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6
  • 总访问量:1528521
  • 开博时间:2007-12-22
  • 博客排名:第966位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应话看灯牌

2018-08-19

型忘竟

2018-08-19

错藏四人组

2018-08-19

一抹夏忧依

2018-08-19

显程其

2018-08-19

倬莂霖侗ih

2018-08-19

授历落课

2018-08-19

绝舞遗av

2018-08-19

京料敢仅队

2018-08-19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书事(二二六)

这些天早晨起来总是觉得睡不够,不想起身。这天嘴里念叨说,真是想再睡一会儿。青女士却在一旁懒懒地说了句,起来,死后自会长眠。让人不由得一笑。是的,前些天说到萧红的时候,就说她真是一位奇女子,且不说她写下了多少作品,就一句“生前何必久睡,死后自会长眠”,也会卓然不朽的。实在可惜,她才活了三十来岁,就沉睡过去了,但这句励志的话,却留在了人间。有时也为自己难过,都一把年纪了,连睡个自然醒的权利也没有,真是做人太过于失败了。

新的书房收拾好以后,到现在大致快要半年时间了,仔细想一想,却并没有在里边读多少书,几乎是没有读过完整的一本书,很为惭愧。白天上班,晚上回家,临帖,写上几张字,就该休息了,周六周日外出几率较大,没有时间待在书房,想来,书房的使用率也是蛮低的,但没有,又似乎心里会有些缺憾。再说,刷微信,也会占去较多的时间和精力,虽然现在已不如以前那么上瘾,但消耗时间和精力,总是让人感到不值得。慢慢地,也许应该再加强一些自己的自控力,尽量不要让无意义的事情销蚀自己太多

分类:陈香榭 | 评论:1 | 浏览:26 | 收藏 | 查看全文>>

聪慧的贤惠——《世说新语》品读之74

桓冲是桓温的弟弟,也是一位很有本事的人,但历史对他却是很不公平的,阴差阳错,让他的前半生,活在桓温的阴影里,后半生,活在谢安的光环下,一世英名就这样被埋没了。翻开史书,有关他的内容并不多,但却很为精彩,亦难免让人替他惋惜,觉得总还是历史辜负了他,让他成为一位被低估的人。《世说新语》中有关他的条目不到十条,其中还有一半条似乎与他没有多大关系,亦足以作为前述论点的明证了。

这篇文章不想说他,而说说他的夫人。故事在“贤媛门”,说他不喜欢穿新衣服,有回洗浴后,夫人特意送了新衣服给他穿。他大怒,差人拿走了。这位夫人似乎并不介意,再次送了过来,并传话给他说:“衣不经新,何由而故?”你不穿新衣服,怎么能成为旧的呢?桓冲大笑,穿上了新衣服。

这都为家庭琐事的描写,但人物的性格、形象却跃然纸上,这亦为《世说新语》的鲜明特点所在。桓冲的这位夫人,显然是很了解夫君脾性的,她不只是有着生活的情趣,而且贤惠,并不因

分类:新雨堂 | 评论:1 | 浏览:109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书事(二二五)

记不起来,前段时间去万邦书店买得一册杨红林著《慈禧回銮》,不知在书事中记录过没有。书事系列好些天写一回,流水账,难免会漏记一些内容。此书三联书店出版,主要围绕六十张照片,又补充些图片资料,结合官方史书、媒体报道以及当事人回忆录,反映慈禧辛丑年自西京城返回北京的行程情况。当然最出彩的就是这六十张照片,为国内所仅见,是当年打前站的官员安排照相馆拍摄的,很为珍贵。

