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60
  • 总访问量:1527371
  • 开博时间:2007-12-22
  • 博客排名:第965位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helenxu122..

2018-07-16

里予君

2018-07-16

祁白水

2018-07-16

湘彼岸花

2018-07-15

梨花书屋

2018-07-15

风动芦苇

2018-07-15

背对着浮华

2018-07-15

冰释234白

2018-07-14

冷艳孤影

2018-07-14

文锦书屋

2018-07-13

蓝紫木槿

2018-07-13

qqwweeasd

2018-07-13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闲话

说心里话,于丹讲《论语》和易中天讲《三国》我都不喜欢,不喜欢他们在荧屏上晃来晃去。《三国》是我的童子功,年少时读过的印象随着年龄的增长,一年有不同于一年的认识;《论语》是在大学里读过的,短短的章节片羽,也曾消遣过一段日子,它是教人怎样入世的一部书,---我是受它影响了,最大的感受是,做事循规蹈矩,放不开,有时自己竟有些痛苦,可能是没有领会其精神实质吧,没有学好。
我不喜欢凑热闹,琼瑶热,金庸热,余秋雨热,我都没有赶时潮,于丹的《论语》热,易中天的《三国》热,我头也没有抬过几回,不过自己却确实了解了一些有关的文化动态。这种现象,发生在二十一世纪开端的中国大地,是值得学问家思索的。《文汇读书周报》上曾经有人拿中国和韩国说事,说“一个孔子,两种命运”,我觉得这种“比较”研究的方法是很必要,也是很可取的,不这样做,研究这个问题就有缺陷,有可能就偏离了这个问题的主题。
物质与精神是人类生存的两个重要元素,缺一不可,怎样维持一种平衡,一种和谐,特别是在物质得到充分发展的前提下,精神这种形而上的东西怎样促进人类的发展和进步,是应该重点关注的问题。于丹的《论语》热,
分类:陈香榭 | 评论:9 | 浏览:79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厌生

知堂老年,要说真是斯文扫尽。仅是生活的苦,我看着也难受。一九六六年七月三十一日日记中写到:“此一个月不作一事,而辛苦实甚,日惟忧贫,心劳无一刻舒畅,可谓毕生最苦之境矣。”在此前后,他曾上书求助,直至中央高层,而无一正面回话,想来也是必然的。他已八十二岁了。
他被赶到一个小棚子里居住,睡在搭于地面的木板上,他似乎绝望了,写呈文交与儿媳,要她躲过红卫兵转交派出所,呈文说:“共产党素来是最讲究革命人道主义的。敝人已年过八旬,再延长寿命,也只是徒给家人添负担而已,恳请公安机关,恩准敝人服安眠药,采取‘安乐死’一途。”
但他终究没有“安乐死”,在穷困的日子里,他仍然要身不由己地时不时写写思想汇报之类的文字。形势并没有他想象的那么好,象出乎大多数人的预料一样,也出乎他的预料了。写《回想录》那时,他始终以平静的态度对待自己的“历史”,“并无惋惜,也并无自责”,现在,情势并不允许他这样,他不得不做许多自以为是有辱于自己尊严的事情。他找人刻了一枚印章,“寿则多辱”,晚年多用,可见世事对心灵的折磨了。
人于晚年,经历了太多的风雨与沧桑,把一切都看得淡了,
分类:在人寰 | 评论:6 | 浏览:858 | 收藏 | 查看全文>>

难处

长安旧城墙里的西仓鸟市很久以前就有了,是自发形成的,在星期四和星期天两天,从早上开始,远近郊的人就往这里赶,买卖自由,粗放式管理,是原生态的农贸集市。叫鸟市,其实花鸟虫鱼,针脑线头,家里日常所用的万般物品全是有的,尤其是新鲜的水果和蔬菜,都是从近郊赶来,而且价钱不贵,让人享用起来觉得很受活。街道不宽敞,小摊小贩就占满了路两边,拥挤倒有些自然的韵味了。高楼林立的心窝子里竟然有这样一个所在,实在是匪夷所思的事情。听说前几年一直都在设法取缔,收效不大,后来也就不了了之了。
我上班的地方距离它特别近,经常有同事在星期四那天,吃过中饭,就几人相约到鸟市里逛一圈,有可能什么也不买,就只是消磨这午后的时光,感受它浓郁的自然经济的味道。最近阳光一直很好,凑巧了就照在星期四的鸟市上,懒洋洋地,打着哈欠,人挤人地溜达一回,很舒服。买了几个水仙,提溜着就回来了。上回买了几个,花盆太大,得补几个进去才看着壮观。快走出鸟市,才发现有一家旧书摊,过去看看,原来还有很多很像样的书,大多都是从破产的国企图书室流落出来的。我一般不太喜欢收藏旧书,嫌不太干净,能收藏的,大致保洁情况都比较好,所谓的品相
分类:在人寰 | 评论:9 | 浏览:856 | 收藏 | 查看全文>>

