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65
  • 总访问量:1534257
  • 开博时间:2007-12-22
  • 博客排名:第944位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清清淡淡ABC

2018-12-15

风动芦苇

2018-12-13

fadianji81..

2018-12-13

可心2099

2018-12-13

旧时燕2010

2018-12-13

周末来

2018-12-13

椰林村人

2018-12-13

祁白水

2018-12-12

qqwweeasd

2018-12-12

helenxu122..

2018-12-07

思念秋天窍

2018-12-06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书事(二二〇)

《晚年周作人》较为细致地读完了,其中披露的好多历史的细节,都值得关注。关于周作人与西安,似乎很有些文章可做。一九五六年国庆前后周作人来西安旅游,中国文联工作人员佟伟在《我所认识的周作人》一文中有详细的介绍,选定西安的缘由是,阳翰笙、阿英交代说,周作人提出要去绍兴,但周扬同志考虑怕到那里去出现麻烦,安全和影响都有问题,但能让他出去走走看看,是大有好处的,故确定去西安。

但似乎,这段话只是交待了不去绍兴的缘由,而没有说选择西安的原因。从周作人后来的谈话中体会,大致,目的地选择西安,除了西安是古都,历史遗迹较多,且工业有较好发展而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周作人的大女儿周静子出嫁西安,在西安生活。也许组织上打的是情感牌。后来在网上搜了搜,见高信先生应刊物之约曾经为周作人的外孙杨吉昌的文章《回忆我的外祖父周作人》写过一篇小引,只可惜杨先生的文章怎么也找不到。总之,周作人与西安的大致轮廓,就是如此,想必可以作些文字。

分类:陈香榭 | 评论:1 | 浏览:75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诗意的解读——读韩育生《采采卷耳》

《诗经》是一部大书,一千个读者心中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

前些日子的朋友圈里,一位苏州的友人,正在看一册《诗经》的读本,原书的两页,它裁剪了图版放在了微信。在《野有蔓草》一章的正文下,注解者云:“《野有蔓草》之‘邂逅相遇,适我愿兮’、‘与子偕臧’,非野合乎。”在《风雨》一章的正文下,注解者云:“《东门之墠》之‘其室则迩,其人甚远’,淫女之苦思其所私以及其室。乃继以《风雨》,淫女不避‘风雨凄凄’、‘风雨潇潇’、‘风雨如晦’,而于‘鸡鸣喈喈’、‘鸡鸣胶胶’、‘鸡鸣不已’之时私奔矣。”友人加按语说:“醉了,从没这么理解过……潘先生说:‘夫郑声淫,读其诗似已闻之’……有点直接……”是让人开了眼界,不过还是没有向她打听是在读谁的注解本,潘先生又是谁。

此时因为正在阅读韩育生兄的新著《采采卷耳——诗经草木魂》,于是就想看看他是怎么解读的,但在他所选的“郑风”的篇目中,却正好没有这两篇,然而还是通读了他所

分类:陈香榭 | 评论:0 | 浏览:181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李新安水墨小论

岁在戊戌,暮春之杪,因了友人的相邀,在长安城南西安中国画院的艺术品交流中心初次见到了李新安先生。桌案上放着册页,打开的页面上有他刚刚作完的两幅小品,一幅高士图,一幅仕女图,虽都是寥寥几笔,而人物却形神毕俏,观之则让人顿失尘念之想,难免会生出些羡鱼之思来。稍后几日,又与友人相约着到大明宫遗址公园之侧,先生的工作室拂云堂,有过几个时辰的清谈,对画家的精神世界与作品品性有了进一步的了解。

李新安的人物画以神采取胜。传神论是东晋顾恺之提出的有关人物画的著名论点,核心是以形写神,是他首次把“神”的概念引入到了绘画美学领域,把人们的审美视觉由对外形美的关注引入到了对于内在精神美的关照。历来的画家,尤其是人物画家,在创作时,都以此为圭臬,终生追求,李新安亦不例外,多年的耕耘,他通过自己的绘画语言实现了某种高度,使他笔下的人物,精神与内在性格的表现,从纸面上走了出来,为观者带来了视觉与心灵上的冲击。他的线条与水墨的运用,亦是到了娴熟的地步,线条则极力地追求简约与明畅,水墨则

分类:涂鸦阁 | 评论:3 | 浏览:16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桃溪堡

桃溪堡是一个村子,在长安城南樊川道上。前几天看耿传明著《晚年周作人》时,看到一九五六年国庆前后周作人在中国文联组织下来西安旅行,曾到过此村,他一路边走边和农民交谈,询问生产和生活情况,并与同行的人说:“听说人面桃花的故事就发生在这里。如今这里生产好了,百姓安居乐业,是我未曾料到的。”这份资料应是来自于佟韦所写的《我所认识的周作人》,多年前看过,作者是当年与周氏“同行的人”,作为工作人员负责整个行程的安排。文字记录难免会引起人的兴趣,于是决定去桃溪堡走一遭。

