袖中有东海

王月鹏:写作者,居海边。著有散文集《怀着怕和爱》《远行之树》等。邮箱:1508258730@qq.com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7
  • 总访问量:549016
  • 开博时间:2007-12-24
  • 博客排名:第3008位
博文分类
最近访客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博客门铃
博文

缺席与存在

缺席与存在
王月鹏

在远方

双目失明的博尔赫斯拄着拐杖,神态坚定地凝望远方……这是博尔赫斯传记封面上的一幅图像。
作为盲人的博尔赫斯,正如他担任图书馆馆长、热衷于周游世界等“反常”举止一样,他在用失明的双眼眺望远方。这样一个意象,一个可以将目光折弯、能够把身心灼痛的意象, 在一个不经意的瞬间闯进了我的生命。
我理解博尔赫斯,相信他一定清晰地看到了自己想要看到的东西。他拥有一个内心的远方。
我的记忆中,真正值得回味的部分,是从对远方的憧憬与渴念开始的。当那个望眼欲穿的出发日子终于来临,我背负简单的行囊,兴奋不安地越过一道道山岗,向着陌生的城市走去。
一步一个伤痛。一步即天涯。
如今似乎务实多了。上班,回家,读书,写作……我在一个约定俗成的框子里认真生活,不愿越轨半步,甚至还把这一切视为幸福生活的理由。
那份远行的冲动恐怕今生不再了。无数次地,我怀念着梦中那只孤独地引颈高歌的天鹅,它的纯美忧伤令人泪流满面
分类:作品 | 评论:1 | 浏览:248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在山野

在山野

王月鹏

是这样的一个所在,它离梦很近,离我们习以为常了的现实有些遥远。
这样的一个所在,需要穿越高楼,穿越车流,穿越大片大片的厂房,然后才能抵达。不需要什么言语,它会为你滤去一路风尘,然后就只剩下了你自己。陌生而又熟悉的自己。纯粹且有些伤感的自己。久违了的自己。面对自己,就像置身这山野一样,不需要太多勇气,只要顺其自然。
顺其自然,这在当下已是一件艰难的事情。常规被打破,过程被生硬地压缩,人们在以创造的名义,释放着一些什么,同时也消解着一些什么。在山野,时间是很讲究秩序的,不拥挤,不越位,昼夜轮回,四季分明,时间不会为你停顿,你也不必去追逐时间。一切都是自然的,都是事物的原本样子。什么GDP、工业产值这样的概念,或者增长幅度、抢赶工期之类的名堂,与这里大抵无缘。播种,耕耘,然后开花,然后结果……就这样简单简洁,一如山里人的性格。他们既与世无争,又心怀梦想;他们懂得对自然的怕和爱,懂得应该留住什么应该拒绝什么。
在山野,花事是一个不该略
分类:作品 | 评论:0 | 浏览:240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在广场


 在 广 场

 王月鹏

机关大楼的对面是一片广场。广场很大,种植了名目繁多的草木。来自不同方向的人,在草木之间散步,闲聊,或者在空地上跳舞,打太极拳。偶尔也会见到几个从机关大楼走出的人,他们走向广场,若有所思的表情很快就被人群淹没了。
他时常去那个广场散步,有时会在某个僻静的地方坐下来,与机关大楼相互对视着。夜色中,机关大楼像一个刚刚谢幕的舞台,更加显出几分神秘。每天早晨,他都会准时出现在这栋大楼的某个房间,有时像个演员,有时又像个导演。说一些言不由衷的话,做一些身不由己的事,他清楚自己仅仅是一个庞大机器上的微小零件,在一种惯性中运转。每当想到这种机械式运转对某些物事可能造成的忽略和伤害,端坐在机关大楼某个房间的他,心事比整个大楼还要深重。
机关大院宽阔,洁净,人来人往。他走在院子里,时常会看到草坪上有七八个农妇,头上包着围巾,蹲在草坪中松土,修剪草叶。她们低头劳作,很少抬头看一眼从身边走过的那些人。她们知道,来这个大楼上班或办事的人,是与己无关的。就像他们从来不曾
分类:作品 | 评论:0 | 浏览:222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海边栈桥

