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7
  • 总访问量:1536039
  • 开博时间:2007-12-22
  • 博客排名:第940位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2008_8_2

2019-01-17

雁塔下看客

2019-01-16

helenxu122..

2019-01-16

风动芦苇

2019-01-16

清清淡淡ABC

2019-01-16

旧时燕2010

2019-01-16

qqwweeasd

2019-01-16

祁白水

2019-01-16

歌尔德蒙

2019-01-16

冯秀娟2015

2019-01-15

百纳老翁

2019-01-13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许多杂知识比正史还得用

官兄:

又是好久不见,好长时间不说怪话了。承蒙问及,怎么不写信与你了?是我的疏懒,觉得不想说话罢了。大致新年开始,直到现在,西安城就一直是雾霾天气,臣民们从没见过一个蓝天。现在有一个新的说法是,关中平原四面环山,就像一个大布袋,只在东北方向开了个口子,空气不流动,口子打不开,雾霾就一直沉积在城市上空。是昨晚看电视,气象台的工作人员这么说的。好在,今天太阳出来了。清早出门的时候,风就很大,是风吹走了雾霾吧。阳光从窗外射进来,虽然是零下八九度的天气,但心里是灿烂的,并不觉得冷。弟就是在阳光下写信与兄台的。太阳出来了,就想写信与你,这只是其中的一种缘由,还有另外一个缘由是,记得先前的信里,曾经与兄台说过,院中是有一栋民国时留下的老建筑的,亦是荒废得不成样子,里边经常闹鬼,今天不小心又从门前过,心里惶恐了半天,觉得有表达的欲望了。但并不是说,要与兄台再说关于鬼的故事,实在没有什么好说的,因为,我的一个会看风水的朋友近来说过,原来的好些鬼,已不在此出现了,他们先前似乎是抱成一团,但现在已然不在一起,到了不同的地方,算是孤

分类:两地书 | 评论:2 | 浏览:42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书事(二三九)

伴山书屋原来在大雁塔北广场西侧,新年初搬至大兴善寺对面古玩市场的负一层了。早先在路边看到市招,不知道怎么回事,找了几次,才听人说元旦开张。开张后有天晚上去的,主要交流旧书,没有多大意思。这个机构策划过画家李世南的画展,出版过李世南的画册,是把李世南作为招牌经营的,果然新址就有好些李世南题写的牌匾。除了旧书之外,亦有字画售卖。也好,楼上有知无知文化沙龙,对面有万邦书店,读书氛围上似乎更浓厚了一些,但总觉得读者量都十分有限。

进书店从来都不想空着手出来,在十元区选了两本字帖,还有一册厚厚的《松林回忆录》。《松林回忆录》是陕师大霍松林先生老年时期完成的一部带有自传性质的纪事读本,其中多以自作旧体诗钩沉旧事,读起来并不是太通畅的。因为作者声名显赫,亦参与了学校的一些重大决策与事项,且教学生涯绵长,因而这本书可以补校史之不足。两本字帖都为唐时墓誌拓本,一册为唐楷,不如颜、柳规范与工整,但却能表现出一些天然的妙趣来;一册为行书,这在墓誌中是极为少见的,碑石出土于长安,现

分类:陈香榭 | 评论:0 | 浏览:107 | 收藏 | 查看全文>>

西安的书店

我极怀念世纪初期的西安钟楼附近的书店。那时钟楼书店、外文书店、美术音乐书店三五百米一字排开,是很诱惑人的。稍后,则有万邦、行知、邮政书店及时嵌入,倘若不腾出一天的时间来消磨,恐难以尽兴。只是这样的局面,并没有维持太久,估计约是有三五年天气的样子,就都作鸟兽散了。卖书是不赚钱的,市场经济优胜劣汰,书店自然要让位于能赚钱的商场了。钟楼书店因为太过于老字号,似乎还是多坚持了一阵儿,但终究丹田守不住,不久仍然是搬离了。

钟楼失守,好在还有一个地方,东六路的图书批发市场仍在,不过亦是没有坚持多久,拆迁、改造,都被纳入了火车站附近的一栋大楼内,称作西安书林,兴盛了一段时间,现在亦是死不死活不活的样子。这个批发市场,原本是西北地区的一个总舵,但时代进步,物流发达,网购兴起,它自然就该衰败下来了。记得先前,总是隔三差五地要去逛一逛,淘几本有趣的书籍回来,可以令人持有一时的欣喜。现在则很少光顾,一则淘不来什么书,再则衰败的气息让人神伤,便无前往的兴致了。

分类:在人寰 | 评论:1 | 浏览:46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书事(二三八)

