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2
  • 总访问量:694263
  • 开博时间:2008-01-02
  • 博客排名:第1936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qqwweeasd

2019-08-24

博客成员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友情链接
博客门铃
博文

回避与遮盖

回避与遮盖

李更

我一直不愿意回答诸如为什么不读长篇小说的问题并不是卖关子,而是这个问题愚蠢到不需要回答。

谁都知道今天的中国文坛每天都有成千上万部长篇小说出来,作者远比读者多,一些网络写手半个月就可以写部30万字的长篇小说,我读的速度跟不上他们写的速度。西方有些极端作家、文学评论家,他们认为一年写三千字就多了,就涉嫌粗制滥造,往往写了一页纸,然后就是自我观摩,反复修改。有个德国的汉学家叫顾彬的,他甚至对莫言的反感源自莫言写得太多太快。他坚定地认为,写得太多太快肯定好不了。

我没有那么极端,好作品也可以一气呵成,甚至不用反复修改。但是我同样认为,那种以追求长篇小说为文学主要成就的作家是不是使命感太强了?他们总是想创造史诗,拼命拉长篇幅,结果是直接增加了读者的负担,最后是被读者抛弃。

2011年不是有部获得茅盾文学奖的作品引发争议?《你在高原》,据说有450万字,篇幅之长可以进入吉尼斯纪录了,作家出版社在2010年出版,显然那是一次精心运作,目标就是冲大奖去的。果然就中奖了,好像还是排在各位中奖者的第一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6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关于发表与出版

 

忽然有人问,这些年你看了哪些长篇小说?

居然把我问住了,好像我连贾平凹也不看了,那些几乎每年都在出版长篇小说的作家,除了他们自己在紧赶慢赶的,谁会多看他们一眼?这世界,对于相互,都是过客,都是在中国文学的大马路上凑数的。

作为一个比较认真的职业阅读者,这么多年,我的阅读量一点也没有减少,而且因为社会生活的更加丰富,我的阅读量大了好多倍。随便一问周围,回答基本一样,不说职业阅读者,就是普通以阅读作为一种休闲的人,阅读量也大了许多。

但是,他们的阅读,已经从纸媒转向网络。我从事报纸编辑三十多年,电脑、智能手机的出现,的确把纸媒逼向绝路。不过我觉得那些完蛋的纸媒并不见得都是网络和智能手机打败的,从他们的编辑水平以及时局对纸媒的管卡压来看,打败他们的因素很多,有些问题甚至是他们自己造成的。

报纸不用说了,那些所谓纯文学杂志,翻开第一页就觉得应该是最后一页了,那些编辑缺乏竞争意识,反正有政府给的来自于纳税人的拨款,你爱看不看。

纸媒的希望在于纸媒编辑的本身,纸媒不会亡,我支持这个观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6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案头文沫

案头文沫

李更

忽然有人问,这些年你看了哪些长篇小说?

居然把我问住了,好像我连贾平凹也不看了,那些几乎每年都在出版长篇小说的作家,除了他们自己在紧赶慢赶的,谁会多看他们一眼?这世界,对于相互,都是过客,都是在中国文学的大马路上凑数的。

作为一个比较认真的职业阅读者,这么多年,我的阅读量一点也没有减少,而且因为社会生活的更加丰富,我的阅读量大了好多倍。随便一问周围,回答基本一样,不说职业阅读者,就是普通以阅读作为一种休闲的人,阅读量也大了许多。

但是,他们的阅读,已经从纸媒转向网络。我从事报纸编辑三十多年,电脑、智能手机的出现,的确把纸媒逼向绝路。不过我觉得那些完蛋的纸媒并不见得都是网络和智能手机打败的,从他们的编辑水平以及时局对纸媒的管卡压来看,打败他们的因素很多,有些问题甚至是他们自己造成的。