海边栈桥
王月鹏
  
我忽略身边的海已经很久了。一支作为景点的锚默立海边,斑斑锈迹留下太多风浪的痕迹。游人熙来攘往,很少有人在意或理解它的存在。谁愿停下身来,听一支锈迹斑斑的锚的诉说?
海是难以解释的。可以感受,可以想象,但难以解释。滨海路沿着海岸线蜿蜒前行。落日在海天交接处静静地浮着,海在脚下涌着温和的浪。咸涩的晚风,将我满身的疲惫一层层剥落。薄薄雾气中,隐约传来海的沉吟,宛若一抹最本真的召唤。曾经丛生的礁石消失了,栈桥依旧。一对恋人撑着小花伞,相依相偎地在栈桥上踱步。相对于彼岸,栈桥的意义在哪里?我喜欢栈桥,喜欢它的欲言又止的样子。我一次次地走向它,走向这段并不遥远的“桥”,这段让人身心宁静的“路”。没有人会希望通过栈桥到达彼岸,它只是把你送到距离美和感受更真切的一个地方,将彼岸定格在视野与想象之中。这是它与别的桥的区别所在。独立栈桥,迎着海风,我不知道是海水充盈着沉默,还是沉默充盈着海水。夕阳已经沉没,海的余温让人心动,让人想象晨曦是怎样地再次托起这个城市。懂海的人,此刻应该是沉默着的。
我曾
分类:作品 | 评论:0 | 浏览:338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再回首

一个失去母语的作家,将在异国它乡如何倾听与表达?
那支叫做《棋子》的歌,在很远也很近的地方暗自回响。
琴碎了,音乐何以为继?苏格拉底说,在琴之前音乐是并不存在的。
如果,音乐不存在,那么琴何以为琴?
分类:流水 | 评论:0 | 浏览:2503 | 收藏 | 查看全文>>

“非直接利益冲突”??

“非直接利益冲突”是一个经不住推敲和追问的概念。这个概念来自一种怎样的心里预设?或者说这个概念的潜台词是:如果没有直接利益关系,那么是不该发生什么冲突的。
问题是,现在社会中很多人参与冲突的原因,却是与“己”无关的。
其实,越是没有利益关系的所谓“冲突”,或者由“冲突”而引申出的“关注”、“援助”等等,正是与最为普遍的道德感和正义感相关联的。这恰恰是我们一直在倡导的一些东西,比如发扬风格,比如先人后己,比如见义勇为。两相对比,我觉得“非直接利益冲突”这个概念,其实正是功利心态的一个产物。社会现实中存在功利现象是一回事,拿存在于社会现实中的功利来作为标准和尺度则是另一回事。这是一个新概念层出不穷的时代。概念往往会遮蔽和掩饰一些更为重要的东西。对每一个新出笼的概念,保持最起码的警惕是必要的。我们已经越来越丧失了保持警惕与反思这样一种最基本的能力。

分类:镜像 | 评论:0 | 浏览:330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刘烨园声明


 刘烨园声明

(注:刘烨园先生没有博客,也很少上网,委托我代发此声明。)

前段时间,因山东作家参访团访问台湾,台湾《中国时报》对此事做了报道,其中有关刘烨园的部分(出书60本、获美国新语丝文学奖)纯属记者捏造,完全不符合刘烨园的创作事实。


 刘烨园
 2010年1月15日

附:《中国时报》相关报道

大陸作家帶頭 行銷寶島深度遊
 中國時報 / 黃如萍/台北報導 2010/01/03

台灣除了阿里山及日月潭等自然風景,還有許多有別於大陸的生活文化。山東省旅遊行業協會十四人組成的采寫團,四日將來台考察採訪,藉由山東省一、二級作家的生動筆觸,引領陸客來台深度遊。
事實上,開放陸客來台即將屆滿一年半,由山東著名作家及媒體組成的采寫團,是第一個來台考察採訪的文學團體。
據了解,采寫團由山東省
分类:作品 | 评论:0 | 浏览:3731 | 收藏 | 查看全文>>

