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26972
  • 开博时间:2008-01-15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布瓦山上有“邛笼”

  山是布瓦山,寨是布瓦寨,矗立在汶川城的上空,尤其寨中三座土碉,如同三柄倚天宝剑,给山上投下长长的剑影。
  布瓦,羌语,“黄泥垒的土峰”之意,可见,布瓦寨得名源自土碉。寨中土碉,虽说矗立在那么高远的地方,却一眼就能看出那是土碉,而且在阳光下散发出一种淡紫中透红的色晕,有着一钟古铜色般的厚重,加之千年不朽,所以又被人们冠以“铜碉”之美名,2006年5月,被国务院公布为第六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5·12”大地震汶川首当其冲,山川崩塌,羌寨损毁,上万生灵同赴黄泉,文物古迹更是遭遇空前浩劫,布瓦寨的三座千年土碉同样经受磨难,它们的命运令人揪心。大地震后不久,捂着震区的阴云刚刚散去,我跟随文管所邓主任踏上了通往布瓦寨的山道。
  这条山道就像一条细长的绢带从山顶上挂下来,落在山腰里,绕个大弯,又向高处铺展,边上完全悬空,山脚底下汶川城的街道、楼房、人影渐渐短了,又渐渐长了,时而在前了,又时而在后了,刻刻在那里变幻。散落的人语,一声两声狗的吠叫,还有杂谷脑河与岷江交汇时的鸣响,在半空中载沉载浮,听上去很远。
  途中,邓主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469 | 收藏 | 查看全文>>

“草地民警就是好!”

“五一”黄金周期间,为确保境内风景区和过境路段的良好社会治安环境,若尔盖县公安局辖曼派出所采取多种措施,在辖区内形成了多层次、全方位的治安联防网络。
在黄金周到来之前,该所就召集辖区内的村寨、寺院、饭店、牧场负责人召开安全工作会议,就如何加强内部安全管理,如何处理突发事件以及各种社会问题的防范和应对方法进行了讲解,将《治安处罚》法翻译成藏文发放到牧民手中,并举办了学习《治安处罚法》知识竞赛。除此之外,该派出所还认真细致地对过境公路沿线进行了拉网式安全大检查,做到查漏补缺,不留死角,消除事故隐患。
5月1日起,该派出所变身为“流动派出所”,两名民警在所长巴千的带领下,将派出所搬到公路上,设置茶水站,为游客端茶递水,排忧解难,提供了多种便利服务。
黄金周七天时间里,辖曼派出所坚持和落实24小时值班制,分组定时不定时昼夜公开巡逻,加强防范,发现问题及时处理,把事态消灭在萌芽状态,为到辖曼和过境旅游的游客提供了安全、祥和的旅游环境。游客们由衷地夸奖:“草地民警就是好!”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4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曾经半夏


  中草药里有一味叫半夏,特别令我难忘。
  一位老中医告诉我,虽然一般中草药的药性都很温和,但像生附子、巴豆、甘遂、山豆根、砒霜、蟾蜍、马钱子、川乌、雷公藤等,用时要特别小心。如巴豆,有人没用好便上吐下泄,跑茅厕跑不赢。砒霜就更不用说啦,潘金莲用上一点点,三下五除二就搞掂了武大郎,惹出武松杀嫂的凶事。雷公藤则另有一个吓人的名字--断肠草,史上许多毒杀案也都与其脱不了干系。半夏呢,历代本草都记载生半夏有毒,戟人咽,令人麻舌,且被列入中药二十八种剧毒药品之一,因此诸医皆畏其毒,而不敢用其生品。
  那年学校搞开门办学,到离县城25公里外的红梁山开荒种地。我们班坚决响应,纷纷写下决心书、倡仪书,梅罗朱张几位同学还咬破指头写了血书。班主任是个年轻女老师,刚从师范分来,工作热情挺高,亲自游说校方。这样,我们班就成了首批赴红梁山的急先锋之一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51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心里有条河


