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24
  • 总访问量:1532654
  • 开博时间:2007-12-22
  • 博客排名:第951位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思念秋天窍

2018-11-10

qqwweeasd

2018-11-10

妙灵的博客

2018-11-09

清清淡淡ABC

2018-11-08

可心2099

2018-11-08

钟爱今生

2018-11-07

913DIANDU

2018-11-07

山左名闲

2018-11-07

yigefangya..

2018-11-07

冯秀娟2015

2018-11-07

她遇见了谁

2018-11-07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书事(二三二)

回旧屋取了几本书。所钟情者是黄裳的几册,《珠还记幸》、《来燕榭文存》、《妆台杂记》。估计当时也是十分喜欢的,与这几本放在一起,是止庵的《相忘书》,亦一并拿了。止庵还有一册《如面谈》,在书架中看了看,没有见到,应该是放在办公室或者其他地方了。陈村的《五根日记》以及文集的散文卷亦是想着翻一翻,不知拿到手里后还真有兴趣没有。颜真卿的帖子,相重的有好几种,记忆真是靠不住的东西,想来想去也不知道是怎么就买重了,拿了两册,不同版本对比着看看。

不喜欢旧屋的那种氛围,每年到了冬季,都要抽时间过去把厨房的水表用棉布进行包裹,防止冻裂,但似乎从来没有什么用,几乎每年开春都会请水工来更换新表,去年的持续性滴水殃及楼下住户,是物业通知更换水表的。要说才十来年,那时,周边是没有什么高层的,这个小区就算是新的了,环境还说得过去,但放在现在来看,就只能划归老旧小区一拨了,居住人群亦不好,老西安为多,生活习惯有诸多的不讨人喜欢,楼道卫生状况实在不堪一说。生活就是这样,烦恼人生,虽不满意,

分类:陈香榭 | 评论:0 | 浏览: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昨晚的噩梦

昨晚的后半夜,我做了噩梦,并从梦中惊醒。

我梦见自己和钱引安在一个班子里共事。钱引安是原陕西省委常委、秘书长,月初媒体报道他正在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这个班子很奇怪,除了他与我之外,成员都为女性,可以说是一个“娘子军”。大家在开会,会议的主题是批斗我。逐个班子成员分别对我进行批评,然后由我表态,他来总结。娘子一说,你开会时坐姿不好,偶尔还来半个“葛优躺”,是对领导的不尊重。我说,你看你现在不也就是这个样子么,凭什么批评我?她说,我是我,你是你,是我在批评你。娘子二说,你在会上发言总是一副骄傲自大的样子,总爱说“还是我来说一下”,好像这个地球离开你就不转了,十分让人讨厌,你让领导怎么能高兴起来?我无言以对。娘子三说,你参加别的会,而不参加领导主持的会,是轻视工作,小看领导,分不清轻重。我说,我参加别的会是接到的书面通知,是办公室安排参加的,难道是我个人的原因。她反驳说,你还认识不到问题的严重性,还在狡辩,你看这个会还能开下去吗?我怕案而起,说,你说呢?忽然就

分类:在人寰 | 评论:1 | 浏览:7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学诗门径

孙旭升《苦雨斋背后的故事》中,有一篇专说周作人与杭州花牌楼。这个地方,是周作人祖父周介孚因科场舞弊案而下狱的所在,周作人因为陪侍,在此亦呆过四、五年,那时他也就十三、四岁的样子。周作人对杭州感情较深,视作第二故乡,就是因为有这段生活经历,还有一个重要的缘由,也许是因为他的初恋亦在此时此地发生。

周介孚的狱中生活过得比较宽松,主要以读书解闷,书读完了,就带给孙儿们去读。在一本《唐宋诗醇》的书中,夹着一张纸条,是教诸孙学做古诗的,可以看出一些学诗门径。他这样写道:“初学先学白居易诗,取其明白易晓,味淡而永。再诵陆游诗,志高词壮,且多越事。再诵苏诗,笔力雄健,词足达意。再诵李白诗,思致清逸。如杜之艰深,韩之奇崛,不能学亦不必学也。示樟寿诸孙。”

