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20
  • 总访问量:1532650
  • 开博时间:2007-12-22
  • 博客排名:第951位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思念秋天窍

2018-11-10

qqwweeasd

2018-11-10

妙灵的博客

2018-11-09

清清淡淡ABC

2018-11-08

可心2099

2018-11-08

钟爱今生

2018-11-07

913DIANDU

2018-11-07

山左名闲

2018-11-07

yigefangya..

2018-11-07

冯秀娟2015

2018-11-07

她遇见了谁

2018-11-07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还看张

 《色~戒》中的王佳芝,“她最后对他的感情强烈到是什么感情都不相干了,只是有感情。”而在易先生的心里,“他们是原始的猎人与猎物的关系,虎与伥的关系,最终极的占有。她这才生是他的人,死是他的鬼。”这是张爱玲笔下的文字,笔下的人物。《色~戒》的本事,是胡兰成说与她的,一般人读《色~戒》,难免对号入座,故事与文字终究魅力无边。
 张爱玲对于女人,总是参的很透,她的很多文字都有着对女人的无限深情:女人一辈子讲的是男人,念的是男人,怨的是男人;女人向往安稳、平凡的生活;最独立的职业女性也喜欢男人硬朗的肩背,乐意花丈夫的钱;女人择偶要比男人高明,并不纯粹以貌取人;正经女人如有机会扮演荡妇,必定跃跃欲试;只有女人才能领会与女人交锋之苦,并懂得没有佣人的佳处;而再没有心肝的女人说起去年那件夹袍,前年那件大衣来,也会一往情深。——作为女人,她的笔下也难保没有她的影子,她的心思,她有着做平凡女人的心,但她却是自伤自恋,自傲自独的,加上有才,还有特殊的家庭背景,她又不同于一般的女子了。
 她虽然自傲,但对于胡兰成,却总是掩饰不了心里的小。她最初送他照片,背后写道:“见了他
分类:在人寰 | 评论:3 | 浏览:86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再看张

 张爱玲的小说《色`戒》被李安改编为电影,荣获本届威尼斯影展最佳影片金狮奖,张爱玲又要让世人惦记一回了。小说写的好不好咱不去说它,电影拍的好不好咱也不去说它,咱只说张爱玲。
 张爱玲写这部小说用了将近三十年时间,是她花费写作时间最长的一部小说。小说的本事,是汪伪时期有名的郑苹如刺丁默村事件,这是抗战期间国民党刺杀汉奸唯一的一桩施用美人计的事件。大家都这么说,但张爱玲不承认。张爱玲象许多作家一样,不喜欢大家对号入座。因为胡兰成,还有张爱玲,大家基本上不管张爱玲的辩解,只是这般认为了。小说一经发表,作者是管不了什么的。
 张爱玲把小说的女主人公由职业特工变成业余的,还是爱国的大学生。她要写一个普通的人,而不是一个职业的特工。她觉得普通的人在历史的进程中有着更重要的意义。一九四四年她响应傅雷的辩解文章中说:“极端病态和极端觉悟的人究竟不多。时代是这么沉重,不容那么容易就大彻大悟。这些年来,人类到底也这么生活了下来,可见疯狂是疯狂,还是有分寸的。所以我的小说里,除了《金锁记》中的曹七巧,全是些不彻底的人物。他们不是英雄,他们可是这时代的广大的负荷者。因为他们
分类:在人寰 | 评论:3 | 浏览:881 | 收藏 | 查看全文>>

看张

 张爱玲一九五二年离开上海,从深圳罗湖桥到了香港,而后到美国,直到一九九五年离开人世就再也没有回过大陆。这边以前还很难看到她的书,现在就不难了。喜欢她的人还是很多,喜欢她的文字的人也还是很多,她基本上可以做到不朽了,对于一个作家而言,这是无上的荣誉。
 张爱玲把一个女人最宝贵的年华给了胡兰成,胡只是一个负心的人,还爱胡说,婚姻的不幸,对于张,许是偶然,对于胡,则是必然。不只张,任何女人,和胡结合,都是不幸。张爱玲三十六岁时,和潦倒诗人赖雅结婚了,赖雅六十五岁,后来赖雅瘫痪卧床,爱玲还端屎端尿地服侍过他,直到他死。此后张爱玲又过了二十六年的独身生活,直到她死。
 她有段时间曾经在伯克莱大学中国研究中心工作,但也是神龙首尾都不见,她人瘦小,不引人注意,又喜欢昼伏夜出,别人上班她下班,别人下班她上班,助手也难得见她一面,即使见,场面的尴尬也让人下一次不好意思见,她很节约她的语言,还有表情。她离开了,楼道里仅有若有若无的粉香。胡兰成说,她是个人主义者,鲁迅的个人主义是凄厉,她的个人主义是柔和,明净。胡是张肚子里的蛔虫。
 我清晨里读完了《万象
分类:在人寰 | 评论:8 | 浏览:91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清玩

