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其仁专栏天涯名博

周其仁: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长江商学院经济学教授。研究范围主要包括:产权与合约、经济史、经济制度变迁理论、企业与市场组织、垄断、管制与管制改革等等。自1996年以来,相继开设了有关经济组织和经济制度、发展经济学、新制度经济学等课程。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646651
  • 开博时间:2007-12-13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文分类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周其仁:城镇化要汲取国家工业化教训

  

 城市化有好多个维度。一个维度是物理外观,就是冒出了更多的城市,涌现了更多地标性的建筑和高楼大厦,也建成了更多的城市基础设施来支撑高密度的经济活动。现在把城市化当作政策目标,很容易让人们想到这个外观。但是,城市化还有一个重要的维度,那就是制度方面的,涉及到行为规则,以及经济和政治权利方面的制度安排。

  从经验上看,城市化无非是人们对城市提供的机会可以做出反应的结果。为什么更多的人口从农村转向城市呢?讲到底,就是因为城市提供更高的收入机会与发展机会。城乡差别,那是客观存在的,关键是让不让人对这个差别做出反应,允许不允许向城市流动、定居。欧洲历史上的城市化,哪里离得开冲破封建笆篱,哪里离得开工作、流动、迁徙、居住的自由?没有对自由的权利保障,人类甚至无从发现,城市居然能成为如此吸引人、积聚人的地方。

  中国自己的经验也证明,制度、权利安排和相关政策,决定着城市化的性质和变化速度。譬如上世纪50年代末吃了大跃进的亏,只好把2000多万城镇人口赶回农村,随后通过户籍、粮食、就业和福利等一系列制度,把城乡之间的门关上了。结果,城镇化不但没有寸进,指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6 | 浏览:567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周其仁:“征地补偿至少提高10倍”的谬误

  

本来要继续讨论“还权赋能”的动力机制。可是近几天回访过去调查过的一个民办工业区和几处农村新建社区,听到一条流传甚广的消息引发各方议论纷纷,事情重要,决定插入本文,提供一点评论。

 

  这条消息是这样的:“国务院修改征地补偿标准,可能至少提高10倍。”从网上看,最早发布该消息的人民网和新华网,都是官方权威媒体,肯定不是马路新闻。再查官方报道,20121128日国务院常务会议的确讨论通过《土地管理法修正案(草案)》,也决定将草案提交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这点没什么问题,也没有引发大的反响。

 

  比较有冲击力的,是该消息的后半句——“(征地补偿标准)可能至少提高10倍。”读起来,又是“可能”、又是“至少”,想象空间甚大,但事实的确凿性却显得含含糊糊的。到底国务院讨论决定了什么呢?细读内里,才知道“虽

分类:未分类 | 评论:3 | 浏览:405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周其仁:民众权力的城市化比建楼更重要

  
民众权力的城市化比建楼更重要
 
2012/12/24 21:30

 

(摘要:城市化不仅仅是物理上的城市化,即建高楼大厦,但是,民众权力的城市化同样重要,二者不可偏颇。)

刚才吴老师是对整个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怎么进一步推进做了总体框架性的解读。我谈的城市化问题可能比较具体,其实要点刚才吴老师都讲到了,体制跟发展之间怎么求得一个一致性。

  城市化有好多维度,一个维度是物理外观上的,就是国土上冒出了更多的城市,冒出了更多的地标性建筑,冒出了更多高楼大厦,需要有更密集的基础设施支撑高密度的经济活动,生活生产。这是城市化的维度,城市化很容易想到的是城市外观。但是,城市化还有一个维度是非常抽象的社会权利方面的变化,所谓社会权利也是城市化,城市化无非是普通人对经济收入较高的机会做反映,为什么人们总的趋势是往城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422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周其仁:中国经济面临三大不确定 如何走好下一程

  

中国经济现在的状况有一个大背景,我始终把我们的经济看作是两个海平面的运动:中国开放时已经有了发达国家这个样一个高海平面,我们是处在一个低海平面。高海平面人均GDP13000美元(1978年的美国),现在人均为3-4万美元。世界经济还有一个由中国、印度、前苏联等发展中国家组成的低海平面,中国开放时人均不到200美元,翻两番达到800美元。中国开放时,这两个海平面差一百倍。邓小平改革开放把这两个海平面打通,这个打通释放了巨大的市场。因为原来低海平面国家都是二战前后独立的,非常看重自己的国家主权,但一直处理不好主权和开放的关系,基本用的是替代办法:国家权力把关税壁垒提得很高,让国际资本、商品无法进入,空吹国内市场发展国有企业。这是当时很多国家的策略。这个策略主权维持住了,但经济发展不理想。邓小平总结经验教训后提出开放,1990年印度开放,1991年前苏联垮台苏东体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452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周其仁:改革是对未来最重要的投资

  

讨论经济形势的时候,有一个比喻很流行,那就是“三驾马车”。这个比喻把本来庞杂无比的国民经济,简化为“投资、消费、出口(其实是净出口)”三驾车,很形象、很生动、很好懂。派生出来的一个效果,就是把国民经济管理或“宏观调控”,也看得像赶马车一般,这里一鞭子,那里一鞭子,经济就跑起来了。

 

我的观点是,从现在的实际情况看,恐怕没有这样的机会,可以轻轻松松几鞭子,就把中国经济重新赶回高速增长的通道。

 

