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岸博客天涯名博

笔名小岸,巨蟹座女子。一个游走于自由与逃离,边缘与梦想的文字舞者。本博客文字均为原创,欢迎媒体用稿,谢绝转载。联系邮箱xiaoan222@163.com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1
  • 总访问量:1860610
  • 开博时间:2004-02-10
  • 博客排名:第755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友情链接
博客门铃
博文

小说集《连翘》

新书上架,小说集《连翘》,网上各大商城、书城均有售。。。

 

小说集《连翘》

 

分类:图片喂博 | 评论:0 | 浏览:17 | 收藏 | 查看全文>>

亲爱的婆婆

 

 

公公去世后第99天,婆婆也跟着撒手尘寰,百日之内送走两位老人,很长一段时间,丈夫都感到不适应。婚后多年,每逢周末,只要不是加班或公差,他都要回乡下陪伴二老。婆婆葬礼后第一个周末,我睡得很沉,醒来听到淅淅沥沥的雨声,睁开眼,家里却只有我一个人。我纳闷他一大早去了哪里,打电话也不接。隔窗看到自家的轿车停在楼下,未免奇怪,他去哪儿了?上午,微信家人群里,看到他发了一张图片:雨中的小院,湿漉漉的砖石地面,婆婆生前栽种的月季和兰草开得正艳。原来,他依旧一个人冒着雨,车也没开,乘坐公交车回乡下了。在外读书的女儿问,我爸一个人回去做什么?我想了想,答,他大约是寻找父母仍在的感觉去了。然而,寂寞庭院,物是人非,老人终究是不在了。

公公去世前,已在床上躺了大半年,身体各项机能严重衰竭,医生让我们做好老人随时可能离开的心理准备。他的去世,并不显得意外。然而婆婆,向来康健,壮硕,虽已八十五岁高龄,仍旧耳聪目明,思维清晰,本以为还能多活几年,却忽然就这么走了,令人措手不及。

大家都说,婆婆是被公公叫走的,恩爱夫妻阴间作伴去了。这种说法,多少让人觉得安慰。婆婆是一个典型的旧式妇人,一辈子依靠丈夫,依赖丈夫。公公离世对她的打击可谓是致命的,她的天塌了,地陷了,生无可恋。据说,她掐着指头数日子,想要熬过一百天。本地有风俗,百日之内不得开墓,若配偶一方先走,另一方没过多久也走了,还需寄埋别处,待到百日后方能合葬。她唯恐给子女添麻烦,努力想要捱过一百天。她也终于得偿所愿,在第99天,安然阖上了眼。请来的风水师根据婆婆去世时辰掐算开坟动土日,正是三天后,这天不仅妥妥过了百日,而且恰逢公公生日。众人皆感叹,老人真是会挑时候啊。

公公生前托我给婆婆买过一枚金式指,小巧精致,戴在手上很好看。公公去世后,婆婆精神萎靡,手上的金戒指也不见了,问她,说是丢了。丢在哪里了?她闪烁其词,一会儿说丢地里了,一会儿说不记得了。丈夫偷偷告诉我,她把金戒指给了大嫂,怕二嫂有意见,谎称丢了。哦,她是觉得我们都有各种首饰,唯独大嫂没有,所以才给她了。我拿出自己闲置不戴的戒指,添了几百块钱,去金店兑换了一枚适合老年人戴的环形戒指送给她。她百般推辞,我骗她,你年纪大了,身上必须有点金货,才能驱灾避邪。她这才同意戴上,正好有邻居进来,她站起身,把手伸到对方眼前,你看,俺小英给我买的戒指,好看吗?我有点意外,第一次见到婆婆这个样子,孩子般的雀跃,孩子般毫无掩饰地向别人炫耀。那一刻,我感到无比安慰,无比踏实。

婆婆去世前段时间,我在外地写稿。回家第二天,正是周末,便和丈夫一起回乡下。晚上,我和婆婆躺在床上,她拉着我的手,各种叮咛嘱咐。她说,我要走了,你们好好过。我生气地打断她的话,你不要胡说八道。她不恼,反笑,到时候了嘛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7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军事文学年选

