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升家的后花园

苏升:男彝族,出生于贵州省威宁彝族回族苗族自治县现居威宁草海边写字喝酒晒太阳。鲁迅文学院第十四期少数民族文学创作培训班学员。(若转载本博客文章请告知邮箱:sushengcaizi@126.comQQ:724125758)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3
  • 总访问量:424020
  • 开博时间:2005-04-28
  • 博客排名:第3140位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后来,我删除了一些博文

后来,我删除了一些博文,我难以解释我的行为。

是成长的变化么,也许是,也许又不是。

 

分类:苏升的诗 | 评论:0 | 浏览: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望海路(外二首)

望海路

                   作者:苏升

 

每次走过望海路

 

走到一半我都要回头,看草海的样子

 

那时候温柔的湖水

 

离我的心,要近一些

 

 

我得关心一下

 

水少了,还是多了。

 

是否风平浪静。这些本来和我无关的事

 

却总让内心柔软片刻

 

 

后来的望海路,两旁房屋疯长

 

我像一头驴,几次在小巷的夹缝里打转

 

双眼干涩,自

分类:苏升的诗 | 评论:0 | 浏览:1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望海路(外二首)

望海路

                   作者:苏升

 

每次走过望海路

 

走到一半我都要回头,看草海的样子

 

那时候温柔的湖水

 

离我的心,要近一些

 

 

 

我得关心一下

 

水少了,还是多了。

 

是否风平浪静。这些本来和我无关的事

 

却总让内心柔软片刻

 

 

 

后来的望海路,两旁房屋疯长

 

我像一头驴,几次在小巷的夹缝里打转

分类:苏升的诗 | 评论:0 | 浏览:1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望海路(外二首)

望海路

                   作者:苏升

 

每次走过望海路

 

走到一半我都要回头,看草海的样子

 

那时候温柔的湖水

 

离我的心,要近一些

 

 

 

我得关心一下

 

水少了,还是多了。

 

是否风平浪静。这些本来和我无关的事

 

却总让内心柔软片刻

 

 

 

后来的望海路,两旁房屋疯长

 

我像一头驴,几次在小巷的夹缝里打转

分类:苏升的诗 | 评论:0 | 浏览:10 | 收藏 | 查看全文>>

盐仓24行诗

                     文/苏升

 

我行走在盐仓的黄昏里 不像来者

 

亦不像归人  往事一遍一遍  

 

在宿醉的驱壳里  颠来倒去

 

——不闹出一点动静 怎么证明活着

 

怎么证明  那风刀雪剑的过去

 

怎么预示  这文弱书生的将来

 

 

 阳光洒在大坟梁子 照着千万棵青松不分季节地

 

挺拔着 冷峻着 照着万物的过去和今生

分类:苏升的诗 | 评论:0 | 浏览:10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梨花开放(外三首)

  

梨花开放(外三首)

      苏升

 

冬天没过去多久 我还没从一场宿醉中醒来

厚衣服还没换下 整个世界都没准备好

 

梨花终究是开了 漫山遍野

一切都在预设的程序里 不管不顾  

 

惊蛰刚过 已不懂农事不知农时的我

不清楚 梨花是否开对了季节

 

而那些已过之事 欢喜悲伤

在梨花开放的时节 脉络清晰 

 

你不得不走 

分类:苏升的诗 | 评论:0 | 浏览:6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新年的悲伤

  

2015年第五天,发现头上有白发,真让人悲伤。

分类:心灵笔记 | 评论:0 | 浏览:10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旧梦.失忆

  

文/苏升

听彭佳慧唱《旧梦》,呢喃自语一般,“微微风涌起旧梦,拾起一片回忆如叶落”。

听别人说,睡着后从不做梦。我瞪大眼睛,无法相信。

而我就算轻微打盹,也是乱梦纷呈。有好心的朋友说,这样怕是不好,这是神经衰弱吧。

 

