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6
  • 总访问量:1528521
  • 开博时间:2007-12-22
  • 博客排名:第966位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应话看灯牌

2018-08-19

错藏四人组

2018-08-19

一抹夏忧依

2018-08-19

显程其

2018-08-19

倬莂霖侗ih

2018-08-19

授历落课

2018-08-19

绝舞遗av

2018-08-19

型忘竟

2018-08-19

京料敢仅队

2018-08-19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这世界的美满,就在于有缺陷

官兄:

又是好长时间没有给你写信了,一切还好吧?这几天长安城里小雨天气,空气很是湿润,气温亦刚刚好,人觉得是舒服的,这应该是长安城一年里最好的时光了。昨日惊蛰,地面开始有小虫子爬动,街上的树枝亦泛出绿芽,是那种带有一些浅浅的白的绿,柔柔的,温顺的样子实让人觉得可爱。春天真是太好了,一切都是萌萌的模样,是初生的牛犊的眼睛,清澈而单纯,无欲而无求,所有的气息,实在都如童稚般的可爱了。

就是在这样的天气里,我坐在窗前,看着浅灰的天空,就想起你来了。我需要抽一支烟,亦是好久不抽烟了,我想,倘是你坐在我的对面,也会发一支烟给你的。烟雾在头顶上盘旋,慢慢地向窗口移动,窗口就三五指宽窄的缝隙,蓝色的气雾就倏忽间飞出窗外了,很是美妙的场景。我烧开一壶水,沏上茶,就在这样的氛围中安静地想着你,是的,此时的你,在忙什么呢?

官兄,最想给你说的,是花的事情。以前曾经在信里告诉过你吧,办公桌的案头

分类:两地书 | 评论:2 | 浏览:160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书事(二一四)

天是真的热了起来。再过两天,就过了正月十五,传统意义上的年就结束了,似乎一切也才会恢复到正常的秩序。向窗外看去,在炽烈的阳光下,干枯的树枝上已是有了绿意,一元复始,轮回开来,树木又开始重复着自己春夏秋冬的时序。长安的春天是短的,过不了几天,夏日就会到了,那应是长安城最为持久的季节了。夏日好,昼长夜短,可以做太多的事情,充满着无限的生机。

在淘书公社又看到老橡树文丛中的几种,翻来翻去还是选了本方成的《中国人的幽默》。这一套丛书是二〇〇八年九月出版的,正好有十年了,那一年换了新单位,距离北大街的新华文轩很近,午饭后常常会溜达过去消遣,有一天就买了文丛中的傅璇琮著《书林漫笔》,印象深深的。方成的这一本,书名起得太过于俗气,其实里边的文字还是不错,短短的,像漫画一样可以闲闲地消受。去年看到李辉的一篇文章,说方成已然百岁,想来此老幽默一生,还真是老寿星了。又选得一册比较偏僻的书,是紫檀的《名画物语》,中国经济出版社二〇一三年一月出版,文字读起来也是不错,作者像是没有太

分类:陈香榭 | 评论:1 | 浏览:183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书事(二一三)

今年春节没有外出。本来是安排外出的,但初四要到单位值班,时间不前不后,只好作罢。每年就是国庆和春节假期较长,但这几年值班时间总是安排得很别把,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又不能休年假,还不能出国,就像一只风筝,总有绳绳系着,在半空里煎熬。说来无趣,亦寡味,想来这一生大致都是在这样一种状态中度过的,也是可怜之至。

假期里也没有读几本书,春节前从办公室带了新买的《浮光掠影看平生》和《欧阳中石谈书法》回家,零零碎碎地翻看了一些章节,亦没有看出什么名堂,大部分的时光还是交给了电视。当然看电视是很无聊的,不过泡沫剧还是让人觉得时间过得很快。节前买了几株水仙和风信子,开得很疯,花香也很强烈,大概是最能显示光阴是停留在春节的征象罢。来势汹汹,去亦匆匆,正月初上就将残花败叶收拾干净了,倒也爽快。两盆兰草,一盆开花,一盆未开,尝试着侍弄,以前养过几盆,都死去了,这是一种比较难养的花草。可以有为,可以无为,消遣时日,就觉得好。梁绍壬在《两般秋雨盦随笔》中说读书,“渊明读书不求甚解,是涵养