中篇《隰有荷华》是以抗日战争为背景的一篇小说,有幸收录到这部年选。。

军事文学年选军事文学年选

 

分类:图片喂博 | 评论:0 | 浏览:15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中华文学选刊

中篇《遇见》有幸被《中华文学选刊》第三期转载。

中华文学选刊中华文学选刊中华文学选刊

分类:图片喂博 | 评论:0 | 浏览:18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中篇《遇见》

中篇小说《遇见》发表于《清明》第六期。小说表面上写的是一对青年男女的邂逅,我想表述的却是隐藏在男主人公背后的一桩往事。。

中篇《遇见》中篇《遇见》

分类:图片喂博 | 评论:0 | 浏览:4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光与影

光与影

——中篇《遇见》创作谈

 

小岸

 

有次参加朋友聚会,席间有个男人听说我是写小说的,特意加了微信,说要给我讲一件事。他说自己有一次自驾旅行,游览到某山区景点时,遇见一个模样端庄的农家妇人,竟然向他自荐性服务,价格低廉。他在诧异的同时,感叹此地民风不古。第二天,在他离开的路上,再次偶遇这名妇人,她换了一身装束,拎着只袋子,正在捡拾路边的塑料瓶。他有点好奇,偷偷跟了她一段路,发现有个坐在轮椅上的少年等着她,少年喊她妈妈。他有些吃惊,忍不住追上去,打探究竟。原来,那个孩子被摩托车撞伤,导致残疾,肇事者逃逸。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7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

原发于第10期“小说月报”原创的《隰有荷华》有幸被“北京文学”选刊11期转载。这是第四次与北京文学结缘,选刊很漂亮,篇名皆是由民间书法家题写,插图都是彩页。

 

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

分类:图片喂博 | 评论:0 | 浏览:28 | 收藏 | 查看全文>>

霜叶红于二月花

霜叶红于二月花

 

小岸

 

霜已降,冬将至。霜降是秋天最后一个节气,所谓霜叶红于二月花正是这个时候。霜降后的第二天,特意约了几个朋友一道去盂县深山赏红叶。

我们去的地方名叫诸龙山,名头不响,很多当地人也不清楚它的线路。我比较排斥那些声名远播的A级景区,旅游团线,更青睐类似的不名之地。朋友带路找的地方,颇合我心意。诸龙山位于盂县城西,出了城,沿着一条蜿蜒狭窄的乡村土路一直朝山里走。山路崎岖,普通轿车很难行进,需得底盘高的越野才行。

山里有一座诸龙庙,顾名思义,我以为,诸龙即是诸位龙王,必是供奉多位龙王的庙宇。想来是当地百姓为求雨而兴建,一位龙王不够,多供奉几位更有效果。待到庙内,才发现自己的幼稚。这里供奉的乃是一位姓诸的明朝将领,号希默,因不肯参与燕王朱棣发起的靖难政变,隐于此地修行,死后坐化,乡民立庙祭祀。光绪年间,曾有县令携山民在此祈雨,事毕,将其封为诸龙神。

中国的许多庙宇,祭拜的神灵大多是这样的出处。真人真身,在乡间邻里的口耳相传中,渐渐演化成仙。久之,便成了一方百姓,祈愿安康的精神寄托。盂县最有名的藏山,便有藏山庙。藏山庙就是纪念为救赵氏孤儿而藏身于此的忠义之士程婴。另有水神山,烈女祠,又名圣母庙,供奉的是后周柴花公主。据传,陈桥兵变,赵匤胤黄袍加身,取代了年幼的后周皇帝,登上皇位。柴花公主是皇帝姐姐,她不甘心家国易主,藏身于水神山,伺机复国。无奈势单力薄,眼看赵宋政权日益强大,复国无望,遂自缢身亡。当地百姓感念她的刚烈忠贞,立庙祭祀。有趣的是,无论程婴,诸希默,还是柴花公主,这几个人的共同之处,皆是避难而来。古时盂县,置于莽莽太行之中,山高林密,是遁世隐身的好去处。

诸龙庙位于幽深的山谷,殿内有彩绘的壁画,色泽鲜艳,许是后人在原有基础上描摹的。匆匆一览,看不懂画的什么,估摸是关于诸龙庙的来历与传说。殿前有一座破损的戏台,上面荒草萋萋。寂静的午夜,立于此,会否听到戏子咿呀的吟唱?胡琴轻柔地伴奏?在那并不久远的过去,这里曾有过怎样的喧嚣和热闹?

