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61
  • 总访问量:1527593
  • 开博时间:2007-12-22
  • 博客排名:第965位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欧阳没有风

2018-07-20

懵懵懵I

2018-07-20

模量恋怕

2018-07-19

梨花书屋

2018-07-19

西界哀技

2018-07-19

里予君

2018-07-19

耐我何L

2018-07-19

翩然一公子

2018-07-19

不知她名

2018-07-19

湘彼岸花

2018-07-19

候爸情目恩

2018-07-18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书事(二二四)

进入小暑以后,气温持续攀高,接连几天,气象部门都发布高温橙色预警,说城区温度会达到四十度以上。整天在冷气房里坐着,其实也不舒服,中午就刻意走出户外,到解放路淘书公社转了一回。太阳太毒,气温太高,没有敢双程徒步,回来时就乘坐公交车了。冬天冷,夏天热,北方就这么四季分明,倒也好。

每次去书店,总是会买一两册书回来,当然空手而归的情况也有。汗流浃背,进得书店还用餐巾纸一直在擦汗,大致有十来分钟才平息下来,书店内的冷气亦比较给力。选得一册刘绍铭著《风月无边》,龙门书局二〇一三年一月出版。这个出版社不太了解,以前好像没有买过他们的书籍。是塑封,又没有样书可翻,但还是懒得拆开,随便拿了一册草草了事。作者是比较熟悉的,以前买过几本他的书。香港的几位,金庸、董桥、林行止、刘绍铭等,文字格调就是那么个样子,读得多了,亦觉得烦。又一册书是邹士方著《大师的印象·美学家卷》,漓江出版社二〇一二年六月出版。回来后躺在沙发上翻了翻,大半的内容是写朱光潜的,其次以宗白华为多

分类:陈香榭 | 评论:0 | 浏览:34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还是才多

袁子才《随园诗话》卷二有云:“少陵云:‘多师是我师。’非止可师之人而师之也,村童牧竖,一言一笑,皆吾之师,善取之皆成佳句。随园担粪者,十月中,在梅树下喜报云:‘有一身花矣!’余因有句云:‘月映竹成千个字,霜高梅孕一身花。’余二月出门,有野僧送行,曰:‘可惜园中梅花盛开,公带不去!’余因有句云:‘只怜香雪梅千树,不得随身带上船。’”

袁枚诗话中这个条目的内容,被许多的艺术家争相引用,成为“多师是我师”的典型性语言。当然,杜少陵的这句“多师是我师”,大致不是原话,原话应是他的《戏为六绝句》诗中的诗句“转益多师是汝师”,显然是经过了后人的“改编”。其实,杜甫的原诗句,后来人们约定俗成,有一个惯常使用的成语是“转益多师”,意思是要不拘泥于一时、一地、一家,尽可能多地以人或自然物为老师,与“多师是我师”语意是相同的。

“别裁伪体亲风雅,转益多师是汝师”,总须要有一定的鉴别力,能够区分出真伪,明白自己

分类:陈香榭 | 评论:0 | 浏览:5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唐梅

我在一个叫永福寺路的小巷里曾经生活过十七年。单位临街,但这条街却并不是永福寺路,而是和永福寺路正好形成“丁”字状的一条无名的街巷。有好些年,我住在办公楼的顶层,顶层是职工宿舍、仓库,还有计生用品展室。窗外,街上的一切可以一览无余。离开之后,好长时间不去永福寺路,偶然去过一次,本应有好多的人和事可以想起来,然而没有,我却只是想到了唐梅。

唐梅长得很好看,眼睛大大的,可以说话。身材很好,高挑,喜欢穿高跟鞋。肤色白,头发总是染成栗黄色,还要微卷。她的家就在永福寺路上,父母是下岗职工,家里经济状况不好。她不喜欢上学,高中没毕业就在社会上游荡了。我认识她的那会儿,她和韩军谈朋友。我和韩军的父亲很熟,他们家就在单位斜对面的院子里。

