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3
  • 总访问量:1512696
  • 开博时间:2007-12-22
  • 博客排名:第972位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冰释234白

2017-12-17

小奋青滤pe

2017-12-17

JackHu2017

2017-12-16

吴福清词no

2017-12-16

若芊我芊n

2017-12-15

伊人游鹤

2017-12-14

1372890453..

2017-12-14

塑料胶袋

2017-12-14

香西林

2017-12-14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云深

 《文史知识》今年第六期上有篇赵俪生的女儿写王瑶与父亲交往的文章,说两位重量级的学人,是同学,又相互看不起,却又感情至深,做着一辈子的朋友。那种境界,于常人是很难出现的。之所以说他们是重量级的学人,一是说他们都有很有分量的著述,二是说他们都培养出了很出色的门人。两位学人事业成功的重要原因之一,作者说因为他们都有贤内助,尤其是在那个政治上风云变幻的年代,作对比时她忽然提到了储安平。
 昨晚正好看完章诒和《往事并不如烟》中有关储安平的部分,觉得他的人生和婚姻都是很不幸的,那么个人,人生竟然是那样一种结局。这位民主党派人士,做着《光明日报》的总编辑,在办刊思路上,他们最初的想法是要突出言论,集中反映各民主党派参政议政的意见,当时老人家也鼓励“鸣放”,他们忽然觉得是政治的春天到了,要有一番作为了,等《人民日报》的社论《这是为什么》出来以后,才感到有些不对,这时他们请示当时的中宣部部长陆定一,还要不要“鸣和放了”,得到肯定的回答后,他们就继续“鸣放”,再等到《人民日报》的社论《事情正在起变化》出来,他们悔悟都来不及了。《人民日报》的这两篇重要的社论,据说是老人家的大手笔,中国
分类:陈香榭 | 评论:4 | 浏览:130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无字碑

 中央台“探索与发现”栏目正在播放有关乾陵的片子,题目是“无字碑下”,“无字碑”当然是指武则天墓前的无字碑了。这位女皇帝一辈子所干绝活无数,无字碑又是一件发生在她身上的顶尖绝活。其实乾陵是唐高宗李治和武则天的合葬墓,两位皇帝合葬,历史上也是独一无二的。那一年和老高去乾陵,站在无字碑下向上看,向上看,都要岔气了,看到的却是蓝天。
 一代名相魏征的墓前也有一座无字碑,高四点三米,宽一点一米,厚零点四米,横卧在陕西礼泉县昭陵乡魏陵村魏征墓前,碑本有字,是唐太宗令人推倒并磨去刻字的。魏征是一代名相,以犯颜直谏闻名于世,太宗一直是很欣赏他的,曾说过“征每犯颜切谏,不许我为非”、“所谏前后二百余事,皆称朕意”的话,他死后,丧礼的规格是很高了,太宗亲自到了魏征家里,还把一位公主许配给了魏征的公子。不过到了贞观十七年七月,侯君集与太子承乾搞宫廷政变,而魏征生前曾向太宗推荐说侯君集有宰相的才能,太宗这时就怀疑他们结党营私了,大怒,令人推倒了魏征的墓碑并铲平了它。这就是魏征墓前的无字碑了,他这时死去才半年之久。
 过了两年,太宗亲征高丽,就是现在的朝鲜半岛,出师不利,损
分类:在人寰 | 评论:3 | 浏览:135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有情无思

