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43
  • 总访问量:1529649
  • 开博时间:2007-12-22
  • 博客排名:第960位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际名水

2018-09-26

夜凝苍穹

2018-09-25

jfsvwn1746..

2018-09-25

dengbinhom..

2018-09-25

秀小妹

2018-09-22

九州神国阜

2018-09-21

按争斯

2018-09-21

mejojo01

2018-09-20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再记马治权先生

中秋节回了鄠邑一趟,顺便到小妹家里小歇。是原来的旧房子,由去年开始重新装修,似乎现在才拾掇停当。门前有一个大院子,可以栽花种草,很为可人。在客厅看到了新上墙的马治权先生的书法作品,去年作为贺礼送去的,效果不错,于是用手机拍了几张照片,作为留念。记得十年前写过一篇《记马治权先生》的文字,现在想来却似乎单薄了,多年的交往,经事渐多,人物形象亦更为鲜活,因而就觉得可以再写一篇文字,以记交游。

在小妹家的这幅作品,想来想去,已不记得是在怎样的境地中向他索要的,因为这些年,经常去他的工作室,不是拿了作品,就是提了别人送与他的土特产回家,多得已记不清数。是一幅四尺整张,内容写了“君子不器”四字,用他的特有的好大王体,字下则有长长的行草题跋,“语出《论语·为政》,又《易传》有云:‘形而上者为之道,形而下者为之器。’君子不器,实人生修为之至高境界也。然此至高境,却与人之性格有关也,属强者之选择,人云亦云、随波逐流者难以企及。”

分类:群贤庄 | 评论:0 | 浏览:53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书事(二二八)

网购陆灏新著《不愧三餐》,中信出版社二〇一八年六月出版。这是作者的又一册读书札记,书名取自陈老莲的诗句:“略翻书数则,便不愧三餐。”文风一如既往,从书缝中寻找有趣的掌故,擘肌析理,寻幽探微,自成一格。他的几本书,都有收藏,《东写西读》、《看图识字》、《听水读钞》,还有一册与扬之水合写的《梵澄先生》。是真的读书隐君子,不只沉潜着读书,对出书似乎亦兴趣不大,这在读书人的群体中,并不多见,正是应了一句话,俺读书只是读书,不关其他。俞晓群作序。京东的速度还是蛮快的,一半天就可以从北京过来,好像与刘强东事件没有任何关系一般。

午间至解放路图书大厦,时间宽裕,慢条斯理地翻检回几本书。傅抱石撰辑《中国绘画理论》,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二〇一七年六月出版。徐建融在绪论中绍介说,此书为傅氏早年在日本编撰所成,一九三五年归国后由商务印书馆出版,次年再版,此后即绝版。如此书一般际遇的,还有谢稚柳的《水墨画》、钱松喦的《砚边点滴》、贺天健的《学画山水过程自述》,他都推荐出版。胡佩衡著《

分类:陈香榭 | 评论:1 | 浏览:73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过营盘镇

自广货街沿国道而南,为宁陕、石泉,亦可去安康、汉中,但终究没有做充分的准备,于是沿省道而东,去柞水营盘镇,再上高速回长安城。这省道原先是西安到安康的重要交通线路,西康高速建成后,便日渐衰落了。中午时分,几乎没见到几辆车。山路盘旋,有一段就在山顶,远看则群岭居下,白云低回。后来才知,这其实是有名的黄花岭路段,自驾游的绝佳景地。路在密林丛中,忽隐忽现,车亦如白鹿穿行。据说更好看的是在深秋,山上的树叶都黄了,层林尽染,那才是端的的好看。沿途亦能见几个村子,房屋多以砖混结构为主,但都是人影息迹,表面的浮华终究难掩骨子里的冷落。营盘镇几乎是广货街的缩影,沿着国道的房屋都是些商铺、饭店之类,俗气的样子,不觉得有什么好看,但街道还是清洁而朗然的。街边有一个岔口,像是牌楼一样的建筑就在岔口杵着,门头上有“怀旧老街”的字样。过门楼沿阶而上,右拐,其实就是一条没有改造过的街道,说新不新,说旧不旧,在一家门口有几位妇人嘀嘀咕咕说着闲话。很是乏味,于是沿着就近的街口尽快回到了街道上。营盘镇算是柞水这边距离西安最近的一个镇子了,几乎就在广货街的正东方位

