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20
  • 总访问量:1500400
  • 开博时间:2007-12-22
  • 博客排名:第977位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翩然一公子

2017-08-22

小汪仔

2017-08-21

无情灬书生

2017-08-21

tianyafind

2017-08-19

素手蜗牛

2017-08-18

祁白水

2017-08-18

yangjianzh..

2017-08-18

旧时燕2010

2017-08-18

背对着浮华

2017-08-18

德音流韵

2017-08-18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书事(一八六)

 

又是一年过去了,感觉上已有些呆滞,就像渔樵村夫坐在江边,任由江水东流,无可奈何花落去的样子。元旦期间三天假,有两天是在轻微的体力活动中度过的,站着,不能坐,可以稍微走动走动,晚上休息就非常好,好些天头胀头痛的症状倒有所缓解。体力劳动者很少有失眠的,有人说。很是赞成。

元旦前在解放路的旧书店里买过几本书,在年后的书事里亦应该记一下,算是书帐。《胡适论学往来书信选》上、下两册,河北人民出版社一九九八年八月出版。书前的编辑说明中介绍说,信件绝大部分来自中国社科院近代史研究所图书馆珍藏的《胡适档案》中,上自一九一〇年,下迄一九四八年,精选了胡适与国内外专家学者、师生挚友,以及一些社会知名人士一百七十余人研讨文学、历史、哲学、艺术、经济等各种学术问题的往来信件七百件,约八十万字。同时又增补胡适致他人信件五十余封,约五万字左右,并注明了原发表的报刊书名及出版日期,使它更为全面了,有了一定的权威性。这样的书似乎较少有人关注,读起来也不见得有趣

分类:陈香榭 | 评论:3 | 浏览:92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书事(一八五)

持续多日的雾霾天气一直让人觉得很不舒服,胸闷,心情也不好。因为户外运动量减少,原本的中午休息时间亦不能保证了,须在午饭后尽量地出门走一走。这些天有好几次就专门走到解放路的旧书店,看那一套捆绑在一起的周作人文集解绑了没有。一直没有。近三十本,都是从这里买的,缺少的几本,一整套地捆着,不单卖了。反正无事,目的亦不在买书,就是走走路,翻翻书岔岔心慌。

人生有求全之毁,其实是很累人的,没意思。这些年对于书的态度,也是这样。老屋中记得有一套《知堂回想录》,这些天想看,亦懒得过去取一回。在网上搜搜,河北教育、十月文艺、安徽教育等等,版本多的是,亦都有卖。青女士却说,在我们书库看看。于是就带回来上下两册的安徽教育版。并说书库里还有一九八〇年的竖排繁体香港三育版。还是算了,三育版错误较多,大陆这边多是以此版本校勘翻印,止庵校订的河北教育版应该还算是印行比较早的。封底印了一段曹聚仁品评知堂的话:“他的文风,可用龙井茶来打比,

分类:陈香榭 | 评论:4 | 浏览:21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很觉无趣

很觉无趣。

这种天气,应该是最近几年里最为严重的雾霾天气了,中小学停课,车辆单双号限行。不只关中,是全国大面积的症候。雾锁楼台,月迷津渡,虽说古已有之,然而置之于今天,却是有了另外的涵义。有一种无形的手,可以让人窒息。

前些年大多数人还不知道PM2.5的时候,恐怕很多的人还被蒙在鼓里,等着别人启蒙,渐渐地就明白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了。不过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的时候,却还是无法,只是随便它去。自然须找原因的,非常可笑,媒体上曾经有过一百种说辞,九十种大致在胡说。其实心里都明白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然而,说是说,做仍然是做。

除了心口不一、虚伪狡诈而外,无赖相里还有一种就是,互害。总之各行各业,各色人等,你欺诈着害我,我报复着害你,终于,这种互害的病菌,不知不觉在空气中流散开来,于所有的人,都有害了,无一幸免。望着灰蒙蒙的天,诅咒亦罢

分类:在人寰 | 评论:3 | 浏览:12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忆丹华

丹华去世已近乎两年了,偶然的电话联系,才从张鹏口里得知讯息,一时哀伤,竟至于木然无语。随即在网上查找有关于他的资讯,是在去年末,商洛的政府网站上即有公告称他“因病去世,表示哀悼,人大代表资格自然终止”的条目,是真的辞世了。望着窗外沉重的雾霾天气,心里颇为郁闷,于是驱车南行,在环山路上绕了一圈,入香积寺枯坐半日,冷风侵袖,残阳如血,怀想故人,时觉人世清凉无比。