 章诒和《往事并不如烟》这本书,前几年热炒得不行,连地摊上到处都是翻印本,我没有翻过,现在热劲慢慢地过去了。昨天看见朋友买回的这本书,在家里放着,大致青借来看的,就随手翻了翻,第一节写的是,“史良侧影”,标题是“正在有情无思间”,看了一点点,有客人造访,放下了,午夜两三点钟,在卫生间看完了整节。
 章诒和是新中国原交通部部长章伯钧的女儿,有幸生在宦门,也不幸生在宦门,在那个政治风云变幻的年代,她和她的亲人以及她们周边的人的命运,也象政治一样风云变幻,她经历了多年的牢狱之灾,她的一生都是在精神的孤独之中度过的,我读她的文字,脑里总不时跳出明崇祯帝对女儿说的那句话:尔何生帝王家?她写这些文字的时候,已经是心如枯井,没有一丝一毫的文字的浮华,原色的文字彰显着真情的魅力,加上她女性细腻的观察力,注重着细节的描写,时时地给人心灵的冲撞,这种心灵的冲撞,是史学家的笔锋在读者身上永远不会实现的。她在大时代的格局、背景下着重于生活细节的描述,这样,她笔下的人物也许就不得不从书里走出来了,很活泛。她没有经过专业的文字训练,仅仅只是以真情来写,没有技巧却成大技巧了,很沉静。
分类:陈香榭 | 评论:7 | 浏览:1349 | 收藏 | 查看全文>>

人间

 葛兆光的书前几年买过两本,都是书话的集子,一本是《考槃在涧》,一本是《作壁上观》,前一本购买的时候,西安的古旧书店门还朝东开着,我顺着那门出来一次买回了好几本书,都是辽宁教育出版社“书趣文丛”的本子,现在古旧书店的门朝北开了,和市委的大门正对着,已开了好些年;后一本书是我几年前客居南方时,在一家书店的折扣架上翻到的,和它一套也有好些本,记得其中的一本还有扬之水女士的《终朝采绿》,这些书,以及购买的其他书,我邮寄回来邮费就花了一百多,够奢侈了。后来在书店里又见过葛兆光的散文集子,我忽然变得没有兴趣,其实写散文啊书话什么的,是他的副业,他是复旦大学文史研究院的院长,历史系教授,是做大学问的人家,但我向来就对太专业、太系统的学问头疼,平时总喜欢读和大学问打些檫边球的杂碎儿,因而大学问家的读书笔记、随笔小品一类的就很上心 ,上周末碰见葛兆光的《无风周行》就买回来了。这书较厚,收的文章都很短,很多篇目都才三五个自然段,有关世相俏皮的见解,有关文史琐碎的索隐,有关旅游伤今的感喟,很见性情的。笔调轻松乐观,学问家特有的幽默与风趣就潜伏在平实的文字里,正合了我懒散的心性。每日辛苦地回家,躺在沙发
分类:陈香榭 | 评论:0 | 浏览:129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家常话 大文章(1/19)

   你我就象牛郎织女一样相隔相离,我想着你,手里摆弄着梭子,却无心织布,织机声打在心上,眼泪哗哗地流。银河清浅,相距能有多远呢,一水之隔,你我却只能想望,连话也说不成。这是我读《古诗十九首》的第十首《迢迢牵牛星》时,心里这样读的。原诗是:“迢迢牵牛星,皎皎河汉女。纤纤擢素手,札札弄机杼。终日不成章,泣涕零如雨。河汉清且浅,相去复几许?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袁行霈在解读这首诗时,说诗的作者是以第三者的视觉看牛郎织女星的,我以第一人称读了。
   《古诗十九首》,首首都是好诗,好就好在谁谁都能读懂,谁谁都要心动。诗的内容,多是游子思妇悲伤的话,曲曲是人生的悲歌。它们的作者弄不太清楚了,但诗歌的创作年代大致却可以确定在东汉桓、灵之世,诗风有些小的差别,也不能算是一人一时的作品。历代的人们都非常喜欢它,到现在有将近一千八百年了,梁钟嵘《诗品》把它列为上品,位居榜首,明胡应麟《诗薮`五言》说它:“诗之难,其《十九首》乎!蓄神奇于温厚,寓感怆于和平。意愈浅愈深,词愈近愈远。篇不可句摘,句不可字求。”“故能诣绝穷微,掩映千古。”但我还是佩服谢榛《四溟诗话》中说它的话,“若秀才对朋友
分类:陈香榭 | 评论:4 | 浏览:1439 | 收藏 | 查看全文>>

