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85
  • 总访问量:1531178
  • 开博时间:2007-12-22
  • 博客排名:第957位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叶小琛挪

2018-10-22

深海悬崖

2018-10-22

思念秋天窍

2018-10-21

jfsvwn1746..

2018-10-21

梨花书屋

2018-10-19

九州神国阜

2018-10-18

文锦书屋

2018-10-17

j391689685

2018-10-17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书事(二三〇)

汪曾祺的集子其实已经买得够多的了,但那天去了万邦,还是忍不住,买回一册《两栖杂述》。是一册汪氏文论集,有砖头般厚,中信出版集团二〇一七年六月出版,该社“汪曾祺文存”丛书中的一种。汪氏文论,买得过一册《晚翠文谈新编》,终究还是单薄了一些,而这册《两栖杂述》,应该就丰满得多,应收尽收了。文丛的策划人为梁由之,这些年策划了一些比较有份量的书籍,这一套亦较成功。

汪曾祺晚年走红,红得发紫,死去后过了若干年,作品行情仍然很火,这是一个值得研究的现象。他的作品写了人性,写了普通的人,写出了生活的美,又充满了赤子的情怀,率真而又雅致,当然赢得了太多的读者的心。不过,这种才子本性的文字,估计也不好学,因为它就像李白的诗歌,是以才情取胜的,倘若喜欢,有事没事翻一翻陶冶一下性情,应该不错。据说汪氏在世时,有人学他,酷似,拿与他看,他说,好,比我写得好,但署着你的名字,估计不会有编辑给你发表。不知真假。前些天在微信上转发了他的一篇散文,一位朋友就打趣说,遮去汪曾祺的名字,让人看,

分类:陈香榭 | 评论:3 | 浏览:756 | 收藏 | 查看全文>>

牛头禅寺——读《西北考察日记》札记之一九

牛头禅寺在长安城南樊川路上,出城大约半个小时就能抵达。何正璜《西北考察日记》一九四一年二月五日有记,“上皇子坡,有牛头寺,为唐贞元十一年所建。宋太平兴国中曾改为福昌寺,明隆庆五年重修。现驻军于内。”关于该寺创建时间,又有一说为唐贞观六年。何氏所说“皇子坡”,大致有误,应为“勋荫坡”,皇子坡则在稍北一点。樊川为汉时刘邦封与武将樊哙的食邑,隋唐时期,此地僧侣云集,有所谓的“樊川八大寺”星布其间,牛头寺即其中之一。在明代,此寺曾为秦王朱樉的藩邸香火院,得到过修葺与保护,明以后,就衰落得不成样子了,一段时间,寺内连僧人也没有。

明嘉靖五年,人们为了纪念曾经长期在樊川生活过的唐代诗人杜甫,在寺内修建了杜工部祠,后又移于东院,各代都有修复,现在仍然存在。一九五〇年杨虎城迁葬于此,毗邻牛头寺与杜工部祠而成杨虎城将军陵园,形成了三者毗连的景观。要说,也是牛头禅寺逐渐衰落的结果。

“所谓牛头寺已改成营房,昔

分类:长安行 | 评论:2 | 浏览:6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有福之人

青青女士国庆期间去扬州游玩,微信上发出了几张在朱自清故居参观时的图片,因为熟稔,于是打趣地评论道:老汉很威猛,一口气生了八个娃。她极速回复道:两任夫人,一共十个娃。看来印象中确实是记错了,竟然少了两个。于是就又追加了一句评论:有福之人。青青女士还了一个捂脸的表情。

稍微读过几天书的人,对于朱自清先生,大多是不会陌生的,中学语文课本中选有他的文章,篇目较多,《荷塘月色》、《背影》、《绿》等,大都可以背诵得出来。那些真情流露、纯正朴实的文字,影响了一代又一代的读者。只是可惜,朱先生实在是太过于短命了,在他五十岁的年份,因为胃病,死去了,真是让人感到惋惜。

