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3244513
  • 开博时间:2005-04-21
  • 博客排名:第396位
博文分类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浮生有闲时(二)

  

浮生有闲时(二)浮生有闲时(二)浮生有闲时(二)

分类:你的世界 | 评论:7 | 浏览:12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浮生有闲时(2014.12.7)

  

好像很久没出去走走了。那个行万步的计步程序在手机里怕是闲得生霉了。

 

那就走吧!

 

迎面而来的是冬天的寒意。阴冷的天似乎在催促只穿两件单衣的我,脚步自然加快了些。出门向左过了江汉花园左拐有了一大段缓坡,行至医专时已有了微汗,便又慢了些许。那些小商贩们照例将煎饼摊、小面摊、红薯摊、水果摊摆在路上,热腾腾地候着学生们。学生照例在被窝里暖和,用周日上午的酣睡弥补昨夜的狂放。偶尔会有年轻的情侣牵着手从眼前晃过,甜蜜和青春自然张扬像那散发香气的烤红薯引人张望。

 

在建设中的三峡学院的前身是万县师专,它是我的母校。但眼前的这个占地宽广的三峡学院却与我毫无关联。只是给了我和他人漫步的去处。本想一路向上登至顶处,可放眼看时,尽是黑雾笼罩高处的学生宿舍等全都不见。从上面下来的女学生有人戴了防这霾的口罩,口罩很漂亮,可也许那年轻的脸更有神韵呢,不想因这霾却躲藏在口罩里。我亦只好从大门出去再继续我的万步行。

 

离开了学校云

分类:你的世界 | 评论:3 | 浏览:6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少年曾题菊花诗

  

                                                                                  &n

分类:你的世界 | 评论:3 | 浏览:2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行一程一程

  

睡足了觉,抱了三件冬衣就出门了。

干洗店的门口烧了一堆火,几个人围着在烤红薯。这样的情景在这个移民小城是经常看得到的。凡是可以烤火的东西就总会有人直接在街上点燃,冬日的火自然会吸引一些闲散的人。男的女的老的少的都有。往往是铺子里的店员,或是打散工的人,或是临街租屋的老人。有一次一大堆人不晓得当街烧些什么东西,路过的时候感觉很是刺鼻,不由疑惑,这么浓烈的异味烤火的人闻不到么?看来,不少人还是乐意把街道当成自家的院子。

看看这个拥有大量移民的城市的随意吧。人们不但可以在他们看中的地方跳坝坝舞,也可以任意选址摆摊设点,还可以在冬天像这样烧火取暖或者取乐,如是谁家有红事白事,他们可以自己搭灶垒台把小区的坝子当成自己的地盘摆长龙似的宴席,还会请他们相中的乐队白天黑夜的歌唱......

 

终于有人看见抱着衣服的我了。有人扯着嗓子:“快去啊,有人洗衣服!”一个正啃红薯的女孩子才赶忙站起来,她一边擦手还一边忍不住对我说:“烤红薯比煮的好吃也!”是那红薯好吃,还是那火光那火堆让她似曾相识而生了眷念呢?

分类:你的世界 | 评论:4 | 浏览:134 | 收藏 | 查看全文>>

隐约会有香来?

  

                                                                                  &n

分类:你的世界 | 评论:2 | 浏览:10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十年博客

  

手机换了以后,这个地盘好像就空置了。

手机多方便啊!拍照,发微信,上QQ......慢慢的好像就忘记了过去是经常来这里的。就像人以为过去的都已经过去可以置之不理一样。尽管这么多年我已经习惯到这里讲家长里短,到这里说喜怒哀乐。

