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烧生命的印迹------蔡猜的小说\诗歌\散文

人类对未来的唯一希望,也是最终愿望,应当是将人这种生命,能衍续得更加久远。我写下的所有文字,都是我的亲人.所有我画的图,都是我的孩子.请您善待!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爱是永不止息。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1508061
  • 开博时间:2005-05-14
  • 博客排名:第886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电影《让。穆兰》

  又看了一遍《让。穆兰》。很好看的电影,推荐给所有的朋友。
  当一位年轻的少女,把他从德国士乒的眼底下成功拖走,他竟然最初的反映,是指责那名少女。因为她太年轻,让觉得自己的年龄出点什么事都没关系。可她才只有十九岁。她对年轻生命的爱护,让人心酸。后来,丽丽在叛徒的出卖下,还是被抓走了。让知道后马上表示要求营救,可他的手下说出那个关押地址后,他知道那是不可能。接着,他的忧伤奔涌而出,也是这部影片中唯一表示出他软弱的地方。他对他的爱人说带我走吧,随便哪个地方。一颗心,能为别人这么痛疼的人,能那么爱护年轻的生命的人,怎么叫人不敬重。什么时候,我们在人群中,也能看到这样的生命存在。
  在网上无法找到更多的资料。不知道这样的情节,是真是假,但导演的目的达到了。他给了我们一个崇高的生命,那就是我们希望出现的伟大的生命。
  
  影片地址:http://v.youku.com/v_show/id_XMTU0MzgwMjI0.html
  
分类:评论 | 评论:0 | 浏览:694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过桥

  


  不要告诉我这个世界有多少伟大的东西和人物,真正伟大的人和物,是不会喧哗的。
  
  她们只会让你默默地仰望,什么都不需要变更,闭上嘴巴,调整好心脏的速度。你才能真正听到她的心声。
  
  2011-8-2
  
  上周六,去了宜兴。宜兴的乡下,绿意延绵。虽然走了不少冤枉路,但心里却没有半点怨尤。山上的竹林在无风的情况下,像一块毛毯,总诱惑着别人能躺到上面去。田野是整齐的,就是无人,你也能收集到那些勤劳的身影。绿色向远方铺开,铺往天地交际之处。这样的绿,可以叫人重拾对于土地的信心。稻田的平整,像一个和谒的中年人。这样平和的地面,养育的肯定是一群平和的人。她们甘于附身
分类: | 评论:0 | 浏览:50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分类: | 评论:0 | 浏览:64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分类: | 评论:0 | 浏览:56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无题

  
  仿佛是雨声,声声阵阵
  如眼前的那首歌曲,缭绕不尽
  淹没的岛屿只留下一座无人的玻璃房
  我没有涉足过的湖面。终年不语
  深夜咆哮出一个名字
  那名字戴上羽翼滑翔
  在湖面写下一串符号和表情
  从此流向世界的每个角落
  恍惚恍惚,前生的坝上风筝还没落
  今世的余韵却又冷空
  当梦一样的境像出现
  如纸般的喘息犹存
  晨曦与晚霞的那个间隙
  补上一首婉转的诗词,你猜
  下一次聚首,何年,何夕
  弦骤停,雨歇
  2011-7-18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540 | 收藏 | 查看全文>>

走一趟枫桥

  香樟遮蔽灯光
  雨却还是那般倔犟地泄下来
  它们挂上我的裤脚
  瀑过脚板,去寻找可以浸润的泥土
  我的心温暖着
  怀念在泥泞路面上滑倒的细节
  自行车在初春的田梗上
  注定了被围困
  黄泥沾住了轮胎和脚
  我清晰记得被大地吸附的印象
  然后挣扎
  期望水泥路到达一切要走的角落
  
  讽刺是多年前的愿望
  在许多年后成为羞耻的代名词
  无知和欲望助长着风雨肆虐
  生命转机时,愿望向后
  回逆。不如意处
  物是人非
  
  上千年的石板
  无数人刻下的愿望
  白晃晃地,流往低处
  视线让一道光破解
  沉睡的心痛了一记
  醒转后
  疼痛消失。透过布幔
  我多想喊醒黑夜
  谁同我一道
  去走一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51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树以及罐子

