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渊家的猫窝

世多悲离少合欢,人生如意十之三;额间总需生岁月,鬓边难逃雪尘染;世事翻覆类蓬转,人处江湖庙堂远;何事秋风悲画扇,逍遥自在方为仙。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60805
  • 开博时间:2007-12-09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谁知道啥……大概是四大的现代版?

4号疗养院里住了好些退役的特警,很多是因为负伤残疾而退役,身上多多少少都还有些暗伤,不得不每年就来这里修养阵子。然,若因此就忽视了这些人的战力,却也不是件明智的选择呢。

戚少商刚来的时候情绪很低落。他某次行动中左臂受了重伤,伤情恶化,不得不截肢。虽说他自己觉得身手枪法都没受到影响,但组织觉得他并不能胜任这份工作了,劝他退役来这里修养。

他立在花园里,单手背在身后,看着萧瑟秋风里几朵小雏菊,背影说不出的凄凉。

就在这时,一群人闹哄哄拥进了大门。

戚少商转身就看见一架轮椅,被一群连迷彩面妆都没卸的特警簇拥在中央,热热闹闹送进了大楼。

“那个人……是叫成崖余吧?”戚少商想。

分类:晴谢恶搞 | 评论:0 | 浏览:53 | 收藏 | 查看全文>>

终极理想悲观主义者的现实人生

  太久不来窝里,已经连用户名都忘记了。这些年感觉越活越回去了,诚然,岁数越大,方方面面的逼迫压力就越大,现实里可供喘息的空间也越小。最哀伤的是,连网络里可供喘息的空间也越发小了……因为不小心,将网络发展成了现实。
  对我而言,就算是申报课题败北,论文几易其稿,都没有听到萌神坠入爱河、萌神要嫁人感觉如此五雷轰顶。大抵是因为眼中所见的唯有失败的婚姻和不靠谱的男人。
  其实终极理想悲观主义者的人生观及其简单,认为所有事情都有可能发展到最糟糕的结局,所以所有可能得到的结局都比预料的要好,因而就会一直很快乐;因为对理想悲观所以总是勇于接受现实;所以,终极理想悲观主义者反而是你能找到的最乐观的现实主义者了。不过这些东西都不包括心。
  就好像一直以来见到的男人总是矫揉造作脆弱粘人,女人总是英姿飒爽坚强独立,所以不免就此做出本能界定。看到坚强独立爽利大气的男人总是下意识觉得哦,这货肯定是女人来着吧,这种同类的气息果断不是男人那种奇怪的物种;看到娇气造作的女生也不免觉得这货铁定是男人,哪有这么奇怪的女人啊,这种非同类气息不是地球产吧……这样,所以性别观可以说一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779 | 收藏 | 查看全文>>

纯得瑟

  败家已经成为了一种境界,但是这么美好的东西谁忍得住?咳!好吧我欠抽。纯得瑟。

共计:汉剑一把;五福剑一把;小方剑一把;浩然剑一把……哦不,一本;清明记一本。
咳,好了,得瑟开始。

首先是汉剑,有美貌锦盒(其实是纸盒贴了一层……)




汉剑高挑纤长文采风流(废话请无视)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530 | 收藏 | 查看全文>>

仵作番外·懒梅·二

  
白少陵的师父萧红袅平生有三样绝技:一柄长剑纵横恣意挥斩八方;一把指间刀深居简出伤人无形;一身机关暗器精巧阴狠防不胜防,袖里弩不过是其中一件。如若再加一条,那当属一肚子的机谋诡变毒辣无赖。
白少陵入师时年齿已长,骨骼已成,那些拗折跳跃诸般身形实在无法修习,只得放弃指间刀和长剑,全力操练轻功暗器。
萧红袅算不上个好师父,并没有循循善诱的耐性,什么武功演示一遍就算教过。难得白少陵与机关暗器上面着实有天分,又全力专攻一项,误打误撞地竟然较师父更为精妙。
萧红袅瞧这结果倒是乐了,她性子激烈,兼着一种愤世嫉俗,剑法与袖里刀的招式阴狠刚强,处处带着同归于尽的气势,白少陵性子和善,实在不合适修习;倒是机关暗器一途,可以谋定后动,要从容平和得多。只是想要从容平和就必须拉开距离,将敌人隔在射程之外,因此轻功断不可不佳;于是对白少陵玩命特训了一年,终于觉得心满意足,这才放白少陵独当一面。
因此说白少陵一流的轻功三流的剑法,并没有委屈了他;只是这中间尚要加上一等一的暗器机关。

