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2
  • 总访问量:1556176
  • 开博时间:2007-12-22
  • 博客排名:第845位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颜盈耳

2019-12-11

祁白水

2019-12-09

风动芦苇

2019-12-06

江南有紫衣

2019-12-06

歌尔德蒙

2019-12-05

列瓦雷士

2019-12-05

冯秀娟2015

2019-12-04

helen0358

2019-12-04

笑雨有情

2019-12-03

heise13

2019-12-02

里予君

2019-12-02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孔网买书记

这段时间在孔网上买书较多。孔网上的书以旧书为主,因为它本来就是为旧书交易搭建的一个平台,所谓孔夫子旧书网。但也并不排斥新书,有些书刚出版,孔网上就有卖的,还有些往年出版的库存书,品相也是全新的,实际上都不能算作旧书。不过从心态上来讲,对这个平台上出售的书籍不应该要求太高,即使店家对于书籍的表述说是十品。

到孔网上购书,对于像我这样的读书人来说,最多的情况是,想找一本以前出版的,且是自己迫切需要的书,就会到孔网上搜一搜。比如有一段时间读何正璜日记,觉得她的散文集子有必要读一读,在孔网上就搜了一本,没有版权页,应该是较早编订的一本书。后来看到孔网上有她的文集在售,但觉得没有买的必要,也就放下了。那本散文集是她的游记文字的结集,与日记的内容相关度较高,所以很是有买的必要,一直不觉得是错买了。有段时间研读《世说新语》,余嘉锡的《世说新语笺疏》也是在孔网上买的,当然现在新版到处都是,但彼时急需,还是解决了一些实际困难。

分类:在人寰 | 评论:0 | 浏览:9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书事(二五七)

这段时间购书太多,记书事就显得不好理出头绪来。去年曾经有过一段时间,以记日记的形式来记书账,但坚持没多久,亦觉得寡味。偶然有一天回头翻看,确乎是觉得没有持续记录的必要了,就用这个精心准备的本子,断断续续地抄写《金刚经》,约是有三个多月,抄录一过,仍然觉得坚持抄写是很重要的事情,务必抄完这个本子。最近一段日子,天气很好,游历、买书、谝闲传实在是一种享受。

也确实是好长时间不记书事了,看最近的一篇,是在十一月初,买过的好多书,胡乱地放着,不能确切地记录下来了。有一册《中国历代大事年表》,商务印书馆二〇一七年十一月出版,是在淘书公社买的。几年前新书刚下来的时候,在它隔壁的图书大厦见过,当时就有购买的想法,后来在楼上转了一圈,就把这档子事给忘记了。这次在淘书公社看见它,觉得有些不可思量,这么好的书这么短时间就流入折扣渠道了?放在办公室的书柜中,用起来是很方便的。朱光潜著《西方美学史》上、下册,江苏人民出版社二〇一五年六月出版,一八年十月第三次印刷,也卖得很便宜。这是

分类:陈香榭 | 评论:2 | 浏览:13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午间的行走

中午吃完午饭,照例到城墙上走了一回。从西门上,至含光门而下。前些天歌者微信说,倘有可能,可在西门瓮城内,把张凤翙所书的“安定门”三字门额拍下来,他有用。且说最好是用长焦镜头,清晰一些。这当然不是难事,城墙上每天都会有十来对新人拍摄仿古婚照,专业的摄影师多的是,可以请求帮助。不过有天中午,偶然遇见湖南的几位年青人来西安玩,一位正拿了长焦对着“安定门”拍照,就让他看了微信上与歌者的对话,他马上就明白了意图,表示愿意帮忙。照好,剪辑,用储存卡倒腾了一阵,说发至邮箱,像素更好一些。回单位即转发歌者邮箱,好些天已没登陆,不知合适不合适。