贺丹华、张鹏、袁炎等,我们都是省委党校的同学。在零六年秋季,省委党校开了一个全省优秀科级干部培训班,时长三个月,学员来自省内各地市,有五六十人之多,大多为乡镇长、团委书记,亦有担任两办主任、县长助理等职务的人员参加。丹华当时还是乡长,他介绍自己时总会调侃着说,自己是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最基层的人民政府工作,黑框眼镜镜片之后的眼神是纯洁而满足的,亦容易显露出他早年的中学教员身份。这种培训班相对松散一些,课后、周末的交往,大多以本地市的学员为主,跨地市交往的情

分类:群贤庄 | 评论:0 | 浏览:12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孙犁谈学习古文

   孙犁曾经写过一篇《与友人论学习古文》的文章,约三千字左右,收在《孙犁文集》中。文章泰半部分回忆了自己在成长过程中学习古文的经历,主要是在校期间以及抗战、文革时期的学习情况,而后才是谈论自己对于学习古文的体会和认识,言简意赅,语中有物,可以起到授人以渔的作用。

   论及学习方法,孙犁以为有两种途径可以行走,一是读古文可以和读历史相结合,如阅读《左传》、《战国策》、《史记》、《三国志》、《汉书》、《新五代史》等都是不错的选择,《纲鉴易知录》是简化了的《资治通鉴》,文字很好,亦可读;二是阅读历代笔记小说,如《笔记小说大观》、《清代笔记小说选》等大部头的著作可以看看,至于像《世说新语》、《唐语林》、《摭言》、《梦溪笔谈》、《洪容斋随笔》等,则应列为必读的书。小说方面则《太平广记》、《唐宋传奇》、《聊斋志异》、《阅微草堂笔记》等都应该读。文学史他推荐了一册谢无量的《中国大文学史》;文论方面则提倡阅读刘勰的《文心雕龙》。虽然途径很多,但应以文为主,诗、词、歌、赋并进,收效会大些。除去读而外,还应该作,这样可以帮助读。

分类:陈香榭 | 评论:2 | 浏览:162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书事(一八四)

那天晚上有个饭局,车过古旧书店门口,想着多日没去看过,就下车转了一回。因为快下班了,索性直接到地下一层折扣区浏览。专业书架中有些书籍还是值得购置的,选中一套岳麓书院二〇〇五年八月出版的王子云著作,《从长安到雅典——中外美术考古游记》,上中下三册,大开本精装硬封,印制精美。付款包裹后,觉得体量太大,带到饭局颇不方便,就对工作人员说能否放在前台,改日来取。人说当然可以。其实还有一册卫俊秀的书信集子也不错,不过前后书封都被油渍重重地浸染,让人觉得很不舒服,还是放弃了。

次日中午,太阳好好的,想着何不约上黄三从单位走过去,把书取回来。于是电话他,答应陪走,条件是提供午餐。穿过北院门,两人在竹笆市的一家面馆里吃了饭,就溜达至古旧书店。他颇不耐烦,本来想再仔细看看,但经不起他的督促还是离开书店了。临出书店门,他教训我说,多大年龄了,还学习,乱花钱买书;现在知识大爆炸,网上随意就能看到想看的,没必要买书;我现在专门研究王红,整天研究不够。我忍不住笑了起来,王红是洗浴中心的

分类:陈香榭 | 评论:2 | 浏览:78 | 收藏 | 查看全文>>

知堂的《亦报》时光

黄裳《漫谈周作人的事》文末说,“记得上世纪五十年代初,亦报社在南京路慈淑大楼办公,一天跑去玩,大郎打开抽屉,里面满满一堆原稿,说可以随意选些去。原来都是周作人的手稿,《亦报》重抄后发排,原件就积存在这里。我选了一批,都是用日本红格书笺纸,毛笔,一色小行楷,漂亮极了。取回后交装书人订为一册,未钤印记,亦未作跋。”

读黄裳上边的文字,感受最深的应该是,他与“大郎”较熟,可以“玩”在一起,还有就是知堂有大量的稿件交由《亦报》发表。“大郎”即著名报人唐大郎,原名唐云旌,笔名高唐、刘郎等,其实“唐大郎”亦为其笔名。解放前期,在上海市委宣传部部长夏衍的提议下,他与龚之方联手,创办了上海滩上有名的市井小报《亦报》,副刊作者中就有周作人、张爱玲、黄裳等一批知名作家。

分类:陈香榭 | 评论:0 | 浏览:77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书事(一八三)

网购《孙犁书札:致韩映山》。此书天津百花文艺出版社二〇一六年七月出版,收录有孙犁致韩映山信函一百五十余封。大开本,硬封,信封与信函通体影印,无释文。苑英科作序。因为通过出版社微店购买,先错寄了一册《孙犁书札:致姜德明》,大开本,薄薄的一册,几年前的出版物,后来补寄,费了些时日。书札均为韩映山公子、著名印人韩大星提供,此老亦为谨严而务求完美的性格,故书装几无缺憾。