桃溪堡距离中心城区有二十公里左右,从钟楼一路南行,在南长安街与东、西长安街交汇处再前行一点,往东南方向有一条路叫樊川路,前行约十公里,村子就在路边。樊川的来历与樊哙相关,这个川道是汉高祖刘邦封与武将樊哙的食邑,并因此得名,据说有樊哙花园遗址留存,只可惜难觅踪迹。这条路自汉以来就是通往终南山的有名的道路,唐时豪门杜姓与韦姓家族都曾在此聚居过,川内还分布有八大寺,玄奘法师的遗骨就迁葬在兴教寺内,诗人杜甫亦曾在

分类:长安行 | 评论:3 | 浏览:96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书事(二一九)

这些天在仔细研读耿传明著《晚年周作人》,关于知堂变节过程及缘由,分析得很为细密,鲁迅之所谓“昏”、精神盲区、道德盲区等等,都为深层次的原因,还有一种说法是,知堂的日本夫人以为,即使南下,作为日本人的家属,日子也不见得好过,还不如待在北京稳妥一些,知堂亦认可了。但不管怎么说,变节是事实,任何辩解都不会有太大的意义,因而后来,知堂一直效法倪云林之“一说便俗”,隐忍以对,亦为无法之法了。

任何事物的发展与变化,都有其主观与客观的原因,知堂变节亦如此。研读整个事件的过程,客观上外部环境各种因素的交织影响,可以迫使一个人为之妥协;另一方面,主观上,功名、地位对一个人的诱惑,亦为不可忽视的因素。从文字的背后看,隐隐地感觉到,权力的平台之上,人性的那种难以压抑的冲动的火焰,在知堂身上亦并不能成为例外,任职伪教育督办,他的身手的展拓,明显像是充满了物尽其用的喜悦与荣耀。

中图网在读书节期间有图书优惠活动展

分类:陈香榭 | 评论:6 | 浏览:12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巷内驴鸣”

抗日战争结束,汪伪政权垮台了,曾经被特任为伪教育总署督办的周作人,亦自然是处于风雨飘摇之中。他重返北京大学国文学院国文系讲坛,讲佛教文学课程,但据时在北大读书的邓云乡回忆,“这时他虽然每天仍坐着自用车到红楼来,却并未来上课,课是由许寿裳老先生哲嗣,后来到了台湾大学的许世英教授代上的。”

这时的知堂,也许是故作镇静,也许是不以为然,仍然平静地过着他的日子,去琉璃厂淘旧书,阅读、写文章,生活节奏似乎并没有太大的变化。但很快,时局的改变,北大他却是待不下去了。一九四五年十二月一日,北平各报纷纷刊载前一日重庆专电:“北大代理校长傅斯年,已由昆明返渝,准备赴平,倾对记者谈:‘伪北大之教职员均系伪组织之公职人员,应在附逆之列,将来不可担任教职;至于伪北大之学生,应以其学业为重,一开始补习,俟补习期满,教育部发给证书后,可以转入北京大学各学科相当年级,学校将与以收容。’”本来校长为胡适,但这时他在海外,由傅斯年代理。

分类:陈香榭 | 评论:3 | 浏览:121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书事(二一八)

无事写书事,一日似两日。这周前几日在文理学院业务培训,封闭了几天。大约每年春天,都会有这样的时光以这种方式被打发掉。文理学院并没有什么不好,尤其是春日里位于校园西部的绿植,萌发着春的气息,就能撩拨起人的怀春的骚意。当然秋日时节的肃杀的景致,自然亦是不错的,斑驳的树影中隐约还能看见不知年月的残缺的石雕,都是可以让人黯然神伤的物什,随时就能生发出不知今夕何夕的感喟。江山留胜迹,我辈复登临,穿过林影亦如走入时光的隧道,来者不过都是匆匆过客。

这些天又拾起了原来的爱好,喜欢写几笔毛笔字。那日在古旧书店看见一册比较可意的颜勤礼帖,印制较精美,心里想着可以买回去,念头只是一闪,出门时却给忘了,回来后便觉得有些憾意。翌日天下着雨,下班时刻意路过书店,匆忙进去,买了回来。手头本来有一册,是二十年前的旧物,十六开大小,就是普通的本子,虽是有了感情,然而起了新念,就还是适意的好。要说写字,断断续续亦有好十多年的光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仍是没有什么好成效,也是憾事。

分类:陈香榭 | 评论:0 | 浏览:129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书事(二一七)

