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韻雲心』天涯名博

本博客所有文字及标注摄影日期之作品均为原创,或已发布于纸媒体,未经允许请勿引用、转载、抄袭或拷贝,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闭门书山,结庐浩卷,丝竹随心,清茗随性,假我天地,自然而然!】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3
  • 总访问量:11483841
  • 开博时间:2005-05-10
  • 博客排名:第65位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画蛇者说

2019-09-06

行歌2009

2019-09-02

phoebebour..

2019-08-29

新月彎彎

2019-08-21

宜家猫64

2019-08-15

博客成员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博客门铃
博文

田丰,中国的西西弗

  
何记身后名 - 蓝文青 - 『素韵颦心』

 2013年5月,听完那场纪念田丰的音乐会之后,我写成了【念天地之悠悠】,2013年年底,我收到了施雪钧先生亲赠的这本《孤独的音乐旅者》,在2014年春天到来的时候,我开始为这本书写书评。其实,不是书评,是读后感。因为阅读之中感受太深,有些“欲辩却忘言”了。

说起来,“田保罗”这名字,
分类:【抽絲剝繭】—讀書 | 评论:7 | 浏览:21194 | 收藏 | 查看全文>>

风定落花深

  

昨夜雷雨,清早起来,看见楼下的樱花下一片粉色,树梢上却已经寥寥无几,樱花,果然谢得很快,想起来昨日午后散步回家的时候,阳光虽然不是朗朗的,雨后的一切却是干干爽爽的,清风吹来,从樱花树上纷纷飘落的花瓣已经比前几日少了许多,树上已经葛叶多过粉瓣,地上堆着的樱花花瓣有不少已经卷积起来,堆在了人行道的台阶边,一团团,一堆堆,粉色的花瓣,颓败的颜色,很像那婚礼之后散漫在地上的纸屑。它们,当然不是纸屑,但也与纸屑差不多,等着被扫进垃圾堆了。那时候,院子里凋落的花瓣则另外一番“化作春泥更护花”的景象,青草丛中,粉绒绒的一片,远远望去,倒是有几分云霞落凡尘的景儿;或有堆着的假山石上的,一抔抔,残红映翠叶,若没有伤春的心,倒觉得相得益彰了。岁月更迭是如此的清晰明朗,岁月它就用花开花落来说话的,

分类:【姽婳嬋娟】-雲兮 | 评论:6 | 浏览:11660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远离“无缘”亲近“结缘”

  

刚开始读日本NHK特别节目录制组集体完成的这本名为《无缘社会》的书时,心中充满了好奇,日本人又发明什么汉字词汇了?比如“穷忙族”、“尼特族”、“家里蹲”之类,现在是“无缘社会”,等到读完第一个因“猝死”多日直至尸体腐烂才被人发现的大森忠利的故事,忽然不忍再读下去,心中只有一个想法,NHK定义的“无缘社会”离我的国人并不遥远。 

所谓“无缘社会”,书中是这样定义的:“高龄、无子、失业、不婚、城市化,造就了这样一批人:他们活着,没有工作,没有配偶,没有儿女,不回故乡,也没人和他们联系;他们死了,没有人知道,即使被发现,也无人认领他们的尸体,甚至无法知道他们姓甚名谁,他们的人生被总结为寥寥几个字的骨
分类:【抽絲剝繭】—讀書 | 评论:8 | 浏览:12653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个“李代桃僵”的成功案例

  

于我,能一头扎进去、不读完不出来、且目下定位在“惊悚”小说范畴的书,除了当年的《福尔摩斯探案集》,便是瑞士作家马丁·苏特的书了。自从马丁·苏特的“惊悚”小说成为我的新欢之后,每一收到他的书,立刻就扑进去,不读完之前,基本上不吃不喝不睡。其实,也暗自庆幸,我这个被各种各样作家将口味养刁的小说爱好者,目前也就是见着马丁·苏特的书还能再次激情澎湃了。

对于马丁·苏特首部长篇小说《小世界》,我是仰慕已久,在读马丁·苏

分类:【抽絲剝繭】—讀書 | 评论:2 | 浏览:2101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浮云散却吟晚风

  

读《天涯晚笛——听张充和讲故事》的时候,正巧在病中,抱着这本读着清趣盎然中又有些微酸薄涩的书,很容易沉浸在书香墨香之中,渐渐淡忘输液袋里那些抗生素的副作用,这与读《古色今香——张充和题字选集》以及《曲人鸿爪——张充和曲友本事》的感觉颇为不同的。