这梅林里的阵势
分类:仵作系列 | 评论:0 | 浏览:555 | 收藏 | 查看全文>>

仵作番外·懒梅·一

  懒梅

那一年的梅花开得好晚,直到早春也不曾开放。
“真懒啊。”大侠洛曦打着哈欠评论道。他说的是梅花。彼时他正背着自己那柄名震江湖的“苍云剑”,穿着那身广袖博带的道袍,沿着山道悠游地踏着青。
路过一家临街的小院时,洛道长决定他渴了。

这家小院质朴宁静,茅草屋竹篱笆,院子里两株梅树尚幼,矮矮的树干,嫩嫩的枝条,树皮还带着新绿,疏斜的树枝上密密地挂着些花苞,一朵朵撑得饱胀,偏生就是不开。树下一溜摆了两个石墩子,一块平平整整的大石头上横七竖八画着一副棋盘,一边的石墩子上坐着位老人家,愁眉苦脸地吧嗒着旱烟袋。
老人家年纪大了,心里有些愁苦事在所难免,只是这一家人茅屋门上高挂一对大红灯笼,几匹红布胡乱缠在竹篱上,分明是一副张灯结彩迎亲嫁娶的样子,却只是愁眉不展,这便奇怪了。何况,洛道长耳力超群,稍一凝神便听到屋里“嘤嘤”的女子啜泣之声。

洛曦当年游历江湖的年头尚短,一颗心里还满装了些行侠仗义惩恶扬善,最重要的是,他本为赏梅而来,几日里寻梅未见,实
分类:仵作系列 | 评论:0 | 浏览:592 | 收藏 | 查看全文>>

猫咪劳动记·快乐的星期六

  昨晚加纳和乌拉圭一直打到点球战,历时三小时,猫咪心满意足睡下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
醒来的时候已经叫作中午了,欢乐地打开小电,捧着牛奶碗舔点心渣做早午餐。然后……灯灭了。
没有停电没有跳闸没有开任何电器(甚至小电都还在用电池)没有做任何开关灯动作没有威胁小灯泡……爬在床上几乎仰断脖子后发现灯管烧黑了一头,焦糊的味道缭绕鼻尖……
好吧,总算是找到问题了。穿戴整齐下楼去买灯泡,一边庆幸街对面就有一家。
店主答得很干脆:“这种瓦数的没有,不多见。”
好吧,向前走,换第二家。“这种瓦数的没有……”
……房主你是有多孤僻才会安装这种接口的顶灯啊!

第三家在两站地以外,现在时间是下午两点多,今天最高温度大约在40°以上,阳光灿烂。走到第三家店的时候已经几乎烘烤成功,店主的如同一盆冰水劈头浇下来:“这个瓦数的没有。”
“……”
“不过再往前走的那一家好像有。”
谢谢谢谢,店主你是好人。如闻佛语纶音一般重新振作起来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435 | 收藏 | 查看全文>>

仵作·前篇·十三

  
苏白开了门,一边带着人往里走,一边叮嘱道:“母亲今天不大好,你不要累她。”
那女人又尖叫了一声:“我没听说过苏家有男丁,你是谁?”
“我是苏家的养女。”苏白漫不经心地回答,一边开了里屋的门,随手指了一张椅子道:“自己坐,我叫母亲去。”