报纸不用说了,那些所谓纯文学杂志,翻开第一页就觉得应该是最后一页了,那些编辑缺乏竞争意识,反正有政府给的来自于纳税人的拨款,你爱看不看。

纸媒的希望在于纸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张军的大山大水

 

             

又是多年不见张军兄,觉得总是欠他的文字债,其实这么多年我一直在关注他,包括每次在哪里看画展,都要问有什么湖北的画家,如果有湖北的画家,则一定要问有没有张军的作品。看到他的作品,有如一见真人。

张军的绘画早已经走出了湖北地域,当我站在国家博物馆的展厅,看到那幅铺天盖地的三峡水墨,可以说是感到心灵的震撼,什么叫巨作?只有到国家博物馆这个巨大的空间,才能真正感受。

我一直有个疑问,今天许多非常有才华的画家,他们画了十几年,几十年,甚至一辈子,留下了无数的小品,也有的已经十分有市场了,但是,能够称得上大家的寥寥无几,他们只是注重现世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关于《守密》

  
    有的人天生就是对文字有感觉的,也许平常并没有像职业作家那样经营文章,但是通过某种机缘,可以迅速介入并且享受其中。
    有的人的文字似乎一留下就会变成不易抹掉的痕迹,并且传染力极强,这种传染力就是一种吸引力,吸引读者一定要读下去。
    有的人的文字是具有阴阳性的,你可以根据其文字的叙述读出文章的性别,这种性别差异直接可以判断作者的性别。
    有的人的文字不仅可以读出性别,还可以读出地域,其文字的地方属性特别强烈,甚至可以根据其文章判断作者的乡属。
    珠海就有这样的作者,是一位女性,一位客家人女性。
    她就是水禾田。
    我认识她的时间,她还是在教书,好像还是个班主任,这和我见到她的形象很相配,爽朗的,外向的,适合教书育人。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48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不忘初心 写生自然

不忘初心   写生自然

-----读古锦其、黄剑波风景写生的心得

李更

 

从词源上查找,“写生”一词是因为美术史上的五代“工画而无师,惟写生物”的腾昌祐到宋“写生赵昌”的历史发展,而获得了在品评上的意义。此后,凡是国画直接描摹花果、草木、禽兽等实物的都叫写生。摹画人物肖像的则叫写真,而与之相应的有“写心”和“写意”。推延至今,一切直接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4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名居

名居

李更

于今,余秀华已经非常习惯村干部笑嘻嘻地来她家问寒问暖,她靠在依旧破旧的旧屋廊柱,心态却是轻松而调侃的。

其实不光是村干部,乡干部也经常来,还有钟祥市的干部,有人说,当地人都有十分强烈的出名欲望,而且有十分强烈的独立意识,比如她所在地方叫横店,刚刚给她开了个诗友会的地方叫莫愁村。一方面感觉钟祥人缺乏想象力,喜欢用别人的名字,一方面觉得钟祥人是不是故意这样以和名家攀附。

但是对于明显不如自己的,即使是由组织安排,他们也是从骨子里不服从的。比如从建制上讲,钟祥市是荆门市下面的一个县级市,但是钟祥人就是不承认自己是荆门人,因为不论经济、历史还是文化、教育,荆门对比钟祥都乏善可陈,所以他们始终强调自己是钟祥人。因为钟祥是出过皇帝的地方,明嘉靖皇帝就是钟祥人。

余秀华就充分体现了这种倔强的性格,她谁也不服,一言不合就开骂,十里八村,一些下乡的干部也知道那里有个喜欢骂人的苕女人。湖北话,苕,傻子的意思。见到她就绕道走。也有村民说,她一点都不苕,贼得很。贼,湖北话,狡猾。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4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呵呵,我是51号黑旋风李逵

