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2
  • 总访问量:692711
  • 开博时间:2008-01-02
  • 博客排名:第2262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友情链接
博客门铃
博文

小产权

知道小产权这个事情,还是20年以前,重庆的表妹告诉我渝中区两路口附近在拆迁,一些改造以后的房子,多半是两房一厅、三房一厅,才人民币3万元左右就可以入住,电梯房喔,但是没有房产证的,只有个“纸飞飞”。问我要不要,我考虑了很久,怕以后会有纠纷,放弃了,真是不长后眼,表妹告诉我,过了7、8年,房产证的问题都得到解决。

还是20年前,我去北京圆明园福缘门采访那些先锋画家流浪汉,都是住在村子里的,这些人后来几乎在出名以后都住了大房子,他们选择了宋庄,一个院子当时就几万元,几年之间就涨到几十万元,现在不少院子经过改造已经几百万元了。当时他们要求我也闹一套,我只是笑笑。

我不是没有机会,1998年,我出版了一本畅销书,有一些西北来的文友约我去看他们住的房子,在珠海的鸡山,山坳里面,外面是海,里面完全是北方那种山,环滁皆山也,没有正经路,要搭摩托进去,却是一个完整村子,一栋四层楼,开价就5万元,晚上在顶楼看漫天的星星,一群人,画家、书法家,都买了,只有我这个作家,觉得这样靠村子里面的领导写字画押,不靠谱,还是算了。现在,那里已经是珠海很有档次的别墅区了。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寅吃卯粮

小区里面来了电信员工,拉着横幅,说交若干若干费用,你的网络就怎么怎么的快了,而且,还是和手机绑定。

我这才交了费用,去电信局交的,服务员当时就规劝我,多加200元,又快多少多少。结果回来发现,我的电脑并没有快起来,还是以前那样的速度,和我想象中的韩国网速差得实在太远了。

现在小区又来要求大家加入新的网络,一问,还是中国电信嘛,回答是,不一样,网络速度绝对不一样。有人告诉我,虽然都是电信,但是不同部门,各自独立核算。

有点上当感觉了,我这亲自去营业厅办理,没有任何优惠,人家上门服务,却是优惠多多,我应该相信谁?

就是这几年,每年上网费用都在以增加网速要求我们加钱,但是加钱以后并没有感觉网速加快。

如果你不按照他们要求所谓的升级,你的电脑就像中了病毒,卡得厉害。

其实也不光是电信的问题,那些互联网的大佬们更加可疑,感觉他们好像互为病毒,互相要把对方从你的电脑里面赶出去,从来就没有想到互相兼容的可能,都是萨特说的那样,他人即地狱,竞争对手不是人,是敌人。

几乎每天,我的电脑上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名师的高徒 高徒的名师

很久以前,有朋友提议我来写写梁培浩教授,我就想到,如果我写,首先要强调这样一句话:名师的高徒,高徒的名师。

最近,又走了一次辛亥革命的老路,在武汉,从首义路到彭刘杨路再到解放路,是清王朝灭亡的路线,也是著名的景点集中区,有朋友需要我介绍武汉,我一般都会选择这样的走法。

从彭刘杨路一拐弯,就是现在已经非常商业化的解放路了,那个门楼居然还在,最近几年的大拆大建,导致武汉许多老城区面目全非,这也是我青少年时期经常走的路,我记忆时期,这个门楼上面已经是武汉音乐学院的模块了。60年前,这里是中南美专,梁培浩从广东佛山到此求学。一晃,梁老已经是80高寿的人了。每每讲起当年从这个门槛出入,那些同学、老师的形象还是非常清晰,历历在目。

我忽然发现,从小,我就是跟广东文化人有缘的,我认识的一大批后来非常有名的文化人,其实都是广东人。曾经一直想不通,这些广东人怎么来的武汉?原来,武汉在解放以后属于中南大区的首府,统一管理6个省的军政经济文化教育,因为学府集中,广东的老师以及学生都到武汉来了。我的小学老师有好几个就是广东人,他们用广东腔讲语文、数学、政治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6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偶感

大海从你的眼里溢出

盐分肆意结痂

烂成伤痕

 

疑人有病

有无数的可能

按照自己的想象

一一对症

然后吃药

 