闲来胡说

 东坡居士《记承天寺夜游》才八十四字,但却把文章做尽了:元丰六年十月十二日,夜,解衣欲睡;月色入户,欣然起行。念无与为乐者,遂至承天寺,寻张怀民。怀民亦未寝,相与步于中庭。庭下如积水空明,水中藻、荇交横,盖竹柏影也。何夜无月?何处无竹柏?但少闲人如吾两人耳。
 月夜中与友在寺庙里闲步,闲人对闲景,没有半丝的人间烦恼,清幽空明,当是人生的无上乐事,吕叔湘说,“其意境可与陶渊明之‘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相比”。要说,人生实在也没有什么大事可言,能天天快乐,就是最大的大事,人为地安排些所谓的大事,说到底还不是牺牲别人的快乐,来达到自己快乐的目的?“因过竹院逢僧话,偷得浮生半日闲。”那小僧却说了,长官闲了半日,小僧却忙了几天。张怀民大致并不需要忙活,所以就皆大欢喜了,居士也才有了这样的妙文。这几天老想“无为”二字,总觉得它有说不出的好。
 人要快乐,都是念想作怪,还是东坡居士的《措大吃饭》一文,多少也有些意思:有二措大相与言志。一云:“我平生不足,惟饭与睡耳。他日得志,当吃饱饭了便睡,睡了又吃饭。”一云:“我则异于是。当吃了又吃,何暇复睡耶?”吾来庐山,闻
分类:陈香榭 | 评论:11 | 浏览:961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三养

 东坡居士才活了六十六岁,是很可惜的,象他这样有趣的人,要是能多活几年,冠冕堂皇地说,就能为人民多做些有益的事情。他的小品文是很好读的,昨晚读了一则,《记三养》,是这样说的:“东坡居士自今日已往,不过一爵一肉。有尊客盛馔,则三之;可损不可增。有召我者,预以此先之。主人不从而过是者,乃止。一曰安分以养福,二曰宽胃以养气,三曰省费以养财。元符三年八月。”我起初读不大懂,就在纸上照原文抄了两遍,才觉得原来是非常好懂的。
 他的意思是说,在生活上,有一杯酒一盘菜就行了,即使有人请客,也绝对不能超过这个标准的三倍,只能少不能多,话说在前边,要不然就不去吃请了,缘由就在于“三养”。写这篇小文的一年后,第二年的七月底,他就在常州病逝了。他人生的最后几年,是他极苦的日子。六十二岁那年,他和幼子负担过海,与家小痛哭江边,生离死别,到了海南,初僦官屋,曾因破漏一夜有三次迁移的事情发生,不久还被人逐出官舍,没有地方居住。这样困苦的日子,他却没有丝毫的衰惫之气,而是乐观旷达地活着,同时还保持着严谨的生活态度,平日里仍然对自己要求很严。据说《记三养》这篇小文被他贴在墙上,让自己看也让别人看的
分类:在人寰 | 评论:3 | 浏览:202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排排坐,晒太阳

进入冬天已经很多日子了,一直都不象是冬天,连续多日气温没有下降,太阳也是不一般的好,用天朗气清惠风和畅的话来说,是最合适不过了。但心里总还是有些许不安,这冬天不象冬天的,该不会有什么不对的苗头吧。真是杞人忧天,太阳终究还是很好的,总想出去懒洋洋地晒晒。很是留恋上中学时的日子,中午了,吃完饭,拿出条凳,顺着墙根,排排坐,晒暖暖,间或打闹一回,常常排斥老师的管教,就想在阳光下多呆些时间。真是幸福呵,现在是没有这样的心境和环境啦。
傅雷说:我在他七岁半、进小学四年级的秋天,让他开始学钢琴。但我们没有让他把主要时间放在钢琴上。傅聪到十四岁为止,花在文史和别的学科上的时间,比花在琴上的要多。英文,数理化,有专门的老师来教,本国语文的教学主要由我自己掌握。我把先秦诸子、《史记》、《汉书》、《世说新语》等古文中富有伦理观念、哲理气息、兼有趣味性的故事讲给他听,加上古典诗歌和文艺性的散文,使语文知识、道德观念和文艺熏陶结合在一起,这样就培养了孩子的基本素养和思考能力。
傅雷说:艺术是没有国界、彼此想通的。我历来主张,艺术家的理智必须和感情平衡。在傅聪十四岁以前,就只
分类:陈香榭 | 评论:4 | 浏览:1873 | 收藏 | 查看全文>>