分类:苏升的诗 | 评论:0 | 浏览:19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在兔街

在兔街

——给美好的时光,和美好的你

                      苏  升

这是最暖的季节

我在兔街的阳光下静坐

看漫山花开 看一些牲口和人和谐相处

这样的日子不多

而我已藏起所有棱角,让性格温软如玉

让伤口愈合

 

这对我来说,已经够得上奢侈

这些年,我喝一口酒

就想一次你

像李寻欢,靠雕刻一个人的画像

稳定颤抖的手和内心 生怕一把持不住

就把伤痛全部抖落出来 像潮水

一淹没就是一生 这些年

我就这么病着 久治

分类:苏升的诗 | 评论:0 | 浏览:14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总有一条河流与你有关

  

 

 

文/苏升

你不会明白 有那么一个下午

我在三道河大醉

面对河流 满怀心事

这多么不像已到而立之年的我

 

我捡起石头  想刻下一些记忆

风化的石头 与你的名字一起

四下飞散

——你不会明白 有多少个日子

我面对这一切 万念俱灰

 

总有些回忆要被河流带走

一走就不再回头

一走 就是沧海桑田

可那些充满柔情的日子

始终在虚幻与真实之间

水波一动 就让人心疼

 

我已不是那随意抒情的少年

这么多年来 我翻山越岭

每走过一条河流

分类:苏升的诗 | 评论:0 | 浏览:23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年初得诗三首

  

 

                                               在南高原的某个傍晚

 

 

 

 

这么多年

 

我依然是南高原的一块石头

 

哪怕即将风化 无论阳春白雪

 

我依然保持缄默

 

 

这么多年

 

在我年轻的时候来不及说

分类:苏升的诗 | 评论:0 | 浏览:366 | 收藏 | 查看全文>>

灼甫 我一直未曾离去

 

微凉的风 从画眉梁子吹来

每吹一次 心就动一次

可牧羊的少女 也许不会看见

面色黝黑的少年 在夕阳下背转身去

在海拔2300米之上 说出一生唯一的秘密

分类:苏升的诗 | 评论:0 | 浏览:377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诗心永恒,诗意便永恒

                        卢凤华

我不是诗人,却很荣幸有一些诗人朋友;我不是彝族,却很骄傲有一群彝族弟兄。

苏升是我的诗人朋友,也是我的彝族弟兄。作为诗人,他有着特有的灵性;作为彝族,他有着智慧的幽默;还有一点不得不强调,作为云贵高原的赤子,他真诚坦率,同时又有着一种极为深沉的执着与倔强。所以在他的诗中,常可以读出一种强烈的生命律动感来。

人,是需要根的,这种意识在诗人的心中体现得尤其强烈。这种根是诗人灵魂之流的河床,没有它,诗人就不再是诗人,而只是一具行尸走肉而已。无疑,

分类:苏升的诗 | 评论:0 | 浏览:304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乌撒高原的赤子

                                                       文/哑  木

 

       尽管已经胡子拉碴,步入了二夫子老者的行下,但在内心里,我认为苏升还是一个孩子。他说写点关于诗歌的文字,我俩互掐惯了,诗歌的文字不想写,倒是与诗歌有关或无关的几件小事,可以摆谈摆谈。

分类:苏升的诗 | 评论:0 | 浏览:314 | 收藏 | 查看全文>>

风再起时 旧事如梦

  

文/苏升

1

“风再起时/默默地这心不再计较与奔驰/我纵要依依带泪归去也愿意”。播放器里,张国荣一身白衣,深情地唱。

如张国荣般唱歌,心里需要装下多少往事。

独自聆听窗外夜雨,那些已经零落成碎片的记忆,总不经意于滴答间,一次一次打湿往事。

世事苍茫,而我依然是那孤独的孩子。

我总是害怕看见张楚一个人坐在椅子上唱歌。

“我不敢回头望,城市的灯光,一个人走总是太慌张”,张楚一开口,所有冰冷就纷至沓来。可他说,孤独的人,是可耻的。

而你我依然安好,只是世事沧桑,纵使看见了,

分类:心灵笔记 | 评论:0 | 浏览:42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22页/322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近访客
友情博客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