 有心无心地想弄清兰和蕙的区别,真让我茶饭不思,回家用功甚勤,翻陈从周,翻邓云乡,还有四川文艺社的本子《清玩》,忙得不亦乐乎。不忙了,却躺着发呆,青笑着说,至于吗?连我也不理了?我还是看着她发呆。
 邓云乡《草木虫鱼》中有篇《话兰》的文章,说《红楼梦》大观园里香菱斗草,喊叫“一箭一花为兰,一箭数花为蕙。凡蕙有两枝,上下结花者为兄弟蕙,有并头结花者为夫妻蕙。”似乎说明白了。邓考证说看了李时珍的《本草纲目》后,才觉得曹雪芹的说法是来自黄山谷的,而李时珍批评这种说法“不识兰草、蕙草,遂以兰花强生分别”。我终于云里雾里,不想明白了。还是水流云在读的书多。
 《清玩》辑录了宋明清及现代人有关琴棋、茶酒、花草、鸟兽、拼图等“受用清福”的“玩”法的代表作,都是些清畅的文字。明高濂的《兰谱》看过一遍,让人神清气爽,有时暗自里偷偷地想笑,他给兰花起了那么好的名字,陈梦良,吴兰,仙霞,赵十四,夕阳红,名弟,黄八兄,等等,实在好玩。后有种兰奥诀,言简意赅,浇水肥泥分花等都说到了,“花盆毕竟两三日一番旋转,取其日晒均匀,则开时四面皆有花。若晒一面,则一处有之。”岂不是养花人
分类:陈香榭 | 评论:9 | 浏览:1163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读汪

 上海远东出版社今年五月出版了纪念汪曾祺的集子《永远的汪曾祺》,收录了不同作者的怀念文章七十七篇,以时间为序进行编目,汪先生是一九九七年五月去世的,到二零零八年五月就整整十一年了,时间的流逝终究难以融化往日的风华,先生音容宛在,雕刻进了文字的时空里,与文字不朽了。
 在去年,山东画报出版社在五月间也出过一本这样的集子,《您好,汪曾祺》,篇目大致没有后来的这本多,但那时,带给喜爱汪曾祺的人们的惊喜是不一般的,因为在它出版前后,该社还出版了几个汪氏的专门的集子,谈师友,谈戏剧,谈吃,以及书画谈书画等,尽管都是从汪氏生前的文字中分类选择出来的,但是编辑家的理念还是相当别致的。真是满堂花醉了。一方面汪氏有实力让编辑家这样来分类,另一方面汪氏的文字是实在的好,都是无可奈何的事。
 两本书到手的时候都是昏天黑地地读,好就好在重复的篇目不是太多。真是想不来,汪氏生前,竟和那么多的人有着这样那样的来往,竟让他们有那么多、那么真的关于他的话要对世人说。一个人活到这个份上已经是很不容易了,可以掰着指头算一算,古来至今,能有多少人有这样的荣耀。《永远的汪曾祺》收文七十七篇
分类:陈香榭 | 评论:6 | 浏览:1025 | 收藏 | 查看全文>>

记商子雍先生

 他们从蓝溪花园的东门进来,在林荫道上行,我正面走来迎他们,翟荣强先生就给他们介绍我了,商子雍先生大声说,认识,认识。我觉得他不认识我。一同走来的闻频和李敬武两位先生也都和我说话。翟先生刚从德国办画展回来,群贤雅集,在翟先生的画室。费秉勋、景德庆两先生来得晚,王仲生先生今天有讲座没有来,见不上,是我的遗憾。
 这是我第二次见商先生。我在上初中的时候,常常在学校的阅报栏看先生的文章,他那时已在晚报社当着编辑,我曾经给他写过一封信,顺便投寄一篇文章,没有回音。后来留在城里工作,也没有再找他。十年前因工作关系我在报社通讯员培训班上有幸见到他了,是我第一次见他,他有半天的上课时间安排,讲的内容已不记得,只记得他说他和贾平凹在一个单位工作过,说贾先生写作有天分,同样一种物态,他许只能写三百字,贾先生就能写一千字朝上了。我后来读贾的散文,有一篇观菊的短文十分喜欢,里面好象就提到了商先生,他们相约去观菊的。
 和商先生接近了,觉得他是一位喜欢调侃的人,思维敏捷,快人快语,吾善养吾浩然之气也,说话总有底气,让人能想起“其勃也兴”这句话,想起庄周笔下庖丁解牛中主人公的
分类:群贤庄 | 评论:2 | 浏览:133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望雪