朱红色山门半掩,跨出去,便是铺满落叶的小径,两侧是茂密的丛林。沿着悠长的小径向上攀爬,可到诸龙山顶。沿途山花烂漫,秋色宜人。远望,一团一团的红色,尚未泛黄的绿色,以及明亮的金黄色,层次分明,像大幅的水彩画。钻进灌木丛,脚底是厚厚的落叶,发出沙沙脆响。红叶点缀其间,仿佛熟透的浆果落在地面,让人不忍心踏上去。丛林中有山鸡出没,像受了惊吓,扑愣愣扇动翅膀。遇见一只小松鼠,拖着蓬松,优美的尾巴,蹦跳着,优哉游哉,跃过涧石,一点不惧人。同行者皆是摄影迷,他们贪婪地用手中的镜头记录眼前景色。我也用手机拍了几张,兴冲冲发给家人和朋友看。摄影本是高端艺术,手机的普及降低了它的门槛,尤其修图软件,简直有化腐朽为神奇的力量,一张平庸的脸可以瞬间变得美艳动人。然而,在大自然的美景面前,只有专业的高清数码才配得上它,才能足够清晰地还原它的本真,它的清澈,它的直抵灵魂深处的醉人之美。

诸龙山红叶都是低矮的黄栌与高大的五角枫,叶片凑近看,大多有褐色斑点或裂纹。要想找到完好无损的红叶,需要极大的耐心,它们隐藏在阳光照不到的阴影里。许是没有经过风吹日晒,红得通透,红得洁净,红得圆润,叶片充满一种毛茸茸的质感,我见犹怜。少女时代,每逢红叶满山的深秋,总要爬山采几束回家,挑选漂亮的叶片做成书签。

少时住城郊,楼后就是山,名字极为普通,因地处桃河南岸,就叫南山,与市区的南山公园同名。南山不高,但山上该有的景物全都有。春天有粉白的山桃花,夏天有明黄的剪剪花,秋天有火红的黄栌叶。摘花、采叶是那时热衷的雅事。采回的红叶,取针线在叶柄穿一绺艳丽的丝线,用圆珠笔在叶片上写下几行诗句: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晓来谁染霜林醉,总是离人泪。然后,把它们夹在书页中,抽干水份后,便成一枚小小的书签。红叶制作的书签易碎,却自有一份情怀在里面。那份心思在今天看来,十足的文艺范儿,小资调儿。结伴采红叶的女友早已不知去向,但每遇红叶满山,总会不由自主想起她。

下山走的另一条路,沿着山腰,有一道布满青苔的砖石小径。摄影迷们在这里欢喜雀跃,他们总能敏锐地捕捉到适合入镜的美景。为了营造更好的气氛,我们手捧落叶,向上扬起,落叶纷纷坠下,如一场即兴的花瓣雨。

静谧的山谷能够听到叶落的声音,微风拂过,簌簌作响。高大的树木几乎遮蔽了天空,走在这里,仿佛走进油画里,走进童话里。这里有一棵常年不落叶的杨树,到了寒冬,树叶依旧保持着耀眼的金黄,一直延续到来年春天萌发出嫩绿的新芽。我猜测地下有一眼温泉,为它源源不断地输送热量。途经一道近乎垂直的水泥台阶,显然新修的,坚硬灰白的水泥,难免破坏山谷的幽静气质。然而,这是不可避免的。现代化触角无处不在,不经意间,总能发现护栏,垃圾筒,电线杆等,倘若没有这些碍眼的东西,似乎也不行,它们为我们提供便捷与安全。

