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的肥皂泡

一松一竹真朋友,山鸟山花好弟兄。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99387
  • 开博时间:2005-04-30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今女画

  

 

比起以往,这一届学生的高考复习进程提前到来了。要怎样安排才能让课堂不枯燥,又能将考试内容实实在在地落实下去,并能在整个长达15个月的漫长复习历程中使语文课最重要的两件事——阅读与写作得以有效地进行?无论人们对应试持什么样的态度,做事情的眼界恰恰是使同样的事情会有不同结局的根本。这一届学生,我在他们之中做了一些尝试,第一学期本来每篇课文都要先写预习笔记,但很快地发现他们没有时间查阅资料,很难在封闭状态下写出能给课堂带来启发性的思考。预习笔记坚持了不久就不了了之。尝试柳宗元的专题阅读,稍有起色,想进行第二个专题阅读时,课时不够了。每周的随笔让他们写影评,但写着写着,又是时间的冲突,观看一部电影需要两个小时左右的时间,加上影评,实在耗时,于是有的同学干脆就百度一篇充数。第二个学期文理分班,理科重点班的同学埋头数理化,影评基本不交。而且有两个学生告诉我家里穷买不起电脑,不能在周末上网看电影,我在教室的走廊上难过了好长时间,没想到还有家境这么不好的学生,我为自己布置让他们为难的作业而愧疚。理科普通班的坚持下去的只有两个女生,文科班却很不一样,那些精彩的影评常常使我从对理科班的失落中找到了安慰。课前尝试的五分钟新闻点评,学生基本上是在复述新闻内容,然后随意地给一个结尾,算是点评了。选了一些《南方周末》的评论,上了一节示范课,三个班没几个评得好的,最后让他们先发邮件让我过目,再上台。有的同学连在讲台前说话的基本范式都做不好,声音小,眼睛不敢注视同学,讲话结结巴巴。三个班天天评的是负面新闻,每天听了心情很沉重,后来在理科普通班,我规定他们只能讲正能量的,结果天天听到的是社会新闻。第三个学期课前五分钟定为书评。书单提供了,书也开始看了,书评该怎样讲呢?后来要求每个同学每次发言要体现一个关键词,围绕这个关键词,选择三段精彩原文,再作评论,坚持了一个半学期,每个人讲了两本书,重点班大家越讲越精彩。而理科普通班实在让人头疼,还没看完一本书,随便百度一下就上台。只好又给他们降低难度,改书评为古代诗歌讲解。还是百度,还是词语结巴,还是断断续续,甚至诗歌的意思自己没弄清楚,就上台了。因此,我觉得很多时候,当老师的还是实际一点,根据学生的现实情况去做针对性的改善。不能要求所有的学生都达到高分,达到他自己的高分就是真正的高分。

坚持做好一件事,太难了。最难的是你必须了解每个学生。我已经离学生很远很远了,以前写评语充满激情,现在常常是两个字“很好”或“要认真写作业”。总觉得做的事情很无望,总觉得改变别人太艰难,总觉得为了分数的存在太无趣。是《论语》“挽救了”我无望的心。跟学生一起读了半个学期的《论语》,我又获得了一些力量。冉有在坚持孔门学说的漫漫长路上开始了退缩,“非不说子之道,力不足也。”而孔子却认为,“力不足者,中道而废,今女画。”冉有缺的不是能力,而是眼界,他画地为牢,不能越过自身的限制。每读到这一则,总是深有同感。孔子并没有在对话中指出冉有的眼界受限于什么,处在什么高度,但对照这句话,我看到的是自己根本不知道怎样才可以摆脱眼界的限制。只知道感觉告诉我,要往什么方向走。扎扎实实之外,还要悟,之后才会懂。