虚构

去年以来,太忙,就很少到书店里去了,信息主要在《文汇读书周报》上获取,新近转了一圈古旧和汉唐,竟有恍若隔世的感觉,觉得真要和书的世界隔膜了。我年岁见长,对于我想要的东西,已少有了年少时的冲动和激情,占有欲也不很强烈,对于我所喜欢的书尚且如此,其他就可想而知了。书总还需要时常翻翻的。
今天在汉唐购书四册,董桥《今朝风日好》,作家出版社出版;钟叔河《青灯集》,湖北人民出版社出版;梁羽生《笔花六照》,广西师大出版社出版;贾平凹《浑沌》,湖南文艺出版社出版,都是新近出版的。董著小开本,装桢殷实,不到九个印张就要三十九元,连我这样舍得花钱买书的人都觉得贵,那它就是真贵了。它的序言有着董氏一贯的作风,看似与本书无关,平静地说着他的故事,只是后边《楔子的跋语》看着面熟,却原来有一部分是董著《故事》的楔子,第一句说,“苏二小姐抿一口清茶绾一绾秀发领我们到苏老先生的书房看那批东西。”你不看下去就不行了,苏二小姐是一个怎么可意的人呵,活灵活现地要跳出书来。钟著中大部分文章都看过了,散见于报刊,书是大开本,沉甸甸的,和它的思想一样沉。他的集子家里都有,喜欢得不得了。拿起电话给老先生家里打
分类:陈香榭 | 评论:4 | 浏览:194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李季兰

她六岁的时候写了一首《蔷薇诗》,诗中有“经时不架却,心绪乱纵横”的句子,父亲见了说,“此女聪黠非常,恐为失行妇人。”后来果然一语成讖,她就做她的“失行妇人”了。她很有名气,中国历史上能出名的女人不是很多,她应该算一个。她姿容美丽,神情萧散,善于弹琴,专于笔墨,尤通诗律,是一位女道士。我在看到这些个文字,特别是“女道士”三个字的时候,脑海里就总能有些古典的情结,常能和武打专题片联系起来。不过她实在是一个有趣的人,她的圈子也很有意思,陆羽、刘长卿、僧人皎然等,都是唐代有名的人。说她有趣,是有一个有名的典故,在一次诗友聚会中,当得知诗人刘长卿患有疝疾时,她开玩笑说:“山气日夕佳。”刘终究算是有才气的人,也用陶诗回答说:“众鸟欣有托。”想来一定是为了减少痛苦而用布袋子将肾囊托起来的。这种玩笑话要比时下流行的黄段子文明多了,隐晦中不乏才气,至少也得背诵两首陶诗吧。她和皎然关系暧昧,皎然有首诗写到:“天女来相试,将花欲染衣。禅心竟不起,还捧旧花归。”没出息的僧人可能没有弄成事,就写了这隐晦的诗来调侃才女,也写得高明极了。
不过她的才气终究还在于她的诗文,她的气质,她写有《八至》
分类:陈香榭 | 评论:3 | 浏览:1928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过

   赵望云上世纪三十年代的农村写生作品真迹我今天看到了。
     他那个时期的农村写生作品有一部分冯玉祥将军配过诗的,给他带来过一定的影响,三十多岁的光景,正是要出名的时候。我看到的有十幅,显然不在此列。有几幅印象深。一九三六年作的《集市上》、《黎明的动态》,比六尺斗方还要大些,是农村的群生图,要刻画几十号人物的形象,显然不容易,但我们却看到了栩栩如生的众生像;一九三二年作的《出路问题》,大大的一条汉子几乎占据了窄窄条幅的横断面,正不高兴地思索着出路问题,身后是高高的墙面,看似一点儿出路也没有了;还有一幅是送与高风先生的,有赵氏的款题,他们民国时曾经有过合作画画的经历;还有三幅没有赵先生的款题,去年里由先生的公子振川先生验明正身后补题了;先生的另一位公子赵季平看到家父的作品也是津津乐道。十幅都好,大家终究是大家,早年总有些不同于常人的气象。
   据说,这十幅画是北京的一位先生从画家高马得处弄来的,高马得和高风先生兄弟关系。七十余年的风雨,画已被冲刷得不行了,去年里在北京专家们花费了一个月的时间作修复工作,结
分类:涂鸦阁 | 评论:5 | 浏览:2524 | 收藏 | 查看全文>>

