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韻雲心』天涯名博

本博客所有文字及标注摄影日期之作品均为原创,或已发布于纸媒体,未经允许请勿引用、转载、抄袭或拷贝,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闭门书山,结庐浩卷,丝竹随心,清茗随性,假我天地,自然而然!】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5
  • 总访问量:11483069
  • 开博时间:2005-05-10
  • 博客排名:第65位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新月彎彎

2019-08-21

宜家猫64

2019-08-15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一念之下

  
2014年12月19日 - 蓝文青 - 『素韵云心』
 阴天,层云甚低。灰色,暗调。行走在灰色的水泥森林中,身边所有一切,恍然被灰色渲染。唯有,心中的思绪,心中的乐曲,心中的茶香,不曾改变。
不用戴耳机行走,乐曲在我心中;不用带书本行走,浩卷在我心中;不用携茶具,茶香在我心中。旁人自是不用告知,杨柳依依,或者雨雪霏霏,只在我一念之下。
母亲很早常说:“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直到学到了《岳阳楼记》才知道出处,而后的岁月,这八个字成了一门功夫,而我在滚滚红尘、纵横紫陌之间,慢慢修会,现在,渐渐体会个中滋味。
父亲
分类:【姽婳嬋娟】-雲兮 | 评论:2 | 浏览:633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味无味处求吾乐

  
子彻在上次听了我豆瓣做的泰勒曼的作品集之后,说,有个乐器的声音他不喜欢,很高,很尖锐,我猜,那一定是小号。
在我看来,所有人的小号作品里,小号都有一种高亢的华丽,灿烂一如黑夜里的极光,不管悲与喜,不管哀与乐,小号都有很透彻宣明的情绪表达,爱憎分明,不会藏着掖着,完全没有大提琴的含蓄,竖琴的谦卑,所以,任何一部协奏曲里,小号的独奏段,总是一种强音的表达,一种极端情绪的显示,很孤傲的一种高标。即使是写曲总是轻松自然的泰勒曼也是一样的,我最喜欢的小号协奏曲是胡梅尔写的降E大调小号协奏曲,其次便是泰勒曼的D大调小号协奏曲。

今日,带着这位小号女士录制的巴赫作品集出门散步,沐浴灿烂温暖的阳光,感受她那
分类:【擷音掬曲】-聽樂 | 评论:1 | 浏览:4855 | 收藏 | 查看全文>>

负暄,在寒风中

  

一夜寒潮,楼下400年的银杏树终于彻底抖落尽一身灿烂的明黄,光秃秃的,像一个枯瘦的雕塑在保护它的护栏里孤寂地站着。一地的金黄落叶未扫,伴着一条小狗的白发老人在落叶里做操,蛮好的一副休闲图,我却无心拍照,仰望蓝天,无云无垠,不由得再次心生融化其中的念想。
寒潮的将临,带来了呼啸的寒风,同时,带走了前几天的雾霾,大清早便看见阳光,到中午已经空气质量良好,于是,换了羊毛呢的旗袍,戴帽子、戴手套,出门散步,虽然寒风凌冽,却慢慢走出一身密密的细汗。

忘记从何时开始喜欢晒太阳,特别是冬天的太阳,自从张中行的《负暄琐话》里学会“负暄”就是晒太阳之后,常常用它,因为“负暄琐话”这四个字里已经包含了很多意趣,那是张中行喜欢的“幽微”的意趣,也是中国美学体系里一个很难用语言完全表达清楚,仅仅被王国维定
分类:【姽婳嬋娟】-雲兮 | 评论:2 | 浏览:6496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与我们这个时代般配的文化

  
与我们般配的文化 - 蓝文青 - 『素韵云心』

雅克·巴尔赞的《从黎明到衰落——西方文化生活五百年,1500年至今》厚厚上下两册,读了快一年方才读完一遍,读到一半的时候,有编辑就此书约稿,受宠若惊地坦言:不敢写!每每觉得自己读书太快的时候,就去看看那本读得真的很慢很慢的书,最终觉得,不是自己不能写,而是自己不可以写书评,只能写读后感之类的受益、感恩篇章罢了。

阴霾未离,寒潮来袭的时候,雅克·巴尔赞的《我们应有的文化》(The Culture We Deserve)却让我很快读完了,之所以能很快读完,是因为此书是他在80年代所撰写的,关于当代文化的文章编撰成
分类:【抽絲剝繭】—讀書 | 评论:2 | 浏览:400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听颂歌却不必理会歌词

  

天阴冷,寒潮将临,前日犯了一次老毛病,躲在家里看书,天光黯淡,台灯下读书,视觉渐迷,于是,继续听音乐,顺带逛网络,谷歌能访问和再次不能访问的一段时间里,做家务,还是听音乐。

普赛尔Purcell的《颂歌(Odes)》平诺克(Trevor Pinnock)羽管键琴伴奏版本。记得第一次看见Odes这个词是译成英文的《诗经》,那名字就是The Book of Odes,此外还有翻译成为The Book of Song的。所以,以此反推,普赛尔这个颂歌基本上就是类似诗经一样的了。事实上,并非如此的。作为巴洛克时代的英国作曲家,这些颂歌都是写给他存在年代的现世人的。“从1680-1695年,普赛尔写了很多颂歌与迎宾歌曲,其中有24首留存下来:4首
分类:【擷音掬曲】-聽樂 | 评论:0 | 浏览:3399 | 收藏 | 查看全文>>

