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韻雲心』天涯名博

本博客所有文字及标注摄影日期之作品均为原创,或已发布于纸媒体,未经允许请勿引用、转载、抄袭或拷贝,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闭门书山,结庐浩卷,丝竹随心,清茗随性,假我天地,自然而然!】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5
  • 总访问量:11474260
  • 开博时间:2005-05-10
  • 博客排名:第71位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冰释234白

2017-12-17

小奋青滤pe

2017-12-17

吴福清词no

2017-12-16

若芊我芊n

2017-12-15

lucyQJ

2017-11-29

yulinshuxi..

2017-11-03

jishaohong

2017-10-27

robin1123

2017-10-15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被惊扰的远古暴虐猎食者

新近阅读的《血疫》,有个的副题:《埃博拉的故事》,即便不知道何为“埃博拉”,单看这书名,“血疫”二字,便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恐惧。特别是面对封面配图,更仿佛有一个隐身的绝情死神,正无声无息地在一位怀抱幼儿、身着层层防护医护人员身后,步步紧逼,那废弃的村庄,仿佛燃烧的火焰。不禁让我想起那首歌德作词,舒伯特作曲的《魔王》叙事歌曲。

分类:【抽絲剝繭】—讀書 | 评论:2 | 浏览:25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情到深处情转薄

今年上海有春天、有夏天,是个很美好的开年,可是,我与先生两个人却相当不争气,赶了个前后脚,各自生了一场病,于是,在这个美丽春末夏初,我便多次奔波在医院里。在充溢了各种味道的医院里,等着叫号,等着化验,等着拿报告,等着、等着,幸好,我在“等着”之中,先后读完了从去年初冬一直积压下来的书,谁说春天不是读书天,只是未到读书时罢了。

就像林文月先生在她的《写我的书》自序里写道:“是怎样一种因缘,让我遇到了一本书,得以有机会阅读一些文字,丰富了我的生命。”这些书让我在医院冗长的等待里,融解了所有的烦躁和不安,同样如她所说,“未必是那本书的内容,和对于内容的感受领悟

分类:【抽絲剝繭】—讀書 | 评论:7 | 浏览:405 | 收藏 | 查看全文>>

翻过去的昨日属于巴赫

巴赫是双鱼座的。

喜欢他的音乐的时候,就发现了。

有意思的是,泰勒曼也是双鱼座的。

只不过,今天说巴赫,因为今年是巴赫诞辰330周年。而泰勒曼比他大 三、四岁。

 

曾经也将他当做“神”一般敬仰,听他《十二平均律》的那段日子,觉得世间万物都是他笔下的音符。

后来,随着不断深入音乐的海洋,渐渐发现,自己更喜欢与他同期,当年更为出色的泰勒曼。

最妙的是,今年也是亨德尔的330岁,同样还是双鱼座的亨德尔。

有趣吧——

三个今天被当做巴洛克到古典主义时期的音乐巨匠竟然同为双鱼座。

不过,按照星相学来说,双鱼座颇有浪漫情怀。

对了,

分类:【擷音掬曲】-聽樂 | 评论:2 | 浏览:24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小书记凡人

《百家姓》与《坐久落花多》同时收到的。读了几页《百家姓》,便是开篇里的两位老师“宁老师”和“乌老师”,很容易感受到杨葵对他们的真情,同时也油然萌生同情和怜悯,不免开始预测后面应该有不少感性文章,之后,就去读翻开后来我越读越有兴趣的《坐久落花多》了。读完《坐久落花多》的一段日子里,不经意会去看一些与杨葵有关的信息,发现《百家姓》竟然是他目前最有争议的一本书。于是,重新打开了这本精装的小书。

小书记凡人 - 蓝文青 - 『素韵云心』

宁老师和乌老师自然很熟悉,慢慢读下去便渐渐地发现,竟然不是自己料想的那般篇篇煽情。书中凡是比杨葵年长的,他大多数写得让人读来别有一番苍凉滋味上心头;年纪与他相仿的,则多了许多亲密式的调侃和善意旁观者的谐戏,特

分类:【抽絲剝繭】—讀書 | 评论:3 | 浏览:323 | 收藏 | 查看全文>>

闲春

  

乍暖还寒,一窗翠色,最是无情天道,有心遣春归。

且留云心,只共竹影,难得人间独步,拂意俱忘却。

分类:【漫詩閒詞】-詩詞 | 评论:6 | 浏览:17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天才,生日快乐!

