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3
  • 总访问量:505665
  • 开博时间:2005-04-28
  • 博客排名:第3256位
博文分类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笔墨有因,青岚有致

  


   中国画无论发展到什么程度,始终要有笔墨的践行者,哪怕累积了再多精神内涵,梦回唐宋或者溯源先秦,但凡沾了纸,落了墨,不管是“有法”或者“无法”,甚至只是符号,最终都是笔墨的因果。吴冠中先生说过许多中肯的话,唯“笔墨等于零”这句,太强调了思想践行,只看到了“笔”与“墨”作为物的部分,而忽视了“笔墨”内在的质,那种连缀着温润、坚洁、韧滑等品质,与玉文化高度相似的,才是中国画常葆其精神核心的关键。而我认识的陈庆樵先生,倒是一个真正的笔墨践行者。
  
   陈庆樵先生于书画有着高度的智识,他善辨善学,甚有一日三悟之感,偶见偶得,遂成佳作。一方面是摹拟功夫的出神入化,瞥见一眼便深记灵
分类:画事 | 评论:0 | 浏览:1033 | 收藏 | 查看全文>>

“结”后余生(关于《两小无猜》)

  


   有些花、有些鱼,有些鸟、有些人是不能被拆散的,他们的有滋有味有爱有恨都是相互的。他们有众里寻他(她)的能力,爱偶数甚于奇数,爱对称,爱瞳孔闪光,爱猫在阳光里睡眠,爱偏执,爱打赌,爱把二念成爱,等等等等……无论如何曲折,无论你把上联出成何等峻绝,总会在某天找到天衣无缝的下文,然后完满,任何代价都抵不过他们“完璧”的心,所系的美好,值得宽恕那些瑕疵,温和地把梦里蝴蝶的翅膀轻轻拢合。
  
   骨朵里的骨,都没有肉身的,肋骨也是如此。男人的心慈手软,或许看似懦弱的样子,暗中有无数温柔的暗流,那个大观园的贾公子,他的肉身与他所衔的玉一样,为他人所贵,而为自己所弃。以致初见林黛玉的
分类:影事 | 评论:1 | 浏览:92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晒雪精庐笔记(二)论衡

  *论衡笺证*书虚
  书虚篇所云世间传世诸子之语,多立奇造异,作惊目之论,以骇世俗之人。故伪书广肆,遗惑而非贻害诸子。增、纰、讹、妄不断,是以三家批注尚嫌不足,注疏繁多,往往喧宾夺主,而本著旨意,无以发微,礼曰:著者为圣,述者曰明,概“明”为注疏遮翳,述亦难矣,辄摘片花,聊以自娱。
  
  
  
  *论衡笺证*胎教之法
  胎教之法古已有之,非西人所发明。论衡命义篇概引礼记胎教法:子在身时,席不正不坐,割不正不食(割乃食邑之割),非正色目不视。非正音耳不听。又《大戴礼》以周后妃为法,立而不跂,坐而不差,独处而不倨,虽怒而不詈,胎教之谓也。所谓授气在母,女子心性品格定子一生命义,不可不察。
  
  
  
  *论衡笺证*孙诒让改字论断
  亦为书虚篇一段。兹摘:人目之所见,不过十里,过此不见,非所明察,远也。传曰:“太山之高巍然,去之百里,不见■螺.远也。漏一字者原文虫部右垂,此字无从稽考,孙诒让《札迻》定此字为“埵”,引说日篇互证,当是确
分类:书事 | 评论:1 | 浏览:526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与妻卮言

   静观、妙观,达观,都是语言精简之过
   生活的粗砺与精致,味与道的孰先孰后
   一枚印里端坐的线条,又绛又细
   经历过浮生、浅吟、醉后,白齿或还映红颊
   那是关于你对世间的唱和,唱和如果
   也是音符,或花纹,以及游刃有余的技巧
   彼时花兀自落
   此时僧兀自扫
  
   意识中筑巢胜于巢本身,羽雁的余事
   修补是一种俊雅的艺术,还原,慎物与克制
   内部与平方尺,朱泥等换算
   一字有一字的骨肉,足以蓄起幽居的影子
   当然你眼底还有莲花的往事
   手中还有茏葱、净瓶、拂尘云云
   关于你爱世,妙目与妙想,鹿一样的跑
   遂鹿一样的追。
  
