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上柳梢儿头

月缺月圆,似水流年,辜负韶华几许,空余恨,怎成眠?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398773
  • 开博时间:2007-12-17
  • 博客排名:第3318位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洗手作羹汤,奉与小姑享

    小姑子比我小三岁,留学嫁了日本人,一儿一女,姑娘6岁,儿子快4岁,直航后,每年回来探亲一两次,一住十来天,从不肯回县城老家,说家里脏,娘做饭不好吃,没人帮着管孩子等等。每次,把爹妈招来陪伴也就罢了,还经常把亲戚们都引来,多的时候,我得招呼十七八个人。

 

从我认识她到现在,就没见她做过任何家务,连内衣裤都可以留给哥哥洗。一进门,我就得让出主卧,去睡儿子房,或者沙发。她等着一屋子人伺候不说,还一会儿要去这,一会儿要去哪,一会儿要买这,一会儿要买那,给我们各种派活。通常送我一盒面霜或几盒面膜、给他哥哥侄子一个剃须刀或者电动牙刷,然后,所有开销就都是我们的啦,很是无语。

 

大人虽然烦人,但是,两个孩子还是很可爱的,不会说几句中国话,但舅妈好,舅妈美,发音还是很地道的,当然是我教的啦,哈哈

分类:月下独酌 | 评论:0 | 浏览: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内不欺己,外不欺人,何其难也!

    话说,前几天换个小米密码锁,是有使用日志的,可以记录每个人进出门时间。

    昨儿,不经意一看,发现钟点工9:43就走了。 说好的,四个小时150元,竟然只做了两个小时!

    这个师傅在我家做八年了,原在老同事家做,介绍给我,除了姓张,留个电话,我连名字都没问,就把钥匙给了她。

    除工资外,逢年过节,我都会给200+物资,年底双薪,儿子结婚生娃,我各给500块,家里多余用品,无论新旧都给她了。

    据说,今年67了,目前,除了做我家,就没有再做了。

    近两年,总感觉地上有渣子、床头柜门到处室灰,她头天做完,我周末还得收拾一上午。

    跟老公嘀咕几次,他说估计是年纪大了,眼神不好了。

  &n

分类:月下独酌 | 评论:1 | 浏览:13 | 收藏 | 查看全文>>

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

   昨儿,快下班时候,我曾经负责联系的企业的总会L珍,给我微信诉苦,说做事儿容易、做人难,一公司的人,似乎就她在做恶人,上不支持,下不理解。

    其实,我最近也是各种郁闷,说起来都是鸡毛蒜皮,做起了各种怄气,一句话都是推事儿争利,你肯担当,那么上边的人就压你干活,同级的人就躲着偷闲。

    我是人间惆怅客,知君何事泪纵横。

    叽里呱啦地,开导她半天,说对上做到两个wei hu,预下只对事儿不对人,对同级一靠擂二靠媚。

    下班路上,突然发现自己也心平气和了。

    人在江湖飘,处处得挨刀。

    可见,劝慰别人也是开解自己。

    我知道,人是需要倾诉的,但是,我几乎不跟朋友和家人说苦闷,能说出来的,都不值一提。

分类:月下独酌 | 评论:2 | 浏览:1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岂独好风土,仍多旧亲戚

    昨晚十点钟,大学同学老班长王X,打电话来,请我帮忙,说地铁在招聘电气工程师,他外甥本科二本研究生211,与招聘条件双一流不符,被刷下来了,看我能不能打个招呼。

    我哪里有这个能力啊,现在体制内单位,选人用人卡的不晓得几紧,各种流程,各种公示,他日,就算我儿子想进去,也迈不过硬杠杠。

    王跟我和老公关系一直很好,大学毕业跟我进的一个国企,做了三四年就辞职下海了,各种尝试,目前,在城郊开了个小厂,说是在做垃圾处理设备。经常深更半夜打电话,海阔天空一通,放下电话,我就问老公,他找我啥事儿,你听出了没?他说没有事儿吧,大概是喝多啦。难得一次,有具体请求,可惜我还做不到,真是不好意思!

