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岸博客天涯名博

笔名小岸,巨蟹座女子。一个游走于自由与逃离,边缘与梦想的文字舞者。本博客文字均为原创,欢迎媒体用稿,谢绝转载。联系邮箱xiaoan222@163.com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1
  • 总访问量:1860362
  • 开博时间:2004-02-10
  • 博客排名:第758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关注更新
友情链接
博客门铃
博文

两个短篇一个奖

中篇《余露和她的父亲》荣获第二届鲁彥周文学奖。

两个短篇一个奖

 

短篇《礼物》发表于《作品》第4期,第一次在作品发作品。

两个短篇一个奖

 

两个短篇一个奖

 

短篇《连翘》发表于《解放军文艺》第4期,这篇小说和战争有关,所以投给了解放军文艺。

两个短篇一个奖两个短篇一个奖

分类:图片喂博 | 评论:0 | 浏览:131 | 收藏 | 查看全文>>

螺蛳壳里做道场——评小岸短篇《礼物》

  

原文地址:

http://blog.astro.ifeng.com/article/35246682.html

螺蛳壳里做道场

文/李德平

从某种意义上说,短篇小说是螺蛳壳里做道场的艺术,空间很小,却要匠心独运,开辟出新的天地。

任何艺术都是相通的。记得看甄子丹版电影《关云长》,在狭窄小巷里打斗那一幕,尤其令人印象深刻。由于空间逼仄,腾挪受限,所以习惯了舞弄青龙偃月刀的关云长,处处擎肘,却处处惊心动魄。这样小规模的格斗,比在开阔的战场上厮杀,难度更大,而精彩程度也因此非比寻常。

做大难,做小也同样不易。做一尊大佛需要匠人惨淡经营、运筹帷幄;核桃上雕镂一叶轻舟,还要把上面的人物刻画得栩栩如生,非具有独特的审美与耐心不可为之。从小说艺术的角度来说,写出鸿篇巨制的《人间喜剧》,考验人的精力与智力;但要像契科夫、门罗一样,把短篇小说经营得珠圆如润、出类拔萃,同

分类:转存收藏 | 评论:0 | 浏览:295 | 收藏 | 查看全文>>

自由表达是写作的乐趣所在(书评)

  

自由表达是写作的乐趣所在

 

小岸

 

周围的朋友们都知道,裴指海是一个写作快枪手,曾经有过一天写两万字的纪录。这委实让人羡慕嫉妒恨。但是,写得快真是一件值得夸耀的事吗?人家都说,慢工才能出细活。他很清楚这点,提起这事时,总是不忘加一句,莫言也写得很快,写一部长篇只用一个多月。仿佛这样就印证了,细活不一定非得“慢工”,快手照样可以妙笔生花。

作为快枪手的裴指海,每天不写些东西手就会痒。他出版过两部纪实文学,四部长篇小说,另有若干中短篇作品,听上去数量颇丰。但其实这只是他作品中很小一部分,大量文字还在电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4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李心丽小说印象(评论)

  

李心丽小说印象       

文/小岸

 

李心丽是山西省吕梁市一位女作家,我们认识多年,读过不少她的作品。她擅长写一些微不足道的小人物,譬如《流年》里的陈若兰和丈夫闫江平,《过客》里的刘晓,《钟小美》里的钟小美,《棉花在棉被里盛开》里的农民李月旺老两口。她把这些司空见惯的小人物,以波澜不惊的笔触写进小说,赋予他们静水深流般的命运波折。

《流年》里的小职员闫江平出走了,无人关注,所有疑问和压力都留给了妻子陈若兰。在对往昔的盘点追问中,寻常的夫妻生活,仿佛一地鸡毛,一点点浮出水面。原本烂熟于心的每一个日子,在陈若兰眼里,变得陌生神奇。随着故事一点点推进,作者不动声色,娓娓道来。《过客》里的刘晓不仅被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9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小说集《梦里见洛神》

  