回去的路上,我不禁想像一位生活在古代的女子,她也许叫兰香,也许叫素英。她与我一样,恋慕这秋色之景。她要怎样走进深山呢?也许乘一顶山轿,拎些供奉的香烛黄纸,进山朝拜。轿夫们晃晃悠悠,她掀起帘栊,眺望满山红叶,惊叹大自然之美。她识得几个字,念过诗书,随口呤出“霜叶红于二月花”的诗句。或者她已有了年纪,手头窘迫,舍不得雇乘轿辇,家里连一头毛驴也没有,只好迈着小脚,徒步进山。她一路走走歇歇,在铺满落叶的小径,隔着浩瀚,辽阔的时空与我擦身而过。我走在她走过的路上,她走在我必将会走的路上。她与我一样,弯腰掐一枝山花戴在头上。 

霜叶红于二月花

霜叶红于二月花

霜叶红于二月花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0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湿疹之困

湿疹之困 

 

小岸

 

刚参加工作时,我在一家企业的分厂工作。分厂地处郊外,每天早出晚归,往返于城市的东西两端。我的岗位是打字员,却身兼数职,除了打印文件,还负责档案存取,报纸收发。厂领导办公室也安排我清扫,拖地板,擦灰尘,去茶炉房打开水,经常被差使得团团转。我对这份工作很不满意,因为离家远,有门路有关系的员工纷纷想办法调离。在那里待了四年之后,我也终于寻到机会,调回总公司。我的工作从打字员变成穿着白大褂的化验员。

 

化验员就像影视剧里的科研工作者,举着形状不同的烧杯做实验,记录配比,观察数据。我见识了各种各样的化学药品,危险的硫酸,白色盐酸,固体草酸,灰色硝酸银,紫色高锰酸钾。硝酸银溶解加热能够便捷地提取到金属银,因此,它常常不翼而飞。作为新手,我从最基础的配药开始学习。很少有化验员操作时戴手套,我也不例外。但是,不久,我的手指和掌心就出现了异样,经常发痒,挠破流出透明液体。结痂后,尚未康复,再度开始新一轮掻痒。反复几次后,新长出的指甲凹凸变形,狰狞可怕。紧接着,不止手,脚也出现了同样症状。你能想像穿着鞋袜的两只脚奇痒无比是什么感受吗?去医院求治,一个女医生检查后说是手足癣,真菌感染,通俗地讲,就是脚气长到了手上。她还说,手足癣分两种,一种水泡型,一种干性,我属于前者。吃了口服药,用了外敷的达克宁霜剂,症状却没有减轻,反而有愈演愈烈的趋势。我疑心化学药品腐蚀皮肤,懊恼为何其他人没事,偏我这般倒霉?工作时,戴上了橡胶手套。然而,称量样品时,总觉累赘,而且,领取的胶皮手套质地低劣,总是轻易破损。父亲带我找一个颇有名望的老中医问诊,他给了个偏方,用煮沸的醋液浸泡。泡了一个月,丝毫未见好转。我的两只手,除了手背,指头和掌心几乎溃烂了。担心被人发现,据说手足癣传染,我每天握着拳头上班,分配给我的任务,硬着头皮完成。母亲打问到一个专治皮肤病的乡村郎中,为我讨来几味草药。虔诚地服了两个疗程,疗效式微。

 

我几乎怀着绝望的心情再次去了市立医院皮肤科,这次门诊大夫是个大眼睛的男医生。他反复检查后说是过敏性湿疹。不会吧?我提示他,脚上也有。他让我脱掉鞋袜,把脚伸到灯下观察。然后,不确定地说,应该是湿疹,你先用点药试试。他给我开了一盒抗过敏药,二十片强的松,一支外敷药膏。服药第二天,立竿见影,手指上的小水泡全都消失不见了,误诊简直害死人。我以为从此高枕无忧,结果根本不是这样。这种病吃了药好,停了药立刻复发。化验室工作是造成湿疹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6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浮山掠影

浮山掠影

 

小岸

 

出门的时候,原计划去图书馆,借的一本书超期了,待到了地方,逡巡许久,竟找不到合适车位。记得战备路沿河路段经常停满车,先前也常把车停在那儿,不想,隔了不到一个月,全线禁停。正想着何去何从,不知不觉走到直行车道路口,索性朝前开。顺着车流左拐右绕,竟然上了义白路,心里一动,决定去“河下新村”。我曾在那里租住过两年,陪女儿读书。进了小区,仰视住过的房间,阳台上挂满晾洗的衣物,显然又有了新房客。这里紧邻学校,许多住户都是陪读的家长。楼下两家小卖店依旧,店主似乎不记得我了,目光漠然。理发店关门了,那个与我打过麻将的女老板不知去向。我还存着她的手机号,与许多号码一样,成了虚妄的存在。可能永远不会再拔,却习惯性保留,连删除,都觉得多余。

