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2
  • 总访问量:1169786
  • 开博时间:2005-05-09
  • 博客排名:第1091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假期

假期

一号到四号,一百公里方圆,天天在山里转,在古村里转,早出晚归,累得够呛。

想一想,似乎去了三个古村,莱芜境内的文字村、澜头村,平阴境内的东峪南崖村。高速公路没有想象的那么挤,还好,我也可以在他们的陪同下在高速上驾驶了,尽管紧张得一手心的汗。

另有一天带母亲去了莱芜境内的云顶草原和板栗园。海拔八百米的高山草场,草枯花黄,松风阵阵,俯瞰群山万壑,倍觉广阔浩渺。这是一种很奢侈的体验:三五知己,从茫茫人海中闯荡出来,相伴行于苍茫天地之间,以微小去领略浩大,以复杂去解读简单,既自由又孤独,既狂妄又虔诚。

母亲转过年就七十岁了,越来越粘着我。我出行时,若不带着她,她就觉得受委屈。慢慢地,只要强度不是特别大,就都带她走,她也时不时地打听这座山那个村的,似乎

分类:有时候缺 | 评论:16 | 浏览:84 | 收藏 | 查看全文>>

9月30日

9月30日

九月的最后一天。

忽然想起了大四那年。那时我和另外一个女生在沈阳一家报纸实习。国庆前一天,惯例联欢,一大群老老少少的编辑记者载歌载舞,酣畅之际,有人买了花和蛋糕,在场竟然有三个人同一天过生日。那是一个难忘的群体,短短三个月,发生了一些事,让我收敛了不少玩世不恭,学着冷静地直面人性,也学着重新认识自己。

转眼间我女儿也大四了。

图片鬼针草。

深秋时在草丛中走一圈,然后观察自己的衣袖裤腿,五花八门各种草籽都会附着其上:棒槌型的苍耳、地雷型的蒺藜、狼牙棒型的龙牙草、米粒型的牛膝……大大小小全都长刺,都能钩会挂拖丝带缕。当然,最多的就是这种鬼针草。它是不计其数的方天画戟丈八蛇矛,密密麻麻把你的衣裳变成刺猬皮。现在它还是绿色

分类:有时候缺 | 评论:11 | 浏览:76 | 收藏 | 查看全文>>

11月29日

11月29日

下午去看花博会。

就是各种园艺花卉展。不用说,那些精心培育的花朵,妖娆多姿,令人眼花缭乱。一大堆一大堆的鲜切花,像一大匹一大匹的七彩绸布。有些花,真假莫辨,摸上又摸。

美则美矣,却远不如小野花来得亲切自然。这些园艺花朵命短。即便在园艺师那里培育得身强体壮,待价而沽后,也大多一年两年就给鼓捣死了。也是,只有鼓捣死了,才有花卉市场的始终繁荣。

园艺,是自然之温和人化; 雾霾,是自然之恶性人化。

虽然如此,我还是给自己买了一盆袖珍蝴蝶兰。以纪念时间的年轮又一圈碾过我的生命。

也拍了一些照片,回来看,没一张满意。拍花和拍人一样,若你喜欢她,就能把她拍得非常美。比如题图这些小野花,那么微末,我却总能把

分类:有时候缺 | 评论:5 | 浏览:59 | 收藏 | 查看全文>>

9月28日

9月28日

中秋过了,现在天上云遮月,但云层镶了一圈不规则的银边,让人一望即知月亮藏在哪里。

上午去《大众日报》,看到那一排排格子间,很受冲击。从来没有过朝九晚五的体验,也无法适应如此密集的工作空间。我这几十年,在矫情中,虚掷了太多可以自行支配的时间;也脱离了社会,对别种生存状态基本无感。

大家都很默契。我说我无法做到天天来上班,他说正好有一个半成品的课题,你拿回去看能不能做。人事部门给了我门卡和办公间。

然后回到家里,算了算,我可以连续休息十天。

下午,阳光从阴霾中露出头来。在阳台的吊床上晃荡,眼睛盯着书页,耳朵听着缤纷鸟语和飒飒秋风,什么都是模糊混沌的。

晚上看了两部《上帝也疯狂》,老电影,喜剧。卡拉哈里沙

分类:有时候缺 | 评论:10 | 浏览:71 | 收藏 | 查看全文>>

9月26日

9月26日

开车带他们去黄河大坝上玩。

母亲、弟弟和树树,都玩得很开心。树树在草地上疯跑,母亲给他捉蚂蚱,他碰都不敢碰。我弟给他编柳条帽,说他是韩国王子。他捡了一棵带豆荚的大豆秧子,情有独钟,把黄豆一粒一粒抠出来,玩了很久。