到底是读书人出身,对于各家诗体特点显然有着准确的把握,梳理出学诗门径,亦是晓畅分明。重要的还在于,这是写与自家子弟的,殷殷真切之情溢于言表,至末者让人感

分类:陈香榭 | 评论:2 | 浏览:5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曲江池——读《西北考察日记》札记之二四

曲江池在唐长安城的东南角,面积上占有一个坊的区域,似乎还是更大了一些,这样,这个四方城的东南角就向外凸出了。唐王朝之所以在这片水域下了番功夫,据说是出于风水上的考虑。长安城自龙首原向南,从空中俯视有六条土岗,正如乾卦的六爻,曲江池所处的位置,在九六爻上,再从地势上看,整座城东南高而西北低,东南为地户,西北为天门,天门对应乾卦与皇权,理应高亢才吉祥昌隆,但实际地势却低伏无势,那怎么办?破解之法就是在东南方位凿池,于是,曲江池的存在就很是顺理成章了。

其实在秦代,这个池子就有了,这一片区域是秦之离宫别苑,秦二世死后就埋在这里。一九四一年一月二十二日,何正璜一行考察曲江池时在日记里追溯了它的历史,“本秦之宜春苑,汉之曲江池,隋之芙蓉池,以其曲折有似广陵之江故名,开元中疏凿成为胜境。”隋称“芙蓉池”,是隋文帝觉得“曲”字不吉利,厌恶“曲江”之名才改的,而且还在芙蓉池旁边建了离宫,称“芙蓉园”。所谓“其水曲折”,是指池水渠道曲曲折折,后来导入了东部的黄渠水,水量就增加

分类:长安行 | 评论:2 | 浏览:6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寒窑——读《西北考察日记》札记之二三

寒窑遗址的启示意义应该更具有民间情怀和立场。发生在这里的故事,定位在唐代,说是城内官宦人家的女儿王宝钏,在一次郊游途中偶遇流浪汉子薛平贵,有了恋情。这当然遭到家庭的反对,于是离家出走,在城外的寒窑中与薛平贵结合成家了。不久薛平贵应征入伍,王宝钏就在寒窑苦等,等了十八年,终于等到了薛平贵功成名就,等到了大团圆。故事想说的,大致是,王宝钏对于封建婚姻制度的反抗,以及对于爱情的忠贞不渝。

寒窑所处的位置,在曲江池东侧的武家坡,看唐长安城的布局图,是在东南角,但确实几乎是在城外了。何正璜一九四一年一月二十二日游览此地,在日记中记录了当时的景况。“池上鸿沟岸名武家坡,据云为王宝钏为薛平贵守贞十八年之处,我们因即进入寒窑中参观。乃一天然山洞,颇为深曲,现已改为庙宇,有僧人在此以茶待客,上供王宝钏贫困住于寒窑中之像,荆钗破裙楚楚可怜。主持者乃导以烛使我们上楼(本为一洞,是人工隔成上下),梯为青石,年久履繁,暗中滑失数次。至上稍亮,见石洞分歧多窟,内供不知名之佛像。正觅本窑

分类:长安行 | 评论:0 | 浏览:108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书事(二三一)

周五和老强到书院门转了一回,目的地是卧龙寺。穿过书院门正街过碑林,抵柏树林街就到了。在书院门一家门店看到一套《芥子园画传》,比较便宜,买了,提在手里比较重,走起路来很不方便,心里难免有些悔意。卧龙寺里游人不多,中午的太阳很好,门口碰见一位香客,主动搭讪说,今天好日子啊,观音菩萨生日。回来查了查,应是次日,是观音菩萨证得果位的日子。阿弥陀佛。

从卧龙寺里出来,回单位要过钟楼书店,就对老强说想上去看看。老强是一百个不愿意,但自己要上卫生间,便只好陪同了。买了几本书下楼,遭到老强一波嘲讽。老强说,你看书能干甚?有什么意思?!我说,是爱好,就和你喜欢嫖娼一样。老强说,看书有嫖娼舒服?我说,那要看怎么比,一个是感官上的舒服,一个是精神上的愉悦。老强说,要我看还是嫖娼舒服。我说,那你就像是原始人,没有超越精神上的进化。老强说,你是说我没有文化了?我觉得学得够多的了。我对小红说古人说过“停车做爱枫林晚”,小红大笑,说我懂得多,看古人多有远见,很早就知道“车震”。小红是老强