   扇面的弧度要真实于月圆的弧度
   种种不足,那个所盛花朵的容器
   从瓷到陶,从空到满
   从你剪尾并且让身体长满红色
   你
分类:诗事 | 评论:0 | 浏览:120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昨日洗心,今日扫尘

   凡夫俗子的迹缘未定,身着红尘,一枚松针凋落与一片新叶初生许是一刻,端然不见因果,要适时的雨过,天青了才真正豁然开朗,才有人明志或者悟道。西方人的洗礼太注重洗,而中国人则注重礼,红尘这尘,太想擦拭反而就擦不干净了,有余地的,散养些红尘,那样的净,也就静了。好比为远行客接风、洗尘,皆是人与人的烟火,宿留在美妙的人情里,是“礼”洗练后的样子。
  
   先人弹琴、赏画必先沐浴,以其洁雅,待以雅洁。一分冷一分闲的恰当好处,才能知一阙音一寸纸的当时况味,这般的洗,是去热、去急、去燥的,将待物之心降温到一个平衡阴阳的态度,温而润的,中国艺术就是这样的写就,也这样的被欣赏。如此,洗心其实是心灵被滋润后的结果,虽百部吟诵能因定生慧,终不及心生莲花的通体滋润,一眼心窍必有一汪清泉,中国式的浪子回头,洗心革面,赋有慈悲感。
  
   一直以煮药、扫塔为人间两大雅事,其余只算得情操。后世沙弥里,有独筑精舍不能识者,也有禅房落花不能扫辈,数不清的缘起缘灭,最后能聚到塔内,十二万的默诵、经轮、匍匐转折成的建筑,内在的五湖四海,虔诚与兰花指渡后的寂灭,汇集
分类:无事 | 评论:2 | 浏览:83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晒雪精庐笔记(一)

   *不碾*
   齑粉之下的千篇一律,成灰了的,当是尘,肉眼无法所见的自然叫红尘,即便是红,在于世间,所谓倦意与羁旅中滋生的困顿,像是从一种人味跑道另一种人味里,靡足里有放翁的句子,总是品藻不足,但情真意切。但凡沾了情真意切,礼制中的“洗尘”是世间最美妙的待客之道,不似今人只知“洗尘”为吃吃喝喝。
  
  
   *饮食*
   说到吃喝,说文训饥与饑本质不同,平素人之饿为饑,花草树木之饿为饥,今人已不辨。为学贵在字句,虽绳蝇小道,然其内在有千变万化之效,不外平淡,不现神奇,微妙里往往蕴藏婆娑世界,间得豁然开朗,三间茅房清舍,一叶一花的手栽,然后有一字一句的顿悟,心与自然,所以才如神仙般忘饑。
  
  
   *《幼幼集成》与《老老恒言》*
   概知堂于医果真外行,其学终究也是书皮之学,难登大雅。哑科之难在于哑,小儿又脉相难切,此侯全凭望气与经验,《幼幼集成》乃性命之书,非知堂所言寻常之书;《老老恒言》虽为别集,却为养生得法之书,今人又误会养生为葆养,实是朱紫不分,金根
分类:无事 | 评论:0 | 浏览:891 | 收藏 | 查看全文>>

竟会老死(读笨小暖)

   或说线条的美感在哪里?有那么多敦敦教导、信条、摹本等等,去实践重复,以及重复实践。安格尔、谢洛夫辈高高在上,以他们的线条标准来衡量别人,简直是一种陷害,更是绝境。而在绝境中突围出来的人,比如罗杰•弗莱,在经典体系之下,能蔑视权威,内心律己者,生命以及灵魂的体验才真正的独一无二。“书法式线条”的浴火重生;睥睨天下旷达自喜的独立精神;思维及雄辩的气势逼人,生动到呼之欲出,即便这样,罗杰•弗莱还是同所有人一样,会老会死的。
  
   “竟会老死”不过是语气,好象未谙人间,却谈烟火一样,到底是有些痴气。只是那样的鲜活,那样的栩栩如生,舍不得其死或舍不得其老,如同要去给一个人的灵魂或者品行称重,或者去丈量美貌,如此笃行简直是思维里开出蔷薇来了,你要去如何容身?要如何容世?在零碎里世界里如何去修补易断的弦,而在笨小暖身上,看到了那种接近面壁的精神修行,并且我执于一个精灵唱诗的殿堂,也是精神的洁癖,而去真正的离群索居。
  
