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26614
  • 开博时间:2007-12-03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江帆的诗(7首)

江帆的诗(7首)

■你的探访也许太迟

春天不在,接待你的是一座孤山
一把幽闭的空壶,一曲盲目的音乐演奏着火焰
——母亲死了,白鹭死了,平原也死了
雨水的味道,已经是一块墓碑所培养的影子
是堆积在山中的黄金焚烧在喉咙里
鸟儿不飞,风声不来,没有玉器和蕙草的引力
乏力的南方,杏花的味道高过槐树
高过淌过的水声,荷花未开,大地已绿色汹涌
而田亩把一叠哀伤交给无端的夜
窗棂也被折成最美的款式,你的探访也许太迟
雾已谨慎地盖住了上山的梯子
没有春光,你膝盖上的天空低矮又荒凉
只有带泥的青草,被简单地夹在燕子的尾上
2010.4.2凌晨

■祈愿

天空突然湿了,风小了,小得像一双新鞋
在一株鲜红里一闪一闪,当它传递着潮湿和微光
青山绿水间便有了一丝丝下凡的孤独
为一个画它的人耗尽脑力,为徘徊的眼彻底停下来
均匀地涂抹着这一个节气,或奢华的水光
一点一点靠拢,又一片一片感伤起来
2010.3.26凌晨

■一朵生锈的玫瑰

一朵玫瑰的锈,和一张过目不忘的脸
散落在岩石的锈上,你惊喜它们内在的岩画
和青铜的雕像,简单,智慧,甚至神秘
它们的暗器正向我们射来——
你想回到它们的过去,为一朵玫瑰压上口红
就像司汤达替一个十六岁的少女描上了胭脂
像博尔赫斯的那朵玫瑰,通过炼金术
从那银器到一根鱼骨,甚至不动声色地再生
2009.10.25

■倘若你继续迟疑

倘若你迟疑,乔木的落叶就飘到了苦楝树下
这些冬天的雨点打着你的时候,你感觉
它们依旧与你保持着相当的距离
就像是你视野里的那些另外的雨点
和落地的花瓣,均匀、顺从,又适度地降落
把你的菊园蒙在一个意境里,你吃惊
然后镇静,把蠢蠢欲动的念头打消
猛地想起什么,又沮丧地被它逃走
一只灰色的麻雀和满脸雀斑的少女
深陷在黑色的思念中,可我知道飞蛾已经出生
倘若你继续迟疑,南方也不再成为你的家乡
2009.10.30

■世界,也不忍自己预言了一座废墟

寂静——它永远寂静,你彻夜等待着
和光芒重叠的白昼,你有一份太长的黑夜
需要迷雾填充那里的方向,然后是充足的阳光
仅仅为了一座房顶的裂缝投下了光明
如果种子不死,门上的锁链会发出惊人的响声
命运也无法测算出深渊的谜底。太远了
一匹马的命运,太远了,一个人的命运
呵,一生的前景,一生的金子,一生的阅读
世界,也不忍自己预言了一座废墟
2009.10.27

■你肆意地摇着尾巴

你仿佛在走一条常规的通道,在你行动的内部
许多悲伤你看不见,你可能听到了什么
在你的印象中叶子碎了,昆虫和世界的面颊上
混乱的花粉,尘埃和日光,细若游丝的
疲惫和信仰的水分遭遇了炊烟和女神的微笑
——那最后燃烧的黄昏,颓废而漫长
多么酷似你全身激动的颜色,为了要现出身来
你倍感欢乐,你就是昔日从我身旁溜走的狮子
肆意地摇着尾巴……向世界嘈杂的深处
每日混浊的不稳定、焦虑,陷入内心的慌张
2009.10.29

■旧年祭

有谁能够走进沉重的平原,除了你
有谁能够穿过一颗微暗的心和大地的冰凉
有太多的事物需要覆盖,有太多的人
必须在天空埋葬,太多的凉水,风声和消逝
花木凋敝,你记得它们旧年的气息
像一团絮语轻轻地走了,没有留下什么声响
走廊,暗锁,挂在阴影里的一只空篮
这一切,包括你清早推开的木窗
枯枝上的寒气,玻璃上滚动着下沉的夜幕
你知道,亲人的呼吸在一张黑色椅子上
你感觉到一束光影在穿透破败的屋顶
像一个你眷念的人,在你头顶上摸了一把
你渐渐平静,像月光一样下沉……
2009.8.27