分类:陈香榭 | 评论:0 | 浏览:4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吴家坟——读《西北考察日记》札记之二二

翻开各地地方史誌,几乎每一个村子的村名都有些来历,或源于传说,或出于史实,传奇色彩都比较浓厚。吴家坟就是西安南郊的一个村子,它的东侧即是有名的唐天坛圜丘遗址。这个村名的由来,据说是因为村中有西汉学者吴谦的坟墓而得名,也许是出于讳忌,自明代以后,在官方文献中,都改作长延堡了。但吴家坟这名字虽成俗称,却俗得融进了血液里,在寻常百姓的生活中,似乎比长延堡更为多用。

没有查找到有关吴谦更多的史料,想来此地早期应该是一个家族的坟场,因而才有这样一个名字,而且至迟,在明以前就是这样称呼的。明时这里又被称作南十里铺,大致是说它距南门有十里之遥的意思,是西安府四郊铺驿之一。清初称吴家杏园铺,嘉庆年间改为今名,此后一直袭用。解放初期,陕西师范大学于此建校,而后外国语学院与西北政法学院等单位环列周边,此地于是日渐隆盛。有时觉得,吴家坟的俗称,是和院校师生密切相关的,于风俗人情,他们渲染和传递了较大的能量。

分类:长安行 | 评论:1 | 浏览:6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宋家花园——读《西北考察日记》札记之二一

何正璜一月二十二日在日记中对于宋家花园的记录是很简短的,云:“宋家花园为长安宋聚五氏之祖茔,后在其中植花种竹布置亭馆,遂成近郊之名胜,春郊宴游多憩于此。竹篱为门,中有一阁,额为‘城南草堂’,今亦荒芜。唯白桦翠竹各蔚为林,颇为幽静耳。”很显然,只是从门前经过,于户外观得大概。

宋家花园具体在今翠华路瓦胡同小学所处位置,与陕师大雁塔校区东沿隔路相望。在城改前,位于瓦胡同村北侧。花园初期为宋连奎私人别墅,解放前宋氏夫妇改造旁边的太白庙与菩萨庙,创建了私立新民小学,亦即瓦胡同小学前身,普及国民教育。解放后,花园私产及校产都捐与国家,成为国有。有关这个园子,陕师大的一位教工,夫人为瓦胡同小学教师,几十年里一直在此地生活,见证了园子的沧桑变化,专门写了一篇文字发表在当地晚报上。文章说,据瓦胡同村老者介绍,园子最早大约建于民国初年,开始规模较小,说是花园,而后逐渐扩大,扩建后面积达三十余亩,园内多楼台亭榭之属,树木花卉遍布其中。整座园子毁于文革,遗迹几无存留。一九七九年雁

分类:长安行 | 评论:0 | 浏览:5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木塔寺——读《西北考察日记》札记之二〇

一九四一年一月二十二日,何正璜一行三人乘坐骡车在晓色中出南门,先后考察了小雁塔、大雁塔、曲江池、寒窑、宋家花园、吴家坟、木塔寺等地,回来时已是“暮色迷人”,从西门进城,在一个小饭馆中晚餐后,就回西大街民教馆里歇息了。骡车当然是比较慢的,但在当时的西安城,却是“交通要具”,可以看出,当天的行程是安排得很为紧凑。

这一篇文字单说行程的最末一站木塔寺。何氏日记云,“半晌方抵木塔寺,建于隋。原隋文帝为献后所建禅定寺,宇文恺以京城之西有昆明池,地势卑下,奏建木浮屠以镇禳之,大业七年告成。武德元年,易名庄严寺,考得此处本为华林乡,木塔被毁于明季流寇,清康熙四十七年重修,但同治时又被毁于回乱,楼上之庙宇全毁无疑。遗殿在石阶上,僧人引我们上观,只见残垣败础,荒弃凄凉有如电影《夜半歌声》中之布景,想象昔日盛况,为之黯然。此寺建筑颇为特别,全体以青砖筑成,成一圆洞形,有如窑,不知何故。门窗中格花尚可取,砖刻二壁,亦为郊外所少见,按此乃兴废最多之一寺,乃亦佛家多称之劫者。”大致把

