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16
  • 总访问量:1522589
  • 开博时间:2007-12-22
  • 博客排名:第967位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普鲁士蓝

2018-04-21

梨花书屋

2018-04-20

qqwweeasd

2018-04-19

文锦书屋

2018-04-19

雁塔下看客

2018-04-18

塑料胶袋

2018-04-18

空心斋主

2018-04-16

孤魂拿拿

2018-04-13

林泉诗音

2018-04-12

jojooldrma..

2018-04-12

香西林

2018-04-12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书事(二一八)

无事写书事,一日是两日。这周前几日在文理学院业务培训,封闭了几天。大约每年春天,都会有这样的时光以这种方式被打发掉。文理学院并没有什么不好,尤其是春日里位于校园西部的绿植,萌发着春的气息,就能撩拨起人的怀春的骚意。当然秋日时节的肃杀的景致,自然亦是不错的,斑驳的树影中隐约还能看见不知年月的残缺的石雕,都是可以让人黯然神伤的物什,随时就能生发出不知今夕何夕的感喟。江山留胜迹,我辈复登临,穿过林影亦如走入时光的隧道,来者不过都是匆匆过客。

这些天又拾起了原来的爱好,喜欢写几笔毛笔字。那日在古旧书店看见一册比较可意的颜勤礼帖,印制较精美,心里想着可以买回去,念头只是一闪,出门时却给忘了,回来后便觉得有些憾意。翌日天下着雨,下班时刻意路过书店,匆忙进去,买了回来。手头本来有一册,是二十年前的旧物,十六开大小,就是普通的本子,虽是有了感情,然而起了新念,就还是适意的好。要说写字,断断续续亦有好十多年的光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仍是没有什么好成效,也是憾事。

分类:陈香榭 | 评论:0 | 浏览:18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书事(二一七)

最近迷上了追剧,先是《外科风云》,再是《欢乐颂》,生活状态,用青女士的话说就是,可笑。有时坐在办公室里静静地想一想,觉得她果真是说得对,评价前边应该再加两个字那就是,殊觉可笑。是一整天坐在家里看,直看得天昏地暗,头疼脑热。不过真是年龄大了,看过之后,又记不起来什么,还好,要不然,脑子就不够用了,还有好多书没有看,没有空间怎么办。空虚需要有东西填充,即或是无聊的填充,追剧抑或读书,但它让人感到充实,觉得生活是有意义的,虽然在自以为做着崇高的事业的正人君子者流的眼里,是不屑的。

人生在世,都不容易,每一个鲜活的躯壳背后,都有他人难以破解的生命密码。人们总是习惯于以自己的眼光和价值判断去打量周围的一切,其实绝大多数时间是错误的。种种的一知半解以及自以为是的人情练达,交织错乱,才是生活持续下去的动力。影视是拔高了的生活,但它永远也不会概括了生活的全部,然而就是这一部分生活的摘取,时常也会让我们能感受到处于其中的身心疲惫,筋疲力尽,可见,现实的生活于我们来说,是怎样的

分类:陈香榭 | 评论:9 | 浏览:96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书事(二一六)

前些日子,深圳中学的一位学生家长,应该是通过网络找到联系方式,在公号留言说,学校指定《魏晋风流多少事——趣解<世说新语>》为必读书,她在实体店以及网店寻找,都缺货,询问作者手头还有没有,可以卖一册与她。因为是几天后才看到的消息,回复后方知已是买过了。出于好奇,就上淘宝网找了找,还真是断货。不过现在似乎是补充上来了。

这本书总印三千册,倘若全国范围内有如此规模的学校三、五家,指定它为学生必读书的话,那显然是不能满足需求的。语文出版社是语言文字方面比较专业的出版社,又在教材发行方面有着地利的优势,是它的影响力在发挥作用吧。前年此书出版以后,作为作者,总体上是比较满意的,但一些字词方面出现的瑕疵还是让人觉得有些遗憾。另外,整本书稍嫌单薄了些,篇目上如果再能增加二十篇左右,也许正好。最近又重新拿起书,慢慢地写一些,看今年可不可以完成预期的数量。倘若再有机会重新出版,遗憾得以弥补,那亦是可以让人感到快意的事。

分类:陈香榭 | 评论:2 | 浏览:90 | 收藏 | 查看全文>>

良心的发现——《世说新语》品读之72

《世说新语》中的有些故事,读起来是比较费神的。“尤悔门”中有则故事是说晋简文帝司马昱有天看见田地里的稻子,不认识,就问左右是什么草,回答说是稻子。回来以后,三天不出门,说:“宁有赖其末而不识其本!”翻译过来就是,“岂有依赖它的果实生存,却不认识它的植株的!”因为故事是在“尤悔门”,这一门都是记录个人的过失或懊悔的,显然是说简文帝由于“不识稻”而产生悔意,就闭关自省了。