最早接触孙犁的书,应该是高中时买的一本《书林秋草》,经常在手边放着,中午、晚自习时间随手翻翻。那时还有一个习惯是,喜欢批注,因而上边就留下不少那时阅读的痕迹,有些还是圆珠笔书写,已漫漶不堪目睹。后来陆续购置过几本散文集子,不过翻阅的不多,最喜欢看的还是那一册《书林秋草》。陕西师大出版社曾经出过一套《孙犁文集》,好几册,只买了一册文论集,偶尔也会翻翻。孙犁终生都是孤独的、高傲的、节操自守的,可以看作是文坛上的独行侠,标志性的人物,具有中国传统文人的典型性品格,是文学史无论如何亦不会抹杀掉的人物。他的作

分类:陈香榭 | 评论:2 | 浏览:14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忧生忧时,却正是书生的通病

官兄:

昨天回家较晚,吃完饭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不知不觉就睡着了。这些天不知为何,很是疲倦。后半夜起来过一次,起来后睡眠质量就很不好,做了许多奇怪的梦。睡不着的状态,做梦亦是痛苦的。很诧异梦见一位白须老者,每天只是坐在一栋大楼的对面,上班时看他就是那个样子,下班时他还是那个样子,就只是盯着大楼看。忽一天我走过去问他,怎么总是那个样子,看什么呢?他本不想说话,但却顶不住我的眼神,终于冷漠地说,我在看它怎样倒塌。我觉得很诡异。

不喜欢周围的朋友总是把我与书联系起来,好像没有书自己就活不下来一样,没有那么严重。有时看着满书架堆放的书籍,心里亦是十分地憎恶自己,何以有如此的嗜好,几十年来竟然这般败兴,让自己困居其中。痴与瘾,大致都不好,都是心理疾病,一个人痴迷于一事一物,一种爱好或习惯,其实都是心理上不成熟的标志。身外之物,都是没有多大意思的,人生短暂,何苦让自己这般面目可憎。不刻意地生活,也许才是自然的生存的状态,生命不过是一个过程,无须

分类:两地书 | 评论:3 | 浏览:191 | 收藏 | 查看全文>>

网购《孙犁书札:致韩映山》琐记

双十一节前后在微信朋友圈中看到《孙犁书札:致韩映山》出版的消息,就在网上随手订购了一册。发货方是百花文艺出版社的微店,像是主要出售自己出版的书籍和杂志。我是孙犁的忠实读者,初中时期就买过一本《书林秋草》,长期浸淫于其中,可谓受益匪浅。孙犁的集子,也买过不少,觉得很对脾性和胃口。

这本《书札》,正好是双十一节这天订购的,过了三天,书就到了,是傍晚时分到货的。因为是委托别人代收,到了我的手里,才发现,货发错了,发的是该出版社前几年出版的另一册书,《孙犁书札:致姜德明》。我心里就有些闹火,一方面,这册《致姜德明》,早已买过;另一方面,两册价格相差一倍朝上,让人难免产生一些受骗的念头。于是当即联系店方,说明情况。对方倒很客气,解释说,应该是库房发错货了,第二天尽快补发。

也是这几天,自己的新书《铁未销集》样书拿到了手,书中收有几篇书友著作的书评文字,想着,还是每人寄赠一册助兴吧,其中就有一篇阅读《

分类:在人寰 | 评论:0 | 浏览:23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斯人圣也,谱以传之——读《林散之年谱》

林散之是中国书法史无论如何亦不会绕过去的人物了,还是他在世的时候,赵朴初、启功等人就称他的诗、书、画为“当代三绝”,并有了“草圣”的美誉。到了这个份上,可以谓之不朽。斯人圣也,谱以传之,为他编著一部年谱,来纪念他,自然是十分有意义的事,这是看到邵川编著《林散之年谱》之后首先给人的想法。

林散之的艺术成就最为突出的表现是在书法艺术上。他以隶法入草,返熟为生,以拙破巧,解决了前人没有解决的问题,从而创造出了有着自家面目且能自成一体的林散之草书。在工具使用上,他善用羊毫长锋,又承取画法上用墨的方法,施之于书法实践,使笔法与墨法互为作用,形成了林体书法独特的水墨效果。瘦劲飘逸,意趣天成,是林散之书法的整体气象,亦为他道德、学问的内在风骨。当然,林散之的艺术成就是多方面的,在旧体诗创作与绘画方面,亦有着出色的艺术呈现与精神影响,在他自己,亦是颇为认可的,他甚至于与陆维钊、启元白一样,对自己的艺术成就有这样的概括,说是“诗第一,画第二,书第三”,还曾说过“后人能称我为‘