分析一下吧。外需乏力,特别是发达经济所谓的“新常态”,不是我们打鞭子就可以打上去的。国际上倒有一些声音,认为中国的高速增长有助于全球复苏。但过去很长时间中国是靠出口驱动高增长的。未来究竟谁靠得上谁,现在真还不好说。

 

内需除了消费,就是投资。如何摆布这两驾马车,认识上似乎有摆动。刺激消费、向内需转型,讲了很多年,效果还不明显。不过希望拿国内消费的增量来抵消外需减缓,看

分类:未分类 | 评论:9 | 浏览:717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政府主导的城镇化”呼之欲出

  

本系列前面几篇,分别探究了“城市土地国有化”以及“城市设立模式”的来龙去脉。加上更早我们讨论过的“国有土地使用权的市场转让”(见“城乡中国系列评论(22)至(25)”),共同铺就了我国城市化道路的制度基石。本文综合此三项体制的整体特征,掂量其长远的影响。

 

整体特征就是一句话,即“行政垄断的土地市场化”。拆开来有两个要点:其一,土地使用权可以合法地在市场里流转;其二,土地的市场化流转,被行政权高度垄断。让我们先分开来简要地点评一下。

 

1988年以前不同,近二十多年来我国的土地资源终于可以合法流转了。原来是不可以的。还不是一般的不可以,而是严格禁绝。土地租赁、买卖行为,甚至要入刑法治罪。背后的观念,是把土地买卖(流转)看成是几千年中国农民分化、贫困、造反、动乱的经济根源。那可是所有恶行中的恶行,所以在政策与法律上一点口子也不开。虽然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400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周其仁:经济密度甚于人口密度

  (导读:“相比纽约东京等国际大都市,中国的‘北上广’人口聚集程度还远远不够”。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院长周其仁日前在中山大学演讲中谈到。他认为,“大”而“密”的城市化发展,更为符合中国的国情。本文很好地阐述了他的观点。)
  
  
  
    很多人集聚在一个相对狭小的地理空间里,一旦达到某个人口密度的标准,此地便被命名为“城市”。放长了眼光来打量,这个变化趋势在全球范围内迄今依然有增无减,“城市化”大潮不可阻挡。
  
  
  
    看来,人还不单单是所谓的社会动物,而且还是“倾向于集聚”的社会动物。倘若问:为什么普天之下,人都喜欢往城市里凑?文化和文明方面的理由我说不好,经济上的动力看起来直截了当——城市创造更高的收入。
  
  
  
    以2010年有一次到访过的东京为例。大东京的人口聚集程度早就令人印象深刻,在仅占全日本4%面积的空间里聚集了25%的人口。不过,这个全球第一大城市的经济聚集程度更甚:该年度东京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565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周其仁:设立城市的程序与城市边界

   “城市的土地属于国家所有”,讲的本是城市范畴里的事情。但是,该宪法准则的实践后果,却对国家与农民的关系产生了深远的影响。本来为避免“震动太大”而暂缓推进的全盘土地国有化,事实上在我国的城市化进程中,还是在一个很大的范围内发生了。
  
    究其根源,是我国城市边界的扩张因城市土地国有而获得了一个超强的推动力。为了理解这一点,我们从设立城市的程序入手,先调查下列问题:城市是怎样设立的?城市的边界如何确立,又如何变更?
  
    说起来是一个蛮有趣的话题。笔者自己生于城市,曾在很长时间里懵懵懂懂地以为,天下的孩子都和自己差不多,都是在楼道、花园、弄堂和街道里淘气长大的。等到上山下乡一来,火车四个白天三个夜晚地把我们拉到了北大荒,我才知道“大城市”原来是那样的遥不可及。自此,有些问号开始挥之不去:哪些地方算城市,哪些地方算农村?这道改变人生命运的门槛,究竟是谁、又根据什么划出来的?
  
    深究进去,才知道不是一个简单的问题。开门见山第一点,也是我认为最根本的一点,是我国的“城市”是一种行政建制,非经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403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城市土地国有是全盘土地国有第一步

  ——城乡中国系列评论之二十七
  
    上周本栏梳理“城市土地国有”的来龙去脉,厘清了一件事实,这就是包括“文革”极左在内,也没有能够把城镇的私宅民地彻底收归国有。1975年的宪法还承认城乡都有可以征用的非国有土地,但七年之后通过的1982宪法,利利落落11个字就宣布了“城市的土地属于国家所有”。其间,中国究竟发生了什么?
  
    一个可能,就是在1975年之后,虽然“文革”强弩之末,但又在城镇私宅国有化方面烧了一把火,在事实上完成了国有化。倘若这样,到1982年修宪之时,生活中的私宅民地已经完成所有权方面的国有化改造,法律不过记下一笔事实,大声无音,不会惊天动地。
  
    但是资料验证不了这一点。上文引过的,最初提出“一切私人占有的城市空地、街基地等地产,经过适当办法,一律收归国家”,是1956年。后来说“到十年后的今天提出要把土地收归国有不是太早而是太晚了”,“无论什么空地(包括旗地),无论什么人的土地(包括剥削者、劳动人民)都要收归国有”,是1967年。但是如何在全国范围推进,连这份
分类:未分类 | 评论:8 | 浏览:561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城市土地国有是全盘土地国有第一步

  

——城乡中国系列评论之二十七
   上周本栏梳理“城市土地国有”的来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400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5页/149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