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2
  • 总访问量:3246829
  • 开博时间:2005-04-21
  • 博客排名:第368位
博文分类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简简单单爱

雨后,少见的蓝天白云,少见的洁净。
阳光在天地间明亮得肆无忌惮。还没出门,就有些害怕它的灼热。
老大说,带杯凉茶吧,这么热的天上课!
我不动声色的走了。但心里却因他这些微关心泛起涟漪。
 
因为做了个小手术,这些天他在家里静养。
可周末的时候我照样的去参加桌子上的“太极”运动。有一天,他就抱怨:“也,你不在家陪我,就知道跑出去耍哈!”我一蹦就起来了:“现在你也晓得要人陪了哈?你不是说女人生孩子都是很简单的事情吗?你这个又算啥子呢?”其实,我心里还是觉得有点过意不去的。这些天我没给他炖过一次汤,就是给他上药的时候我都还咕哝他:“好烦啊!”但我这个人在他面前是蛮横惯的,即使我再大的错我也不会以抱歉的模样出现。我会想方设法的找证据攻击他转移话题。果然,听了我的数落他就跟我来了:“我是跟你开玩笑的嘛!”“开玩笑?我大着肚子等你来码头接我的时候呢?你却忘得一干二净,各人打牌打得欢畅哈!”“那,那是那时候不懂事嘛!”
这不,矛头一下就转他那里去了。一会他才醒神:“也,囊个又转到我身
分类:一路走来 | 评论:8 | 浏览:477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恶梦来袭

  昨夜的梦极其狰狞。

是在乡下的院坝里吧,看见天空某处是心惊的灰黑的云。又仿佛是什么击打那云。忽然的云团里跑出两个云的影子,影子似乎像某个电影里飘忽的鬼魂。就是这两个有形却又飘渺的影子似乎要带来灭顶之灾,要带来末日。
于是我恐惧的奔回了房子里。跑到楼上,撤掉梯子,外面的遥远的却又真切的声音,像裹着什么威逼着越来越近。我就拼命的往楼上跑,儿子似乎还很小,我抱着他逃啊逃啊,那房子似乎一层一层的没完没了的高,鞋子撞击钢铁房子的地面。房子的外面似乎还有并立的高楼,可无数的戴着钢盔的兵士样的人在拆除那房,像要把所有人都赶到这钢铁屋子,像要把所有的人销毁在这铁屋子里。。。。。。


为什么梦竟然长有如此凶恶的脸扰得人心惊胆战呢?



分类:一路走来 | 评论:1 | 浏览:5226 | 收藏 | 查看全文>>

云起

  前天放了一天假,我带儿子照了身份证的照片后就去了新世纪。
儿子不贪心,但我喜欢让他穿得光亮。拽着他给他买了一双鞋,一件衣服一条短裤。儿子咕哝,又花了一千多块啊!我哈哈的笑,有钱你就花吧你担心啥子哟。
后来我们去了咖啡厅吃午饭。他照样要了喜欢的海鲜煲。
聊天的时候,儿子说他明年要考北京的学校。
妈妈,清华人大难了点,但只要考了六百二三,北京还有许多不错的学校的。
我自然高兴,好啊好啊,妈妈的好朋友在那里,妈妈还有许多的学生在那里呢。
可儿子又说妈妈北京的房子好贵啊。
我说怕啥子,一时买不起就租房子嘛。你这么年轻有的是时间与精力呢。
算了,我以后还是回成都或者重庆工作。
好啊好啊。那你如果决定在重庆工作,我就去把新买的那房子退了去重庆先给你定一套怎样?
儿子笑咪咪的不赞成也不反对。
也,小子,要从大人这里揩油唆?
幸好老大不在身边,不然他一准这样:“切,揩油?你恁个喜欢乱花钱,别个能揩到啥子?”
分类:你的世界 | 评论:6 | 浏览:702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凡俗人生