夏天的夜里,丁字街口的书摊旁天天有人在下象棋,围观的人也较多。我那时单身,没有事也喜欢围观,常常会待到很晚才离开,就经常看见唐梅与韩军一起自外边回来,从书摊旁边经过。他们大

分类:在野编 | 评论:0 | 浏览:57 | 收藏 | 查看全文>>

自己所能做的

亦是好些天不写文字,心里倒是没有太多的歉疚感,终究并不以卖文为生,只是偶尔的,心头的荒漠的情绪会浮泛一下,像是水中的腐朽的棍子,沉一沉便偶然泛了上来,顿感人生的无趣与落寞,却还不得不坚守着,一天一天地度过。是什么人与事都不想理会的,没有生的荣耀与死的忏悔,于人间世,实在没有什么好说的。

午间取来知堂的《秉烛谈》来读,看他在枯燥的旧书堆里钻来钻去,亦能感觉到人生的乏味。读书与写文字,究竟有什么好,但于他来说,倘不读书与写文字,又能去做些什么?日子总须是要打发的,各人打发的方式又各不同,此中并不应有多少偏见,觉得哪个有益,哪个有害,大概都是销蚀生命的姿势罢。有此心境,似乎就理解了知堂一些,顺便回想起自己抄写史书的旧事来,意义无非是,排解寂寞的日子罢。

有时想,释家所说的不立文字,是好,可以省俭了许多人生的琐碎的枝节,但又不觉得到底有怎么的好。日子本来是空虚的,正需要各种各样的枝节去填充,或哭或

分类:陈香榭 | 评论:3 | 浏览:7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在酒楼上

几位相识的朋友在一家名叫亭院小厨的酒楼上喝酒。酒楼临街,街道是唐时长安城里最宽的道路。酒楼只能乘坐街口的电梯上来,电梯旁放着一把椅子,时常坐着的,是一位中年的妇人,穿着酒楼的制服,在招呼来客。包间很少,最里边的挨着厨房,亦最小,晚间是属于他们的。包间的门可以关得严,但外边总是很吵。

先是寒暄,喝酒,喝得有些量了,话题自然归向了文学。有两位应和着,指摘着一位正在修改中的小说,细节的处理问题。作者似乎并无什么辩解,只是平静地看着别人在说。这三位都是写小说的,水深水浅自然亦是心里分明。另一位不曾写过小说,然而却可以对于小说作些品评。还有一位,职业是摄影,对于文学有兴趣,但似乎兴趣不大,总是沉默的时候多,欣赏他人的耐性很好。

混乱的谈话中,不知谁冒出了一句:

“鲁迅的《在酒楼上》写得并不好。”

分类:在人寰 | 评论:2 | 浏览:74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书事(二二三)

前几天在书柜中翻得一册《颜氏家庙碑》的字帖,为九〇年所购,距今几近卅年,才三点五元人民币。书脊的装订线已经断开了一些,但还不至于书页凌乱。内中有自己用红色签字笔批注的一些有关点画或字体结构的看法,几乎是全本批阅过了,现在看看,很好玩,很有意思。书的扉页有自己的签名及盖章,还写了一句话,“不要急,一笔一划慢慢来”。是很慢,慢得三十年亦未曾通临一过,就仅仅局限于随便翻翻。近来临过几通《麻姑仙坛记》后,不知何种缘由,颇喜此贴,喜欢它表现出来的骨苍神腴的气息。

在美院旁边的书店购得一册王伯敏著《中国画的构图》,二〇一二年四月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这些年金石书画方面的图书购置得不少,慢慢地读了一些,觉得还是能够引起兴趣的,于身心健康亦颇有裨益。其实,真正培养自己这方面知识的,还是九十年代初期在中国书画函大西安分校上学的那两年,较为系统地锻炼了自己。天分不足,下苦不够,态度上没有认真地对待学习这件事,以致于没有什么成绩,这都为客观情况。要说,艺之一途,无论有多么好的天