后来很多的读者,对简文帝的话是持有保留态度的,如刘孝标在注中就说,“文公种菜,曾子牧羊,纵不识稻,何所多悔?此言必虚。”认为简文帝似无必要说出这样的话。至于怎么个无必要法,则关键在于前边的“文公种菜,曾子牧羊”典故的意思是什么。余嘉锡《<世说新语>笺疏》中关于刘注,作了两项工作,一是指瑕,二是诠释。他参校古籍旧典,指出刘注“文公种菜,曾子牧羊”中“‘菜’当作‘米’,‘牧’当作‘驾’”,因为“《新语·辅政篇》曰:‘故智者之所短,不如愚者之所长。文公种米,曾子

分类:新雨堂 | 评论:1 | 浏览:8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早年的黄裳

无事,闲览于孔夫子旧书网,偶见黄裳早年简历一份。从内容看,单位应为上海剧本创作所,是从文汇报军委总政文工团调入的,职别XX(不清,“基本”?)编剧,填报日期在一九五三年,报到时间为三月十日。年龄栏三十二岁,查资料黄裳生于一九一九年六月,似乎填小了两岁。

简历自一九三四年一月起,止于一九五三年三月,依影像文字具列如下:

一九三四年一月,天津南开中学初中一年级;

一九三八年八月,抗战大爆发,来到上海;

一九三九年十月,在上海入江苏省立上海中学工科;

一九四〇年九月,交通大学电机系一年级;

分类:陈香榭 | 评论:0 | 浏览:10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拖——《世说新语》品读之71

《世说新语》“政事门”中有则故事是说晋简文帝司马昱日常是如何处理政务的。该门第二十则文字说,“简文为相,事动经年,然后得过。桓公甚患其迟,常加劝勉。太宗曰:‘一日万机,那得速!’”事情到了他的手里,动不动经过一年才得处理,桓温嫌他办事缓慢,就常加劝勉,他却回答说:“日理万机,怎么能快!”“太宗”,是司马昱死后被封的庙号。

司马昱是晋元帝司马睿的幼子,到他当皇帝的时候,已经是第八位了。他从小就在官场混,两岁时被封为琅琊王,六岁徙封会稽王,经历了东晋王朝七代皇帝的权力更替。他以会稽王进位丞相是在太和元年(366),已经四十六岁了。有这样的背景,桓温是怎样的人物,竟然可以对他指手画脚、说三道四?桓温是权臣,此时为大司马,也就是现在人们说的“武装部队总司令”,而且还有别的职务,总揽朝政,权倾一时,此时的他,换皇帝亦如翻牌子一样的简单,对丞相有如此态度,当然不算什么了。实际上,在太和六年,他为了树立自己的权威,就要挟朝廷,以性无能为藉口废帝司马奕为东海王,

分类:新雨堂 | 评论:1 | 浏览:79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读几本书

亦是好些时日不作文,手下竟是荒疏了许多,心里亦竟有了隔膜。上篇文章说到王小波的文字“找盲肠”,大意是说在那个特殊的年代,医院里好的大夫都去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了,剩下的大夫手艺欠佳,最拿手的手术就是阑尾摘除,而且,打开肚皮,翻来翻去,找盲肠亦须一个小时以上,当然,最终,总还是会找到的,只是费些时间罢了。昨日里下班,路上遇见一位相熟的读者,竟开玩笑说,好几天不见更新博文,“找盲肠”去了?不禁让人会心一笑。

是的,这些天除了工作上有些事情忙乱而外,不只文章停歇,微信亦没有工夫翻新的,然而,却还是抽空读了几本书。尽管现时,读书是多么地让人看不起,看不起的缘由,其中的一种,就是觉得是读死书。此论已久,鲁迅早有论述,“读死书会变成书呆子,甚至于成为书橱,早有人反对过了,时光不觉的进行,反读书的思潮也愈加彻底,于是有人来反对读任何一种书。他的根据是叔本华的老话,说是倘读别人的著作,不过是在自己的脑里给作者跑马。”

分类:陈香榭 | 评论:0 | 浏览:81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书事(二一五)

也是好长时间没有去过西安书林了,这一天中午去,竟然找不到地方,原来的门市招牌拆了,沿街的入口通道又窄,左右的店面花枝招展,真成了大隐于市的景致。没有吃饭,就一直向火车站的方向走,看看西七路上的马虎面庄还在不在。在,是老样子,一切都没有变化,就吃了个大碗,心想,有了精神,可以从容地转一转了。折回来,由通道进去,一层层楼溜达,完全是一种破败不堪的景象,原来常去的几家门店亦是找不到踪影了,好些门店已关了门。这个曾经号称西北地区最大的图书批发市场是终于衰落下来了。