许多热点

在肉体上燃烧

是爆发的革命

道场里面进行着邪教

阿门、安拉

还有阿弥陀佛

以及真武大帝

 

这个世界过于喧嚣

嘴巴在寻找耳朵

耳朵在寻找灵魂

大家已经魂不附体

只有饥饿

在提醒

自己居然活着

 

秋天应该有无数个

高潮

或者光彩的结局

这些结局必须面对

一个共同的冬天

 

冬天是告别的日子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2 | 收藏 | 查看全文>>

黄剑波的空与静

一个成熟的画家通常都会以某种人物、动物或者景物作为自己的表现对象的。

从技巧方面说,找到符合自己笔触和色彩的表达对象,能够更好地向观众展示画家个人的还原现实的能力。一方面,是一种共性,就是这个画家与相当水平的同行进行竞技,不是为了比赛高下,而是为了发现彼此的共同点;一方面,是为了突出个性,在同一表现对象中与其他画家的风格区别开来。

我喜欢看不同画家对同一对象的不同表达,甚至,我想到为什么不能以同一种人物、动物或者景物做一次集体展览呢?就像作家、诗人们举行的同题诗文比较,这不仅是有趣的,也是有学术价值的。

好多年以前,我就注意到了黄剑波,我注意他的一个原因就是他表现的对象:大海。

来珠海近30年,我一直觉得这里的海是完全有别于其它地方的海的。在陪外地朋友游览珠海时,他们都有一种感觉,珠海的海不够蓝。我告诉他们,你们在香洲陆地所看到的海,其实只是珠江入海口而已,所以很多时候是灰色的甚至黄色的,因为夹杂了大量上游裹挟下来的泥沙。只有天气好的时候,上游来水不多,而且进行了有效的沉淀,珠海城区的海才是蓝色的。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40 | 收藏 | 查看全文>>

作协消息

今天又有关于作协的消息,这些年只要关于作协的信息,基本上就不可能是正能量的。

这不,关于作协的消息其实跟写作毫无关系,重庆一个女作家要把自己的遗体冷冻起来,等待50年以后复活。

这个消息让我有好几种想法,50年,这个数字有什么说法吗?是不是根据领导要求的50年不变?还有一个,你已经是遗体了,怎么个复活呢?应该是还保留生命体征时冷冻肉体才有可能将来的复活吧?

我长年研究中国当代文学,最起码,这个作家的名字就没有听说过,可见她应该没有什么名气,是否有搏命一说?为了出名吗?

据记者调查,连重庆作协主席都不清楚这个事情,只是简单回答,大概有这么个会员。

然后,我才知道,连重庆作协主席对我来说都是一个陌生的名字,查网络,几乎没有什么文学作品,原来是个政府官员。可能就是传说中某些为了解决级别才去作协走一下的人物之一。因为我知道,虽然重庆目前并没有全国著名的作家,却也不至于让一个基本上属于玩票性质的官员去占作协主席的位置。看来重庆唱红打黑时期的痕迹还留在作协系统。

也是巧,我有一个十几年前的保号手机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4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与《文学自由谈》

我与《文学自由谈》

李更

1996年元月,我陪父亲李建纲回太原看奶奶,特别去山西作家协会拜访了韩石山先生,我们父子二人的外形给人截然不同的印象,韩老师说,我父亲是那种儒雅的书生,而我则像足街上的牛二。后来,杂文家朱健国也在文章里面说我就像武汉街头拉板车的贩夫走卒。

可能以前韩老师就对我的文字有一点印象,是不是有点像泼皮无良的少年?得承认一个事实,我的确从小喜欢在街头看骂街,各个流派都着迷,特别是大妈级,湖北的,东北的,不是博士后也是博士前,水平相当了得。

上世纪70年代,父亲被下了牛棚,本来是知识分子的母亲被单位当农民工去看仓库,差不多深夜才能回家。我就基本上成了放羊的,每天就像当年徐悲鸿说的,日长如小年。大概因为识字早,除了围观骂街,阅读成为打发时间最好的方式,回家读鲁迅,出门看大字报。

好多年以后,有人问我,你的文学基础是什么?或者更过细点,你的文字基础是什么?其实,就是这样三个来源:鲁迅、大字报、骂街。

如果我有文学起步的话,开始也是诗歌、散文什么的,我的老师都是很牛的,当时我的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24 | 收藏 | 查看全文>>

穷游

最近几年我一直在研究出游的问题,其实就是一个性价比的问题。除了价格,当然首先是护照的落地签,对自由行的中国人尤其重要。

有朋友说,难道中国那么大,你真的都走完了?