  
 

1月27日,莫扎特的生日,明年的今日将是他260岁生日,对于一个不到三十五岁就过世的人来说,不能说冥寿,只能说,生日快乐!

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都很爱很爱莫扎特,那段时间里,听着他的《安魂曲》醒来、上班、回家、睡觉,一直听到自己觉醒,然后,很长的日子不再听这首曲子。
今日,重新翻出来他的《安魂曲》,慢慢听,慢慢听,慢慢看天昏昏地下雨,慢慢感觉那时候与他音乐的心灵交谈。

 记得他在离开“固定收入”群体的时候,给他父亲写了一封信,提到了“自由的代价”,对他来说,他知道自由要

分类:【擷音掬曲】-聽樂 | 评论:1 | 浏览:331 | 收藏 | 查看全文>>

繁忙一天尽是琐碎

  
约好去小Z那里,大清早带着丫头出发,享受了各种各样的不遵守交通规则的罪之后,我们母女俩晕晕陶陶地到了小Z那里。办完事回家,继续忍受各种各样不遵守交通规则的罪,直到走去吃午饭,才渐渐好了。一路上倒是在想,我今天一天怕是没法构思苏峤逸同学接下来的故事了,而且苏峤逸同学也没空过来一块谈。果然,码字时发现,今天真的什么都没有写,就忙着折腾了。
中午去吃了烤肉,本来约了JJ,无奈她家那个还没考完,遇见小纽扣的同学,小纽扣不吃饭也要去玩儿,真不像我,我怎么生个了非乖乖牌的宝宝呢?(*^__^*) 
吃完午饭前后接到书子短信,PG短信,两头回复,又去给丫头拿订的书,居然就能再次忙得不亦乐乎,整个有点穿越感,我果然还是没恢复原来满血状态。
分类:【素心雲衣】-散記 | 评论:2 | 浏览:43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为何写这本书

  

 我这几天在做什么?在日输入万字之后,我在写小说,(*^__^*) 嘻嘻……,请看看吧——

【写作手记】 

分类:【素心雲衣】-散記 | 评论:6 | 浏览:113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单日最高输入一万字”的奖章

  

写篇短文,今天的博客就算写了,因为——

单日最高输入一万字 - 蓝文青 - 『素韵云心』码字,码字,码字,昨日说了2015年起点,果然我是够疯狂的,今日就被搜狗拼音发了“单日最高输入一万字”的奖章,就是第一个有10000,四个零的那个奖章。

好吧,留此记录,不知道今日总共输入了多少字,反正一定比一万字多多了,因为这是下午发的。而我,现在依然在输入呢。

分类:【素記碎語】—記事 | 评论:0 | 浏览:33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消遣的世界

  
 阳光灿烂了一日,我却只能在家里窝着。
读书,码字,听音乐,看剧,就这么过了一日。又减少了网上闲逛,忙着码字。
想着心中揣着一个梦想。
想着脚下却不敢踏出这一步。
十多年前,弟弟告诉我,JK·罗琳为了生计开始写哈利波特。我总想着,哈利波特有什么好看呢?等着我家丫头开始看了,我才发现,怪不得《穿普拉达的女王》里面会为了JK罗琳的书比着安妮·海瑟薇扮演的那个女主角去给她找稿子。
梦想,就是身为麻瓜也要努力做巫师?还是不知道自己是巫师,以为自己是麻瓜?罗琳的世界在她写给大人的小说里,给我展开了,其实,《临时空缺》若是罗琳当初写成的,
分类:【姽婳嬋娟】-雲兮 | 评论:2 | 浏览:120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和谐的灵感

  

卷曾经说,她心情不好的时候读书,我也是。

大清早开始认命地码字到中午,才改了几卷回,总共多了三千字,换一个改,埋头改了一小时,还是不过五百字左右的改变,满心的话要换个方式说出来,郁闷之余,看了一会美剧,看不进去,吃完午饭,晒完太阳,我最终决定读书去了。

沿着昨日的“书密码”,今天新的一单书密码是:《图像的生与死》、《视觉机器》、《重返风景》、《风景与权力》,每一本书都可以跳着读几行,甚至还可以跟昨日的那四本挂钩。我现在发现我越来越能将看上去不相干的学科联系起来,在如今越来学科细化的时候,我却想着将它们一个重新串起来,不为别的,纯属为了我自己的自我乐趣。

