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5
  • 总访问量:692909
  • 开博时间:2008-01-02
  • 博客排名:第2251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倒挂

李更2018-10-22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友情链接
博客门铃
博文

我读《根河之恋》

我读《根河之恋》

李更

大约10年前,我和一帮人去桂林,因为去过好多次,熟悉的地方没有风景,在阳朔泡西街,又因为不能喝酒,显得和周围格格不入。听说附近有个闻名中国的龙脊梯田,颇为壮观,便自己找了去。

原来还是一处景点,只是更农家乐。旅游大巴只能到山底,当地为了赚钱,有专门的小巴送人上去。一层层转上去,梯田以前也看过不少,不觉得有什么新奇,一路打瞌睡。

到得山顶,还有山路,那时还没有痛风,一鼓作气,那些层层叠叠用木头石头搭建起来的房屋便让我欢喜,我特别喜欢这种完全是木头拼接的房屋,各种木头的气味,睡眠好了许多。

手机已经没有了信号,整个山寨安静如世外桃源,只有一台老旧的电脑可以上网,而且速度极慢,所有上网者都像需要紧急出恭的煎熬在排队的过程中。

只有那些占据了看得见风景的房间的老外,坐在窗口处淡定的看书,半天头也不抬。

让我惊异的是晚上,深一脚浅一脚,总是躲避不了那些狗屎牛粪,想去有灯光的地方找点夜宵,忽然抬头,漫天的星星像天花一样向我洒落,疑是银河落九天,大概就是这个意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4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未胖先喘

未胖先喘

李更

忽然想到一件旧事,皮皮鲁之父说他为什么退出作协,那是1986年他参加一个作协笔会,主角们畅谈自己都看过什么名著,有人说完一俄罗斯作家的书后问他,你看过没有?老郑摇头,对方大惊,你连他的书都没有看过怎么写作?轮到郑渊洁发言,他随便编了一个名字,我最近在看库斯卡亚的书特受启发你们看过吗?现场百分之七十的人频频点头。然后他说这名字他编的。

从此,他再没有参加作协活动。

那天,有朋友拉我去一个饭局,我知道他们的目的是饭后麻将。局中总有自报家门,都是各种各样作协会员,轮到我了,我说什么会员都不是,底下就有窃窃议论,谁把他拉进来的?为了不出卖朋友,我想坦白从宽,就是今天中午懒得开伙了,听说这里有个山珍海味,就来开荤一下。会员们开始有针对性发言,现在有专门蹭婚礼宴会的,哪边都不认识他,他倒混成脸熟,经常有饭局。

有女生同情我,喜欢写作吗?看到我诚恳点头,温柔地嘱咐我,争取加入作协。后来知道她不仅是作协会员,还是国级的。这级别高就是有修养。我说进步有快慢,进步快的就快入,进步慢的就慢入,没进步的就缓入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关于文斌的篆刻

关于文斌的篆刻

李更

文斌被朋友介绍过来的时候是一个老板身份,做服装的,而且是那种定制服装的企业。但他本身似乎看不出衣冠而行的讲究。

其实他自己更愿意别人介绍他是个篆刻书法家。甫一展示他的作品集,便感觉阳刚十足,刀风扑面。一幅书法,大刀进行曲,一瞬间让我联系到抗日。

风格兀立,个性鲜明,这是我对文斌的印象。现在流行一个字点明本年度的特点,如果要用一个字点明文斌,那肯定是,刀。

江湖中,已经有“湘刀文斌”的说法,文与刀,好像风马牛,实际上,即如日本的菊与刀,两个极端,体现在同一个人身上,既矛盾,又统一,矛盾的统一体,统一的矛盾体。

30年以前,我也曾经很喜欢秦咢生的书法,那是广东书法的一种突出代表,在广东各个地方走,到处是秦氏招牌,相当于印刷标准用字,就是那种醒目的黑体字,常常用于标题、书名的。

在珠海,我至少发现三位秦式风格的书写人,张添亮、蔡海鹏、文斌。有趣的是,三位还都是成功的生意人。不过,文斌的字我以为已经脱离了秦式,显得更加野蛮生长,少了许多修饰,左离了标准化,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8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次空前而成功的个展

 