分类:且记庐 | 评论:0 | 浏览:50 | 收藏 | 查看全文>>

记广货街

戊戌秋白露次日,和老高相约,打算进沣峪游玩。过了环山路,由国道一直向南,穿行一山又一山,顿觉秋凉渐厚,天亦要比长安城里蓝了许多,明净如洗,两边山景美不胜收,树叶是绿中微微地泛出黄色,有了秋意。老高显然是被陶醉了,忽然动议说不如去广货街看看。于是车在山中继续前行,过青岗树村,难免想起去年国庆假日在此地终南山书院随费先生学易的情景,匆匆又是一年。过鸡窝子村,老高说好些年前在此地的一家店里吃过饭,饭店的墙上贴有贾省长就餐于此的照相。这都为一时的闲话。再前行,却是到了秦岭的山顶,说是分水岭,山南为长江水系,山北为黄河水系。路侧半山腰建一亭,过此的车辆行人大多会歇一歇,登高望远,山水是苍茫的。稍前行,就到了广货街。这地方不大,是沿了国道,两侧以商家为多,不过二百米长的样子。是宁陕的一个镇,地处了长安、鄠邑、柞水、宁陕四县的交汇处。广货街的形成与出名,大抵自清道光年间兴起,是北边长安城与山南货物交易的集中点。高速修建之后,国道基本是衰落了,广货街上的人也是不多,即使有人在街上喊叫,空旷的街道亦是显得悄然的,声音会隐没在流动的山风里。本地人

分类:且记庐 | 评论:0 | 浏览:3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海量

陈迩冬、郭隽杰选注《东坡小品》新版刊印,距离一九八一年初版印行,已经过去三十七年了。在这段时间里,拟定书目的施蛰存与编选者之一的陈迩冬两位先生,却是相继去世了,因而,正如郭隽杰在再版后记中说的那样,这本书的重新出版,亦是对施蛰存和陈迩冬两位前辈的纪念。

很多年来,这本书一直是自己的手边书,看到新版,就重新购置了一册。偶然翻到其中的一条,《刘、沈认履》,是东坡读《南史》的札记,选自《东坡志林》。内容说,南朝时两位隐士刘凝之与沈驎士,脚上穿着的鞋,都曾被他人认为是自己丢失的鞋子,两人的态度一致,就都让他人认领了。后来,认领的人都找到了自己的鞋,就还了回来,这时,刘凝之的态度是“不肯复取”,而沈驎士的态度是“笑而受之”。于是东坡先生评论说,“此虽小事,然处事当如驎士,不当如凝之也”。

逆来顺受、豁达大度,也许这就是自古以来中国人所谓的一种处事的风度了。古书上的文字,总是教人怎样做个“好人”的,除

分类:陈香榭 | 评论:1 | 浏览:47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书事(二二七)

记得刚买到《黄永年谈艺录》这本书的时候,就先看了几篇文字,其中颇为惊讶的就是那篇《<兰亭序>为梁陈人书》,此事在书事中有记。天涯闲闲书话栏目贴出这篇书事时,有读者还请求将书中内容拍照发给他,后来亦在书事后公开贴了出来。昨晚写了几张颜楷,又好奇地把黄永年的文字细看了一遍,印象更是深刻了一点。黄氏观点大致有两点支撑,一是今本兰亭与当时书风流变不谐;二是与王羲之其他书作风格对立,前者骨势雄强,后者媚趣横生。觉得可以再找找当年兰亭论辩的资料看看,也许就能更为朗然一些。