分类:长安行 | 评论:0 | 浏览:44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书事(二三〇)

汪曾祺的集子其实已经买得够多的了,但那天去了万邦,还是忍不住,买回一册《两栖杂述》。是一册汪氏文论集,有砖头般厚,中信出版集团二〇一七年六月出版,该社“汪曾祺文存”丛书中的一种。汪氏文论,买得过一册《晚翠文谈新编》,终究还是单薄了一些,而这册《两栖杂述》,应该就丰满得多,应收尽收了。文丛的策划人为梁由之,这些年策划了一些比较有份量的书籍,这一套亦较成功。

汪曾祺晚年走红,红得发紫,死去后过了若干年,作品行情仍然很火,这是一个值得研究的现象。他的作品写了人性,写了普通的人,写出了生活的美,又充满了赤子的情怀,率真而又雅致,当然赢得了太多的读者的心。不过,这种才子本性的文字,估计也不好学,因为它就像李白的诗歌,是以才情取胜的,倘若喜欢,有事没事翻一翻陶冶一下性情,应该不错。据说汪氏在世时,有人学他,酷似,拿与他看,他说,好,比我写得好,但署着你的名字,估计不会有编辑给你发表。不知真假。前些天在微信上转发了他的一篇散文,一位朋友就打趣说,遮去汪曾祺的名字,让人看,

分类:陈香榭 | 评论:3 | 浏览:1403 | 收藏 | 查看全文>>

牛头禅寺——读《西北考察日记》札记之一九

牛头禅寺在长安城南樊川路上,出城大约半个小时就能抵达。何正璜《西北考察日记》一九四一年二月五日有记,“上皇子坡,有牛头寺,为唐贞元十一年所建。宋太平兴国中曾改为福昌寺,明隆庆五年重修。现驻军于内。”关于该寺创建时间,又有一说为唐贞观六年。何氏所说“皇子坡”,大致有误,应为“勋荫坡”,皇子坡则在稍北一点。樊川为汉时刘邦封与武将樊哙的食邑,隋唐时期,此地僧侣云集,有所谓的“樊川八大寺”星布其间,牛头寺即其中之一。在明代,此寺曾为秦王朱樉的藩邸香火院,得到过修葺与保护,明以后,就衰落得不成样子了,一段时间,寺内连僧人也没有。

明嘉靖五年,人们为了纪念曾经长期在樊川生活过的唐代诗人杜甫,在寺内修建了杜工部祠,后又移于东院,各代都有修复,现在仍然存在。一九五〇年杨虎城迁葬于此,毗邻牛头寺与杜工部祠而成杨虎城将军陵园,形成了三者毗连的景观。要说,也是牛头禅寺逐渐衰落的结果。

“所谓牛头寺已改成营房,昔

分类:长安行 | 评论:2 | 浏览:7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有福之人

青青女士国庆期间去扬州游玩,微信上发出了几张在朱自清故居参观时的图片,因为熟稔,于是打趣地评论道:老汉很威猛,一口气生了八个娃。她极速回复道:两任夫人,一共十个娃。看来印象中确实是记错了,竟然少了两个。于是就又追加了一句评论:有福之人。青青女士还了一个捂脸的表情。

稍微读过几天书的人,对于朱自清先生,大多是不会陌生的,中学语文课本中选有他的文章,篇目较多,《荷塘月色》、《背影》、《绿》等,大都可以背诵得出来。那些真情流露、纯正朴实的文字,影响了一代又一代的读者。只是可惜,朱先生实在是太过于短命了,在他五十岁的年份,因为胃病,死去了,真是让人感到惋惜。