  一条小河,是草地里委婉清丽的乐曲,在自由的天空下穿来穿去。
牛羊从河上走过去化作云,牧人从河上走过去响起歌,姑娘从河上走过去开满花。
  徜徉在河岸边,倾听着细微的潺潺水声和沙沙的草声,也同水上的鸟儿说些亲热的话语。鸟儿们一展翅,一蹬脚,一轻挪,一鸣啭,一低头,乃至羽裳的微颤,翘尾的轻扬,都闪闪地耀眼,仿佛流动的水珠,承载着过去年代的光泽。真想俯下身去,掬一捧小河的水,但我怕轻微的触碰,也会招来肆虐的雹雨,惊扰了松赞干布的铁骑和文成公主的车奁。
  起风了,滋溜溜地吹过,半空中隐隐地似有马的嘶鸣,风过处,就又听不见了。草地上摇晃着花影,河水在风中呓语,我就想,当年红军是否也经过这条小河,是否也在这小河边饮过战马,也在这片草地上架起过帐篷呢?说不定,一位伟人也曾到过这里的河边,随着风的舞步,和着水的韵脚,吟咏出“红军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931 | 收藏 | 查看全文>>

火星山纪事


  故乡座落在赤水河的一条支流上,那河叫落鸿河。之所以叫落鸿,是说这河曾经是鸿雁停留的地方。之所以说曾经,那是我小时候一次在河边玩耍,一声崩响后,一个猎手拣着一支鸿过来了。那鸿扁长而粉红的嘴壳上滴着血,从此就再也没见过鸿了。
  河的这边是城,那边是山,山就叫火星山。家在城里的一个坎上,开门就见火星山。小时候看火星山没有一棵树,没有一棵草,挺着黄片片的流沙坡,任凭大自然的风吹雨蚀。只有山顶上耸立着的碉堡是灰黑灰黑的。碉堡共三层,每层八个枪眼,眈眈地威压着小城。老者们经常指着碉堡吓唬哭闹的小孩:“骆国湘来了!”
  骆国湘是解放前的保安司令,碉堡就是他造的。阳光下的整座山显得苍老丑陋,仿佛一颗长满癞疤的秃头。那时候我还是城里的一个小混混,经常泡在山脚下的牛角塘里。泡巴适了就同小伙伴一道,光着沟子爬火星山。山势高峻,尽是陡坡,爬到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63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心里过不完的石墩子


  故乡是一座坐东向西的山城,落鸿河傍着脚边流过。其间,小水河、椒坪河、飞龙河等从前山后岭赶来相会,弄得城池山环水绕,过去过来,离不开桥:石拱桥、木架桥、墩子桥,或者就没有桥,拣着那些裸露在浅水上的石头,跳来跳去,也能过河。
  小城有模有样的桥是石拱桥。
  自北而南,城口子上有座石拱桥,位于落鸿河与飞龙河的交汇处。桥名是为纪念小城解放改的,就叫解放桥。桥为双拱,高约十米,主拱上面有四个小拱。原先,主拱下悬着一个活灵活现的龙头,可惜毁于“破四旧、立四新”,听说带头毁龙头的那人不久便死于非命。小时候过这桥,主要是桥对面的流沙岩上建有烈士陵园,清明时节过桥去凭吊烈士,听听赵烈士、熊烈士他们的故事什么的。
  接下来是上街椒坪河上的石拱桥,此桥为单拱,处于椒坪河与落鸿河交汇的尖嘴岩上,桥侧一条古旧的石板路凿壁而下,通向黄桷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6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羌山的彩云


  一场夏雨过后,我来到了达尔边山,夜色已经笼罩山寨,羌家的石头房子挺拔、细溜,就像一尊尊古老的炮筒,静静地望着麻乎乎亮的夜空。
  房东泽里亚老阿爸拿手中的兰花烟杆,拨燃了万年火塘灰烬下的火种。碉房里立刻旋转着细脆的噼啪声。他叭嗒着兰花烟,打量着正忙活着的幺女,笑呵呵的对我说:
  “女娃子大了,就留不住了!”
  “阿爸,你看你……”
  幺女九花迅速地瞧了老阿爸一眼。她坐在火塘边,一缕香馥的柏香烟子缭绕着她。她又不好意思地朝我一瞥,羞羞地偏过头去。那眨巴着的眸子透出一股子灵气。映照着火光的脸蛋如同粼粼波光中的一朵花儿,一朵云儿。手里的绣活忙得更欢了。
  老阿爸不无自豪地对我说:纳绣云云鞋,咱九花可是达尔边山远近闻名的一把好手。你看她先把七彩布料裁成云,剪成花,描作鸟,贴在云云鞋上。然后上线,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464 | 收藏 | 查看全文>>