瞬间城市


瞬间城市
   王月鹏

这是一条成长着的街道。到过港城的人,大抵是不会错过它的。
其实它很普通,与别的城市街道并无异样。车水马龙,灯火迷离,林立的高楼陷于形形色色广告包围中……它的名字普通但很响亮:南大街。小城在海的南面,它在小城的南面,大片空空荡荡的麦地静候在它的南面。它的长度,大约就是港城从东到西的距离。港城人对它的熟悉,就像它熟悉街边的每一栋建筑一样。事务所。交易厅。时装店。精品屋。咖啡馆。海鲜城。银行。公司。商厦。影院……在它的最东端,是张裕葡萄酒博物馆。这个浪漫的百年品牌旁边,威然矗立着国税办公大楼。
与南大街的初识,是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期。那是我第一次到港城,也是第一次离开农村走进城市。一个对城市心怀向往,但从无感性认识的年轻人,深深地记住了“南大街”这个名字。刀削一样干净利落的街面,是以老家的逼窄胡同和崎岖山路为背景的。城与乡的巨大反差,让我神志恍惚的同时,也在心里凝成了一个结。它与梦想牵手,与青春激情相关。它牵引着我,一步一个天涯。后来,我终于跻身这个小城,工作、生
分类:作品 | 评论:0 | 浏览:243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影子


影 子

 王月鹏
一
我是在散步时留意到那个村庄的。一个守候在路边的村庄,普通得像一幅褪了色的挂图。那天突然让我停下脚步,并且忍不住弯下身来的,是一小片的新鲜泥土。因为一座老房子刚被拆掉,房基下的泥土于是裸露出来,像是一个新鲜的伤口,在暮色中闪着微润的光。接下来的日子,这样的光一次次地闪现,在我散步的时候,也在我的睡梦中。一栋又一栋的房子被拆除,村庄渐渐显出了空旷,我的心思也变得空旷起来。以前我的散步是没有规律也没有固定路线的,自从留意了那个叫做望庄的村子,哪天倘若没去看一看,心里就会有一种说不出的惦念。我是以散步的名义去看望那个村庄的。
那天,村里好像在开一个群众大会。村里的人都聚在学校操场上,临时搭起的主席台坐着一排人。我听到扩音器发出的声音在风中颤抖,写着“望庄拆迁动员大会”的红色横幅,在风中呼啦啦地晃来荡去。
第二天,一群陌生人出现在村里。村头炸油条的老汉说,那是县政府的机关干部,每人都分包了几家拆迁户,正在进家入户宣传拆迁政策。
第三天,村
分类:作品 | 评论:2 | 浏览:3558 | 收藏 | 查看全文>>

高建群:“文学的第一排总是虚位以待的”

文坛“陕军”,再推新作——此次,不是陈忠实,不是贾平凹,而是与之并称“陕西四位著名农民”的高建群。

  其新长篇《大平原》近日由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出版,这距离上部力作《最后一个匈奴》面世已经16个年头了。

  接受本报专访时,高建群称,《大平原》是献给凋敝乡村的挽歌,也是为渭河平原留存一份记忆。“真正的作家应该用秉持人类情怀来记录时代,给后人留一份备忘录。”

  -新作还了自己欠家乡的债

  作家高建群说,“有些老故事,在我心里一埋好多年,现在总算讲出来了。”讲《大平原》的故事,高伏案三年。“这应该是我讲过的故事中最好的。”但小说的酝酿,伴随了数位长辈的相继离去。“可以视作家族小说。当年父亲、大伯、姑姑去世时,都对我说,‘你说你要写,但你没有,难道你也像我们一样,将这些嚼头带进棺材里去吗?’”

  《大平原》发端于上世纪30年代的社会动荡和大饥荒:高氏一家随河南难民前往黄龙山,途中收留孤儿顾兰子并生儿育女。其后,一家回到大平原继续务农,并为掩护中共高级将领付
分类:资料 | 评论:0 | 浏览:276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关于梦与思

12期《散文》到了。卷首语有这样的一段话,存录如下:“文学在给自己设计什么样的“专业形象”呢?它可以为情人献上一颗心,也可以为生活镶上一道花边。我们看到,文学现在忙碌异常,它在不停地赶场,它在为广告、动漫、晚会、连续剧奉献自己的修辞本能和感染本能。文学在商业的宴席上分得一杯羹后,有点忘乎所以。好的写作者是不能忘掉文学的血统的——关于梦与思,关于人及人生解放的血统。”

我觉得,自由精神与一个人所处的环境相关,更与一个人的内心是否足够强大有关。这种强大,在于能够正确区别追求与欲望的关系,更多地表现为对困境中的坚韧,喧嚣中的安静,对名利的自省,对庸俗的轻蔑,以及对安逸的警惕,与时尚之间保持一段必要的距离,等等。一个人生活在笼子里,但他的精神可以是自由的。一个在旷野上自由奔跑的人,也许他不过是在追逐一缕风,并没有自己的方向感。

