边的人加上莫须有的压力。如果真是这样,那生命还有什么价值可言。
  有一个声音不停地对我说:你是自私的,自私的。
  还有一个声音说,对艺术的执着,也是贪。贪心。贪念。
  很多时候,我对身边的事物,视而不见。多么像一个蚕宝宝,倦缩在自己的巢中。偶尔,我也能看见巢外人的眼睛,除了眼睛,他们的身上,手上,脚上,和体内的器官上,都会长出长长的触手,向我表达着一种复杂的情绪。委婉地,或者诧异地,似乎又不敢叫醒我。
  雨不停地下,不停地下,不停地补充着前一阵因干旱而龟裂的土地。可这样下去,土地都要给泡软了,软得像河床下的烂泥。
  母亲说看到那么多人扔掉粽子,米饭,她的内心是愤怒的。既然吃不了,难道就不能少卖一些吗。
  母亲的声音太小,别人听不见。况且她只对着我讲,我已经很节约,很不浪费东西了。我知道资源已经匮乏,中国再不是从前那样地大物博了,当代人用走了后辈们应当享有的权力,似乎这真是末世,再不需要下一代衍生下去了。
  传说饥荒的日子将近。
  我的身体提前饥饿。
  
  2011-6-18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643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这张画叫《等待》1.2X1.2米
  

灵感来源于此
  

背影
分类: | 评论:2 | 浏览:761 | 收藏 | 查看全文>>

鹿在天堂

  


  鹿在天堂》1.50X2.10米
  今天是我的生日,祝愿我将在以后的日子里,画出比这更绚丽的画。下面这首诗,送给那些我关心和关心我的朋友。祝福她们,能在以后的日子,更加幸福。
  
  笔下
  
  提笔,落下洇洇的一堆墨
  情绪像极了那些洇出去的线条和纹路
  我用这世上最温柔的眼神
  阻止你撞向墙壁。可你却滑过我的关注
  从山巅眺望,能看见我的故乡吗?
  满山的荆棘要刺痛你不再稚嫩的肌肤
  所以:我们下坡,缓缓地接近地面吧。
  在泥土上种出鲜花和果实
  
  落笔后,你和我都掩映花丛
  假期的阳光像母亲的手
  抚过我们的发梢和指尖。粉红的眼泪
  不要沾湿琴弦,韵律空灵
  感伤。那些说你的重话全因为牵挂
  难忘,你离去时的背影。从此
  你要分辨和看清。爱与恨隔着一道板壁
  传过来是爱,传过去是恨
  
  收笔了,留白是主要的
  我们的青春华年都将分洒于这些留白处
  那么洁净的白,该用怎样的颜色泼洒
  我回头问你
  用一些缤纷的颜料可好
  余下的时光。让自己变成纯正的颜色
  可以奔跑,可以漫步
  可以坐在柳树下,发呆
  
  2011-5-20
  
分类: | 评论:0 | 浏览:624 | 收藏 | 查看全文>>

闲话

  

今天又去采桑葚了
  

昨天和今天采的放在一起,压紧了就这么多。
  

放了一瓶黄酒进去,三个月后就能喝了。
  
  当我把《布绳》投出去后,突然产生了这样一个疑问。书写疼痛的意义在于什么,难道就是让自己和别人一起深陷于此吗。想到这里,内心竟然有点儿恐慌。我只知道自己不停地说着,说着。却忘记了这样下去的意义。
  爬山去,有些东西。可以留待明日思考。
  爬天平山一直走后山的老路,那里基本没什么人,也因为这条路,一直是自己走惯的,小时候所熟悉的,还因为走这条路时,会让人产生回家的亲切。
  这几日,枝叶茂盛了不少。甚至于,我和小花家的儿子一样,走在这样一条路上,会产生恐惧。浓密的树叶后面,有可能会突然冒出一条大蛇来吗?自己还小的时候,听人说有一条大蛇,足有百米,粗得连人也抱不住。后来,在某个夏日的午后,他在一阵电闪雷鸣之后,升天化作祥龙去了。那天,我正端着饭碗,在邻居家窜门,突然一个雷打下来,我差点吓傻。
  还有一则关于蛇的印象,好友娟在谈恋爱时,和未婚夫去天平山,当然同行的有我,还有另外几个朋友。一路上,娟的未婚夫,不停地用柳条野花给她编织花环。后来,在山门附近,他发现了一朵无比漂亮的野百合。刚走至一二米的地方,却发现一条很粗的蛇,盘踞在那里。一条蛇,为什么要守着一朵美丽的百合,我们无法参透此中渊源。只晓得,当时的几个年轻人,都不敢凑近。有一个胆大的,想用树枝去驱赶,后来也被它的具大而吓倒。最后,一群人,把一朵美丽的百合留给了一条蛇。现在想想,也许这是山神的意思。
  回家和林子还有另一个娟在桑树林里,采了许多桑葚。准备泡了酒,到时请朋友们一起喝。
  