分类:陈香榭 | 评论:2 | 浏览:14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与“中国古典文学读本丛书”的缘分

丁酉除夕的前两天,在人民文学出版社的公号上看到了一组“我与‘中国古典文学读本丛书’的缘分”的文章,从标题亦能看出这些文字的内容,读完不禁让人心生感慨。六十多年,丛书影响了一代又一代的读者,实在也是传承经典的典范之作了。

这自然也让自己想到与这套丛书的缘分了。我没有集全这套规模宏巨的丛书中所有的册子,仅仅只是机缘巧合手中拥有极个别的几本。有两册,是常年在办公室的沙发背上放着的,一册是萧涤非选注的《杜甫诗选注》,一册是余冠英选注的《汉魏六朝诗选》,都是供午休或闲暇时即兴翻阅的。我看了看扉页上写着的购书时间,都是在一九九八年冬天,算算时间,是整整十九年了。我想,这至少应该算是陪伴自己时间最长,亦最为密切的两本书了,我的读书气质的养成,它们都起了潜移默化的作用。

还应该有三册,分别是,《李白诗选》、《白居易诗选》、《宋诗选注》。《李白诗选》和《宋诗选注》是我自己购买的,《白居易诗选》是成都的一位小

分类:陈香榭 | 评论:0 | 浏览:265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书事(二一二)

搬家之后,离操场远了些,加之年关渐近,工作上有些忙,就较少到操场去走几圈了,但锻炼之事,殊非小事,心里清楚,每天须保持一定的运动量,于是中午吃完饭后,一般会到外边去走一走,较多的是去解放路的图书大厦或淘书公社翻翻书,像是有些目的一样,便觉得很充实,很舒服,亦完成了锻炼的任务。上午、下午大致亦会在办公室里习练一遍形意拳,三五分钟,算是调节。人老了容易出丑,生活的节拍就是这样,大致亦是提前进入了退休心态,不太关心周围的人和事了。

淘书公社最近旧书更新比较快,怀疑好多出版社年底清理仓库,于是很多积存的书就低价流散出来了。也是手贱,进书店不买两本书回来,似乎就没有成就感一样,大多时候有这样一种心理,最近尤甚。这一天中午走进去,购书四册:赵景深著《现代文人剪影》,湖北人民出版社二〇〇九年一月出版。这本书由陈子善教授选编,因为赵是文学研究会成员,终生活跃于文学界、出版界和教育界,又活得时间比较长,几乎经历了一个世纪的文坛,因而现代作家的生活或创作情况,基本上都被他用文字

分类:陈香榭 | 评论:0 | 浏览:150 | 收藏 | 查看全文>>

老领导

老领导要退居二线了。组织部开会的当天,我在电梯口碰见侯局长,就调侃着打招呼说,怎么,纪委找谈话了?本来只是开玩笑的一句话,谁知他一脸铁青,说,组织部让签字,不让干了。当然我也明白了,其中亦有我的老领导,因为他们是同年出生的,年龄到了,该退居二线了。

晚上在朋友圈中看到老领导发的微信,有几张图片,其中一张是自己戴着帽子的侧面头像,鬓角的头发多已发白,题头文字就简单地说了句话,换一种方式来生活。我不知道怎么评论,眼睛却湿润了。青女士躺在身旁,用手抚摸了一下我的头发说,你这人还容易伤感得很。我说,我记着人家的好,没有人家就没有我的今天,他退居二线比我自己退居二线更让我觉得难受。

