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独的脚底风景

独立寒秋。独上高楼。独钓寒江雪。三独走过人生的草地,回头,脚窝里的花都开了……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218939
  • 开博时间:2008-01-02
  • 博客排名:第7673位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抗日题材的电视剧拍到无耻也可以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也许是看《亮剑》吧,开始喜欢看抗日题材的电视剧,但看来看去,特别是日本整出钓鱼岛闹剧后,发现抗日题材的电视剧在拍摄上越来越恶心,甚至可以拍到无耻的地步。据近来观剧所得,大致感受如下:一是此类剧种有几个可以通用的基本模式:坚持日本人很恶心、变态、无底线地残暴;坚持无论何种出身,何种原因被卷入抗日大潮中的人若要修成正果,必须转山转水归入一个唯一的党派;其他的不管抄袭也好,乱来也吧,可以随便。

最近看的《箭在弦上》不算最难过,最无耻的是《我的抗战》。不知道有没有 剧本,更不知道从哪弄一批纯玩友性质的演员,且不管那种表情、语言和剧情是如何一点不搭界的两张皮,更不说剧情推动可以不讲任何谱子,随处抄袭、拼凑过去电视剧的情节就行。

我想说的是,拍这么恶心直至无耻的电视剧的人一天都想的啥,如此恶心的东西,对日本人而言一点伤害都没有,相反,受害的应该是中国人,因为看的人都是中国人。而且拍的人其心可诛。因为他骨子里是看不起中国人的,他不是把日本人当成猪而是把观众当成一群无智商的猪了。

分类:杂草 | 评论:0 | 浏览:335 | 收藏 | 查看全文>>

《育儿小故事·讲的我》正式出版

  

  

DSC_2462.jpgDSC_2461.jpg  

  育儿小故事——讲的我-封面.jpg12月14日看到正式出版的这本小书,感觉还是很有意思的。虽然是写女儿的故事,有较强的个人色彩,但套用“

分类:窝边草 | 评论:1 | 浏览:377 | 收藏 | 查看全文>>

痴人说梦

  我晓得人一辈子都在做梦,不晓得人死了还会不会做梦?
  做过的梦很多,差不多都忘了,因为总还要做新的梦。有一类梦在近10年间倒容易反复做,也记得。像梦到上厕所或在野地里,踩一脚人、畜大粪,股市就总会涨;梦到水枯了或者水清得像玻璃一样透明,里面却就是找不到一条鱼,股市就跌跌不休。晓得自己和官运无缘,《周公解梦》里那些有关升迁的梦倒也不乘夜光临,这十余年间也算清静了些许。
  还有一类梦,却荒诞有趣得多,也记得。小时候寄养在干婆婆家,两三岁吧,一夜忽被恶梦吓醒:梦到自己一个人,沿着一段熟悉的老墙根走,有水牛吃草,也不是顽劣,却把牛角扳断……第二天睡着了,又是这梦,连细节都没一丝改动。一样大吓而醒,后再不敢去那间屋子睡觉。更怪的是,大人以为我人小作怪,隔了一段时间,晚上等我睡熟后抱过去,十多分钟后,仍尖叫惊醒,所做之梦并无二致。长大了就相信小孩子也会做梦,而且后来和朋友聊鬼怪灵异之事,常拿来作佐证,深信。
  再有,我个体而言,40岁前后,梦境似有质变。比如,前,常有的恶梦是遇与恶人相拼,总在需要呼叫时出不了声,需动拳出腿又偏偏像有人用无形绳索捆绑了,
分类:脚印生花 | 评论:0 | 浏览:37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守一部电话机

  这个周六,我没睡懒觉。难得,大家表扬我一哈嘛。
  看上去天不错,老年骑游队在整队准备出发。他们晒了五天太阳了,周六都不放过。安逸。
  我值班,上午8点半到12点,下午2点半到18点。得比平时还守时,一分钟都不能少,怕万一!重要的是屙尿也不敢关厕门,得尖起耳朵听着外面的声音。没人来,更不可能有女人。
  别以为我值班多辛苦,就守一部电话机。我都守过的,一天没响。听到手机响很烦,都约喝茶、钓鱼,晒太阳的,它偏偏总响。
  还好刚才一个朋友打电话来,用手机打的。我说:这么早叫啥,春天还隔着一个冬呢。他说:锤子!值班!还有这么个倒霉蛋朋友,我只好假装安慰他:心情好点嘛,别硬头乒乓的,说话软和点,比如换成“毛线”。
  我守的电话机也不是很金贵,很旧,也很过时。现在因公给我电话的都打的我的手机。
  但我值班就是守一部电话机,别的真需要守的都有专职人员。我要守的是机号报给上面的这部电话机别乱响。据说某机关有人守的响过,那倒霉蛋刚好上厕所,又偏偏是屙屎,提了裤子跑出来人家就挂了。这下他第二天都没休息成,写情况报告,找证
分类:杂草 | 评论:0 | 浏览:319 | 收藏 | 查看全文>>