这些天雾霾非常严重,官方首次启用了机动车单双号限行模式。已是多年来的顽疾,深冬时节,尤为难过。原因一直没有明确的解说,就只是一味地先拿机动车尾气排放说事。实际上,关中为盆地,上空空气不流动可能是最主要的原因。另外,据说是城市规划不科学,建筑布局不利于空气流动。当然,到了冬天,各种比较原始的能源取暖方式对于雾霾的贡献较大,从成因角度讲,亦不能忽视。也许会有人说,现在雾霾再大,亦没有以前大。是没有以前大,但由于人类活动的频繁,有害物质增多,雾霾的成分亦发生了质变,可能,危害比以前更大了,这却是客观的。

周末因为雾霾出不去,但窝在家里两天也是非常难受的,写字,费了几十张毛边,写得人想呕吐。那就在附近走走。先是在美院门口的文具店里买了一摞毛边纸和几瓶墨汁,因为春节到了,店铺要关门了,得备一些东西在春节期间消耗。临帖一段时间了,总觉得进步不大,常常有泄气的念头,但心底里边却还是不舍,便又安慰自己说,权当是锻炼身体罢。不过今年以来,确实是改变了以前那种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

分类:陈香榭 | 评论:1 | 浏览:47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书话二十年

书话栏目匆匆就走过二十年了。

就好比和一位很要好的朋友,朝夕相处,忽然有一天见面说,哦,都有二十年了。再说别的,似乎都已多余,唯有默默相对。

闲闲书话二十年,我接触的时间,大致在十多年。还记得版主亦萍大姐,是她说,你把书事系列链起来,这样自己操作方便,也有利于读者阅读。于是这个系列一直坚持到现在。坚持是一种很奇妙的事情,聚沙可以成塔,滴水可以穿石,这使自己养成了一个很好的习惯,就是聚精会神地做一件事情。这个书事系列似乎命比较好,在晓剑的撺掇下,出过一个集子,后来称作《猎书记》。想来亦是六年前的事情了,仍然无话可说。

书话的一石兄是比较熟悉的。他在西安有好多朋友,因为老家在甘肃,逢年过节抑或有事无事,只要探亲,总须在西安“中转”一下,因而就有见面的机缘。他是动物、植物方面研究的专家,对于终南山他是好奇的,这亦成为他滞留西安

分类:陈香榭 | 评论:2 | 浏览:48 | 收藏 | 查看全文>>

辞年(戊戌)

仍然是,依了往年的惯例,须写一篇辞年的文章。

每年到了岁末,都会有十分的感慨,叹息人生的不易,叹息时光的流逝。可惜时光不管,它只是默默前行。也许计时,就是一件荒唐的事情,天地日月运行,永无息止,在天上是一天,在地上是一年,万事万物都是相对的。且乎万物,始于所当始,终于所当终,原无所谓时日年月,就只是一个过程,有长有短而已。想来实在是无聊极了。

这一年里,我看到最多的地方是医院。办公室在六楼,正对了一家医院,伏案抬头,透过窗户玻璃,医院的招牌就会与目光相遇。我想,哦,那是医院,是一个收拢病人的地方。有时,也会望着医院住院楼密密匝匝的窗户,想象着,里面的病床上会是躺着怎样的人呢?有一年单位的同事阑尾被割掉了,过去看他,在高层的一间病房里,我无意间看到了对面的窗户,也是密密匝匝,突然心里问自己道,哪一扇窗户是自己办公室的窗户呢?竟然眼花缭乱,不能确定。病房里还躺着一位病人,就那样一直躺着,是植物

分类:在人寰 | 评论:2 | 浏览:140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书事(二三七)

觉得元旦前可以再写一篇书事,博文正好就能凑齐一千篇了。辛辛苦苦十多年,就积攒了这么一些文字。要说应该早过了这个数,因为一些篇目是莫名其妙自然消失了的,且随它去。中国人总有凑数的癖好,我的狭隘亦能由此看得出。正好年末,这机缘正好,很有些小结的味道,像是有要给自己打个满分一样的满足。

记得有一年的春末,是随马治权先生探访三颂碑,在西狭颂景区门口,说到过博客的事,似乎对先生说过,倘若博文写足千篇了,要出书的话,可选择的余地就会大得多。实际上话可以这样说,但出书却是另外的事,与此应该关系不太大。先前读书,知道知堂老人一生写文章,其数在三千篇之多,就很羡慕,难免心里就给自己加力,亦要多活,亦要多写。只是他活了八十多岁,才写了这么些文章,心里有时便难免亦有些泄气,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活上他那个寿。不过现在不想了,因为,要说,还是四个字,且随它去。

少废话,接着再说有关书的事。上次在万邦书店买得一册劳幹所

分类:陈香榭 | 评论:1 | 浏览:131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说“隃麋”

