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蓝月亮湾wencan-ertongwenxueyuanchuang

蓝蓝的月亮蓝蓝的湾蓝蓝的梦里蓝蓝的天版权所有,有意采用请及时联系QQ:653588599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2
  • 总访问量:96184
  • 开博时间:2005-05-04
  • 博客排名:第17020位
最近访客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关于举办第十一届“乾有杯”金江寓言文学奖的通告

关于举办第十一届“乾有杯”金江寓言文学奖的通告

 

 

   中国寓言文学研究会会庆30周年系列活动之一:

 

   为繁荣我国寓言文学事业、鼓励寓言创作的发展而设立的“金江寓言文学奖”每两年举行一次评奖。自1994年至2012年,已连续举办了10届评奖活动,对推动我国寓言创作起到了积极作用。(1—6届获奖作品已由中国文史出版社出版了专集)

 

   从第七届开始,该奖项由匈牙利侨领郑乾有先生出资并冠名,全称改为“乾有杯金江寓言文学奖”。该奖项由中国寓言文学研究会主办。不向参赛者收取任何费用。今天,举办第11届“乾有杯金江寓言文学奖”评选,现将有关事项通知如下:

 

    一、“乾有杯”金江寓言文学奖”组委会聘请中国寓言文学研究会会长凡夫为主任、聘请副会长余途

分类:寓言吊角楼 | 评论:0 | 浏览:226 | 收藏 | 查看全文>>

【人与人生】禾苗与野草

  禾苗与野草
    文/文灿
    久旱无雨,一丛野草,看着身边奄奄一息的禾苗,轻声问道:“朋友,你这是怎么了?”
    禾苗上气不接下气地说:“我,我在等水啊!”
    野草:“为什么自己不把根扎得深点呢?”
    禾苗:“我们祖祖辈辈都是依靠人们施肥、浇水的,到了现在这个光景,我就是想把根扎深一点也难上加难啊!”
    没过几日,天降大雨,野草生机勃勃,干枯的禾苗躺在地上,再也醒不过来了。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56 | 收藏 | http://groups.tianya.cn/tribe/showArticle.jsp?groupId=27847&articleId=3df895d2e50265744d3e9daba3520c74查看全文>>

【人与人生】虎王食日

  虎王食日
  文 /文灿
    一个月明星稀的晚上,虎王带着军师狐狸出洞巡游。他们走着走着,月光暗淡下来。原来是碰上了难得的月全食。
    虎王看着天空:“军师啊,这圆圆的月亮怎的越来越不圆了呢?”
    狐狸笑眯眯地说:“大王啊,那是天狗在吃月亮呢!”
    “天狗?他有我大吗?”
    “天狗也好,地狗也罢,说来说去总归是狗,哪能跟大王您比呢?”
    “哈哈哈!说的是啊,既然他能吃月亮,我呢?”
    “大王啊,狗那么大一点只能吃月亮,您威武高大、威风八面,就是吃也要吃太阳啊!”
    “哦……对对对!想想看,这世间我什么都吃过,就是不知道太阳是啥滋味。回府,明天我要吃太阳!”
    
    听说大王要吃太阳,大大小小的动物们一大早就聚集在森林广场,期待着奇迹的出现。
    “嗷呜!”一声虎啸,天摇地动,虎王出洞了。
    虎王迈开虎步,昂首走向军师连夜为他搭建的虎王吃日台。
    “啊!”虎王张开了血盆大口。
    太阳一步步升起。
    “嗷!”虎王有点恼怒了。
    太阳依然缓缓升起。
    “呜……军师啊,我眼睛钻心地疼,怎么看不到太阳了?”
    “恭喜大王,您把太阳吃掉了!”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61 | 收藏 | http://groups.tianya.cn/tribe/showArticle.jsp?groupId=27847&articleId=64d447d7c7d2553deeeeeb1c3434ec97查看全文>>