起名

 我的一位年长的同事给我说他女儿的名字是从《诗经》上取的,我也觉得很有诗意,正合了女子的心性。我听好多人对我说,给男娃取名,翻《庄子》,给女娃取名,读《诗经》,我认为很有道理,中国终究是中国,一些看起来是不起眼的事,轻轻翻动,都成文化。青常对我说“楚图南”这个名字起的太好了,我也找不出它的不好。不过中国有十三亿人,要取一个独特的名字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 其实名字二字,名是名,字是字,现代人不讲究那么多了。《说文》:“名,自命也。从口夕,夕者冥也,冥不相见,以口自名。”说晚上人看不见人的时候,就用语言来表明自己的存在。道出了人起名的原本意义。《仪礼`丧服传》又说:“子生三月,则父名之。”孩子出生三个月以后才取名字,因为他(她)和人有了简单的交流了。而“字”,是在名之后新增的称呼,因而《说文》释字为“乳也”,《曲礼》上则说“男子二十,冠而字”,“女子许嫁,笄而字”,中国人讲究多,男女成人以后,就不宜在祭祀等社交场合直呼其名,一是尊重,二是避讳。有意思的是女子只有出嫁才可以取“字”,因而有成语说“待字闺中”。
 取名也有很多讲究,如根据出生时上天的授意
分类:在人寰 | 评论:7 | 浏览:1703 | 收藏 | 查看全文>>

购书

 四川那边不停地有沉重的消息传来,整天看着电视屏幕,看到地震对人类没有商量余地的重创,不时地落下泪来,我们能活着,是怎样的幸福。昨天快到中午时分,才在沉痛中出门,到万邦书城转了一回,购得部分图书。
     古清生的书,前几年买过一本《美食最相思》,实际上没有翻过几页,前年冬天里书脊被电暖气烘烤,书页散开,现在几乎不能翻动了,也懒得收拾。当时买它时就想着,年岁渐长,还是多看看养生一类的书吧,它是谈吃的,读读长长见识。这几年有关吃喝一类的书先后就买过一些。其实古清生的书,那次一同出版了三本,岳麓书社印的,当时自己就选中了那本《美食最相思》,没有想到,几年后却在半价书堆中看到了另外两本,《鱼头的思想》、《坐在黄河岸边的小镇上品饮》,都是说吃的,一高兴,全买回家。回家读了几篇,许是凑巧,几篇中都有一个共同的现象就是,有些作者收集到的资料,在文字中加进去,显得不是很自然,是为文的硬伤。不过读这几本书,还是能长些识见,消遣消遣是不错的。
     又购得上海书局新出的沈昌文的《最后的晚餐》,和它一同出版的书有好多种,装祯设计相似,都是很不错的本子,这一套书的出版,极有可能在出版界造成一些影响的。沈先生主持《读书》多年,对上世纪中后期中国文化经济社会思潮的脉搏跳动,不只是较为准确的把握,还应该是做了一些推动的工作。早先买过他的一本《阁楼人语》,其中大部分文字与《读书》有关,有滋有味地读过,很受启迪。他的文字思想性强,读过之后,总能给人留下一些思考。还买得一册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的《人物志译注》,《人物志》是东汉末年刘邵的著作,章太炎说,“后汉子书朋兴,讫魏初几百种。然其深达事理者,辨事不过《论衡》,议政不过《昌言》,方人不过《人物志》。此三体差可以攀晚周,其余虽娴雅,悉腐谈也。”(《国故论衡`论式篇》)评价是很高的。它是一本谈人的书,是我国最早系统地研究人的才能和个性及政治作为的书,里边有好多内容很有意思,象是谈“相人”的技法问题,我读《论衡》时就有这样一点好奇的心理,读得津津有味。这书够读一阵子了。
     我进书店,一再告诫自己“慎购书”的,但见到好书,总是管不住自己,只是往家里搬,现在是书和人争夺空间,近几年购买的书,也懒得按照以前的归类标准分类整理,都胡乱地堆放,找时就很吃力,也许以后,以后的哪个时候,有时间和精力再慢慢去整理了。 
分类:陈香榭 | 评论:0 | 浏览:1491 | 收藏 | >>引用社区地址查看全文>>