下几场雨,秋天就到了,真应了一场秋雨一场寒的老话。天寒欲加衣,或恐人迟归,下班回家天已是伸手不见五指,远处明灭的街灯象幽灵一样从心头掠过,回家的念头却更是强烈了。持续了几天的秋雨,愈发招惹了人思念的心绪,总想着以往种种的好,脸上隐隐地就有了笑意。
昨天在北大街新华文轩游荡了一回,买到了几本很好的书,陈传席《六朝画论研究》,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沈建中《遗留韵事---施蛰存游踪》,文汇出版社的本子;于建华《近代名家书画藻鉴》,学林出版社新出。陈传席是有名的人物,前些年买了一本他的《悔晚斋臆语》,觉得读了还是有些味道,但似乎读一读就不耐读了;去年里让青女士帮着购回他的《画坛点将录》,沉下心来看了几个人物,不想因琐事缠身,也放下了。他的书有才子气。这本《六朝画论研究》,是他做硕士研究生时的论文的结集,出过好几版了,海外也有不同的版本。最初出版的时候,先是被沈鹏先生看中了,沈当时没有现在这么名气大,他在人民美术出版社是负责理论的副总编,美学和美术评论家,认为陈的论稿“解决了很多重要问题,纠正了美学和美术史研究中很多含糊不清甚至错误的理解”。这对陈是很大的鼓励。陈在再版自序
分类:在人寰 | 评论:6 | 浏览:1038 | 收藏 | 查看全文>>

阔气

 上午去陕西历史博物馆,以前收门票时去过一次,现在不收门票了,每天限定四千人,凭有效证件排队换取门票入馆参观。倘要旅游,西安有很多好去处,但这个地方是绝对不能忽略的。古长安有十四个朝代在此建都,至唐而达其鼎盛,这里的实物,就把人猿挹别到中华民族常引以为自豪的汉唐盛世的历史记录下来了,一路地走下来,能提高国人对国家民族人类的自省意识,还有个人的自省意识。当然其功用,政治家有政治家的认识,历史学家有历史学家的看法,都是不错的,不过我还是觉得个人的自省意识才是最主要的,是打粮食的话。
 西安的好多文物景点现在都不收门票了,也并没有天下大乱,外地的朋友来西安参观,如果所有的景点都收门票的话,应该是一笔不小的开支,这样会影响游客对线路和景点的选择,缩小西安对外界的宣传面。如果政府从宏观经济上算帐,减免门票收入,吸引游客,餐饮酒店等行业也许税收就增加了,西安的对外文化影响力也可能是一笔丰厚的收入。从这个角度讲,减免得还远远不够。
 看到在陕西西乡县何家寨出土的一把公元前三千年时期的骨针,带有手把,让我异常惊讶,它类似于今天改锥的形状,手把的下端有三圈凹凸的环纹,
分类:在人寰 | 评论:3 | 浏览:111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文学史

 《书城》今年九月号上听复旦大学中文系教授王水照谈文学史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先生的名气很大,中文系毕业的,或者喜欢中文的,似乎都应该知道他。他编过的文学史,做过中文系的课本。他这回谈文学史,有着对学术与政治复杂关系的省思。
 先生在文革前参加过北大的文学史编写,那时全国都没有文学史教材,所编即所谓的“北大文学史”,有人认为是一场闹剧,他也觉得是,因为“一届还未学完中国文学史的大三学生,竟在一个月内写出一部七十多万字的文学史”,是匪夷所思的。但这部文学史提出了三个基本观点,一是现实主义与反现实主义贯穿着整个文学史的发展;二是民间文学史为文学史的主流;三是坚持政治标准第一,艺术标准第二。这三条都是有根有据的,而且还是经典性的根据,有列宁、高尔基的理论,还有毛泽东的《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他后来说,“真理多走一步就变成谬误”。
 要在没有文学史的时候坚持这样三个标准来编文学史,是很不容易的。文学史是中文系最基本的教材,真所谓纲举目张,任何事情总要在了解过去的基础上才能有现实的发展。但究竟编文学史,或者其它学术史,要坚持什么样的标准,能坚持到什么程度
分类:陈香榭 | 评论:8 | 浏览:113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如是我闻