天赋独立。


分类:流水 | 评论:0 | 浏览:2590 | 收藏 | 查看全文>>

红枫湖

红枫湖

红枫湖上我没有看到红叶
红枫湖上我只看到大片的水
一面隐忍的镜子
落满这个游人的一路风尘

一粒石子的内心
藏着万丈波澜
一粒石子击中了镜面
千百个太阳
从水中同时升起

那一刻除了静寂,还是静寂
我听到一条鱼
在水中叹息的声音

分类:流水 | 评论:0 | 浏览:2473 | 收藏 | 查看全文>>

被废弃的文字


转型社会各种矛盾层叠累积,但这不该成为转型滞后或被动的托辞。就象改革需要付出成本和学费,但这不该成为屡屡失误和犯错误的理由。换言之,这种所谓的改正错误,更多的只是一种姿态,是一种对社会压力做出的敷衍式回应。甚至,这样回应的目的,也是为了抢占道德的、政治的“保障优势”。
不管街头乞讨者有多少虚假成分,我宁愿相信他们是确实需要救助的,也期望更多的人愿意伸出救援之手。
然而在公共话语中,道德姿态是随处可见的。这样的“道德”,往往在第一现场是缺席的,在报纸和会议上却呈现出泛滥之状。譬如“三农”问题,我愿意以为这在中国其实也是一个道德问题。仅仅为农民说话是不够的,更重要的是要看你做了什么,哪怕是做了很微小的一点点,做与不做,有着本质的区别。我们不该忽视这种区别。
谁更需要和谐?任何改革,首要的是要冲破既得利益者的阻力,也就是说解决改革的动力来源问题。但“和谐”不同,它看起来是解决了弱势群体的困惑,但实质上更多的是将要解决既得利益者的困境。我们是否有更多的勇气和可能,去厘清现实的利益格局?


分类:流水 | 评论:0 | 浏览:258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广场

广 场


机关办公楼的前面
是一片广场

广场很大,生长名目繁多的草木
还有来自不同方向的人
他们在草木之间散步,闲聊
或者在空地上跳舞,打太极拳
喧嚣中,偶尔会遇到
几个从机关办公楼走出的人
他们若有所思,步履凝重
朦胧路灯下,我看到
他们把白天的表情渐渐卸除

站在窗前俯视这个广场
是多年前的一个习惯
那时我正年轻,热爱加班
每天晚上都在办公室伏案写作
累了的时候,或者写不下去的时候
我会机械式地站起身来
靠在窗前,燃一支烟
看楼下的广场人头攒动
作为一个旁观者
我看不清他们的表情
一晃几年了,如今我更喜欢走出房间
来到这个广场散步
我
分类:作品 | 评论:0 | 浏览:233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在灯光与阳光之间,一个创作札记


原本以为,这些从冬天开始写作的文字,会到冬天结束的时候结束。然而没有。
它经历了春夏和秋冬,体验了阴晴与冷暖。一个人是该对自己的选择负责的。这些文字,是堵在胸口的痛。它们需要融化,需要还原为自己的本来的方式。我对这些文字的成全,也是对自己的成全。
从家到单位10分钟。从单位回家10分钟。每天晚饭后,在去单位与回家这两个10分钟之间,我会在电脑前度过大约半个夜晚的时间。最大的希望,是这种机械式的生活不要被打扰。一次次给自己定下严苛的写作字数,一次次地检讨为什么没有如期完成?我知道,这个简单的量化指标,必须靠机械一样的生活来保证。不需要什么激情。长篇文章的写作更需要的是耐力。我希望自己能够过了耐力的这一关。我希望这些文字能够透支我的所有的知识储备,穿越我的最大的想象力,那将是我和这本书的双重的幸运。当我从那里出发,经过短暂的调整期,然后投入新的透支之后,我会深深地明白,所谓透支,其实是一种更加有效的储备和积累。
写作的过程当然是愉快的。不舍得浪费一点的业余时间。除去必要的工作,我将自己的生活降到了最低,、用更多的时间坐在
分类:流水 | 评论:0 | 浏览:216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8页/116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3 4 5 6 7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