分类:好的教育 | 评论:0 | 浏览:214 | 收藏 | 查看全文>>

你看见自己的心了吗

潘同学多次在文中提及手术之事。我不好问她得的是什么病,上周的笔记提到她母亲怀孕时咳嗽,不便服药,隐忍多月,她出生便咳嗽不已。此后是漫漫求医路,停学治病,也给了她反省自身的机会,她并没有因为病症而落下功课,倒是通过自习,赢得中考,得以进入重点高。人生不幸万般,聪慧者皆可以此发端,参悟种种。但很遗憾的是,她的作文从术后的梦中醒来,转入窗外的枯荷,联想黛玉只喜李玉山的“留得枯荷听雨声”,悲悲戚戚之余,大话套话起人生的挫折。中午跟她讲作文,她也知道自己的文章这样写,写不出真正的内心来。我觉得她藏着掖着,想说又怕这是隐私,不说,生病是她人生中最为深刻的经历,常常在压抑着。她的那张脸,是不快乐的,黑瘦而长,受了很大的牵累似的。内心显示在脸上,不会没话可说。

开始跟她讲我小时候生甲肝的事。那时七岁,刚上小学,不到一个月,身子发软,黄疸偏高,开始停课。在乡村的卫生所挂针,药水不止一瓶,病房长长的一间,常常只有我一人躺在草席上。消毒水味,淡绿的墙壁,打针护士那张酷似外国女人的脸孔,一旦回忆起生病时的孤独,这些让我跟常人隔绝开来的便在脑海里叠加。那段日子是封闭的,在家不可以吃油腻的东西,吃饭时一大家子围着饭桌,我却得坐在水缸边,饭菜摆在水缸的木盖上,水缸边沿的冰冷在提醒我,生病了,肝炎会传染的。点心吃长面条,放红糖;平时还要喝大碗大碗刚捣出来的草药汁水,浓浓的青草味,生吃下去,只想反胃。不能玩,不能上学,要一个人睡,妈妈扫地时,我从屋前跟到屋后,阳光照在屋檐用以采光的玻璃上,那一束光中,我一下子看到了灰尘在漂浮,很多年以后想到浮尘一词,真觉得浮字之妙,那灰尘起伏不定,像得了生命似的,一颗一颗一致的距离,逆着光往上浮。幼时生病,与人群隔离之人多敏感。那种隔在人生初端便显露出来,从此我与人不甚亲热,寡言。但心里却是话语滔滔,沸着也堵着。那敏感也常在细微处显露。

听完,她也认同了我的看法,生病提供给了人一个反观生命的机会,也许这个时候学会了往内看自己。我建议她去记下最触动内心的记忆,由那里生发出切切实实的生命感。

有时想,文章写不好,不是不会写,是不敢写,不敢诚实地面对自己来写,怕这一写,许多秘密便泄露了,经由他人之口,不如包裹着。但文章关乎性情,偏偏由不得隐藏,越是藏着,越是文字含糊,由此便失去了一次反观自己内心的机会。落笔成文,即不知所云。我们写下的东西终究是给自己看的,别人终究是路人,路人无所谓看不看见你的心,而最重要的是你看见自己的心了吗?

 

分类:好的教育 | 评论:0 | 浏览:19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想起金子美玲的一首短诗

  

                            

台风过后,积水慢慢退去,生活慢慢恢复原貌。许多街道的上空变得空旷了,有些树枝被锯的光秃秃。从一场灾难走出,人们跟过往一样,走在路上,不喜不悲。我的心里,却老是想着金子美玲的一首短诗《狗》:

           我家的大丽花开那天,

酒铺的阿黑死了。

我们在酒铺门前玩耍时,

总是冲我们发怒的婆婆,

这时候呜呜地哭着。

那天,在学校,

很好笑地说起这件事,

说着说着,心里却难过起来。

大丽花开,在孩子看来,多么快乐,那么美艳那么灿然。期待一朵花开,在孩子犹如节日一样盛大隆重。花开在眼里,带来满心的喜悦。酒铺的阿黑,是婆婆心爱的宠物,她呜呜地哭,哭得那么悲伤,她哭着自己的痛。我迎来花开的快乐与阿婆无关,阿婆的哭与我无关。我们各自喜着自己的喜,悲着自己的悲。婆婆冲着在酒铺门前玩耍的小孩发怒,玩耍的快乐被阿婆制止,孩子在玩耍中体验自己的快乐,婆婆在孩子的吵闹中担忧影响客人。原先的悲喜是分离的,但玩耍使孩子的快乐与婆婆的愤怒既分离又统一。那天,我在学校说起这件事,起先很好笑,后来却难过起来。起先的很好笑,是对愤怒阿婆的不满,对她悲伤的无动于衷,后来的难过,是想着一只平时经常遇到的狗,居然真的死了。这时死亡从现实走到心里来,孩子不懂死亡,但一只狗却真的没了,我们经常在酒铺门前玩耍的时候,阿黑一定摇头摆尾与我们一起分享快乐。阿婆的呜呜声似乎在耳边回响,她的哭声孩子不懂,但阿黑的死却是真的。

