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泾人的博客

把自己当成珍珠,就有被埋没的痛苦。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98755
  • 开博时间:2007-12-14
  • 博客排名:第16262位
博文分类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孙老五

 

 

孙老五弟兄五个,他是老幺。兄弟们分家之后,他与父母一同生活,住在两间偏厦内。

孙老五跟着老爹刨了三天地,突然将锄头一抛,说:“不干了,地里种不出女人来。”

他爹冲他瞪眼,连喘带骂:“不种田,吃啥?”

他笃悠悠地说:“我学手艺。”

孙老五投拜张师傅门下,学做泥瓦匠。

他悟性高,跟班第一天便能爬脚手架,举着瓦刀砌墙,而且砌得有模有样,完全看不出是个新手。

张师傅问他:“你这点野路子本事,哪里学的?”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3 | 收藏 | 查看全文>>

黄三宝

 

 

黄三宝的母亲是上海知青,返城之后抛夫弃子,杳无音信。黄三宝生长在小镇上,却是上海白相人腔调:穿西装打领带,西装米黄色,斜条纹带格子;天冷的时候披一件藏青色风衣,脖子上绕一条大红围巾,戴一顶鸭舌帽,成天在街头巷尾晃悠。

他嘴上常挂一句话:乡下小地方,混不出名堂山。

但他一直生活在小镇上,没见他出过远门。曾经聊起县城的长途汽车站,他居然讲错了地点,惹得众人哄堂大笑。

他没一点害臊,慢吞吞地说:想不到乡下发展得蛮快,汽车站都搬迁了。

黄三宝没工作,但肚子里不缺油水。接近饭点,他会守在酒店门口,看到有一群人过来,便扯开嗓子喊:“弟兄,一齐吃饭吧。”喊得半条街都有回音,像是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刘金彪

 

 

刘金彪是个杀猪匠,五短身材,光头赤眼狮子鼻,一副凶相。有人调侃他,说他每日白刀子进、红刀子出,做作孽的营生,因此现世现报,变成罗刹鬼模样。

刘金彪毫不生气,笑嘻嘻地分辩道:猪猡的前世是恶人,老子两手掰开生死路,一刀送进地藏门,这是它们的造化。

清晨四时,刘金彪夫妇匆匆起床。他老婆文珍蹲在老虎灶下,将水烧得温热。刘金彪口衔尖刀,双手揪住猪耳,双膝夹定猪颈,将一头二百余斤的毛猪制得服服帖帖,除了凄厉又悠长的哀嚎,别无他法。

刘金彪一刀捅进去,猪的嚎叫一声低于一声,渐渐无声无息。

褪净猪毛,剥洗内脏,这些活干完,天已微亮。刘金彪又烧一锅热水,倾倒在大水缸内,随后赤条条跨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张木匠

 

 

 

张大康是白马镇有名的能工巧匠,他打制的桌椅橱柜,没一样不精巧,而且经久耐用。农民起房造屋,能请张木匠出山,那是莫大的荣幸。

他手下徒弟一大帮,吃饭占满一张八仙桌,除了东家作陪,其他人还得另开一桌。

开饭时,张木匠坐北朝南,双眼半开半闭。他的徒弟们双手按膝,眼观鼻,鼻观心,默不作声,全然不顾桌上的白鸡酱鸭红烧肉。

东家挥舞着筷子,满面堆欢,热情劝说道:吃呀,下饭(小菜)呒有,饭要吃饱。

徒弟们依然静默,仿佛老僧入定。

张木匠轻吁一口气,慢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周杏生

         周杏生个子瘦小,声音尖细,麻子脸,大龅牙,乍一看以为是未发育的少年,其实他已三十挂零了。

 

 当时还是人民公社,生产队长毛胡子看杏生肩不能挑、背不能扛,而且光棍一条,便安排他看守鱼簖。

杏生在运河边搭了个草棚,平时吃睡在内,每日划一只菱桶,修补鱼簖,清除杂草。

那时的农民大多面黄肌瘦,缺乏营养,遇上个头疼脑热的,能喝上一碗热腾腾的鱼汤,便是上等的口福了。

社员来买鱼,从工分里扣,年底结帐。可总有人贪小便宜,想吃白食。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团拜会