不过,想想在那个年代,朱先生生有十个孩子,总是挺厉害的吧,特别是要以现在的眼光去看。当然,那个年代出生的人,似乎兄弟姐妹都多,单传倒是一件很为稀罕的事。政策上没有限制,家族里鼓励多生,于是氛围很好,能生就生了。论辈分,朱先生可以是祖父一辈的人

分类:在人寰 | 评论:2 | 浏览:66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书事(二二九)

这几天又从家里取出何正璜著《西北考察日记》到单位,把一些内容重新看了一下,觉得还应该把札记继续写下去,因为里边涉及到的人名、地名、事件很多,都有文章可作。以前关注的,是一些较为生僻的内容,想尽量地再充实一些资料,或者把一些长时以来纠缠不清的问题探究一下,让它尽可能地回归历史,这样显然就有局限了,视野可以更开阔一些,所谓札记,能有所感,都可以记下来。

经常去书院门,街上的关中书院旧址还从来没有去过,有几次想进去,都被门卫拦住了,因为败兴,所以也没有刻意要进去过。里边是文理学院的一个分校,想来规模也不会大,历史遗存也不会多,看也行,不看也行。这一次是在门口,忽然遇见一位老同学,说原来的单位就在里边,人较熟,可以领进去参观一下。有几株参天的古树在院落中,亦有冯从吾塑像,通道两边是古建,但不是“古”得太厉害,大致是以仿“古”建筑为多,倒是真的没有多少看头。沿着东侧的道路往出走,房屋的墙基下顺墙有一缕低矮栅栏圈起来的绿植,花花草草,同学说,单位在的时候,同事是在这里种

分类:陈香榭 | 评论:2 | 浏览:5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再记马治权先生

中秋节回了鄠邑一趟,顺便到小妹家里小歇。是原来的旧房子,由去年开始重新装修,似乎现在才拾掇停当。门前有一个大院子,可以栽花种草,很为可人。在客厅看到了新上墙的马治权先生的书法作品,去年作为贺礼送去的,效果不错,于是用手机拍了几张照片,作为留念。记得十年前写过一篇《记马治权先生》的文字,现在想来却似乎单薄了,多年的交往,经事渐多,人物形象亦更为鲜活,因而就觉得可以再写一篇文字,以记交游。

在小妹家的这幅作品,想来想去,已不记得是在怎样的境地中向他索要的,因为这些年,经常去他的工作室,不是拿了作品,就是提了别人送与他的土特产回家,多得已记不清数。是一幅四尺整张,内容写了“君子不器”四字,用他的特有的好大王体,字下则有长长的行草题跋,“语出《论语·为政》,又《易传》有云:‘形而上者为之道,形而下者为之器。’君子不器,实人生修为之至高境界也。然此至高境,却与人之性格有关也,属强者之选择,人云亦云、随波逐流者难以企及。”

分类:群贤庄 | 评论:0 | 浏览:196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书事(二二八)

网购陆灏新著《不愧三餐》,中信出版社二〇一八年六月出版。这是作者的又一册读书札记,书名取自陈老莲的诗句:“略翻书数则,便不愧三餐。”文风一如既往,从书缝中寻找有趣的掌故,擘肌析理,寻幽探微,自成一格。他的几本书,都有收藏,《东写西读》、《看图识字》、《听水读钞》,还有一册与扬之水合写的《梵澄先生》。是真的读书隐君子,不只沉潜着读书,对出书似乎亦兴趣不大,这在读书人的群体中,并不多见,正是应了一句话,俺读书只是读书,不关其他。俞晓群作序。京东的速度还是蛮快的,一半天就可以从北京过来,好像与刘强东事件没有任何关系一般。

午间至解放路图书大厦,时间宽裕,慢条斯理地翻检回几本书。傅抱石撰辑《中国绘画理论》,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二〇一七年六月出版。徐建融在绪论中绍介说,此书为傅氏早年在日本编撰所成,一九三五年归国后由商务印书馆出版,次年再版,此后即绝版。如此书一般际遇的,还有谢稚柳的《水墨画》、钱松喦的《砚边点滴》、贺天健的《学画山水过程自述》,他都推荐出版。胡佩衡著《

