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3
  • 总访问量:693590
  • 开博时间:2008-01-02
  • 博客排名:第1949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我是胖婆子

2019-03-24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关注更新
友情链接
博客门铃
博文

关于齐家银的诗歌

 

     关于齐家银的诗歌

                     李更

   我一直以为齐家银是个小说家,及至看到他的组诗《父亲在天上》才明白他骨子里还是诗人。

   《我知道,他在心疼钱》

 

那年冬天,风雪断送了父亲

在家停放七天

我们请了十一个和尚

为父亲鸣锣开道

狮子龙灯彩莲船

京汉楚剧花鼓戏

大鼓小鼓跳丧鼓

杀了三条牛,十一头猪

摆了七天七夜的流水席

小镇过年一样热闹

父亲静静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刘亚谏秦岭画中的故乡情节

刘亚谏秦岭画中的故乡情节

 

李更

 

认识刘亚谏有30年了,那时他所在的市委政研室和我所在的特区报社都在珠海市委市政府大楼。刘亚谏当时任《特区探索》主编,特区报上经常发表他的理论文章。我一直认为他不像一个行政干部,气质上从里到外都是属于学者文化人的。

 

 后来听说他下海,创办了公司在海中扑腾。再后来,他办了宝艺苑文化公司,策划了珠海收藏品广场的建立,他自已也投身于收藏和艺术品经营行业。

 

及至又见他时,刘亚谏已在北京奋斗多年,成为文博业的翘楚,被评为"2009影响全国收藏界十大人物”。在水很深的收藏和鉴定领域,他成了大腕和专家。

 

刘亚谏成功的原因,一是他古文化知识的渊博,二是他待人接物包容谦逊,三是他对市场的把握能力,当然还包括他的勤奋。

 

回想他从陕西省委调到珠海市委,七年后下决心从“宦海”到“商海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刘亚谏绘画中的故乡情节

刘亚谏绘画中的故乡情节

李更

认识刘亚谏几乎30年,一直认为他就不是一个行政干部,气质上从里到外都是属于学者文化人的。当年我曾经和梁广大探讨过珠海的几次人才引进,最有规模的时期现在看来还是梁主政珠海16年的那些时间。

说是从全国各地招人,实际上,因为当时的招聘办由三种人组成,所以来的干部基本上是这三个地方的人,上海、武汉、西安。老乡拉老乡,同学带同学,走在珠海大街小巷,听到这三个地方的方言很正常。年过半百以后,我们当年一些闯特区的见面多起来,只要听到这三个地方的口音,其他人就知道遇到前辈了。

如果不下海,刘亚谏的级别肯定不低,现在不少还在位的领导当年就是他的同事甚至部下。我相信当年大多数南下的都是为了解决经济问题,而我,更只是为了解决温饱问题。但是,刘亚谏显然志不在此,他居然放弃了已经稳定的优越工作,单身匹马又继续前行,做起当时大多数人还非常陌生的文化产业。

及至再见,他在北京奋斗这么多年,已经成为文博业翘楚人物。真应了那句广告词,不是所有的牛奶都叫特仑苏,不是所有的下海者都叫弄潮儿。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3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读《文化晃晃》 古远清

不当“文坛大爷”的李更

——读《文化晃晃》

古远清

这一回,李更终于抛弃《绑赴文坛》这样耸人听闻的书名,而改用《文化晃晃——李更随笔集》(东方出版中心2010年)不那么刺激人的题目和读者见面了。这个早年靠写诗混稿费的男生,自从占据了某一媒体的重要位置后,从未停止过絮絮叨叨和读者聊人生,侃文坛。随笔这种形式,正好适应了他这位“文化晃晃”的个性,同时也满足了他向文坛打“冷枪”的癖好。书中收入的文章大都没有超过5000字,以这样的短文拿到学校评职称,只能当助教;拿到文坛去评奖,恐怕也会吃鸭蛋。但李更从不想当好人为师的教授,更不想做“文坛大爷”。他的最高理想是能在文坛上发出自己的独特声音,能被人记住而不是被读者立刻遗忘。