  是第一次上高中,第一次带高三。
  以前带初三时假期也补过课,但那都是很久远的事情了。所以对于那时候的暑热和疲累也都没有了真切的记忆。
  现在呢?尽管教室办公室那直冒冷气的空调驱走了炎热,可是那按部就班的忙碌带来的倦怠却丝毫没有离开的意思。
  年级要求学生七点十五分到校。老师自然不能落到学生的后头。新校长那天早上来露过一次面,不大满意现在高三的状况。说学生应当六点五十就要到教室。听到了一些关于他的传闻。其实也没什么。不过就是来得更早,要求更严格。什么样的土壤自然培育什么样的工作风格。用时间堆成绩是通行的办法。
  
  新一轮的教改出来了。
  先是要老师们完成网络通识培训,时间不得少于840分钟。不少人上网后就让那视频里的老师一个人在那里表演。可隔不了几天又挂出消息,说鼠标必须五分钟就要动一动,不然就不会计时间。好家伙,你要这么要求我就去下个自动播放器,看你还能怎样。
  时间凑满了还不行,作业又出来了。不知道从哪里传过来答案,大家就有福同享了吧!我毛躁的时候还胡乱的粘贴了些上去敷衍了事。
分类:一路走来 | 评论:4 | 浏览:5353 | 收藏 | 查看全文>>

牛牛的暑假生活

  





分类:一路走来 | 评论:11 | 浏览:4634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这两爷子

  昨天是德国对阿根廷。
儿子一回来就蹲在电视机面前了。
你明天要上课,叫你不要看了啊!我在一旁咕哝。
有啥子嘛,四年才一次呢!他老子又用惯用的口吻飞快的回答我。
那你去请假噻,说我儿子看世界杯,不补课了!我有些生气。
补课的个嘛,有啥子了不起!今天这球赛有看头!儿子笑眯眯的一声不吭,他爹妈倒在客厅的争得闹热。

这个当老头的,真让人哭笑不得。
世界杯开始的时候,正是紧张的期末复习。儿子是中午看,晚上看。两爷子一天就把电视守到起。我有时愤怒就骂儿子,你这个样子,期末考试会很好看的。
怕啥子?大不了又考个两百多名嘛!每回说儿子都是他老子来对。
有一次吃午饭的时候,老大也不看儿子,仿佛自语似的:“你格老子要没考在一百名以前,我是要立即把你捶一顿的!”“那我考好的时候你囊个不奖励我呢?”这回儿子接话倒飞快!我妹妹在一旁哈哈大笑:“那我就来看热闹,看你是囊个打娃儿的!”

期末成绩其实是可想而知的。各个学
分类:一路走来 | 评论:8 | 浏览:4112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乡巴佬进城之一

  周五是学校的例会,校长总有大小事要做透彻总结的,所以那天出发的时候就快六点了。
  等我们一气不歇的赶到重庆时,已快九点了,中午吃的那点饭哪里背得住这漫长时间的消耗,禁得住这几百公里的颠簸呢?早已经饥肠辘辘的我们连弟弟的家门都懒得进,对直的去往“大队长火锅”。
  这个“大队”,搞得有些文革特色,服务生一律的绿军装,腰间扎根军用皮带,肩上斜挎军用书包。完全的红卫兵模样。客人一到,门边的就吆喝:“同志,里边请!”也好,免得“美女”“帅哥”的恶心你。
  进入大厅,喧嚣之声扑面而来,嘈杂得似乎胃都敛声屏气的不敢再张扬地“咕咕”乱叫,室内到处都装有镜子,天上,墙壁,进进出出,起起落落的人晃得让人分不清何者是实何者是影,本来就有奔波之累,这一晃更让人心焦。
  年轻的服务员同志领我们上楼去预定的位置,只见通道的墙上挂着形形色色的照片,自然也是打了那时烙印的。我们被一张奖状吸引,不由饶有兴趣的停下来研究其真假。
  楼上的装潢与楼下无异,除了明亮的镜子,其余都是黑色。桌子,凳子,装镜子的木框子。椅子更让人跌眼镜,靠背几乎高过半墙。印
分类:一路走来 | 评论:7 | 浏览:383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杂记