分类:陈香榭 | 评论:0 | 浏览:1255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书事(一八二)

   初冬时节,天气很好,和翟荣强、焦闻频、费秉勋、商子雍、景德庆诸位老先生有过一次愉快的聚餐。这次聚餐是中秋节前在一个饭局上遇见商老师而约定的,一直拖延到现在。几位先生里,商老师作为文化名人,最为繁忙,活动几乎排不过来。要用焦老师的话说,参加聚餐的人,是“原班人马”。追根溯源,还是在九年前的秋天,就是这几位老先生和我这位年轻人,在翟荣强先生兰溪花园的画室第一次相聚,而后的日子里,依着习惯,“原班人马”每年亦总会有一半次的餐聚,漫无目的,就是见见面,唠唠嗑。而今,老先生们都已近于杖朝之年,鹤首相望,常让人不胜唏嘘,每生流年匆匆之叹。

   到出版社取《铁未销集》样书,和陆三强总编见面,他要开会,只能是短暂的交流。说到西京书话丛书,他仍然不满意。说文字上还是有些放松,出现了一些瑕疵,比如黄永年的《树新义室书话》,目录中就有文字错误,于是打回重新印刷,推迟了出厂时间;如果资金再能宽裕一些,书内配图彩印,旧书书影以及文川书坊所制藏书票,视觉效果就能更好一些;等等。陆总给人的印象,总是儒雅而谦和,是典型的知识分子形象。《铁未销集》在

分类:陈香榭 | 评论:1 | 浏览:12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林徽因“句句是深情”

余世存《非常道》体近《世说》。其中一则云,一九五三年北京市开始酝酿拆除牌楼时,副市长吴晗承担解释拆除工作的任务,梁思成与之发生激烈争论,由于吴晗的言论,梁思成被气得当场失声痛哭。不久在郑振铎组织的一次聚餐会上,林徽因亦与吴晗直面争论,陈从周记录当时的场景说,“她指着吴晗的鼻子,大声谴责。虽然那时她肺病已重,喉音失嗓,然而在她的神情与气氛中,真是句句是深情”。

梁吴论争事件可以说是著名的文化事件,当然胜负已经岁月的淘洗不辩自明。世人于此事件的品评历来多有感情用事者,倒是黄裳的一段文字读来让人以为是理性而公允的。吴晗百年,文集出版,编者建议黄裳为之作序,于是便有了黄裳的《忆吴晗》一文。事关梁吴论争,其中文字云,“不久听说因北京旧建筑如牌坊的拆改存废问题,在会议上与梁思成拍案争论,好朋友成为路人,可见一登仕版不可避免带来的变化。梁思成对北京保存旧城,别建新区的设想与建议,终遭到否决废弃,与将北京由消费城市改造为生产城市的主要指导思想息息相关。登上天安门城楼,一眼望

分类:陈香榭 | 评论:3 | 浏览:663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丙申秋观老树画画西安展览有感

   丙申秋观老树画画西安展览有感,拟老树体而打油之

       

       初看甚觉意会,

       看多也是乏味。

       人生本就无聊,

       不如洗洗快睡。

分类:涂鸦阁 | 评论:4 | 浏览:80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书事(一八一)

西京书话丛书出版,其中有朱晓剑与崔文川合著的有关文川书坊所制藏书票的文图结集《珠玉文心》,早先网店上就有约定,出售毛边签名本。晓剑自成都来西安,是专为签名来的。待了三天,因为朋友太多,饭局似乎亦应付不过来。周末和他在文川书坊见面,是在上午,他与文川正在签名,已是收尾了。前一夜喝多了酒,精神状态亦不太好,还临时在床上歇息了一会儿。待我签完《铁未销集》,正好中午,他又要赶赴另外一个场子,文川护送,于是顺道和他们一起走,至酒楼下匆匆作别。

这几年晓剑几乎年年要到这边来,他的朋友多,而且界别广泛,有些朋友,感觉上相交已有好些年了,用一个歇后语来说就是,老太太的被子,盖有年矣,关系看上去也是很坚刚。我是不太习惯交往的人,但总还是在长安城里生活了好些年,他的那些有名的朋友,大概也能知道,于是就很是羡慕他们在一起的热闹。晓剑不太多说话,大致也只有在酒意阑珊之时,才会放开了自己,恣意地大放厥词,惟有此时,拘谨与腼腆也会灰飞烟灭,袒露出自己的真性情来。他的酒量是好

分类:陈香榭 | 评论:1 | 浏览:8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60页/893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3 4 5 6 7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