  对桑葚的假设有很多种
  我总是估计错误
  于是交错了好几年光荫
  这一次,我只是思念那条古道
  要去走一走。于是就路过了桑田
  看到了桑葚挂枝
  原来,它总比我预期要早
  甜甜的,粘粘的,乌乌的。
  那样的甜驻扎进脑海
  就幻化成另一种形象
  还幻化成另一个时段
  另一种季节
  很多必然都改道
  一辆装着石料的车子缓缓开出桑田
  一直有人在继续开采这山里的石头
  当然是少数人
  这少数人的背后
  当然不是我们这样的百姓
  他们不会把这块热土当成故乡
  我们:永远热爱
  像少年时一样走进桑田
  感激桑树在这一年中生长出的精髓
  
  2011-5-14
  
分类:散文 | 评论:1 | 浏览:649 | 收藏 | 查看全文>>

生活和片段

  

前几日从花鸟市场买回的盆花,十块钱,开得很妖艳。
  

这盆是驱蚊草,茶几听了项姐的话,已经配上了桌布。
  

纸板油画《崖上的油菜花》
  

纸上粉笔画《乐园》
分类: | 评论:0 | 浏览:64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湘西,湘西

  
  永顺
  飞机降落在张家界机场,已是晚上八点多一点。
  这个机场的接机处,比苏州的汽车站还要小,小得只有三四户人家合起来的面积那样大。接机大厅的一侧,有个简陋的茶室。室内柜台上,放着五六个茶色品种,红茶,绿茶,花茶,加上咖啡。桌椅零零落落,总让人感觉不到有什么温度。我们要在这儿等一位晚一班飞机的老师。所以,我们要了二杯茶,在玻璃门边的圈椅上坐了下来。我继续完成在飞机上没画完的翅膀。纸上有一轮落日,映衬出层云如山的背景,犹不得让人想长出一双翅膀,可以自由飞翔在这样的高度。
  幻境又出现了,似梦非梦的场景,都像已经发生过了。
  幽幽然,传来友人和老板的交流内容。原来,我们一张口说话,他就意识到,有可能和我们是同乡。他家住昆山,位于上海和苏州之间。原本在老家,是有固定职业的,做了十几年,感觉有点厌气,就跑到张家界来了。说是再做一年,就要还乡。
  一年中,他会回乡两次。一年中,他的老婆也会来这里两次。其余的时间,他就只有在这个机场里摇来晃去地消磨时光。白天的飞机场很安静,基本没有飞机到达,他就坐在电脑跟前,玩一些电子游戏。偶尔跑进来几个汽车司机,跟他打声招呼,在他这儿给茶杯续点开水。除此之外,一切都是安静的。