  孩子的爷爷因为腿部静脉曲张去医院动手术,这两天也就在学校和医院的路上跑来跑去。
  本来我的意思是就在我们这边的医院做手术,但老大却坚决不同意,非要去三峡医院,他的心里还是相信最高级别的。
  从这边去市里,大巴车只用两元钱,坐出租车就是二十五元。我是不爱坐大巴的,哼哧哼哧的跑得艰难不说,一路上不晓得要停多少站,更焦人的是,司机们是相当贪婪的,人都塞得满满的时候,还在喊,挤一下挤一下。巴不得顶棚也用来装人。所以出门一般就是出租车。可没想到,最近在搞城建,万州的人们精神好得很,卯着劲打造这重庆第二大都市。这不,到处的路挖得稀烂,车道改七改八的,江南江北的跑非常不方便。到医院的路要绕很远,出租车不大乐意跑,司机还要白着眼加钱。你已经是案板上的肉,挨宰就是一定的。出租车司机为节省就穿小巷子,拐七拐八的等我下车的时候人就晕了。再到医院的外科大楼又电梯上上下下(我这个人又晕车晕电梯),折腾下来,本来就像孙悟空被唐僧念了紧箍咒。再到七楼见医生,看见楼道加床的病号,或者瞥见病房里面病人的脸,闻到医院那特有的味道,又想起了自己曾两次住这个医院,似乎可恶的鼻窦炎一下就犯了,头
分类:一路走来 | 评论:5 | 浏览:3321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记

  老大的驾证都拿了好久了,前几回兴奋就拿我妹妹的车来练手艺。
我这个人也怪,别的新手的车我也坐过,并没有特别的紧张。可只要老大一开车,我就格外的不安。
老大很生气,很粗鲁的骂:“你这个右客,各人老公都不相信!”
但他再怎么骂,我只要一上他开的车,神经就绷起了,一言不发的死盯着他的一举一动。一会这样一会那样的提醒着他。他就不耐烦了:“你个门外汉,啥子不懂就这里说东说西的!”
有一次转弯他没大减速,吓得我一下就毛了:“开开开,叫你慢点,你还说我啥子不懂,几十岁的人你像个泡皮!”
几次下来,我就给他下最后通牒:“你的技术不练好,想买车门都没有!”
他也不是吃素的:“嘿,钱又不是你一个人的哈!”

昨晚,朋友过生日,大家吆喝着喝酒,从酒馆喝到广场的夜市,朋友的老公把车子钥匙一甩:“何老大,今天你开车了,我们喝酒!”我在酒馆的时候就喝了五个小瓶,早喝高了。靠在椅子上吹夜风,似睡非睡的。听周围热闹得很。等到尽兴回去,果然是老大在开,不过,似乎开得很不错。下车后我跟他说:
分类:一路走来 | 评论:10 | 浏览:3466 | 收藏 | 查看全文>>

眼下之惧

  今天上完课学生就放假了。
而我们,明天休息一天,后天上午就开监考会了。
接下来的两天就是眼都不能乱眨的高考监考。

对我来说,当老师最痛苦的事情当然就是监考了。
尤其是高考。
首先是大会小会的开,一个二个的领导一遍一遍的强调高考的重要。你本来就紧绷的神经老被这个那个的手在紧发条。
往往是还没上场,内心就莫名紧张,生怕出错。这一紧张自然就会让你周身上下每个毛孔都不熨帖。
等考试铃声一响,你就像一尊菩萨了。只能坐在该坐的位置。像极小时候玩的不能说话不能动的游戏了。两个小时或者两个半小时在这个时候显得格外格外的漫长。时间给人的感觉确实奇怪,你想它慢吧,它飞快的跑。你想它快吧,它偏偏比蜗牛都慢。你能把它怎样呢?奈何不得!
平时一般监考有时还可以打个望什么的,这个时候你是有此心而无此胆啊!
那就只有漫想吧。想什么呢?什么事情能转移注意力而让人觉得时间如梭呢?
自然是关于钱的梦想。原来监考的时候我是给自己命题作文“假如我
分类:一路走来 | 评论:7 | 浏览:373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旧事之麻将

  在罐头厂住的时候,我家对面的老婆婆们喜欢打麻将。遇到我放假在家,她们偶尔会叫上我凑数。年少无瘾,倒也兴高采烈。现在呢,我妈叫我陪她打我都不干,跟老年人打有啥子劲?出牌又慢,输了又罗嗦。为这个我妈有时会拿白眼恨我。
  