《马背上的若尔盖》正式出版

  旅游散文集《马背上的若尔盖》已由四川大学出版社正式出版发行。可通过当当网、卓越亚马逊网购或各地新华书店购买。
分类:脚印生花 | 评论:2 | 浏览:309 | 收藏 | 查看全文>>

若尔盖之美的言说者

  若尔盖之美的言说者
  ——简论朱辅国《马背上的若尔盖》
  
  张 帆
  
  
  若尔盖无疑是伟大的。当广袤大地自川西北高原呼啸而上地猛烈隆起,将盆地意识陡然托举到令人仰望的高度。在海拔三千五百米以上,这乳汁般的哺育之神,以一岭分两川的巨大魄力,析解出长江、黄河一南一北两大水系,并以生生不息的湿地滋养,赋与中华文明源头性的恩赐。
  若尔盖又是寂静的。是寂静中等待书写、等待阅读的一部大书。在俗世的文字介入以前,最能为其代言者始终保持它恒久的沉默:亘古的滚过高天的灼日、凛月;不灭的星群、摇曳的篝火;绵延无尽的草原上浩荡的马群、密布的牛羊;苍远的歌声、跌宕的舞步、温暖的帐篷、转动的经筒、飘飞的经幡、庄严的庙宇、肃穆的玛尼堆;还有那遍野的鲜花、远望的雪山、壮阔的森林、神秘的温泉、噬命的沼泽、蜿蜒的河流……
  伟大寂静的无言之美,让若尔盖在千秋岁月中耐心地等待,等待被唤醒、被指认、被命名……
  近日,由四川大学出版社出版、朱辅国编著的《马背上的若尔盖》,使其“第一次以一
分类:脚印生花 | 评论:0 | 浏览:340 | 收藏 | 查看全文>>

皈依的旅人

  皈依的旅人
  ——读朱辅国《马背上的若尔盖》片想
  蓝幽
  二十多年前,读昌耀的诗集《慈航》,油然想起了普希金的《高加索的俘虏》,想起了西部歌王王洛宾。昌耀是上世纪八十年代最具个性的杰出诗人,只是文学圈外知晓其人的不多。这三位我所敬重的诗人(我一向把王洛宾视为现代中国最优秀的行吟诗人)有过相似的人生际遇,那就是他们都曾被放逐到自己祖国的边陲,与当地的少数民族为伍。看起来这是悲剧性的,因为并非出自本人的意愿。但恰恰是环境险恶的异乡,成就了他们诗人的令名和身后的荣光。23岁就被流放的普希金,在荒凉的山野中写了《高加索的俘虏》,承认自己被那里粗犷的自然和同样粗犷但是淳美的人情所征服;王洛宾半生漂泊在青海和新疆,沉浸在西部诸民族原生态的歌音之中,他写的歌曲几乎成了解读西部情怀的密码,以致被当地的歌手奉为歌王;昌耀则成了把他从死神手中拯救出来的藏族阿妈的女婿,在青海高天远地那孤独的帐蓬中,滋育出决绝尘世的悲悯。
  他们是重生者。逆境有如人生的大洗礼,使他们宠辱皆忘,回到了人的本真。他们用诗和歌布施,并非刻意地为我们证明人性的大善和大美。
分类:脚印生花 | 评论:0 | 浏览:305 | 收藏 | 查看全文>>

作为行者的辅国

  作为行者的辅国
  ——《马背上的若尔盖》序
  杨轻抒
  
  谷岳和刘畅写了一大堆关于旅行的书,但是很显然,在他们的书里,纯记录式的东西比思考和细节要多,他们的书之所以能吸引人,主要还是因为他们走过的地方我们绝大多数人是无缘涉足的,北美州的风物,南美州的况味,我们一辈子都难以体会。而对于那些地方,在网上我们固然可以查到资料,而且很详细,却仅仅是资料,没有作者自身的体验的加入,难以打动人。所以,即便谷岳、刘畅们更浮光掠影些,哪怕那些记录再简略和潦草些,因为他们的确是亲自走过,所以我们也很容易被吸引过去。
  关于若尔盖,我曾经去过一次,从德阳到都江堰再溯流而上,路上遇上部队演习,摇摇晃晃地跟在五百多辆军车的屁股后边干着急,那些兵们坐在卡车厢里幸灾乐祸地冲我们笑。一直走到深夜十二点,才到目的地。到了,又没了住宿,最后是同学的朋友给我们联系到了草原深处的帐篷,稀里糊涂睡了一夜。第二天早上起来,东方一匹横梗而过的青山挡了视线,大雾里,那些花朵、河流、板桥、围栏以及牛马的影子闪闪灼灼。我一直以为天还早,但是,当我们上路,车爬上
分类:脚印生花 | 评论:0 | 浏览:30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儒家治世理想下的中医辉煌