分类:陈香榭 | 评论:3 | 浏览:114 | 收藏 | 查看全文>>

看客

甘肃庆阳的高中女生,因为遭受班主任先生的未遂强奸,多方告状无果,终于抑郁,而后跳楼。就在跳楼的时刻,楼下看客的表现,却被真切地记录了下来,“女孩站在酒店窗户外的窗台上,正欲跳楼,消防车在楼下欲施救。当时现场有数百名群众驻足观望,并不时发出鼓掌和欢呼声,还发各种评论朋友圈爆料。傍晚十九时许,女孩最终跳了下去,当场身亡。(平凉在线)”这应该是确切的官方的报道。

看看微信中围观现场的照片,是让人真的不能怀疑官方报道的真实性的。其实,要看人间的丑恶,看看部分评论的截图,就已足够。“尼玛,为了等你跳下来,我在楼顶晒了一个小时太阳了。”“在那里犹豫什么?丢不丢人?快跳啊!”“快跳么,看完你跳楼,我还要去接娃娃了。”“那就对了,要不都对不起这么多人围观。”实在是百鬼狰狞,丑态百出,人间的罪恶在片言只语中暴露得淋漓尽致。

这是典型的中国式的看客文化了,本来可以就事论事作些义愤填膺的评论,但却不能够,除却觉

分类:在人寰 | 评论:4 | 浏览:10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文学是没有什么的

官兄:

又是好久不曾写信了,除了上次微信中说了几句,就再也没有很深入的交流了。弟一切都好,办公室中的一盆彩叶草,重新又长了起来,也是很好。这些天都在看世界杯,见面话题总以世界杯为多,不过总不能打起兴趣来。记得年轻的时候,半夜里睡地铺,喝着啤酒,几个人围坐着看世界杯的事,亦曾有过,现在想来,并不觉得美好。

几天前见一哥们,大致周围生活环境并不好,大吐苦水,他的负面的情绪影响了我好几天。昨晚理发回来,路过一工地,说是什么城市海绵工程的建设,工人们临时宿营的铁皮房门大开着,无意中就向里瞥了一眼,两排架子床正好塞满了房间,床上被褥凌乱,中间的过道亦不会超过一米,地上的风扇发出嗡嗡的鸣叫声,门口就弥漫出腐朽、恶臭的气味,让人窒息。室内没有一个人,可能都去夜市上溜达去了。回来后给这哥们电话,描述所见情势,以宽解他的心情,似乎没有什么效果。他仍然是心理暗淡的。

要说,无论在什么环境里,只

分类:两地书 | 评论:0 | 浏览:12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忆邱老

新近迁居,书房简单地布置了书柜桌椅而后,旧屋原有的用具仍然尘封,便连书亦不曾搬来一册。总觉得空,于是在一个雨天里,就将旧屋书房中邱星老先生写的横披取来,本意是可以放置于书柜之上的,但距天花板间隔太小,只好安置在临窗一面的墙根下,就在书桌一侧,似乎亦并不难看。清晨看朋友圈,费先生发了篇《忆邱老》的文章,钩沉旧事,迁于读者,难免让人触景伤情,亦生缅怀之痛。

吾生也晚,认识邱老的时候,他已是到了晚岁。到他的新居寰外半庐亦仅去过两次,且都是翟荣强先生安排的。先是,是夏日的一个午后,翟先生已去过电话,让过去取几幅邱老为别人写好的联对。进得屋门,保姆接过手中的水果,向屋内说道,爷爷,有人来。我顺着声音看去,房门开着,邱老仰面平躺在床上,两手抻着一张报纸在看,室内打着冷气。他起身,和我一起到了书房。书房不大,书也不多,墙上挂着他的画像,还没有装裱,大红大红的坎肩看得人喜气洋洋。他从书案上取了写好的作品,展开,对我说,我眼睛不好,你看看纸对不对。我翻着看了看,觉得没有什么差

分类:群贤庄 | 评论:1 | 浏览:99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书事(二二二)