从“河下”出来,我有了去郊外走走的念头。去哪里呢?开着车,漫无目的朝平定方向走。到了三岔口,左边是石家庄方向,右边是昔阳方向。好吧,那就去昔阳。昔阳城有一家卖凉面的摊点,吃过一次,念念不忘。有了目的地,一颗心安定下来。没想到,走出一段路后,看到一个路牌,上面标着药林寺与浮山的方向。哦,浮山原来在这里。它是新开发的自然景区,许多人还不知道。我顿时改了主意,决定去浮山。

浮山,就这样误打误撞,闯入我的视野。这情形多像邂逅一段爱情,结果与初衷相隔那么远,仍然百转千回遇见你。

进山的水泥路像一条白色的带子环绕在山梁上,几处陡峭路面略有损毁,像是被重物轧过。路边的波斯菊开得恣意疯狂,白的,粉的,紫的,漫山遍野。这种花经波斯国传入,故名波斯菊。它生命力旺盛,种子一经播撒,就会繁衍生根。它另有个美妙的名字——格桑花,格桑在藏语里是幸福的涵义。藏民口中的格桑花有很多,波斯菊只是其中之一。其实,在乡下,波斯菊被称为扫帚梅,我在某篇小说里描绘过它。它还有一个比较庄重的学名——秋英,这名字颇像一位端庄的女子。然而,似乎与它并不匹配。它看上去是妖娆的,婀娜的,妩媚的,甚至有那么点风骚,让人心里痒痒,非得狠狠地揪几把,缠绕成艳丽的花束。仿佛这样,才不虚此行。

浮山的天空格外蓝,初秋的田野长满即将成熟的庄稼,沉甸甸的老玉米,金黄的谷子,稠密的红薯秧。碰到一棵野生桑树,叶子依旧青翠,还未有凋零的迹象。据说,桑叶有保健功效,清肝明目,生津润燥,淘宝上还有卖的。我要不要采些带回去,晒干后,泡水喝?幸好,这念头只是虚晃一下就溜走了。我对自己的养生热情缺乏信心,心血来潮购回的保健品,譬如袪湿的红豆薏米粉,美容的大麦绿青素,提高免疫力的三七粉,还有补充营养的蛋白酚,抗癌的螺旋藻……它们的下场,无一不是熬过保质期后,结块变质,面貌可疑,丢进了垃圾筒。

浮山顶上空无一人,传说浮山是女娲补天遗址,这里有座女娲庙。浮山之所以被称为浮山,就是因为山石松软,能够浮在水面。造成这种状况的原因,据传就是女娲娘娘当年在此烧煤炼石的结果。迎面走来两名村妇,手里挽着篮子,里面是装得满满的豆角。我问,女娲庙怎么走?其中一名热情地说,顺着这条路朝前走,路口左转。我朝着她指的方向步行,几百米后,果见路口,立刻朝着左边走去。走了许久,拐了好几道弯,山风阵阵,荒无人烟。背阴处,陡峭的山崖深不见底。我忽然生出惧意,疑心她们指错路了,或许把左右搞混了。我重新往回返,待返回岔路,朝着另一条路走了二十米,顿时理解了她们所指的方向。这里再次出现岔道,左侧指向一条石阶路,右边一条水泥路。石阶下立着牌楼,上书“东浮化山”四个大字。沿着石阶向上攀爬,很快看到红色庙宇的外墙,这便是女娲庙了。

女娲庙显然是在原来的遗址上新修的,与北方大山里常见的庙宇并无二致,有正殿,前殿,偏殿。还有一个小型戏台,几个工人正往墙上涂抹颜料。隔壁有座小院,四四方方,院内种满蔬菜,以西红柿居多,依稀听到屋里有人说话。我探头探脑走了一遭,竟没人出来。适才路遇的村妇说,庙里有住持的道士,他们大约就住在这里吧。

