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3
  • 总访问量:1169476
  • 开博时间:2005-05-09
  • 博客排名:第1091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随便写点什么

给猫做了一顿饭,平生第一次。鸡肉、鱼肉白水一起煮,剔除骨头刺,和切碎的油麦菜搅在一起。提利昂吃着还行,牙牙不吃。牙牙是连鱼都不吃的猫。

说来惭愧,我连给妞做饭都没这么用心过。

精研厨艺是一种生活品位,我太乡野了,粗茶淡饭粗枝大叶,一点格调也没有。很久以前去冯老师那里,有很多文玩类的小东西,我扯过来,丢一边,大手大脚外加嗤之以鼻,他怒了,说:你说你也是个念过书的人,能不能讲究点儿?

呃?念过书和粗野并不矛盾啊?

雨舟人也是一个老夫子,说我玩猫丧志,我还是反思了一下的。于是决定,边玩猫边读书。英国有个诗人叫奥登,他写过一首诗,是这样说的:

只有我们,学者和猫

我们每天都有自己的工作

你要捕捉耗子,我要捕捉学问

你闪烁的双眼盯着墙

我近视的双眼盯着书

你为一只陷入圈套的耗子欢乐

我为脑中闪过的灵光而愉悦

请继续各自努力吧

不要防碍彼此

没有厌烦和嫉妒

分类:有时候缺 | 评论:13 | 浏览:79 | 收藏 | 查看全文>>

你不知道你记住了什么

你不知道你记住了什么

通常情况下,你不知道你记住了什么。

比如今晚我看一个英国电影《菲洛梅娜》,明知是以前看过的,具体情节却无法回忆,只记得有一块墓地,有一个墓碑。为啥那么多曲折,我就只记住了这么一个瞬间呢?

又想起,中秋节那晚,和妞千佛山闲逛,巧遇兴国禅寺有法事活动,各种仪式都记不清楚了,院中央摆在地面上的蜡烛队列是什么造型或什么寓意也记不清了,却能记得夜风中熄了点、点了熄的动作。

又比如我看了若干遍的纪录片《轮回》,再看时还是觉得很多东西是第一次见到,始终没有忘记的,是坛城沙画被搅抹掉的那一刹那。

这些无外乎是生与死的寓言,有些老生常谈。老生常谈的东西总比稍纵即逝的东西更接近本质吧,尽管这世界本无所谓本质,却也每

分类:有时候缺 | 评论:13 | 浏览:73 | 收藏 | 查看全文>>

牙牙和提利昂

提利昂生病前的主要生活内容就是打牙牙。心情好时,打牙牙;心情不好,打牙牙。想吃罐头吃不着,打牙牙;吃饱了没事干,打牙牙。发现牙牙卧沙发,跳上来打牙牙;发现牙牙不见了,到处找然后继续打。

大多数情况下牙牙置之不理,偶尔惹恼了,一挥前腿,提利昂就被打翻,仰着肚皮,举着四爪,投降,牙牙也就放他去了。躲到茶几下面理理毛,调整调整心情,提利昂会悄无声息地钻出来,迂回到牙牙身后,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继续打牙牙。医生说提利昂肚子里的毛太多,堵住了肠道,感染了。他自己是短毛猫,小孩,不掉毛,吃到肚子里的,都是牙牙的大长毛。天天打牙牙,咬牙牙,后果出来了。

提利昂病愈后,突然和牙牙相依为命起来。背靠背沙发上偎成一黑一白大小两个毛团,睡醒会互相碰碰鼻子,互相理毛。晚上睡觉,提利昂原本不能容忍牙牙卧在我的脚边,必须连踢带咬赶走的,现在竟然能一左一右头碰头相安无事一整夜,两个家伙齐心协力给我压脚了。

现在室内温度低,还没来暖气,但上午的阳光会把阳台照得暖融融。一张方桌,本是我闲来喝茶看书的地方,现在常常是两只猫玉体横陈,占满整个桌面,闭着眼,打着呼噜,

分类:有时候缺 | 评论:10 | 浏览:5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提利昂病了~

提利昂病了~

提利昂生病了,虚弱憔悴,本来的包子脸瘦得只剩下一个三角形的框架。关键是我还没有时间带它去看病。明天,我上午去圣井上课,中午回来,下午带他去医院,晚上开车一个小时回到圣井去上课。只能这样了~~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1 | 浏览:5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山野之秋

山野之秋

 

不用专门到哪个景区买门票看红叶。只要走心走腿,无处不是风景。

这是今天拍的,锦绣川水库南岸的四脚趾山周边,车停在山脚下的北寺村,就开始爬。一路见到的,就是这些。我还给她们一路直播了呢~~

山脚下的柿子树。可以直接在树上咬,很多已经软了,弄个吸管插里吸更好。都是弃管不要了的。

山野之秋

分类:有时候缺 | 评论:13 | 浏览:80 | 收藏 | 查看全文>>

荒地

荒地

那片原生的草莽,变成了草坪。

原本长满了山桃草、小白酒草、菅草、牛筋草、风毛菊、黄蒿、野谷草、臭草、小飞蓬、苘麻……贴着地皮的是密生的拉拉秧、田旋花、苦荬菜、抓根草……,全都被连根清理,变成了各种造型的鸢尾阵列、麦冬阵列、美国草坪阵列。那些野生的灌林丛也被清了,槐树、苦楝、栾树的次生枝杆也被清了,攀援在草木上的鹅绒藤、葛、野葡萄藤、何首乌、牵牛花也被清了,变成了三步一岗五步一哨的紫荆和女贞。