一般认为,随笔只有小闪光,而不可能有大学问。如果你读了李更的《小说界的四大天王》,也许会改变这种看法。李更对当代小说创作的熟稔,对王朔、池莉、贾平凹、余华这四人的作品所下的伏案功夫,绝非只看看封皮或翻翻目录就能写出来的。尤其是李更对“老乡”池莉小说的玩味,比那些发表过洋洋洒洒的论文乃至出过集子的学者高明、到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关于陈小勤

关于陈小勤

李更

这么多年,感觉离作协远,离写作就近。以前我也是热衷于喧嚣,每天饭局不断,其实我不喝酒,不知道为什么天天如进居酒屋,虽然也是天天灵感如闪电,但是闪电过后,发现什么也没有抓住。记得一个老兄说,退休以后再认真写字,结果退休以后他就中风了。

我认识不少这样的作家,大部分是自我埋葬的,有的还自嘲,说自己的写作就是为了做别人的基础的。如果真是做了所谓的金字塔尖的基础,或者做了别人成长的肥料,也是一种交待,就是怕什么都不是。

当然,又是功利性了,写作可以是没有目的性,写作应该是没有功利性。对于很多写作者来说,写作只是一种自我治疗的过程。

珠海的写作朋友中,陈小勤时常让我感慨,写作真的没有给她带来任何名利,她可能代表了王小波所说的沉默的大多数。文学在珠海并不是时尚,也好像不是传统,有人说,把苏曼殊算上?这个革命党和尚既不是珠海出生,也不是死在珠海,传说中,他来珠海住过几天,他只是父亲在日本风流的一个偶然,其父是珠海沥溪村人,做茶叶生意的。

我在珠海三十几年,长期编辑报纸的文学副刊,帮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5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书角页边

书角页边

李更

我这个年龄段作家的文学储备,很多来自于文革时期的诗歌小说,准确地说,来自于那个特殊时期代表性作家,就是浩然。

有朋友说,你为什么自我矮化?没有,我一直没有改口,到了今天,我更加坚定地认为,我的文学营养非常完善、健康。

我还经常随便翻阅《艳阳天》《金光大道》,有不少编辑攻击路遥,就是说他的写作手法落伍,类同于浩然,甚至文革前17年文学。我不这么看,现在再去看浩然,不得不佩服,他真的是新中国现实主义文学集大成者,是一个不容易超越的高峰。

首先,他创造了自鲁迅以来第二个系列性类型化文学人物,研究近当代文学多年,我发现那么多作家的写作,并没有创造出什么类型化人物,语言上也没有为中国民族语言的发展提供新的词汇。要知道,作家有义务创造或者从民间口语中提炼语汇去丰富民族语言的宝库。

除了张天翼的《宝葫芦的秘密》《华威先生》,从鲁迅到浩然,这方面几乎就是个空白。

直到出现“弯弯绕”“滚刀肉”“马小辫”“高大全”,不仅是一个个可以和实际生活中对号入座的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面对面怀念

面对面怀念

李更

2018年3月31日,我从珠海机场飞重庆,准备去龚滩参加一位文学名家的作品研讨会,那是一次春天的聚会。

飞机舱门被漂亮的空姐缓缓关闭,广播要求大家关闭手机,我再看一眼微信,一种完全是强迫症的举动,还是发现最新信息,一个教授告诉我,雷达去世了。

忽然就有被关在炮弹中准备发射的感觉。重庆大雾,从重庆机场转飞武陵山又是大雾,飞机盘旋好久,颠簸得非常厉害,没有一个人说话,空姐也紧张的把自己绑在专用座位上闭着眼。

下了飞机我赶紧开机,微信群已经满屏都是雷达了。小编们已经把他的生平他的重要文章罗列出来。

尽管好几年以前夏康达就告诉我雷达身体出问题了,我仍然感到十分意外,因为这些年我还是经常见到他,因为东莞文学兴镇,他时不时来广东,樟木头还有他当村长的作家村。

研讨会就一下午,时间太短了,在座的基本上都是中国作协会员,只有我什么会员都不是,本来是准备了按照场面上要求的讲话,结果光各路大咖的发言就已经进行到晚饭时间,主持人大概就没有让我出声的意思了,我也正在心事重重想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的80年代之汉阳篇