记周聪

   她忽然不写文章了,并且在网络上删去了她以前的所有文字和图片。我心里就有些空,像常人一样地竟对她的文字有些依赖,走在大街上,也觉得万人丛中一定有她的影子,只是问天无语。有一段时间,我每天都要看她的文字,相信还有人也和我一样,为她的文字所吸引。果然没有几天,外地的不相识的人就给我发来网信,要我在这座城市打听她的境况并告知她,我答应了。
   冬天里我顺着她曾在网络上留过的信息就找寻她,到她的工作场所去过两次,都没有见上人,去之前也没有联系,我的心态,没有见上,一定是机缘不到,只是第二次,在留言簿上写了“理洵来过”四字,这让她感到十分的不好意思,也在积极地与我联系,想着我们能有见面的机会。知道她一切都好,删去网络上的文字和图片,只是想过一段不受别人关注的日子罢了,于是就赶快给那位外地的热心人回了一切都好的短信。相反,于我,倒是不想急于见她,总觉得一定有一天我们会自然而然地见面的。
   我们见面已经到了第二年的夏天。我去找她,好像是四川来的一位女友在她那里歇脚,每天都在陪她,她做了简单的介绍,就盘腿坐下来给大家沏茶,我们聊天,那天似乎一直都是她在说话,只是在适当
分类:群贤庄 | 评论:14 | 浏览:404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古槐

 这个冬天,她也许就不存在了。
 这是一棵古槐,不知有多少年了,有人说是元代的,有人说是明代的,都有可能;没有人说是清代的,因为不可能。她那么大的,清以后的岁月,养不了她那么大。我就奇怪,平日里那么多人喜欢胡说,到她面前就不胡说了。她是神奇极了。
 她以前一定是在一户人家的院子里,后来,是岁月让这家院子不存在了,人也不知到哪里去了。她以前是属于一个院子的,属于一家人另一家人的,现在院子和人都不见了,都放下她不管了,她现在属于这个城市,来来往往的人都在看她,她特别,她和周围的树都不一样,只有她才最象是有中国血统,因为她太老了。
 她现在长在新规划的道路上,好多人都说她要到别的地方去了,也许是这个城市的另外一个角落,也许是木工厂,谁也不能确切地说得出她的去向;她也许是幸运的,也许是不幸运的;可谁又能知道她心里在怎样想,幸运与不幸运,于她,到底又能怎么样呢?
 她是这个城市的一道风景,现在来来往往的人都在看着她,她也许心里在想,我活了这么多年了,怎么有越来越多的人都在看我啊,我怎么就越来越那么耐看啊?我倒是看习惯他们了。
分类:在人寰 | 评论:10 | 浏览:3026 | 收藏 | 查看全文>>

花影

 周瘦鹃,这名字就好得让人拍案叫绝。山东画报零三年收了他有关花的文字集成一册,叫《花影》,不到五个印张,要二十六元,是出奇的贵了,我零五年才看到,在中山书城买了回来,还真躇蹰了一会儿。周的文字好,图片也精美,终究让人心安理得,闲闲地翻翻,也挺有意思。
 书的编目是以春夏秋冬为序,所写花的文字也按季节归类了,春有春花,秋有秋卉,倒是明白了了。我读周的文字,他每每要说“我家园子”、“我的园子”,是最让我心动处,常生企羡心。他家园子竟明明是我梦中的家园了,一年四季里永远有花开花落的声息,做园中人,该是幸福无比了吧。周的文字干净,有学究气,但又不刻意为之,闲闲散散地抛来掷去,把个花儿象佳人一样地写在眼前,一点儿情思,一点儿探源,一点儿描白,一点儿润色,无不恰到好处,分明是清丽澹静的画图了。
 书中彩图,多有明清大家精品,陈洪绶,吴昌硕,任伯年,等等,还有慈禧的一张牡丹,清丽可人。她国家治理得一团糟,作画还是不错,倒让人另眼把她看了。又有一幅赵佶的《芙蓉锦鸡图》,瘦金体的题款,也是一团的富丽豪华,倒是也让人另眼把他看了。画有趣,人亦有趣。书中摄影的彩图也多,但
分类:陈香榭 | 评论:5 | 浏览:127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庸常