“中国当代杂文108将”
  2009年7月31日,网上出现了一个帖子——《中国当代杂文108将》:
  1、九纹龙童大焕(史家庄少庄主);2、神机军师李国文(少华山大寨主);3、跳涧虎陈仓(少华山二寨主);4、白花蛇朱达志(少华山三寨主);5、花和尚苏阳(鲁达,提辖);6、打虎将蹇庐氏(卖艺,史进第一位师傅,后为桃花山寨主);7、小霸王徐强(桃花山寨主);8、豹子头吴非(八十万禁军教头);9、小旋风安立志(柴大官人,周世宗之后);10、旱地忽律魏剑美(梁山耳目,“忽律”即鳄鱼);11、摸着天黄波(原梁山二寨主);12、云里金刚冯远理(原梁山三寨主);13、青面兽陈鲁民(殿司制使官,管军提辖使,杨家将之后);14、急先锋苏中杰(大名府留守司正牌军,管军提辖使);15、美髯公何满子(郓城马兵都头);16、插翅虎徐迅雷(郓城步兵都头);17、赤发鬼韩石山;18、智多星刘洪波(表字学究,道号加亮先生);19、立地太岁王乾荣(阮氏三兄弟老大,石碣村);20、短命二郎朱铁志(阮氏三兄弟老二,石碣村);21、活阎王伍立杨(阮氏三兄弟老三,石碣村);22、入云龙黄一龙(一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关于黄春炳的小说

关于黄春炳的小说

《黄春炳小说集》序

李更

我喜欢旅行,每到一个新地方总是让我高兴,这种高兴源自在当地认识的朋友。好像是一种习惯,无论到哪里,都会下意识地想到这个地方的文化人、文人。因为我旅游的目的,首先是文化的,其次才是地理的。我一直固执地认为,看一个地方的综合指标,经济、政治、军事,都重要,但是,最重要的还是文化,所有的痕迹都容易清除,但是文化不会,因为文化是潜移默化、耳濡目染的,即使物理学意义的东西灭失了,还会形成一种口碑,一种传说。所以,文化的意义永远大于物质的意义,虽然文化是建筑在物质的基础之上的。比如当年的扬州,经济曾经因为盐商的作用而繁盛一时,因为盐商的雅好,文化也风生水起,汇聚了以扬州八怪为代表的文化精英。今天,盐商已去如黄鹤,而扬州八怪却永远留存下来,成为扬州闻名于世的符号。

什么叫文以人传?一个地方的文化是靠人传播的,是靠一个个具体的人物传承的。所以我到了斗门,就会自然地想到两个人,邝金鼻、黄春炳。

斗门是珠海的一个区,这是行政区划的概念,实际上我认为从文化的意义上讲,斗门的独立性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45 | 收藏 | 查看全文>>

今天是7月12日

不知怎么,忽然想到一首歌,今天是你的生日。

喧嚣已久的南海仲裁案就像高考发榜,下午就要揭晓了,我一直认为这都是领导们的事情,轮不到屌丝参政议政,可是好像还是有那么多好事之徒在激动,在兴奋,在义愤填膺,也许真有爱国者,但也有爱国贼,或者还有高级黑。大家似乎都希望来一场真正的战争,好像这战争关乎你我,跟自己口袋里的人民币有关还是美元有关?

而其实,连领导们可能都不在意官司的输赢了,菲律宾已经换了个务实的领导,开始暗送秋波,银子和战争,不可兼得。

马上联想到咱们圈子里面的方方、柳忠秧,两个人其实都不想打官司,一个细节就是,两个人声音都高八度,结果谁也不敢到现场,都是怕死的鬼,而且方方知道自己违法,肯定是输,牙齿虽硬,腮帮子已经酸得不行。

但是看客们不答应,仿佛遇到有人跳楼,下面的不仅不会规劝,反而一个劲地叫,一二三,跳!一二三,跳!看人跳楼,总是和平时期最让人肾上腺素升高的事情。

这就是现实。

鲁迅先生当年描写的看客,在今天的中国更多了。人血馒头,实在诱人。

网上已经疯传,海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17页/1167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