总觉得时间不够用。有很多的书没有时间读,三万多字的十九大报告按照规定动作才抄写了一遍,才通读了五、六遍,没有很好地完成阅读任务。现在精力亦跟不上,对于外界的反应是迟钝的,麻木的,常常是刚说过的话,刚做完的事,就记不起来了。人生有限,每有时事倥偬之感,倘能沉迷于自己以为快乐的事情之中,亦是人生的大喜悦。好多事情,是没有什么价值和意义能够衡量的,经常刻意地用别人制作好的尺子在自己身上比划,就是傻逼一个,张季鹰所谓“人生贵得适意耳”才是生活的要著,年纪越大,恐怕体会越深。

上周在书店找颜真卿的《自书告身帖》,本来是比较常见的本子,但要找到适合自己心意的,却还是比较困难。后来买了一册,回家后才觉得太过于宽大,临写与欣赏都不方便。又买得一册《大唐王居士砖塔铭》,西泠印社二〇〇九年四月印刷,底本为无锡张濯尘藏本,帖前帖后均有藏者题辞,绍介因缘与识鉴。深蓝布面硬封,影印超俗,小开本,拿在手中欣赏是再舒服不过了。这些早期出版的书,放在当时,价格是非常高的,但以近年的书价比较

分类:陈香榭 | 评论:0 | 浏览:5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松柏之志——《世说新语》品读之73

     倘若不是和曹操父子之间发生过故事,宗世林也许真就被时间与历史埋没了,不管他在当时是多么有名气,多么正人君子。《后汉书》、《三国志》里都没有他的传记,幸好我们在《世说新语》中找到了一条有关他的记录,也仅仅只有一条。

     故事在“方正门”。说宗世林非常鄙视曹操的为人处世,便不和他交往。等曹操做了司空,总揽朝政后,就又问他:“现在可以交往不?”宗世林回答说:“松柏之志犹存。”因为总是和人家过不去,所以职位低下,和他的德望是不匹配的。不过,曹丕与曹植兄弟每次登门拜访,都是以弟子礼拜于坐榻之下。他受到的尊重和礼遇就是如此。故事就这么简短,但很完整。而且,成语“松柏之志”就来源于这则故事,是宗世林的原话,意思是指坚贞不屈的志节。

     刘孝标在注中则引用晋人张辅《楚国先贤传》里有关宗世林的文字,搜罗事实以增补原文,使故事更为鲜活了。大致说宗承是南阳人,世林是他的字,父亲宗资就享有美誉。宗承年少时便和他人不同,修德雅正,朝廷征用他也不理会,因为德望好,平

分类:新雨堂 | 评论:2 | 浏览:119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书事(二二一)

觉得应该紧跟着再写一篇书事,因为重要的内容显然被遗忘了。当然,也喜欢这种随兴的写法,虽然格式上似乎固化,但语言表达方面要自由很多,个人意绪也能够比较畅意地抒发出来。再如前一段时间坚持下来的写给官兄的信,更自由一些,大多是生活状态的表现与个人情感的宣泄,更具有文学性。倒无意于要做什么狗屁文学家,不为无益之事,何以遣有涯之日,聊以消磨时光耳。写下一些文字,就觉得很舒服,是那种根性上的舒服,帝力于我何加焉。

下班回家,看见书柜中的小书馆书系,凡二十本,整整齐齐地码了一排,才想起书事中是把这档子事忘记了。劳动节后,即收到出版方寄来的六本书,具列如下:章季涛著《怎样学习说文解字》,郑逸梅《尺牍丛话》,布拉恩著、倪秀章译《犹太民族史》,蒋绍愚、李新建著《古汉语入门》,徐城北著《中国京剧小史》,孙民选注、王弘力插图《古代风俗诗画》。这些是第二辑中的六本,全辑凡十本。后来对照书封折页的书目,发现少了一册由陈迩冬、郭隽杰选注的《东坡小品》,原来此书未出,换出了一册郑逸梅的《尺