在万邦的书架上看到李一新著《隃麋四记》,对于“隃麋”二字颇是费了一番功夫才辨认了出来,因为是著者以章草笔意题写的书名,当然书脊上是楷体,容易识别。再说“隃麋”二字,实在是孤陋寡闻,当时并不晓得如何解说,书前书后地翻了翻,亦没有找到答案。而所谓“四记”,是指书中的四个单元“案头随笔”“史论时评”“杂记叙跋”“论书绝句”。觉得“杂记叙跋”部分真是写得好,是值得一读的。

书买回后查阅资料,才终于弄清了“隃麋”二字到底是怎么回事。“隃麋”是古地名,在今天陕西千阳县一带,这个地方北接甘肃,汧水自陇入秦,是秦人的发祥地。周时,此地有隃麋泽,西汉刘邦平定雍州之后,就在这里设置了隃麋县,是以泽名定县名的。王莽时期,隃麋县改为扶亭县,东汉初期,刘秀封武将耿况为隃麋侯,设相管理县政,县为侯国。耿氏一直世袭,到了建安年间,曹操以谋反罪灭了耿氏三族,夺了侯国袭爵,隃麋县得以恢复,至西晋初年,隃麋县并入汧县,这个地名就在历史的长河中消失了。这仅是地名的终始,并没有说尽“隃麋”二字更多

分类:陈香榭 | 评论:1 | 浏览:98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书事(二三六)

那天午饭后与老高散步至新城广场,我忽然说,好长时间没有去淘书公社了,可以走过去看看。老高自然是没有什么意见的。挑选了三本书,看他,已是站立在门口,等着我去结账。本来,还可以再多待一阵儿,悠闲自在地看看别的书架,但不能让人家等得太急,就尽快离开了。心里稍微有些憾意。因而,平素买书,喜欢一个人独来独往,从容,宽松,不必顾及其他,那种境界是常人都可以体会得到的。

唐吟方著《雀巢语屑(修订本)》,金城出版社二〇一〇年十一月出版。这本书买过一本,薄薄的一册。那一年我被抽调到一个部门工作,午间没事,就经常去位于北大街的新华文轩书城溜达,买过好多书,此书即其中的一本。修订本肯定是增扩了不少的内容,因而变得厚厚的,因为喜欢看这些小故事,似乎不想留下遗憾,就重新购置了。十来年间,沧海桑田,新华文轩书城早已隐退,留下的只剩下记忆了。方韶毅著《民国文化隐者録》,金城出版社二〇一〇年十一月出版,书中说到郑曼青、伍叔傥、黄群、朱维之等人。喻血轮、喻玉铎著《慧芳日记·芸兰

分类:陈香榭 | 评论:1 | 浏览:157 | 收藏 | 查看全文>>

费先生的戊戌文运

岁次戊戌,费先生就八十岁了。

九月初,在西安建大贾平凹文学艺术馆,曾经有一个“清风高谊——费秉勋贾平凹师生情谊展暨《贾平凹论》《中国古典文学的悲与美》首发式”举行。对费先生来说,应是这一年里最为隆盛的事情了。他先是在台子上站着,时间太久,后来大致是有些累了,就有人搬了椅子让他坐了下来。在热闹的氛围中,他看上去很平静,脸上偶尔会露出一些笑容。

费先生有一个简短的致辞,其中有一段话,说得晓畅自然,亦谈到了自己的学术情况,“我自己本来是搞古典文学的,因为关注贾平凹,就与当代文学发生了关系。说我是贾平凹的老师,这顶帽子我从来没有自己往头上戴过,倒是因为关注贾平凹,使我放大了文学的视野,使我对文学的思考活了起来,动了起来,我才把中国文学作为一条流动的河流来认识,来感受,来思考,来研究。而在搞古代文学方面,无形中也具备了现代意识,不再把古典看成死亡的东西,而对当代文学也看到了它的根,它的源,它的传统灵

分类:在人寰 | 评论:1 | 浏览:193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书事(二三五)

大雪节气刚过,西安是出奇的冷,最低温度在零下八度左右。这样的低温,记忆中是很少有的。没有雨雪,空气干燥,再加上比较严重的雾霾,让人觉得很不舒服。再说雾霾,整治了好几年,禁煤、禁行、禁止工地土方作业等等,该想的办法都想了,能做的措施都做了,却还是收效不大,甚至于在原因分析层面,还有较大分歧,这都是比较奇葩的事情。总之是,折磨得人有气无力,不想再提这一档子事。

分类:陈香榭 | 评论:0 | 浏览:107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书事(二三四)

最近家里专门买了一双棉手套,闲暇时就在地上爬行,据说可以治疗颈椎与腰椎疾病。实际上很累,来回转两圈,就气喘吁吁,撑不住了。重新爬行,就进化来说,是返祖现象,可见很难,也很费力气。不过,对于腰椎与颈椎的活动,却是显著的,因为不直立行走了,受力发生了变化,当然效果不同。人在直立行走以后,才成为了所谓的人,再说谁是爬行的,基本上是一句损人的话,日常生活中是比较忌讳说的。不管是什么事情,坚持才是最困难的,爬行的事,估计坚持不下来。

