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4
  • 总访问量:1553645
  • 开博时间:2007-12-22
  • 博客排名:第846位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小奋青滤pe

2019-10-17

wanih

2019-10-14

池头洗砚

2019-10-12

里予君

2019-10-11

孟散人命

2019-10-09

qqwweeasd

2019-10-01

祁白水

2019-09-27

清清淡淡ABC

2019-09-26

旧时燕2010

2019-09-26

风动芦苇

2019-09-25

薛依云

2019-09-23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火药局巷

几年前的一个午后,机关里的一位老同志从家里来电话,说他的腰椎病犯了,不能上班,家里来了大夫,让过去两三位年青人,帮着大夫一起为他做理疗。我们三四个人过去后,才明白了怎么一种治疗法,其实就是牵引。他平躺在床上,我们几个人拉住患者双足,大夫拉着双肩向外牵拉。就这样折腾了多半个下午,也是快到晚饭时间了,主人热情,在附近的一家饭店招呼大家吃饭,酒自然是要喝的,吃完饭天是彻底黑了下来。走出饭店门口,正对了却是一个路牌,上书“火药局巷”四字,这条名字特别的街巷就是在这种情况下被我深深地记住了。也是在这天下午,大家共同说过一件事情,现在想起来,是自己太过于迂腐了,没有机遇意识,要不然,人生走向也许会是另外一个样子。

那晚看到的,是火药局巷东口的路牌。东接含光门内西甜水井街,西至无极公园,长约三百米左右,就是火药局巷。要说,也是在南城墙根下了,与南顺城巷仅仅相隔了两排房子,二三十米的距离,平行着。东边顶头北向,是双仁府街,西边顶头北向,是迎春巷。西边与南顺城巷是贯通的,东边

分类:长安行 | 评论:0 | 浏览:47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书事(二五四)

往古旧书店,购书两册。一为《叶嘉莹说汉魏六朝诗》,中华书局二〇一九年三月第二次印刷。手头一直拿着的是人民文学出版社的《汉魏六朝诗选》余冠英选注本。看书前购买此书的时间,是在九八年十月,距今已有二十一年了。这本书一直在办公室的案头放着,午休时可以随手翻翻。很喜欢这个时期诗歌的朴实无华的味道,尤其是古诗十九首,翻来翻去地看,不觉得泼烦。现在手头还有一册年初购买的《叶嘉莹说杜甫诗》,和此书是一个系列,不过此平装彼精装罢了。

另一册为《敦煌书法冷僻字释读》。这本书前不久在美院门口的书店中购得,当时很喜欢书后附着的《大般若涅槃经卷第三十一》影印卷,像是在书事中记录过,一位书友看见后说亦是很喜欢,详细询问过书店的地址。当时似乎答应过再去看看,有的话可代为购买。后来去过一次,没有买上。想来她应该亦是去过了,亦定是没有买上的,否则不会没有消息的。在古旧书店看到这本书,自然会想起这档事,于是购回,倘有机缘可以送与她。这本书也是很冷僻的,一般的读者大致也不会有太大的兴趣,据说她

分类:陈香榭 | 评论:0 | 浏览:5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冰窖巷

街北口正对了五星街天主教堂,是一条窄窄的马路,路两边是高高的砖砌围墙,围墙内是家属院。西边的围墙,有一段墙顶上长满了爬山虎,墙看起来似乎亦有些向外倾斜,是要倒掉的样子。站在街南头向北看,天主教堂的大门是能清楚看到的,门额上方的堂名亦清晰可辨。原以为冰窖巷就是这么一条街,其实不然。街南头向东通向南四府街,向西通向甜水井大街,有条东西向的街巷,也是叫冰窖巷了。冰窖巷是一条“T”字型的街巷。

这个街巷的得名应是在明清时期,因为再向前推,在唐代,这地方是皇城内鸿胪寺的所在,是朝廷接待外宾,或者是执掌朝祭礼仪等职能的衙门办公的地方,唐以后的长安城基本上是衰败的,只有到了明朱樉时期,整修西安城,才恢复了比较大的架势。皇族们长夏消暑,需要冰块降温,于是就有了冰窖,这个巷子也因此得名。

冰窖放置在这个地方

分类:长安行 | 评论:1 | 浏览:119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书事(二五三)

大乐主持的万邦旧书店新近开张,在朋友圈中看到消息,本来想着早早地过去瞅瞅,无奈倦意阑珊,一拖再拖,像是忘掉了这桩事一般。不过还是很快就造访过一回。地方倒很熟悉,就在大兴善寺旁关中大书房的入门处。这地方原是一家花店在经营,生意不好,便退却了。花店就只是一位小姑娘看守,所谓替老板打工,花店歇业,也只好辞职而去。有一次在万邦喝茶,与她有过一回较多的言语交流,感觉生意就很不好做。