《庄子》一书断断续续看过一遍,有些篇章是重复着看过的,主要底本为曹础基著《庄子浅注》,这个阅读时间大概持续了二十年左右,要说收获还具体不好说,总之是看过一遍了。参考了一些书籍,如陈鼓应、流

分类:陈香榭 | 评论:0 | 浏览:11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无奈的出走——读何海霞《我的艺术生涯》

苏海坡编撰的《学画记》,是黄宾虹、刘海粟、陆俨少等十三位画家的带有自传体性质的文字的结集,有的很短,有的很长,但都围绕了一个主题就是,“我的艺术生涯”。几天里,把何海霞的文章翻来翻去看了好几遍,心情总是难以平静下来,对画家坎坷的人生就有了更多的了解,对长安画派的理解就似乎颠覆了以往的印象。画家在长安城中生活了三十三年,衰年却出走长安,长安城成就了他,却也无情地抛弃了他,真让人万般滋味,不知从何说起了。

解放初期,画家从重庆来到西安,“人总是要活下去,只好到西安卫生局去当宣传员,画无痛分娩插图,登梯子画大油画、水粉画,原来写过‘二王’、‘颜柳’,今天又练起美术字。我的领导说:‘老何你过去的一套本领今天用不上了。’将近五十岁,真是老大徒伤悲。处处受到人们的歧视白眼,我深感一个身世凄凉、流落在外乡的人,只有低头苦干,坚持自己的特长,还要把现实工作做好,只有这样才有出路。”夫子自道,似乎道出了一种冥冥之中的命运的底色,此后的日子,就只是底色上色彩的涂抹了。

分类:陈香榭 | 评论:1 | 浏览:82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书事(二二六)

这些天早晨起来总是觉得睡不够,不想起身。这天嘴里念叨说,真是想再睡一会儿。青女士却在一旁懒懒地说了句,起来,死后自会长眠。让人不由得一笑。是的,前些天说到萧红的时候,就说她真是一位奇女子,且不说她写下了多少作品,就一句“生前何必久睡,死后自会长眠”,也会卓然不朽的。实在可惜,她才活了三十来岁,就沉睡过去了,但这句励志的话,却留在了人间。有时也为自己难过,都一把年纪了,连睡个自然醒的权利也没有,真是做人太过于失败了。

新的书房收拾好以后,到现在大致快要半年时间了,仔细想一想,却并没有在里边读多少书,几乎是没有读过完整的一本书,很为惭愧。白天上班,晚上回家,临帖,写上几张字,就该休息了,周六周日外出几率较大,没有时间待在书房,想来,书房的使用率也是蛮低的,但没有,又似乎心里会有些缺憾。再说,刷微信,也会占去较多的时间和精力,虽然现在已不如以前那么上瘾,但消耗时间和精力,总是让人感到不值得。慢慢地,也许应该再加强一些自己的自控力,尽量不要让无意义的事情销蚀自己太多

分类:陈香榭 | 评论:1 | 浏览:82 | 收藏 | 查看全文>>

聪慧的贤惠——《世说新语》品读之74

桓冲是桓温的弟弟,也是一位很有本事的人,但历史对他却是很不公平的,阴差阳错,让他的前半生,活在桓温的阴影里,后半生,活在谢安的光环下,一世英名就这样被埋没了。翻开史书,有关他的内容并不多,但却很为精彩,亦难免让人替他惋惜,觉得总还是历史辜负了他,让他成为一位被低估的人。《世说新语》中有关他的条目不到十条,其中还有一半条似乎与他没有多大关系,亦足以作为前述论点的明证了。

这篇文章不想说他,而说说他的夫人。故事在“贤媛门”,说他不喜欢穿新衣服,有回洗浴后,夫人特意送了新衣服给他穿。他大怒,差人拿走了。这位夫人似乎并不介意,再次送了过来,并传话给他说:“衣不经新,何由而故?”你不穿新衣服,怎么能成为旧的呢?桓冲大笑,穿上了新衣服。