新出一本小说集《梦里见洛神》,由三晋出版社出版。这本书共收录了八个中篇,与不久前敦煌出的集子里有篇作品是重复收入的,即《温城之恋》。倒不是偏爱它,而是觉得它很适合改编一个电影,所以希望更多的人读到。

 

小说集《梦里见洛神》

 

分类:图片喂博 | 评论:0 | 浏览:11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小说集《温城之恋》

  

新出一本小说集,由敦煌文艺出版社出版,共收录六个中篇。 

网搜这几家网站有售 http://www.wl.cn/8349608     http://www.bookschina.com/6713000.htm 

 http://www.amazon.cn/ref=nav_logo

小说集《温城之恋》

分类:图片喂博 | 评论:0 | 浏览:21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北戴河与山海关

  

北戴河与山海关

 

北戴河与山海关

 

北戴河与山海关

分类:图片喂博 | 评论:0 | 浏览:26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小河(散文)

  

 

小河并非一条河,而是一个村庄。这个简朴的名字缘自一条真实的小河,据说当年溪环树绕,水声潺潺。周边另有两个村落,一个叫瀑里,一个叫河下。这几个村的名字连起来,就是一条奔腾的河流。想来,那条河一定欢快汹涌,碧波荡漾。遗憾的是,如今河水再难寻觅,只有这些鲜活的村名,固守着那条逝去的河流。小河村地处郊外,已有千年历史,是本市为数不多的历史文化名村之一。同时,它还是文坛才女石评梅祖籍。它已然生成了一张醒目名片,外地人来这儿,总想去小河游览一番。前不久,几位师友途经阳泉,邀我做向导。生怕带错路,特意打电话询问路线。同行师友诧异,难道你没去过?我讪笑,许久以前去过,担心重修了路,认不得了。

是的,许久以前。那时,我刚参加工作,单位距离小河村不远,每天都要乘坐班车经过村口。彼时的小河尚没有被命名为文化名村,亦没有发展旅游,倾力打造评梅故里迹象。隔着车窗望去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05 | 收藏 | 查看全文>>

看海

  

带着女儿去看海~~感受它的辽阔、空旷、壮丽、荒凉~~~

看海

看海看海

 

分类:图片喂博 | 评论:0 | 浏览:26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浊漳河笔会

  

 某日在浊漳河畔参加笔会,河畔自烤自吃,还有篝火晚会,我还唱了一曲八路军,浊漳河里游漂流。小院里有露天泳池,水异常清澈凉爽,得空就跑去游泳,虽然只是瞎扑腾。

悲摧的这次笔会弄丢了手鸡,里面拍的一些风景图片,记录的心情短语,近几个月更新的通讯录等,悉数尽失。

 

分类:图片喂博 | 评论:0 | 浏览:15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在钢丝上奔跑的小说

  

原文地址:http://www.chinawriter.com.cn/bk/2014-07-28/77142.html

 

在钢丝上奔跑的小说

 

裴指海

 

中国文学经过“先锋”洗礼后,故事成为一个面目可疑的词语,俨然是“文学性”的反义语。那些号称与故事有仇的小说家,我觉得只有两种可能:要么是天才,要么和那头被人带到黔地的驴一样,江郎才尽,无技可施,只好拿“故事”出气。其实,大部分作家都会讲故事,伟大的作家更会讲故事,比如卡夫卡、马尔克斯等,莫言在瑞典学院发表诺奖演讲题目干脆就叫“讲故事的人”。像罗伯·格里耶那样把小说当说明书来写,毕竟是少数。罗伯·格里耶是个天才,但这样的天才只有一个,而会讲故事的天才古往今来,灿若繁星。小岸也是一个讲故事的天才。