负暄、听乐与胡思乱想

  
阳光灿烂,空气轻度污染,阳台上各占一方晒太阳的一家三口,各玩各的,光阴行在阳光里,小纽扣轮滑在房中,抢占着阳台上躺椅的先生假寐,我抱着本刚收到的雅克·巴尔赞所著《我们应有的文化》,在听加德纳版本的《圣约翰受难曲》。寒风过窗,各自相互不干涉。

巴赫的《圣马太受难曲》自从被门德尔松从柏林皇家图书馆积尘堆灰的卷宗之中整理并亲自指挥首度演出之后,就一直不断有各种各样的版本出现,在资源逐渐丰富的时光里,听了很久的卡尔·里希特(Karl Richter)指挥的版本,懒惰是第一原因,第二原因是暂时还没人顶替听他指挥的版本时能提供的感受。不料想,在近日居然邂逅了Archiv出版的John Eliot Gardiner指挥英格兰巴洛克独奏家乐团的《圣马太受难曲》(1989年)和《圣约翰受难曲》(1986年)。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414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冬眠来袭

  

继续重度污染的空气,阳光一直不灿烂,窝在家里,小纽扣做作业,我读书,一直等到午后刮风之后,才看见了蓝天。
趁着阳光灿烂,懒得做饭的一对父母带着小纽扣出去散步,顺带吃“草原狼”,爱吃猪脑的小纽扣和号称巅峰狂人的我,各自点了白汤和菌汤,做父亲的随大流,全家吃得浑身热乎乎的走出中环,看看阳光依然灿烂,却已经有了午睡的倦头,连 小纽扣都要回家打瞌睡。

上海终于将最高温度冷到了十度以下,算是真的进入冬天了,只是院子里那株四百年的银杏树还是唯一的青绿色,不过黄色已经是大部分了。
对我来说,近些年来,一进入冬天有时候就想冬眠。这个月好不容易让自己不冬眠的种种激励,最终到今天进入了衰败期。
分类:【姽婳嬋娟】-雲兮 | 评论:2 | 浏览:4022 | 收藏 | 查看全文>>

馒头、肉馒头、脚馒头

  
丫头放学回家的时候,我正在揉面,最近买的李家的豆子都非常好,每天早上打完豆浆之后,我都把豆渣留下来,趁热加面粉发酵,晚上就可以馒头,发糕,花卷等等,小纽扣看见了,马上就说,我要是吃馒头,我说没问题,我要做点花卷,然后都给她做馒头。先生逗她,你知道上海话“脚馒头”是什么意思么?小纽扣摇头不知道,先生跟她说,做完作业告诉她。

等我蒸好花卷和馒头,正放盘子放凉,同时在小碟子里准备泡椒茉莉花(见图)和泡椒韭菜花的时候,小纽扣居然做完一半作业,跑出书房来休息眼睛,换上
分类:【濃色淡味】-美食 | 评论:2 | 浏览:480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如常之阴霾与如常之乐

  
继续阴霾天,继续咳嗽,继续听音乐,继续泡茶,继续在家发呆,偶尔读书。

前日看见太阳老头儿说想听泰勒曼的声乐作品,便看见有人给他推荐泰勒曼的《马克受难曲》,我表示认同。于是,今天拿了自己手里有的泰勒曼的《圣马可受难曲》就复习起来了。

这是飞利浦小双张里的一张,第一次看见的时候就喜欢这封面,虽然没完全弄明白是什么意思,但也不想用功知道是什么意思,有时候,不知道意思也是一种美好。就像这整部作品一样,就像这整部作品一样,全曲是德文演唱,仔细听,我也仅仅只能听出来几句单句,猜得到大致的意思,但那样听我还不如找到歌词边听便看歌词,可是那样我就会不能好好听音乐了。所以,我根本不想考究唱腔或者演唱者,我就只需要听那些声音,足以,里面的悲喜,原本与我无关,宗教意图更与我无关,我是看戏的人儿,却不是那种觉得演员不如自己的看戏人儿,我是那个欣赏戏的人,我听羽管键琴的伴奏,我听歌声里的情感,我感觉悲喜,
分类:【擷音掬曲】-聽樂 | 评论:2 | 浏览:515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念一曲莫扎特的圆号协奏曲

  

阴霾天,只得在家专心咳嗽。

天光黯淡,天色晦暗,天气能对一个人的情绪产生巨大的影响,已经被科学证明了,而我,总想摆脱那种负面的影响。至于对付负面情绪,我也往往采取的只有三招:读书,听乐,泡茶。
读书,是需要光线的,这样的天不适合。看看桌上堆着的书,只能放弃。 那就听着音乐泡茶好了。
很久没有专心泡茶了,自从习惯了图省事一次性闷泡一大杯南非红茶,便极少自己泡茶,特别是泡功夫茶。今天这样的暗沉,泡什么茶呢?CC上次给的蜜兰香还有一半,就泡它吧。
烧水的时候,我开始选音乐,躲在书房的结果是只能用书房里的电脑和木质音箱,好在我现在没有以前那么挑,而且书房是自己的设计,自觉声音不错,特别是屏蔽外界的声音不错。
分类:【擷音掬曲】-聽樂 | 评论:5 | 浏览:2983 | 收藏 | 查看全文>>