关中大书房在小寨西路时,有一个规模较大的折扣区,在楼上,大多数是在经营新书,但似乎也不排斥旧书,一般的读者,还是愿意把它作为旧书店来看的,说是店中店应不为过,因为它有一个招牌写着“万邦古旧书房”就在一边放着,题写者是考古学家石兴邦老先生。这个招牌,现在被放在了大乐店面里,似乎是有些延续的意思。但还是有区别的。原来的旧书店,是由万邦自营的,现在则是由大乐租赁经营的;原来的书绝大多数为库存的新书,现在则是由大乐出售自己淘得的旧书,很纯粹的旧书。

分类:陈香榭 | 评论:1 | 浏览:109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书事(二五二)

在美院门口书店购得《十钟山房印举考释》一册,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二〇一八年八月出版,是为该社万印楼丛书之一种。《十钟山房印举》是清代金石学家陈介祺的一部重要的印学研究著作,为古玺印谱录,开各家藏古鉨印成谱之先河,深得印学界所倚重。他的后人陈继揆从这部书中,选择了部分古鉥及官印,进行了考证,于是就有了《十钟山房印举考释》这本书。此书又由陈氏后人陈进整理,得以出版。竖排彩印,条目疏阔,足以极视觉的美感享受。还购得一册皇象的《急就章》字帖,有楷书并列附侧。

收书数册。天津问津书院《问津疏影》三册。此书是文史学者王振良先生为纪念问津书院重建五周年而策划出版的一套“汛海文丛”丛书,类编为小说、散文、诗歌三种。今年全国书市在西安开展时,特意到天津古籍出版社的展位滞留了好长时间,因为问津书院的书绝大部分都是由它出版的,而自己这几年也是受赠多多,感情上总是要亲近许多。书吃兄赠《陕西老同志回忆录》及《陕西文史资料(第三十七辑)》,先是转万邦书店大乐先生处,后又由摄影师吉木兄转来

分类:陈香榭 | 评论:2 | 浏览:13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听樊教授讲座(拟《枕草子》)

听樊教授讲农业文明史,是很有意思的事情。红色的T恤搭配蓝色的牛仔裤,个子修长,人却不胖,显得格外挺拔。黑框眼镜,很有知识范儿。稀疏而灰白的头发懒散地护着头皮,吃力地却怎么也护不住,那正是人到老年的无奈。其实樊教授还并不老,神态仍然康健而从容。话筒里传出来的声音是平静而淡定的,普通话也不标准,是陕西方言版的普通话,但不觉得难以接受。在中央电视台里做节目,撒贝宁以标准的普通话和他对话,他的方言版的普通话却正能为他的幽默与风趣添加些力量。讲座前播放了央视节目中一部分内容,他也站在观众席上看着,会露出些满意的笑容,突然也会对着屏幕上一闪而过的听众影像说,这是我的女儿。女儿面部确是和他挺像。谈到女儿时,显然,他的神情是愉悦而稍有兴奋的。他的讲座并不刻板,不时会穿插一些逸闻趣事做些小小的调侃,但仍然是紧扣话题的,你笑出声来他却并不笑,这才是较真的幽默。听众的状态还好,只是那坐在台阶上的一个,手里拿着书却似乎是睡着了的样子。讲座在书店里进行

分类:在人寰 | 评论:1 | 浏览:12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在大院(拟《枕草子》)

去大院开会,保安会多看你两眼。原来在大院工作的时候,出入大门,保安是不这样看的。保安也会换人,对于陌生人,保安自然会多看两眼。还会问你道:找谁?哪个部门的?登记。可以看着他说,出去培训了几天,不认识了?径直往里走,回头看他,他也许正在怀疑地看着你。楼还是那个楼,色调还是那个色调,好久不进大院,感觉有些地方比原来的样子,是褪色了的,但也素雅得好看。

能看见许多年轻的面孔。每年都会有一些新毕业的大学生来到这个院子工作。清华、北大、武大、西安交大、西北农林科大、兰大,还有一些二一一、九八五,有本科的,有研究生的,早些年心目中很厉害的学校,它们的毕业生这些年陆续走进这个大院工作了。家里条件好一点的学生,穿着打扮是能看出来的,和我们当年一样。不过,大家在一起,相同的是,脸上都有着青春期的稚气与勇气。人在年轻时候真的是好,即使有缺点,也是那么容易让人释然一笑。和新进的学生们座谈交流,是一件很好的事,看着他们,总会不自觉地想起自己刚参加工作的模样。窗外的槐树,此时正是叶子