分类:陈香榭 | 评论:2 | 浏览:119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书事(二二〇)

《晚年周作人》较为细致地读完了,其中披露的好多历史的细节,都值得关注。关于周作人与西安,似乎很有些文章可做。一九五六年国庆前后周作人来西安旅游,中国文联工作人员佟伟在《我所认识的周作人》一文中有详细的介绍,选定西安的缘由是,阳翰笙、阿英交代说,周作人提出要去绍兴,但周扬同志考虑怕到那里去出现麻烦,安全和影响都有问题,但能让他出去走走看看,是大有好处的,故确定去西安。

但似乎,这段话只是交待了不去绍兴的缘由,而没有说选择西安的原因。从周作人后来的谈话中体会,大致,目的地选择西安,除了西安是古都,历史遗迹较多,且工业有较好发展而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周作人的大女儿周静子出嫁西安,在西安生活。也许组织上打的是情感牌。后来在网上搜了搜,见高信先生应刊物之约曾经为周作人的外孙杨吉昌的文章《回忆我的外祖父周作人》写过一篇小引,只可惜杨先生的文章怎么也找不到。总之,周作人与西安的大致轮廓,就是如此,想必可以作些文字。

分类:陈香榭 | 评论:1 | 浏览:68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诗意的解读——读韩育生《采采卷耳》

《诗经》是一部大书,一千个读者心中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

前些日子的朋友圈里,一位苏州的友人,正在看一册《诗经》的读本,原书的两页,它裁剪了图版放在了微信。在《野有蔓草》一章的正文下,注解者云:“《野有蔓草》之‘邂逅相遇,适我愿兮’、‘与子偕臧’,非野合乎。”在《风雨》一章的正文下,注解者云:“《东门之墠》之‘其室则迩,其人甚远’,淫女之苦思其所私以及其室。乃继以《风雨》,淫女不避‘风雨凄凄’、‘风雨潇潇’、‘风雨如晦’,而于‘鸡鸣喈喈’、‘鸡鸣胶胶’、‘鸡鸣不已’之时私奔矣。”友人加按语说:“醉了,从没这么理解过……潘先生说:‘夫郑声淫,读其诗似已闻之’……有点直接……”是让人开了眼界,不过还是没有向她打听是在读谁的注解本,潘先生又是谁。

此时因为正在阅读韩育生兄的新著《采采卷耳——诗经草木魂》,于是就想看看他是怎么解读的,但在他所选的“郑风”的篇目中,却正好没有这两篇,然而还是通读了他所

分类:陈香榭 | 评论:0 | 浏览:178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李新安水墨小论

岁在戊戌,暮春之杪,因了友人的相邀,在长安城南西安中国画院的艺术品交流中心初次见到了李新安先生。桌案上放着册页,打开的页面上有他刚刚作完的两幅小品,一幅高士图,一幅仕女图,虽都是寥寥几笔,而人物却形神毕俏,观之则让人顿失尘念之想,难免会生出些羡鱼之思来。稍后几日,又与友人相约着到大明宫遗址公园之侧,先生的工作室拂云堂,有过几个时辰的清谈,对画家的精神世界与作品品性有了进一步的了解。

李新安的人物画以神采取胜。传神论是东晋顾恺之提出的有关人物画的著名论点,核心是以形写神,是他首次把“神”的概念引入到了绘画美学领域,把人们的审美视觉由对外形美的关注引入到了对于内在精神美的关照。历来的画家,尤其是人物画家,在创作时,都以此为圭臬,终生追求,李新安亦不例外,多年的耕耘,他通过自己的绘画语言实现了某种高度,使他笔下的人物,精神与内在性格的表现,从纸面上走了出来,为观者带来了视觉与心灵上的冲击。他的线条与水墨的运用,亦是到了娴熟的地步,线条则极力地追求简约与明畅,水墨则

分类:涂鸦阁 | 评论:3 | 浏览:16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65页/964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