  初春时节,人们不愿意进他的茶室。因为很多人,都不会在接机处逗留多长时间。他说只有到了夏季,外面的接机处没装空调,他的生意才能兴旺起来。
  听说我们要去永顺,他就打电话问一个人,这一趟行程的价格。挂了电话告诉我们,要是碰上陌生的司机,会跟我们要价很高。他问的价格,跟我们的朋友说的价格一致。所以,友人就拜托他帮我们叫了一个司机。
  孙老师手持一张白纸,纸上写着一个‘文’字,意思是以文会友。接到他之后,我们就踏上了去永顺的路途。
  车子一直在山林里穿行,灯光所到之处,路边的树木和房屋,都显得那么虚幻。
  偶尔,可以在车灯里看见那些墙上刷的大字。公共厕所四个字像一幅前卫的艺术品,跌跌撞撞地挂在矮檐下。夜色是浓深的,因为无月,无星。所以,山里的风景,只能让自己去猜想。
  孙老师和我们是第一次见面。他乐观开朗的个性,使整个旅程显得无比轻松。为了给司机解闷,让我们顺利到达目的地,他还唱起了当地人改编的红色歌谣。第一次,听到了一个叫人心酸的革命故事。后来,这支歌成了我们的旅行主题,每每感觉空落落的时候,它就能调动起我们所有的热情。
  永顺到了,我们放下旅行箱后,在深夜里寻找可以暖肚的食物。灯光暗淡,路面铺着薄薄地一层土。像一个泼皮的恋人,驱赶不尽。后来,怀岸说明了原由,这县城实在太小,尘土都是居民们的脚带进街道的。一大早,外面就下起了小雨,雨水小到冲不掉一点的灰尘,反而让他们显得黑溜溜地,行人的脚步踩过去,就印出一些浅浅的痕迹。
  人们从各个建筑里跑出来,背着背蒌,背蒌里有家常吃的蔬菜,日用品和孩子。经常能见的是,突然碰到一个时髦的女郎,后背上也挂着个蒌子,里面通常是一个幼儿。母亲行路,幼儿便四处张望,手里拿着什么玩得起劲。又或者,倚着蒌子,睡得正香。
  永顺县马路上的汽车,是不讲红灯停绿灯行的。它们把技巧练到了无可挑剔的地步。人们也同样要有高超而敏捷的反映,不然,就只能等着所有的车子和行人都走完,你再去街对面的那家小吃店里,吃一碗放着红通通辣椒末的米粉和面条。友人早就有过担忧,我这个一点辣都不吃的人,到了湖南境内,日子不知道怎么过呢。
  永顺人是吃辣的。于怀岸在一碗面条里,要加5匙带有辣椒的配料。看着他,我连嘴里的吐沫,也不敢往下咽了。
  永顺的饭菜虽然辣得呛人,但风景却是温润的。一条猛洞河,像上过颜料似地,泛着浅蓝,沽蓝,莹绿的光茫。我们沿着那条猛洞河,穿行在细雨中的八卦古阵里。山上的巨石,都天然形成,石下长着名贵的兰草,爬着千年的古藤。还有后人种下的鸢尾花,东倒西歪。友人不敢把我们往那些长满了野草的小路里带,只怕一不小心,就要迷失于这个古阵里。
  
