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2
  • 总访问量:693127
  • 开博时间:2008-01-02
  • 博客排名:第2236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思念秋天窍

2018-12-17

放牧星群

2018-12-01

TIANBL

2018-11-30

叶小琛挪

2018-10-28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友情链接
博客门铃
博文

和董宏猷诗一首

董宏猷原诗:

 

夜半写罢意未休,

空山如梦独自游。

心事浩茫天假寐,

静听轻霜上白头。

 

李更附和

 

静坐听尘龟缩头,

夜半中国梦未休。

心有余悸天无力,

空房辽阔翁独游。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53 | 收藏 | 查看全文>>

糊汤粉

粉,中国最普遍的小吃,中国人最爱的小吃。

 

其实,在我的感觉里面,粉就是面,只不过粉是大米磨的,面是小麦磨的。它们的形式基本一样。从胃觉来说,面属于硬食,更容易顶饿。北方人喜欢吃面,南方人喜欢吃粉。

 

中国各个地方几乎都有面,但是说到粉,好像就是长江以南包括长江流域才流行。

 

我问过许多人,关于粉,回答差不多,桂林米粉,长沙米粉,大概是因为业者全国各地开店吧。

 

其实,广东才是粉最丰富的地区,虽然粤菜早已经打遍全国,但是,广东的米粉北方人知道得并不多,因为属于小吃,没有给予应有的重视。近10年,广东米粉开始走向全国,这主要缘于广东早茶的流行。

 

可以和粉配制的品种很多,一些配制品种直接给某种米粉定名,比如柳州的螺蛳粉。2000年,和单位考察团去云南、广西,我就特别喜欢上沿途的各种各样的米粉。在桂林去柳州的大巴上,我们认识了两个小妹妹,是大巴服务员,她们听我们一路说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5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地方性问题

青岛人把普通的虾卖到38元一只,让我浮想联翩。到底是山东人啊。

其实就是我们珠海的基围虾而已,一种在咸淡水相交的地方生存的虾,是我们这里最常见的品种,应该也是青岛常见的品种吧,就我了解,北方因为物价差,这种虾应该比广东的更加便宜,按照我们现在的市场价,不到20元一斤。就是这样,我们这里经常滞销,由此,我觉得同样开展旅游项目的城市,珠海为什么比青岛差那么远?

在不是个简单的营销问题,也不是个简单的智商问题,是什么呢?

青岛有关部门出来说话,拿出另外一种海鲜比较,说从进货渠道看,他们没有价格欺诈问题。

网上忽然有人挂出当年大作家梁实秋的文章,说青岛的民风非常朴实,连讨价还价都不好意思。难怪鲁迅先生说梁实秋是资本家的乏走狗。

1981年夏天,我和今天成为中国著名版画家的张广慧一起去山东,在农村的确也看见十分本分老实的当地人,但是我发现一个奇怪的问题,我们甚至是专程去喝青岛啤酒的,去喝崂山矿泉水的,当时当地,大街上却是无法看见,要喝吗?去酒店,贵得惊人,我们两个穷学生只好放弃。

其实山东从来就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43 | 收藏 | 查看全文>>

看病

有人说,最近20年,是中国经济的黄金20年。

更有人说,最近20年,是中国房地产的黄金20年。

不过,我的印象好像有所不同,我觉得应该是银行、医院的黄金20年。

曾经听说,在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银行是多过米铺的。如果有一天中国出现这种情况,就是发达国家了。大家去街上看看,应该差不多了吧?

然后是医院,因为十几年没有住院,甚至基本上没有进过医院,对今天的医院真的不太了解,只是看见各个地方,只要是医院的,就是高楼大厦,一些医院,如果没有标识,那种规模很容易让人以为是房地产的什么项目。

家里老人先后住院一年,我算是把武汉的医院搞清楚了。现在的医院,敢情都被武汉几个主要大学收编了,华中理工大学、武汉大学、湖北大学。

去得最多的,还是华中理工大学的协和医院,我的印象中,是美国人送给中国人的礼物,当年,八国联军赢了清政府,只有美国人说,我们打你们,不是为了霸占你们的土地,是为了你们国人生存质量进入一个新的时代。他们把清政府的赔款全部用来在中国建医院和大学,他们说,如果我们不做这些事,你们的王朝是不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4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小产权

知道小产权这个事情,还是20年以前,重庆的表妹告诉我渝中区两路口附近在拆迁,一些改造以后的房子,多半是两房一厅、三房一厅,才人民币3万元左右就可以入住,电梯房喔,但是没有房产证的,只有个“纸飞飞”。问我要不要,我考虑了很久,怕以后会有纠纷,放弃了,真是不长后眼,表妹告诉我,过了7、8年,房产证的问题都得到解决。

还是20年前,我去北京圆明园福缘门采访那些先锋画家流浪汉,都是住在村子里的,这些人后来几乎在出名以后都住了大房子,他们选择了宋庄,一个院子当时就几万元,几年之间就涨到几十万元,现在不少院子经过改造已经几百万元了。当时他们要求我也闹一套,我只是笑笑。

我不是没有机会,1998年,我出版了一本畅销书,有一些西北来的文友约我去看他们住的房子,在珠海的鸡山,山坳里面,外面是海,里面完全是北方那种山,环滁皆山也,没有正经路,要搭摩托进去,却是一个完整村子,一栋四层楼,开价就5万元,晚上在顶楼看漫天的星星,一群人,画家、书法家,都买了,只有我这个作家,觉得这样靠村子里面的领导写字画押,不靠谱,还是算了。现在,那里已经是珠海很有档次的别墅区了。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寅吃卯粮

小区里面来了电信员工,拉着横幅,说交若干若干费用,你的网络就怎么怎么的快了,而且,还是和手机绑定。

我这才交了费用,去电信局交的,服务员当时就规劝我,多加200元,又快多少多少。结果回来发现,我的电脑并没有快起来,还是以前那样的速度,和我想象中的韩国网速差得实在太远了。

现在小区又来要求大家加入新的网络,一问,还是中国电信嘛,回答是,不一样,网络速度绝对不一样。有人告诉我,虽然都是电信,但是不同部门,各自独立核算。

有点上当感觉了,我这亲自去营业厅办理,没有任何优惠,人家上门服务,却是优惠多多,我应该相信谁?