虽然也真的走得七七八八了,但还是有不少地方没有去,当然是因为银子的问题,因为今天在国内旅游已经非常昂贵,以海岛游为例,北马里亚纳的塞班岛、印度尼西亚的巴厘岛、泰国的芭提雅、日本的冲绳岛、韩国的济州岛,还有太平洋中间的几个岛国,都没有咱们的海南岛牛,海南岛的宰客行为已经全世界闻名,不论吃住行,还是娱乐观光,都像中国人打鬼子似的,往死里整。记得有一年去兴隆,客店老板拿出红酒杯,说,芝华士,一杯酒50元,我还奇怪,酒应该论瓶的嘛,我们一起的有走南闯北的老兄,说,这是洋酒,可以杯算。一结账,酒醒了,8800元,原来给我们喝的时候,服务员提供的是那种喝白酒的小口杯,一口一杯的,他们是按照小杯算账的。一直到现在,海南的情况仍然没有好转的样子,尤其是三亚,吃住行,没有一样是便宜的,去海南岛一次,可以去芭提雅好几次了。

好在中国的国际地位提高了,不少地方对中国人是落地签,像帕劳、马尔代夫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序平沙文集

上世纪80年代我到珠海以前曾经游历过大半个中国,现在回想,才发现我的沧桑感来得太早,因为太疲惫,居然觉得自己是不是已经很老了,老得需要一个安静的地方去呆着,这样我走到了珠海。

在珠海的头几年,我只是个临时工,每个月拿着单位最低的收入,竟然还想着如何行孝的问题,为了解决父母看彩色电视的愿望,只能在吃饭方面动脑筋,我们山西人有个理论,嘴里省的,就是你赚的。1987年前后,在珠海一元钱可以吃饱,以一元钱计价的多得是,一盆炒田螺,一盘干炒牛河,一扎冰镇啤酒,我一个月的收入居然就是250元,我想我当时就值这个价,当时一台18吋进口彩电3200元,我在考虑怎么用最短的时间把温暖送回家。

当时的记者是没有红包的,想买彩电只有华山一条路,就是死攒工资。

我算了一下,如果一个月不吃饭,我可以结结实实攒下90元,这对我来说太过梦想,怎么个实现这个梦想呢?

机会就这样来了,单位派我到县村驻点,斗门、平沙,在当时的地图上看,很简单,就是几条线,分别标明公路、河流,真正走起来才发现,简直到了另外一个城市,大清早出发,晚上才到,披星戴月,因为中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49 | 收藏 | 查看全文>>

邝伯

一开始我以为邝伯起码有70岁了,他的头发是完全白了,没有一根青丝,连根浅一点颜色的头发都没有。而且他也从来不染发,崇尚自然。

但是从背后看,他身材还很匀称,偏瘦,走起路来一阵风,像个小伙子。

只是从正面看,脸像脱了皮,有很多疹子,好像整过容一样。

当我知道他的真实年龄,确实惊讶得不知说什么好。其实他才比我大几岁而已,不到60岁。

他说单位效益不好,退休早,50岁就走人了。

精力过剩,几乎没有不良爱好,抽烟喝酒打麻将都不会。岂止是没有不良爱好,他连优良爱好也没有。每天只是出去遛弯,他自己说是三无产品,没有婚姻,没有孩子,没有父母。在农村,我这叫五保户,他说。

因为他住的小区楼下有个画廊,是个散步的去处,久而久之,忽然喜欢上看画展了。

这爱好和我一样,我们就经常在画展上见面,时间长了,就像老熟人似的,我们互相只知道对方姓什么,也从来不打听对方背景来历,有时聊一下画,当然他根本就不在点上。

几乎总是他先到,画廊预定下午三点半开幕,他至少提前半个小时甚至一个小时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16页/1154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3 4 5 6 7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