人间,悲喜的分离与统一,谁能逃得开,尤其在一场灾难刚刚结束的时候。

分类:浮生若梦 | 评论:1 | 浏览:369 | 收藏 | 查看全文>>

菲特

  

 

桑美疯狂的风疯狂的雨,是我关于台风最可怕的记忆。每次回想,最难忘的一幕便是没有电的夜晚,哗哗而下的雨,把天都下得黑了,下矮了,把人心下得恐慌。菲特来的时候,心存侥幸,那么大的台风经历过了,该不会比它更可怕了。风从屋檐上刮过,瓦片上偶尔有点小撞击的声音,楼梯转弯处有一滴一滴吧嗒掉到地板上的水,但很慢很慢,不像以前,下阵急雨,墙壁有道五公分左右的湿痕。也许去年请泥瓦匠修了屋顶,不再漏雨的屋顶给了我们一个错误的判断,台风雨并不大。风呼呼地响,我在床上躺了会,又到二楼,树在白色的窗帘外弯腰成直角,立直后又弯腰,不敢靠近窗台,回到三楼。逗在四楼唱歌,她的脚步从后面的房间移到前面的房间,我在她身旁躺了下,屋外不停地有东西坠地的声音,后门的窗户在发抖。我们回到三楼,三个人躺着一张床上,慢慢竟睡着了。

早上醒来,急忙拉开窗帘,街上已经满水,对门那家跟我们一模一样的奥迪车,轮胎已经有五分之二被水漫了,赶忙打电话给学校的保安,那边说学校也满水了,但车子没问题。家一带地势低,我早早就把车停在学校花坛边,看着对门那家轮流靠在窗台盯着自家的车,我们倍感幸运。老公到厨房烧稀粥,后门的老人隔着窗户说,一楼进水了。起先还以为是他家进水,老公噔噔下楼,“我们家满大水了,鞋子都漂在水中啦!”光线很暗,他在没过大半级台阶那么高的水中,捞鞋子。十几双鞋子摆在一级级的阶梯上。

赶快给爸爸妈妈打电话,两个老人,不知怎么度过台风夜。爸爸说只有六楼的窗户碎了一块玻璃,其它都好。妹妹家没有一点损失,她害怕窗台下的水管堵住,一直照看水管到凌晨两点。哥哥家,侄女说一切都好。弟弟家,工厂没有进水,保险公司送了5000元。婆婆家,弟弟已经去了,屋里漏水厉害,其它都好。家人都好,我们开开心心地喝着粥,食物充足,足够三天的伙食。

下午,雨依然不紧不慢地下着,水位竟然高了。对门家的轮胎已经五分之四泡在水里,排气管全部淹在水中。街上的小树全都弯了腰,斜伸向街道中间,叶子往下挂。只有我们家的大树笔直立着。老公趟水回来,水里又有鞋子漂着,水满到第二级台阶的一半了。江潮倒灌,雨水未歇,除了趴着窗台,无事可做。手机信号很不好,幸亏电话还是通的。夜里弟弟来电,余姚水库泄洪,工厂进水,最高达0.8米,十几辆车都泡在水中,大家缺吃少喝,后来有人趟过齐腰的水到外面带回点吃的。他们一家没有一颗米,到邻居那里要了点。哥哥家,整个小区都淹在水中,高达膝盖,侄儿在QQ里跟小表妹说,家里电话手机都不通,水满的太高,只好跟同学回家,让他父母早点去接。阿南送客人去机场回来,出高速后,没法入工业城,只好将车停在高处,在车里过了一个夜晚。