小区微信群里有人说昨晚捡到家一只老刺猬,大家劝她放生,然后有人说:往哪里放呢?草丛没了,没地方躲藏了,它才会被抓到。

原来的草丛里有刺猬、兔子(不知谁家放养在里面的)、松鼠,当然还是流浪猫狗的乐园。流浪猫生了小猫,就藏在一人来深的草丛深处,等它们断奶了才

分类:有时候缺 | 评论:9 | 浏览:6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扁豆

扁豆

我的喜恶深受童年经历影响。比如这扁豆,我小时候对它的关注与偏好,就远超过其它各种菜蔬,没来由地好感,甚至别人说它不好吃,我也要替它辩驳几句。

也可能是因为它在晚秋还开花,或者它小刀一样的果实形状,或者是它的色泽,紫的、绿的。在深秋的老绿里,扁豆的果实是一匹匹跳脱奔腾的小马。

那天在章丘的一个古村,东矾硫村,百年老屋断壁残垣,那一垂一挂一绺一搭的扁豆秧、扁豆花和扁豆,像不知什么老物件的魂魄般,呓语着时光,或者物是人非。我就各种拍,村里围观的老人说:城里人没见过世面,连个扁豆都好奇。

我老家不叫扁豆,叫气豆。我小时候总是在想,它在生气吗?

今天,课间刷手机,见一问答平台在讨论扁豆的做法:有的说整个炒,有的说切成丝,总之不能缺了肉。

分类:有时候缺 | 评论:11 | 浏览:64 | 收藏 | 查看全文>>

霜降

霜降

会不会有一天,天涯突然不声不响地关门歇业了,然后我记录在这里的点滴岁月,被彻底删除,就像从来没有存在过?我在这里耗过十多年呢~~

说:这段时间比较轻闲,可以到处转转,可以看美剧,读小说,听音乐,刷朋友圈……刷朋友圈掉智商,有些人这样说。

两只猫常在止水般的午后一边一个守着我。提利昂越长越长,身姿柔韧妖娆,团起来是一个黑白相间的毛球,伸开来是一条九曲十八弯的蛇。牙牙喜欢紧挨着我,眼睛紧闭,长毛舒张,我稍有动作,她的大眼睛会猛地睁开,就像一片静谧的白雪中猛地滚出两颗黑宝石,醒目、惊心。

什么都会传染。邻居家小姑娘常来我家和猫玩,然后前天,就从楼下捧了一只小野猫回来,和当初提利昂刚来时差不多大小,满月了应当,肯定是提利昂家族的新一代。我们这个单元,

分类:有时候缺 | 评论:15 | 浏览:7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哪只是提利昂?

哪只是提利昂?

昨天早六点从家出发,晚十一点到家,上一整天的课,风尘仆仆,倒头便睡。直到今天,疲倦感依旧挥之不去。

手头一大堆事,一眼望不到边。也许不是工作太多,而是我胜任工作的能力越来越差。好想退休啊~~

下午抽空去给提利昂打防疫针。三只小猫同去,提利昂的叫声,反抗精神,疯狂的挣扎,与另两只小猫比,真不像一个妈生的。

傍晚下楼散步。楼下的小小黑依然天天在停车场等着,见到我就喵喵大叫,跟着跑,在脚边蹭来蹭去。小小黑已经长成大猫了,也不知道他妈妈去了哪里,二黑也好久不见了。

“蛩吟一觉方宁贴,鸡鸣万事无休歇。争名利何年是彻。密匝匝蚁排兵,乱纷纷蜂酿蜜,闹攘攘蝇争血。裴公绿野堂,陶令白莲社。爱秋来那些:和露摘黄花,带霜烹紫蟹,

分类:有时候缺 | 评论:5 | 浏览:67 | 收藏 | 查看全文>>

疲劳驾驶

一杯咖啡,害得我昨晚下半夜两点还没睡着。早晨为了躲周末高峰,六点多就出门,给妞送秋天的衣物。所以,今天睡眠严重不足。

妞在实验室忙着芥菜的基因链,等到中午她才下楼。高校都长得差不多,树、楼、年轻的脸、窗口的衣服、绿篱上的被褥。话说回来,学校还真是各不相同。暑假去了澳门大学和中山大学。和我们这里不同。

不同的还有商场。中午和妞在泰安的万达吃港菜。几乎每个餐厅都要门前排队叫号。吃饭的地方人气爆棚,购物的地方门前冷落,曾经的经济脉胳就这样不知不觉中被互联网改造了。说到澳门的威尼斯人,印象深刻的是人造天空,位于三楼的河流,船上有人唱渔歌。氧气源源不断注入商场、赌场和各种场,折腾一整天依旧神清气爽,卡刷爆了都不知道沮丧。真是个灯红酒绿纸醉金迷金碧辉煌的好地方~~同事拍了五百元港币,翻倍秒赚,午餐吃葡式炒饭,398一碗。人说吃在广州,果然如此。

回济南,路上不停地掐自己的腿,咬舌头,唱歌,念咒,and so on,最后还是有一秒钟,似乎睡了过去。然后在车头与路边大树撞上的一刹那醒过来,猛打方向,轮胎咯吱吱响,我一身冷汗,再也不困了。

分类:有时候缺 | 评论:4 | 浏览:8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40页/1395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近访客

若芊我芊n

2020-02-23

mukj049

2020-02-19

小奋青滤pe

2020-02-17

闲人庄生

2019-12-31

ccatherine

2019-12-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