【人与人生】麻雀与狐狸

  麻雀与狐狸
  文/文灿
  麻雀:狐狸,还再想着吃葡萄啊?
  狐狸:真不够朋友!以后千万不要再说我吃葡萄了。
  麻雀:不吃葡萄你老是在这葡萄架底下转悠什么?
  狐狸:那边上不是有个鸡窝么?
  麻雀:鸡窝里早都没有鸡子啦。
  狐狸:不会吧?白天我还瞄见有好几只呢。
  麻雀:是啊,它们白天在地面上,晚上就上葡萄架喽。
  狐狸:你真是我的好朋友,谢谢你!我还得请您帮忙。
  麻雀:我不够朋友,能帮你什么忙?难道让我晚上把鸡子从架子给你上劝下来不成?
  狐狸:不是,不是,你逢人就说:狐狸现在改好啦,不吃鸡子专吃葡萄啦!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59 | 收藏 | http://groups.tianya.cn/tribe/showArticle.jsp?groupId=27847&articleId=da0b0e417fce2094fdb13a59f3f3fb10查看全文>>

【人与人生】小鼹鼠做生意

  小鼹鼠做生意
  
  
  
    文/文灿
  
  
  
    放学了,森林学校门口熙熙攘攘,热闹非凡,有接学生的家长们,有卖小吃的小商贩,而那些打着小彩旗或小木牌的,不用说是各色各类辅导班接学员的老师们。
  
    “快来看啊,当今最新科学发明的最流行的‘近视一扫光’问世啦!”小鼹鼠在自己特制的小桌前大声吆喝着:“停一停,看一看啊,让孩子远离近视眼啊!不吃药,不打针,不戴眼镜看得真啊!”
  
    小鼹鼠边喊边向准顾客们散发精美的宣传页,眼看着人越来越少,小鼹鼠一个顾客也没拉到。
  
    “咦!真奇怪呀,这么好的东东咋的连问也没人问呢?”小鼹鼠自言自语道。
  
    “孩子啊!”老鹰手扯着小鹰从小鼹鼠身边走过,笑呵呵地说:“你自己还带着高度的近视眼镜,谁能相信你的话呢?”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80 | 收藏 | http://groups.tianya.cn/tribe/showArticle.jsp?groupId=27847&articleId=8409dab8e8c0b64b7e9b5ec984ea4ba8查看全文>>

不肯受委屈的老鳖

  

不肯受委屈的老鳖

  文/文灿

  小河边,往日郁郁葱葱的小竹林里的竹子死的死、焉的焉,大家急忙请来了神医啄木鸟。

  啄木鸟逐个检查后疑惑地说:“我敢断定,这些病竹、死竹不是害虫在作怪。”

  “是不是被刻字刻死的呀?”小燕子喃喃地说。

  大家仔细一看,几乎每棵竹子上都被刻上了字,好多字叠加在一起,模糊不清,只有“到此一游”能分辨清楚。

  “一定要把这个破坏竹林的坏家伙找出来。”啄木鸟坚定地说。

  “哈哈,我知道谁是罪魁祸首啦!”小燕子尖叫起来。

分类:寓言吊角楼 | 评论:0 | 浏览:236 | 收藏 | 查看全文>>

似乎明白的三丫

  

  似乎明白的三丫
  
  文/文灿
  
  二丫是一只聪明绝顶的小鸭子,全级第一的学习成绩从来没有被别的小朋友染指过。“三好丫丫”的光环始终未离开过二丫。
  运动会长跑比赛,二丫最后一个到达终点,大赛组委会授予二丫“长跑优秀丫丫”光荣称号。
  三丫问妈妈:“二丫跑的最慢,为啥能得‘优秀’呢?”
  妈妈轻轻对三丫说:“二丫是‘三好丫丫’啊!”
  歌咏比赛结束了,二丫以最低分荣获‘小小歌唱家’称号。
  三丫又问妈妈:“它唱得那么难听,为什么能得大奖呢?”
  妈妈反问道:“你不知道它是‘三好丫丫’吗?”
  二丫与六丫打架,六丫被关两天禁闭,二丫被授予“见义勇为小英雄”锦旗。
  三丫疑惑不解地问妈妈:“二丫打架也能成为英雄吗?”
  妈妈生气地说道:“你个傻三丫、笨三丫!人家二丫不仅仅是小英雄、小小歌唱家和长跑优秀丫丫,人家可是大名鼎鼎的‘三好丫丫’啊!”
  三丫扳着指头算着,似乎一下子有点明白了。