 青在座,我放下《柳如是诗词评注》,北京古籍的本子,仍然躺着,对她说:柳如是小时侯被人诱拐,卖给妓院,好在她投靠的是明末浙江名妓徐佛,在她点拨下习字作画,十四岁时被返乡宰相周道登强索为妾,她年龄小且聪明,主人常把她放在膝上教以文艺,后来群妾都嫉妒她,加害于她,不到一年天气,她又被卖为娼妓,但她心高气傲,以“相府下堂妾”的身份浪迹吴越,过着游妓生活,十五岁冬天给名士陈继儒拜寿,和许多名士名姝相识而后来往,初次见到陈子龙,二人从此多有酬咏唱和。此时松江才子宋征舆曾追求过她,没有结果。十八岁时她和陈子龙相恋相知而同居,却受到陈之正妻及家人追迫,分开了。其后六七年间没有意中人。二十一岁时出了诗集《戊寅草》。后来见到当时名儒学士钱谦益的诗词文章,大为惊叹,对人说:“吾非才学如钱学士虞山者不嫁。”钱也听人说过柳,象是遇到知音,说:“今天下有怜才如此女子者乎?吾非能诗如柳是者不娶。”二十四岁时她和钱结为夫妻,钱六十岁。婚后钱为她修“绛云楼”读书,“绛云楼”是有名的藏书楼。生活也还算好。许有三年的光景,清兵入关,一切就乱套了,南京失陷时,柳劝钱殉国以保名节,钱怕水冷跳下水又上来了,柳投水被人拦住,
分类:陈香榭 | 评论:10 | 浏览:102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消息

 前天开学,才收到南京《开卷》今年七、八两期,想必是早就到了,只是我家的玫瑰迟开了几天。我的姓名寄住在青那里,有时总能多出些人事的花絮。信封是开着的,我问是你打开的么?她有心无心地回答我说:单位的小男孩送信过来,看着封口已开,说你发表论文了能学习一下么;我说别人的,你可以看看,不过你可能不感兴趣;他就拿出来看了。《开卷》七期是百期纪念特刊,增加了页码,一个民间读书刊物,有声有色地走了这么长的路,实在是很了不起的。
《开卷》七期上有钟叔河、黄裳、董桥、徐雁等人的文字,还有一篇张允和的遗稿《不须曲》,钟的文章还是一贯的绵里藏针,尖锐深刻,总是对人世间的虚假和繁荣保持着理性的批判;黄的文章在澄清着一种事实,迫切地想回归一桩文坛公案的原生态,唉,柯灵,萧乾、沈从文,俱往矣,往事那堪回首。明星闪耀,这一期的分量很重,篇篇都是珠玑文字,锦绣山河。封面有一张藏书票的影像,是为纪念鲁迅先生逝世六十周年而作的,鲁迅先生的表情很苦,他的话就写在耳侧:石在,火种是不会绝的。
 昨天与老高去了曲江唐城墙遗址公园,又看到了西安城建工作的一个大手笔,原来西安城是能够这样展拓地呈
分类:在人寰 | 评论:3 | 浏览:1141 | 收藏 | 查看全文>>

问好费先生

 费秉勋先生七十寿辰庆典暨书法展昨天在省美术博物馆隆重举行了,一贯低调的老人终于在北京奥运会圆满完成的当天,在亲朋好友的撺掇下也“火”了一把。博物馆前鲜红鲜红的气球彩条广告招牌洋溢着浓浓的吉祥的气息,陈忠实、萧云儒、贾平凹等名家都到场祝贺了,人很多。
 我去得早,在门口老先生握着我的手,说你来了,我大脑一片空白,嘴里不知道说了什么,忽然觉得旁边有人在照相,就更是有些紧张了。先生还是握着我的手,低声说,一楼是我的作品,二楼是名家题赠,你看看。我觉得应该给别人留些时间,就对先生说,我过去看看。先生招呼别人去了。名家来的时候,大厅里闪光灯不停地闪,好多人要合影留念,就在正对门的屏风下。硕大的屏风上有先生的照相,还打印着先生为他的书法展所写的前言,用它做背景照相是再好不过了。
 费先生写字是六十岁以后的事,十年的光阴,就能写得不一般的好,一方面是他的学养好,另一方面是他刻苦努力。他涉猎的范围很广,在西北大学任教时在先秦两汉及宋元明清文学方面指导研究生,后来又着力于贾平凹研究,并有多部论著出版,又于舞蹈、戏曲、美术、民俗、易学等中国传统文化方面多所建树,尤其是
分类:群贤庄 | 评论:2 | 浏览:1173 | 收藏 | 查看全文>>