前一年八国联军攻打北京城,慈禧携光绪帝仓皇西逃,抵达西京,次年《辛丑条约》签订后,终于可以回京了,倒像是打了胜仗,一路上自是豪奢铺张,游山玩水,很有些喜剧色彩,但一个王朝衰落的背影亦越来越是真切。时光过去一百多年,每天在慈禧当年处理政务的处所上班,常常会让人产生无限的遐想,一种历史的闲愁时不时就会侵上心头,觉得时空的转换,真是视万物为刍狗了。很想了解一些慈禧当年在西京城时的情况,虽然平时可以听到一些传说,但文献资料却极为有限,看到这本书,就想满足一些好奇心,不过多少还是有些失望,因为书的开始部分,相关于

分类:陈香榭 | 评论:0 | 浏览:11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永福寺路街纪事·囊包三

有一段时间,永福寺路街口的市总工会家属院110出警频次特别高,都是缘于一个自称“囊包三”的人。事由要么是邻里纠纷,要么是酗酒闹事。

市总工会家属院是一个老旧社区,房屋建筑多为前苏联援建时期所建,那种斜坡式屋顶是最为明显的风格特点。原来能住在这种房屋中的人,都是些有头有脸的,几十年过去,真是河东河西,有了分野,还在这个小区居住的,就是经济状况比较差的群体了。囊包三住在这个社区,是父亲的房子。父亲原来在厂里当过多年的办公室主任,从任上退休。囊包三有个弟弟,早年下海,在环城路上开了一家黑灯舞厅,几年下来,暴富,有一年开了豪车全家出门旅游,在云南出了车祸,死了。此后没有多长时间,父亲也死了。囊包三亦是从此性格大变,和外界几乎没有什么交流,整天就只是与母亲待在家里,酗酒,然后出门在社区发飙。好好一个人,他为什么称自己为“囊包三”呢?是有一回,喝多了,到社区闹事,指着一

分类:在野编 | 评论:0 | 浏览:140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书事(二二四)

进入小暑以后,气温持续攀高,接连几天,气象部门都发布高温橙色预警,说城区温度会达到四十度以上。整天在冷气房里坐着,其实也不舒服,中午就刻意走出户外,到解放路淘书公社转了一回。太阳太毒,气温太高,没有敢双程徒步,回来时就乘坐公交车了。冬天冷,夏天热,北方就这么四季分明,倒也好。

每次去书店,总是会买一两册书回来,当然空手而归的情况也有。汗流浃背,进得书店还用餐巾纸一直在擦汗,大致有十来分钟才平息下来,书店内的冷气亦比较给力。选得一册刘绍铭著《风月无边》,龙门书局二〇一三年一月出版。这个出版社不太了解,以前好像没有买过他们的书籍。是塑封,又没有样书可翻,但还是懒得拆开,随便拿了一册草草了事。作者是比较熟悉的,以前买过几本他的书。香港的几位,金庸、董桥、林行止、刘绍铭等,文字格调就是那么个样子,读得多了,亦觉得烦。又一册书是邹士方著《大师的印象·美学家卷》,漓江出版社二〇一二年六月出版。回来后躺在沙发上翻了翻,大半的内容是写朱光潜的,其次以宗白华为多

分类:陈香榭 | 评论:2 | 浏览:110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还是才多

袁子才《随园诗话》卷二有云:“少陵云:‘多师是我师。’非止可师之人而师之也,村童牧竖,一言一笑,皆吾之师,善取之皆成佳句。随园担粪者,十月中,在梅树下喜报云:‘有一身花矣!’余因有句云:‘月映竹成千个字,霜高梅孕一身花。’余二月出门,有野僧送行,曰:‘可惜园中梅花盛开,公带不去!’余因有句云:‘只怜香雪梅千树,不得随身带上船。’”

袁枚诗话中这个条目的内容,被许多的艺术家争相引用,成为“多师是我师”的典型性语言。当然,杜少陵的这句“多师是我师”,大致不是原话,原话应是他的《戏为六绝句》诗中的诗句“转益多师是汝师”,显然是经过了后人的“改编”。其实,杜甫的原诗句,后来人们约定俗成,有一个惯常使用的成语是“转益多师”,意思是要不拘泥于一时、一地、一家,尽可能多地以人或自然物为老师,与“多师是我师”语意是相同的。