我们这边依旧没电,无法上网,手机已经断电了。为了充电,我们到私家酒楼吃饭,满街满街浑浊不堪的水,泡沫纸板树叶木条漂浮。一个女人在自家门口杀墨鱼,那墨鱼看起来挺新鲜的,“今天还能买到墨鱼吗?”我不禁好奇地问。“冰箱里的,冰箱泡水坏了,这些都得杀掉了。”她一边说,一边飞快地用菜刀刮掉墨鱼的肠肚,那肠肚飞到了水里,她随手把墨鱼在水里来回荡了几下。一小的操场汪洋一片,在民房密集的市镇中心,平时很小的操场却显空旷。建新路也是满满的水,私家车在水中驶过,像船只在水中激起一阵阵的浪,对面开过来的车,不知车主怎么想,我们看得直担心。果然一辆宝马7系的香槟色车子就熄火了。在水深最深的购物中心,一辆车泡在水中,车顶只露30公分左右,一辆黑色的广本在五个男人的推动下,从水深处慢慢移向水浅的地方。必成蛋糕店两间门面房的巨大广告牌砸在地上,钢条木条铁板占满店门口。超市门口许多人自带插线板在充电,一个小小孩子吵着要到外滩玩,妈妈在喝斥他,“现在去外滩,两百五啊!”我和女儿听了大笑,小孩只要热闹,哪管大人遭遇台风的忧虑。绕过随处可遇的倒地的树枝,趟过积水,我们在小酒楼吃海鲜喝酒,有水有电,心情略微放松,只有一个插头可以充电,大家轮流充一点,开了手机,逗学校的短信,已有十五位同学返校了,她寝室就有三位。她好开心,“台风真是好,不用上学了。”张爱玲曾回忆,香港发生战争时,学生们都很庆幸不用上课。少不更事,上学居然比台风战争还令人厌恶。回来时绕过龙翔路,水脏得不敢伸脚,照着手电筒,慢慢回家,积水最深该是我们家一带了。

第二天中午,逗返校,她穿凉鞋涉水而过,我没走几步,真皮凉鞋脱胶了,回家换了塑料拖鞋。一段短短的距离,却耗费了好长时间。怕路阻严重,我们叫了出租车。往县中的路,路况还好,除了有一小段路,树枝倒在路上,其余的畅通无阻。“你穿拖鞋,怎么到我学校啊?”女儿在担忧,“我不下车就是了。”到学校后,我第一次没去她的寝室,平时她无论如何要我送到寝室,再送到教室。这回我只得坐在出租车上,让司机满大街跑着接新的乘客。

回家路阻得慌,出租车师傅调换了好几回,都冲不出接连一起的车子长龙。两个乘客把受损的车子送到4S店修理回来,大家在交流台风的受灾情况。有一家三口,涉水时,丈夫突然惊叫一声,全身颤抖,妻子伸手去拉,连同手里抱着的孩子一起触电。有一个排挡老板约好友,另一个排挡的老板,去乡下接岳母,夜里十一点多车子开到河里。不幸的家庭经历不幸,幸运的家庭在传播他人的不幸,既在同情,也在为自己庆幸。出租车师傅倒好,他在接乘客时,一个认识他的同是出租车师傅,说今天赚了500元了。出租车涨价5元,路阻这么久,他说也没什么花头了。回到家,赶紧到一个住在大厦的朋友家充电,并上网看新闻。余姚成了汪洋泽国。弟弟说打救援电话,部队送了些方便面和水到工厂,私家宾馆无处可找了,大家都困在工厂里。

第四天,城北的水下去了一些,但城南涨了40公分,哥哥在开车,很急的样子,没说几句就挂了手机。第五天,弟弟在从周巷回来的路上,买了一些食物,已在路上开了三个小时。

第六天,工厂开始清理物品,损失至少要200万。

而我们的镇上,一场更大的灾难来临,许多印刷纸的店铺仓库进水,有家大公司请工人焊接漏雨的仓库屋顶,电焊火星飞落引起火灾,大火烧了整整一天一夜,到今天中午才歇,损失超亿元。