刊于《诗歌月刊》2010年9期


分类:与词语交谈 | 评论:2 | 浏览:1401 | 收藏 | >>引用社区地址查看全文>>

柔软的疲惫 ■图雅

  
   ——读江帆的诗《记得那年》
  
  
  
   每一首诗都有自己的心灵解码,和曲径交错的花园。
  
   ——诗人林雪语①
  
  
  
  读江帆的诗是从认识江帆开始,即08年的年初,记得是冬天,还没有过农历年。半年多来,我无论如何也不能把一个从事军旅生活过的人和一首首低调、忧伤、静谧、唯美的心灵独白式的诗歌联系起来。很多诗人或多或少在他(她)的众多诗歌之中无意识地暴露自己的职业身份,这一点无可非议,生存为第一要素(马斯洛原理),生活过的一切都可以成为写作的素材和养料,没有生活不可能有诗以及其他艺术。那么,为什么江帆的诗歌就让他的重要的军旅生活缺席呢?这是我无知的疑惑,但我无知而有畏,所以,带着疑虑带着潜水的工具深入他诗歌的海底。
  凭我的气力终究是不会击水三千,所谓的海底只不过一瓢底而已。今晨去江帆博客回访采撷了他的一首《记得那年》,颇觉玩味,以致心血来潮,细读之。
  “记得”,表明是回忆性质的文
分类:他者的目光 | 评论:2 | 浏览:1046 | 收藏 | 查看全文>>

静评《青花瓷》■西子志


 一



 我对自己说,这是最后一次评《青花瓷》了。

 我缓慢的把它打印下来。青花瓷的姿色跃然纸头。平朴极了。这一定不是作者笔下的青花瓷。有个仕女图,恬静,平和,却是三、四十年代的。真正的蓝花瓶瓷上,却是洛神模样民间的女子。作者的结束语和诗绪不一样。

 看吧。纸上的和电脑里不一样。

 我细细看。

 青花瓷的“美”是怎么飘脱上去的?

 淡淡的墨,和瓦蓝,最主要是栩栩如生的古仕女,民间小孩怎么上去的?

 不能看实物,还是看诗人的“青花瓷”吧。

 《青花瓷》我看了七、八遍了。这一次一定是最后一次。图堵住了我的思绪,很难进入作者的状况,不应配图的。尤其三、四十年代庸俗的仕女图。诗人的笔清丽,很难从这图体现。看过诗,飘忽的意象和这个很不符。这一定不是作者的本意。按此图的
分类:他者的目光 | 评论:0 | 浏览:56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江帆的诗(二首)

■数着一片黄叶



昨晚黄沙逼近,它们曾

一度要涌进我的屋子

我听见屋外的声音

清脆地打在一些事物上

炉火已熄,多少年来

像数着日子一样

我在书页中寻找

夹在其中的那片树叶

它从嫩绿色慢慢被我用时间

数成了枯黄的颜色

这一生我数得着的叶子不多

从年轻到不再年轻

我总在空余时打开那本书

像打开我曾经的爱

让她再一次来到面前

仿佛她又在将这片绿叶

郑重地放到我的手上:

分类:与词语交谈 | 评论:0 | 浏览:370 | 收藏 | 查看全文>>

被我生活着的城市 (长诗节选)

之四



一个不肯敲门的人来到自己的门前

听见火车的尖叫,一个震撼的夜晚就此开始

街面上漂着落叶像忧愁一类的美

被我拿在手里就再也舍不得放下

“我们从哪里来?我们是谁?