不过,想想在那个年代,朱先生生有十个孩子,总是挺厉害的吧,特别是要以现在的眼光去看。当然,那个年代出生的人,似乎兄弟姐妹都多,单传倒是一件很为稀罕的事。政策上没有限制,家族里鼓励多生,于是氛围很好,能生就生了。论辈分,朱先生可以是祖父一辈的人

分类:在人寰 | 评论:2 | 浏览:77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书事(二二九)

这几天又从家里取出何正璜著《西北考察日记》到单位,把一些内容重新看了一下,觉得还应该把札记继续写下去,因为里边涉及到的人名、地名、事件很多,都有文章可作。以前关注的,是一些较为生僻的内容,想尽量地再充实一些资料,或者把一些长时以来纠缠不清的问题探究一下,让它尽可能地回归历史,这样显然就有局限了,视野可以更开阔一些,所谓札记,能有所感,都可以记下来。

经常去书院门,街上的关中书院旧址还从来没有去过,有几次想进去,都被门卫拦住了,因为败兴,所以也没有刻意要进去过。里边是文理学院的一个分校,想来规模也不会大,历史遗存也不会多,看也行,不看也行。这一次是在门口,忽然遇见一位老同学,说原来的单位就在里边,人较熟,可以领进去参观一下。有几株参天的古树在院落中,亦有冯从吾塑像,通道两边是古建,但不是“古”得太厉害,大致是以仿“古”建筑为多,倒是真的没有多少看头。沿着东侧的道路往出走,房屋的墙基下顺墙有一缕低矮栅栏圈起来的绿植,花花草草,同学说,单位在的时候,同事是在这里种

分类:陈香榭 | 评论:2 | 浏览:5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再记马治权先生

中秋节回了鄠邑一趟,顺便到小妹家里小歇。是原来的旧房子,由去年开始重新装修,似乎现在才拾掇停当。门前有一个大院子,可以栽花种草,很为可人。在客厅看到了新上墙的马治权先生的书法作品,去年作为贺礼送去的,效果不错,于是用手机拍了几张照片,作为留念。记得十年前写过一篇《记马治权先生》的文字,现在想来却似乎单薄了,多年的交往,经事渐多,人物形象亦更为鲜活,因而就觉得可以再写一篇文字,以记交游。

在小妹家的这幅作品,想来想去,已不记得是在怎样的境地中向他索要的,因为这些年,经常去他的工作室,不是拿了作品,就是提了别人送与他的土特产回家,多得已记不清数。是一幅四尺整张,内容写了“君子不器”四字,用他的特有的好大王体,字下则有长长的行草题跋,“语出《论语·为政》,又《易传》有云:‘形而上者为之道,形而下者为之器。’君子不器,实人生修为之至高境界也。然此至高境,却与人之性格有关也,属强者之选择,人云亦云、随波逐流者难以企及。”

分类:群贤庄 | 评论:0 | 浏览:197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书事(二二八)

网购陆灏新著《不愧三餐》,中信出版社二〇一八年六月出版。这是作者的又一册读书札记,书名取自陈老莲的诗句:“略翻书数则,便不愧三餐。”文风一如既往,从书缝中寻找有趣的掌故,擘肌析理,寻幽探微,自成一格。他的几本书,都有收藏,《东写西读》、《看图识字》、《听水读钞》,还有一册与扬之水合写的《梵澄先生》。是真的读书隐君子,不只沉潜着读书,对出书似乎亦兴趣不大,这在读书人的群体中,并不多见,正是应了一句话,俺读书只是读书,不关其他。俞晓群作序。京东的速度还是蛮快的,一半天就可以从北京过来,好像与刘强东事件没有任何关系一般。

午间至解放路图书大厦,时间宽裕,慢条斯理地翻检回几本书。傅抱石撰辑《中国绘画理论》,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二〇一七年六月出版。徐建融在绪论中绍介说,此书为傅氏早年在日本编撰所成,一九三五年归国后由商务印书馆出版,次年再版,此后即绝版。如此书一般际遇的,还有谢稚柳的《水墨画》、钱松喦的《砚边点滴》、贺天健的《学画山水过程自述》,他都推荐出版。胡佩衡著《

分类:陈香榭 | 评论:1 | 浏览:14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66页/989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