“别裁伪体亲风雅,转益多师是汝师”,总须要有一定的鉴别力,能够区分出真伪,明白自己

分类:陈香榭 | 评论:0 | 浏览:6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永福寺路街纪事·唐梅

我在一个叫永福寺路的小巷里曾经生活过十七年。单位临街,但这条街却并不是永福寺路,而是和永福寺路正好形成“丁”字状的一条无名的街巷。有好些年,我住在办公楼的顶层,顶层是职工宿舍、仓库,还有计生用品展室。窗外,街上的一切可以一览无余。离开之后,好长时间不去永福寺路,偶然去过一次,本应有好多的人和事可以想起来,然而没有,我却只是想到了唐梅。

唐梅长得很好看,眼睛大大的,可以说话。身材很好,高挑,喜欢穿高跟鞋。肤色白,头发总是染成栗黄色,还要微卷。她的家就在永福寺路上,父母是下岗职工,家里经济状况不好。她不喜欢上学,高中没毕业就在社会上游荡了。我认识她的那会儿,她和韩军谈朋友。我和韩军的父亲很熟,他们家就在单位斜对面的院子里。

夏天的夜里,丁字街口的书摊旁天天有人在下象棋,围观的人也较多。我那时单身,没有事也喜欢围观,常常会待到很晚才离开,就经常看见唐梅与韩军一起自外边回来,从书摊旁边经过。他们大

分类:在野编 | 评论:0 | 浏览:64 | 收藏 | 查看全文>>

自己所能做的

亦是好些天不写文字,心里倒是没有太多的歉疚感,终究并不以卖文为生,只是偶尔的,心头的荒漠的情绪会浮泛一下,像是水中的腐朽的棍子,沉一沉便偶然泛了上来,顿感人生的无趣与落寞,却还不得不坚守着,一天一天地度过。是什么人与事都不想理会的,没有生的荣耀与死的忏悔,于人间世,实在没有什么好说的。

午间取来知堂的《秉烛谈》来读,看他在枯燥的旧书堆里钻来钻去,亦能感觉到人生的乏味。读书与写文字,究竟有什么好,但于他来说,倘不读书与写文字,又能去做些什么?日子总须是要打发的,各人打发的方式又各不同,此中并不应有多少偏见,觉得哪个有益,哪个有害,大概都是销蚀生命的姿势罢。有此心境,似乎就理解了知堂一些,顺便回想起自己抄写史书的旧事来,意义无非是,排解寂寞的日子罢。

有时想,释家所说的不立文字,是好,可以省俭了许多人生的琐碎的枝节,但又不觉得到底有怎么的好。日子本来是空虚的,正需要各种各样的枝节去填充,或哭或

分类:陈香榭 | 评论:3 | 浏览:8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在酒楼上

几位相识的朋友在一家名叫亭院小厨的酒楼上喝酒。酒楼临街,街道是唐时长安城里最宽的道路。酒楼只能乘坐街口的电梯上来,电梯旁放着一把椅子,时常坐着的,是一位中年的妇人,穿着酒楼的制服,在招呼来客。包间很少,最里边的挨着厨房,亦最小,晚间是属于他们的。包间的门可以关得严,但外边总是很吵。

先是寒暄,喝酒,喝得有些量了,话题自然归向了文学。有两位应和着,指摘着一位正在修改中的小说,细节的处理问题。作者似乎并无什么辩解,只是平静地看着别人在说。这三位都是写小说的,水深水浅自然亦是心里分明。另一位不曾写过小说,然而却可以对于小说作些品评。还有一位,职业是摄影,对于文学有兴趣,但似乎兴趣不大,总是沉默的时候多,欣赏他人的耐性很好。

混乱的谈话中,不知谁冒出了一句:

“鲁迅的《在酒楼上》写得并不好。”

分类:在人寰 | 评论:2 | 浏览:75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书事(二二三)

