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烧生命的印迹------蔡猜的小说\诗歌\散文

人类对未来的唯一希望,也是最终愿望,应当是将人这种生命,能衍续得更加久远。我写下的所有文字,都是我的亲人.所有我画的图,都是我的孩子.请您善待!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爱是永不止息。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2
  • 总访问量:1504564
  • 开博时间:2005-05-14
  • 博客排名:第973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灵魂的空白

  

  灵魂的空白

 

       好吧,那我就告诉你,我真的那么放不下那个虚幻的灵魂。

我在几年看了《永恒的园丁》后,又在那之后读了文本小说。电影比文字要阴郁得多,可能是源自于影片的音乐。而文字的开头,是一种淡淡的忧伤。它一直用一种态度,从始至终的一个笔调,来讲述那段人生。从文字里可以看出,译者的文笔有多坚实,而且,那种语言的弹力,是你在阅读时不会感觉到的。只是到多年后的现在,那行文的语调依旧在发酵。

这么来说吧,那样的行文很像我们的古文。读了一首五言,七律,那情境便带着一股味道一起涌出来了。

小说一开笔,我就感受到了那种沉重。我想重申的是,我是喜欢那样的生命的。她真实地生活,真实地去爱,去恨。不像我们所处的世界,到处都是聪明人。傻瓜,从来不会成为势力的宠儿。从古至今,在华语世界里,都要遮上一些什么,才能被存活下来。就连历史都要用野史来补充,才肯还原真相。有时候,我对我们这个民族,是失去希望的,我看不到那个期望中的时代的来临,那个每个人都能真实面对自己的时代的来临。因为,包括我自己,都有许多时候,都不敢去面对真实。顶多,我尽量不说假话,用沉默来保持真实。以此,安慰自己。

我一直知道,自己活得很傻,活着太虚幻。一直希望这个世界更加简单和真实,然而,随着金钱在生活中扮演的角色,越来越重要,我的期待变得遥不可及。

可能是四年前的秋天吧,我和几个好朋友去天平山,我从后山翻过去,在红枫下等的时候,有一个中年女人过来跟我搭讪,她一坐下来就跟我打探我是干什么的,我说我是写文章的。她便问我写文章能赚多少钱。我很不好意思地回答她,不赚钱,就是喜欢。她一脸不屑地说了一句,不赚钱写它干吗,还不如去打打麻将,跳跳舞。我听了这一句,恨不得马上站起来。她竟然一点也不觉得不妥,还说要跟我交朋友,一起空闲时逛园林。幸好,在我快要气炸时,我朋友及时出现把我从愤怒的情绪里救出。

这就是我热爱的土地上的灵魂,她们并不担心灵魂的空白。

这种空白,与加缪的《局外人》完全不同。加缪的局外人,是有潜意识的。而我的这个家乡人,相比之下,还处在一个孩童的认识阶段。

而与此不同的,是《永恒的园丁》里的贾斯汀,还有特莎。他们是真正懂得什么是爱的人。他们懂得真实的重要,真实的可贵。所以,拼死也要维护。

我爱特莎,我爱那个写出特莎的作者约翰·勒卡雷。至少,他是具有特莎一样勇敢的人,他敢于在文字里,挖掘自己民族的劣根性。他敢于在文字中表态,为了真实和自由,他是可以牺牲生命的。

很多年前,在一个访谈类节目中,听德国的顾斌教授谈论文学时说,他们的作家不再把故事和行文看成文学的首要,更多的在追问来自灵魂中那些痛苦的根源。

华文世界,当然也有许多这样的追问,只是这样的声音是那般的微弱,甚至于常常被搞笑和庸俗所掩盖。因为太多的苍白,需要太多的搞笑去填充。

加缪的《局外人》,似乎与佛陀的那种放下,遇悲不忧,遇喜不乐有着共同的一面。然而,两者的不同是,《局外人》在读完后,让人非常忧伤。佛陀经咒中的故事,还有着一个希望,人间呆不下去,可以专修一门,寻求去往净土佛国。

读了一些经咒之后,我内心产生了一个愿望,我希望如果真实中存在特莎这样高尚的人,愿他有机会接触佛经,那么,他就能被佛接引,到达真正的永恒了。

佛说凡事皆是虚枉,只是,这个世界太需要这样一些真实的生命。特莎的珍惜别人如同珍惜自己,跟佛陀的无我,是那般的接近。其实说到底,我们的内心,都希望别人珍惜,但是,我们总是不去学会换位思考。

换作我们是别人,别人是我们。那会怎样?