这都为家庭琐事的描写,但人物的性格、形象却跃然纸上,这亦为《世说新语》的鲜明特点所在。桓冲的这位夫人,显然是很了解夫君脾性的,她不只是有着生活的情趣,而且贤惠,并不因

分类:新雨堂 | 评论:1 | 浏览:113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书事(二二五)

记不起来,前段时间去万邦书店买得一册杨红林著《慈禧回銮》,不知在书事中记录过没有。书事系列好些天写一回,流水账,难免会漏记一些内容。此书三联书店出版,主要围绕六十张照片,又补充些图片资料,结合官方史书、媒体报道以及当事人回忆录,反映慈禧辛丑年自西京城返回北京的行程情况。当然最出彩的就是这六十张照片,为国内所仅见,是当年打前站的官员安排照相馆拍摄的,很为珍贵。

前一年八国联军攻打北京城,慈禧携光绪帝仓皇西逃,抵达西京,次年《辛丑条约》签订后,终于可以回京了,倒像是打了胜仗,一路上自是豪奢铺张,游山玩水,很有些喜剧色彩,但一个王朝衰落的背影亦越来越是真切。时光过去一百多年,每天在慈禧当年处理政务的处所上班,常常会让人产生无限的遐想,一种历史的闲愁时不时就会侵上心头,觉得时空的转换,真是视万物为刍狗了。很想了解一些慈禧当年在西京城时的情况,虽然平时可以听到一些传说,但文献资料却极为有限,看到这本书,就想满足一些好奇心,不过多少还是有些失望,因为书的开始部分,相关于

分类:陈香榭 | 评论:0 | 浏览:12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永福寺路街纪事·囊包三

有一段时间,永福寺路街口的市总工会家属院110出警频次特别高,都是缘于一个自称“囊包三”的人。事由要么是邻里纠纷,要么是酗酒闹事。

市总工会家属院是一个老旧社区,房屋建筑多为前苏联援建时期所建,那种斜坡式屋顶是最为明显的风格特点。原来能住在这种房屋中的人,都是些有头有脸的,几十年过去,真是河东河西,有了分野,还在这个小区居住的,就是经济状况比较差的群体了。囊包三住在这个社区,是父亲的房子。父亲原来在厂里当过多年的办公室主任,从任上退休。囊包三有个弟弟,早年下海,在环城路上开了一家黑灯舞厅,几年下来,暴富,有一年开了豪车全家出门旅游,在云南出了车祸,死了。此后没有多长时间,父亲也死了。囊包三亦是从此性格大变,和外界几乎没有什么交流,整天就只是与母亲待在家里,酗酒,然后出门在社区发飙。好好一个人,他为什么称自己为“囊包三”呢?是有一回,喝多了,到社区闹事,指着一

分类:在野编 | 评论:0 | 浏览:145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书事(二二四)

进入小暑以后,气温持续攀高,接连几天,气象部门都发布高温橙色预警,说城区温度会达到四十度以上。整天在冷气房里坐着,其实也不舒服,中午就刻意走出户外,到解放路淘书公社转了一回。太阳太毒,气温太高,没有敢双程徒步,回来时就乘坐公交车了。冬天冷,夏天热,北方就这么四季分明,倒也好。

每次去书店,总是会买一两册书回来,当然空手而归的情况也有。汗流浃背,进得书店还用餐巾纸一直在擦汗,大致有十来分钟才平息下来,书店内的冷气亦比较给力。选得一册刘绍铭著《风月无边》,龙门书局二〇一三年一月出版。这个出版社不太了解,以前好像没有买过他们的书籍。是塑封,又没有样书可翻,但还是懒得拆开,随便拿了一册草草了事。作者是比较熟悉的,以前买过几本他的书。香港的几位,金庸、董桥、林行止、刘绍铭等,文字格调就是那么个样子,读得多了,亦觉得烦。又一册书是邹士方著《大师的印象·美学家卷》,漓江出版社二〇一二年六月出版。回来后躺在沙发上翻了翻,大半的内容是写朱光潜的,其次以宗白华为多