忽然又想起了。就像三十年前的老朋友忽然会想起我忽然到处找我一样。

其实过去是不会过去的。它会在你意想不到的时候来拜访你。它的到来会让你慌了阵脚或是迷迷乱乱,原来我是这样的,原来我有过这样的时候。原来我这样的恨过又这样的爱过。

一晃就快十年了。时间多快啊。三十年也不过是一眨眼的事情。十年前我开垦了这个土地,然后像个勤勤恳恳的农人絮絮叨叨的经营着,它倒忠实,你理不理它就在你的身边。只是你不理它它就会是个空白,而你自己却怎么都会被时间刻下印记。有时候倒腾出照片、有时翻捡出文字,这样的回顾偶尔会让人怅然一阵子的。就像忽然的面对老朋友的时候,万千的滋味竟然会无法安生。怎么一下就散了,怎么一下就头发白了,怎么一下子就是天涯了......

分类:你的世界 | 评论:2 | 浏览:148 | 收藏 | 查看全文>>

踏过此生第几桥

过年时,和从成都回来的幺爸聊天,他忽然说好久还是想回白龙看看。当时我也只淡淡的,要想回去那还不是很简单的么?只是人的常态是,许多事只能想想,一旦真的按照所想去做,不定打破多少幻梦,收取几多失望呢。

 

幺爸所说的白龙那个时候应该叫公社。幺爸也不是我的亲幺爸。他是从县城分到食品店的小店员。当时我爸爸是供销社的会计,觉得这个小伙子很不错,又是一个姓,走来走去的他就成了我的幺爸,成了我们的家人。成了我们一辈子的幺爸。

 

白龙很小,几个单位手指头就数得过来:供销社、粮站、学校、卫生院......

 

但是那个小地方却在很多回清晰的走回梦里,每回看到“伏在河沿上钓虾”“紫红的桑葚”等字眼白龙就会越发鲜活。于是很多时候也会巴巴的想回去看看,看看小时候种的树还在不在,看看那个水库的小鱼还是不是和以往一样成群结队的抢食,看看小伙伴还会不会一起兴高采烈的瞎掰……

 

记忆深刻的第一次回去是读大学的时候,那时我们离开白龙已经十多年了

分类:你的世界 | 评论:3 | 浏览:1840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不觉

  

再次来这里的时候,已经快2014年了。

很长一段时间了。不觉得快乐。那种像小时得到一块带香味的橡皮擦或者是五年级时候得到一本《现代汉语词典》的快乐,那种像高中时候等来一封信或者大学时候等来一个人的快乐。也不觉得不快乐。那种像小时数学没有及格又或者弟弟霸占了所有好吃的不快乐,那种像高中时候等的信永不再来或者大学时候发现等来的不是自己想等得人的不快乐。

因为我已经跟着时间走到了这个季节。

我每天都在忙碌。天还黢黑的时候我就出了门,天黑尽的时候又才回家。我忙着告诉那些即将面对高考的学生怎么答题怎么在考场上得到满分。我在讲标点怎么用病句怎么修改图文怎么转换。。。。。。我只在时间的缝隙里告诉他们门前的河流曾经怎样的汹涌田间的桑葚又曾何等的诱人童年曾经怎样的飞扬少年曾经是何等的豪气。。。。。。那些点亮的眼睛又会瞬间齐刷刷的投向桌子上厚厚的资料书。

我每天都在忙碌。

我像个转山的人一样。我从一楼转到四楼我从A栋转到B栋。我从文科转到理科。我从普通班转到实验班。我查看教室的卫生我观察教室的学生我监督老师到没到位

分类:你的世界 | 评论:1 | 浏览:428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说说而已

在我们往医院的账上打了8500元后,那个司机提出要出院了。可是等老大去办手续的时候,对方喊了六七个人在病房里,大意就是给两万元就出院,不给,就继续住院。不继续往医院账上打钱,他们就带着老的少的到我家。