四楼嘉汇汉唐书城的批发店还在,已没有以前的规模大,书也没有原来多,是冷清的样子,服务生就一男一女两个人在店里。很多店面从经营的书籍来看,估计也撑不了多长时间了,盗版太多,垃圾书太多,浪费了太多的纸张。这个批发市场的衰落应该是有原因的,估计这些年交通条件改善,西北地区的图书市场布点发生了大的变化,没有必要集中到这里来采购了。书店和人一样,是有气息的,不用进店,就只是在门口用眼角瞅瞅,就知道卖的书怎么样,平时

分类:陈香榭 | 评论:2 | 浏览:176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这世界的美满,就在于有缺陷

官兄:

又是好长时间没有给你写信了,一切还好吧?这几天长安城里小雨天气,空气很是湿润,气温亦刚刚好,人觉得是舒服的,这应该是长安城一年里最好的时光了。昨日惊蛰,地面开始有小虫子爬动,街上的树枝亦泛出绿芽,是那种带有一些浅浅的白的绿,柔柔的,温顺的样子实让人觉得可爱。春天真是太好了,一切都是萌萌的模样,是初生的牛犊的眼睛,清澈而单纯,无欲而无求,所有的气息,实在都如童稚般的可爱了。

就是在这样的天气里,我坐在窗前,看着浅灰的天空,就想起你来了。我需要抽一支烟,亦是好久不抽烟了,我想,倘是你坐在我的对面,也会发一支烟给你的。烟雾在头顶上盘旋,慢慢地向窗口移动,窗口就三五指宽窄的缝隙,蓝色的气雾就倏忽间飞出窗外了,很是美妙的场景。我烧开一壶水,沏上茶,就在这样的氛围中安静地想着你,是的,此时的你,在忙什么呢?

官兄,最想给你说的,是花的事情。以前曾经在信里告诉过你吧,办公桌的案头

分类:两地书 | 评论:2 | 浏览:138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书事(二一四)

天是真的热了起来。再过两天,就过了正月十五,传统意义上的年就结束了,似乎一切也才会恢复到正常的秩序。向窗外看去,在炽烈的阳光下,干枯的树枝上已是有了绿意,一元复始,轮回开来,树木又开始重复着自己春夏秋冬的时序。长安的春天是短的,过不了几天,夏日就会到了,那应是长安城最为持久的季节了。夏日好,昼长夜短,可以做太多的事情,充满着无限的生机。

在淘书公社又看到老橡树文丛中的几种,翻来翻去还是选了本方成的《中国人的幽默》。这一套丛书是二〇〇八年九月出版的,正好有十年了,那一年换了新单位,距离北大街的新华文轩很近,午饭后常常会溜达过去消遣,有一天就买了文丛中的傅璇琮著《书林漫笔》,印象深深的。方成的这一本,书名起得太过于俗气,其实里边的文字还是不错,短短的,像漫画一样可以闲闲地消受。去年看到李辉的一篇文章,说方成已然百岁,想来此老幽默一生,还真是老寿星了。又选得一册比较偏僻的书,是紫檀的《名画物语》,中国经济出版社二〇一三年一月出版,文字读起来也是不错,作者像是没有太

分类:陈香榭 | 评论:1 | 浏览:180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书事(二一三)

今年春节没有外出。本来是安排外出的,但初四要到单位值班,时间不前不后,只好作罢。每年就是国庆和春节假期较长,但这几年值班时间总是安排得很别把,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又不能休年假,还不能出国,就像一只风筝,总有绳绳系着,在半空里煎熬。说来无趣,亦寡味,想来这一生大致都是在这样一种状态中度过的,也是可怜之至。

假期里也没有读几本书,春节前从办公室带了新买的《浮光掠影看平生》和《欧阳中石谈书法》回家,零零碎碎地翻看了一些章节,亦没有看出什么名堂,大部分的时光还是交给了电视。当然看电视是很无聊的,不过泡沫剧还是让人觉得时间过得很快。节前买了几株水仙和风信子,开得很疯,花香也很强烈,大概是最能显示光阴是停留在春节的征象罢。来势汹汹,去亦匆匆,正月初上就将残花败叶收拾干净了,倒也爽快。两盆兰草,一盆开花,一盆未开,尝试着侍弄,以前养过几盆,都死去了,这是一种比较难养的花草。可以有为,可以无为,消遣时日,就觉得好。梁绍壬在《两般秋雨盦随笔》中说读书,“渊明读书不求甚解,是涵养

分类:陈香榭 | 评论:2 | 浏览:13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与“中国古典文学读本丛书”的缘分

丁酉除夕的前两天,在人民文学出版社的公号上看到了一组“我与‘中国古典文学读本丛书’的缘分”的文章,从标题亦能看出这些文字的内容,读完不禁让人心生感慨。六十多年,丛书影响了一代又一代的读者,实在也是传承经典的典范之作了。