分类:在人寰 | 评论:2 | 浏览:10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扫兴的事(拟《枕草子》)

扫兴的事是,和女人商量好了要出门的,拎了包走到门口,却听女人说要不要再换一下衣服看看。只好坐在门口的餐桌边等,看她换衣服,看她照镜子,看她思量着要不要再加一点防晒霜。感觉像是鼓鼓的气囊被放走了一点气,出门的脚步亦显得没有想象的轻快了,门口的树上,鸟叫声亦觉得烦人。

雨天里打着伞,慢悠悠地在步道上行走,看着穿着裙子的女士的腿,猜想着被雨伞遮挡的面部,那是很好的事情。忽然身旁有快速的电摩掠过,路边的积水被车轮溅开,飞溅的脏水打湿了裤子,想发怒电摩却跑得远了,远远地只能望见一个影子消逝在雨伞丛中,那才是最让人觉得扫兴的事。

单位里聚餐,粉带、凉皮一类的菜盘正好来到眼前,刚伸下筷子,没有离开菜盘,这时忽然有年老的女士动手转起了桌盘,要么筷子空空地什么都没捡到,要么粉带、凉皮生硬地拉扯到餐桌上,很是不雅的样子,抬眼看看那只手,却已离开了转盘,再看看她的眼神,似乎无奈中略露一丝得意。不小心撞倒了茶杯,

分类:在人寰 | 评论:1 | 浏览:123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书事(二五一)

老高相约着周末去秦岭北麓王顺山景区游玩。许是在八年前,单位曾经组织过一次王顺山的一日游,当时情景,历历在目。那时,可能也有些心情上的不愉快,但还是被友谊与工作上的畅快冲淡了。人在年轻的时候真好,天天都会觉得眼前的路很长,很宽,辗转腾挪的舞台很大,因而可以自觉地消化很多的不愉快。回首往事,很为恓惶,很为人生的无奈与衰落叹息,觉得人生总体上来说,都是悲剧性的。

似乎是最近几年的改变,蓝田的景区大多都免去门票了,因而游人较多。景区与先前有了很大的变化,上山的台阶变成了整齐划一的石阶,石阶两侧的植被亦人为地进行了改造,整体环境是大大提升了。大约到观景台,爬不动了,就选择另一条土路下山,相对较原生态一些,但感觉很好,觉得就是在爬山,山就应该是这个样子。中途在一家农家乐吃饭,已是下午三点左右了吧,偶遇一位平素关系超好的女同事与家人也来就餐,感到很神奇,她亦失声惊呼,拍打着老高的肩膀说,高,在这都能碰见,我都想捶死你!时间与地点竟是那么天衣无缝地默契着,制造着一场巧合的相

分类:陈香榭 | 评论:0 | 浏览:21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双仁府

原本是一条很有意思的街巷。

双仁府北接柴家十字街,南至火药局巷东口,已是到了南城墙根下了,全长不到四百米。要说区域位置,却是位于明城墙内西南角的。因为工作关系,几年间我曾来过这条街无数次,但都是在一个点,下了车,稍停,上了车就走,是没有多少印象的。这些天刻意地走过几回,来回反复,印象深的只有街边的老槐树,躯干是有一个人合抱了粗的,一排排望不到尽头,树荫也是遮天蔽日,苍翠可喜,两边的居民小区则实在是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实在是太普通不过了。

这个街名的由来,有好几个传说,但都是围绕“仁义”二字演绎的。说是邻里之间,这家的树枝伸展到邻家了,果子落了下来,邻家会捡拾了送过去,多年如此。又说是兄弟二人,为了家产,相互退让,是为仁义之举,一时成为美谈。但这样的传说,亦仅仅只是传说,却并无确切的史料记载,说不出何时何家的门牌来,总之是发生在这条街上的故事,因而得名。不过,据方志的说法,街名起于明时,则似乎

分类:长安行 | 评论:0 | 浏览:109 | 收藏 | 查看全文>>

白鹭湾

我觉得白鹭湾这个名字很好听。

原来在西门外上班的时候,就知道西城墙内挨着墙根有一处地儿叫白鹭湾,盖满了楼,是居民小区。我的一位同事,她的家就住在白鹭湾小区。有一年我们几位年轻人忽然来了兴致,相约着到她家里打过一次牌。是傍晚,她做了几个菜,一起喝了些酒,牌就一直打到后半夜,各自散了。她做的凉菜很好吃,很清爽,颜色亦很好看,这也许是那天留给我最为深刻的记忆了。前几年她退居二线,我们偶尔可以见上一回,但我没有问她是不是还在白鹭湾住,因为我知道她的住处有好几处。