道可道

 陈从周《梓室余墨》有两题我读之有味,抄下来,其一,《浑厚与空灵》云:
 “山贵有脚,水必求源,平处见高低,直中有曲折。大处着眼,小处入手。以少胜多,其光景自然长新。黄石山起脚易,收顶难。湖石山起脚难,收顶易。黄石山要浑厚中见空灵,湖石山要空灵中寓浑厚。简言之,即黄石山失之少变化,湖石山失之太琐碎。石形、石质、石文、石理,皆有不同,不能一律视之也。中多具辨证之理。”
 其二,《园林之道》云:
 “石无定形,山有定法,所谓法者,脉络气势而已,盖与画理一也。《芥子园画谱》,《白香词谱》,其贻害初学者正在此。诗有律而诗亡,词有谱而词衰。汉魏古风,北宋小令,其卓绝处,并以形式中求之也。至若学究咏诗,经生填词,了无性灵情感,遑论境界矣。园林一道,其消息正相通也。”
 陈从周是建筑学家,园林艺术家,工于书画,是张大千的入室弟子,写得一手好文章,慧心明澈,多才多艺,其“消息”自有相通处。《浑厚与空灵》虽是说山之构建,作文又何尝不是如此?高低之分,曲直之道,起收之理,变化之妙,形质之律,其间多为辨证,为文者那应有一点忽视?《园林之道》
分类:陈香榭 | 评论:1 | 浏览:95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担心

吴小如的书我喜欢看,最早买过他的一本《书廊信步》,是辽宁教育出版社“书趣文丛”中的本子,觉得言之有物,很实在,后来进书店每看到他的书,就买回来了,相继购回的集子有:《古典诗词札丛》、《读书拊掌录》、《绮霞随笔》等。但也有例外,有一回看到他的一本厚厚的谈戏曲的书,没有买,因为我对戏曲总是找不到感觉,虽然以前也曾从剧本和唱腔方面尝试过,许是天分所限,不尽人意,就放弃了。
不过我还是喜欢他的一本书《莎斋笔记》,东方出版中心一九九九年七月出版,他所涉猎的学问,几乎都在里面了。他是通才,是北大的名教授,做了一辈子的教书育人工作,在文学史、诗词研究、书法、碑版、戏曲等方面都有很深的造诣。幼承家学,他的父亲是清末有名的书法家吴玉如。他一直在北大工作,有很好的做学问的氛围,自己又很用功,因而成就是多方面的。《莎斋笔记》这本书,分为十卷,是作者精心选编的有关诗词、书法、碑帖、治学、戏曲、杂谈等内容的集子,各方面的篇目都不十分多;作为学术笔记,各卷篇目,文字精短,想说的问题也都在很短的篇幅里说透了,随便翻翻,是很能让人惬意的,象我这样把读书作为消遣的人,读这类书是最合适不过了。
分类:陈香榭 | 评论:0 | 浏览:1146 | 收藏 | 查看全文>>

神话

 知堂老人一生写下的小品文章大致在三千篇左右,四十多个本子,真正使他在中国现代文学史上拥有坐席的文字,是从和兄长鲁迅断交的一九二三年七月开始出现的,也许是历史的巧合,实在让人感到有些意思。这些文字,和一九二四年十一月他与钱玄同、孙伏园等人创办的《语丝》杂志有很大的关系。一九二八年他发表《闭户读书论》后,过了十年的隐逸生活,而后作品风格更加成熟,成了真正的知堂文字,为世人所刮目。
 知堂老人在七十五岁时应曹聚仁之约为香港《新晚报》撰写大型回忆录《药堂谈往》,写了整整两年时间,一九六二年十一月三十日完稿后易名《知堂回想录》,一九七四年在香港出版。我看到的本子是一九九五年三月敦煌文艺出版社的本子,书名为《苦茶》,加了副题是“周作人回想录”。前言中说,这书是在周丰一及周的家人的支持下在大陆正式出版的,莫非我们有幸看到了首次印刷的正版图书?
 这书的内容明显不同于知堂老人的其他文字,它是自叙传,我们能从中知道许多掩藏在历史背面的东西。我是在每晚睡前翻上几节,因是给报刊写的东西,每节都很短,读起来也方便,并不觉得累,昨天才读到第十四节,他大致八九岁的样子。他的童
分类:陈香榭 | 评论:2 | 浏览:120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如面谈