这下该我们清醒了,原来,事情没我们想象的简单。即使我们自己认为已经仁至义尽对方也不会就此罢休。

如此,也好。

第二天我去医院撤去陪护,我也不再去看望那个司机,因为我觉得这个时候关涉到道德,触摸到底线了。

要住院可以,我们不会再垫钱。对方如果认为我们有何不妥完全可以起诉。我也不会再去求他和解。他们的态度如果继续这个样子,我宁愿把钱送给律师。

取之有道是正理,我本是个吃软不吃硬的人。

这两天对方很安静。也许是在请啥子亲戚想啥子法子来折磨我们。老大有些焦虑。有什么好担心的呢?我不做亏心事我就不会有负担。别人想强加负担给我是不可能的。

 

最近似乎不大太平。家里的老人又生病。

其实也是,人到中年就是这个样子的。我也永远无法猜透古怪的命运会

分类:你的世界 | 评论:3 | 浏览:7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意外

老大的车和摩托车出了点事故。

昨天那个时候那个地段车特别多,那个摩托车挤在车流中,估计是绿灯一亮摩托就往前挤,车把手撞到老大的车门上,当老大发现问题立即停车时,摩托车司机已经停不下来了。摩托侧翻,司机的脚在水泥地上擦伤了。幸好是小伤,但是对方还是要求住院,一拨一拨的人到医院,其中有人就喊要照核磁共振。。。。。。等我知道消息赶过去后,觉得无论怎样人家是受伤了,愿意住院就住院。安排好后对方还提出还要陪护,陪护就陪护吧。临走时候我又放了几百元觉得对方那么多亲戚在那里一下午想请他们吃个晚饭。朋友们说我心肠软,妹妹也很生气说是你们钱多了。老大的父母很不开心,觉得那个摩托车后面冲上来,害老大是全责。老大自然郁郁的。

上午我叫老大去了一趟医院,他看帐上剩的钱不多就又打了两千块。妹妹一听火大,我就劝他们,出了事不要抱怨,也许这个事情是孽障,事情出了孽障就解了。自己由此常谨慎也不是坏事。孩子的奶奶恨恨的,认为对方敲诈,我说即使这样,反正我们的钱在那里也不会让我们成为有钱人。事情临头,我们只要真心解决事情就行。至于别人,随他吧!

分类:你的世界 | 评论:2 | 浏览:42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懂拒绝怎么会有今天啊

已经很久没有停下来到这里看看,用键盘敲敲打打。

现在最多是用手机抓拍个啥发点微信。

造成今天这个局面不是别人,是我自己头脑发热。

 

假期的某天忽然接到上司电话,大意是给我加点码。说来推去原来是年级组长!

儿子读大学去后我连班主任都不愿意当了,一天除了教书优哉游哉的,这样子虽然是没啥追求,但自由惬意。没想到现在忽然从天而降个霹雳。我这辈子原本散淡,年轻时候尚且不做他想,如今人老力弱干啥去这个水区趟一回呢?可是对方没有商量余地。我要如何拒绝呢?平时大家关系不错,话没说好也许尴尬。谁想到我在犹疑之时对方已经搁了电话。等我立马回电过去,对方电话无人接听。

第二天,办公室就通知我去开高三补课教师调整会。

 

就这样,我的闲适人生没了。朋友们很是不解。我其实连自己都没弄清楚我为什么成了上架的鸭子。

 

已经有一个多月了。杂事多得不是一点点,有时我会哀叹这样跑来转去的人生于我有什么意义。觉睡不好,教书上面

分类:你的世界 | 评论:4 | 浏览:91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日记

  

下了几回暴雨气温就降了下来。转个不定的空调可以暂时休息了。

 

高考成绩出来这几天,每年上演的悲悲喜喜又在各处演了一遍。

我们学校照样在校门口扯了横幅贴了喜报,散步的时候发现不少的市民停在那里看了又看。

衡水中学继续着他们的神话,我们这些学校继续为了招生各显神通。关于谁是今年的第一,外界看宣传是越看越糊涂的。

 