那日去西西弗书店转了一圈,实在没书可买,就选了一册南怀瑾的《易经杂说》,复旦大学出版社二〇一八年三月出版,硬封本。南怀瑾的书二十多年前就有接触,最早买过一本他谈人生的书籍,反反复复看过好几遍,记得还做过批注。后来买过一本《老子他说》,亦读过一段时日,很喜欢这种漫谈式的文风。这本书也是这种琐碎的漫谈方式,但堆积成一本书,似乎就自成体系了。书后附有南怀瑾著述目录,有六十一种之多。南怀瑾的书,版本较多,大致亦应该算是畅销书一类,多年以来是一直持

分类:陈香榭 | 评论:2 | 浏览:13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探访董仲舒墓

戊戌初冬,忽然有了兴致,想去董子祠看一回。

这个地方在明城墙内,距离碑林很近,但从没有近距离接触过。是一个午后,阳光较好,几个人在书院门分别后,独自一人便前往了。沿城墙行至文昌门,顺着城墙向东的一条巷子,街牌显示“下马陵”,自然是要一直向前走的。约是有十分钟,还不见踪影,就向一位正在扫地的保洁工人打听具体位置,回答说就在前边。其实已经是到和平门了,董子祠就在路北,正对了城墙。

朱红的大门紧锁,青砖蓝瓦修成的门楼安静地伫立在斜阳中,门楼东侧的围墙嵌进了文保碑,可以清晰地看见碑上“董仲舒墓”几个字。隔几米紧挨着的,却是一个部队干休所的大门,从大门往里看,原来董仲舒墓仅仅占去了部队院落临街的很小一部分,用铁栅栏隔离了,墓前的一处斜坡式的厦房是主要的构件,里面传出哗啦哗啦的搓麻的声响。

干休所的铁栅门亦是关着的,等了少许,身旁来

分类:长安行 | 评论:2 | 浏览:75 | 收藏 | 查看全文>>

罔极寺——读《西北考察日记》札记之二六

罔极寺现址在东门外东关炮房街路北,距离八仙宫很近。记得二十年前,有一天与老高从八仙宫出来,已是中午,从罔极寺门前路过,就顺便走了进去,还在一间屋子中与一小尼僧闲聊半日。盛夏室外温度很高,但屋子里很凉爽,还有就是,觉得它应该称作尼姑庵才对,何以以寺相称,因而给人留下的印象很深。

这种情形与何正璜当年所见情形相仿佛,他们的目的地是八仙宫,一月十九日日记中写道,“又过一罔极寺,门首大书‘唐建罔极寺’五字。入内,殿尚修洁,仅一老尼持事。因入内殿,见有一石雕佛首极佳,但别无身躯。询之老尼,云来时即有此首,来历并不得知,其师云游他去,彼或知其底细。问其售否,亦云师不在不敢作主。”查看史料,此寺是在一九三五年由僧吾修改为四众熏修的十方丛林,而后国民政府延请安徽九华山仁德尼师接任,自此改为十方尼僧丛林的,并立有碑碣,距离何氏一行探访时间也就六、七年的样子。

罔极寺建于唐神龙五年(

分类:长安行 | 评论:0 | 浏览:10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卧龙寺——读《西北考察日记》札记之二五

何正璜与王子云二人一月十九日在城区周边考察,所经遗迹依次为唐华塔、碑林、文庙、卧龙寺、下马陵、罔极寺、八仙宫。从八仙宫中出来,已是黄昏了,他们登上城墙,远望则天地寥廓,暝迷之象让二人顿生伟大、凄凉之感。时光易逝,此去多年,好在这些景观几乎都存留了下来,体贴文字,亦难免会让读者感受出一些历史的余温。

本节单说卧龙寺。何氏日记写道,“文庙之东,有卧龙寺。建于隋初,名福应禅院。至唐改名观音寺,因寺内有吴道子所绘观音碑故。至宋有僧名维果,日卧其中,人以卧龙呼之,宋太宗因更其名为卧龙寺。光绪时,敕加修筑,宇殿宏壮,为西京首刹。寺内原藏有前康有为欲得之宋明版《大藏经》全部,共七千余册,极为名贵,现已移藏于省立图书馆中。”让他们感兴趣的还有寺前石牌坊的结构以及石雕艺术。

关于卧龙寺的创建,何氏谓“建于隋初”,应该是一种不太确切的说法,因为寺内碑刻记载,说它建于东汉灵帝时期。这座寺庙,位于柏树林街东侧,在

分类:长安行 | 评论:1 | 浏览:4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68页/1006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