黄河大坝上,一侧车道被沿途村庄铺满了玉米,亮闪闪的金光大道。只是车行难度增加,没办法会车。南部山区收谷子也是这样,马路当场院。

树树喜欢河滩上的细沙。手扬脚趟,满身沙子,不亦乐乎。

近岸处,到处是褐色花的莎草,以及开暗红花的酸模叶蓼。河滩地是玉米田,农用车从田里往外拉玉米棒子,然后坝上就是堆积,脱粒,晾晒。

母亲一直对农田有兴趣。在机耕路上走,她的昏花老眼冲着玉米田一扫,三步两步迈过去,就

分类:有时候缺 | 评论:6 | 浏览:73 | 收藏 | 查看全文>>

9月25日

9月25日

不知道蚊子是从哪里来的,很有些穷凶极恶。一直穿长衣长裤,它们就扑向我的手和脸,或者隔了衣服咬。

月到中秋,窗外是微缺的圆满。

这时节有很多好吃的。新鲜的板栗,煮干了再炒一炒,甜。很多好吃的,山野中飘荡着怅惘的成熟与零落。

这花拍自高本的那条山谷。说:“嚼一嚼,确实能嚼出粮食的口感。”野生的荞麦,清溪浅岸的一层星星白。想了一想,苦荞茶就是它做的吧?荞麦面?

那天闲聊,人说:植物好,可以春风吹又生。我说:长在那里,不能到处走。人说:它们可能也会走,只是你不懂得。

世界如此广阔无边,又如此幽微神秘,谁能懂得呢?

周一让我去报社。

分类:有时候缺 | 评论:5 | 浏览:51 | 收藏 | 查看全文>>

9月24日

9月24日

行在山中,“华实蔽野,黍稷盈畴”。

有一片农田,是黍稷,古老的名字。

在我们那里叫大黄米,也叫糜子,黏,可以包粽子,做糕点,酿酒。

不知道这里的人用它来做什么~~

就是一种亲和感,对五谷的亲切,远甚于花花草草。江山社稷,单个字看,江,山,社,稷,人之生存繁衍的根本,岂是帝王将相的堂皇修辞所能比?!

甚至对禾本科的植物,野谷草、雀麦、画眉草、臭草、牛筋草、虎尾草、狗尾草、狼尾草……整个庞大的禾本家族,都有一种自然的好感,源于对大地的感恩、敬畏和礼赞。

分类:有时候缺 | 评论:8 | 浏览:63 | 收藏 | 查看全文>>

9月19日

9月19日

瓦松是一种神奇的植物。

景天科的植物,不管品类如何,都有极强的生命力。耐旱耐寒,一丁点泥土,附在石片瓦片上,几根枯草叶拱着它,蕴天地之灵气日月之精华,就是野生野长的多肉小坚强了。

冬春的时候,它们就像随便放在石头上一样,没根没须,捧起即走。现在,它的开花时节,才发现它的根须已经深抓进岩石深处,想要带走它,只能或玉碎或瓦全了。夏秋季,发生了什么?

那天,龙堂村,一段山坡地护墙顶部,好几十米,它们成群结队地开花,石墙上一层花的宝塔,玉米田拦腰镶了一层粉红。之前常见它深藏在山巅崖壁,却原来,它在人间石墙上,也能如此欣欣然~~

早春时曾经捧回家两棵,就是随便放在花盆里,不埋不栽。眼下,有一棵,长得很高很瘦,营养不良;另一棵

分类:有时候缺 | 评论:17 | 浏览:92 | 收藏 | 查看全文>>

9月17日

9月17日

有一个美国社会学家叫克里斯多夫.拉希,写了一本书叫《无情世界的安息地》,里面有一段话:

当世界越来越具有一种带威胁性的外貌时,生活就成了通过锻炼、节食、药物、各种精神养生法、心理自我调节以及心理治疗等手段对健康和富足永无止境的追求。一些人认为,只要外部世界仍然是挫折感的源泉,他们就不再关心外部世界。对他们来说,自己的健康状况是唯一值得关心的事。

另一位英国社会学家吉登斯,写了一本书叫《现代性的后果》,对拉希的“威胁性的外部世界”进行勾画,其风险景象是这样的:

1、高强度意义上风险的全球化:例如,核战争构成的以人类生存的威胁;

2、突发事件不断增长带来的风险全球化:这些事件影响着每个人,如全球化劳动分工的变化。(机器

分类:有时候缺 | 评论:8 | 浏览:74 | 收藏 | 查看全文>>

9月16日

9月16日

西厢村有不少城里人翻修的私人宅院。有的像城堡,有的像庄园,有的像假洋鬼子~~挺好玩的,钱、山水、风雅、品位的各种结合。

村庄深处有一家,女主人正用铁锹去铲门口墙根下的杂草。是那种看上去很有修养的女人,五十多岁,身材修长,皮肤白皙,挺好看,亲切随和热情。自云这层层叠叠曲径通幽的庭院已经营了十多年,之前是其父母打理,现在她退休了,就常来收拾。

屋舍是本来的风格,依山而建,高低错落,简单朴素。阶旁屋角,遍植杂花菜蔬果树。初秋阳光下,这个庭院格外绚丽别致生动。

后来想了想,田园的品质亦是人的品质。归隐田园的人必须是心有田园的人,能享受耕读之乐,亦能受得操持之苦。

分类:有时候圆 | 评论:9 | 浏览:8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40页/1395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5 6 7 8 9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近访客

若芊我芊n

2020-04-09

费尔奇圆

2020-04-06

画蛇者说

2020-04-06

新月彎彎

2020-03-30

小奋青滤pe

2020-03-28

绿风轩主

2020-03-17

冷自知胺

2020-03-10

mukj049

2020-02-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