我们要到哪里去?”能够骄傲的人

没有在一朵木棉花前动过,他安安静静

深深吸入这城市的红和重现的芳香

一个句子使他看清一个事物,却不能肯定自己



生活依旧像一堆木头,可以让我们做成椅子、桌子和床

“这不是我的快乐吗?”出门前

停下来想一想,昨晚见到的黑暗

整座反光的城市见到我们的忙碌

分类:与词语交谈 | 评论:0 | 浏览:29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对一只乌鸦的叙述补充


我确定你越来越大的声言

使整个冬天空旷,使我恐慌

大地上纯粹的一点黑

蹲在雪地,嘴上粘满白雪

翅膀摩擦的声音被你搂在怀中

白天总离我很远,夜里

就呀地一声飞进黑色的丛林

藏在树叶中露出沉默的眼睛

经过这个冬天,你就会成熟

就能从这个冬天学会忍耐

学会远躲着乡村的是非

泥土和石头,无数次地

让我看见饱满的黑与白

卷动整个黄昏和不安的树梢

让我童年的委屈停在那里

接近你的麻木,试图碰见

不幸的人和最小的忧伤

分类:与词语交谈 | 评论:0 | 浏览:308 | 收藏 | 查看全文>>

空窗(五首)

■告别



今晚,被我写下的一切都将永恒

你梦里的愿望依旧是一朵菊花

在草檐下的酒里,尘埃越积越厚的杯中

今晚,永远无人围坐的一张石桌

现在和我有了距离,颜色变得更深

仿佛整个秋天都在汲取另一种凉意

你昨晚的笑声还堆积在门的四周

我整夜都受到同样深的感染

今晚,你像一只大雁想象着余晖落下的湖面

你的起落使我的平原在阴影中上升

又一个秋天像一片荷叶被波浪推到岸边

枯黄、零乱,孤零零的仿佛与我毫不相干

你岁月中的门和窗使我变大,使万物变小

雨落在期待中,隔着木窗我守着这一场雨
分类:与词语交谈 | 评论:0 | 浏览:50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江帆诗二首

■正午的葵


正午。雨还没落下来,回家的路上挤满秋风

我看见阳光下的葵花在变化,以前他是绿色的

再以前他是金黄色的,现在他距离哪种颜色都很远

土星气质的光亮,照进高处的鸟巢和往后的屋顶

我停顿时,拨弄它们的火焰,光芒在中间

保留混沌光线的轮廓,我在葵花地里的感受

久坐,行走、穿行或移动都带着阳光的味道

速度和黄金般的记忆,离我身边的幸福太近

场景停落在岁月的遗照里,空气和光在那里面

零星地落向他们的四周:黄豆和更远一点的芝麻

童年关注和奔跑过的那块田地,整整一个八月

雨来不及淋到我矮小的身上,多少年过去

还记得那时我,似乎更愿意让
分类:与词语交谈 | 评论:0 | 浏览:32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江帆的诗(三首)

  ■是一朵茉莉清香
  
  
  古镇幽静的夜,我碰到你——
  
  窒息的空气中,突然的一阵清新
  
  前身是一股芳香的美人,类似
  
  水或睡衣的颜色,在气流的循环里
  
  识别你没停下又飘远的密度
  
  细雨飞扬的街巷,清洗你的笑容
  
  在镜头混乱的张望中
  
  多年后,我猛然遇见的羞涩
  
  漂移不定的游丝,像在人海的河面
  
  寻找,又像在回避中漂着
  
  
  
  你清晰烂漫的脸
  
  媚人的模样,笑声像一口水井
  
  藏着童年的身影。此刻我闲坐在
  
  花丛中的小石凳上,看见的花色
  
  你的警觉,万花丛中的白银
分类:与词语交谈 | 评论:0 | 浏览:34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几乎看见

  我几乎看见

----致曾卓大师
  
  
  几乎看见悬崖上的身影
  月亮、风、树和大师的城堡
  正通向他的道路,崎岖而感伤
  几乎看见内心的温暖敬意
  在大地上飞了起来。像一棵树
  逆风而行的速度,越过
  清凉颤栗的森林、岩石
  把记忆留给深山峡谷。他
  越走越快,无法消失
  那高过秋天的树叶开始枯黄
  这个下午,“没有我不肯坐的火车
  也不管它往哪儿开”
  枕着夜间铁轨震颤的记忆
  我细小的沉思褪尽颜色
  像眼睛里的黑暗降临
  火车在身边轰隆着开走
  我几乎看见,车头车尾
  每节车厢都灯火通明
  
           2004.5.6天津
  
分类:与词语交谈 | 评论:2 | 浏览:70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3页/21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