太阳是不一般的好,在瓮城中,忽然又想起歌者叮嘱的那档子事,于是仰视着,用手机又拍了“安定门”三个字,看看效果,似乎也并不比用长焦拍出来的差。暂存,看看能不能用。还是看到有好几对拍婚照的新人,女士穿着实在是太单薄了,零度左右的天气,时间太长总会吃不消。心里倒是有些羡慕,觉得年轻真是好,可以干些反常的事情,人们总是会宽容的。上城墙的台阶很

分类:在人寰 | 评论:2 | 浏览:12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回忆与哄骗

梁由之《从凤凰到长汀》“缘起”写得简短,但却聪明而俏皮,说到王蒙、鲁迅、黄永玉等,看似闲处落笔,但却褒贬之意分明。其中引鲁迅《朝花夕拾·小引》中的一段,亦尤为我所欢喜,“我有一时,曾经屡次忆起儿时在故乡所吃的蔬果:菱角,罗汉豆,茭白,香瓜。凡这些,都是极其鲜美可口的;都曾是使我思乡的蛊惑。后来,我在久别之后尝到了,也不过如此;唯独在记忆上,还有旧来的意味存留。他们也许要哄骗我一生,使我时时反顾。”梁氏谓鲁迅的“警句”很多,只是随手引用了这一段,但在特定的语境下,却是别有风味的。

我是好学的人,凡事总想弄个明白,只好翻开鲁迅的集子,把这篇《朝花夕拾·小引》的文字逐字逐句地又读了好些遍,我想,鲁迅确是说了大实话。有很多的时候,我亦对儿时的经历有所怀念,想起小时的玩伴,一起舞弄过的物什,炉火中烧烤的红薯的甘甜,锅中闷出的南瓜的馨香,夏天的午后,到村西的河里捉鱼捉虾,这些都是常常想起的,以至于成为记忆,抑或生活的一部分,不过,正如鲁迅先生

分类:陈香榭 | 评论:2 | 浏览:82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书事(二五六)

杭辛斋为早期同盟会员,跟着孙中山闹革命,袁世凯称帝时因坚决反对被投入监狱。进监狱的那一天,见牢中一同关押的还有一位白发老者,对他说,终于见到你了,你看,墙上我写着你进来和出狱的时间。杭氏大惊。原来老叟是一位易学大家,知道自己出狱无望,要将终生学问传授于他。杭氏自此精研不懈,读遍易学著作,竟然也以易学大家的名头而知名于天下,还写下了易学名著多种。

这当然是一个传奇的故事。那天去万邦书城,在大乐兄的古旧书店闲聊了一会儿,就到楼上的书架中翻到了杭辛斋的著作《学易笔谈·读易杂识》,张文江点校本,中华书局二〇一七年五月出版。这故事是在书页中看到的。两种著作的合编本,早岁曾由辽宁教育出版社出版发行,单行的本子,其他出版社亦曾印行过。还翻得一册朱熹著《周易本义》,廖明春点校本,中华书局二〇〇九年十一月出版。其实这些书读起来都是十分吃力的,但有些兴趣,还是买下了。

书店门口除了大乐先生的古旧

分类:陈香榭 | 评论:0 | 浏览:364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书事(二五五)

这些天找一本王伯敏的《山水画纵横谈》颇是费了些周折。记得先是在家里的书柜中放着,后来被带到单位,翻看过一两个篇目,随后便放下了。每天总是觉得有太多的书要看,所以很少从一而终,东一鳞,西一爪,就成了最近这些年看书的常态。今年办公室换过一回,书也是重新整理过,于是先是把办公室找了个遍,没有,在家里又看过一回,没有找到,心想,放下,自己会主动出来的。国庆节在家里休整时,看书柜,看见了,在书柜的最角边竖着。多处有书存放,难免会出现这样的问题,甚至于做个书目以备查询亦是困难的,这是读书人的困惑。

国庆前曾在西西弗采买过几本书,忘记在书事中记录了,没事翻看手机中的照片,记忆似乎被打捞了出来。沈祖棻著《唐人七绝诗浅释》,陕西师范大学出版社二〇一九年一月出版。这本书的版本也有好几个,早的应该是在三十多年前,后来陆续重新出版,出版社也不同。是程千帆为亡妻沈祖棻编定的,按照编者的说法,沈氏定稿占二分之一,初稿占四分之一,其余部分则由程氏或其弟子完成。但这书无论如何,以历史的眼光