在珠海研读古锦其的作品凡30余年,可以说阅画无数,但大多数是几幅甚至独幅的观察,像今天这样大规模成系统地在美术馆现场欣赏还是第一次。

这可能是因为古锦其的低调,因为我多年与全国的画家打交道,知道一个成熟的中国画家就是他现在这个年纪,年近半百或者年过半百,无论是阅历还是修养,无论是技法还是思想,都是出现大作巨作的时候。但是他一直说自己的作品还不够成熟,连一本像模像样的画册,比如显示画家实力的“大红袍”都没有出版过。不少了解他的朋友几乎为他着急。

今天,欣赏古锦其绘画的人们终于有了机会,古锦其个展在珠海有关方面大力支持下通力配合下得以比较全面的展示出来。以往,我每次去古元美术馆都觉得开阔到空旷,这次看到人头攒动、川流不息的场面却感觉这个美术馆有必要扩建了。

看好的美术作品一定要去美术馆,就像看好的电影一定要去电影院一样。在美术馆看一幅画的感觉绝对不同于在画廊的感觉,也不同于在画家画室里面的感觉,特别是看超大幅作品,现场对观众的瞬间视觉冲击是震动的,而我在看到《转经》《转场》《远方在呼唤》这样的巨制时,更有震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2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台风“天鸽”

“天鸽”

李更

我有不少朋友来珠海的目的之一就是想看看台风。面对这些朋友,十几年来我几乎有个必答题:台风什么样的?

也是奇怪,我到珠海30多年来,认真说也就看过一次像模像样的台风,听预报却是几十次了,但我们的气象部门,你懂的,也几乎没有一次算准的,每次他们都轻描淡写,台风绕道了,或者,赵本山说的,跑偏了。

还是结婚时间,20多年前了,打台风,我骑自行车沿九洲大道往海边跑,一路看着身边建筑物的塔吊悠然倒下,海边的马路上,一艘渔船被浪推上来。

我告诉他们,船上岸,车下海,就是台风。

叫了20多年狼来了,珠海人已经对政府的警告麻木了,而且这次政府部门也大意了,以为有珠海渔女的保护,这次应该也是有惊无险。

2017年8月23日,父亲在我这里住了40天,需要回武汉拿药了,早几天已经买了那天的高铁车票,一大早,我好像有点预感,先往明珠站跑了一趟,湖南人管理的车站正在广播高铁停运,自从温州动车暴风雨中追尾以后,中国高铁忽然变得弱不禁风,遇雨即停。而且时速从350公里降到300公里。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49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诗坛的喧嚣与吵闹

诗坛的喧嚣与吵闹

李更

我的阅读习惯能够从上个世纪70年代保持到现在,得归功于浩然、朦胧诗,浩然教会我正常的叙述,朦胧诗告诉我诗歌应该怎么欣赏。

随着老花眼的到来,小说是基本不读了,阅读主要是诗歌。但是近20年以来,诗人越来越多,诗歌越来越少,诗人们主要的行为不是写诗,而是以诗歌的名义到处化缘甚至乞讨。哪里有爱好诗歌的领导,哪里有喜欢诗歌的老板,哪里就自然成为写诗人趋之若鹜的地方。

往往,这些地方还是经济欠发达地区。我曾经代表单位、代表地方去十几个县城扶贫,陆陆续续也扶贫了十几年,发现一个特点,越是所谓贫困的地区,越是喜欢搞什么文化搭台,经济唱戏。领导们想当然认为经济搭台会很破费,搞文化则便宜很多,而且容易弄出动静。

一个极端的例子,我们好不容易给一个欠发达地方送了一笔扶贫款项,我一个哥们立刻去那里拉赞助,搞了一个诗歌研讨会并且出版一部专辑,把我们转去的钱花掉一半,气的我立刻血压高。那边领导解释,拉赞助的是你们的处长,这钱本来也是你们的,面子上过不去,再说这点钱也做不了什么,不如大家一起高兴一下。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5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回避与遮盖

回避与遮盖

李更

我一直不愿意回答诸如为什么不读长篇小说的问题并不是卖关子,而是这个问题愚蠢到不需要回答。

谁都知道今天的中国文坛每天都有成千上万部长篇小说出来,作者远比读者多,一些网络写手半个月就可以写部30万字的长篇小说,我读的速度跟不上他们写的速度。西方有些极端作家、文学评论家,他们认为一年写三千字就多了,就涉嫌粗制滥造,往往写了一页纸,然后就是自我观摩,反复修改。有个德国的汉学家叫顾彬的,他甚至对莫言的反感源自莫言写得太多太快。他坚定地认为,写得太多太快肯定好不了。