         这些日子,老陈一直盼望镇政府召开退休干部团拜会。

 

老陈是土生土长的白马镇人,苦熬三十多年,从通讯员开始做起,一直熬到镇党委书记的位置,那真是一步一个脚印,说踏石留印也不为过。有人说他用脚步丈量白马镇的每一寸土地,也有调皮鬼说他村村都有丈母娘。

岁月无情,老陈退休了。他的子女在县城安家,可他偏偏住在白马镇,理由是要扶新领导上马,再带他们一程,尽到一个老干部的本分。

这年头领导调动频繁,老陈发现每年都有陌生面孔上门拜访,手里捧着一个笔记本,虚心向他求教。这让老陈有点烦,但更多的是满足。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9 | 收藏 | 查看全文>>

金厨师

 

金厨师在镇上开了一家餐馆,经营宁波海鲜,生意颇为红火。

他虽然每日在伙房忙活,却长得秀气;尤其是那双眼睛,水灵灵的,好像能说话。曾有几个上海食客夸赞他的相貌,说他长得像姓黄的电影明星。

金厨师烟酒不沾,也不打牌,平时寡言少语。男人总归有爱好,寡言的男人一般好色,金厨师也不例外。

每当餐馆来了年轻貌美的女客,金厨师便抖擞精神,把菜做得色香味俱全,份量特别足,而且价格便宜。

女人一般贪小,瞧见他玉树临风的模样,心里已欢喜五分;再见到他这份诚心,又增加三分喜欢。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4 | 收藏 | 查看全文>>

陈二侉

 

陈二侉虎背熊腰,体重超过二百斤。他的理想是当武警,学一身硬功夫,保卫中南海。可惜他读书不行,觉得课本上的字好像一群小蜜蜂,钻来钻去就是钻不进自己脑子里,于是马马虎虎上完初中,便回乡务农。好不容易盼来征兵,却因学历不高,被拒之门外。

陈二侉拎着两个旅行包进城,投靠老乡丁三。丁三是建筑工地的包头,派他在场地上拌黄沙水泥。二侉不计较脏活累活,每天乐呵呵地跑东跑西,笨重的身躯仿佛狗熊撒欢,搅得工地上尘土飞扬。

工地上的钢筋、铁扣件值钱,小偷要来光顾。单位实行轮流守夜制度,每晚安排一个工人,配合传达室的老头子值班。尽管如此,小偷照来不误。丁三气得跺脚骂娘,但也无可奈何。

这一夜,轮到陈二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0 | 收藏 | 查看全文>>

胡司令

 

胡建国光头凸肚,扫帚眉,走路八字步,很像京剧《沙家浜》的忠义救国军司令胡传魁,因此得了“胡司令”这个外号。

胡传魁手下有十多个人、七八条枪;胡建国却光棍一条,靠“野摆渡”维生。

所谓“野摆渡”,就是无证经营。正规摆渡早上六点开工,傍晚六点歇息。胡司令便从晚上七点开始,摇一条小木船,穿梭于京杭运河两岸,十分钟之内横越江浙两省。

他收费颇高。渡一人一车,十块钱,绝不还价。两岸百姓通婚日久,不免走亲访友。节俭的,赶傍晚六点之前的“末班船”;大方的,则笃悠悠喝酒,不省这个摆渡钱。

胡司令每日得手现金,时常割肉吃酒,惹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刘一手

         当年白马镇未通公路,每天清晨,各色人物蜂聚码头,翘首等待客轮。

 

 “呜——”,客轮鸣响汽笛,缓缓靠岸。大伙你争我赶,抢着下船。唯独刘一手,退避一旁,右手平伸,面带微笑,礼让道:请,你们先请。待众人归座,他才施施然踏上甲板。

轮船启航,往县城方向驶去。刘一手爬上二层货仓,腾出圆桌大一片空位,随后摸出一副扑克牌,不停地洗牌;两只眼睛向众人扫视,笑眯眯的,似乎在说:请,请上来。

总归有几人忍不住,跟刘一手玩牌,打“梭哈”,或者“二八杠”。

这些乡民面色紫涨,一支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21页/209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