羌山夜歌


  山寨里透进微微的天光。平顶房、空坪、树木、篱墙、火光,全都被裹进从每一个山凹里沸出来的岚烟中。歌声,便是趟着那一抹微微的天光,那抹蒙蒙的岚烟而来的:“月儿弯弯象把弓,射下山歌落心窝……”
  歌声带来了羌山的静穆,自然的温馨,远古的质朴。它使得中国音乐学院的老教授连声道:“这是真正的多声部,这是我们的多声部呵!”
  声音颤颤的。
  说起来偶然极了。去年夏天,我到州里参加民歌集成活动。当我把从达尔边山录制的两支羌族民歌从录音机里一揿出,在场的“音乐细胞”们无不惊讶。从省城来的两位音乐家脱口而出:“噢,多声部!”就这样,羌族有多声部的消息不胫而走。接下来,国内音乐界不少专家学者接踵而来,瞩目达尔边这块产生多声部民歌的宝地。关于多声部的消息也辗转到了首都北京。在这正是羌族期盼丰收的唱歌季节里,老教授专程从北京赶来,涉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443 | 收藏 | 查看全文>>

羌山喜嫁


  达尔边山上的五十多家羌民居住在一个山腰台地上。从那条曲曲弯弯的山道往上攀,经过最后一个石垭口,翻上寨子,顿时犹如踏上了另一个亮晃晃的天地。我上得这个台地时,太阳已偏西,对面山嘴衔着半个太阳球,把个寨子烧得通红。
  寨子里往来忙碌穿梭着的羌民中,不知为啥夹杂着些大花脸,小粉蛋,一个二个披红着绿,珠光宝气。空气中飘悠着脂粉味,锣鼓直捣得叮咚响。羌男羌女们插科打诨,还一脸春风一肚子歌:
   苹果树,正开花,
   羌家姑娘要出嫁,
   双手撑开红布伞,
   羞呀么羞答答……
  “好运气,我正赶上羌家嫁女!”象是回应我这心底的庆幸似的,一座两三丈高的碉楼上突然霹雳般轰响起来。原来是明火枪啪哩叭啦放开了,枪声中夹着人们的欢呼声:“太阳偏西了,太阳落山了!”
  婚礼是按照羌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43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想念鹧鸪山


  从山那头到山这头,就这样走过了我的青春岁月,这山就是鹧鸪山。
  十多年间,一次次地从山上翻来翻去,被雪崩堵过,被泥石流挡过,被塞车滞留过,被险情心惊肉跳过。至到2003年,鹧鸪山隧洞开通,才不再翻山了。一开始,并未觉出有什么离别之苦,甚至认为三生有幸“逃离”了此山。
  一晃已有四个年头没翻鹧鸪山了,但却越来越多地感受到对大山的依恋,甚至有点魂牵梦绕。那段几回回上山携日出,下山揽日落的岁月,令我不断地追想着,一种感情深深牵记着巍峨耸峙的鹧鸪山,就为一种雄伟而浩瀚的气魄所震慑,我的心就一阵阵颤动,好像随着无限高、无限远、无限美,只有鹧鸪山才有那样静,那样亮……似乎每多看一眼,就多一分情感,就增一分了解,这山仿佛有一种超凡脱俗的魅力,攫取人的目光。
  鹧鸪山绵绵延延,曲曲折折,山峰像海浪一样滚滚滔滔,向天边推去。山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51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5页/48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近访客

小奋青滤pe

2019-11-13

lx382

2019-09-09

友情博客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