分类:寓言吊角楼 | 评论:0 | 浏览:40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权宜之计

  

  权宜之计
  文/文灿
  主人移回来了一棵文竹和一棵吊兰,文竹栽进一个精致的瓷盆里,吊兰栽到了一个破旧的瓦盆里。
  几天过去了,吊兰已经长出了嫩嫩的新叶,文竹似乎有点不服水土的样子。
  又几天过去了,吊兰的新叶已经长大了,文竹却有点发黄了。
  吊兰:“文竹兄,你怎么会成这个样子呢?”
  文竹乜了一眼吊兰:“没听主人说过吗?现在只是权宜之计,他要给我弄东北的黑土黄河的水。”

分类:寓言吊角楼 | 评论:0 | 浏览:229 | 收藏 | 查看全文>>

老陈摔跤

   老陈摔跤
   文/文灿
  晚饭做好了,老陈只等老伴回来。没想到,老伴一进门,吓了老陈一大跳。
  “你这满脸是血,是咋啦?”老陈赶忙上前扶着老伴。
  “嘿嘿!发财了!”老伴没有痛苦,竟然能笑出声来。
  老陈伸手摸老伴的额头:“要不,咱赶紧去医院吧?”
  老伴一把掀开老陈的手:“去什么医院,傻佬冒,你看看这是啥?”
  “这么大的金戒指?哪来的?”老陈的眼睛从来没这么大过。
  “不小心摔了一跤,谁知道眼前就有了这个玩意儿。”老伴乐呵呵地说。
  
  过了几天,老伴做好了晚饭,单等老陈回来。
  饭菜都热过两回了,老伴刚想起身出门,老陈头缠绷带,一身的血渍,一头撞进门来。
  “啊!你,你这是咋了?”
  “摔跤摔的。”老陈气呼呼地说。
  “天哪,你摔了多少跤啊?”
  “我也不知道摔了多少次。”
  “肯定是要害大病了,咱赶紧去医院吧!”
  “去什么去!我没病!
分类:寓言吊角楼 | 评论:0 | 浏览:221 | 收藏 | 查看全文>>

俺爷爷是东北虎

    俺爷爷是东北虎
    文/文灿
    黄狸猫刚满月就被送人了,它记不清自己的老家在哪里,更想不起妈妈的样子。好在新主人爱猫成癖,一日三餐从不重样,还给它起了个漂亮的名字:莎莎。
    随着小黑猫的到来,莎莎平静的日子被打破了。小黑猫凭着一身油光贼亮的外套,受到主人格外的呵护。每次喂东西,都是小黑猫不吃了才轮到莎莎。到了晚上,小黑猫睡在女主人的怀里,而莎莎只能睡在脚头。
    有一天,主人抱着小黑看电视节目《动物世界》,节目里的东北虎被藏在沙发底下的莎莎看了个真真切切。
    
    这天,主人要出远门,就给它们留下了足够的口粮和水,临走时指着莎莎的脑袋说:“不许和小黑争食吃,小心我剥了你的皮。”
    主人刚出门,小黑就端坐在沙发上:“莎莎,把火腿肠给老子送过来。”莎莎佯睡在沙发底下没吭声。
    “莎莎,没听见老子说话吗?”小黑猫提高了嗓门。
    “小黑鬼,你在跟谁说话?”莎莎愤愤不平站到了客厅中央。
    “哈哈,你小子有胆了不是?主
分类:情感小窝窝 | 评论:0 | 浏览:20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6页/151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