  

中医是人治的学问,中医的文化基础是人治社会理想化的完美追求。人治社会走到今天,显然已走到了与理想对立的另一极端。皮之不存,毛将焉附。中西医结合的最好方式是以休克疗法终极人治社会,以自由、独立、明主、法制重建社会、道德体系。以“西医”救治世道人心,作为中国学术的中医才会迎来再次辉煌而福泽苍生。


  

儒家治世理想下的中医辉煌


  

中医是我们华夏民族自己的医药学,是人类文明史里唯一能和西医形成双峰对峙的一门显学。中医的历史和华夏民族的历史一样悠久,中国传统文化是它的根,儒家文化是中医药学的精神家园。


  

数千年以降,中医是唯一继续发挥着功能并仍旧产生着影响的中国学术。从一定意义上说,它代表了世界上最为古老,最有生命力的东方文明。也正因为如此,中医在世界上一直都带着东方文化特有的神秘色彩。近百年间,中医药学随同其文化母体——儒家文化一起不断遭受打击、围剿乃至扼杀。当我们与自

分类:杂草 | 评论:0 | 浏览:305 | 收藏 | 查看全文>>

老师不能承受的评职之累

  教育专家是怎样炼成的
  
  在我国被公认的教育家中,孔子应该是无争议的第一人。窃以为,作为教育家的孔子,可以用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来评价。而在现代关于孔子的较权威的研究成果看,孔子一生好像没写过教育论文,没人在他进行教育活动的过程中对他进行评估。《论语》是他的学生记录的他的言行及他的著名学生的言行,也就是说,被冠以教育家,或伟大的(还可以加很多修饰词)教育家的孔子,是靠他一生的教育实践干出来的,不是写论文写出来的,也不是被官方设置的评职机构评出来的。
  一句“因材施教”,如晨钟暮鼓,越数千年时空,依然响遏行云。古往今来,教育理论出了一茬又一茬,教育论文汗牛充栋,试与这一句话同置一天秤量量!
  
  我们今天的教师,从第一天登上讲台开始,也就开始了他的评职称之路。这里不想对那设置得几乎完美的职评规则说三道四,只想就教师在评职规则下的不能承受之累作一家之言。
  关于为了应对评职所需的各项指标中,最有意思的是教育论文。这论文却不是给职评部门审看的,因为职评规则有详细要求,评某级职称需某级别报刊公开发表论文若
分类:杂草 | 评论:0 | 浏览:50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对新的出国潮说两句白话

  

  

  

身边一些熟人朋友,这几年都在把自己的娃弄到国外去,而且希望入他国的国籍。


  

前几天成都一朋友回来聚,很兴奋地说他要先把老婆和娃娃弄去美国。


  

几个正在我们的名牌大学上大学的孩子聚会时,最后的目标是相约美国。


  

想起前段时间网上流传的一贴子,列出的参拍国内一大型献礼片的演员都是“国际友人”,就突然想说几句白话。


  

其实都知道,出国老早就是很时尚的事了,但感觉得今年这种气氛似乎有变热的倾向。本来人类在地球上自由地选择居住地,就像在一个国家的国民可以自由地选择居住地一样,是必然也是天经地义的事。但我们国家的人出去的却是一群特殊人群。简要分类,一是投资移民,一是技术移民。而这些对我们的国家而言

分类:杂草 | 评论:0 | 浏览:48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也想有把枪

前几年高猪娃写了首诗,诗中对假如自己有把枪进行了种种设想。当然那些都是假如,像他要打死一大堆人,有为憎恨的,有为怜悯的,但归结起来,就是对社会现状不满意。坏人该杀,活着比死了还痛苦的人也该杀。不过在我看来,他要真有一把枪,那些假如也还是假如。杀人,是不仅有想法就能干的事,那还得需要社会提供的教育和培养才成。
比如我们时不时地就会听到对一个人人都可以持枪的国家的宣传,宣传方的目的是告诉大家,人人持枪的国家是个危险的地方,是个社会刑事案件、尤其是校园刑事案件多发的地方。我们这些受惯了正统教育的人也就会同意:就是嘛,要是我们国家放开对枪械的管理,会多混乱了,简直不可想像!理由其实就是都接受了我们国民素质很低、低到不配享有持枪的权利(前几年有过老百姓的素质不配享有民主的声音)。
不过我还是想有一把枪,而且想我们都有一把枪。我们老百姓无权有枪,那结果就是合法的白道有枪和非法的黑道有枪。现实就是有枪的可以欺负没枪的,其实被欺负一下也没啥,但养成了那些有枪的欺负人时没个底线就不大公平了。比如上前就是一大耳刮子这类事,在人人可以持枪的社会肯定不会发生。强势和弱势都会为自己、为别
分类:杂草 | 评论:0 | 浏览:42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庙街

