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灵自然醒来

东灵,现居重庆,读者、饮者、诗者、游者、歌者、饕餮者、自然醒来者。QQ:30039706,电子邮箱:donglingzi1981@163.com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21437
  • 开博时间:2007-12-18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并非越多、越强大,越美好



 




——对电子数码产品的反思




 




在电子信息时代的河流中,我

分类:评论 | 评论:0 | 浏览:417 | 收藏 | 查看全文>>

[组稿]“重庆80后诗丛”及“重庆80后诗选”

[组稿]“重庆80后诗丛”及“重庆80后诗选”

1
由北京汉语诗歌资料馆策划制作的“重庆80后诗丛”授权我在重庆地区组稿,诗丛名额为6个,入选者每人送一套6册样书。自己多需要可以加印,作者自己负担制作费。见样书后再确定加印事宜。

通过的作者整理稿件要求。
请提供200字以内作者介绍一份,照片1到3张,作品一百首以上,诗集为大32开本,厚度控制在每部诗集160页以内,请根据厚度确定作品数量,最好不要超过短诗140首。如果你整理的作品超过160页,在排版时,我们将从作品后面删除多出的作品。
编排作品顺序完全按照自己出版诗集的思路进行编排,包括书名、内容分辑等。但是,因为制作数量巨大,原则上封面和内页版式由资料馆确定,无法做到按作者自己的要求制作。请将作品用记事本格式或者写字板格式保存,并请作者详细校对、拟订目录,目录按作品先后顺序排列即可,不用弄页码。请作者将目录放在作品前面发送给我们。正文每首作品题目均加书名号,待制作排版时再去掉。

你
分类:征稿 | 评论:0 | 浏览:555 | 收藏 | 查看全文>>

企业家可以少一些代表






    犹记得大一时学《现代文学 30 年》,老师王本朝教授一再给我们这些刚从应试教育泥潭拔出双脚的学子反复说到一句话:我谁也不能代表,我只能代表我自己。转眼快 7 年过去了,在数次同学会中,大家都对这句话记忆犹新,在唏嘘一生中难得有几位这样的“一句师”的同时,反观我们当下的身份:记者、教师、公务员
分类:评论 | 评论:0 | 浏览:42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有些路走过才知其妙






    我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44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宅男、宅女 好欢喜(节选)

                                          ——为某数码电子行业杂志所做的访谈

凌列/鬼鬼答问录
1、“御宅族”一词来自日本,日文中的御宅族一词除了指称动漫画与游戏的爱好者以外,也泛指其它方面的狂热者,如“军事御宅族”、“铁道御宅族”等等。简单的来说,只要对于某种领域有异于常人的热衷(尤其是较特殊的领域),就可以称作Otaku。我不知道把你们称为“御宅族”是否合适,或者说你们是否认同自己是“御宅族”,但在你们身上确实有着一些“御宅族”才有的特质,比如说凌列你热爱诗歌、军事、历史,鬼鬼呢,也热爱诗歌、动漫;比如说你们坚守大兴,对北京这个超级大城市保持着一定的距离;比如说你们的创作都离不开计算机、网络?不知道你们怎么看待“御宅族”?
答:要不是您问,我们肯定不会想这些,毕竟“御宅族”是一个比较概念化的说法。对于我们来说,选择现在的生活方式主要是想放松一些,也不能说这种生活一定就是我们的终极目标,只不过现阶段的一种选择。
       日本的“御宅族”,我们俩也不了解,也不想了解。但每个人选择每一种生活都有各自的缘由,对于我们来说,现在感觉还不错,但没准什么时候我们就不“御宅”了,凭心而动吧。
 
2、姑且把你们视为“御宅族”了,很多人觉得,“御宅族”是逃避现实的一群人,你们觉得你们是这样的人吗?(你们为什么要搬到大兴,过着这神仙般的日子?)
 答:人活在这个世界上就永远不能逃避现实,因为活着就是现实,反正这世界没什么东西值得我们逃避。住在大兴是因为父母在这边,我们自然也在这边,方便照应。

分类:采访 | 评论:1 | 浏览:634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首诗社”的诞生

 关于“一”,其实大家都知道很多种解释,比如人只有一次生命;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功夫皇帝”李连杰出于对生命的敬畏,近两年一直在推动“壹基金”,他认为,“一个人+一元钱+每一个月=一个大家庭”,一元钱的聚合其实可以做很大的善事。
 在“2007 重庆立场•中国现代艺术大展”布展期间的某一天,策展人、艺术评论家邱正伦先生向流浪小兄建议“青春诗社”改名为“一首诗社”。对于命名,甚至可以说是一个死生大事,人与其他物体的不同,很大程度上正是来自于人有命名的冲动和能力。这里且不谈为什么要为诗社改名,只说“一首诗社”这个“一首”其来为何。对于一个写诗的人来说,他必是从写第一首诗开始,从此走上了写诗之路,而不论诗歌之路如何漫长,也必是以一首诗而告终。而一个诗人若要走上诗歌艺术的巅峰,其实有一首诗被后人传诵也殊为不宜,邱正伦先生是国内著名诗人,写诗二十余年,有诗集数本,但他在席间说,他也许一首诗都没有写出来,甚至只写出了一行诗,笔者认为,正伦先生固有其谦虚之意,但又何尝不是实话实说。纵观诗歌史,古今的诗人若恒河沙数,但真正被记住,被传诵,被奉为经典的诗歌仅一指沙而已。一个诗人,终其一生,呕心沥血,如能写出这样一首被万人记住的诗歌,也可以说是功德圆满了,这里仅举一例,张若虚被后人誉为以《春江花月夜》孤篇压全唐,张若虚以一诗闻名,是诗人之幸,是唐诗之幸,也是诗歌之幸。试想,“一首诗社”如能有一首诗流传千古,那已是辉辉煌煌了。
 回说“一首诗社”诸君,作为他们的诗兄(师兄),为其阵容的整齐、诗艺的品相感到欣慰和信心。僻处重庆市合川区草街镇一隅,却有如此多写诗的朋友(约四十余人)不约而至,且各自在诗歌的艺术上小有成绩,以笔者近7年来对于中国高校诗歌界的观察,此阵容不说绝无仅有,怕也是屈指可数。诸君中且有好几位诗友在国内的诗歌赛事上频获奖项,虽说比赛本有以偏概全的弊端,但也足可说明,在草街,在育才学院,这一群诗友如能坚持下去,极有可能取得更大的成就。
 不免还要说到如今的这个时代,物质、娱乐至上已是不争的事实,人心从没有像如今这样浮躁,那么诗歌何为?诗人何为?这两个问题已被很多从事艺术以及关心人心建设的人讨论颇多了,我只想在这里说,把握当下,把握诗意的每一瞬间,在我们还有能力为一首诗歌奉献我们写作、欣赏的真诚的时候,我们就是一个幸福的人。
 祝福“一首诗社”,作为诗社,从今天开始,它已经写出了一首诗中漂亮的第一行。

 2007-11-20
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36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页/6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近访客
友情博客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