2014/3/5

 

 

分类:朋友的文章 | 评论:0 | 浏览:182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中峰寺内画画,听琴,喝茶会友

  

中峰寺内画画,听琴,喝茶会友

中锋寺外景

中峰寺内画画,听琴,喝茶会友

在山上喝茶

中峰寺内画画,听琴,喝茶会友

苏州女作家葛芳,爱煞那些老石阶

中峰寺内画画,听琴,喝茶会友

葛芳的新书《隐约江南》中我的画,和她写我的文字。

中峰寺内画画,听琴,喝茶会友

小榕弹琴

中峰寺内画画,听琴,喝茶会友

           在我画室里

分类:朋友的文章 | 评论:1 | 浏览:124 | 收藏 | 查看全文>>

《红酥手》蔡猜个人艺术展

  

《红酥手》蔡猜个人艺术展定于12月15日开幕,地址:苏州园区月光码头8号。参加者可获赠本人小说集和个人画作台历一枚。

分类: | 评论:3 | 浏览:82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在景德镇闲狂的日子2

  

分类:朋友的文章 | 评论:0 | 浏览:47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在景德镇上闲逛的日子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387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些画

  


  


  


  
分类: | 评论:0 | 浏览:51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的小说集

  

分类:小说 | 评论:0 | 浏览:48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别站在电线下呐喊

  (蔡猜)
  一、
  
  女孩走出苏州站时,真的有点儿不知所措。
  所有人一下火车,都显得急躁匆忙。没有一个人,是笃笃定定的腔调。弄得女孩也加快了些许向前的速度。她从书本中了解的苏州,绝对不是眼前的样子。她以为,只要一踏上这块土地,她就能看到书本中诗词里的样子,人们都闲适地过着日子,所有人都会露出一副笃悠悠的表情,外加一个温柔的眼神。有很长的一段时间,她一直想象着那种独有的气息,从而让她对这个地方,产生了向往和憧憬。
  她恍恍惚惚这么想着,只感觉一个又一个的人都超过了她。直到那些超过她的人越来越稀少,她才知道自己走得有多慢了。下意识地,她又追上了几步。表姐在车站外面,看不到她出现,一定要着急了。母亲把她送上火车前,当着她的面,给表姐打了电话,一定要表姐到火车站接人,千叮咛万嘱咐,要替她照顾好这唯一的宝贝女儿。
  母亲原本是不想让她离家这么远的。但是,表姐说了,像她这样花一样年纪的女孩,在苏州的电子厂上班,一年能挣好几万呢。况且,工厂的活也不怎么累,就是站在一排流水线上,重复做几个动作。表妹这么聪明的女
分类:小说 | 评论:0 | 浏览:55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溶溶

  碧螺春,古山道,母子的身影
  
  被一通电话敲醒的人
  
  拾阶而上。信号时断时续
  
  山林茂密着
  
  绿叶柔软,光滑
  
  挥笔在天空里画一瓣莲花
  
  母亲慈悲,诗人藏爱
  
  到底是怎么一副面孔消失在这个空间
  
  你依旧严谨地维护着削瘦
  
  小儿子的削瘦
  
  夜色拥抱了整条街巷
  
  我尾随着你
  
  踩着一路的碎石头
  
  2012-5-13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517 | 收藏 | 查看全文>>

闲话

  中午时分,双双给我来了电话。那时,我正在洗饭盒。听到办公室的人喊我,我才确定是我的电话响了。我给双双拔回去,她说最近写不了东西,别人跟她约的稿子,她也完成不了。当然,还有好消息,她去了一了的画室,在山上那个,说是离她家很远。还有,她希望我改变听神秘园的习惯,她说她要找一些我没听过的音乐。她显得积极,热情。回忆起去年她在苏州的日子,我给她铺下本来为乒准备的小床,她在那张小床上,睡了好些个夜晚。算起来,比乒睡的还要多。
  我们坐在牡丹下,喝茶,聊天,拍照,逛街,还打架。平生我最野蛮的样子,都拿了出来。那些日子,随着她的电话里的声音,可以从远处飘回来。
  双双,现在只有一句话叮嘱,开心,放下。然后,再来苏州。去曲园。看两朵牡丹。
  神秘园是离不开的,像多年的情人。可惜乒听不见,她所能看见的是我字里的音符。
  乒的画,有改变,有些东西不再具体。力道还在,改变的是一种声调。
  晚上,读海棠的诗。诗里的孤独,穿透眼睛。那是会飞翔的孤独,它围着海棠,上下翻飞,不离不弃。
  2012-4-28
  
  
  灶台上又来了三只麻雀,上两周我从菜场买回的面条,一直掠在灶台上。偶然发现,雀进来啄了一条,飞走;又飞来叼了一条,飞走。想来,它们是喜欢吃的。于是,便把已经干了的面条折了一小把在手中,放在窗的外沿。希望它们别再飞进来,万一惊着,找不到出去的地方。开始时,雀很乖,把外面的吃完也就了事。后来几天,我出去上班了,估计早晨折的那点碎面条不够吃了,它们就从窗缝里钻了进来。等我回到家,面条袋子口敞开着,面块少了三分之一。傍晚时分,还时不时有雀进来衔面条。
  我没说过这件事,有一晚老公饿了,去煮面条,看到袋子边上有鸟屎。便问我要不要扎牢袋子口。我说不用,我现在每天都要喂它们,让它们吃吧。他倒也没说什么,家里有个怪人,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只是挑最下面,没被啄过的那一块,下了吃得津津有味的。
  看来,他的境界比我还高。
  五一那天,高天一和她妈妈来我家。看到雀飞进窗吃面条,都跑过去看。雀见是生人,赶紧飞走了。我若在边上,它鸟都不鸟我。我洗手洗碗擦鸟屎,它都当我是理所应当的。
  懒得跟它们理论,只要一大早,依旧能听到它们来啄我的窗户。
  2012-5-5
  
分类:朋友的文章 | 评论:0 | 浏览:5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18页/1177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