平定浮山有意打造女娲故里,女娲娘娘到底是哪里人?恐怕没人能说清楚。迄今为止,有十多个省市都在争抢女娲。女娲是上古时代的神话人物,很难考证她究竟是何方人氏。对我们来说,她是哪里人并不重要。只要相信她真实存在过,相信她是一位聪慧勇敢的女性,相信她曾经造福于人类,那么,这些纪念她的庙宇,就有存在的意义。

离开浮山的时候,正是黄昏,夕阳西下,波斯菊迎风摇曳。感谢它送给我一个美好的下午,让我独自品味自然之美,山野情趣,不辜负这秋日盛景。

浮山掠影

 

浮山掠影

浮山掠影

 

浮山掠影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69 | 收藏 | 查看全文>>

隰有荷华

隰有荷华隰有荷华

 

 

隰有荷华

..

分类:图片喂博 | 评论:1 | 浏览:3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每一篇小说都像一条河

每一篇小说都像一条河

——中篇小说《隰有荷华》(创作谈)

 

小岸


 
  几年前,偶然的机会,我随亲戚去一名农妇家做客,客厅墙上挂着一张年轻女人的黑白照片,相片上的女人眉目清秀,有一双细长的丹凤眼。我夸赞道,这是谁?长得真漂亮。农妇说,这是我妈,在我很小的时候,她就去世了。我随口问,得的什么病?我理所当然以为,她母亲的离世定然与疾病有关。她面露难色,欲言又止,我急忙知趣地岔开话题。
  事后,亲戚偷偷告诉我,抗战时期,这个地方曾被日军占领,相片上的女人因容貌出众,被一个日本军官相中,掳进军营,还生下一个孩子。日军败退后,女人带着孩子回到村里,遭到村民唾弃。不久,孩子患病夭折。(在其他村庄,还有与她遭遇相似的另一个姑娘,选择跟相好的日本兵去了日本

分类:转存收藏 | 评论:0 | 浏览:3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小说是真实的谎言

小说是真实的谎言
——中篇小说《暗》创作谈


小岸


       几年前,应邀参加一场乡村婚礼,是一个远房亲戚的儿子娶亲。新娘个头娇小,颧骨眉间显出几分南相。我笑说,新娘子很像南方妹子呢。知根底的立刻告诉我,她本来就算半个南方人,她母亲是四川人。哦?我颇为诧异。婚礼上见到的新娘母亲伶牙俐齿,明明是个身形壮硕的本地妇人。

       后来,了解到真相。新娘父亲早年家贫,娶不起媳妇,便花几千块钱从人贩子手里买了一个异乡女人。一年后,生下这个女儿。女儿两岁时,异乡女人瞅了个时机不辞而别,再也没有了联系。他们只知道她是四川人,其余的,一无所知。

得知新娘子从小就知道自己身世,我便找机会与她交谈。“想过去找你的亲生母亲吗?”

她犹豫半晌,摇摇头,“找

分类:转存收藏 | 评论:0 | 浏览:48 | 收藏 | 查看全文>>

道德面前,人性是赢家

 

道德面前,人性是赢家

 

寒 月

 

 

 

《我想有个家》的故事情节并不复杂, 只是生活中一个很小的截面,作者却把它写得惊心动魄,几乎就是现代版的《狸猫换太子》。当然,这里没有宫斗,也不是以狸猫换孩子,而是用一个健康的新生儿顶换另一个生下来就有缺陷的孩子

分类:转存收藏 | 评论:1 | 浏览:3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武乡文化新名人掠影

武乡文化新名人掠影

 

 崔巍

 

引言



上世纪八十年代,一位武乡籍文化人回乡时,曾受邀留下一帧“文张武弛”的字。说实话,那字很拙,不配称“墨宝”;但那内容却有着沉甸甸的份量。明眼人不难看出,“文张武弛”是从古人“文武之道,一张一弛”化出来的,那张弛互易,其实寄寓着他对家乡的希冀,莫要背着历史的辉煌,裹足不前,而应与时俱进,张文弛武了。

星移斗转,不觉三十余年过去了。

分类:转存收藏 | 评论:1 | 浏览:5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16页/1736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