 清晨起床刷牙洗脸,本来和往常的日子一样,不知为什么今天突然嘴里却说出了一句话:每天都这样生活,到底有什么意思呵。真要想想,实在是够可怜的,每天都在重复昨天的日子,就在重复中一天天地变老,直到死去。更要命的是,紧紧张张地上班下班,从来也没有松泛的日子。有时听着窗外的快乐的笑声,竟有些莫名,有些好奇。
 上午就想着王小波的一篇文章了,《一只特立独行的猪》,哪里是在写猪,明明是一个人的。那猪的身上,有着很多自己羡慕的影子了。写这文章的王小波同志,说他此时也是四十岁了,人生的不惑给了他更多的对生活的思索,对人的审视,对动物群的调侃。这猪后来有幸地逃脱了人类对它的围剿,在枪林弹雨的洗礼下过自己自由自在的生活了。王小波在文章的最后一段说:“我已经四十岁了,除了这只猪,还没有见过谁敢于如此无视对生活的设置。相反,我倒见过很多想要设置别人生活的人,还有对被设置的生活安之若素的人。因为这个缘故,我一直怀念这只特立独行的猪。”能被人怀念的猪,总是一只很荣幸的猪了。
 《一只特立独行的猪》这篇文章,被一本机关的内刊选中,我翻来翻去地看了好几遍,每次都会被作者幽默调皮的语
分类:在人寰 | 评论:7 | 浏览:109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的写字

 我实在都不敢称自己所写的字为书法,书法是艺术,艺术是能给人带来美感和快乐的,这两方面,我自己都不满意。我从来没有写过比较正式的作品,不敢写;所写的字也很少见示于人,怕浪费别人的时间,影响别人的审美情趣。
 我写字纯属自娱,每于闲暇,喜欢弄两笔,写完拉倒,过一段时间叫来收破烂的拿走;因为写写停停,不想写了就不写了,因而收破烂的也并没有光顾我几次。不过我写字确实是从小就喜欢的,那年参加高考,考试临近,每天中午吃完饭还要写二十个毛笔字了事,坐在旁边的父亲吧嗒吧嗒地抽着斯大林烟锅,不满意我的行为,觉得我大战关头,应该调整思路,把精力放在重点学习内容上,但他知道我的禀性,没有难为我,我现在大了,承认自己那时让他伤心了。参加工作以后,离家远了,我禀性依然,就这么有一搭没一搭地写写字,由着性子,后来利用节假日还上了两年的书法课,主要学习理论,身子懒,没有好好写过作业,稀里糊涂也还拿到了毕业证。现在想来,那时的师资力量是较强的,老师有许多都是名家,自己没有抓住机会学习是应该感到遗憾的。平日里就这么懒懒散散地读读书,写写字,终究没有修成正果。
 写字要有天分,还要有
分类:涂鸦阁 | 评论:8 | 浏览:1080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书事(二)

 上海书店今年出版,由陈子善选编的两本书,一本记黄裳,一本记施蛰存,名字都起得妩媚,《爱黄裳》,《夏日最后一朵玫瑰---记忆施蛰存》,让我折腾了好长一段时间,到今天总算凑齐了。昨晚天下着小雨,正是下班的时间,我赶到南郊,在关中大书房翻检《夏日最后一朵玫瑰---记忆施蛰存》,没有找到,前几天打电话询问还说是有的,找服务员帮忙,说电脑正在升级,找不到了;接着又给附近的汉唐打电话,说找到了在柜台放着,才急急忙忙地过去取了。
 十月底在新华文轩买《爱黄裳》的那天,看到了以前见过的两本书,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的叶兆言《南京人》,东方出版中心出版的陈丹燕《永不拓宽的街道》,原来并没有想着要买的,一时却来了兴趣,忽然就觉得是不一般的好。大致在古城里呆的久了,看着她一天天的发生着大的变化,想抓住逝去的历史的尾巴,又感到无能为力,才有了想了解其它城市变迁的境况,就有了浓厚的兴趣。写西安城的书,大致都写的正经而死板,一脸的学究气,没有味道,前些年贾平凹出了本《废都斜阳》,倒是有些看头,但颓废气太过于浓,那时他心情似乎并不十分的好,影响了文气;也和西安城现在的发展势头有不谐和的地方,要放在
分类:陈香榭 | 评论:6 | 浏览:109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65页/962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58 59 60 61 62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