分类:陈香榭 | 评论:1 | 浏览:137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过营盘镇

自广货街沿国道而南,为宁陕、石泉,亦可去安康、汉中,但终究没有做充分的准备,于是沿省道而东,去柞水营盘镇,再上高速回长安城。这省道原先是西安到安康的重要交通线路,西康高速建成后,便日渐衰落了。中午时分,几乎没见到几辆车。山路盘旋,有一段就在山顶,远看则群岭居下,白云低回。后来才知,这其实是有名的黄花岭路段,自驾游的绝佳景地。路在密林丛中,忽隐忽现,车亦如白鹿穿行。据说更好看的是在深秋,山上的树叶都黄了,层林尽染,那才是端的的好看。沿途亦能见几个村子,房屋多以砖混结构为主,但都是人影息迹,表面的浮华终究难掩骨子里的冷落。营盘镇几乎是广货街的缩影,沿着国道的房屋都是些商铺、饭店之类,俗气的样子,不觉得有什么好看,但街道还是清洁而朗然的。街边有一个岔口,像是牌楼一样的建筑就在岔口杵着,门头上有“怀旧老街”的字样。过门楼沿阶而上,右拐,其实就是一条没有改造过的街道,说新不新,说旧不旧,在一家门口有几位妇人嘀嘀咕咕说着闲话。很是乏味,于是沿着就近的街口尽快回到了街道上。营盘镇算是柞水这边距离西安最近的一个镇子了,几乎就在广货街的正东方位

分类:且记庐 | 评论:0 | 浏览:77 | 收藏 | 查看全文>>

记广货街

戊戌秋白露次日,和老高相约,打算进沣峪游玩。过了环山路,由国道一直向南,穿行一山又一山,顿觉秋凉渐厚,天亦要比长安城里蓝了许多,明净如洗,两边山景美不胜收,树叶是绿中微微地泛出黄色,有了秋意。老高显然是被陶醉了,忽然动议说不如去广货街看看。于是车在山中继续前行,过青岗树村,难免想起去年国庆假日在此地终南山书院随费先生学易的情景,匆匆又是一年。过鸡窝子村,老高说好些年前在此地的一家店里吃过饭,饭店的墙上贴有贾省长就餐于此的照相。这都为一时的闲话。再前行,却是到了秦岭的山顶,说是分水岭,山南为长江水系,山北为黄河水系。路侧半山腰建一亭,过此的车辆行人大多会歇一歇,登高望远,山水是苍茫的。稍前行,就到了广货街。这地方不大,是沿了国道,两侧以商家为多,不过二百米长的样子。是宁陕的一个镇,地处了长安、鄠邑、柞水、宁陕四县的交汇处。广货街的形成与出名,大抵自清道光年间兴起,是北边长安城与山南货物交易的集中点。高速修建之后,国道基本是衰落了,广货街上的人也是不多,即使有人在街上喊叫,空旷的街道亦是显得悄然的,声音会隐没在流动的山风里。本地人

分类:且记庐 | 评论:0 | 浏览:4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海量

陈迩冬、郭隽杰选注《东坡小品》新版刊印,距离一九八一年初版印行,已经过去三十七年了。在这段时间里,拟定书目的施蛰存与编选者之一的陈迩冬两位先生,却是相继去世了,因而,正如郭隽杰在再版后记中说的那样,这本书的重新出版,亦是对施蛰存和陈迩冬两位前辈的纪念。

很多年来,这本书一直是自己的手边书,看到新版,就重新购置了一册。偶然翻到其中的一条,《刘、沈认履》,是东坡读《南史》的札记,选自《东坡志林》。内容说,南朝时两位隐士刘凝之与沈驎士,脚上穿着的鞋,都曾被他人认为是自己丢失的鞋子,两人的态度一致,就都让他人认领了。后来,认领的人都找到了自己的鞋,就还了回来,这时,刘凝之的态度是“不肯复取”,而沈驎士的态度是“笑而受之”。于是东坡先生评论说,“此虽小事,然处事当如驎士,不当如凝之也”。