最近迷上了追剧,先是《外科风云》,再是《欢乐颂》,生活状态,用青女士的话说就是,可笑。有时坐在办公室里静静地想一想,觉得她果真是说得对,评价前边应该再加两个字那就是,殊觉可笑。是一整天坐在家里看,直看得天昏地暗,头疼脑热。不过真是年龄大了,看过之后,又记不起来什么,还好,要不然,脑子就不够用了,还有好多书没有看,没有空间怎么办。空虚需要有东西填充,即或是无聊的填充,追剧抑或读书,但它让人感到充实,觉得生活是有意义的,虽然在自以为做着崇高的事业的正人君子者流的眼里,是不屑的。

人生在世,都不容易,每一个鲜活的躯壳背后,都有他人难以破解的生命密码。人们总是习惯于以自己的眼光和价值判断去打量周围的一切,其实绝大多数时间是错误的。种种的一知半解以及自以为是的人情练达,交织错乱,才是生活持续下去的动力。影视是拔高了的生活,但它永远也不会概括了生活的全部,然而就是这一部分生活的摘取,时常也会让我们能感受到处于其中的身心疲惫,筋疲力尽,可见,现实的生活于我们来说,是怎样的

分类:陈香榭 | 评论:9 | 浏览:117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书事(二一六)

前些日子,深圳中学的一位学生家长,应该是通过网络找到联系方式,在公号留言说,学校指定《魏晋风流多少事——趣解<世说新语>》为必读书,她在实体店以及网店寻找,都缺货,询问作者手头还有没有,可以卖一册与她。因为是几天后才看到的消息,回复后方知已是买过了。出于好奇,就上淘宝网找了找,还真是断货。不过现在似乎是补充上来了。

这本书总印三千册,倘若全国范围内有如此规模的学校三、五家,指定它为学生必读书的话,那显然是不能满足需求的。语文出版社是语言文字方面比较专业的出版社,又在教材发行方面有着地利的优势,是它的影响力在发挥作用吧。前年此书出版以后,作为作者,总体上是比较满意的,但一些字词方面出现的瑕疵还是让人觉得有些遗憾。另外,整本书稍嫌单薄了些,篇目上如果再能增加二十篇左右,也许正好。最近又重新拿起书,慢慢地写一些,看今年可不可以完成预期的数量。倘若再有机会重新出版,遗憾得以弥补,那亦是可以让人感到快意的事。

分类:陈香榭 | 评论:2 | 浏览:108 | 收藏 | 查看全文>>

良心的发现——《世说新语》品读之72

《世说新语》中的有些故事,读起来是比较费神的。“尤悔门”中有则故事是说晋简文帝司马昱有天看见田地里的稻子,不认识,就问左右是什么草,回答说是稻子。回来以后,三天不出门,说:“宁有赖其末而不识其本!”翻译过来就是,“岂有依赖它的果实生存,却不认识它的植株的!”因为故事是在“尤悔门”,这一门都是记录个人的过失或懊悔的,显然是说简文帝由于“不识稻”而产生悔意,就闭关自省了。

后来很多的读者,对简文帝的话是持有保留态度的,如刘孝标在注中就说,“文公种菜,曾子牧羊,纵不识稻,何所多悔?此言必虚。”认为简文帝似无必要说出这样的话。至于怎么个无必要法,则关键在于前边的“文公种菜,曾子牧羊”典故的意思是什么。余嘉锡《<世说新语>笺疏》中关于刘注,作了两项工作,一是指瑕,二是诠释。他参校古籍旧典,指出刘注“文公种菜,曾子牧羊”中“‘菜’当作‘米’,‘牧’当作‘驾’”,因为“《新语·辅政篇》曰:‘故智者之所短,不如愚者之所长。文公种米,曾子

分类:新雨堂 | 评论:1 | 浏览:9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早年的黄裳

无事,闲览于孔夫子旧书网,偶见黄裳早年简历一份。从内容看,单位应为上海剧本创作所,是从文汇报军委总政文工团调入的,职别XX(不清,“基本”?)编剧,填报日期在一九五三年,报到时间为三月十日。年龄栏三十二岁,查资料黄裳生于一九一九年六月,似乎填小了两岁。

简历自一九三四年一月起,止于一九五三年三月,依影像文字具列如下:

一九三四年一月,天津南开中学初中一年级;

一九三八年八月,抗战大爆发,来到上海;

一九三九年十月,在上海入江苏省立上海中学工科;

一九四〇年九月,交通大学电机系一年级;

分类:陈香榭 | 评论:0 | 浏览:12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拖——《世说新语》品读之71

《世说新语》“政事门”中有则故事是说晋简文帝司马昱日常是如何处理政务的。该门第二十则文字说,“简文为相,事动经年,然后得过。桓公甚患其迟,常加劝勉。太宗曰:‘一日万机,那得速!’”事情到了他的手里,动不动经过一年才得处理,桓温嫌他办事缓慢,就常加劝勉,他却回答说:“日理万机,怎么能快!”“太宗”,是司马昱死后被封的庙号。