    王的观念,大概还停留在当年的国企,跟我说,他外甥智商低、能力差,只能在体制内混。

    哈哈,这不是在映射我家人傻笨呆嘛?我和老公听了相视一笑,竟然都没有生气。

分类:岁月悠悠 | 评论:4 | 浏览:28 | 收藏 | 查看全文>>

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国庆节归来,门锁突然不好开了,7号晚上十点多到家,捅了半天打不开,正准备找急开锁,又打开了。

于是,就买了小米密码锁,准备周末安装。

后来两天,开着费劲,好在也进了门。

昨儿下班,开了20分钟,打不开,就请了急开锁。原本,打算让急开锁开了门,修修,凑合几天的,他非说修不了,只能强拆。

没办法,只有联系小米售后,紧急安装,好说歹说,答应负责接送,才上门。这样,折腾到晚上十点多,才弄好。

奶奶的,我最近忙的不行,累的不行,还老出状况,悲催啊。

这个房子住八年了,节前老潘来,还说我勤快,收拾的好,跟新的一样。

其实,就像人家说我年轻,像大学生一样,只有我自己知道,是擦了BB、CC霜的。

话说,七年之痒,不只是婚姻,很多事务,都逃不脱这个定律。

房子之前住着各种顺,这一两年,不是灯坏了,就是水龙头坏了。

我的身体呢,不是胃凉了,就是头晕啦。

唉,不服老就是不行。

昨晚上,我嚷嚷,不能换人,就换房。

分类:月下独酌 | 评论:5 | 浏览:2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开轩面场圃,把酒话桑麻

    节前发了两篇,都如泥石入海,未必,我被纳入黑名单了?

    今天再写一篇,如果,还是被拒,我就不再浪费笔墨啦。

 

    国庆,回了趟老家,回来后,马不停蹄地忙了两天,这会儿,决定把工作放放,写写日记,不然都忘了。

    老家是我想回,又怕回的地方,无关乎近乡情更怯,主要是,我70+的父母愁人。

    父母身体倒还不错,只是,舍不得那四五亩山地,几十棵果树,非得坚持春种秋收,跋山涉水的背背扛扛,爬上爬下的修剪采摘,让人揪心。

    我们三姐妹,不帮忙吧,看不过去,帮忙吧,气力不支。

    真是,生女不生男,缓急无可使者。

    放假七天,除了来回路上两天,我们三口劳作了五天,两个男人是从

分类:岁月悠悠 | 评论:2 | 浏览:27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世事一场大梦,人生几度秋凉?

     世事一场大梦,人生几度秋凉?夜来风叶已鸣廊,看取眉头鬓上。

     酒贱常愁客少,月明多被云妨。中秋谁与共孤光,把盏凄凉北望。

 

     今儿,这几句诗,不时地,在脑子里蹦来蹦去。往年中秋,我最先想到的是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可见我的心态更老了。

     今儿,7:30就到岗了,开了两个会,打了无数个电话,确定了周一、周二日程,布置了9月份调研工作。大领导说,他们的工作时间是797,好吧,我只是个小喽啰,866就筋疲力尽啦。

     好在,三天假来,真好!端午节感谢屈原,中秋节该感谢谁呢,我不知道。

     爷爷奶奶坐老年专列去东北20日游了,不用回老家吃团圆饭,我俩就计划着去洛阳或者去郊游,而气温又到三十七八度了,

分类:月下独酌 | 评论:7 | 浏览:52 | 收藏 | 查看全文>>

人间何事堪惆怅,莫向横塘问旧游

11户深入调研、出改革方案,我责任单位5户,体量占70%,忙碌了一周,周六晚上加班到11点,总算阶段性完成了1户。

今天,一回到单位,对桌D,就开始嚼我,说我不该接活儿、不该做的这么快。奶奶的,哪里是我要伸着脑袋接石头,还不是她们叽歪,老大就让我不忘初心,先搞一户,出方案、做表格、拟模板,再推进后续10户吗。