外甥女昨晚过来吃晚饭,“阿姨,你不是说台风会十年不来的吗?”那是桑美过后第二年,我们的镇子又遭遇龙卷风,死了好几个人。传言有人邀请一西北高僧,他说使用了法力移动台风眼,接下来的十年龙港免受台风侵袭。整整七年了,很少有大台风,我们便慢慢地信以为真,我也误以为菲特不会比桑美可怕。菲特的风雨不及桑美,伤亡不及桑美,但江浙一带居然很多地方遭水淹。

如果确实有法力无边的高僧在,我宁愿相信。每次的台风过后,满目疮痍,令人心痛不已!

分类:浮生若梦 | 评论:0 | 浏览:28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春天责备

春天责备

我以为,

和油菜花、紫云英、杜鹃合影,

就是一个完美的春天。

 

我以为,

不去打开电视,

不去旁观微博上的口水战,

不去思考问题,

不去理会公知与作秀,

安静的做题、对答案,

只讲考试有关。

关心孩子,

每天吃的海鲜,

每天唱的动漫歌曲,

每天的笑容,

不被分数摧残,

春天就会干干净净。

 

春天躲在自己的雨水里,

我们躲在自己的玻璃房。

春天没有躲开,

波斯顿的炸弹,

复旦宿舍的饮水机,

雅安的地震。

一场一场没有告别的死亡,

从四面八方粉碎我们的简简单单。

 

没有一场躲避可以躲避,

没有一场隐藏可以隐藏。

 

 

分类:浮生若梦 | 评论:0 | 浏览:19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春天的哀歌

春天的哀歌

      ——献给黄洋与吕令子

 

从遥远的人群,

从黑暗的人群,

从明媚的春光,

从绽放的花蕾,

从天上,

死亡走来。

谁也抵挡不开,

谁也无法制止,

春天里的悲伤比花朵更漫长。

 

别人的死亡是我们的死亡,

年轻的死亡比悲剧悲怆。

 

每一天都在切近的死亡,

每一天都在远去的死亡,

每一天都在淡去的死亡,

每一天都在新鲜的死亡。

 

哀歌很近,

哀歌很远,

哀歌踩着死亡的脚步,

走进春天,

随祝福一起开放。

 

分类:异处人生 | 评论:0 | 浏览:17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必修三》最打动我的

《必修三》最打动我的是《品质》与《肖邦故园》。《品质》中格斯拉兄弟在对鞋子制作的追求上纯粹得完美,那份呆气那份执着那颗匠者的灵心,使靴子可以饱含灵魂,使时尚缝制成永恒的经典。鞋匠死于饥饿,终止了完美的传说。我真不愿用一切世俗化的因果来分析鞋匠之死,但这一份冰凉的悲哀却不得不让人面对现实。当机器生产取代手工,当商业文明渐成,当时尚的脚步更快,当人们在一场一场利益的追逐中定位人生,鞋匠的慢工出细活,对品质的完美阐释,已成迂阔。他们不过是文艺男老年。低调的奢华怎能抵得过迅雷般纷纷而来纷纷而逝的欲望的膨胀。我更愿意回避现实,把鞋匠理解为“爱什么死于什么”,像杜普蕾死于大提琴,像海子死于诗歌。痴迷的王国竟是如此完美,以生命为祭奠,不是凡俗的我们所能理解的。

《肖邦故园》,故园是一个符号,肖邦是一个符号,故园酝酿了肖邦,肖邦再创了故园,肖邦让我想起高行健,高尔泰。可惜,他们的故园隐藏了他们的踪迹,成了一个文化的贫瘠之地。故园破碎,流亡者成思想家,波兰人的伟大在于,从无法言传的音符可以领悟思想的战斗意义。这“花丛中的大炮”,以温柔的促膝长谈的方式再造的波兰音乐,成为民族的文化符号,呼唤每一个面临故园破碎的人对祖国文化的热爱。一个音乐家可以成为一个民族的精神偶像,何其幸运!而语言的天才,他们的文字成全了他们,也败坏了他们,败坏了一群并不热爱本国文化的人们的胃口,从而使自己成为彻底的流亡者,语言呈现思想的方式太直接。一个即使流落异邦,依然在故园永存;一个哪怕在故园生存,依旧要寻找家园,从而开始流落异邦。有种寻找是回归,有种寻找是流浪。文化土壤的肥沃与贫瘠,已见分晓。