司马昱是晋元帝司马睿的幼子,到他当皇帝的时候,已经是第八位了。他从小就在官场混,两岁时被封为琅琊王,六岁徙封会稽王,经历了东晋王朝七代皇帝的权力更替。他以会稽王进位丞相是在太和元年(366),已经四十六岁了。有这样的背景,桓温是怎样的人物,竟然可以对他指手画脚、说三道四?桓温是权臣,此时为大司马,也就是现在人们说的“武装部队总司令”,而且还有别的职务,总揽朝政,权倾一时,此时的他,换皇帝亦如翻牌子一样的简单,对丞相有如此态度,当然不算什么了。实际上,在太和六年,他为了树立自己的权威,就要挟朝廷,以性无能为藉口废帝司马奕为东海王,

分类:新雨堂 | 评论:1 | 浏览:90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读几本书

亦是好些时日不作文,手下竟是荒疏了许多,心里亦竟有了隔膜。上篇文章说到王小波的文字“找盲肠”,大意是说在那个特殊的年代,医院里好的大夫都去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了,剩下的大夫手艺欠佳,最拿手的手术就是阑尾摘除,而且,打开肚皮,翻来翻去,找盲肠亦须一个小时以上,当然,最终,总还是会找到的,只是费些时间罢了。昨日里下班,路上遇见一位相熟的读者,竟开玩笑说,好几天不见更新博文,“找盲肠”去了?不禁让人会心一笑。

是的,这些天除了工作上有些事情忙乱而外,不只文章停歇,微信亦没有工夫翻新的,然而,却还是抽空读了几本书。尽管现时,读书是多么地让人看不起,看不起的缘由,其中的一种,就是觉得是读死书。此论已久,鲁迅早有论述,“读死书会变成书呆子,甚至于成为书橱,早有人反对过了,时光不觉的进行,反读书的思潮也愈加彻底,于是有人来反对读任何一种书。他的根据是叔本华的老话,说是倘读别人的著作,不过是在自己的脑里给作者跑马。”

分类:陈香榭 | 评论:0 | 浏览:101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书事(二一五)

也是好长时间没有去过西安书林了,这一天中午去,竟然找不到地方,原来的门市招牌拆了,沿街的入口通道又窄,左右的店面花枝招展,真成了大隐于市的景致。没有吃饭,就一直向火车站的方向走,看看西七路上的马虎面庄还在不在。在,是老样子,一切都没有变化,就吃了个大碗,心想,有了精神,可以从容地转一转了。折回来,由通道进去,一层层楼溜达,完全是一种破败不堪的景象,原来常去的几家门店亦是找不到踪影了,好些门店已关了门。这个曾经号称西北地区最大的图书批发市场是终于衰落下来了。

四楼嘉汇汉唐书城的批发店还在,已没有以前的规模大,书也没有原来多,是冷清的样子,服务生就一男一女两个人在店里。很多店面从经营的书籍来看,估计也撑不了多长时间了,盗版太多,垃圾书太多,浪费了太多的纸张。这个批发市场的衰落应该是有原因的,估计这些年交通条件改善,西北地区的图书市场布点发生了大的变化,没有必要集中到这里来采购了。书店和人一样,是有气息的,不用进店,就只是在门口用眼角瞅瞅,就知道卖的书怎么样,平时

分类:陈香榭 | 评论:2 | 浏览:187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这世界的美满,就在于有缺陷

官兄:

又是好长时间没有给你写信了,一切还好吧?这几天长安城里小雨天气,空气很是湿润,气温亦刚刚好,人觉得是舒服的,这应该是长安城一年里最好的时光了。昨日惊蛰,地面开始有小虫子爬动,街上的树枝亦泛出绿芽,是那种带有一些浅浅的白的绿,柔柔的,温顺的样子实让人觉得可爱。春天真是太好了,一切都是萌萌的模样,是初生的牛犊的眼睛,清澈而单纯,无欲而无求,所有的气息,实在都如童稚般的可爱了。

就是在这样的天气里,我坐在窗前,看着浅灰的天空,就想起你来了。我需要抽一支烟,亦是好久不抽烟了,我想,倘是你坐在我的对面,也会发一支烟给你的。烟雾在头顶上盘旋,慢慢地向窗口移动,窗口就三五指宽窄的缝隙,蓝色的气雾就倏忽间飞出窗外了,很是美妙的场景。我烧开一壶水,沏上茶,就在这样的氛围中安静地想着你,是的,此时的你,在忙什么呢?

官兄,最想给你说的,是花的事情。以前曾经在信里告诉过你吧,办公桌的案头

分类:两地书 | 评论:2 | 浏览:16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67页/997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