  花垣,边城
  花垣是个大部分都生活着苗族人的大县城。
  这里的矿藏资源丰富,街道看上去俨然有着一种大城市的味道。
  花垣县的文联龙主席,长得文静清雅,胸前挂着两条长长的发辫,说起话来轻轻莺莺。她身上没有世俗的味道,跟她走近时,你也不会有距离感。后来,我们都叫她龙姐姐。不知道为什么,我跟她讲,很想听听苗家的山歌。她说最近嗓子疼,否则的话,一定要唱给大家听的。正在我觉得有点无聊时,她拿起了话筒,唱起了一曲苗家祭祀的轻歌,那歌声悠悠扬扬,让人产生一种恍惚的感觉。似乎自己可以变成一张叶子,一支花朵,一片云彩。冥冥中,谁飞舞着接近了你。告诉你一个美好的地方,那里有良田千倾,花香万里,善禽比邻,亲亲爱爱,无战无惊。
  龙姐姐唱完了歌,我却走不出她拉开的梦境。又像是被她下了蛊,痴痴地要去一个地方。
  那地方似在咫尺,我一用力,便能跨过去。
  隔日,这位姐姐带着众人,陪着我们走了一趟边城。
  沈从文先生笔下的边城,保留了许多旧式的房屋。一道道竹编的墙,里面糊着一层厚厚的泥和石子。这便可以居住了,人们在里面生起炊烟,挑捡着午饭要吃的蔬菜叶子。闲着的男人,要去剃头店里刮个胡子。老妇人会背着蒌子,上街或地里面背回生活的细节。更大一些年纪的人,便可以大大方方地坐在檐下,看来来回回的行人,和我们这些陌生人。她们想从我们的眼睛里,发现她这一生没见过的东西。那样,她一天的日子便圆满了,又或,晚间小孙子小孙女回来,就可以给他们讲讲那些她发现的秘密。
  酉水河终年都不停地往下游流着,只在边城这个地方,形成了一处河中小岛。
  早在清朝时,这个岛像个避难所,收留着那些烧杀抢掠的人。他们一到了这个小岛,就没有人再去寻他们的根由。可以在小岛上看着对岸的生活,却再不能回到这样的生活。
  孙老师说,好,这个地方好。抡了银行人的,要允许逃到这个岛上去。这个岛的存在,像个理想境界的存在。人不能总在争斗中流血。当然,他抢的钱也没地方化了。
  现在的小岛,依旧要靠着游船,才能踏上岸去。岛的中央,树着翠翠和她的狗。我想象中的翠翠,是个普通的女孩。现实中的雕塑过于高大,反倒没了翠翠的精气神。这样的雕塑,像极了当代人对物俗的追求,总是多多亦善。却不知这样下去,自己也会有厌倦的时候。这不是沈从文先生心中的翠翠,她的美好,只能从他的字里行间去找寻了。
  让我们颇感意外的,是渡船码头犹在。而且保留得非常朴素。龙姐姐说,这渡船连接着边城与重庆两个地方。所以,渡船也属于两个地方。边城和重庆的船夫,各自在渡船上工作一天,休息一天。不管哪天热闹,哪天清闲。反正是工作一天,一天下来的收入归当天值班的人所有。这样轮值着,已经很多年了。
  生活,本就是这样波澜不习惊的。
  两岸牵着一根筷子粗的铁丝,木船就套在这根铁丝上。老船工手拿着一根被开了口的木头,等木头咬住铁丝,再倾斜成另一个角度,一点一点用力往前拉扯,船这是这样缓慢向前移动的。两岸的村民,也是这样笃笃定定,来来往往的。
  