小岸讲的故事都很好看,但对作家来说,这也是一个悖论。小说是讲故事的,但故事并不都是小说。小说里的故事除了有一颗价值观的核,还要看作家如何讲故事。《百年孤独》同样可以写成好看的传奇故事,但马尔克斯却把它写成了一部伟大的小说。小岸是个写小说的作家,我们当然要从小说角度严格要求她所讲的故事。小岸写的故事很吸引人,这反而让阅读充满不安。我记得第一次看小岸小说《车祸》,扑面而来的烟火味让我担心,然而继续读下去时,就被小说吸引着一路狂奔地读完了。这是一次惊险的阅读之旅,故事如此传奇,很担心她把小说弄砸了,从开始到最后,始终把心提到了嗓子眼。读到最后,这才放下心来,这是一篇好小说:它和其他写世相人生的小说不同,除了“世相”,小说还写到了人性的幽暗之处,对主人公用力之深自不必说,甚至小说中一闪而过的人物,小岸也没有放过,对他们的人性弱点抓得狠准稳,真实而又刻薄,着墨不多,却字如刀子,刀刀见血。小岸在小说中犹如一个见招拆招的刀客,不动声色,险恶处如疱丁解牛,游刃有余。

这篇小说获得了2010—2012年度“赵树理文学奖”,名至实归。

作家看作家的小说,不仅仅是要看好看的故事,还要看她写了一个什么样的故事,她是如何讲故事的。读小岸小说就像坐在观众席里,提心吊胆观看一场盛大的走钢丝表演,看她如何用文学来讲述好看的故事。好在小岸不会让我们失望,当你把心提到嗓子眼时,她还会在钢丝上来一个漂亮的“鹞子翻身”,稳稳地落在钢丝上,姿势优美。每次阅读都是享受一场盛大的艺术之宴。

分类:转存收藏 | 评论:0 | 浏览:168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两个小说

  

 

中篇《回家》发《山西文学》第6期,同期有两篇关于俺作品的评论文章。小说写了一个外地女人除夕回娘家,近而揭开一个家族秘密。

两个小说两个小说

 

短篇《梅花簪子》发《西部》第6期。第一次在《西部》发表作品,“梅花簪子”是以民国晋东南乡村为背景的一个小说,里面用了不少当地方言,俺就是晋东南人。

分类:图片喂博 | 评论:0 | 浏览:184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两首诗

(极少写诗,偶尔写着玩。

 

《比夜晚更黑的》

 

早晨,我和太阳一起醒来

穿过一座桥

穿过,整个城市的街道

风吹着我的脸

是南风,迷人的南风

像爱情一样

 

午餐是一碟醉人的桃花

还有蔷薇,还有木槿

你说,别忘了丁香

你和她在林子里散步

空气里的水融化了

是一个人的眼泪

 

谁偷走了我的木梳

留下一地凌乱

我站在窗外

屋子里有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7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关于写作(后记)

(这是一本小说集的后记,期待书早日出版。)

 

我常对自己说,你是个幸运的家伙。——因为你几乎算得上实现了自己的理想。若干年前,当我爱上文学,尝试写作,就幻想有一天,我笔下的文字能够变成铅字,发表出版。但那实在比九天揽月还要遥不可及啊,没想到,若干年后,这些愿望竟然实现了。

总有人称我“作家”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2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手机里的图片

  

久未更新博客,把手机里存的一些图片,导出来喂博客。

 

这是寿阳方山的山桃花,桃花素有白梅美誉,大片桃花点缀在山坡上,远看,如尚未融化的积雪,置身其中,有惊艳之美。

 

手机里的图片

 

某日在太原领奖,此次获奖作者有个珍藏版合集,里面有作者的整页彩图照片。

手机里的图片手机里的图片

 

某日在江城武汉,这是唐诗里流传千年的黄鹤楼。黄鹤楼上吹玉笛,江城五月落梅花。站在楼顶,俯瞰传说中的武汉长江大桥。

手机里的图片

 

某日去银圆山庄,又称张家大院。它在本地很著名,有不少传说典故,因建筑独特,还被冠以“小布达拉宫”之称。我的娘家离这里很近,读中学时常有同学结伴去这儿游玩,感觉它就在眼皮底下。然而,眼皮底下的这个地方,几十年了,俺还是第一次去。

手机里的图片

分类:图片喂博 | 评论:0 | 浏览:18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16页/1737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