然后,我就会发现不少让我开心不已的句子
分类:【抽絲剝繭】—讀書 | 评论:1 | 浏览:1794 | 收藏 | 查看全文>>

私密之自然悦读

  

被知书子“鼓动”,也被皮埃尔·阿多“诱惑”,《伊西斯的面纱》便在2015年未至就开始读,数日之后,接近读完,读此书的时候发生了很有意思的事,令我不能不记录一下,因为最妙的是,2014年底我刚巧在读不经意邂逅的妙书《寻找如画美》,这本书我在收到《伊西斯的面纱》之前刚好读完,尚未放回书架,于是,读着《伊西斯的面纱》总会不由自主地去翻翻《寻找如画美》,因为我觉得提倡“哲学就是一种生活方式”的阿多用于自然观的论据其最美丽的部分正好在《寻找如画美》里有着具体的表现,或者甚至可以说《寻找如画美》里有着自然观的更多的分支,同时,鬼使神差地,我甚至将多年前已经读完的《从混沌到有序》从书架上又翻了出来,只因《伊西斯的面纱》里提到的种种揭开面纱的细节正好在这本书里。于是,这段时间里,这三本书便在我的书桌上来回翻阅。 

分类:【抽絲剝繭】—讀書 | 评论:2 | 浏览:2995 | 收藏 | 查看全文>>

第十一粒回忆:小寒无雪天

  

@上海发布 【今天降温10度、晚上有小雨夹雪,目前重度污染】#早安上海#强冷空气来袭,今天的最高温大幅下滑,从昨天的18.6度降至8度,有时有零星小雨,傍晚到上半夜局部还有小雨夹雪。提醒大家注意保暖。此外,今早6时全市PM2.5平均浓度168.1,实时空气质量指数218,重度污染。——题记

 
今日小寒,看见这么一条天气预报的早晨,窗外依然灰蒙蒙的,仿佛怎么擦也擦不干净的窗,看不清外面的一切,就像儿时看过的诸多黑白苏联、朝鲜影片,永远都在“旧社会”。那时候,家里的老人时不时都会说自己是“旧社会过来的人”,而我是“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 所以那年一堆“伟人”去世的时候,大人们惶惶不安,小孩子们却忙着比谁胳膊上的小白花做得好看。我的是班上做得极好看的一种,儿童巴掌大的小白花里不但有花蕊,花蕊还是当时贵重香烟才有的金色锡箔纸做的,这是我家外婆的手活儿。在儿时的记忆里,外婆无所不能,除了下雪天她不能出门,我常常给她倒马桶之外,几乎没有她不能做的事。
分类:【幽思閑結】-雜思 | 评论:2 | 浏览:495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在萧瑟的隆冬

  
大清早,天气预报这个要达到本隆冬最高气温摄氏22度的早上,看见豆瓣里有孩子在转一篇关于“凤凰男自主征婚”的文章,用我家先生的话来说,征婚这种恶趣味只有我这种爱看“非诚勿扰”的宅妈最适合看,结果,看了几行,我已经觉得哭笑不得了,不过,这种私事,我往往懒得评论,等到中午,看见有小朋友推了一篇腾讯的网评出来,读完网评,再看看天涯的相关板块,一条条,一段段,好不丰富,原来现在的网民们恋爱、结婚、婆媳,甚至身为小三等等隐私统统都可以网上讨论的。

用流行词“真心”来说,读这些“八卦”就跟昨天看见微博上转发讨论的一篇“恶婆婆”的文章一样。对于我这种传统的人来说,隐私,隐私,这就是隐私。完全没有必要公开来谈,一般当事人找个身边的“热心人”帮忙

分类:【幽思閑結】-雜思 | 评论:2 | 浏览:678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源自最深悲伤的快乐

  

 听了一下午古典公司chandos做的Collegium Musicum 90, Simon Standage在2000年演奏的这张 名为“Telemann : Ouverture Comique”的专辑,全碟共分五个部分,第一首e小调竖笛、长笛、键盘协奏曲 (Concerto in E minor for recorder, flute and strings );第二首 降B大调小提琴协奏曲(Violin Concerto in B flat major ),而且这首小提琴协奏曲是四个乐章的,分别是 I. Largo 、 II. Vivace、III. Andante、IV. Allegro ;而第三首是F小调序曲Ouverture

分类:【擷音掬曲】-聽樂 | 评论:4 | 浏览:714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34页/2010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