  


  虽然从未长时间远离过家乡,家乡早就面目全非,再也寻不见原来的模样。因此,怀念所有消失的时光及那心灵深处故土上的人
  


  纸板上的小画《罐子里的精灵》
  
分类: | 评论:2 | 浏览:68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分类: | 评论:1 | 浏览:740 | 收藏 | 查看全文>>

闲逛闲话

  
  燠糟的天气,热得没有办法安静。
  她不爱空调,所以半夜换了电扇,还微微向上仰着。我热醒后直冒汗,去轻轻碰她的手,想看她是不是也热的。她便醒了。她知道我热了,问我“热了”?我说是,其实我不用说,反正她也听不到。但我习惯了,还是说了是的。然后,她递给我空调的摇控。
  她说我做梦了,梦里地震了。
  我很想问她震成什么样了。她又翻转身去。
  像前年我在深圳时,和她去石潭那儿一样,她自顾地说了一句“好冷”,就翻转身去。
  这两天好热,热得能把人从地面上拨起来,飘走。
  白天走了太多的路,累了。小弄堂似曾相识,河水也泛着些许我的臭味。整条街的玻璃门廊下,都贴着一个个玉字。好像我们是专程来买玉的。其实,我们只是路过,闲走在这条弄堂里。为的是寻找一个气息,带着点苏州味的。
  应当不算闲走的。
  有人问她是特意还是顺路,她只是笑笑。这个不重要,我们在一起时,总有许多搞不清的行程。记得有一次,来了苏州,陪她理完发后,非拉我去十全街吃晚饭。现如今的那点酒量,也都是她纵容出来的。两个人痴痴地要了瓶黄酒,要了两个菜,便在灯火里吃得神离了。每次就餐,出门,她总像比我大了许多一样照顾我。然后默默地吃,看她出神,她的神总需要这么一个时间出去游荡一番,而我,必得在她跟前看着她的身体,那是我的神圣职责。
  吃完,看十全街的门面都关了。便走完了整条马路,再去搭公交。她说她喜欢坐公交车,还让我猜,前面的那个男的在哪一站下,女的会在那里下。
  若猜对了,我便狂笑一阵。若猜错,她也不说。只有一次在杭州的时候,我说我的直觉很准,让她相信我,我们走的路是对的。她便说难道你的直觉就没错过吗。我回过头去,很想告诉她,当然有许多次的直觉也要出错。但是没敢说出来。
  在家里,我做饭,她便要抢着去洗碗。我要是连碗也洗了,她便去帮忙扫地。
  她说来你家,只要看外婆坐在楼下,就知道到了。
  中午最热的时候,她带明走了。她说要去学烧红烧肉,烧鱼给明吃。我说了红烧肉先要起油锅,在油里炒一下,然后放冰糖,姜,酒,葱,酱油及香料。其实,我很喜欢吃她做的咖哩饭,这饭喜欢的人很多。明和果,好像都非常喜欢。只是不知道他们大了,是否有改变。
  2011-7-7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583 | 收藏 | 查看全文>>

那个最温柔的人

  
  此刻,所有人都离开
  我在自己的特定的世界里飞舞
  天平的爬山虎,已经长得茂盛
  纤纤身影,点燃我快要窒息的生命
  玉树也丰满了。好似有点儿乖戾
  每一张叶片都长成我的手臂
  它们伸向天空,每一张叶子都那么相似
  而我的手臂在许多年前纤细
  一只木桶,诉说了整个过程
  木桶是安全的,即使下水
  它也不会沉没,它要载我漂向远方
  漂向一个温柔的村庄
  一个温柔的生命
  那些温柔,她用十几年来分赠
  我若哭泣,她也晓得那点儿伎俩
  不用说破,总是用柔软的手抚摸我的头
  
  夏天是蝉虫鸟兽的世界
  也是你用灰盆子表演魔术的时间
  几天功夫,那些嫩绿的秧苗
  就能从你的灰盆里移植去墙角的一偶
  然后,它们在随后的日子里开枝散叶
  结出红黄的花朵,在花朵下面孕育果实
分类:诗歌 | 评论:2 | 浏览:68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10页/1100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