我没有那么极端,好作品也可以一气呵成,甚至不用反复修改。但是我同样认为,那种以追求长篇小说为文学主要成就的作家是不是使命感太强了?他们总是想创造史诗,拼命拉长篇幅,结果是直接增加了读者的负担,最后是被读者抛弃。

2011年不是有部获得茅盾文学奖的作品引发争议?《你在高原》,据说有450万字,篇幅之长可以进入吉尼斯纪录了,作家出版社在2010年出版,显然那是一次精心运作,目标就是冲大奖去的。果然就中奖了,好像还是排在各位中奖者的第一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6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关于发表与出版

 

忽然有人问,这些年你看了哪些长篇小说?

居然把我问住了,好像我连贾平凹也不看了,那些几乎每年都在出版长篇小说的作家,除了他们自己在紧赶慢赶的,谁会多看他们一眼?这世界,对于相互,都是过客,都是在中国文学的大马路上凑数的。

作为一个比较认真的职业阅读者,这么多年,我的阅读量一点也没有减少,而且因为社会生活的更加丰富,我的阅读量大了好多倍。随便一问周围,回答基本一样,不说职业阅读者,就是普通以阅读作为一种休闲的人,阅读量也大了许多。

但是,他们的阅读,已经从纸媒转向网络。我从事报纸编辑三十多年,电脑、智能手机的出现,的确把纸媒逼向绝路。不过我觉得那些完蛋的纸媒并不见得都是网络和智能手机打败的,从他们的编辑水平以及时局对纸媒的管卡压来看,打败他们的因素很多,有些问题甚至是他们自己造成的。

报纸不用说了,那些所谓纯文学杂志,翻开第一页就觉得应该是最后一页了,那些编辑缺乏竞争意识,反正有政府给的来自于纳税人的拨款,你爱看不看。

纸媒的希望在于纸媒编辑的本身,纸媒不会亡,我支持这个观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5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案头文沫

案头文沫

李更

忽然有人问,这些年你看了哪些长篇小说?

居然把我问住了,好像我连贾平凹也不看了,那些几乎每年都在出版长篇小说的作家,除了他们自己在紧赶慢赶的,谁会多看他们一眼?这世界,对于相互,都是过客,都是在中国文学的大马路上凑数的。

作为一个比较认真的职业阅读者,这么多年,我的阅读量一点也没有减少,而且因为社会生活的更加丰富,我的阅读量大了好多倍。随便一问周围,回答基本一样,不说职业阅读者,就是普通以阅读作为一种休闲的人,阅读量也大了许多。

但是,他们的阅读,已经从纸媒转向网络。我从事报纸编辑三十多年,电脑、智能手机的出现,的确把纸媒逼向绝路。不过我觉得那些完蛋的纸媒并不见得都是网络和智能手机打败的,从他们的编辑水平以及时局对纸媒的管卡压来看,打败他们的因素很多,有些问题甚至是他们自己造成的。

报纸不用说了,那些所谓纯文学杂志,翻开第一页就觉得应该是最后一页了,那些编辑缺乏竞争意识,反正有政府给的来自于纳税人的拨款,你爱看不看。

纸媒的希望在于纸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张军的大山大水

 

             

又是多年不见张军兄,觉得总是欠他的文字债,其实这么多年我一直在关注他,包括每次在哪里看画展,都要问有什么湖北的画家,如果有湖北的画家,则一定要问有没有张军的作品。看到他的作品,有如一见真人。

张军的绘画早已经走出了湖北地域,当我站在国家博物馆的展厅,看到那幅铺天盖地的三峡水墨,可以说是感到心灵的震撼,什么叫巨作?只有到国家博物馆这个巨大的空间,才能真正感受。

我一直有个疑问,今天许多非常有才华的画家,他们画了十几年,几十年,甚至一辈子,留下了无数的小品,也有的已经十分有市场了,但是,能够称得上大家的寥寥无几,他们只是注重现世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16页/1156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