  

    好几年前俞平伯、叶圣陶两位老人晚年书信来往的集子《暮年上娱》由后人编辑出版的时候,我在解放路图书大厦见过,还驻足翻看了几页,不知为何当时却没有买回来,这让我几年里常常想起来就懊悔不已。年岁渐长,人生的乐趣本来就不是很多,玩味一番人家暮年的“上娱”,恐怕也并不能算作临渊羡鱼吧,既然心有所思,玩味就必然能带来快乐。上午给青电话,让在她们馆找找,竟也没有。
  近来就喜欢如面谈般的书信集子,购置了一些。早些年看黄裳的一本书,里面收有几封作者与钱钟书等朋友的信札,好看得不行,再往后果然就看到了来燕榭信札的集子,记得是李辉收集整理出版的,一起还有芸斋书简续编,几年里翻来翻去乐趣无尽。谷林老《书简三叠》、止庵《远书》近来也常是翻翻看,都不错。书信都能结集出版了,就有些担心,怕以后的人写信不自然,那书信文字就肯定不好玩味了,据说日记的出版出现过这种现象,写作者往往要考虑日后的受众面,文字就变得矫情或者有所保留了,失去了日记文字最基本的元素“真”,别人用假象糊弄你,你心里舒服么。
  昨晚在翻看董桥新出版的集子《今朝风日好》,《文人

分类:陈香榭 | 评论:0 | 浏览:114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款题

 款题是说画画或弄书法的人在自己的作品上写上名款或题记,很有些象是喜欢旅游的人到了风景名胜区写上“某某到此一游”,区别是前者在自己的田里自慰,后者在别人的天地为非。现在人常说是题款,其实他真正的意思是题个款题。至于说看了别人的画想在上面留下自己的印迹,高雅一点的就叫“经眼”,则大多是皇帝及达官贵人还有收藏家书画鉴定家常弄的事,学术的说法是题跋标签引首观款。款题现象是中国特色,西画里见不到,受中国文化影响的日本画偶尔有,但终究不太正点。
 中国画最早的题款现在不好查究了,有说是汉宣帝甘露三年(公元前五十一年)朝廷绘制的《十一功臣像》出现了题款,《汉书`苏武传》记下来了。唐代画家重视自己的创作权,要写上姓名,但又怕影响画面,或者怕字写的太臭,就把名字藏写在树根石罅里,或者写在背面。到了宋代,题款不只写名字,还有了年月的标记,风气所至,明清时代则几乎无画不强题款,而且还有乱抄前人旧句用以补白的,现在的书画家也受着影响。书画鉴定除了“望气”之外,其实题款最重要。
 汪曾祺先生有篇《谈题画》的文章,说是题画有三要,要内容好,要位置得宜,要字写得好,是方家之谈。
分类:陈香榭 | 评论:1 | 浏览:126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圆周圆心