重新学历史

  

《中国通史》这一书名,图书馆或者父母的书架上,读过的有冯友兰、范文澜、吕思勉,白寿彝的,此外还有翦伯赞主编的《中国通史参考资料》 ,和七十年代出版的《中国古代史》(上下),本世纪之后,还随手找了钱穆的《国史大纲》翻了几页,无论是旧日的语调,还是后来文革的变迁,或者钱穆的立论,都让我觉得前一段时间风靡流行、曾被套在某位民国人物身上的一句——“历史就像一位任由人打扮的小姑娘。”实在是一种偈语。因为这些人写下的历史,经常是模糊含糊,或者直接就支离破碎,更有甚者干脆南辕北辙的。
现在这本傅乐成的《中国通史》是前不久一位豆友在豆瓣里推荐的,傅乐成这名字我知道,他是傅斯年的侄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3660 | 收藏 | 查看全文>>

霾日-品茶-聆听西贝柳斯

  
大清早,就看见“重度污染”的警告,加之这几天空气质量都不好,略有些咳嗽,就呆着家里,无法出门买菜和散步了。只能在家的时光,我都会读书,品茶,听乐,前两年经常这样可以过一整天。 今天也是如此。
 泡上信阳红茶的时候,刷新微博,看见古典音乐的一个微博在说今天(12月8日)是芬兰作曲家西贝柳斯的生日,西贝柳斯在我心中已经不是古典作曲家了,他代表着我心中的十九世纪近代作曲家,他的《芬兰颂》在
分类:【擷音掬曲】-聽樂 | 评论:3 | 浏览:7898 | 收藏 | 查看全文>>

依旧不变的大幻影

  

《论欧洲》(A Grand Illusion:An Essay on Europe)不长,排版空隙和所用字号,加之此书对欧洲各国的政治、外交、经济、 乃至军事等各个方面的描述、分析、判断、定位对我来说是久远而熟悉的记忆,读的此书便不过是一场回忆罢了,短短的周末半天时光就读完了。

书中开篇就直指的“欧洲经济共体”,同时“统一欧洲”的观念贯穿全书。对我来说是个很遥远也很熟悉的名词,而成书的年代1995-1996年正好是我与这个名词有最多瓜葛的年代,读着书里那些熟悉的名词,熟悉的时间,熟悉的计划、政策、法案,熟悉的观念和思想,还有那些熟悉和陌生的人名,一一让我回想起当年在北京的过往岁月:斯时,苏联解体没多久,前社会主义国家一片懵懵然;
分类:【抽絲剝繭】—讀書 | 评论:2 | 浏览:494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温柔的复仇

  
   《断臂上的花朵:人生与法律的奇幻炼金术》很奇妙的书名,作者是南非消除种族隔离之后的第一批大法官之一奥比·萨克斯(1935—)。知道他的名字是与我先生相熟的南非朋友某一次闲聊,朋友曾提到,他说过:“如果被控在我车底放炸弹的人有朝一日在法庭前受审,却因证据不足而无罪获得开释,这仍是我温柔的复仇,因为这表示我们活在法治之下。”如今,真正能读到他的书,却是在这个冬天里。
之所以书名是“断臂上的花朵”,因为他在一次前南非种族主义政府的暗杀中,断一臂,眇一目。而他却期望“若是民主能在南非落地生根,那么代表纯洁和殉道的玫瑰与百合花将从我的断臂上开出,而这就是我温柔的复仇。”
分类:【抽絲剝繭】—讀書 | 评论:2 | 浏览:616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净性常在化身中

  

午后的阳光透过纱帘照在我放茶的小桌子上,也照在了收到不久的《禅与日本文化》上,抢午休躺椅的先生看见了,说,这书你读过的。我点头,我是读过的,只不过当时的我没有这本书在手里,那时候是上世纪九十年代,我们还没结婚,我还在北京工作,休假的时候,我从北京带回来的书,很多同样名字的书,或者说类似同样名字的书,我读过好几本,包括南怀瑾的,而正在重新读的铃木大拙的《禅与日本文化》并不在其中,因为当时那本是从某大学的图书馆借阅的,现在我拥有了一本。

对于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就开始好奇于宗教的我来说,最后觉得亲切的宗教就是佛门禅宗,就差一丁点儿变成一位女“居士”了。对此,即使没有读过很多经文,倒也老老实实地看过几本介绍的书,偶尔也会遇见天南地北某个禅寺里愿意交谈的僧人会细细地聊几句。后来在读张中行《禅外说禅》的时候,我与文友打趣说,张中行老先生是我读过
分类:【抽絲剝繭】—讀書 | 评论:7 | 浏览:667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34页/2010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