前几天在书柜中翻得一册《颜氏家庙碑》的字帖,为九〇年所购,距今几近卅年,才三点五元人民币。书脊的装订线已经断开了一些,但还不至于书页凌乱。内中有自己用红色签字笔批注的一些有关点画或字体结构的看法,几乎是全本批阅过了,现在看看,很好玩,很有意思。书的扉页有自己的签名及盖章,还写了一句话,“不要急,一笔一划慢慢来”。是很慢,慢得三十年亦未曾通临一过,就仅仅局限于随便翻翻。近来临过几通《麻姑仙坛记》后,不知何种缘由,颇喜此贴,喜欢它表现出来的骨苍神腴的气息。

在美院旁边的书店购得一册王伯敏著《中国画的构图》,二〇一二年四月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这些年金石书画方面的图书购置得不少,慢慢地读了一些,觉得还是能够引起兴趣的,于身心健康亦颇有裨益。其实,真正培养自己这方面知识的,还是九十年代初期在中国书画函大西安分校上学的那两年,较为系统地锻炼了自己。天分不足,下苦不够,态度上没有认真地对待学习这件事,以致于没有什么成绩,这都为客观情况。要说,艺之一途,无论有多么好的天

分类:陈香榭 | 评论:3 | 浏览:115 | 收藏 | 查看全文>>

看客

甘肃庆阳的高中女生,因为遭受班主任先生的未遂强奸,多方告状无果,终于抑郁,而后跳楼。就在跳楼的时刻,楼下看客的表现,却被真切地记录了下来,“女孩站在酒店窗户外的窗台上,正欲跳楼,消防车在楼下欲施救。当时现场有数百名群众驻足观望,并不时发出鼓掌和欢呼声,还发各种评论朋友圈爆料。傍晚十九时许,女孩最终跳了下去,当场身亡。(平凉在线)”这应该是确切的官方的报道。

看看微信中围观现场的照片,是让人真的不能怀疑官方报道的真实性的。其实,要看人间的丑恶,看看部分评论的截图,就已足够。“尼玛,为了等你跳下来,我在楼顶晒了一个小时太阳了。”“在那里犹豫什么?丢不丢人?快跳啊!”“快跳么,看完你跳楼,我还要去接娃娃了。”“那就对了,要不都对不起这么多人围观。”实在是百鬼狰狞,丑态百出,人间的罪恶在片言只语中暴露得淋漓尽致。

这是典型的中国式的看客文化了,本来可以就事论事作些义愤填膺的评论,但却不能够,除却觉

分类:在人寰 | 评论:4 | 浏览:10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文学是没有什么的

官兄:

又是好久不曾写信了,除了上次微信中说了几句,就再也没有很深入的交流了。弟一切都好,办公室中的一盆彩叶草,重新又长了起来,也是很好。这些天都在看世界杯,见面话题总以世界杯为多,不过总不能打起兴趣来。记得年轻的时候,半夜里睡地铺,喝着啤酒,几个人围坐着看世界杯的事,亦曾有过,现在想来,并不觉得美好。

几天前见一哥们,大致周围生活环境并不好,大吐苦水,他的负面的情绪影响了我好几天。昨晚理发回来,路过一工地,说是什么城市海绵工程的建设,工人们临时宿营的铁皮房门大开着,无意中就向里瞥了一眼,两排架子床正好塞满了房间,床上被褥凌乱,中间的过道亦不会超过一米,地上的风扇发出嗡嗡的鸣叫声,门口就弥漫出腐朽、恶臭的气味,让人窒息。室内没有一个人,可能都去夜市上溜达去了。回来后给这哥们电话,描述所见情势,以宽解他的心情,似乎没有什么效果。他仍然是心理暗淡的。