吴晗得知自己当选北京市副市长时,正在苏联访问,他当即电报给周恩来总理,表示辞谢,说愿意留在清华大学从事学术研究和教学工作。回国后总理与他彻夜长谈,他被说服了。这件事情,是吴中杰《海上学人漫记》的末篇《文人的误区——吴晗的悲剧》一文中披露的。吴晗从此是真正意义上的从政了,他做了官。他早年写的据说是影射蒋介石的《由僧钵到皇权》,即后来《朱元璋传》的初版本,虽然是学术研究,和政治终究有些联系,但不能算作是真正意义上的从政,尽管与他后来的经历应该是有关系的。
读《读书》二零零八年第三期上黄裳的文章《忆吴晗》,作者也对吴晗从政的事情有着朋友的关心和看法,但他体谅着吴晗作为一位文人从政的难处,如说副市长因北京旧建筑的拆改存废问题在会议上与梁思成拍案争论,“可见一登仕版不可避免带来的变化”,“作为北京市的副市长,不得不放弃历史学家的信念,紧跟国家政策的步伐。吴晗作为书生从政的内心痛楚,是可以想见的”。直到后来的“三家村”、《燕山夜话》等事件,是文人陷入了政治的旋涡而不能自拔的必然结局,是悲剧性的。
吴中杰说到文人的从政,引用了鲁迅先生的一段话,“学者文人们正在一日
分类:陈香榭 | 评论:6 | 浏览:1761 | 收藏 | 查看全文>>

选料

 谭延闿是湖南的名人,是民国时的名人,曾作过南京国民政府主席,是有名的美食家,他家的厨子,是湖南烹饪大师曹荩臣。谭家菜很出名,但也很昂贵,有人问曹:“为何你办的菜,价格比别人贵很多?”曹说:“没有别的,只是选料不同。如别人炒一盘麻辣子鸡只用一只鸡,我炒的要用三四只,只取其胸脯肉;辣椒只取全红的,红中带绿的全不要,均先用猪油炸好,再下锅加盐酱等;出锅时鸡肉与辣椒大小、厚薄相同,红白相间,味美之极。价随值高,原是理所当然。”他选料够精了,一般人家,恐难达到这样的标准,也恐难达到他的手艺。
 还有一位汪曾祺,做菜很有名,文艺圈里能吃上他的手艺的人都是很荣幸的,邓友梅有次早早地去了他家,他就出外采购原料去了,大中午也没有回,一个人在饭店里喝起了酒,竟把等他的朋友忘了,后来才对人说,没有好料。这件事,是陆文夫的文章里记录的,收在山东画报出版的《你好,汪曾祺》一书中。文人的率性有时是很可爱的。
 治大国如烹小鲜,艺道都是相通的,知堂老人晚年做小品文章,大多从别人书上摘录,自己再说些相关的不相关的话,看似闲闲落笔,娓娓道来,实际上他的选料是很讲究的,我们并不如他的
分类:陈香榭 | 评论:3 | 浏览:1309 | 收藏 | 查看全文>>

破题

 《知堂回想录》“县考”一节说到做八股文章的“破题”,举例子说,题目是《三十而立》,有秀才破题写到:“圣人两当十五之年,虽有板凳椅子而不敢坐也。”我看了就想喷饭,古秀才原来也是十分可爱的,真有如而今小孩子在做脑筋急转弯,看来古人今人都是十分有趣的。
 余生也晚,没有赶上做八股文章的年代。自北宋王安石创立“制义”,亦即时文,于熙宁四年,公元一零七一年,“以经义取士”,明成化功令八股程式,直至清末公元一九零六年彻底废止,近千年秀才们都绕不开它,它给人间带来了无以数计的喜怒哀乐,悲欢离合。大致上人们是不喜欢它的,毛泽东主席就曾批评做文章的人写八股文是开中药铺。它规范了一种作文的模式,私下以为作为科举制度的形式,它对每个人还是公平的,是一种规矩在破与立的矛盾运动中的产物,它突出了立,以至于过于僵死,因而弊端太过于明显。
 其实我们现在也并没有完全脱离八股文章的做法,我因工作性质关系,也经常写写“遵命文学”,大致还是用的那一套,文首也须破题,正文也须开中药铺,不这样写那你怎么写,公文有自己较为规范的模式,你又不是在做散文,写心绪,因而文中“一是什么二是什么”的
分类:陈香榭 | 评论:7 | 浏览:144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62页/920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58 59 60 61 62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