   索居的独特魅力在于冷静以及摆脱狂躁,在于对阴阳里阴的认识,内在有唯美感,是如谷崎润一郎的《阴翳礼赞》,是有深刻怀柔
分类:书事 | 评论:0 | 浏览:135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六宫蜂巢(读杨沐诗集)

   一只普通蜜蜂的采蜜与返巢,囊括了它生死以外的最初行程和最终行程,中间部分长期被一个叫“奉献”的词冠冕,而堂皇地成就了“勤劳”。当然这不是赋予物种某些喻体,寓意之下省却多少字都没关系,只是当意志介入,并且勘破一些内在的时候,散发出来的气质过于霸道,如同德勒兹机器在生产流水线里提到的君临者,诗歌一旦下笔,就注定了杨沐,是一只雍丽颓唐的蜂后。
  
   雍丽表达得累赘,颓唐不言自明的,蜂后最重要的特征是冷静与操控,文字的异常可怜之处往往不是陈词滥调,而是嵌钢筋水泥于肉体,被钉的滋味甚于谋杀。杨沐会让我想起塞尚,“明暗度的变化”,“一枚浆果与你的距离”等等课题注入了幽远的深度与思辨,大师无疑,却置欣赏者于何地!每次我看完塞尚总要绝食一顿,他的大性子(区别于小性子)或是一种思想过剩,君王高度的操心着。杨沐显然也是大性子(区别于小性子),同样是果子,食甜而厌甜的念头无处不在:
  
   你的果子,或布鲁诺的果子
   从亚当或女娲开始
   是一种情绪,它像杨玉环
   的荔枝 从远方来
  
分类:诗事 | 评论:3 | 浏览:983 | 收藏 | 查看全文>>

花间拂素琴




   桃花的迷离之处,总是湮没径畦,“来时皆幻景”的迷阵或有醉意,醉意在不着尘,不着土的况味里消亡,故事未经骨肉,轻描一笔,淡写一笔,她在的方式就如同桃花时节的桃花鱼,一个尾巴戏水的技巧,只此一次,然后往幽远复幽远的方向游,游水同时游时光,似这样的女子若还有,那她就是张充和了。
  
   描就春痕无著处,最怜泡影身家。试将飞盖约残花,轻绡都是泪,和雾落平沙。
  
   ——张充和《临江仙·桃花鱼》
  
   张充和的足迹与栖身之所覆盖了许多地图,针眼一样的点怕是密密麻麻,但论起她的才学性情,与之匹配的城市,惟有苏州城了。汉语里“城”和“市”有精微的差异,“市”
分类:书事 | 评论:2 | 浏览:85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失魂落魄(读冰马诗集《挽歌的另一种形式》

读到一种不明的伦理态度,既见不见,细腻、敏感、脆弱,颠沛流离,绝望与希望如两个不同品种的树对称地栽在一条叫“生命”的低速公路上。这样形容瓦尔特.本雅明也够了,而冰马,一个模糊的兄长,他洗啊洗啊句子,洗干净一部分,洗脏了一部分,他比瓦尔特.本雅明坚定的部分在于:希望发芽的速度要比绝望枯萎的快,尽管他的诗集读起来还是那样失魂落魄。
  
   他在《殡葬师手记》里写满了遗容,遗容是不能解释身世的,或主观地去想一些曾经内部啮合的片段,当然是支离的,并且只有职业以及闲言碎语所留下来的特征与符号,来归纳个体死亡反射到他人的一种情绪。肌肤与肌肤的不一样,脸和脸不一样,石头与石头不一样,三句并列的废话里情感其实异常强烈,在以群居组合成的人伦社会里,生和死其实牵动的神经有很多,记忆、自省等等多条……
  
   我看见他们最后的衣裳
   披红挂绿,我的脸多么肮脏
  
   ——《殡葬师手记(1)》
  
   汉语里最惨的生命消亡方式叫“魂飞魄散”,甚于肉体。理论基础于中医,是对人血肉与精神
分类:诗事 | 评论:0 | 浏览:59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21页/204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近访客

ljqsbxl

2017-07-10

小红帽1212

2017-07-01

关注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