分类:读读写写 | 评论:0 | 浏览:226 | 收藏 | 查看全文>>

高考时代的书

夜色下,走廊没有灯光,附近教室窗口的微光,衬着我们彼此的脸。要不要尝试写一本书,这一直是我渴望与学生共同面对的问题。写作与阅读,那么多的问题,在一年年,一本本课本的重复中,在满腹牢骚与无助中,始终纠缠着,在重重应试包围下,找不到出口。我越来越有一种被时间淘空了的感觉,本来工作到这个年龄,无论在哪个行业,都会有一种越来越丰厚的模样,可是跟时间一起老去的,不仅是容颜,也是心态。我害怕心的单薄神的憔悴。

木槿花味若有若无,小组几个成员微微兴奋,虽然还不是很明确要写什么,但那一个在很多人看来很难实现的大项目,毕竟考验的不仅是才华,更是持久力。可以写生活日记,校园访谈,诗歌改写散文,校园四季图文集,时评,散文集,影评集或青春小说。生活日记,去年唯一坚持着写的是阳阳,许多细节常常让我发笑,学生们的课余乐趣远比课堂有趣的多,他们很懂得找乐子,阳光、友善,有自己发泄压力的诙谐方式。校园访谈,可以采访一些同学,比较出名的,或被校方惩罚的,或著名校友,或学霸,或默默无闻的,能集中典型地展现校园气息。诗歌改写散文,用心阅读,用心写作,也是一种写作的方式。如果喜欢摄影,不妨找擅长写诗的,完成诗与画的组合。而时评呢?要选择一类自己喜爱的新闻素材评论。散文集,因为单篇完成时间短,积累到100篇,可以尝试结成集子。影评,我们每周都在写。青春小说,要先做调查,在每个年段找出大家关注的话题,再去寻找素材,呈现生活。学校里有很多活动,刚刚结束的大合唱,跳蚤市场,都是很好的素材。

写一本书,怎样运笔,怎样拥有素材,确实很难,但更难的是耐心。需要一个组长,有一定的才华,有敏锐的感受力,有饱满的情绪,能给大家带来示范的力量。苏很兴奋地举手,最终我还是认定了黎敏。苏的脸色马上变了下来,满脸的失落。我担心做事有头无尾,只凭一时兴趣,又情绪化的她,会坏了大家的激情。她要我找出理由,上个学期只交了两篇周记,文字有诗兴,但逻辑混乱,我不好直接说,只说她上个学期作业交的少,给我感觉持久力不够。很多场合,她会大声地表达想法,很多时候,她不遮掩自己,很多事上,她热情有余,过于爱表现自己,把自己推出去,还要学会抽身回来。大家都很排斥她,去年的班级,她都呆不下去了。今年,班级重组,又遇上,我觉得自己该表态了,有时压一压,也需要。孔子抑制子路张扬鲁莽的手法,也要学一学。我真的不敢任用她为组长。她的妈妈在她初中时,总想把她推出去,参加各种比赛,然后总想拿到奖。有些高调不见得好,孩子不需要出名,尤其努力地追求出名。四班的学生居然说,池塘里的青蛙太聒噪,晚自修无心学习,如果让苏跟青蛙一起,更聒噪了。恶搞的一个段子,学生刻薄起来,是不顾情面的。不过,倒是一个提醒,不要成为大家嫌恶的人,标新立异,爱表现自己,还要有面对别人刻薄的勇气。去年她就撑不住,精神恍惚的。但愿一个新的开始,一次新的尝试,我们一起学到的不仅仅是能力,更多的是心智的成熟,去面对今后更长更远的人生。苏,有你的热情,有我在背后暗暗地稳住你,我相信,你一定会成熟稳重,让自己的才华由衷地获得同学认同的。