我说这些话,青女士是理解的。说实在话,在体制内的职场上,我是最不能让领导喜欢的一类人,性格倔强,脾气暴躁,不会溜须拍马,不能迂回处事,等等,这些弱点,都是机关工作的大忌,哪一个领导能喜欢这样一个人呢?因而,从参加工作开始

分类:群贤庄 | 评论:4 | 浏览:436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书事(二一一)

年末岁初,正好赶上调换书房的档口,就想着,找一幅字画来,装个框,玩玩。就在纸袋中翻找,看中了郁岚女士前几年所写的作品,“落花无言,人淡如菊”,觉得很有味道。郁岚女士年少时即随祝嘉、宋季丁等先贤习字、刻印,深得艺术三昧,终身修习,书风恬淡、自然,一书在旁,足以抚慰人的心神。办公室中亦有她的一帧扇面,内容为司空图《二十四诗品·冲淡》章的文字,章草的味道很浓,装框亦是有好几年了,很为喜欢,平日里带给了自己无限的心理的满足与愉悦。好几次,有相熟的朋友来办公室闲聊,都有夺美之意,终究还是被拒绝了,因为自己太喜欢罢。

一石兄自京华回归故里,过境长安,相约于文川书坊茶叙。已是好几年不见,他还是那么精神、有力。《诗经里的植物》出版之后,又出了册《楚辞里的植物》,丁酉年的一年时间里,就又出了两册有关植物的书籍,《卷卷采耳》以及《西北草木记》。他是刻苦、勤奋而又情感真挚的人,有着对于故乡、亲友、植物的浓浓的爱意,一切都注入于他的温和、平静的文字之中了。手里翻着《西

分类:陈香榭 | 评论:0 | 浏览:275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书事(二一〇)

这一篇书事得尽快写下来,不然距离上一篇就有些远了,好像要停下来不写一样。写书事坚持了有十年之久,原则是有则写,无则休,但一般每月也会有个两篇左右的,写着写着就有了些疲倦的味道,有时就懒得写两句,其实可记的事情还是比较多的,这应该算是退步了。现在记性亦不好,本来要写的,在心里是打好模板的,但几天过去,就会忘得一干二净,甚至上午还记得,下午就忘记了。年齿渐长,好多本能的东西在退化,不能自已。

这几天又下了几场雪,没有第一场那么浮躁了,人们似乎也慢慢平静了下来。本来么,自然现象,不必大惊小怪的,但就是有人喜欢恶搞。中午从新城广场过,道路上已基本看不到有积雪,但除雪剂留下来的印迹却很明显,白花花的,据说对植被影响比较大。早上看大街上有人在铲雪,心想真是多事,看天气中午太阳一定会很好,何必费力,中午果然是大太阳,雪自然亦是消了。很多人喜欢表演,不知道想给谁看,面目可憎,让人生厌。其实人类在自然面前是很渺小的,比如昨天中午的大雪,怎么清扫,那么大,怎么来得及?人定胜天,

分类:陈香榭 | 评论:3 | 浏览:25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摁不住的幽默

近来无话可说,亦不觉得无聊。仍然只是寻常的日子,茶余饭后可以随便地翻几页书以打发无论如何亦留不住的日子。总之是,日子,无论你惊天动地,还是自甘平庸,它就只是从手边溜走。它亦似乎与心情无关,好亦好,坏亦好,它亦只是自走自的,自然与他人的心情无干。心情不好时,觉得时间慢,心情好时,觉得时间快,那亦只是个人的感觉而已。

无话可说时难免会想起从前的日子,现在站远了看,偶然亦会觉得自己,有时竟有些傻,不会以旁观者的姿态看看他人。清晨里来得早,吃过饭,在行走的路上,遇见以前的同事,他竟有些“拽”,走路亦如乌龟一样,是八字步的,两腿的结合部时不时地亦会向前顶一顶,是随着步子的节奏的,很是洋洋自得的样子,亦如鲁迅的文字所写,“北京的白菜运往浙江,便用红头绳系住菜根”,装腔作势,摆出一副功成名就的嘴脸,借用了别人的一句话,“好像自己混得有多么好一样”,其实到底混得有多么好,鬼知道,又与他人有何等的干系。