十分冷淡存知己 - 蓝文青 - 『素韵颦心』记得第一次读《古色今香》也是三四年前的一个初夏的日子,那天是坐在院子里的秋千架上,那时候,院子里的金丝桃
分类:【抽絲剝繭】—讀書 | 评论:4 | 浏览:1143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清悦的书乐随笔

被严锋和赵晓生盛赞数年的马慧元到现在为止写书有多少年了?十年?不知道有没有。早年的几本书我都开始在图书馆借阅,那时候,经常搬家,书是绝对不敢买的,近些年,才买了三五本。偷闲随读时候,会被我家相公大人看见,说,怎么又是她的书?再拿过去让他看几眼目录,又说,怎么还是巴赫?没错,马慧元的书,大概差不多一两年一本,篇章题目里必不可少的便是巴赫。而这样的看似平淡简单、其实充满了“对位法”的随笔,正是我比较喜欢阅读的那种。清悦的书乐随笔

最新的马慧元的随笔名唤《音乐的容器》,里面有些文章在豆瓣已经读过一些简版。说起来,对经常阅读马慧元文章的人来说,她文章里

分类:【抽絲剝繭】—讀書 | 评论:4 | 浏览:1104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希波克拉底誓言

  

“希波克拉底誓言”,这博文名字很炫目对吧。对的。之所以以它来写这篇博文,是因为在我看来,这誓言知道的人越多对于医患矛盾的解决可能更为有利些。希波克拉底誓言

对于世上绝大多数去医院,特别是去西医院看病的人来说,并不知道,这世界上所有从事西医的人,在入学之前都需要背诵“希波克拉底誓言”。作为欧洲“医学之父”的古希腊名医希波克拉底早在孔子时代就已经写了这篇关于医生的职业道德条款,直至今日,它依然是绝大多数西方医院院校的学生入门第一课,甚至据说这依然还是目下美国医学博士(MD还是PHD就不得而知了)授予仪式上的必背。至于,中国的西医大学,我所认

分类:【素心雲衣】-散記 | 评论:9 | 浏览:1107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春雨后,广场舞兴

我自幼是喜欢下雨的,今年上海的春雨不少,下雨,就能窝在家里读书、听乐、品茶,不下雨,就要忙着买菜、晒各种要收藏的衣物。 说来偷懒果然是人之常态。 今日春困是不常发了,倒是懒病经常发,欠了很多很多的文债,反正,十多年都这么欠着了,债多不愁了。春雨后,广场舞兴

几场春雨过后,很多与春雨春花相关的事儿就发生了,看见豆瓣里青简新发的一组图,爱上了她左边这张,于是,抓来给自己的博客配图,想来她不会怪我,那本名唤《江南》的妙书都送我的人,这张配图一定不会舍不得给我的。(*^__^*) 

转眼间,气温愈发升高了

分类:【素記碎語】—記事 | 评论:2 | 浏览:1777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有时:也听听巴赫

  

过完了泰勒曼的生日,转眼3月21日便是巴赫的生日。一个333岁,一个329岁,在那个巴洛克迈向古典主义的时代,不断创新和改变的两位音乐大师,生前地位就不曾平等,三百年之后亦是如此。前一个随着岁月的流逝和群体观念的偏向而沉寂,后一个因为几位浪漫主义音乐家的大力发掘而日益为人们接受。经常连播各种各样流派、各种各样风格乐曲的我,不得不经常感叹,或是思想变迁,或是世态炎凉,或是人心不古,或是世事纷纭,常常能衍伸出很多很多的臆想。
 

分类:【擷音掬曲】-聽樂 | 评论:5 | 浏览:13477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远眺大海的泰勒曼

  

那天是2014年3月14日,微博里一位相熟的乐友转发了一条音乐视频给我时,顺带一个生日蛋糕的图片,调侃说“你家泰勒曼”生日快乐。泰勒曼(格奥尔格·菲利普·泰勒曼 Georg Philipp Telemann,1681年3月14日-1767年6月25日)算是我家的么?我希望是的,我是那么热爱聆听他的作品,以致于我的乐友已经将他当做“我家的”了。远眺大海的泰勒曼

这位在我心中已经归于“伟大”的音乐家,生前声名远远炫亮过亨德尔和巴

分类:【擷音掬曲】-聽樂 | 评论:5 | 浏览:19591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买荠菜还是笋?