  王村
  还没找到我们住的酒店,刘晓庆和姜文的照片,就进入了我们的视线。
  这就是芙蓉镇了,也就是王村。镇上最有名的小吃是米豆腐。米豆腐怎么跟明星搭上关系的,我不知道。只知道那东西入口就化。吃了一碗,感觉就能让胃口好起来。
  老街的商业味很浓。我们走了好久,才走到瀑布跟前。饭店里冷冷清清,竟没有一个来吃饭的人。我们在窗口拍照时,主人家说上得阳台,便能拍到更好的照片。
  二楼的阳台有五六十平米那么大,栏杆上放着主人栽种的各种植物,想来,这家的女主人,应当是个热爱生活的人。我们上得阳台,便不想再下去了。因为在上面,我们可以把瀑布一览无遗。再加上那流水的哗哗声,是便于大家陶醉的。
  远山如黛,风轻云重。
  孙老师跟老板商量,多给他们一点钱,能不能让我们在阳台上吃饭。主人家一听加钱,就一点犹疑也没有,开始往阳台上搬来桌椅板凳。那顿饭,我们一直吃到了下午。就是最后结帐的时候,感觉主人家要价有点高,所以,我们的晚饭,换了一个地方。
  虽然在下去的时候,看到中午那家饭店的主人,张着一双盼望的目光。另一家饭馆还要往下游去一点,店前的木盆里,养着鱼和大田螺。夫妇俩一个洗,一个炒,配合默契。事毕,他们歇下无事,便看着我们喝酒,玩棒子游戏。看到好玩处,也跟着一起羞涩地笑笑。
  可贵的,他们本来纯朴,现在也依旧纯朴。
  小饭馆的下游,便是王村的码头,夜晚的码头,停泊着一些客船和渔船。从灯光的不同,来分辨其中的不同。灯光隐隐灼灼,晃晃悠悠,像一个细微的表情,浅得不能再浅的笑容。如果不用心,就会被忽略。
  客船早早地熄了灯,熄灯后的河面,黑黝黝如一个深洞,随时都准备吞噬着什么。
  我们聊着聊着,便聊到一个共同的朋友海棠。海棠在电话里笑着问我是谁,本想开个玩笑让她猜猜,感觉还是不妥。说出名字后,她便问起我怎么去了湘西。海棠跟我讲电话时,话筒里传出她女儿娇滴滴的奶声,她女儿在她的搏客上,已日渐长大。
  搁了电话,同伴已不见身影,夜色如漆,虽然还有光线从旁边的房子里漏出来,一个人的码头,叫人渗得慌。只一二分钟后,友人便在古城楼上喊我的名字。开始的时候,我想逗他们一逗,不应声,看他们着急不。稍后一想,他们若走远,那我就真成了孤家寡人了。
  夜渐次深入,王村的老街,也渐次地暗下去,商家早早地上了门板,关了灯火。
  只一户木楼的酒巴,门窗洞开,挂在檐下的红灯笼,小小地摇一下,再摇一下,像个勾魂的女人。那朱红的淡光幽幽地拢着,显得情色香浓。酒巴的主人,是一对年青人,小伙子的下巴上留着短须。女孩扎着一把马尾,穿着白净,倒像个普通人家的女子。她整夜都抱着一把吉它,却不肯拨动琴弦,像是一拨动那几根弦丝,琴就会破败。
  夜凉如水,小伙子在我们的脚下生了一盆炭火。
  炭火的力道,可以让我们不觉得寒冷。半打啤酒,如泉水一样甜甜地流过我们的舌苔,进入我们的身体。友人喃喃地讲那些趣闻和小说情节,情节的引人处便是生命的极致。
   眼前,是迷茫,还是如何用心用情,到达那样的极致,谁都说不清楚。醉着的时候,最好去读别人的故事。
  酒喧,人却越发清楚。回宾馆的路上,我只回头看了一眼,那老街的灵魂就尾随着我,像潮水一样涌过来。我不停地按亮手机,让光线照见那些石阶。紧紧挽着芳儿的臂膊,嘴里念着阿弥陀佛。一路上,肩是麻的,身体不停地颤动。直到进入房间,还幻觉似地看到两个影子,坐在我和芳的床上。像友人似地,正促膝谈心。我手忙脚乱开起房间里所有的灯光,在灯光和酒气中入眠。
  从此,王村永远冒着起了潮湿的妖气,驻守在我的记忆深处。
  
  高望界
  高望界有无尽的森林,森林里的水泥路边,时不时地会出现一棵长着雪白小碎花的樱桃或者梨子树。它们像一个个笑脸,迎接着来此游荡的灵魂。
  森林深处,有座小屋,屋前砌着水池,屋里架着火盆,火盆上用三根小木棍支起一只烧水的铝壶。壶身已经完全发黑,只有手柄处会闪出一抹滑溜的光晕。屋的左侧,建有简陋的厕所。屋前有一只母鸡带着一群小鸡,在草丛里挑食。另外,一只浑身漆黑的小狗,跑过来咬我们的衣裤。一定是平时见不到什么人,突然这么多人上山,跑来跟它逗乐,把它乐给坏了。
  带我们上山的是当地文联的主席,管辖着我们脚下的林场。他留着一圈别致的胡子,一双手生得温柔而白晰。张老师说,拥有这样一双手的人,是幸福的。胡子说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765 | 收藏 | 查看全文>>

虹桥

  