分类:陈香榭 | 评论:3 | 浏览:286 | 收藏 | 查看全文>>

火药局巷

几年前的一个午后,机关里的一位老同志从家里来电话,说他的腰椎病犯了,不能上班,家里来了大夫,让过去两三位年青人,帮着大夫一起为他做理疗。我们三四个人过去后,才明白了怎么一种治疗法,其实就是牵引。他平躺在床上,我们几个人拉住患者双足,大夫拉着双肩向外牵拉。就这样折腾了多半个下午,也是快到晚饭时间了,主人热情,在附近的一家饭店招呼大家吃饭,酒自然是要喝的,吃完饭天是彻底黑了下来。走出饭店门口,正对了却是一个路牌,上书“火药局巷”四字,这条名字特别的街巷就是在这种情况下被我深深地记住了。也是在这天下午,大家共同说过一件事情,现在想起来,是自己太过于迂腐了,没有机遇意识,要不然,人生走向也许会是另外一个样子。

那晚看到的,是火药局巷东口的路牌。东接含光门内西甜水井街,西至无极公园,长约三百米左右,就是火药局巷。要说,也是在南城墙根下了,与南顺城巷仅仅相隔了两排房子,二三十米的距离,平行着。东边顶头北向,是双仁府街,西边顶头北向,是迎春巷。西边与南顺城巷是贯通的,东边

分类:长安行 | 评论:0 | 浏览:157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书事(二五四)

往古旧书店,购书两册。一为《叶嘉莹说汉魏六朝诗》,中华书局二〇一九年三月第二次印刷。手头一直拿着的是人民文学出版社的《汉魏六朝诗选》余冠英选注本。看书前购买此书的时间,是在九八年十月,距今已有二十一年了。这本书一直在办公室的案头放着,午休时可以随手翻翻。很喜欢这个时期诗歌的朴实无华的味道,尤其是古诗十九首,翻来翻去地看,不觉得泼烦。现在手头还有一册年初购买的《叶嘉莹说杜甫诗》,和此书是一个系列,不过此平装彼精装罢了。

另一册为《敦煌书法冷僻字释读》。这本书前不久在美院门口的书店中购得,当时很喜欢书后附着的《大般若涅槃经卷第三十一》影印卷,像是在书事中记录过,一位书友看见后说亦是很喜欢,详细询问过书店的地址。当时似乎答应过再去看看,有的话可代为购买。后来去过一次,没有买上。想来她应该亦是去过了,亦定是没有买上的,否则不会没有消息的。在古旧书店看到这本书,自然会想起这档事,于是购回,倘有机缘可以送与她。这本书也是很冷僻的,一般的读者大致也不会有太大的兴趣,据说她

分类:陈香榭 | 评论:0 | 浏览:8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冰窖巷

街北口正对了五星街天主教堂,是一条窄窄的马路,路两边是高高的砖砌围墙,围墙内是家属院。西边的围墙,有一段墙顶上长满了爬山虎,墙看起来似乎亦有些向外倾斜,是要倒掉的样子。站在街南头向北看,天主教堂的大门是能清楚看到的,门额上方的堂名亦清晰可辨。原以为冰窖巷就是这么一条街,其实不然。街南头向东通向南四府街,向西通向甜水井大街,有条东西向的街巷,也是叫冰窖巷了。冰窖巷是一条“T”字型的街巷。

这个街巷的得名应是在明清时期,因为再向前推,在唐代,这地方是皇城内鸿胪寺的所在,是朝廷接待外宾,或者是执掌朝祭礼仪等职能的衙门办公的地方,唐以后的长安城基本上是衰败的,只有到了明朱樉时期,整修西安城,才恢复了比较大的架势。皇族们长夏消暑,需要冰块降温,于是就有了冰窖,这个巷子也因此得名。