分类:陈香榭 | 评论:2 | 浏览:115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还是才多

袁子才《随园诗话》卷二有云:“少陵云:‘多师是我师。’非止可师之人而师之也,村童牧竖,一言一笑,皆吾之师,善取之皆成佳句。随园担粪者,十月中,在梅树下喜报云:‘有一身花矣!’余因有句云:‘月映竹成千个字,霜高梅孕一身花。’余二月出门,有野僧送行,曰:‘可惜园中梅花盛开,公带不去!’余因有句云:‘只怜香雪梅千树,不得随身带上船。’”

袁枚诗话中这个条目的内容,被许多的艺术家争相引用,成为“多师是我师”的典型性语言。当然,杜少陵的这句“多师是我师”,大致不是原话,原话应是他的《戏为六绝句》诗中的诗句“转益多师是汝师”,显然是经过了后人的“改编”。其实,杜甫的原诗句,后来人们约定俗成,有一个惯常使用的成语是“转益多师”,意思是要不拘泥于一时、一地、一家,尽可能多地以人或自然物为老师,与“多师是我师”语意是相同的。

“别裁伪体亲风雅,转益多师是汝师”,总须要有一定的鉴别力,能够区分出真伪,明白自己

分类:陈香榭 | 评论:0 | 浏览:7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永福寺路街纪事·唐梅

我在一个叫永福寺路的小巷里曾经生活过十七年。单位临街,但这条街却并不是永福寺路,而是和永福寺路正好形成“丁”字状的一条无名的街巷。有好些年,我住在办公楼的顶层,顶层是职工宿舍、仓库,还有计生用品展室。窗外,街上的一切可以一览无余。离开之后,好长时间不去永福寺路,偶然去过一次,本应有好多的人和事可以想起来,然而没有,我却只是想到了唐梅。

唐梅长得很好看,眼睛大大的,可以说话。身材很好,高挑,喜欢穿高跟鞋。肤色白,头发总是染成栗黄色,还要微卷。她的家就在永福寺路上,父母是下岗职工,家里经济状况不好。她不喜欢上学,高中没毕业就在社会上游荡了。我认识她的那会儿,她和韩军谈朋友。我和韩军的父亲很熟,他们家就在单位斜对面的院子里。

夏天的夜里,丁字街口的书摊旁天天有人在下象棋,围观的人也较多。我那时单身,没有事也喜欢围观,常常会待到很晚才离开,就经常看见唐梅与韩军一起自外边回来,从书摊旁边经过。他们大

分类:在野编 | 评论:0 | 浏览:67 | 收藏 | 查看全文>>

自己所能做的

亦是好些天不写文字,心里倒是没有太多的歉疚感,终究并不以卖文为生,只是偶尔的,心头的荒漠的情绪会浮泛一下,像是水中的腐朽的棍子,沉一沉便偶然泛了上来,顿感人生的无趣与落寞,却还不得不坚守着,一天一天地度过。是什么人与事都不想理会的,没有生的荣耀与死的忏悔,于人间世,实在没有什么好说的。

午间取来知堂的《秉烛谈》来读,看他在枯燥的旧书堆里钻来钻去,亦能感觉到人生的乏味。读书与写文字,究竟有什么好,但于他来说,倘不读书与写文字,又能去做些什么?日子总须是要打发的,各人打发的方式又各不同,此中并不应有多少偏见,觉得哪个有益,哪个有害,大概都是销蚀生命的姿势罢。有此心境,似乎就理解了知堂一些,顺便回想起自己抄写史书的旧事来,意义无非是,排解寂寞的日子罢。

有时想,释家所说的不立文字,是好,可以省俭了许多人生的琐碎的枝节,但又不觉得到底有怎么的好。日子本来是空虚的,正需要各种各样的枝节去填充,或哭或

分类:陈香榭 | 评论:3 | 浏览:8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65页/975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