  糖和春天
  
  走过的几个春天,可以用笔墨计算
  只是那些还没走过的春天
  有多少个可以供我游走他乡
  他乡今晚月亮的模样
  一伸手就能看到
  
  此刻,无人的机场
  拿一杯牛奶,不放糖
  接着的旅程,像一个不确定的诺言
  
  放了糖,飞机就降落
  它的嘶鸣声。若隐若现
  开始喧闹的行程,转身
  即刻就要拥抱
  
  远方
  
  阳光从玻璃窗外扑进来
  乘着窗外的云朵
  接下来,我们将坐在云朵上方
  让身体长出羽翼
  远方,多么像许久许久之前的家乡
  
  油菜花
  
  种在崖上的油菜花
  和崖下那棵硕大的梨树
  一样傲慢
  万千的行人从山脚穿过时
  总有一个灵魂被感动
  或者:怀念
  
  2011-4-4
  
  断头路
  
  一个带着睡眼惺忪的女人
  邂逅一名青青少年
  少年从她身边无声地走过
  穿过柳岸
  踩过一条正在修补的木船背
  他清楚前方的路
  
  女人尾随
  迷离到小路被一堆青草阻隔
  睡眼惺忪的女人
  明明看到男孩在这儿走过
  却无法穿越眼前断头路。也许
  孩子们经常这样嬉戏陌生人
  
  虹桥
  
  夜晚时走过虹桥
  虹桥上有鲜花和情侣
  清晨时走过虹桥
  虹桥上只有寂寥
  城墙下的旅行者
  高歌不停,酒和歌舞
  渲染着凤凰的夜空
  我惦记那些被哺育的婴儿
  不知道去了哪里
  现在,谁的怀抱在温暖着他们
  古老的街巷
  本应是鸟和孩子的世界
  但这条挂着暧昧名词的小巷
  已经醉得没了知觉
  任凭一个外乡人
  寻寻觅觅,窥探着其中的秘密
  河岸边,总有一二个早起的人
  神采奕奕地盯着远方的水面
  而这江下的暗流
  把多少鱼虾都带走了
  2011-4-16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59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凤凰的晨曦

  


  
  踩着晨曦里的微光
  走出那条挂满了暧昧名词的街巷
  只有我一个人
  聆听着无声的声响
  假装有一声叹息,从门窗里涌出来
  我代为保管,再放进沱江
  沱江下游的酒坊
  需要这样一份情愫
  让酒糟褪变为苗王烧
  
  谁已经醒来,在沱江最洁净的时刻
  只轻轻地注视那片浩瀚
  或是追赶着一个水流
  它们要去洗净一朵玫瑰上的尘埃
  然后:小女儿捧在手中
  便又开始生动
  香味瞒着那几条鱼
  拐个弯又逆流而上
  像恋人似地依依不舍
  
  我渴望一声婴儿的啼哭
  像渴望一份刻骨的情谊
  离开的人用安慰的语言倾诉
  留下的人像闯进一间陌生的住所
  那个买花的老人
  不会记得我穿着吊带裙的样子
  或许只有一支竹子能想起我
  那里不是故居
  不会留下我的迷恋
  
  2011-4-15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565 | 收藏 | 查看全文>>

焚画,在沈从文先生的墓前

  


  这张画已经不复存在,是在去湘西的飞机上画的
  到了凤凰,我们步行至沈从文墓。于怀岸按当地的风俗,买了纸钱。葛芳拎了黄酒。
  


  那些白菊,都是仰慕先生的人留下的。
  


  石碑上刻着先生生前的话。上面的两个花环,是同行的朋友送给我和葛芳的。离开前,我们把花环留下。
  


  开始焚画。孙老师说沈从文是个苦命的人。所以,我焚画时说我也是个苦命的人。  



  很伤感。
  


  离开墓地时,整个凤凰,已经开始灯火璀璨。我们在离先生墓地最近的地方,吃了一顿晚餐。那一天,沱江是为我们流的,就连餐馆的人,给我们炒好了饭菜都先自离开。我们五个人,说着世界上最真诚的话,把一个夜晚涂写得具体而温暖。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677 | 收藏 | 查看全文>>

纸扇和铅笔画

  


  


  自己画的扇面,第一次画,很好玩。还有问谢峰要了一把刻刀,在葫芦上刻了一支梅。扇子带上,开启此次的湘西之行。
  


  


  


  


  


  这些是此行湘西所画的铅笔画
分类: | 评论:0 | 浏览:60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10页/1100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3 4 5 6 7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