冰窖放置在这个地方

分类:长安行 | 评论:1 | 浏览:145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书事(二五三)

大乐主持的万邦旧书店新近开张,在朋友圈中看到消息,本来想着早早地过去瞅瞅,无奈倦意阑珊,一拖再拖,像是忘掉了这桩事一般。不过还是很快就造访过一回。地方倒很熟悉,就在大兴善寺旁关中大书房的入门处。这地方原是一家花店在经营,生意不好,便退却了。花店就只是一位小姑娘看守,所谓替老板打工,花店歇业,也只好辞职而去。有一次在万邦喝茶,与她有过一回较多的言语交流,感觉生意就很不好做。

关中大书房在小寨西路时,有一个规模较大的折扣区,在楼上,大多数是在经营新书,但似乎也不排斥旧书,一般的读者,还是愿意把它作为旧书店来看的,说是店中店应不为过,因为它有一个招牌写着“万邦古旧书房”就在一边放着,题写者是考古学家石兴邦老先生。这个招牌,现在被放在了大乐店面里,似乎是有些延续的意思。但还是有区别的。原来的旧书店,是由万邦自营的,现在则是由大乐租赁经营的;原来的书绝大多数为库存的新书,现在则是由大乐出售自己淘得的旧书,很纯粹的旧书。

分类:陈香榭 | 评论:1 | 浏览:123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书事(二五二)

在美院门口书店购得《十钟山房印举考释》一册,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二〇一八年八月出版,是为该社万印楼丛书之一种。《十钟山房印举》是清代金石学家陈介祺的一部重要的印学研究著作,为古玺印谱录,开各家藏古鉨印成谱之先河,深得印学界所倚重。他的后人陈继揆从这部书中,选择了部分古鉥及官印,进行了考证,于是就有了《十钟山房印举考释》这本书。此书又由陈氏后人陈进整理,得以出版。竖排彩印,条目疏阔,足以极视觉的美感享受。还购得一册皇象的《急就章》字帖,有楷书并列附侧。

收书数册。天津问津书院《问津疏影》三册。此书是文史学者王振良先生为纪念问津书院重建五周年而策划出版的一套“汛海文丛”丛书,类编为小说、散文、诗歌三种。今年全国书市在西安开展时,特意到天津古籍出版社的展位滞留了好长时间,因为问津书院的书绝大部分都是由它出版的,而自己这几年也是受赠多多,感情上总是要亲近许多。书吃兄赠《陕西老同志回忆录》及《陕西文史资料(第三十七辑)》,先是转万邦书店大乐先生处,后又由摄影师吉木兄转来

分类:陈香榭 | 评论:2 | 浏览:15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听樊教授讲座(拟《枕草子》)

听樊教授讲农业文明史,是很有意思的事情。红色的T恤搭配蓝色的牛仔裤,个子修长,人却不胖,显得格外挺拔。黑框眼镜,很有知识范儿。稀疏而灰白的头发懒散地护着头皮,吃力地却怎么也护不住,那正是人到老年的无奈。其实樊教授还并不老,神态仍然康健而从容。话筒里传出来的声音是平静而淡定的,普通话也不标准,是陕西方言版的普通话,但不觉得难以接受。在中央电视台里做节目,撒贝宁以标准的普通话和他对话,他的方言版的普通话却正能为他的幽默与风趣添加些力量。讲座前播放了央视节目中一部分内容,他也站在观众席上看着,会露出些满意的笑容,突然也会对着屏幕上一闪而过的听众影像说,这是我的女儿。女儿面部确是和他挺像。谈到女儿时,显然,他的神情是愉悦而稍有兴奋的。他的讲座并不刻板,不时会穿插一些逸闻趣事做些小小的调侃,但仍然是紧扣话题的,你笑出声来他却并不笑,这才是较真的幽默。听众的状态还好,只是那坐在台阶上的一个,手里拿着书却似乎是睡着了的样子。讲座在书店里进行

分类:在人寰 | 评论:1 | 浏览:14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在大院(拟《枕草子》)