真是郁闷,我一个人忙的昏天暗地,另外两个休假的休假、闲坐的闲坐,现在每人只牵头3个小户,就开始怪我。年终评优的时候,又说我做的事儿,不如她们多。

话说,我再不忘初心,也不是主动惹事儿的主吧,只是对领导交办的任务,认真落实而已。

我知道,每个单位,都这样,做的人做死,闲的人闲死。所以,不生气,不生气,四十不惑苦中作乐,五十知天命难违,始无为吧。

分类:月下独酌 | 评论:9 | 浏览:5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

最近,情绪很是不高,厌厌倦倦的,对啥都提不起兴致来。不知道是更年期综合征初现,还是因为两个熟悉的姐姐癌啦,或者是懊恼自己安于现状、不思进取吧。

改革重组,准备划转几个大数据、互联网企业,组建一个智慧城市产业集团,正在筹班子,拉我去做财务总监。考虑再三,我拒绝了。理由是,我不熟悉这个行业,作为文科生,也不是我努力就可以入门的,不熟悉业务,就做不好财务管理,为了不祸国殃民,还是不去吧。

事实上是,我离开企业十几年,平日工作高屋建瓴也好虚头巴脑也罢,确把实务都荒废了,再做具体工作,感到力不从心。

归根结底是,我惰性使然,不想再接触新行业、适应新工作啦,小富即安,混退休思想作祟。

2017年前,很多人挖我,我说要管儿子学习,高考前不考虑跳槽。这两年,又以种种理

分类:月下独酌 | 评论:10 | 浏览:59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枝一叶总关情

上周,儿子考完雅思,算是正式放暑假,离开学还有两周,可以游手好闲,原计划跟高中同学去珠gang澳的,如今这形势,是去不了的。内地又是暴雨又是泥石流的,搞得人出远游兴致大减。

于是,我们一家三口,带着邻居11岁的儿子,就去远郊天堂寨住了两个晚上,算是完成暑期出游计划吧。

本打算带着潘丫头的,她一听要爬山、还要学习,就坚决不去了,我们不在家的四天,又打回了原形。

每日管午晚两餐、辅导功课三个小时、还要见缝插针苦口婆心灌鸡汤,耗费了我所有空闲时间,真是累死我了。而人家每天跟我不停地叽歪,宝宝不想学习、宝宝不想健身、宝宝不会洗衣服、宝宝要睡觉、宝宝要玩游戏。连小学生的自律都没有,就是个20岁的巨婴。深刻理解她爸妈为何总是暴跳如雷了,要是亲生的,我早两巴掌呼上去了。

分类:岁月悠悠 | 评论:8 | 浏览:65 | 收藏 | 查看全文>>

They are my headech

昨晚9点就睡了,现在还是头痛,可见这个周末,我真是元气大伤啊。

昨上午11点多,老潘打电话,说一家三口,在我楼下,姑娘想找我谈心。我只有说上来吧。于是,把姑娘送上楼,让我跟她谈谈,说夫妻两个先去看电影,下午再来。

潘妞一看到我,就眼泪哗啦啦地流,说,这周真的没怎么玩游戏,认真学习了,但是网课听不懂,习题不会做,啥都学不会,干脆退学,去她爸单位坐前台算了。她妈每天骂她,说都是谈朋友、玩游戏害的,还把她房间门锁下了,隔一会就进去一次,只要没看书,就骂人,还要起诉游戏公司、找她男朋友麻烦。

潘妞大二,学ACCA专业,成绩班上倒数第一,本学期挂科四门,两门补考、两门重修。7月份又集体实习一个月,八月份再不准备,开学后就难过关了。搞成这样,很大程度上,是受到了爱玩游戏的男友影响。所以,她妈说的,做的,也无可厚非,我要是她妈,我早就

分类:岁月悠悠 | 评论:13 | 浏览:6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千里姻缘一线牵

昨儿,晚饭时,跟儿子聊天,突然想起T姐家故事,我就玩笑说:儿子,提醒你一件事儿,结婚前,千万不要跟女朋友父母出游啊,各种被审视,你八成是过不了关的。还是跟你爹一样,把我哄开心,结完婚再上门晃一圈,然后,各顾各家、各管各妈。儿子说:我肯定不会的,真是佩服那个男生自寻死路的勇气。我又说起背包、拿行李的事儿,他说,出门各自照管自己的行李,不是很正常吗?不是老弱病残孕,需要鞍前马后吗?