  那时的麻将里有东西南北风,打法和今天的不一样。可以吃可以碰,可以和小的也可以和十三幺什么的翻番。我大约也只记得这点。而且当时是不输钱的,输的是苞谷子儿。但即使这样,老婆婆们有时也争得面红耳赤的。我有时玩得起劲也会争着要打。
  
  后来父亲调到税务局,我们就搬到鸡窝垭税务局宿舍。从老婆婆那里学的麻将技术自然不会忘记。就像已经会游泳的人,不下水也不会忘记其招式的。只是平时在外上学,也没机会操练。
  
  记不得到底是哪一年,暑假漫长,闲着无事,我和弟弟就拉上妹妹在家摆战场了。
  
  一般是父母前脚一走,我们就立马行动。那时哪里有专门的牌桌啊,但没关系,茶几就是牌桌。一人搬个小板凳,每人发同样数目的花生,三个人的娱乐就开始了。
  
  电
分类:一路走来 | 评论:8 | 浏览:477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加油吧,小子!

我们的中期考试是七校联盟,儿子这回算扳回了面子,在年级排名第四十三。
就成绩而言,这家伙的数学和理综较强,数学这次一百三十多,理综则有二百六十多。有时我很惊讶,我可是没一点理科细胞的。
可是,小子也太不给父母面子了,父母都是语文老师啊,语文居然没及格。昨天我们在家和他交流,谈到要冲好学校高考要上六百多,语文不能这个样子的时候,他居然没一点悔改之心,依然强调再把理科弄强势来弥补。未必语文就这样不招他喜欢?
晚上看他做题,果然没语文的份。
真的不进油盐,真打算猛攻数学和理综了?
万一不行,你老爹老妈只有在周末进攻你的语文了!不到一百分是不会罢休的!
分类:你的世界 | 评论:11 | 浏览:659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梦里梦外

前晚梦里突然见到丹于。她去北京好几年了,平时电话吹得不少,但真要见面,却千难万难。比不得一处住着的时候。
可梦得那么真切,似乎她在旅店住着,我去接她,她还穿着我不大熟见的小姑娘穿的短睡裙。一边收拾一边聊天。我手里拿了不少的钱,告诉她是朋友还我的钱,这且没啥子好奇怪的,怪就怪在我还跟她说,别人还钱是一定要看看的,仿佛是在提到另一朋友,我告诉丹于,说那朋友还我钱的时候就有假币。与此同时,我看见丹于的旅行包,里面用牛皮纸包着一叠叠的钱。

梦醒,心下疑惑,是丹于要回来么?如此真切的面对面?就想下午打个电话问问。结果电话还来不及打,丹于的电话就来了。果然周五回来。办理孩子护照的事情。再次应验我做梦的本事。

至于假钞的事情,因为下晚自习之前,我拉开过办公室的抽屉。抽屉里就有一张假钞。
前不久班长收资料费的时候,愣是收了一张百元假钞。女孩子眼红红的来找我,我也觉得很恼火,当班主任十多年这的确是第一回。被自己的学生同学算计,其中滋味难以言表。女孩子觉得事情没做好要自己赔,那怎么行?本来她就够沮丧了。
分类:一路走来 | 评论:6 | 浏览:4657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也算了却事一桩

办公室通知填高级聘任表。本来都把这个事情搞忘了,07年12月就评了高级,因为没指标,说是几年后聘。

没想到时间一梭就到了。

也是好事,从此再不为啥子职称挂心。另一方面,也是说教书岁月的追求到头了!


分类:一路走来 | 评论:8 | 浏览:373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昨夜风狂雨骤

梦醒,窗外是哗啦啦的雨声。让人疑心竟是天裂了缝。雷电助威,心慌意乱。起床紧闭了几间屋子的窗子,关了电源,复又回床上躺下。



听雨。



脑海里清晰的冒出蒋捷的“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壮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
而今听雨僧庐下,鬓已星星也。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



雨狂整夜。



分类:一路走来 | 评论:1 | 浏览:340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39页/582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6 7 8 9 10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