老大的侄儿考了540分,超过重本20分。这个孩子初中高中都在我家,现在终于舒口气了。这两天其实是松不了气的,他的志愿如何填报还是由我们负责。因为分数高不高低不低的,志愿填报也很伤神。像老大的弟弟弟媳就有福气哟,除了给孩子生活费其他无需多管。

 

搬进高三院好几天了,这些学生似乎没什么意识,依然散漫。今天上午听说学校召集班主任开会的。大约就是班主任应该怎样的撵这些学生让他们飞跑起来。

 

分类:你的世界 | 评论:1 | 浏览:295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日子小记

早上一起床感觉右眼更模糊,好像有什么东西糊住了眼睛,用手擦拭的时候又什么都没有。干脆用点淡盐水洗一洗。洗完顿时感觉好多了,是天气炎热还是熬夜用眼过度?或者是因为在开始老花而这样?

 

上早自习走进十五班就感觉热气扑面,太阳晃眼娃儿们拉上了厚厚的窗帘,七十几个人的热量从哪里散开去呢?两把电扇一大早就已经高速运转,这两天要突破四十度了。我是下午的课,这个教室的空调还没修好,今天下午那四十分钟估计汗水会湿透衣背。

 

叫了一碗面条怕弄混了空调房的味道,和玲子在走廊外一边吃一边说着当班主任的一些事情。外面的阳光金灿灿的。

 

坐回办公室改卷子的时候,有人问我QQ签名“曲终人散时谁没有过错”是什么意思。那是某天忽然听到的歌词。而头天夜里,因为朋友过生我们狂欢了一夜。一些人熏熏然,平时的伪装一下就不见了,真正的放浪形骸。唯独那天我很清醒。前因后果清清楚楚。一眼望去收获千种滋味。听见这歌词的时候自然生了感慨。曲终人散时,原来一些竟是错误所致。可曲已终人已散,对与错又有什

分类:你的世界 | 评论:0 | 浏览:105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浮生有闲

高考我又拣了个便宜,不监考偷来七天假日,乐得搭上火车直往成都。

儿子对我这个不请自来的老妈却不大热情,他要上课没有时间接待。朋友们大多在上班实在不好打扰。

许多时候就在温江的十二楼酣睡。老大说未必千里迢迢就因为成都的瞌睡好睡!其实到一个地方未必一定要马不停蹄的行走。把自己看成那个地方的一份子在那里歇憩不也是很安逸的事情么?有的早晨,十二楼下的老人们锻炼的音乐声会唤醒我,然后我就蓬头垢面的坐在飘窗上看风景:看温江水缓缓地从我的假期中流过,看温江水涨水面杂物漂浮遥想别处的狂风暴雨,看流水之岸喝早茶的人们,看石桥上的人如何踱来踱去,看远处的太阳如何冲破云层拨开高高的房屋的遮挡。。。。。。然后惊讶的发现自己很喜欢这个一面之缘的温江就像当日喜欢雅安喜欢都江堰一样。

 

 

分类:你的世界 | 评论:3 | 浏览:76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奢侈

我是个地地道道的中年人了。

我的工作按部就班。我的儿子已经长大离开,像一只鸟一样找寻他的天空他的树枝。我的爱情已经成为婚姻,二十多年前爱的那个人在我的枕边酣睡。我的母亲已经头发花白,我的父亲永不再回来。我的弟弟妹妹正在他们的日子里奔跑或者停歇。我的朋友分散在这个或者那个角落,欢喜或者愁苦的品尝生活端给他们的各种酒酿。

我白天在讲台上让许多双眼睛晶亮或者疲惫,傍晚我在城市的大道或者小巷行走。天黑的时候手上的牌就是主宰我的上帝。

 

有些夜晚回家我会看见天上的月亮正圆, 有些时候我会听音乐听到惆怅和怀想,有些时候我读别人的诗歌会读到鸣响。

这样的时候我就觉得爬山虎触摸到了它最原始却始终不灭的梦想。

分类:你的世界 | 评论:3 | 浏览:105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39页/582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