就是这几年,每年上网费用都在以增加网速要求我们加钱,但是加钱以后并没有感觉网速加快。

如果你不按照他们要求所谓的升级,你的电脑就像中了病毒,卡得厉害。

其实也不光是电信的问题,那些互联网的大佬们更加可疑,感觉他们好像互为病毒,互相要把对方从你的电脑里面赶出去,从来就没有想到互相兼容的可能,都是萨特说的那样,他人即地狱,竞争对手不是人,是敌人。

几乎每天,我的电脑上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名师的高徒 高徒的名师

很久以前,有朋友提议我来写写梁培浩教授,我就想到,如果我写,首先要强调这样一句话:名师的高徒,高徒的名师。

最近,又走了一次辛亥革命的老路,在武汉,从首义路到彭刘杨路再到解放路,是清王朝灭亡的路线,也是著名的景点集中区,有朋友需要我介绍武汉,我一般都会选择这样的走法。

从彭刘杨路一拐弯,就是现在已经非常商业化的解放路了,那个门楼居然还在,最近几年的大拆大建,导致武汉许多老城区面目全非,这也是我青少年时期经常走的路,我记忆时期,这个门楼上面已经是武汉音乐学院的模块了。60年前,这里是中南美专,梁培浩从广东佛山到此求学。一晃,梁老已经是80高寿的人了。每每讲起当年从这个门槛出入,那些同学、老师的形象还是非常清晰,历历在目。

我忽然发现,从小,我就是跟广东文化人有缘的,我认识的一大批后来非常有名的文化人,其实都是广东人。曾经一直想不通,这些广东人怎么来的武汉?原来,武汉在解放以后属于中南大区的首府,统一管理6个省的军政经济文化教育,因为学府集中,广东的老师以及学生都到武汉来了。我的小学老师有好几个就是广东人,他们用广东腔讲语文、数学、政治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6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偶感

大海从你的眼里溢出

盐分肆意结痂

烂成伤痕

 

疑人有病

有无数的可能

按照自己的想象

一一对症

然后吃药

 

许多热点

在肉体上燃烧

是爆发的革命

道场里面进行着邪教

阿门、安拉

还有阿弥陀佛

以及真武大帝

 

这个世界过于喧嚣

嘴巴在寻找耳朵

耳朵在寻找灵魂

大家已经魂不附体

只有饥饿

在提醒

自己居然活着

 

秋天应该有无数个

高潮

或者光彩的结局

这些结局必须面对

一个共同的冬天

 

冬天是告别的日子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2 | 收藏 | 查看全文>>

黄剑波的空与静

一个成熟的画家通常都会以某种人物、动物或者景物作为自己的表现对象的。

从技巧方面说,找到符合自己笔触和色彩的表达对象,能够更好地向观众展示画家个人的还原现实的能力。一方面,是一种共性,就是这个画家与相当水平的同行进行竞技,不是为了比赛高下,而是为了发现彼此的共同点;一方面,是为了突出个性,在同一表现对象中与其他画家的风格区别开来。

我喜欢看不同画家对同一对象的不同表达,甚至,我想到为什么不能以同一种人物、动物或者景物做一次集体展览呢?就像作家、诗人们举行的同题诗文比较,这不仅是有趣的,也是有学术价值的。

好多年以前,我就注意到了黄剑波,我注意他的一个原因就是他表现的对象:大海。

来珠海近30年,我一直觉得这里的海是完全有别于其它地方的海的。在陪外地朋友游览珠海时,他们都有一种感觉,珠海的海不够蓝。我告诉他们,你们在香洲陆地所看到的海,其实只是珠江入海口而已,所以很多时候是灰色的甚至黄色的,因为夹杂了大量上游裹挟下来的泥沙。只有天气好的时候,上游来水不多,而且进行了有效的沉淀,珠海城区的海才是蓝色的。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40 | 收藏 | 查看全文>>

作协消息

今天又有关于作协的消息,这些年只要关于作协的信息,基本上就不可能是正能量的。

这不,关于作协的消息其实跟写作毫无关系,重庆一个女作家要把自己的遗体冷冻起来,等待50年以后复活。

这个消息让我有好几种想法,50年,这个数字有什么说法吗?是不是根据领导要求的50年不变?还有一个,你已经是遗体了,怎么个复活呢?应该是还保留生命体征时冷冻肉体才有可能将来的复活吧?

我长年研究中国当代文学,最起码,这个作家的名字就没有听说过,可见她应该没有什么名气,是否有搏命一说?为了出名吗?

据记者调查,连重庆作协主席都不清楚这个事情,只是简单回答,大概有这么个会员。

然后,我才知道,连重庆作协主席对我来说都是一个陌生的名字,查网络,几乎没有什么文学作品,原来是个政府官员。可能就是传说中某些为了解决级别才去作协走一下的人物之一。因为我知道,虽然重庆目前并没有全国著名的作家,却也不至于让一个基本上属于玩票性质的官员去占作协主席的位置。看来重庆唱红打黑时期的痕迹还留在作协系统。

也是巧,我有一个十几年前的保号手机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4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16页/1158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3 4 5 6 7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