青灯

 刘春在家里做着居士,我就喜欢他这样随意的好,凡事都不必拘役于形式,用出世的心做入世的事,自己不累,别人也轻松。随意地做事,往往还能有出人意料的效果,比如说东坡的文字,我总觉得他的那些小品文字,行所当行,止所当止,生命力一定会比他的一些宏文巨制要旺盛得多。因而我就说刘春活得很自在,他不象我这样还要受职业的限制,还要循规蹈矩地过日子,他没有职业就是什么职业都有了,身心的自由度很大。他念佛,常常行游于寺庙间,以佛眼观天下事,以佛法行天地间,来我处我总能有些心灵上的收益。前段日子他拿了两套书放在左大处,说是送我们一人一套,左大给我送来的时候,我看了就喜欢得不行,是台湾版的图书,繁体竖排,字的右恻还有汉语拼音注音,《大学》、《中庸》、《弟子规》、《孝经》、《三字经》,纸质好,印刷也不错;还有一辑是古八德全书,是讲古代的一些忠信孝悌的故事的。这两套书,都是儿童读物,没有定价,是释门善心人出资印行的,是人世间的大好事。
 我小时侯就没有读这些书的经历,直到现在都是非常后悔的,这是中国读书人的童子功,有条件的人家是不会忽视对孩子进行这些教育的。童年的旧事,总是人世间的最好的记忆,
分类:在人寰 | 评论:4 | 浏览:1612 | 收藏 | 查看全文>>

痴者

 黄苗子苗老汉聊天《世说新篇》中有一篇文章谈到长安画派创始人之一石鲁,说他上世纪五十年代到西安会见其人,相谈甚欢,有一次石鲁还想领他去见一位盲人摸骨师傅算命,他没有去,觉得石鲁的脑筋有问题。其实这应该是一件很好玩的事情了,那时的人也许太“革命”。文章后来还说石鲁经常看着树上的鸟儿发呆,到文革厉害的时期,他被人整得脑筋真的有问题了,不只看着树上的鸟儿发呆,还会爬上树蹲在树上说:“我是鸟,我是鸟。”
 昨天翻到程千帆《俭腹抄》,看着《一个醒的和八个醉的》这节,是说杜甫《饮中八仙歌》的,接着还有几节相关的内容,都很精彩,也很有个人的识见。杜甫《饮中八仙歌》是一首很有名的诗歌,是有关同时代的八位痴于酒的名士的肖像诗,从贺知章开始,有李白、张旭诸人,其中最有名的就是写李白的四句了:李白一斗诗百篇,长安市上酒家眠,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几乎妇孺皆知。谈到对这首诗的理解,有人说是表现了盛唐诗人们所共有的“不受世情俗务拘束,憧憬个性解放的浪漫精神”,程千帆指出,表面上是可以这样理解的,但根据史料,就不难看出,这群被认为是“不受世情俗务拘束,憧憬个性解放”之徒,“正是由于曾
分类:陈香榭 | 评论:5 | 浏览:109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快乐

 前天中午到解放路西安书林转了一回,已好多天没有去过了。这地方是西北地区最大的图书批发市场,一般最新出版的新书零售也能有八零的折扣,只是要很费精力地翻来翻去,寻找自己可意的书籍。最好是没有什么事,不必担心时间的不够,可从容地游走其间。全国各地的新书一古脑儿地摆上书架,每次都能看到最新的出版物,所以每次来都能有新鲜的感觉,有闲有钱且喜欢读书的人一周来两次,那应是人间最好的消受了。
 我总是在那么一两家滞留,有一家前几年主营山东画报和广西师大的书籍,中华书局、上海书店的书也能算是主打卖品,但近一两年似乎格局有了些新的变化,公务员考试的书籍占了大头,且生意是不一般的火。还有一家是打折书卖场,就需要慢慢地淘了,常能有让人惊喜的发现,三四折四五折地照样能买到好书。因为时间紧,只到这两家转转就很能让人满足的。购得新书两本,都是山东画报的本子,龚鹏程《书艺丛谈》,辛丰年《乱谈琴》。龚是台湾学者,主持过多所高等院校的教务工作,他对中华书艺的理解有较多的别出心裁的观点,很有些“玩”艺术的味道,这就好,艺术本身就是让人轻松轻松的,“玩玩”也能玩出道理来。辛丰年老先生廉颇老矣,近年却有很
分类:在人寰 | 评论:2 | 浏览:111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66页/988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61 62 63 64 6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