庙街的官名一直都叫文庙街,1980年代和1990年代以街为市,民间便都叫它文庙菜市场,后来重修成步行街,民间却不叫它文庙步行街而都叫它庙街,给人的感觉还真像二十几年不见,当年穿粗布衣还套个袖套在街上买菜的大姐一回头就变成走路都带着弹跳劲的时尚杂志封面女郎。
我认识庙街的时候,它叫文庙菜市场。街窄,东西走向,东头接德阳建市的标志性通道——泰山路,西端分叉,一枝西南向伸进文庙广场;一枝西北向伸入老城住宅集中带;分叉之处,座目前四川省保存最完整、规模最大的孔庙,市图书馆像垫在孔庙屁股上的坐垫。而中段,丁字形一巷,通长江路。其实不用解释,只要你看到街西头相接的“万仞宫墙”,就知道这街名有不凡的来头。
新到德阳或刚来不久的人就要说了,这和现在的庙街不是差不多吗?所以有必要先提醒下朋友:这中间可有天渊之别!
这首先需要还原一些记忆:德阳人称它叫文庙菜市场的时候,是1980年代到1990年代的事,那时,德阳还没有“东德”、“西德”之说,德阳城区在版图概念上就只有旌湖西畔的老城区。城市人口不多,德阳城南城北分属二重、东电,当时的两家国企基本上是自成一统。那德阳市民大
分类:窝边草 | 评论:0 | 浏览:61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找组织

  找组织,在特定的年代是个特定的术语。
  显然我们当下要说的组织已远离了那个特定的年代。而组织的概念,也更多地加进了今天的“自组织”或NGO,内容也自然别于那种主流的组织形态。NGO是个泊来品,其内涵已有明确的定义。而“自组织”,虽然很好意会,但目前却还不太好定义。从系统论的观点来说,“自组织”是指一个系统在内在机制的驱动下,自行从简单向复杂、从粗糙向细致方向发展,不断地提高自身的复杂度和精细度的过程;由此看来,它的外延很宽泛,把志愿者组织、各种草根协会及我们常说的群、圈子等都收进去了。
  “自组织”具有自发成立、自主发展、自我运作”的特点,已经得到广泛认可。像我们德阳很多人都熟知的“德阳观鸟爱鸟志愿者协会”,其产生就具有某种程度的偶然性。那是一次很随意的聚会,本来是两个人在一起喝咖啡,后来逐渐地增加人进来,结果本来有点事要说的聚会变成没有事要说了。因为来的人“闲杂”起来了,有研究城市文化的、有专业摄影的、有企业家、有媒体人士。在没有找到共同话题又都处于很闲的情形下,谁无意间抬头看到了鸟儿,发个句现在鸟越来越多的感叹,竟然触动在座每个人的神经,于是从鸟儿这
分类:杂草 | 评论:0 | 浏览:438 | 收藏 | 查看全文>>

从大学开始的旅行

  我的大学
  大学是人生非常重要的学习阶段,大学是人生学习中一个自主性很强的时期;大学是一个人青春岁月最美好的时光。能否在这个时期养成独立思考的能力,培养良好的阅读习惯,找到学习研究的方法,充分认识自己、获得人生的勇气,决定一个人能不能拥有美好的未来。
  相对于大多数人而言,大学之前的日子,我们差不多都和父母生活在一起,在得到他们无微不至的关心照顾的同时,在一定范围内也限制了个体成长的独立性。而大学里,学习更自由,选择性更强。
  大学是什么?那里有引领我们进入学术殿堂的大师、有志趣相同的同学共同营造出的浓浓的学习氛围。从大学开始,我们离开自己过去习惯了的熟人环境,开始真正意义上的独立生活。我们必须自己选择、学习适应、建立自己的人际关系。而那个阶段的学习生活,更会为我们未来进入社会后打下极其重要的人际关系基础。在这里,我们接近大师的最根本的目的,是要在他们的影响下养成良好的阅读习惯,学会有效的研究学问的方法,培养创造的能力,形成终生学习的正确理念,而受益终生。
  “苦战一年,幸福一生。”用那样的态度去认识自己的大学愿望是可取的,
分类:窝边草 | 评论:1 | 浏览:49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8页/113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近访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