逆来顺受、豁达大度,也许这就是自古以来中国人所谓的一种处事的风度了。古书上的文字,总是教人怎样做个“好人”的,除

分类:陈香榭 | 评论:1 | 浏览:48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书事(二二七)

记得刚买到《黄永年谈艺录》这本书的时候,就先看了几篇文字,其中颇为惊讶的就是那篇《<兰亭序>为梁陈人书》,此事在书事中有记。天涯闲闲书话栏目贴出这篇书事时,有读者还请求将书中内容拍照发给他,后来亦在书事后公开贴了出来。昨晚写了几张颜楷,又好奇地把黄永年的文字细看了一遍,印象更是深刻了一点。黄氏观点大致有两点支撑,一是今本兰亭与当时书风流变不谐;二是与王羲之其他书作风格对立,前者骨势雄强,后者媚趣横生。觉得可以再找找当年兰亭论辩的资料看看,也许就能更为朗然一些。

《庄子》一书断断续续看过一遍,有些篇章是重复着看过的,主要底本为曹础基著《庄子浅注》,这个阅读时间大概持续了二十年左右,要说收获还具体不好说,总之是看过一遍了。参考了一些书籍,如陈鼓应、流

分类:陈香榭 | 评论:0 | 浏览:11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无奈的出走——读何海霞《我的艺术生涯》

苏海坡编撰的《学画记》,是黄宾虹、刘海粟、陆俨少等十三位画家的带有自传体性质的文字的结集,有的很短,有的很长,但都围绕了一个主题就是,“我的艺术生涯”。几天里,把何海霞的文章翻来翻去看了好几遍,心情总是难以平静下来,对画家坎坷的人生就有了更多的了解,对长安画派的理解就似乎颠覆了以往的印象。画家在长安城中生活了三十三年,衰年却出走长安,长安城成就了他,却也无情地抛弃了他,真让人万般滋味,不知从何说起了。

解放初期,画家从重庆来到西安,“人总是要活下去,只好到西安卫生局去当宣传员,画无痛分娩插图,登梯子画大油画、水粉画,原来写过‘二王’、‘颜柳’,今天又练起美术字。我的领导说:‘老何你过去的一套本领今天用不上了。’将近五十岁,真是老大徒伤悲。处处受到人们的歧视白眼,我深感一个身世凄凉、流落在外乡的人,只有低头苦干,坚持自己的特长,还要把现实工作做好,只有这样才有出路。”夫子自道,似乎道出了一种冥冥之中的命运的底色,此后的日子,就只是底色上色彩的涂抹了。

分类:陈香榭 | 评论:1 | 浏览:88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书事(二二六)

这些天早晨起来总是觉得睡不够,不想起身。这天嘴里念叨说,真是想再睡一会儿。青女士却在一旁懒懒地说了句,起来,死后自会长眠。让人不由得一笑。是的,前些天说到萧红的时候,就说她真是一位奇女子,且不说她写下了多少作品,就一句“生前何必久睡,死后自会长眠”,也会卓然不朽的。实在可惜,她才活了三十来岁,就沉睡过去了,但这句励志的话,却留在了人间。有时也为自己难过,都一把年纪了,连睡个自然醒的权利也没有,真是做人太过于失败了。

新的书房收拾好以后,到现在大致快要半年时间了,仔细想一想,却并没有在里边读多少书,几乎是没有读过完整的一本书,很为惭愧。白天上班,晚上回家,临帖,写上几张字,就该休息了,周六周日外出几率较大,没有时间待在书房,想来,书房的使用率也是蛮低的,但没有,又似乎心里会有些缺憾。再说,刷微信,也会占去较多的时间和精力,虽然现在已不如以前那么上瘾,但消耗时间和精力,总是让人感到不值得。慢慢地,也许应该再加强一些自己的自控力,尽量不要让无意义的事情销蚀自己太多