  

走过荠菜面前的时候,我伸手挑选春笋,我家都爱吃笋,这几天都是“油焖笋”挂帅。联华超市现在直接从南汇等地采菜,价格比小菜场还便宜,加上这几天雾霾,不想走远处的大菜场去买菜,所以,最近都在超市里买菜,只可惜笋根要让人另外削掉,泥也沾得很多,挑选起来比较麻烦一些。买荠菜还是笋?

正挑选着,忽然听见身后有个老太太在撒娇般地说:“我就想吃荠菜豆腐羹。我就要买荠菜。”不觉莞尔,我也爱吃荠菜豆腐羹,前一段时间这里的荠菜很嫩,我就几乎每天都来买一大包,然后在家做荠菜豆腐羹,那碧绿的、切得碎碎的、清香的菜叶子托着同样划得细巧如葱白的雪白嫩豆腐,荡漾在橄榄油

分类:【幽思閑結】-雜思 | 评论:8 | 浏览:22339 | 收藏 | 查看全文>>

以微笑织就的面纱

  

前几年,天涯社区里还可以写“心情”的时候,我用一句话做了很长时期的“心情”,这句话是“一个女人可以用微笑把她的脸蒙了起来。” 写下这句话的人是纪伯伦。那段时间,我深深地为这句话着迷,那时节虽然已经读过了不少哲学家关于女性的评价,更读到了很多文学作品,忽然重新看见这么一句睿智且温柔的句子,有种耳目一新的感觉,心中油然而生“纪伯伦可真乃是女性知己”的感觉。或者,至少可以“大言不惭”地称之为“我的知己”。以微笑织就的面纱

年少时偶读《沙与

分类:【抽絲剝繭】—讀書 | 评论:4 | 浏览:11301 | 收藏 | 查看全文>>

【经典重读】读不完的《管锥编》

  

前一段时间又看见有人说《管锥编》如何如何了,心里唯有一个莞尔。记得金庸在《笑傲江湖》里写过,任我行对武林中人不佩服的也就是三个,佩服的也是三个,口气很是狂妄。可那是小说人物任我行,而现在有些人学问到没做到让人“不佩服”,自己倒先不佩服钱钟书了。可笑之下,也只有可叹,不必去追究是谁,或者与之争辩了。

大概三五年前,曾经与问我对《管锥编》有什么看法的朋友坦言说,我没读完它。所以,不会发表评论。真要说点什么的话,也只是一些感受吧。或者,至少我得完全彻底地读完,而不是通篇浏览完毕了,至少我得能回味出点什么了,我再来评论的。而今,我那套五册本中华书局1988年版1996年印刷的书已经发黄、纸质变脆,我还是时不时会翻出来瞅瞅,既然又有人说它了,我不会说那些人,但我却觉得可以与自己朋友谈谈我心里的《管锥编》了,我就开始写这篇博文,权当过去读《管锥篇》的一个总结吧。

分类:【抽絲剝繭】—讀書 | 评论:6 | 浏览:23529 | 收藏 | 查看全文>>

贴在墙上的安格尔

  

昨日,微信的朋友圈里一个朋友分享了一组安格尔画,看着那些熟悉的画,想起来少女时代贴在我小屋墙上的它们,颇有些百感交集。记得我以前说过,我少女时代的床头只贴过一个明星,那是台湾五灯奖获得者”琵琶仙子“吕秀龄,其他时光里,贴在我床头的基本上都是名画和书法作品,兰亭和寒食,安格尔和齐白石,德加和黄胄,凡是到过我闺房的同学应该还能记得。

 贴在墙上的安格尔

那时候,是母亲帮着我收集各种旧挂历的,目的只有一个,用来包我的书——课本以及买来的书,而那些没舍得用来包书

分类:【姽婳嬋娟】-雲兮 | 评论:7 | 浏览:1213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循着银杏的光阴

  

小时候,迎着晨曦上学,背着夕阳放学,不怎么在意四季更迭的,身边开开谢谢的花,结结落落的果,都与我无关。直到开始注意光阴的足迹,特别是到上海之后,浦西浦东再浦西的奔波中,才渐渐从飞速变成龟速,直到,慢慢会在每一个午后,体会正午太阳的光线从我家书房的东墙慢慢地一分一分地运行到西墙。

 循着银杏的光阴

  一格格,已然十年的轨迹,在盛满书的柜子之间的雪壁空隙,形成了一个很美妙的弧线。虽然不曾真的画上去,但近年来不用看钟表,看看墙上的光线,也大致

分类:【姽婳嬋娟】-雲兮 | 评论:2 | 浏览:1203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34页/2010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5 6 7 8 9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