分类:陈香榭 | 评论:2 | 浏览:29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理了个光头

我理了个光头。

光头在我们这里,方言称作“老电”,大致的意思,就是老式电灯泡,放光发亮,蛮形象的。那天从街边走过,在一家理发店门前,向里看了看,突然就有了理个光头的想法。在门口看来看去,拿不定主意,老板这时喊道,进来么!于是就理了个光头。老板很在行,顺理了一回,又说,我给你再倒着理一次。所谓“倒着”,就是顺着发根逆向的意思,果然理完以后头部摸上去比脸还要光滑得多,而且光亮无比。出门时,正好被一位熟人撞见,他隔着帽子亦能看出我是理了个光头的,还有意无意地喊到:“弄了个老电?!”我自拍了图片发与陈菊,她发来动态的图像,是大胸的女士笑得不亦乐乎,字幕是“笑得奶疼!两个都疼!”

按说,在机关上班,理个光头,是不雅的,但冬天里带个帽子,除了有些累赘而外,倒也没有什么。但终究不好,按照世俗的目光,一个人被理了光头,或是自己理了个光头,都不好,都会被划入“坏人”序列的,总之是,不雅。有年夏天,大院里的一

分类:在人寰 | 评论:6 | 浏览:36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周作人在五四

五四运动爆发的时候,周作人不在北京。

周作人后来在《知堂回想录·小河与新村》中写到,“民国八年我们决定移家北京,我还于四月告假先回绍兴,将在那里的妻小——妻子和子女一共四人,送往日本东京的母家归宁,还没有来得及去逛上野公园,听见‘五四’的消息,赶紧回北京来,已经是五月十八日了。到了七月二日,又从塘沽乘船出发,去接她们回来,六日上午到日本门司港,乘火车迂道到日向的福岛町,至石河内,参观‘新村’。”关于这段经历,在书中,前此后此,周作人都有絮叨。

尽管没有亲身感受五四运动的风潮,但他身处北京,亦不能算作是运动的远观者或旁观者,而是置身其中的,并用文字记录下了运动前后自己周围文学与社会的风云变幻。他对于运动的认识是积极的,“‘五四’运动是民国以来学生的第一次政治运动,因了全国人民的支援,得了空前的胜利,一时兴风作浪的文化界的反动势力受了打击,相反的新势力俄然兴起,因此随后的这一个时

分类:陈香榭 | 评论:0 | 浏览:134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说李峰

李峰在东大街的时候,曾有机会多次到他的工作室里看他作画。并不是一板一眼地盯着,几个人在画案前的沙发上坐着抽烟、喝茶,聊天,他画他的,我们聊我们的,一个中午过去,突然就听他说,好了,你看多好!一幅四尺对开的山水便被他两手提着,让众人观看,果然就有了一片叫好的声音。那种得意,只有庖丁解牛不过如此。

你来,我就在这里作画,你不来,我也在这里作画。李峰是勤谨的,自打认识他以后,总能时不时地接到他的电话,最常说的一句是,好了,画完了一幅。声音是低沉的,但又是充满了激情和喜悦的,传递给人的是一位艺术家的自信的力。可以说,工作之外,他把整个的时光与精力都献给了绘画事业,写生、作画,心无旁顾,驰而不懈,十数年的坚持,终于有了自家的面目和天地。

他以山水画见长,早年即随杨建兮老先生浸淫于宋元山水之中,同时转益多家,后来又随南开大学陈玉圃先生研习中国画道,颇增进益,打下了很好的绘画基础。他作画用笔稳,用笔狠,

分类:涂鸦阁 | 评论:1 | 浏览:19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唐人的“以胖为美”