这自然也让自己想到与这套丛书的缘分了。我没有集全这套规模宏巨的丛书中所有的册子,仅仅只是机缘巧合手中拥有极个别的几本。有两册,是常年在办公室的沙发背上放着的,一册是萧涤非选注的《杜甫诗选注》,一册是余冠英选注的《汉魏六朝诗选》,都是供午休或闲暇时即兴翻阅的。我看了看扉页上写着的购书时间,都是在一九九八年冬天,算算时间,是整整十九年了。我想,这至少应该算是陪伴自己时间最长,亦最为密切的两本书了,我的读书气质的养成,它们都起了潜移默化的作用。

还应该有三册,分别是,《李白诗选》、《白居易诗选》、《宋诗选注》。《李白诗选》和《宋诗选注》是我自己购买的,《白居易诗选》是成都的一位小

分类:陈香榭 | 评论:0 | 浏览:259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书事(二一二)

搬家之后,离操场远了些,加之年关渐近,工作上有些忙,就较少到操场去走几圈了,但锻炼之事,殊非小事,心里清楚,每天须保持一定的运动量,于是中午吃完饭后,一般会到外边去走一走,较多的是去解放路的图书大厦或淘书公社翻翻书,像是有些目的一样,便觉得很充实,很舒服,亦完成了锻炼的任务。上午、下午大致亦会在办公室里习练一遍形意拳,三五分钟,算是调节。人老了容易出丑,生活的节拍就是这样,大致亦是提前进入了退休心态,不太关心周围的人和事了。

淘书公社最近旧书更新比较快,怀疑好多出版社年底清理仓库,于是很多积存的书就低价流散出来了。也是手贱,进书店不买两本书回来,似乎就没有成就感一样,大多时候有这样一种心理,最近尤甚。这一天中午走进去,购书四册:赵景深著《现代文人剪影》,湖北人民出版社二〇〇九年一月出版。这本书由陈子善教授选编,因为赵是文学研究会成员,终生活跃于文学界、出版界和教育界,又活得时间比较长,几乎经历了一个世纪的文坛,因而现代作家的生活或创作情况,基本上都被他用文字

分类:陈香榭 | 评论:0 | 浏览:149 | 收藏 | 查看全文>>

老领导

老领导要退居二线了。组织部开会的当天,我在电梯口碰见侯局长,就调侃着打招呼说,怎么,纪委找谈话了?本来只是开玩笑的一句话,谁知他一脸铁青,说,组织部让签字,不让干了。当然我也明白了,其中亦有我的老领导,因为他们是同年出生的,年龄到了,该退居二线了。

晚上在朋友圈中看到老领导发的微信,有几张图片,其中一张是自己戴着帽子的侧面头像,鬓角的头发多已发白,题头文字就简单地说了句话,换一种方式来生活。我不知道怎么评论,眼睛却湿润了。青女士躺在身旁,用手抚摸了一下我的头发说,你这人还容易伤感得很。我说,我记着人家的好,没有人家就没有我的今天,他退居二线比我自己退居二线更让我觉得难受。

我说这些话,青女士是理解的。说实在话,在体制内的职场上,我是最不能让领导喜欢的一类人,性格倔强,脾气暴躁,不会溜须拍马,不能迂回处事,等等,这些弱点,都是机关工作的大忌,哪一个领导能喜欢这样一个人呢?因而,从参加工作开始

分类:群贤庄 | 评论:4 | 浏览:432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书事(二一一)

年末岁初,正好赶上调换书房的档口,就想着,找一幅字画来,装个框,玩玩。就在纸袋中翻找,看中了郁岚女士前几年所写的作品,“落花无言,人淡如菊”,觉得很有味道。郁岚女士年少时即随祝嘉、宋季丁等先贤习字、刻印,深得艺术三昧,终身修习,书风恬淡、自然,一书在旁,足以抚慰人的心神。办公室中亦有她的一帧扇面,内容为司空图《二十四诗品·冲淡》章的文字,章草的味道很浓,装框亦是有好几年了,很为喜欢,平日里带给了自己无限的心理的满足与愉悦。好几次,有相熟的朋友来办公室闲聊,都有夺美之意,终究还是被拒绝了,因为自己太喜欢罢。

一石兄自京华回归故里,过境长安,相约于文川书坊茶叙。已是好几年不见,他还是那么精神、有力。《诗经里的植物》出版之后,又出了册《楚辞里的植物》,丁酉年的一年时间里,就又出了两册有关植物的书籍,《卷卷采耳》以及《西北草木记》。他是刻苦、勤奋而又情感真挚的人,有着对于故乡、亲友、植物的浓浓的爱意,一切都注入于他的温和、平静的文字之中了。手里翻着《西

分类:陈香榭 | 评论:0 | 浏览:24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64页/946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