分类:陈香榭 | 评论:1 | 浏览:85 | 收藏 | 查看全文>>

聪慧的贤惠——《世说新语》品读之74

桓冲是桓温的弟弟,也是一位很有本事的人,但历史对他却是很不公平的,阴差阳错,让他的前半生,活在桓温的阴影里,后半生,活在谢安的光环下,一世英名就这样被埋没了。翻开史书,有关他的内容并不多,但却很为精彩,亦难免让人替他惋惜,觉得总还是历史辜负了他,让他成为一位被低估的人。《世说新语》中有关他的条目不到十条,其中还有一半条似乎与他没有多大关系,亦足以作为前述论点的明证了。

这篇文章不想说他,而说说他的夫人。故事在“贤媛门”,说他不喜欢穿新衣服,有回洗浴后,夫人特意送了新衣服给他穿。他大怒,差人拿走了。这位夫人似乎并不介意,再次送了过来,并传话给他说:“衣不经新,何由而故?”你不穿新衣服,怎么能成为旧的呢?桓冲大笑,穿上了新衣服。

这都为家庭琐事的描写,但人物的性格、形象却跃然纸上,这亦为《世说新语》的鲜明特点所在。桓冲的这位夫人,显然是很了解夫君脾性的,她不只是有着生活的情趣,而且贤惠,并不因

分类:新雨堂 | 评论:1 | 浏览:113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书事(二二五)

记不起来,前段时间去万邦书店买得一册杨红林著《慈禧回銮》,不知在书事中记录过没有。书事系列好些天写一回,流水账,难免会漏记一些内容。此书三联书店出版,主要围绕六十张照片,又补充些图片资料,结合官方史书、媒体报道以及当事人回忆录,反映慈禧辛丑年自西京城返回北京的行程情况。当然最出彩的就是这六十张照片,为国内所仅见,是当年打前站的官员安排照相馆拍摄的,很为珍贵。

前一年八国联军攻打北京城,慈禧携光绪帝仓皇西逃,抵达西京,次年《辛丑条约》签订后,终于可以回京了,倒像是打了胜仗,一路上自是豪奢铺张,游山玩水,很有些喜剧色彩,但一个王朝衰落的背影亦越来越是真切。时光过去一百多年,每天在慈禧当年处理政务的处所上班,常常会让人产生无限的遐想,一种历史的闲愁时不时就会侵上心头,觉得时空的转换,真是视万物为刍狗了。很想了解一些慈禧当年在西京城时的情况,虽然平时可以听到一些传说,但文献资料却极为有限,看到这本书,就想满足一些好奇心,不过多少还是有些失望,因为书的开始部分,相关于

分类:陈香榭 | 评论:0 | 浏览:12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永福寺路街纪事·囊包三

有一段时间,永福寺路街口的市总工会家属院110出警频次特别高,都是缘于一个自称“囊包三”的人。事由要么是邻里纠纷,要么是酗酒闹事。

市总工会家属院是一个老旧社区,房屋建筑多为前苏联援建时期所建,那种斜坡式屋顶是最为明显的风格特点。原来能住在这种房屋中的人,都是些有头有脸的,几十年过去,真是河东河西,有了分野,还在这个小区居住的,就是经济状况比较差的群体了。囊包三住在这个社区,是父亲的房子。父亲原来在厂里当过多年的办公室主任,从任上退休。囊包三有个弟弟,早年下海,在环城路上开了一家黑灯舞厅,几年下来,暴富,有一年开了豪车全家出门旅游,在云南出了车祸,死了。此后没有多长时间,父亲也死了。囊包三亦是从此性格大变,和外界几乎没有什么交流,整天就只是与母亲待在家里,酗酒,然后出门在社区发飙。好好一个人,他为什么称自己为“囊包三”呢?是有一回,喝多了,到社区闹事,指着一

分类:在野编 | 评论:0 | 浏览:14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66页/979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