就目前所能见到的文献资料来看,唐人的论述中并没有“以胖为美”或者较为类似的观点出现。这种颇为流行的说法是后人的判断,而且这种判断多是来自于感性的认知,理性的分析则是后来逐渐形成的,且说法不一,似无定论。而所谓“后人”,亦似乎无明确的界限,并不能可以具体到哪一朝哪一代,只是一种模糊的说法。

后人对于唐人的这种感性的认知,主要是从观赏唐人的艺术作品中感悟到的,如绘画、雕塑、陶俑等,作品中的人物形象大多都是“丰肥浓丽、热烈放姿”的,较有代表性的作品如唐人周昉的《簪花仕女图》、敦煌壁画中的人物形象、唐墓葬中的陶俑等。更有绘画、文学作品中的杨贵妃形象,广袖短襦,长裙曳地,低胸宽背,体态雍容,在民间无疑亦是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当然更为抽象一点的还有,比如颜真卿的书法,肥硕、庄严、浑厚,以及唐王朝的气象,繁荣、丰实、开放,都会给人留下“以胖为美”的印象。

艺术反映生活,审美反映时代,唐人的“以胖为美”正

分类:陈香榭 | 评论:1 | 浏览:246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周作人的笔名“鹤生”

在现当代作家中,周作人的笔名繁多,有人统计大约在九十个上下,但作者惯常使用的,还是以遐寿、启明以及堂号知堂、药堂等最为出名。“鹤生”亦为他笔名中的一个,主要出现在作家为《亦报》写稿时期。当然,这个时期,他还使用了较多的其他的笔名,止庵《周作人传》中就说,“据作者记录,前后寄稿近一千篇,发表九百零八篇,分别署名‘申寿’、‘鹤生’、‘十山’、‘持光’、‘木寿’、‘祝由’、‘木仙’、‘十先’、‘龙山’和‘仲密’。其中某些篇章,用过‘饭后随笔’的专栏题目。另有《儿童杂事诗》七十二首连载,署名‘东郭生’,由丰子恺配画。”

“鹤生”笔名的由来,作家在《知堂回想录·蒋抑卮》中有所交代。是说他与鲁迅在日本留学时期,有位叫蒋抑卮的同乡,和鲁迅熟识,由夫人陪同来日本治病,并暂住于他们的住处,“虽然不算很挤,已经足够不方便的了”。这个人手术后中了丹毒,时常发热,说胡话,“他在呓语里也说到我,说启明这人甚是高傲,像是一只鹤似的”,“后来鲁迅便给我加上一个绰号,平常他给

分类:陈香榭 | 评论:2 | 浏览:173 | 收藏 | 查看全文>>

辞年(丁酉)

时间过得真快,一年又过去了。太阳还是那个太阳,月亮还是那个月亮。

今年的最后一个工作日,周五,甫一上班,办公室送来一个垃圾桶,分类脚踩铁皮装,看上去很洋气。我还以为是空气净化器,心里先是有一些窃喜,稍后即有些失望。因为当天就是严重的雾霾天气,大街上满是戴口罩的人,能有一台空气净化器放在室内,功用有无且不须论,心里上最起码可以得到一些安慰。我把它放在门口,一盆花的侧面,室内实在没有一处合适的地方可以安顿它了。也好,让过去的一年,一切的不愉快,都进了桶子吧,似乎是大吉祥。

吃早餐时还带回一袋奶,很是常见的那种袋装纯牛奶,东方乳业生产。雾霾中的太阳从窗外照进来,有些混沌,傻白傻白的气色,一点都不可爱。这时正是中午过后的时光,人也有些倦懒。我看着这袋奶,心里说,喝掉它,总不能元旦过后喝吧,那就真是放了一年了。顺手就把它放在热水壶旁边,让它受热,奶还是趁热喝好。今年喝的奶够多了,似乎并没有多大长进,

分类:在人寰 | 评论:3 | 浏览:13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65页/968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