和我相熟的一位老画家,原来家也是在白鹭湾小区的,后来搬走了,搬到了历史博物馆附近。没有搬家前,我曾经去过他家里,印象最深的是客厅的墙上有一面大的镜子,现在想来,那是因为房子太小,在设计上刻意为之,这样就显得房间更大一些。后来这间房子成为他的画室,他一拨一拨带出了好些学生,都是画花鸟的。有一年冬天,下着大雪,我到白鹭湾拜访他,中午和他的学生

分类:在人寰 | 评论:1 | 浏览:128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书事(二五〇)

这几天翻看林文月翻译的《枕草子》,觉得很好,语言很有讲究的古汉语的味道。林文月幼年即在日租界里成长,对于日语的理解似乎自然就有了一种天生的优势,而后又在大学里教国文,翻译日文文本,于她来说,就实在是恰当不过了。好在她做完这项工作,并没有看到周作人的译本,并在序中两相摘录,做了对比,说是憾事。其实于读者来说,也许正是幸运,两朵不同的花儿开放,才真正能看到不同的美。

林文月说周作人的翻译几近于直译,事实上确乎如此,但周作人亦有日本生活的阅历,且国文造诣远超乎常人,他对于语言及文本的驾驭,自然是不会太差,这于读者亦应是幸运的。直译接近于准确,意译追求于升华,都为翻译的境界,译者的风采。于是又网购了一册周译《枕草子》,两相对比着阅读,虽是有些缓慢,但却意味深长。私下以为,林文月的译本,还是多少被周作人的大名掩去了一些光彩。

这些天还买了一册刘亮程的《一个人的村庄》在读,读了一些篇目。想起多年前还买

分类:陈香榭 | 评论:0 | 浏览:196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书事(二四九)

书事(二四九)

                                      &n

分类:陈香榭 | 评论:1 | 浏览:164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书事(二四八)

两周前在吉祥村西西弗买得一本书,因为不在手边,回想不来书名了。这阵子是吃力地想,亦是不能想得出。而且有一种感觉是,越是挖空心思地想,越是觉得苍白。只记得,当时的情景是,此书可买可不买,抑或旧屋中还有以前的版本,不过最终还是买下了,因为有张会员卡,卡中还有几百元钱,日常在口袋里装着,周边亦是磨得泛白了,想着尽快地花出去做个了结也好。这个书店的书不打折,看中的书亦可在网上购买,可以节省一些钱,其实能买的书也不多,一半月倘能淘出一半册也算是幸运的了。

记忆力减退是这几年明显的现象,可能是自然规律。有时倒觉得好,放在心里的事,年轻时记性太好,大多时候反倒成了心里的压力,忘掉了真是好,自然地,不知不觉地,反觉得全身轻松。不过有时亦有烦恼,走出家门,有点远了,反过来却想着灯是不是关了,门是不是反锁了,亦能烦恼一阵儿。看来记书帐确实是一

分类:陈香榭 | 评论:0 | 浏览:181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三国演义》绘本重版引言

在浩瀚的文学海洋中,实际上可以称之为经典的作品,真是少之又少。王国维所谓一代有一代之文学,经过大浪淘沙,历朝历代留下的,能陪同着读者一直走下来的作品,具有代表性的,也就那么几部。作为长篇章回体历史演义小说的发轫之作,《三国演义》荣幸地被时间与读者选中,以历史的眼光看,称之为经典,是并不过分的。

这本书所写的,是中国历史上一个特殊的历史时期,东汉末年至西晋初年,大约一百年的历史风云。由合至分,由分至合,正如书中第一回所写,“话说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似乎恰是印证了历史的某种规律性,而全书都在为这种规律性作着宏观与微观的系统性阐释工作。书自东汉末年的群雄割据写起,再至于魏、蜀、吴三国鼎立,末终于司马炎一统天下,建立晋朝,着力于政治与军事,浓墨于矛盾与斗争,概括描绘了这一特殊历史时期的风云变幻。所谓“三国”,是指曹操开创的魏国、刘备开创的蜀国,以及孙权开创的吴国,显然,是他们成为了书中的主要内容,一群叱咤风云的三国人物谱亦自他们出。

分类:序与跋 | 评论:0 | 浏览:32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70页/1047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