苏白抱着母亲出来的时候,那女人还呆呆站在当地,失魂落魄的。
苏白把母亲安置在堂上,将药材提去厨下,端了一壶茶回来时,屋里的气氛十分尴尬。
纤娘拉了男装的女儿一下,声音有些微怯:“阿苏,这是黄家的人。”
苏白蹙着眉想了半天,问:“黄家?……做什么的?”
“……你夫家。”
苏白挠挠头,“哦”了一声,提壶倒了一杯茶递过去,点头道:“慢聊。”转身又要去厨下煎药。
纤娘一把捉住她衣袖,将人拽住,声音急促又无奈:“黄家想你早点嫁过去……”

苏白愣了一会儿,慢吞吞转过身来看着那个女人。
黄家的女人被她看得发毛,瑟瑟地侧了侧脸,这才能说出话
分类:仵作系列 | 评论:0 | 浏览:56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帮小月转

  http://arialuna.blogbus.com/logs/67615797.html
插播一下,关于小月被人盗用歌词写成肉文,且作者拒绝道歉的事件。只想说,下限这种东西真的只是用来突破的么?
抱小月,我们会站在你身后的。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419 | 收藏 | 查看全文>>

仵作·前篇·十二

  
白苏点头道:“我是不懂,然我又何尝问过?苏叔叔有话不妨回家对义父解释,免得还要费两遍唇舌。”
倒也怪不得白苏言语冷淡,苏辕自认识白珏起,提起家中便说只剩自己,孤苦一人,现在蓦然跑出来一个妻子,白苏自然觉得他有意欺瞒。但平心而论,苏辕自己也不是故意要隐瞒,实在是他自己也时常会忘记,家中还有这样一位妻子。
当苏辕坐在白珏面前向他如此这般解释的时候,白珏一向温和的面庞都有些冷淡。夫妇乃人伦,怎能忘记呢?

他们回来时萧红袅已经走了,除了先前借的驴拴在屋外,苏辕的虎撑放在桌上,这个人简直就像从来不曾出现过一般。
阿苏有些失望,喃喃道:“早知道是红袅姨,应该看一眼再去集市的。”她性子冷淡,虽然与萧红袅情分颇好,却一向不太提起,白珏也是今日才知,她对这位来无影去无踪的红袅姨,竟是有几分牵挂在的。只得抚摸着阿苏的顶发,笑着安慰道:“下次罢,总会再见的。”
苏辕一眼看到虎撑,急忙抓在手里笑道:“我到处找它不着,你从哪里翻出来的?”
白珏不动声色地将虎撑收回,轻轻摩挲着道
分类:仵作系列 | 评论:0 | 浏览:46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十一、仵作·前篇

  暗衙
火焰吡啵的爆裂声里温和的那个听起来也有些迟疑:“要我……帮你提亲么?”
几乎是立即,少年就冷笑起来:“二哥你开什么玩笑?我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成亲?!”他用一种兴奋的几乎是跃跃欲试的语气森然道:“如果哪天不小心睡沉了,早上起来便能看到枕边人的尸体了。”
“……”这次轮到温和的那个沉默了,许久之后,那人道:“红袅,放弃这一行吧。只要不再做暗衙,不用再每日每夜地戒备着给靠近的人致命一击,你很快就能放松下来,像正常人一样生活了。”
“放弃?!就为了男人?!”清亮的嗓音蓦然拔高,近乎于尖锐了。“二哥,我从没想到你居然能侮辱我到这个份上!”
“红袅!”
“肖红袅这辈子只会两件事,杀人和查案!你现在对我说放弃这些,嫁给随便一个什么男人,给他洗衣、做饭、生孩子,浑浑噩噩度过余生?!”少年大笑起来,他的笑声里充满了愤怒和绝望,他疯狂地笑着道:“肖红袅不可能堕落到这个地步,在她堕落之前,我一定会先杀了她!”
“红袅!冷静下来!你太偏激了。”温和的声音有些气急败坏地咳嗽起来,这暂时打断了少
分类:仵作系列 | 评论:2 | 浏览:47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8页/76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