初始阶段的方案,计划,都还是一个渺茫的梦,下周二晚上,我们一起来听听彼此的想法。但下周是期中考,真担心计划会泡汤。如果完成不了,可在下下周交流。总要为考试让位。毕竟,老师的理智是被考试催成的。高考时代,要出一本书,很天真,也很美。我生来就天真,哪怕向现实妥协了,总有一颗不安的心,蠢蠢欲动,让我坐立不安。我真的很想在无趣无意义的繁重琐碎的教学中有一点点抓得住的东西,靠着它滋养,不至于干枯。

 

分类:好的教育 | 评论:0 | 浏览:196 | 收藏 | 查看全文>>

缓和

 学生在看孔庆东的《伤逝》解读,我站在教室的走廊外,隔壁教室,她在给学生讲习题,”很明显,第五道题用排除法,就知道答案了。”我又退回教室,站在窗边,窗外巨大的枝桠上挂满了粉红的大朵大朵的花(校园的树和花我几乎唤不出它们的名字)。真的不想这样教书,学生在没有阅读的前提下进入课堂,用功的听一点,需要靠兴趣引导的听不下去就睡了,跟上课脱节的练习错的一塌糊涂。在无数次考试的摧残下,最可怕的是失去对生活的乐趣。我真的不愿再这样下去,为了一点可怜的分数,谁都过得不快乐。高三某班的一个男生投河自杀,2班的一个女生最近情绪紊乱没法来上课。本来他们的读书生活可以更精彩,诗歌朗诵会那份参与的热情,音乐会上才艺展示的激情与魅力,英语配音的出人意料的完美,他们本来可以这样快乐,可以这样在丰富的活动中丰富。为什么我们的目光会这么狭隘呢?将他们拘禁在一个小而又小的世界,逼迫他们。大家都很焦虑。
  必须要缓和下来,从心境到行动。大家还没想得开的时候,也就没必要跟他们多讲什么,自己觉得哪种方法更好,就大胆地执着地去完成。柳宗元的专题,我们收获颇丰。鲁迅小说的专题,正在尝试,期待周一的结果。一边埋怨,一边又不去改变,大多是书生所为,改变重于埋怨。最主要的是自己已不再感兴趣的,怎么可以在学生生命最美好的时候还一遍遍地摧折他们呢。而自己也很重要啊,18年的教学历程,我收获的是什么?每次想起在弟弟1000多平米的样品展示厅,他摁着开关,让我欣赏那些他最得意的灯具时,我心里会猛然觉得那不是《品质》中哥斯拉兄弟手作鞋上闪耀的那份精致与暗藏的气质吗?我惊诧于他在自己喜爱的物品上呈现了巨大的创造力,而我呢?本来教书是一项可以拥有无限创造力的工种,可我们一身匠气,从老师到学生。
 一个月前做了一个讲座,关于阅读的,期待有些改变,哪怕是缓慢的。薛老师开学初曾尝试生本教育,最终放弃。我在试自己的耐心,能不能坚持下去。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7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梵高

金黄的麦地,群鸦嘶哑,太阳燃尽了梵高的热量,以最快的速度将他的生命沉入无法控制的绝望之中。渴望交流,害怕孤独,他难以控制自己的温情。在遭受表姐的拒绝,情人的离去,与艺术上的知己高更无法相处之后,孤独让他无法自恃。弟弟提奥倾心帮助,他绘画不停却卖不出一幅画。艺术上的失落,生活的贫穷,情感的孤寂,世俗的嘲讽,他的心狂躁不安。太阳将大地万物笼罩在纯金的光辉之中,一个男子正在麦地的边缘沿着太阳的光芒走向死亡,但他的心不是悲伤,是暂时的平静,但这抵挡不了内心的焦躁。他无法控制自己,表现主义注重直觉的绘画倾诉方式,也已成了他生命在现世的方式,在绘画之外,他最多的述说是在信上,给弟弟提奥,那是他对生活艺术的彻悟。
他对直觉有诗人般的敏锐,绘画中直觉的震撼力需要放慢速度来欣赏。稍纵即逝的直觉只有在感觉丰富的人那里才是永恒的。

分类:异处人生 | 评论:0 | 浏览:19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8页/175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