去大院开会,保安会多看你两眼。原来在大院工作的时候,出入大门,保安是不这样看的。保安也会换人,对于陌生人,保安自然会多看两眼。还会问你道:找谁?哪个部门的?登记。可以看着他说,出去培训了几天,不认识了?径直往里走,回头看他,他也许正在怀疑地看着你。楼还是那个楼,色调还是那个色调,好久不进大院,感觉有些地方比原来的样子,是褪色了的,但也素雅得好看。

能看见许多年轻的面孔。每年都会有一些新毕业的大学生来到这个院子工作。清华、北大、武大、西安交大、西北农林科大、兰大,还有一些二一一、九八五,有本科的,有研究生的,早些年心目中很厉害的学校,它们的毕业生这些年陆续走进这个大院工作了。家里条件好一点的学生,穿着打扮是能看出来的,和我们当年一样。不过,大家在一起,相同的是,脸上都有着青春期的稚气与勇气。人在年轻时候真的是好,即使有缺点,也是那么容易让人释然一笑。和新进的学生们座谈交流,是一件很好的事,看着他们,总会不自觉地想起自己刚参加工作的模样。窗外的槐树,此时正是叶子

分类:在人寰 | 评论:2 | 浏览:1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扫兴的事(拟《枕草子》)

扫兴的事是,和女人商量好了要出门的,拎了包走到门口,却听女人说要不要再换一下衣服看看。只好坐在门口的餐桌边等,看她换衣服,看她照镜子,看她思量着要不要再加一点防晒霜。感觉像是鼓鼓的气囊被放走了一点气,出门的脚步亦显得没有想象的轻快了,门口的树上,鸟叫声亦觉得烦人。

雨天里打着伞,慢悠悠地在步道上行走,看着穿着裙子的女士的腿,猜想着被雨伞遮挡的面部,那是很好的事情。忽然身旁有快速的电摩掠过,路边的积水被车轮溅开,飞溅的脏水打湿了裤子,想发怒电摩却跑得远了,远远地只能望见一个影子消逝在雨伞丛中,那才是最让人觉得扫兴的事。

单位里聚餐,粉带、凉皮一类的菜盘正好来到眼前,刚伸下筷子,没有离开菜盘,这时忽然有年老的女士动手转起了桌盘,要么筷子空空地什么都没捡到,要么粉带、凉皮生硬地拉扯到餐桌上,很是不雅的样子,抬眼看看那只手,却已离开了转盘,再看看她的眼神,似乎无奈中略露一丝得意。不小心撞倒了茶杯,

分类:在人寰 | 评论:1 | 浏览:126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书事(二五一)

老高相约着周末去秦岭北麓王顺山景区游玩。许是在八年前,单位曾经组织过一次王顺山的一日游,当时情景,历历在目。那时,可能也有些心情上的不愉快,但还是被友谊与工作上的畅快冲淡了。人在年轻的时候真好,天天都会觉得眼前的路很长,很宽,辗转腾挪的舞台很大,因而可以自觉地消化很多的不愉快。回首往事,很为恓惶,很为人生的无奈与衰落叹息,觉得人生总体上来说,都是悲剧性的。

似乎是最近几年的改变,蓝田的景区大多都免去门票了,因而游人较多。景区与先前有了很大的变化,上山的台阶变成了整齐划一的石阶,石阶两侧的植被亦人为地进行了改造,整体环境是大大提升了。大约到观景台,爬不动了,就选择另一条土路下山,相对较原生态一些,但感觉很好,觉得就是在爬山,山就应该是这个样子。中途在一家农家乐吃饭,已是下午三点左右了吧,偶遇一位平素关系超好的女同事与家人也来就餐,感到很神奇,她亦失声惊呼,拍打着老高的肩膀说,高,在这都能碰见,我都想捶死你!时间与地点竟是那么天衣无缝地默契着,制造着一场巧合的相

分类:陈香榭 | 评论:0 | 浏览:22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71页/1053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