完了,我儿子以后肯定也会被准岳父嫌弃的啊啊啊。这就是观念的代沟吧,他们习惯AA,我们期望包揽。

其实,我家出游,都是两个男人拎包,我只拿把伞,平日去超市也是,上下楼遇到邻居提重物,他也会搭把手送上门,这是多年形成的习惯,但是,让他为了取悦师、长,去拎包端茶倒水嘘寒问暖,这个意识还不足,看来,我得加强教育啊。

我想,除了代沟,还有地域观念差异吧,北

分类:教子有方 | 评论:18 | 浏览:7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性格决定命运

周日午休,大概是睡久了,竟做起白日梦。

梦见初入职场时的同事,那是94年7月,一批到国企的大概有八九个人,后来公司越来越不景气,陆续都辞职了,只剩下我和X静。

我一直待到2006年,儿子上小学后,才出来。静一直待到2010年公司改制下岗。

静跟我一样是乡里娃,湖大旅游专科毕业,分配时去了海南公司做酒店大堂,结婚后,调回武汉总部做办公室文员,嫁的是一个老处长的儿子,高中都没毕业,做仓库保管。据说是,在海南一起出去玩,遇到车祸,他推了她一把,有救命之恩。因为没有共同语言,就总跟我倾诉各种痛苦,但一家人对她都特别好,又在一个单位,也不好离婚。

我们一起进公司,一起生孩子,关系就比较好。在国企期间,我边带娃,边考助理会计师、会计师、注册会计师证

分类:岁月悠悠 | 评论:6 | 浏览:44 | 收藏 | 查看全文>>

退一步海阔天空

六月份我在日志中写到《从谏如流有几人》,想指正一下分管领导L,大家都劝我别多事儿,我一直忍着忍着忍着,但是,没忍住。

上周四,开完“不忘初心,牢记使命”民主生活会。去找L签字时,我主动,跟他聊了个把小时,借民主生活会之东风,说了几句真话。

重点是劝他维护班子团结,摆正位置,树立党委书记权威。敢于在会上跟老大唱反调,这是他引以为傲的,还到处宣扬。然而,别人却说他“人很轴,养不熟”。连续两届老大,最开始都很爱重他,慢慢就疏远了。最近,盛传他和副职Z因提拔干部意见不同,大吵了一架,话都不讲了。

其次是劝他,用好身边的人,打好手上的牌。时刻保持微笑,别总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这样的环境,只有这样的资源,对下属得七分激励三分指正,在关上一扇门的同时为人家打开一扇窗,免得大家都想绕过他走。

分类:岁月悠悠 | 评论:5 | 浏览:3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未见颜色而言,谓之瞽(gǔ)

我今天又嘴欠了,发了无数次誓,除正常工作交流外,不搭对桌D的话腔的。

上午,“不忘初心,牢记使命”民主生活会,给现分管领导L提意见。我说他太严肃了,亲和力不够,希望以后见到同事下属多笑笑。坐在我身边的就是D,英明伟略地说了一大通后,说对领导没有意见,感觉L挺有亲和力的。我就玩笑说,是不是看到你笑了的。

于是,会后,D就对我大发脾气,说我不该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说L对她笑了,我哪只眼睛看到过的,让同事怎么想,还以为他们有什么呢。

我去,大家都认为是玩笑话,只有她自己觉得暧昧吧。我赶紧说,对不起,对不起,是我错了,L没对你笑,我开玩笑的。她不依不饶地说,以后没有根据的事儿,不要瞎说,说话要经脑子。

确实,是我没经脑子,忘记了她一个离异女人,特别忌讳这个。

分类:岁月悠悠 | 评论:6 | 浏览:3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25页/367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