我的80年代之汉阳篇

李更

如果不算在武汉师范学院中文系那段时光,上世纪我的80年代应该是从汉阳开始的。我23岁离开武汉,在广东生活了32年,现在经常梦到故乡,奇怪的是,从来没有梦到汉阳。

那天回武汉忽然兴起,坐地铁,没有目的,坐到哪里算哪里。就从钟家村地铁口上来了,多少年没来了?记不得了。完全认不得周围的路,无头苍蝇一样走了一天,兴尽而返。

大学毕业的时候,我没有注意到辅导员的表情,和我同寝室的和晓曦忽然表现得怪怪的,本来我们总是在一起玩的,那时我有一个照相机,他老是缠着我教他光圈焦距什么的,我现在还有一张我们在武汉大学梁思成设计建造的楼前合影。快分配时,他像不认识我了。后来有人告诉我,他是怕我跟他抢指标,年级普遍认为我和他条件相当。

其实我自己明白,我肯定不能和他比,虽然那时我已经是省市作协会员了,但是因为老逃课去参加全国各地的文学活动,主要是诗人之间的活动,我的一些科目成绩不理想。直到今天我还是不明白,我的写作课都不及格。教我们写作课的涂怀章是当时武汉有名的文坛活跃人物。我和郁源、周勃走得近,他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2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倒挂

倒挂

李更

最近十几年,书画市场让人看不懂,一些新人的作品在拍卖场上居然比老人的作品价格高得多,真的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吗?

而且,活人作品比死人的作品价格高得多。

甚至,先锋作品比传统作品价格高得多。

20多年前,我曾经参与南方一些艺术品市场的拍卖活动,衡量一个画家的价值往往以生前身后为分水岭,虽然缺乏口德,却是比较公正。

经纪人常常说,他快要去世了,既是说他的作品要涨价了,要快点入手。

因为活着,意味着还要继续创作,就像版画为什么一直在中国价格不高的原因是可以不断复制一样。

就像民国作品高于当代作品,清朝作品高于民国作品,这是有规可循的。

当代作品高于历史价格甚至在拍卖市场上进行非理性爆炒,大家公认是经济发展过程中“雅贿”使然。

那些横空出世的动不动上亿的拍卖价格,还有那些没有名字没有身份的买家,都是让人可疑的。

今天大家都看到尤伦斯破产了,狼狈地推出中国市场。但是其对中国艺术品市场的破坏已经不能修复,那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20 | 收藏 | 查看全文>>

《长江》丛刊的笔会

《长江》丛刊的笔会

李更

每次看到父亲开始收拾行李,母亲就说,你爸爸又要吃好的去了。

和当时所有武汉人一样,吃饭是我们家最大的消费,吃什么,怎么吃,在哪里吃?天天都是一个重要问题。

母亲每天除了到长江边上的第一冶金建设公司码头仓库上班,就是给全家五口人做饭,通常是晚上做饭,要够吃到第二天中午。我后来一直奇怪,那时没有冰箱,食物怎么保鲜?特别是武汉的夏天,我现在试过,几个小时以后,食物就开始败坏变味了,可是当时我们多少年就是这么吃饭的。

回忆了好久,才知道原来的食物非常简单,几乎没有肉,鱼就更别想了。记得有一次到北湖农场学农半个月,回来时一个同学请客,拉我去他家,就是一个菜,榨菜炒肉丝,猪油炒的,好香,但是非常咸。原来盐能防止食物腐败,这是我学到的最实用的知识。只是我一直固执地认为,盐的最大作用是掩盖其它味道,特别是掩盖腥臭。

我估计当时我们家吃的最多的是盐。

直到1985年,我回老家太原,父亲叫我带的东西还是大米,50斤大米,还是陈化粮。那时大米还是山西的特供,一般人吃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17页/1161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