要说,无论在什么环境里,只

分类:两地书 | 评论:0 | 浏览:12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忆邱老

新近迁居,书房简单地布置了书柜桌椅而后,旧屋原有的用具仍然尘封,便连书亦不曾搬来一册。总觉得空,于是在一个雨天里,就将旧屋书房中邱星老先生写的横披取来,本意是可以放置于书柜之上的,但距天花板间隔太小,只好安置在临窗一面的墙根下,就在书桌一侧,似乎亦并不难看。清晨看朋友圈,费先生发了篇《忆邱老》的文章,钩沉旧事,迁于读者,难免让人触景伤情,亦生缅怀之痛。

吾生也晚,认识邱老的时候,他已是到了晚岁。到他的新居寰外半庐亦仅去过两次,且都是翟荣强先生安排的。先是,是夏日的一个午后,翟先生已去过电话,让过去取几幅邱老为别人写好的联对。进得屋门,保姆接过手中的水果,向屋内说道,爷爷,有人来。我顺着声音看去,房门开着,邱老仰面平躺在床上,两手抻着一张报纸在看,室内打着冷气。他起身,和我一起到了书房。书房不大,书也不多,墙上挂着他的画像,还没有装裱,大红大红的坎肩看得人喜气洋洋。他从书案上取了写好的作品,展开,对我说,我眼睛不好,你看看纸对不对。我翻着看了看,觉得没有什么差

分类:群贤庄 | 评论:1 | 浏览:103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书事(二二二)

总觉得时间不够用。有很多的书没有时间读,三万多字的十九大报告按照规定动作才抄写了一遍,才通读了五、六遍,没有很好地完成阅读任务。现在精力亦跟不上,对于外界的反应是迟钝的,麻木的,常常是刚说过的话,刚做完的事,就记不起来了。人生有限,每有时事倥偬之感,倘能沉迷于自己以为快乐的事情之中,亦是人生的大喜悦。好多事情,是没有什么价值和意义能够衡量的,经常刻意地用别人制作好的尺子在自己身上比划,就是傻逼一个,张季鹰所谓“人生贵得适意耳”才是生活的要著,年纪越大,恐怕体会越深。

上周在书店找颜真卿的《自书告身帖》,本来是比较常见的本子,但要找到适合自己心意的,却还是比较困难。后来买了一册,回家后才觉得太过于宽大,临写与欣赏都不方便。又买得一册《大唐王居士砖塔铭》,西泠印社二〇〇九年四月印刷,底本为无锡张濯尘藏本,帖前帖后均有藏者题辞,绍介因缘与识鉴。深蓝布面硬封,影印超俗,小开本,拿在手中欣赏是再舒服不过了。这些早期出版的书,放在当时,价格是非常高的,但以近年的书价比较

分类:陈香榭 | 评论:0 | 浏览:5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松柏之志——《世说新语》品读之73

     倘若不是和曹操父子之间发生过故事,宗世林也许真就被时间与历史埋没了,不管他在当时是多么有名气,多么正人君子。《后汉书》、《三国志》里都没有他的传记,幸好我们在《世说新语》中找到了一条有关他的记录,也仅仅只有一条。

     故事在“方正门”。说宗世林非常鄙视曹操的为人处世,便不和他交往。等曹操做了司空,总揽朝政后,就又问他:“现在可以交往不?”宗世林回答说:“松柏之志犹存。”因为总是和人家过不去,所以职位低下,和他的德望是不匹配的。不过,曹丕与曹植兄弟每次登门拜访,都是以弟子礼拜于坐榻之下。他受到的尊重和礼遇就是如此。故事就这么简短,但很完整。而且,成语“松柏之志”就来源于这则故事,是宗世林的原话,意思是指坚贞不屈的志节。

     刘孝标在注中则引用晋人张辅《楚国先贤传》里有关宗世林的文字,搜罗事实以增补原文,使故事更为鲜活了。大致说宗承是南阳人,世林是他的字,父亲宗资就享有美誉。宗承年少时便和他人不同,修德雅正,朝廷征用他也不理会,因为德望好,平

分类:新雨堂 | 评论:2 | 浏览:12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65页/968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